• 嗨起來吧
  • 0

「我哪有亂跑,我就是想去買……」

話音戛然而止,她可不好意思說出來自己是去買東風。

「買什麼?」

涼一一趕緊轉移了話題,「買冰淇淋。」

「小饞貓。」顧南滄點了點她的鼻頭,「為了冰淇淋我們這麼多人來找你。」

「很多人嗎?」

「那當然了,好了,我帶你上去,是腳受傷了嗎?」

「嗯,掉下來摔傷了,不能使勁。」涼一一試了試。

「別動,一會兒讓醫生好好給你看看,上來。」

顧南滄已經蹲在了她身邊,涼一一有些不好意思,「老闆,你要背我?」

「不然呢?」顧南滄催促道:「快上來。」

「哦。」涼一一紅著臉爬到了他背上,這還是兩人相處以來第一次這麼近距離接觸。

顧南滄輕輕道了一聲:「冒犯了。」這才將手放到了她的腿上。

之前抱著他胳膊的時候就能感覺到他胳膊有力,趴在他背上才能感覺到他真的很強壯。

「抓緊了。」顧南滄背著她踩著岩石爬了上去。

清晨的陽光穿透林間灑落下來,顧南滄被渡上了一層光芒,涼一一看著他的側顏,嘴角不由自主上揚。

抱著顧南滄脖子的手也更緊了一些,她悄悄的將頭靠在顧南滄的背脊上。

小時候她經常在爸爸的背上玩,她覺得爸爸是這世界上最強壯的人,可以好好的保護好她和媽媽。

如今她也找到一個可以保護她的人,只是……老闆不喜歡她。

涼一一想到這小臉又垮塌了下來,顧南滄對她這麼紳士就能看出他對她無意。

如果他真的喜歡一個人,再怎麼控制也會泄露出一些情緒。

他對自己從頭到尾就是哥哥照顧妹妹的感覺,涼一一突然覺得自己好挫敗,好歹她也是有很多男人追的人好不好,怎麼到了顧南滄這魅力就失效了呢?

這樣寬厚有溫暖的背,好想被他背一輩子。

涼一一從小就想找一個像爹地對媽咪那樣好的白馬王子,顧南滄是最好的人選,要怎麼做才能讓他愛上自己?

涼一一胡思亂想,顧南滄已經背著她爬了上去。

她貪戀著他的溫暖,不願意從他背上下去。

「好了。」顧南滄鬆了口氣。

「老闆,謝謝你,我腿……」她正想找個借口讓顧南滄繼續背著,哪知道這時候耳邊傳來一道熟悉嚴肅的聲音。

「你腿怎麼了?」

一聽到這道聲音,嚇得涼一一拔腿就跑,只可惜在顧南滄背上跑也跑不動。

「怎麼了?」顧南滄見她情緒起伏過大不由得問道。

「一一,還要逃到什麼地方去?」

涼一一小臉垮了下來,「我沒跑。」

「一一,你認識阿才叔?」 諸天萬域爭霸 顧南滄一臉疑惑。

這下該輪到涼一一發傻了,「阿才叔,你們認識?」

阿才將她從顧南滄背上拎下來,「南滄少爺,抱歉,我家一一給你添麻煩了。」 饒是一向自信高傲的月薇,在看到了那樣的眼神之後,心中都不由得刺了一下。

然而,正好就在這個時候……

「好!實在是好!」一人拍著手,站起了身來,滿臉的興奮之色。

這個時候,周圍雖然對月薇的舞姿還是議論不止,但卻已經沒有人那麼的激動,此人一出聲,頓時就成為了人群焦點。

或者說,這個人本來就自帶了成為焦點的能力。

此人倒也不是別人,正是那從一開始,就帶著一抹古怪笑容,坐在那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花虞。

顧南安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為什麼,他的目光總是會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花虞的身上。

或許……

是花虞的身上帶著一種詭異的熟悉感,這種熟悉感,正是那個人身上所擁有的。

只是她到底不是那個人,顧南安心中還是清楚的。

這個時候見她站了起來,他面色頓了頓,眼神落在了花虞的身上,帶著一抹說不出的晦澀味道。

花虞漫不經心地勾了勾唇,收起了自己的唇,先是抬眼看了一下檯子之上的月薇公主,隨後微微一笑,道:

「公主的舞技,當真是舉世難尋。」

所有人……

難得哦,這位花公公居然還能夠有誇別人的時候,當真是讓人有些個不可思議。

上面的月薇也愣了一瞬,她之前聽狄霍說過這一位花公公,說是如今的新起之秀,在京城內的身份也有些個不同尋常。

不過怎麼個不同尋常法,月薇還沒有見識過。

只看著這個人能夠養一隻兇悍無比的銀狼在自己的身邊,便大概知道,此人只怕不是一個好相與的。

「不過呢……」月薇有些發愣,沒有第一時間回答花虞的話,不過花虞這個話說出口,本就不是為了讓月薇回答的。

「公主有所不知,咱們夙夏,也有著不同於漢江國的風情,公主難得來夙夏一次,也應該讓公主看一看夙夏的不同才是。」

花虞這個話說得,無懈可擊。

我的男友是病嬌 便是那些個認為她是故意站起來找茬的人,也挑不出什麼錯處來。

還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

漢江就算如何的了得,在這些夙夏人的心中,那也是必然比不上夙夏的。

不過月薇的舞技,確實是非常好。

京城之中怕是難尋敵手,她若是隨便讓一個技不如人的人上去,也跟著跳一曲的話,那可就真的是丟了夙夏的臉面了。

「哦?」月薇聽到了這個話之後,卻來了些興趣,她頓了一瞬,忽地問道:

「只是不知道,月薇能否有這個榮幸,一睹夙夏人的風姿!」

花虞聽到了這句話之後,面上的笑容就更深了一些。

這位月薇公主,只怕真的是將她之前的話給聽進去了。

便是她在顧府門口,所說的那些個話。

所以此時才會這樣搭她的腔,花虞瞧著她那個樣子,目光甚至隱隱地掃向了江愫芸的方向,還有什麼不懂得。

也罷,人家遠來是客,竟然是想要給江愫芸一個難堪的話,那她也不能夠攔著不是?

這啊……

可不是待客之道!

花虞面上的笑容深了一瞬。 「公主有所不知,夙夏的舞姿,也是極為出彩的,別的不說,光是京城當中,就有著不少跳舞跳得好的貴女!」

她這個話一出,許多女子的面色,都微微一變。

夙夏的舞蹈和漢江確實不同,這是實話沒錯。

但是這個月薇的舞技實在是高超非常,誰在月薇之後上去表演,只怕誰就會活生生地淪為了陪襯。

這點自覺,她們還是有的。

所以才會在聽到了花虞的話之後,臉色變了又變。

且許多人都在這個時候,低下了自己的頭,是連看都不看花虞一眼了。

總裁哥哥別惹我 花虞一眼掃去,所到之處,許多人皆是心虛地垂下了自己的頭。

她扯了扯自己的唇,面上有些譏諷之色。

京中的這些個貴女們,養尊處優的,享受著邊關將士們拿命拼來的盛世榮華,卻連這樣的一個事情都做不好。

這舞蹈算不上是什麼大技藝,但是在這種事情之上,無人能用的場面,尤其是到了漢江人的眼中,丟的,那可都是夙夏的臉。

虧得這些人,平日里一個個自詡才女,做了兩首酸詩,或者是彈了一首不痛不癢的曲子,就被京城人的標榜和追捧。

眼下連一個拿的出手的都沒有!

花虞只覺得可笑。

這中間,以江愫芸的反應最大。

從花虞站起身的那一刻,她心中便有些個不安,此時花虞竟是要讓夙夏的人上去和那月薇比較一番,她心頭就更加緊張了。

花虞的原話不是那個意思,可趕在了月薇之後,並且還用上『見識』這樣的話,在江愫芸的眼中,那就是讓人同月薇比試的意思!

她是絕對不可能去的!

若是今日上去了的話,只怕江愫芸這個才女的稱號,是再也保不住了!

而且,在漢江人的面前丟了臉,日後只怕還要被京中的人唾罵!

這樣的事情,在江愫芸的眼中,那就是跟燙手山芋沒什麼兩樣,她寧可今日什麼風頭都不出,就這麼安安穩穩地待在了這下面,也不想要被花虞叫上名字,上去出這個丑!

「啊……對了!」花虞那邊,忽地拍了一下自己的手,滿臉的興奮。

她來這一下,卻嚇得江愫芸渾身抖了一下。

整個身子都僵直了。

「月薇公主有所不知,咱們這個席間,正好有我們夙夏第一才女!江愫芸江小姐!」可惜,事與願違,花虞不但是提到了江愫芸的名字。

而且還在她的名字之前,加上了這麼一連串的前綴。

江愫芸一張臉都青了,猛地抬起了頭來,不敢相信地看向了花虞。

「江小姐不僅是京中才女,而且和國公爺的關係,那也是非比尋常,咱家聽聞,江小姐今日本就準備好了琴曲,為國公爺祝賀生辰呢!」

花虞的面上詭譎非常,笑得甚至有些奇怪。

那月薇本來心中還有些擔憂。

畢竟夙夏這麼大的一個王朝,找出一個舞蹈跳得比她還好的人來,其實並不難。

可當她看到了花虞這個表現,又順勢看了江愫芸一下之後……

她便回過味來了!

只怕這個江愫芸,根本就不會跳舞,或者說! 最驚訝的應該就是涼一一和顧南滄了,兩人都盯著阿才。

阿才淡定道:「南滄少爺,我重新介紹一下吧,這是我女兒,涼一一。」

說完他又指著顧南滄,「一一,這位是你最喜歡的先生之子,顧南滄。」

涼一一從小受了阿才的影響,她最崇拜的兩人就是顧柒和穆南樞,她也是聽著兩人愛情故事長大的。

她知道他們有個兒子,從小在美國長大,卻不知道那個孩子叫顧南滄。

而且她是在國內遇到的顧南滄,哪怕同樣姓顧,她也沒往那個方向去想。

顧南滄就更加迷惑了,他無意中遇到的人竟然是阿才的女兒。

涼一一有些難為情,「爸,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當初經年說要給她介紹的人就是顧南滄,她雖然喜歡顧柒和穆南樞,當並不喜歡相親這種行為,所以很排斥去了解有關顧南滄的一切。

早知道是這麼優秀的男人,她說什麼都要同意見一面。

「告訴你?你媽咪前前後後給你說了多少遍,哪一遍你是聽進去了的?」

涼一一吐了吐舌頭,她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她小心翼翼轉頭看了顧南滄一眼,顧南滄臉色已經恢復如常。

想著剛剛趴在他背上的感覺,涼一一還在留戀。

阿才背著涼一一,能夠明顯感覺到她的不快。

「我記得你小時候說要我背你一輩子的。」

「爸,我都這麼大了,怎麼忍心讓你背。」她不死心的看了一眼顧南滄。

顧南滄想著男女有別,自然不會提出這樣的請求。

一行人剛回到酒店顧柒就迎了上來,「一一呢?我兒媳婦呢?」

「媽,你怎麼來了……」顧南滄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我還不是怕你這個臭小子把我兒媳婦給氣走了。」

阿才將一一放了下來,「太太。」

「這位就是一一吧,我是南滄的媽咪,這臭小子沒欺負你吧?要是欺負你了你就告訴我,我和你爹地媽咪可是多年的摯友了。」

涼一一勉強站立,「柒姨,我經常聽媽咪提到你,你真漂亮。」

「哎喲,瞧我們一一的小嘴真甜,小兔崽子你有福氣了,對了,你不是紫色眼睛嗎?」顧柒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

阿才解釋道:「她眼睛太獨特,用美瞳遮住了。」

「遮住了多浪費,給柒姨看看。」

涼一一才見面就覺得顧柒比想象中還要洒脫,「是。」

阿才跟穆南樞打了聲招呼,「先生,我先帶女兒去洗漱上藥。」

「嗯。」

涼一一看著那如畫一般的男人,終於明白自己父親為什麼願意終身跟著他。

那個男人往那一站,真的就像是仙風道骨的仙人,她根本不想移開視線。

「爹地,那位就是穆先生?」

重生之美麗新人生 「是,在他面前你最好收斂一點,除了太太之外,他不會在意任何人,要是惹怒了他,我也保不住你。」

直到現在阿才還記得當年穆南樞要動經年的表情,要不是自己拚死攔下,怕是也不會有涼一一存在了。

「嗯,我知道了,穆先生真的好有個性,他頭髮那麼長,是假髮嗎?」

這個女兒……

阿才實在無奈,只希望近年來穆南樞修身養性脾氣好一點。

顧柒也拉著顧南滄到一旁,「發展到哪一步了?」

「什麼哪一步?」

「哎呀我的傻兒子誒,你們都出來旅行怎麼久了,一一肚肚裡面有沒有小南滄了啊?」

顧南滄這才明白她的意思,「媽,你別胡說,人家爸爸也在,對人家的聲譽不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