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原來李承乾不是一個人,且看著四周的護衛,個個是武力高強。

候光亮似乎有些忌憚,讓手下收了武器。

「想不到,你這小子還倒挺伶牙俐齒的。」

無論李承乾怎麼懟候光亮,都懟不出什麼,看來這貨也不什麼名人。

懟他頂多是得了口爽,其他沒什麼實質性的收穫。

這時薛仁貴卻是說道:「公子,仁貴謝謝你的好意,這賭約是我答應的,就得賭了!輸了我無怨無悔!」

薛仁貴如是說道,他對於李承乾而言,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反正就覺得李承乾很不一般,就算是他只有九歲大小。

四周的人們都以為他一定是傻了。傻得可以啊,好好的為什麼賭呢?要錢,他可以給他,不香嗎?

或許薛仁貴心中有難言之隱也說不定啊。

「你看看,薛仁貴都覺得可行,你一個外人說不要說什麼了!」

候光亮笑了笑,又說:「薛仁貴,快些吧,我都有些迫不急待了!」

李承乾不想理會這個破傢伙,但對於薛仁貴這人,卻是要說上兩句。

「薛仁貴,你是腦子壞了嗎?這種條件你也答應?你賭上的可是你的未來,圖一時之快,而痛失後半生的自由!你這麼做,對得起你的母親嗎?對得起你的祖先嗎?你的祖先代代榮耀,到了你這一代,卻是以賭來定,輸了就要屈於人之下?你的祖先怕也是不答應!我還從來沒有看過你這樣的存在。真是迂腐之極!」

李承乾就差破口大罵了,這薛仁貴真的是腦袋壞了。

這一懟,讓薛仁貴臉上露出了難色,同時也好奇,為什麼李承乾知道他的祖上怎麼樣?

人們也是好奇,為什麼這個小孩對於薛仁貴這麼上心?他怎麼知道薛仁貴這麼多事?

隨後系統來了提示:

薛仁貴掉下三個技能、屬性,請選擇其中一個選項。

技能一:武將招募(一次、可招募任何一員武將,忠誠度百分百,持續時間,永久)

屬性一:魅力+3

屬性二:智力+2

嗯……薛仁貴竟然掉了一個武將招募,如果用它來招募薛仁貴的話,那一定十分有趣。

並且忠誠度還是百分百,就是說,招募之後,永世不會背叛。

而現在李承乾的魅力值還沒有解鎖,招募任何人,那是不大可能的。

所以這已經不用去選了。

就它了,於是李承乾便選擇了技能。

接著系統提示:「武將招募裝備成功!」

面板刷新

宿主:李承乾

智力:35

魅力:0待解鎖

武力:0待解鎖

政治:0待解鎖

統率:0待解鎖

技能:過目不忘、治國之才、強身健體、釀酒精通、百毒不侵、武將招募(一次、可招募任何一員武將,忠誠度百分百,持續時間,永久)

回到現實,此時薛仁貴整個人的臉色有些不好看,畢竟被懟成這樣,誰都不舒服的啊。

這時,他開了口道出了原因,這一開口,讓人們是動容不已。 薛仁貴這時說道:「多謝公子的好意,仁貴心領了,但是仁貴是有難處,還希望諒解!」

薛仁貴對於李承乾的行為,也是心存感激的。畢竟茫茫人海中能夠伸出雙手的人不多,而李承乾就是其中之一!相比其他人,李承乾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不等李承乾說些什麼,好事的人們便問道:「什麼難處可以讓你接受這種對賭?」

人們想不到,還有什麼難處可以讓他接受不對等的賭博?

薛仁貴嘆了嘆氣道:「近年來莊稼欠收,仁貴食量又大,因此今年我母親包下了大量的農田,可是有了田沒有牛是不行的,因此,我想贏取一頭牛緩解母親的壓力。」

此話一出,讓得有一些人直接動了容。

薛仁貴不愧是一個孝順的孩子,竟然如此懂事。

同時也映射出近幾年來大唐不好過,李承乾不能容忍自己生活的地方落後!

李承乾對於薛仁貴也是高看幾分了,要知道後期的薛仁貴可是十分強大的存在。他大破九姓鐵勒,降服高句麗,在雲州也取得了大捷,官至右領軍衛將軍、檢校代州都督!很多奇迹是他創造!

如果讓李承乾收服之,他可以將他的官更高一些。讓他可以竭盡所能,為自己,為大唐。

「所以,請公子不要插手仁貴的事。因為仁貴想通過自己的雙手去贏取這一場賭注。」

既然薛仁貴都這麼說了,如果李承乾強行收服於他的放,候光亮這個賭注還是要繼續,否則恐怕讓薛仁貴也是不爽的。

「好!那我不插手這件事!」

薛仁貴之所以這麼說,一多半也是因為李承乾帶來的人頗多,如果李承乾插手了,那這局勢就不好定了。另一邊則是自己的自尊心作祟。

「多謝!」

薛仁貴抱拳道。

完后正要去抱那樹,卻又被李承乾給制止了。

「等等!」

「公子,又怎麼了?」

候光亮本來是笑著看著薛仁貴的,現在因為李承乾的話,讓他有些納悶。

「不是說不插手的嗎?你這人言而無信!」

「我是不插手薛仁貴的事,不過,我想與你賭一賭,你可敢?」

候光亮警惕的看著李承乾,隨後問道:「怎麼賭?」

「很簡章,就賭薛仁貴能否拔起那樹!」

李承乾指著不遠處的樹道,那樹大概有木桶一般的粗細。

「哼,這還用賭嗎?自然是不可能拔起!」

候光亮說道。

「那好,我賭他可以拔起!」

眾人嘩然,心想薛仁貴瘋了,沒想到李承乾竟然也跟著一起瘋了。

那樹榦那麼粗,怎麼可能拔起?

簡直就是不自量力。

這話一出,惹得候光亮哈哈大笑。

「好,我與你賭,沒想到,一會我要收一個奴隸,還會贏些什麼的。來來來,你說賭什麼!?」

「我出十吊錢,如果你勝了,這錢便是你的!」

眾人再次鬧開了,十吊錢,相當於一萬錢,這牛的價值也沒有這麼多啊。

同時人們對於李承乾又是刮目相看了,能拿出十吊錢的人並不多,他李承乾算是一個。這人非富即貴!

侯光亮問:

「你拿得出這麼多錢?」

「廢話少說,我在長安還要混下去,如果拿不出來,你隨我到我家中取,還不行嗎? 錦堂春 我人就在這裡!大家也可以作證,我跑得了嗎?」

爭鼎:項莊升職記 李承乾這麼一說,候光亮信了。

「好!我答應你!」

「等等,如果你輸了,我只要你做一件事!」

雙方的賭注還沒說好。

「輸?不可能,我不可能輸!」

「凡事皆有可能,我也不要你做什麼,只要你在薛仁貴面前磕三個響頭!否則拿出一百吊錢出來如何?」

這個賭約可不比候光亮與薛仁貴的公平。

李承乾更像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這是出自於對於薛仁貴的信心,如果薛仁貴拔不了樹,那麼頂多到時候再從候光亮那裡弄到人,以自己太子的身份,還怕弄不到一個薛仁貴?

如果可以呢?自己出了一口惡氣不說。薛仁貴更加爽快。

「你……」

候光亮無語。

「怎麼?你不是說你一定會勝出嗎?怎麼就不敢了嗎?你這是要當孬種的話,那我也沒有意見。這些有這麼多人在看著,只怕到時候紡間會流傳著一句話,說候光亮丟了祖上的臉!有個國公老爹又如何?若是這樣的話,那你爹在朝廷之中恐怕是抬不起頭了。」

李承乾的話,句句誅心,加上人們蔑視的目光,直接讓候光亮下了決心。

「好!我答應你!賭就賭,你快去準備十吊錢吧!今天收穫真大!贏人又贏錢!」

說的好像自己贏了一樣,李承乾就像看白痴一樣看著他。他一會兒怎麼輸的還不知道。真是一個白痴!

而此時的薛仁貴卻是一副慌張模樣。

「公子,這又何苦呢?犯不著為了仁貴這樣啊!」

李承乾則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我相信你!你可以的!」

這話一出,讓薛仁貴眼眶一紅。信心滿滿的!李承乾恐怕是唯一一個相信他的人了。

講真的,李承乾的這一行為讓他有些感動。

更像是為了他出頭,這種行為,收穫薛仁貴一波好感。

「為了我母親,也是為了公子,這樹我薛仁貴拔定了!」

同時也是為了自己!

候光亮在一邊有些急了。

催道:「薛仁貴快些吧,時間不多了!」

薛仁貴冷眼相看,急什麼?隨後對著李承乾抱拳,便走到了樹邊上。

眾人將視線匯聚於他身上。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只等薛仁貴用力拔樹。

與此同時,周圍的人們也是越來越多。人就是這樣哪裡有熱鬧,哪裡就有人圍觀!

這麼多人,對於李承乾而言有些不利,馮孝約便將其護住,生怕被人識出。同時也是保護著他的安全。

太后宅鬥用菜刀 但是這裡都是市井小民,不足為懼。

「呔!」

忽然,聽得薛仁貴大喝一聲。

手上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大。

接下來發生了一幕。

人們的目光變得獃滯起來。 薛仁貴馬步紮實,一看便是學過武的人,他張開了雙手,一把抱住了樹。

「呔!」

這一用力,大樹紋絲不動。

人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處,此時的人們竟然希望他將樹抱起,為什麼?因為大家都看不習慣候光亮,覺得有必要治上一治。

「哈哈哈,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吧?你們準備好輸給我了!」

候光亮哈哈大笑,此時的他已經有些得意忘形了。

李承乾卻是無理會之,薛仁貴更是專心抱著樹。

這時的候光亮就像是一個小丑一般,沒有人理會他。大家都在看著那個樹的情況。

馮孝約小聲的說道:「李公子,這薛仁貴真的可以嗎?」

「我信他,可以的!」

李承乾就說了六個字,讓得馮孝約十分納悶,他不知道李承乾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為什麼會有一個素不相識的人這麼上心,雖然他們賺了不少錢,但也不是這麼揮霍的啊!

李承乾的專註,讓他不再說什麼,只得將目光匯聚於樹上面。

突然,有人大叫道:「樹鬆動了!快看,樹鬆動了!」

這一叫,讓所有人更加專心的看著大樹。

李承乾似乎意料到結局一般完全不為所動,倒是候光亮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起來。

候光亮連忙跑近一看,果然如同人們所說的一般,樹竟然開始鬆動了。

而且這鬆動似乎越來越大了。

隨著樹的鬆動,候光亮的臉色也隨之變化無常起來。

如果他輸了,那麼他可能要在這數百人面前給薛仁貴下跪,不然就得付出一百吊錢。

兩個事情都是他做不到的事!

越想,心越是驚。

加上李承乾玩味的目光,他更加慌亂。

「起!」

薛仁貴暴喝一聲。

樹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

隨著晃動的,還有候光亮的心。

他心如死灰一般,這下玩完了。

絕望,此時絕對是絕望。

更讓候光亮絕望的,還有李承乾那一句刁鑽的話語。

「候光亮,你要輸了!我們將看到你下跪了!那是一件多麼令人愜意的事啊!」

李承乾的嘴十分的欠,但對於候光亮這種人,欠一點又怎麼樣?

這種欠,也沒有引發人們的反感。相反的,讓人們鬆了一口氣,人們不由自主的站在李承乾這邊。

「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