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是我想的這樣,那是怎樣?嗯?」顧錦曖昧的撫著他的臉頰。

比起從前,這樣的顧錦簡直有著致命的誘惑,司厲霆一顆心跳得飛快。

「蘇蘇,我,我只是和那些女人逢場作戲,我可以對天發誓除你之外再沒有碰過其她女人。」

「是么……我怎麼覺得有些不太可能呢?當紅女明星,業界精英,還有一些十八線的野模,三叔,你的口味還真不挑食。」

分明是笑著說的這話,但給人就是一種陰冷的感覺,笑裡藏刀才是最可怕的。

顧錦彎腰俯身在他的耳邊輕道:「三叔,你很不乖呢。」

撩人的姿態,魅惑的言語,身上散發的氣息更是讓人沒有絲毫抵抗力。

「蘇蘇……我想你,真的好想。」司厲霆想著這些夜裡對蘇錦溪的思念,她就在自己眼前,這一刻不是夢。

一年不見的思念以及各種情緒都浮現在心中。

顧錦抓住了他想要進一步動作的手指,「三叔,不可以哦。」

「蘇蘇,為什麼?」

顧錦輕輕咬了一口他的喉結,「因為三叔不乖,不乖的孩子是要受罰的哦。」

「蘇蘇……你聽我解釋,我和那些女人就只拍了幾張照片,除此之外我們再無關係。」

顧錦搖搖頭,「三叔,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的心很小,小得只能裝下一個你,哪怕只是逢場作戲也不行,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呢?」

「蘇蘇,你要怎麼懲罰就怎麼懲罰,我任憑發落,只是蘇蘇,我……」司厲霆都要被她給逼瘋了。

顧錦扯下他的領帶,「三叔,這可是你說的哦,那你可以乖乖的。」

將他的兩隻手用領帶捆起綁在了床頭柜上,司厲霆一頭霧水,「蘇蘇,你這是做什麼?」

「做三叔以前最喜歡做的事情,只不今天開始有一個特別的玩法。」

「什麼玩法?」

「今天的主動權在我手中。」顧錦說著就朝著司厲霆的紐扣解去。

司厲霆從前幻想過無數次和她重逢的景象,幻想的那些畫面之中卻沒有一次是現在這個畫面。「蘇蘇,你的眼睛怎麼變了顏色?」

要不是這雙眼睛司厲霆早就確定是她,那雙藍色的雙瞳不是隱形眼鏡,而是瞳孔本身的顏色。

顧錦俯身吻著他的耳垂,在他耳邊輕喃道:「三叔,看來是我不夠努力,你還有精力想其它的事情。」

以前蘇錦溪只要一分心司厲霆就會說這樣的話,現在卻被顧錦原封不動的還了回來。

顧錦接下來的動作更是出人意料之外的大膽,饒是已經觸碰過蘇錦溪無數次的司厲霆都不知道她的身上還有這麼大的潛力。

「蘇蘇,別,別鬧了……」

一直以來都是他佔主導權,蘇錦溪求饒,今天兩人的位置交換。

顧錦饒有興緻的看著司厲霆身上的肌膚慢慢染上一層紅色,原來她的三叔還有這樣可愛的一面。

「三叔,我可沒有鬧,我這是在取悅你啊。」顧錦偏偏就是不做最後一步。

司厲霆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明明美味就在自己面前他卻吃不到。

顧錦還使出渾身解數誘惑著他,他咬牙切齒道:「蘇蘇,你是想要我的命是不是!」

「三叔不是說任憑發落么?」

「寶貝兒,除了這件事,其它的事情你要怎樣都可以,我真的忍不住了,別鬧了,乖。」

顧錦終於知道以前司厲霆高高在上戲謔自己的時候是怎樣的感覺,原來這麼的有趣。

「求我。」她挑眉。

司厲霆滿身大汗,恨不得現在就吃了她,此刻哪管什麼男性的尊嚴被踐踏。

「好蘇蘇,乖蘇蘇,三叔知道錯了,三叔想要你。」

顧錦妖冶一笑,「那就如你所願。」

「蘇蘇……」

等到放縱之後,顧錦見司厲霆被綁了那麼久有些心疼,她才鬆開領帶,司厲霆立馬將她反身撲在身下。

「小蘇蘇,一年不見長能耐了,剛剛吃得可開心?」

他就像是一隻財狼,飢腸轆轆的盯著顧錦。

顧錦也有些累了,本想著接下來兩人就休息好了。

對司厲霆來說,之前的互動不過是餐前的開胃小菜。

「三叔,我吃飽了。」顧錦看到他胸前被自己印上了那麼多唇印,可想而知司厲霆被她欺負得有多慘,頓時有些心虛。

「你倒是吃飽了,我可還餓著呢。」

「三叔,吃太多容易撐著,我覺得剛剛好。」顧錦默默的想要逃走。

司厲霆一把將她給拽回床上,「我的小蘇蘇翅膀長硬了,回來這麼多天竟然不來找我,讓我每天肝腸寸斷的想你。

說好儘快回來,你這個小騙子,一走就是幾百天,你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

總裁的前世情人 怕打擾你,我不敢和你聯繫,不敢去探望你,每天都靠著過去的回憶度日。

你倒好,一回來就跑夜店唱歌跳舞,將我放在了哪裡?」

顧錦癟了癟嘴,「哼,三叔還好意思說我,我一處理好了家裡的事就第一時間回來。

迎接我的不是你的笑臉,而是你和張三李四王五的八卦消息。

你還真當我死了不成?竟然讓那些女人碰你!你竟敢!」

脫了束縛的司厲霆很快又挑起了火,房間溫度驟然升高。

一夜繾綣,天快亮的時候司厲霆才放開了她。

顧錦被他擁入懷中沉沉睡去,擁著她,看著她,這一刻司厲霆才覺得那顆空寂已久的心終於踏實了下來。

蘇蘇終於回來了。

仔細端詳著顧錦的容貌,眉眼一如過去那般精緻,唯一不同的是眼下多了一顆淚痣。

正是因為這顆淚痣讓她多了一些從前沒有的魅惑,手指撫過她的眼,雖然不再是褐色,現在的藍瞳更加好看。

緊緊抱著她,將她的頭依偎在自己的懷中,司厲霆這才安心的閉上了雙眼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到日落西山,顧錦從睡夢中醒來。

「寶貝兒,醒了?」司厲霆低啞性感的聲音傳來。

「三叔……」顧錦迷迷糊糊喚著。

「我在。」司厲霆寵溺的看著她,「昨晚累壞了吧?」

顧錦哼了一聲,「這下總吃飽了吧?」

「沒飽沒飽,這一輩子都不會飽。」司厲霆孩子氣的抱著顧錦。

重回久違的懷抱,顧錦卸下所有的防備,睜開眼對上那張熟悉的臉頰,「三叔,這一年,你可有想我?」

「沒有哪一天不想,寶貝兒,以後不要再離開我了好不好?」司厲霆溫柔道。

「你這麼好,我怎麼捨得,三叔,我想你,真的很想你。」顧錦和過去一樣,小鳥依人在他懷中。兩人十指緊扣,「從今往後,我們再也不分離好不好?」 老爺子的話合情合理,從幾個方面分析,如果這個男人不是顧錦愛得那麼深也許她會答應。

可他是三叔啊!是為她付出了一切的三叔啊!

顧錦直接搖頭,「對不起外公,這個男人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可以不要顧家,但我不能不要他。」

「轟!」耳邊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老爺子將桌上的煙灰缸狠狠砸到了地上。

煙灰缸只是被磕碎了一個小角卻發出了劇大的響聲,顧錦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

對於老爺子的怒氣她早就想過,就算天上掉刀子下來她都不會放手。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老爺子怒不可遏。

顧錦咬著唇眼神堅定,「外公,厲霆哥哥對我很好,為我也付出了很多東西。

在我一無所有的時候是他在保護我,給了我一個家。

我雖然沒有機會見外婆,從哥哥告訴我的來看,外公和外婆一見鍾情,兩人情比金堅。

外婆在去世了這麼多年,外公你看到定情信物的時候都差點哭了。

你知道真愛是怎樣的一種感覺,所以外公能不能理解一下我的呢?

我和厲霆哥哥就是你和外婆一樣的,當年你和外婆的婚事不也遭遇過人反對,你們不就堅持下來了嗎?」

「你這丫頭……」老爺子一聽到顧錦的話差點淚崩,想起了他當年的事情。

「外公自己當年都能為了幸福而戰,今天請恕錦兒不孝,這輩子我辜負誰都可以,唯獨不能辜負他。

在我一無所有的時候他可以包容我,如今就算我換下戎裝,重新回到他身邊,不再是顧家家主的身份,他一定會更開心。」

老爺子又氣又怒,「你敢威脅我? 魔女回家吧 你可知道你那兩個表姐都快想瘋了這個位子。

一旦你前腳走,後腳她們就會爭得頭破血流,目前你只是還沒有坐穩才會有人挑刺。

再等幾年,整個顧家都是你的,你知道我們顧家有多少財富,為了一個男人你要放棄?」

「外公,我已經得到了得到了最大的財富。」

「你簡直無可救藥,他究竟有什麼好的?就算他對你好,南宮熏也可以做到。

如果說南宮熏是個半百的糟老頭子,我老頭子也不會說這門婚事。

關鍵是人家長相和司厲霆比也不差,對你更是好得沒有話說,婚後你也不用擔心他會亂來。

這樣的男人如今打著燈籠都找不到了,反倒是司厲霆在你回來之前我就了解過。

你在美國的這段時間他身邊女人就沒有缺過,錦兒,你是不是被他的花言巧語給騙了?」

顧錦有苦難言,司厲霆的好真的只有她最清楚,現在她都不知道該怎麼去給老爺子解釋。

「外公,這件事太過於複雜,但我可以保證,他從來沒有碰過除了我之外的其她女人,那些女人只是配合他做的一場戲而已。」

「丫頭,我看你就是鬼迷心竅,男人皆是花言巧語,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就連前不久他竟然還在游輪上和其她女人亂搞,你以為我是無憑無據才說這些話的嗎?」

老爺子甩了一張照片出來,裡面的照片正是華晴死死抱著司厲霆的畫面。

如果沒有在當場的人換做誰看到都會覺得兩人真的有什麼。

也正是這張照片讓老爺子恨死了司厲霆,顧錦只覺得這下司厲霆跳到黃河也都洗不清了。

「外公,那天的事情我在場,一切都是有人暗中策劃,如果你仔細看看這張照片就會發現是這個女人拚命抱著他不鬆手,他的臉上分明是厭惡的表情。」

「我不管是什麼,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如此劣跡斑斑的一個男人。

錦兒,你的身份不同尋常,偏偏心又軟,我是害怕你被人欺騙,天下間沒有幾個男人不是口蜜腹劍的。

司厲霆的為人我也去打聽過,他在商場上更是無所不用其極。

沉溺在愛情中的人往往被蒙蔽了雙眼,你年紀尚小識人不清我能夠理解。

外公好不容易才將你找回來,又怎麼可能會害你?你就聽外公的話吧。」

「外公,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也是真的疼惜我。

厲霆哥哥給你的第一印象就不好,但我可以保證他絕非是你口中的那種男人。」

老爺子沒想到自己說了這麼多顧錦還和之前一樣固執,「你這丫頭究竟在想什麼!你真的要氣死我啊。」

他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臉色有些蒼白,手忙腳亂的找葯。

顧錦見狀,嚇得趕緊過來,「外公,葯在這,你快吃。」

老爺子的心臟不好,本就受不了刺激,顧錦只顧著司厲霆,差點沒將老爺子的心臟病給氣發作。

「現在知道給我吃藥了,之前氣我的時候你怎麼不說了?小壞蛋,真的要將我氣死你才開心是不是?」

顧錦無奈道:「外公,什麼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唯獨這件事不能。

你說厲霆哥哥是貪戀我們家的權勢,可是我才認識他的時候只是蘇家一個不受寵的女兒。

沒有人疼我愛我,他就是我的唯一,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他對我的好了。

至於你說的那些女人,厲霆哥哥只是為了逢場作戲,他真的從來沒有碰過她們。

我是女人,女人最忌憚的就是這些,你覺得我真的會喜歡一個花花公子嗎?

外公,厲霆哥哥只是缺少一個和南宮家媲美的背景,但我相信以他的實力,不出十年他一定會成長起來。

孫女的眼光不會有錯的,這也是我唯一堅持的東西,南宮家那邊我會親自上門道歉。

我的錯我來擔,但我的愛人我也要好好守護,這輩子除了他之外我不會再嫁給任何人。」

「你啊……」老爺子重重的嘆了口氣。

「我知道外公現在還不喜歡他,但你能不能給厲霆哥哥一個機會呢?

給他一個考察期,如果他有一點做得不好的地方,到時候你再反對我們,我沒有意見。

你只憑著一些無良的八卦新聞就認定他是一個壞人,這樣是不對的。

對南宮熏你眼中帶著好看的濾鏡,對厲霆哥哥則是帶著有色眼鏡。

孫女從來沒有請求過你什麼,這是我唯一想要懇求你的事情。

外公,給我和厲霆哥哥一個機會好不好?我們都會感激不盡的。」

「以前怎麼沒有發現你這麼會說,不過這小子也是有點本事,一個外人居然知道我的定情信物。」

「是啊,連我都不知道呢。」顧錦聽到他口吻變鬆了一些,顧錦趕緊接嘴。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大約是在十年前我接受過一個採訪,說我最遺憾的就是弄丟了那枚戒指。

這戒指是你外婆最喜歡的,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別說你,就連南滄都不知道。

所以那小子肯定是提前就打探了我所有的事情,我的喜好,連遺失多年的戒指都能找回來,這一點就證明他很有手段。」

顧錦微微一笑,「厲霆哥哥很厲害的,我保證,當你的孫女婿絕對不會吃虧。」

我被男友寵上天 「你個小壞蛋,我可沒有答應,我只是先讓一步,給他一個考察期。」

「謝謝外公……」顧錦甜甜道,搞定了外公一切事情都好辦了。

「先別急著謝,等我好好考察他是不是真的適合,還有對你是不是真心以後再說。

至於顧家的其他人以及南宮家,我可不管了,你們自己去收拾爛攤子。」

「遵命,謝謝外公通情達理,我最喜歡外公了。」顧錦將頭埋在他的懷抱中。老人撫摸著她的頭髮,眼中有些心疼愛憐之色。 許久未見,兩人時時刻刻都黏在一起,就連顧錦刷牙司厲霆都要站在她的身後。

見她頭髮滑落下來,司厲霆連忙用一旁的皮筋替她紮好。

見她瞳孔是藍色,眼角還多了一顆淚痣,司厲霆問道:「蘇蘇,你的眼睛怎麼變色了?」

「我做了一個手術,將瞳孔變了顏色,至於這顆痣也是故意讓人點上去的。

從我離開那一天開始蘇錦溪就死了,而現在站在你面前的人是顧錦。」

「原來如此,這一年在顧家你過得可好?」司厲霆看著她的眉眼,不管她是蘇錦溪還是顧錦,她始終都只是那個自己心愛的女人。

「三叔,這一年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說來也話長,以後有機會我會慢慢告訴你,現在我們還是先吃飯,我好餓。」顧錦調皮一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