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以前張家人不怎麼來夏威夷,也是有原因的,那就是這裡犯罪率太高,簡直是居高不下。

但是,張誠是個例外,張誠內功大成之後,不去打人已經是很給全世界的犯罪分子們面子了。

如果犯罪分子們想要對一個內家拳高手有什麼想法的話,張誠只能用事實告訴他們花兒為什麼那麼紅。

潛水回來,翻到小艇上的張誠摘下呼吸器和水底護目鏡躺著休息,工作人員開啟小艇回碼頭。 換了衣服,張誠就開始在檀香山島上溜達。

如果看地勢,夏威夷群島的起源應該是亞洲版塊和北美板塊碰撞,造成的太平洋板塊的隆起。從白令海峽開始,中間的中途島,一直到夏威夷群島。

很奇妙地是大航海時代開啟之前,夏威夷群島就有人類居住生活了,如今世界高產的甘蔗原產地就是夏威夷群島,今天,夏威夷群島仍然種植甘蔗。不得不說,古人類的活動範圍和世界村的現代人類一樣大。

在夏威夷,就不用穿得特別正式了,在這裡,簡單的穿著,一副墨鏡才是正解。當然,防晒霜也是必備的。

走著,前面傳來了吵架的聲音。張誠側耳聽了下。

「不是你,我兒子怎麼會去衝浪。不衝浪,怎麼會溺亡。」

這是一對白人父母和一個年輕白人女孩的糾紛中,白人女孩處於弱勢地位。

張誠連忙上去勸架:「就算是她賣給你孩子的衝浪板,你可以找法庭審理。這樣吵架算怎麼回事?」

暴怒中的白人母親:「不是她賣給我孩子的衝浪板,是她不肯做我孩子的女朋友,然後我孩子才去衝浪玩了。你說,要不是她,我孩子能死嘛?」

張誠實打實的分析:「當然會死。 尊皇令:皇叔,太腹黑! 一個孩子出生后,就註定有一天要迎接死亡。可能是車禍,可能是疾病,可能是今天這樣的意外。也可能是壽終正寢。但終歸是要死的。」

張誠想起一個故事來,一個小孩子辦滿月酒,來得賓朋都紛紛祝賀,只有一個人說了一句大實話,這個孩子有一天會死的。

這絕對是終極預言一般的實話,古往今來,幾千年的英雄豪傑,有哪個不死的。然而並沒有什麼鳥用,因為這件事大家都知道,至少潛意識中是知道的。

說出來,除了討打和惹人厭,並沒有其他的用途。

張誠繼續說實話:「看過死神來了吧,死神要你三點走,誰能留你到五點。一個該死的人,就算沒有衝浪死。也會游泳遇到鯊魚。在沙灘玩撿到致命的海蜇。關這個女孩子什麼事了,說不定她答應做你孩子的女朋友,你孩子也會死於心梗或者馬上風。」

聽了這一番正義言辭,熊孩子的白人父親怒了大喝一聲「你是誰?」衝過來,對準張誠在女孩的驚叫聲中就是一個炮拳。

可惜,這動作在張誠看來,慢得可憐,臨到拳頭及身前,張誠一側身,抬起左腳踢在熊孩子的白人父親的腰上,熊孩子的白人父親橫著就飛了出去。飛了五米之後,才落地,在地上滑行了三米多停下。

諸位前輩,將敵人一扔一丈遠的功夫,再見江湖了。

那熊孩子的母親,自然也是個不講理的,看丈夫被人打飛了,一聲嚎叫,揮舞著傳承數千年之久的母王八拳(正掄)打了過來。張誠又是側身一腳,這個母王八拳的使用者也飛出五六米,落地后在地上翻了跟頭正砸在剛要起身的熊孩子的父親身上。兩個熊孩子的熊父母滾作一團。

「剛才你問我是誰?」張誠很有誠意的說:「既然你誠心誠意地問了,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我是路過這裡的正義的使者。」

很有范的裝完逼,張誠一拍白人小姑娘的肩膀:「走吧。」

白人小姑娘還有些擔心:「他們?」

張誠:「死不了,我下手很有分寸地。」

但是也不會好受,剛才踢人的時候,張誠踢在對方的吐穴上,不爬起來也就罷了,爬起來后一陣翻天倒地的嘔吐是免不了的。

這兩個熊父母嘴巴臟,不教訓一下是不行的。

張誠摟著小姑娘走著,看看白人小姑娘,臉蛋和眼睛意外的純潔,但身體卻有下作的乳量,一身大體恤在海風中晃動著,有時候能看到大白奶頂端那一點粉紅色的誘惑。

用專業術語怎麼說來著,三年血賺啊。啊呸,咱家是有律師團的人,怎麼可能三年。

走著走著,張誠再也忍不住了,抱住白人小姑娘就是一個深吻,白人小姑娘楞了一下之後,配合著張誠開始用舌頭和張誠打架。

結束深吻之後,張誠問:「要做我的女人嘛?」

白人小姑娘:「要,我要做正義使者的女人。」

白人小姑娘看到眼睛冒綠光看著自己的正義使者,一指側前方:「那邊有個隱蔽的小樹林。」

張誠第一次抱著一個人還用了馬拉松速度跑步,一直跑進百米外的小樹林裡面。

「叫我凱蒂。」說著,被樹咚在樹上的凱蒂撩開大T恤,裡面一對小兔蹦了出來,凱蒂握著一個小兔子問道:「好看嗎?正義的使者。」

張誠實話實說:「好看。」

一個小時后,張誠和凱蒂恩愛的在公園長椅上依偎坐著,附近有一個不用腳踢也能正常刷卡使用的自動飲料販賣機,中間兩個人已經喝了兩次飲料補充水分。

坐了好久之後,凱蒂:「我們回家去把。」

正義的使者張誠:「好啊。」

張誠在夏威夷沒有家,回去的話,也是住酒店,去凱蒂家玩也好。貌似看到了很有意思的未來。

大安之王 張誠和凱蒂手拉著手,開始向家走。這裡距離凱蒂家不是很遠,或許是檀香山島不是那麼大的緣故,很快就到了凱迪家。

這時候,凱迪家門口也不消停,那對熊父母居然又跑到這裡來鬧事了。

「讓凱蒂出來!」

「對,出來,她害死了我們家的孩子。讓她出來。」

這邊應該是凱蒂的姐姐,二十歲左右,站在院內扛著一把雷明頓,對熊父母喊道:「你們再鬧,我就報警了。」

熊父親:「我是律師我怕什麼警察,來了警察也是怕我。」

熊母親:「我父親是這裡的議員,你儘管報警。」

張誠:「你們不怕警察,那正義的使者,你們怕不怕?」

白熊父母看見張誠,如同見了鬼一樣,放了幾句狠話之後一溜煙跑了。

凱蒂給姐姐介紹:「姐姐,這是正義的使者。」 夏威夷島上房子院子都不夠大,這也是常態,畢竟是小島嘛,有個車庫和游泳池以及倉庫和一點綠地就差不多了。

好多富豪都去買島做島主了,想怎麼建設是一回事,簡直如同私人王國一般——也如私人王國一般危險,畢竟這個世界還是有罪犯和海盜的。

凱迪家也是這樣,二層的小樓,一個車庫,一個小院子,一個水池子。

進了屋子,凱蒂再次給姐姐介紹:「姐姐,這是正義的使者。」

「叫我凱瑟琳。」凱瑟琳說著:「正義的使者你好。」

張誠:「我很好。」

凱瑟琳將雷明頓收起來,鎖好槍櫃:「今天還是謝謝幫忙了,那家死了孩子的父母,大約是瘋了。總是找我家凱蒂的麻煩。」

張誠表示同意:「這就是我們社會的大問題,拿瘋子沒辦法。」

凱瑟琳:「哦。我是學社會學的,如果你是領導人,你會怎麼辦?」

張誠:「很簡單,殺。」

凱瑟琳:「殺能解決問題?」

張誠:「當然能解決。把有問題的人都殺掉,那就沒問題了。」

凱瑟琳:「還真是,簡單粗暴。」

張誠:「我就是對那兩個人用過暴力,所以他們看見我就跑了,你雖然拿著槍,你雖然號稱要報警,但是,那兩個人知道你不會是用暴力,所以不怕你。如果你拿出槍之後,先爆了一個人的頭,第二個就會怕你。

人是如此,社會也是如此,犯罪就殺,現場審判現場槍決,大量的殺戮會給社會帶來安定。」

凱瑟琳:「或許你說得有道理吧,不過,除了戰爭時期,沒有哪個國家會這麼做。」

張誠:「或許是吧,所以社會治安才會這麼糟糕。」

「好了。」凱瑟琳說道:「喝點什麼?」

凱蒂:「牛奶。冰牛奶。」

張誠:「我喝凱蒂就好了。」

坐在張誠身邊的凱蒂給了張誠一個隱蔽的肘擊。

凱瑟琳自己腦補:「好吧,和凱蒂喝一樣的。」

凱瑟琳從冰箱拿了三盒冰牛奶來。

喝了幾口牛奶,凱瑟琳問:「你使用功夫救得凱迪嘛!正義的使者。」

喝著牛奶的張誠:「是超能力。」

凱瑟琳:「我想冒昧的問一下,怎麼獲得超能力呢?」

張誠:「首先,你要相信有超能力,然後,你要認清真實的自我。最後,你要用自己的思念,改造宇宙來得到你想要的能力。」

一臉囧的凱瑟琳:「這種事,怎麼看也不大可能把。」

凱蒂興緻勃勃的舉手:「我相信。」

凱瑟琳:「沒你的事。」

張誠:「我們說信則有,不信則無。你不相信有超能力,你自己當然不會有超能力。」

凱瑟琳:「那你得超能力能給我示範一下?」

張誠:「可以。」

說著,張誠一伸手,捏住了凱瑟琳那盒牛奶,然後用氣功開始給冰牛奶加熱,不到一分鐘,凱瑟琳手中的牛奶就從幾度上升到了八十度左右。

摸著盒子已經有些燙手了,張誠才鬆手。

但是,凱瑟琳可是一直抓著冰牛奶的盒子。溫度上升的過程是凱瑟琳很直觀的感覺到的。

凱瑟琳喝了一口熱牛奶,放下已經有些燙手的牛奶盒子,又開始檢查張誠的手。張誠穿的半截袖T恤,手上和胳膊上自然是什麼都沒有了。

仔細看完張誠手上並沒有東西,凱瑟琳才嘆道:「真是神奇。要學這門超能力有多難?」

張誠:「要從易經的陰陽理論開始,這門超能力的創始人是張三丰,張三丰就是從陰陽理論,來創造這門超能力的。就像宇宙有暗物質,易經認為,這世界有我們看得到的陽這一面,也有看不到的陰這一面。

陽性的力量就是我們看得到用得上的肌肉力量,但是隱形的力量,也就是不可見的陰的力量也存在我們的身體中。

把這一段的理論知識學完,大約有三五年,就能學到超能力了。」

凱瑟琳:「就這麼簡單?」

張誠:「我可不覺得簡單,有人一生也沒學會這陰陽之說。不僅僅是要看完理解完,就算了。而是要相信,用堅定不移的信念得到你身體內隱藏的能力。

我們以前聽說過很多故事,都是精神戰勝肉體的,超能力開發也是一樣。你先要認清這裡的知識,然後看清楚真實的自我。

如果你認定真實的自我是沒有超能力的,那你就沒有超能力。就是這麼簡單。」

凱瑟琳:「越來越不懂了。」

張誠:「你相信有上帝嘛?」

凱瑟琳:「當然。」

張誠:「那上帝是不是無所不能?」

凱瑟琳:「當然。」

張誠:「問題來了,那上帝為什麼不把其他的偽神都殺掉。」

凱瑟琳:「不知道。」

張誠:「是因為上帝沒那麼大力量。有那麼大力量的話,也不是沒殺過人毀過城的上帝為什麼不殺掉其他的偽神呢?

我們說信則有,上帝是在信仰他的人中存在的,他的力量也只能覆蓋到信仰他的人身上。不信上帝的人是感受不到上帝的力量的。

不僅僅是上帝,神啊,佛啊,都是這樣。所以,從來沒有神佛互相殺戮的記錄,只有他們的信徒互相殺戮的記錄。」

張誠:「這超能力呢,簡單來說,就和神佛一樣,你相信它有,那他就有。你不信,他就沒有。剛才你觀測到我用超能力加熱你的牛奶,你第一反應不是我有超能力,而是檢查我的手,看我手上是不是有什麼高科技設備加熱了你的牛奶。這就是從根子里不相信超能力的表現。

如果你有機會,恐怕你還要解剖我來研究我是怎麼就加熱你牛奶的是不是?」

凱瑟琳臉一紅:「這個,以前確實沒見過嗎。不過,我現在已經相信了有超能力了。」

凱蒂一吐舌頭:「姐姐,羞。」

凱瑟琳:「那我還要多長時間才能得到超能力?」

張誠:「那要看你什麼時候能夠認識到真實的自我。」

凱瑟琳:「真實的自我?現在的我不是真實的自我嘛?」

張誠:「你自己說呢?人家說有上帝,你就信上帝,人家說有萬有引力,你就信萬有引力,人家說進化論,你就相信進化論。這樣的你,真的是真實的你?還是被無數人改造過後的你?或者說被這個社會改造后的你。」 張誠從小讀的第一本書,就是爺爺教的易經。內家功這種事情,也是從奶奶身上自小見慣了的。在超能力學上,這三觀就一直正的不行。

像很多洋人,一生就處於迷茫狀態,小時候就隨家人信神,上學后又開始信科學信進化論。

老年之後,智力下降,保不齊又去信神了,好多物理大牛都是這樣。老年代時又開始鑽研神學,未必不是想走出一條新路。只是在死胡同里走出新路,實在是有些難了。

凱瑟琳被張誠講了一通大道理之後越來越暈,主要是三觀不正的關係。

剩下的時間,張誠和凱蒂在沙發上玩你摸我,我摸你的小遊戲。原本的凱瑟琳或許會阻止,後來凱瑟琳一想,妹妹凱蒂也不是小學生了,隨她去吧。現在勸她離開這個正義的使者,說不定凱蒂會和正義的使者離家出走。

凱瑟琳自己是過來人,明白小女生第一次愛得死去活來的那種感覺。

當天晚上,張誠在凱蒂家吃了飯,凱瑟琳做的牛排,張誠和凱蒂以你喂我,我喂你這樣秀恩愛的方式吃了足足四十多分鐘。渾然忘記了家裡還有一直單身狗。

看著恩愛的這一對凱瑟琳切著牛排的時候,心裡一遍遍喊道:「你們夠了啊。」

另一邊,檀香山某個隱秘的宅邸中。

一個戴著黑帽子的白人中年男子怒吼道:「你們兩個用了一天連靈女都沒有抓回來。你們是怎麼給教派辦事的,昨天我們獻祭了靈男,今天晚上不獻祭靈女的話,就無法召喚滅世大魔王降臨人間了。你們懂不懂,這是多麼重要的事情。錯過今晚,我們還要等五千年你們知道嘛!」

下面挨訓的卻是白天來凱蒂家鬧事的白人熊父母,熊父:「本來就有準備,用武力晚上去搶人。白天只是意外被人打攪了。不然,人已經到手了。」

戴著黑帽子的白人中年男子:「我不需要聽理由。我只看結果,今晚12點之前,你們找不到靈女進行獻祭儀式,你們就殉教把。」

熊父母一起跪在地上:「是,教主大人。」

熊父母加入的是某個滅世教派,也不稀奇,總有人喊著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嘛。管它是12級地震海嘯,還是地磁顛倒,南北極冰川融化,或者小行星撞地球,甚至核彈大戰(這個貌似是最容易的)等等。

地球的生態環境就是這麼脆弱無比的,尤其是對於環境要求越來越高的人類,PM2.5都在殺人了。

這個滅世教派呢,宣稱世界五千年一個輪迴,每次由滅世大魔王出現后開始滅世,加入滅世教派之後呢,就要及時行樂,例如無遮攔爬梯群劍大會等等。教派都是隨時舉行的。

就是熊父母的這個孩子,雖然是熊母親生的,但也是在教會舉行的群劍大會上面受得孕。因為是主教生的,所以被教會看作是滅世靈童。

根據教義呢,在向滅世大魔王先後獻祭了滅世靈童和存世靈女之後,滅世大魔王就會出現。世界就會開始滅亡,只有滅世教派的忠實信徒才會得到救贖。

至於這一套別人別管信不信,反正教主大人是信得。為了得到滅世大魔王的救贖,這一伙人昨天舉行了儀式,將衝浪歸來的滅世靈童獻祭了——簡單來說,就是舉行了邪惡的儀式之後,殺掉放血了。

熊父母對外呢,自然是說孩子衝浪死於溺水。想借這個機會,綁架靈女,也就是凱蒂。

由此可見,張誠的眼光也是不錯的,出門旅遊遇到一個心動的女孩,還是什麼邪派封的存世靈女。

只是,有了張誠的原因,今天他們的行動註定要倒霉。

晚上十點,熊父母開車,帶著武器,後座上坐著熊父母的堂兄妹,他們也是一對夫妻,同時也是教會的信徒。四個人都帶著隱蔽的左輪手槍。

今晚的目標只是個孩子,而她一起生活的姐姐,倒是有槍,但是,四對一,又有偷襲的便利,還是不怕的。

十點十五分,車子停在凱蒂家門口。四個人點了一下頭之後,分別下車,然後向凱蒂家突進。

十點十六分,熊父親拿著左輪手槍一腳踢開凱蒂的門,這一瞬間,屋內的燈也亮了。熊父親只看見凱蒂的姐姐凱瑟琳被一個年輕的亞裔男子用老漢式抓住兩根大白腿,正在不停的在沙發上面衝刺,看那凱瑟琳的樣子明顯是到了某種境界,就是要升天的那種。

破門進門之前,熊父親也想過很多種結局,但這種畫面,是熊父親萬萬沒有想到的。再看那個正在凱瑟琳白嫩水身體上做著最後衝刺的亞裔男子,好像就是今天白天打了自己和老婆的那個亞裔,號稱是什麼正義使者的傢伙。

這一下,熊父親真是怒從心中起。

因為熊父親楞了一下,而且這場面也過於荒誕,熊父親並沒有第一時間發現正要升天的凱瑟琳雖然一點衣服都沒穿,但是雙手中還是握著一把雷明頓的,而且槍口正好是對準了門口。

正待熊父親要舉槍射擊的時候,凱瑟琳爆發了「買噶的」隨著一聲喊,凱瑟琳手中的雷明頓隨著沖入體內的高蛋白營養液一起開火了。「一發」「兩發」「三發」「四發」「還有」。

第一發霰彈槍的子彈擊中了熊父親的腦袋,熊父親的腦袋就像被子彈打中的西瓜和飛盤一樣,「彭」的爆開了。

第二發子彈,擊中了熊母親的胸口,連同胸口的肉一起破了一個大洞,大洞直通後背。不得不說,這個霰彈槍的在近距離威力大的離譜。

第三槍將熊父親的堂弟打死,第四槍和第五槍虐殺了熊母親的堂妹。

好一會,精神從天堂回到人間的凱瑟琳問道:「這就是我最優的解決方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