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等等,你說那個頭目是我們的人!」厲承蒼眉頭緊鎖。

「嗯。」瓏五掏出平板胡亂點了一通遞給他。

厲承蒼還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可上面的人一身軍裝,他還是能認出來的。

「這是?」厲承蒼認不出這是誰。

「一個小班長。」瓏五翻出麵包來,補充饑餓的腸胃。

這個人在三人裡面最為神秘,平時幾乎不參加日常活動,只有重大事項才會出來。

誰也不知道他平時做什麼。

其實他就待著部隊里。

這個人極其擅長易容術,平時稍微打扮和那個頭目的樣貌就會大相徑庭。

他一直不溫不火,也不升遷,就安安靜靜的做個老好人,這樣的人,就是放在人堆里馬上就會消失的人。

誰會想到這麼平凡的一個人,會是能夠收取暴利的販毒團伙的頭目呢。

「你是這麼知道的?」厲承蒼對於她這些消息來源一概不知,也從來沒見她出去調查過什麼,或者見過什麼人。

「查的唄。」瓏五吃完一個又拿出來一個,她開始也只是懷疑,能想出把大本營安在這裡的人,會不會也用了這一點隱藏身份。

「只要是有問題就會露出馬腳,他一個毒販,自然不可能是一步就到今天這個地位的,所以他以前不管怎麼是自願的還是被逼的,肯定吸過毒。」

瓏五停了一下,咬了幾口麵包。

厲承蒼:……

他忽然有一種預感,這丫頭肯定是幹了什麼瘋狂的事了。

「我給他們下了點毒。」瓏五語不驚人死不休。

厲承蒼:!!!

「就一點,不會上癮,但對於吸過毒的人來說,絕對夠引起他身體里的毒癮了。」 厲承蒼:……

他可不覺得這個「下了點毒」是給那個毒梟下的,她是給整個部隊的人都下了毒!

厲承蒼想想就覺得頭大,還有什麼事她干不出來的?

「以後不許這麼做了知不知道!」厲承蒼很嚴肅的警告她。

這種事要是被發現了,那恐怕就不只是要被開除出特種部隊這麼簡單了,她可能會被判刑的!

「嗯。」瓏五答應的一如既往的敷衍。

厲承蒼只能先去布置外面的事情。

隨後整個上午,軍區那面都是雞飛狗跳的。

特種部隊人數有限,又是在林深樹密的山裡,必然需要軍區那邊配合,這才給了那名毒梟極好的脫身之法。

這人有能力又聰明,自然也給自己留了後路,單憑軍區的抓到他著實困難了些,所以特種部隊派去了不少人幫忙,終於成功把他抓獲。

這個案子歷時數月,終於有一個完美的結局了。

特種部隊晚上熱鬧起來,這個案子解決了,那是整個部隊的榮耀啊,他們哪裡能不高興。

厲承蒼也難得露出一絲笑意。

晚上食堂加餐。

瓏五聽說了老早就去等著。

厲承蒼進了食堂,裡面熱鬧非常。

「厲隊長打算什麼時候兌現諾言啊?」瓏五支著下巴問他。

厲承蒼動作一頓,她竟然在這麼多人的地方問。

旁邊的人馬上支起耳朵聽。

「咳,我們回去說。」厲承蒼把目光轉開不敢看她。

有情況~旁邊的偷偷在下面比劃,個個都是一臉興奮的樣子

「怎麼我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嗎?」瓏五似乎是不解的看著他。

「當然不是。」厲承蒼連忙否定,她那麼好,好的像天上的太陽一樣讓他不敢觸碰,怎麼會見不得人。

「那你怎麼不敢說,還是你打算食言了?」瓏五似乎是非要他立馬回答。

厲承蒼嘆氣:「虞顧問,你到底看上我什麼了?」

雖然這件事確實讓他高興,但他還是想不出瓏五究竟看上他什麼了。

若說是容貌,他不覺得她是一個為容貌所動的人。

(瓏五:你可真是高看我了,我就是外貌協會的。)

若說是是地位,他有一個做司令的父親,他一個小小的中校,怕是也入不了她的眼。

那還能有什麼呢?

他似乎也從未給過她任何幫助,甚至他們第一次見面都不太美好。

「看上了就是看上了,那那麼多為什麼!」瓏五看著他磨磨唧唧的立馬變凶。

厲承蒼:!!!

無奈一笑,「我既然答應你了自然不會反悔。」

瓏五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拍拍胸脯「好了,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有什麼事,我可以罩著你。」

厲承蒼被她的反應弄得哭笑不得,他到底是找了一個女朋友,還是找了一個保鏢啊?

而且要說保護,不應該是他保護她嗎?

不過現在他是肯定問不了了,因為瓏五說出那句話以後,整個食堂都炸了。

他們原本預測的萬年單身狗竟然最早脫單了,這簡直是晴天霹靂。

而且對象還是這麼漂亮的虞顧問,最重要的是,人家兩人還可以一起在部隊,不像他們,就算找了媳婦也不能帶著。

食堂里一片鬼哭狼嚎。

「啊啊!老天不公啊,怎麼可以這麼對待我們!」

「以後還怎麼活啊!」

「就是,隊長這種人都有媳婦了!」

厲承蒼:……

語氣危險,「我是哪種人?」

小兵立馬噤聲,完了!完了!厲閻王生氣了!啊!

「不是,隊長我們就是羨慕一下。」小兵正襟危坐,一臉討好,彷彿剛才嚎叫的不是他。

「隊長玉樹臨風,風流倜儻,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人。」小兵誇他的話脫口而出。

「全體起立!」

厲承蒼往那一站就已經不怒自威,「既然你們個個都這麼興奮,那今天晚上我們就加訓!」

「不要啊!隊長,隊長我們錯了!」

剛才還想調侃他的士兵現在一個個都變了模樣。

笑話,晚上加訓,那他們今晚好不容易得來的休息豈不就泡湯了。

一個個都來求饒,就差來厲承蒼的抱大腿了。

「知道錯了還不趕緊滾蛋。」厲承蒼板著臉道。

那些小兵們立即撒丫子跑了。

頃刻間,食堂就只剩下他們兩人。

「厲隊長是打算一直站著嗎?」瓏五看他半天不動,開口道。

厲承蒼現在還有些不知道該和她說什麼,「那個,我先回宿舍了。」

厲承蒼說完就要走。

「你還沒吃飯呢。」瓏五平淡的道。

厲承蒼:……

他怎麼干出這種蠢事了。

「我還不餓。」他胡亂的找了個借口。

「哦。」瓏五也沒反駁他,笑著看向他,「那作為男朋友,你應該陪自己的女朋友吃飯吧?」

厲承蒼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他才剛答應人家,哪能這個時候就走。

只好坐回來。

說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坐在她對面,食堂的氣氛說不上有多溫馨,可看著她靜靜的吃飯的樣子,他就覺得很幸福。

瓏五也沒要勸他吃東西的意思,安靜的解決了自己的晚飯。

「怎麼樣,是不是發現我很漂亮,已經喜歡上我了?」瓏五向厲承蒼挑了挑眉毛。

厲承蒼語塞,她竟然還有這種自戀的屬性。

這時厲承蒼的肚子很不合時宜的叫起來,厲承蒼的努力板著的臉也染上一絲紅暈。

瓏五笑了,「厲隊長反射弧有點長啊。」

厲承蒼臉更紅。

「這樣才可愛嘛,每天板著臉有什麼好?」瓏五笑著道,向大師傅招了招手。

大師傅端上來豐盛的晚飯。

「吃飯吧。」瓏五雖然在關於食物上的事都很小氣,但對於別人的東西她很少覬覦。

厲承蒼看著早就做好的飯菜,心中一暖,這飯菜早就做好,那就是她之前就為他想好了。

似乎已經很久沒有人對自己這麼好了。

「謝謝。」厲承蒼道。

「嗯,知道我好就好了。」瓏五一點也不謙虛,還很滿意的點點頭。

厲承蒼笑了。

總是不笑的人,這麼一笑可是相當驚艷。

晚飯後,厲承蒼把瓏五送到宿舍。

「明天有嘉獎儀式,你去參加嗎?」厲承蒼站在門口問她。

之前他對於這些東西是並不在乎的,但如今確定了關係,他不知怎麼就想讓她知道。

瓏五彎了嘴角,「你想我去嗎?」

厲承蒼很誠實的點點頭。

「好,我會去的,放心吧,以後有你的地方我都會去的。」

瓏五的情話來的有點突然,厲承蒼慌亂的答應了一下就走了,走的時候步伐明顯有些不太協調。

瓏五的笑聲從身後傳來,厲承蒼走的更快了。

回到房間以後他還能感覺到自己剛才的窘迫。

誰能想到被稱為冷麵閻王的人,遇到自己的事竟是這的樣子。 慶功宴在軍區舉行,很是盛大。

兩多月沒見女兒的虞司令終於也有機會見到自己的寶貝女兒了。

在看到瓏五的第一時間就是趕忙叫她,連在在眾人面前的威嚴都顧不上了,「小姝快來讓爸爸看看。」

瓏五是和厲承蒼一起來的,「我先過去一下。」瓏五向他道。

厲承蒼也看到了虞父,他不是第一次見虞司令,但這是他第一次以瓏五男朋友的身份見到他。

即使虞父不知道他們的關係,他心裡也忍不住心虛。

「你怕什麼?」瓏五瞧見他的反應笑了。

厲承蒼尷尬的摸摸鼻子,「這麼明顯嗎?」

他這個樣子實在是萌的不行,湊到他身邊在他臉上輕輕親了一下,「別怕,我在呢。」

從來沒有當著這麼多人面秀過恩愛的厲承蒼還是控制不住臉紅。

瓏五和他分開去找虞父。

「小姝快讓爸爸看看。」虞父到不擔心別人知道瓏五是他的女兒,他們的關係除了一些新兵就沒有人不知道的。

這裡是軍區重地,虞父並不擔心她的安全。

「在那邊是不是很辛苦,爸爸不是讓你長給爸爸打電話嗎?」虞父一見到女兒就有說不完的話。

瓏五大部分都乖乖的應著,偶爾回答兩句。

「小姝你還有不到一個月就要開學了,到時候爸爸派人去接你回來。」想到這件事,虞父的心情終於好了一點。

再這麼讓小姝在特種部隊待下去,他怕她就真要留在那裡了。

「爸,上學不影響我的工作,那邊領導已經找我商量過了,上學時會保留我原來的工作。」瓏五道。

虞父:!!!

什麼!

厲承蒼那個傢伙還在那邊她也不可能自己在外面。

她只要向那邊的領導稍微透露一點意思,剩下的事他們都會去辦。

沒辦法,這麼一個金元寶,不看好了怎麼行。

「小姝,你聽爸爸說,」虞司令還想勸勸女兒,台上的頒獎典禮已經開始了。

厲承蒼因為在這次行動中指揮得當,表現突出,被授予二等功,還升了軍銜。

台上的厲承蒼看到下面跟他招手的瓏五,頓時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

台下的可不止這些人,男主大人當然也回來了。

話說回來,陶江江因為決定不回陶家去了,所以並沒有把之前的事情告訴他。

「你是什麼職位啊?」陶江江看著領導給他們授予獎章,低聲問傅征。

「我是大校。」傅征回答她。

陶江江很驚訝,上輩子她從來沒有關注過傅征,所以對於這些事自然也不了解。

「那你豈不是不上面職位最高的那個還要厲害。」陶江江說的是厲承蒼。

傅征抬眼看了厲承蒼一眼,眼裡閃過一絲不明的意味,輕笑了一聲,「還好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