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在不久前,淮江吳家遇到那個所謂的劍仙火如風,在葉飛看來也是不懂得如何用劍,劍不單單隻是一件法器,只要掌握劍道精髓,以弱勝強如探囊取物一般簡單。

「劍乃兵器之首,我希望你記住,它不是你攻擊他人的武器,而是你相伴一生的好友。」葉飛臉上的表情認真,眼中同時閃過一道精光。

對於劍道葉飛了解的不算全面,但比起一般的武道中人,他所掌握的已經超越了常人太多。

他的話音未落,抬手一指點向吳運兒的眉心,一式劍訣融入她的識海之內,此女若是能夠完全領悟,今後前途可謂不可估量。

「游龍三式…這是技擊之法,不對…更像是道術。」吳運兒目光閃動,臉上頓時露出興奮之色。

感受這腦海內的劍法,她此時內心的激動之感,已然難以用語言形容,平復了一下心情之後,吳運兒連忙起身,抬手向著葉飛恭謹一拜。

身為武道世家之人,她可謂是清楚地知道,這套劍法的價值。

縱觀華夏武道界,無論是修行功法,還是技擊之法,都是各大世家不傳之秘,隨便出現一部便可成就一個武道世家,其價值可想而知。

「運兒多謝教官,此恩我吳家世代永記。」吳運兒臉上的表情極為認真,這一拜在她的內心深處,可謂是真的把眼前之人當做恩師。

葉飛抬手一揮,將眼前之人的身子托起,臉上的表情並沒有多大變化。

吳運兒此時的反應,也是他的意料之中,要知道當初他只是簡單傳授了一本長春功,蘇家老爺子就想他行跪拜大禮,對於這些世家人的反應,葉飛一眼習以為常。

「不用如此,這套劍法對我也是無用。」葉飛看了眼前之人會,如似開口說道。

吳運兒自然不清楚葉飛的想法,在她的眼中除了吳家之外,眼前之人是她這一生中最為重要的人。

一番交談之後,葉飛也是不在多言,示意吳運兒自己感受劍法,他則是轉身走進了白屋之內。

這次來到隱龍基地,主要還是為了大比之後的那株千年草藥,配個著葉飛如今手中的藥材,應該能夠煉製出讓他實力有所精進的丹藥。

如今的葉飛,還處於先天初期境界,距離先天後期有多遠,他自己都有些無法確定。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內,葉飛輕輕搖了搖頭,先將這些事拋在腦後,只見他轉身盤旋而坐,開始運轉體內的靈力,很快進入了修鍊狀態。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十天的時間過去…

這些天里,葉飛幾乎沒有離開過隱龍基地,他大部分的時間都放在了自身的修鍊之後,至於隱龍六組的五人,這些天也是沒有離開過山谷半步。

這天清晨,柔和的陽光灑向大地,葉飛兄修鍊之中睜開雙眼,精光同時內斂與其中。

「還有十天左右的時間,等得到那株千年衫草之後,需要回到江東閉關一段時間。」葉飛緩緩站起身來,輕聲低喃了一句。

在見識過那位青龍總指揮官的實力之後,對於先天中期,葉飛的內心有著難以形容的渴望。

就在葉飛思索之時,他的目光忽然一閃,抬頭望向前方,嘴角泛起了一縷淡笑。

幾乎是在眨眼之間,葉飛的身影消失在了屋內,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山林之內,同時向著六組修行的那個山谷閃動而去。

不多時,那片被他設置了靈壓陣法的山谷,比那時已然出現在了葉飛的視線之中。

「葉小子,這這是在玩什麼,十天過去了,這幾個人的實力怎麼不進反退了?」山谷的邊緣一顆古樹之上,呂良此時正背靠這樹榦。

他在看到葉飛之後,頓時抬眼狠瞪了其一眼,同時忍不住開口責問道。

葉飛臉上露出微笑,沒有回答眼前之人的話語,而是轉眼望向前方的山谷,目光落在六組的眾人身上。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經過這十天的修行,六組的五人從當初內勁武者,全部退化成了外勁實力,體內的真氣可謂是少的可憐。

不過相比起十天前,他們已經能夠踏入陣法之內修行了,身體的強度應該增強了不少。

而且呂良沒有注意到,如今這幾人身上的氣息,遠不是之前所能相比,他們的眼中均是閃著紅芒,全身散發著一股極為純粹的戰意。

「原本六組的這幾人還行,怎麼就被你小子給練廢了。」呂良一臉的表情很是難看,可謂是恨不得親自下去,指導一下六組這幾人。

「呂老,此言差矣,在葉某看來這十天的修行,比起預想的要順利不少。」葉飛臉上的笑容不變,轉頭開口回應道。

他的靈壓大陣,就算是化境強者,想要進入其內修行,也是極為困難之事。

如今觀六組的五人,此刻已經能夠全天的呆在陣內,其實力豈是表明上看得那般簡單,戰神訣的妙處相信這幾人應該已經感受到了。

「順利?」

「你當老夫瞎了不成,他們如今體內真氣微弱至極,就算是一個外勁武者,怕是也能輕易將這幾人撂倒。」呂良忍不住一瞪眼,盯著葉飛怒聲開口道。

「哦,既然如此,呂老可敢親手試試。」葉飛淡笑一聲,臉上的表情讓人有些難以捉摸。

他在說完之後,隨即身形一晃,出現在了山谷內的陣法邊緣,抬頭望向陣內的幾人。

山谷大陣之內,衛崢最先反應過來,在看到葉飛之後,他的臉上頓時露出激動之色,同時抬手向其敬禮。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六組的其他人,也是從修鍊中醒來,轉頭望向陣外之人,相比起之前見到葉飛之時,這一刻他們眼中的崇敬之色,可謂是見顯無疑。

戰神訣的妙處,在與激發人體的氣血之力,從而將力量提升到極致,修行此功法之人,心性也會出現微妙的變化,就如那崔虎一般敢與任何人一戰。

「十天了,葉某需要看到你們的修行成果。」葉飛目光掃向眾人,臉上露出嚴肅之色。

他的話音剛落,陣法內的六組眾人,眼中均是紅芒微閃,一股驚天的戰意,霎時間在每個人的周身瀰漫開來。

葉飛嘴角泛起微笑,此刻也是微微帶點了點頭,他的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

? 而如此同時,後方的呂良也是閃動身形走了上來,站在了葉飛身旁,那股純粹的戰意,也是讓他不禁心神有些動容。

前方山谷內的陣法,自然逃不過呂良的感知,只是此陣有何作用他確實完全不知。

「呂老,要不是關心你的賭約么,何不自己進去試試?」葉飛轉過頭來,望著身旁之人笑著開口道。

呂良微微一愣,他何等身份,怎能輕易對幾個小輩出手。

只是葉飛心中的想法,呂良也是很快反應過來,他不禁吹了吹鬍子,臉上不免露出不屑之色。

「你想要這些小輩拿老夫當練手的,對他們來說是不是有點殘忍,一個不好剛剛豎立起來的信心,怕是要盡數熄滅咯。」呂良轉了轉眼珠,緩緩開口回應道。

「殘忍么…我不覺得,你要是不敢的話,葉某自然不會勉強。」葉飛微微一笑,掃了身旁之人一眼。

越是強者,就能越發的激發出戰神訣的威力,別說是眼前的呂良,就算是那位青龍宗指揮官,葉飛都想拉來給他的學員練練手。

「激將法對老夫沒用的。」

「葉小子,你想要老夫出手,可有問過那幾個娃娃的意見?」呂良瞥了葉飛一眼之後,低聲開口笑道。

整個基地之內,普通人或許不太清楚他的實力,但隱龍大隊的這些人,豈能不知道他的強悍,這些小輩又怎麼敢與他動手。

葉飛聞言臉上的表情平靜,看了呂良一眼之後,隨即移身向前走了兩步。

前方三丈處就是陣法屏障,六組的五人此時正一臉恭謹之色,盯著陣法內巨大的威壓之力,列成橫隊等待著教官的指示。

「呂良的身份,你們想必已經知曉,你等可敢與他一戰?」 洪荒之太乙道人 葉飛目光微閃,抬眼在六組眾人的臉上一一掃過。

六組的五人聽到這話,臉上的表並沒有多大變化,只見那衛崢忽然走上前來,轉頭望向了遠處的呂良。

「呂前輩,隱龍六組邀前輩陣內切磋,不知前輩可願指導。」衛崢眼中紅芒越發的濃郁,話說的同時全身的戰意,再度提升了幾分。

這十天的時間,他們可謂有如脫胎換骨。

儘管眾人體內真氣盡散,但那戰神訣的修鍊,已經略有小成,全身血脈骨骼之內,都滂湃著洶湧的力量,如今正需要一個宣洩口。

「嘶…你小子瘋了不成,真敢向老夫挑戰?」呂良不禁深吸一口氣,臉上也是露出古怪之色。

前方陣內的衛崢,在說完自后,並沒有抬手敬禮,而是抱拳向著呂良一拜,這是武道中人行禮方式。

後方的六組四人,也是同樣如此均是抬手抱拳,雖然沒有說話,但眼中的戰意卻是滔天。

山谷邊緣的葉飛,一直沉默不語,但他的臉上卻是帶著微笑,同時轉頭望向身旁之人,等待著他的回答。

「好,好,好,老夫倒想看看,你們是哪裡來的勇氣敢挑戰老夫。」呂良連說三個好字,臉上的表情多了隱約帶著不悅之色,聲音也是變得低沉了許多。

只見他在說完自后,隨即瞥了身旁的葉飛一眼,便是不再猶豫身形一晃踏入山谷之內。

進入山谷之後,呂良忽然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道異光,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認真了就多。

「這股壓力…這是什麼陣法?」呂良站在半空之中,忍不住開口問道。

他但對於陣法之道的造詣,在武道界算是首屈一指的,但卻是從不曾見過這等奇異的陣法,僅僅憑藉山林內的靈氣,就能製造出如此強悍的威壓。

「凝氣陣,是葉某通過聚靈陣修改而來,將陣法聚靈之力增強了數倍,同時利用法器進行壓縮。」葉飛聲音平淡,站在陣法之外回應著呂良的話語。

「修改…陣法,你…你這個怪物。」呂良在憋了半響之後,還是忍不住開口開口道。

這聚靈陣呂良自然熟悉,但想要將陣法改變,需要對陣法之道的精通程度,此時的呂良有些難以想象,怕是他一生鑽研此道,也不見得能夠達到葉飛如今的境界。

葉飛面露淡笑,此時也沒有解釋太多在,他的腦中的傳承對陣法的理解,可遠遠不止是如今這些。

而此時陣法之內,六組的五人,同時走山前來,再次向著呂良一抬手。

「呂前輩,小心了,我們準備出手了。」衛崢抬頭望向前方之人,低聲開口說道。

他說完之後,雙拳陡然一握,眼中紅芒暴漲,一道無形的血霧,霎時間從他的皮膚之內溢出,將其身形圍繞在其內。

後方的四人同樣如此,一股驚天的戰意,頓時從他們的身上衝天而起。

「哼,真當老夫老了不成,對付你們幾個還需要小心。」呂良忍不住低哼一聲,儘管嘴上這樣說,但他全身的氣息,也是在瞬間爆發出來。

這凝氣陣內的威壓之力,絕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呂良身為先天強者,豈能發現不了此事。

若是真在這些外勁小輩手中出了洋相,他怕是沒臉在基地混下去了。

山谷之內衛崢面色忽然一凝,在陣法之內他身形陡然一躍而去,隱約化作一道紅芒,那速度之快讓人瞠目結舌。

「拳爆。」衛崢怒喝一聲,雙拳已然被一片血霧包裹。

面對基地成名已久的強者,此刻的衛崢沒有任何的留手,一開始幾乎就是拼盡全力的展開攻擊。

後方的四人,在衛崢衝出的同時,身形急速閃動,面對此地的陣法威壓,彷彿如無物一般,全部向著呂良猛衝而來。

「砰…砰砰。」陣陣的音爆聲,在空谷之內不斷響起。

戰神訣小成之後,隱龍六組眾人僅憑藉身體的力量,就直接轟出了音爆,這種強度的攻擊,足以破開化境宗師的罡氣防禦。

「咦…這股力量來自哪裡?」半空之中的呂良,此時輕咦一聲,不禁有些懵了。

但凡武道中人,其力量的源泉,便是體內的真氣強度,而眼前的這幾人,體內的真氣幾乎全無,但卻能夠爆發出這等驚人的力量,豈能讓他不心驚。

不過相比起呂良,他們的實力還是太弱了,硬實力差距實在太大,想要憑藉外力完全瀰漫幾乎是不可能之事。

「不錯,老夫的賭約有希望了。」呂良雖然心中有些疑惑,但此時也是懶得多想,抬手之下很輕易地擋住了六組眾人的聯手。

這隨意的一抬手,甚至沒有爆發出過多的靈力,可見他的實力當真不俗。

陣法之內,隱龍六組的五人,此時見到無法破防,只是稍微的有所停頓,下一刻便是再度一擁而上,全身散發的血霧,也是變得越發濃郁起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攻勢可謂是越來越猛,彷彿有用不完的力量一般。

一直呈防禦姿態的呂良,臉上的表情逐漸變得嚴肅起來,他一直觀察著六組眾人周身圍繞的血霧,很快就發現了這股力量的來源。

「氣血之力,能夠如此毫無顧忌的施展調動,這怎麼可能?」呂良在反應過來之後,臉上忍不住露出吃驚之色。

要知道人的體內的氣血,可以說是與性命生機相連,這般揮霍一旦耗盡可謂必死無疑。

只是片刻的思索,呂良便是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抬手猛然一揮之下,將六組的眾人震開,隨即陡然轉頭望向葉飛。

「葉小子,立刻讓他們停下,這幾人絕不能死。」呂良臉上露出嚴峻之色,盯著葉飛低喝道。

此時的他顯然已經認可了,如今六組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這樣的強者要是死在與他的切磋之中,他沒法向上面交代。

「放心,葉某自有分寸。」

「呂老,現在可是武道切磋,你這般隨意有些不妥吧。」葉飛微微一笑,開口的同時他全身的靈力陡然凝聚,同時緩緩抬起了右手。

緊接著只見他的指尖處,一道精純的靈力閃現,下一瞬就融入了前方的陣法之內。

就在這時,山谷內的凝氣陣,忽然發生了變化,半空之中五道靈光憑空而現,化作五件法器,瞬間融入了隱龍六組的五人手中。

原本準備出圈攻擊的衛崢,此時看到手中的一把銀色鐵鎚,臉上忍不住閃過一絲疑惑之色,轉眼望向陣法的教官。

如此同時,其他四件法器,分別被六組的另外四人握在手中,一時間陣內的氣氛變得有些凝固。

「拿出你們的真正實力來,若是連那老頭的防禦都破不了,以後別叫我教官。」葉飛目光一閃,掃了眾人一眼后沉聲開口喝道。

在他的陣法之內,他完全可以給與六組學員最大的幫助,先天強者雖然恐怖,但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隱龍六組的五人,在聽到葉飛的話語后,均是忍不住低吼一聲,雙眸瞬間被染成鮮紅,身上的氣息竟是再度上升了幾分。

陣法內的固陣法器,被這幾人握在手中之後,裡面的威壓之力也是隨即散去。

如今這五人的力量,可以說是被葉飛提升至了最強狀態,那呂良想要輕易抵擋,想必也沒有那麼簡單。 山谷凝氣陣內,隱龍六組眾人,此時已衛崢為首,身形急速閃動之下,將呂良的身形包圍。

此時聽到葉飛的話語后,這幾個人更是如同打了雞血一般,原本已經爆發到極致的氣勢,竟然再次上升了幾分。

「一起出手,絕不能讓教官失望。」衛崢雙目血紅,此時忍不住低吼一聲。

葉飛方才的那句話,此時不斷地在衛崢的腦中回蕩,他甘願為其拼盡體內最後一絲力量。

話音未落,五人幾乎沒有半點猶豫,全身的血氣調轉到極致,在半空之中劃出五到血紅色的弧線,目標直指陣法中間的呂良而去。

「嘶…這股力量,這還是五個外勁小輩嗎?」呂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以他的實力此時竟然感受到了一股久違了壓迫之力。

這股力量並非來自力量的壓制,而是這五人身上那股無懼的氣勢,還有其心中的戰意,至少在這一刻都有遠遠強過呂良。

「給老夫定。」呂良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全身的氣息瞬間爆發出來。

一股難以形容的壓迫之力,向著四面八方猛然橫掃,就連山谷內的凝氣陣,都被呂良身上爆發出的靈力,震的整個一顫,險些要直接崩潰一般。

隱龍六組的五人,在這股近乎無敵的力量之下,全部被牢牢地定在了半空之中,儘管眾人眼中戰意不減,但卻是無法在一動身形分毫。

「哈哈…哈哈,穩了,穩了,老夫的賭約穩了。」

「那個該死的老泥鰍,絕對想不到短短十多天的時間,這些人居然能夠成長到這種程度。」呂良此時極為興奮,更是忍不住開口大笑起來。

幾個外勁小輩,就迫使他動用靈力抵抗,這足以證明這些人的戰力之恐怖。

而且隱龍大隊的其他小組,也絕對不可能猜到,這些人能夠強到這個地步,到時候再一輕敵,這次的大比六組勝算,至少有七層以上。

此時的山谷之外,葉飛望向谷內的呂良,他的眼中同時閃過一道異光。

「先天中期,難怪之前在雲嵐山時,這老頭最後僅憑一句話就能完壓金海大師,此人的竟然這麼強。」葉飛內心有些動容,忍不住多看了呂良兩眼。

通過方才這老頭爆發出來的氣息,他可以明顯地感覺到,已然超過了先天初期,幾乎與那青龍總指揮官不相上下在。

就在葉飛思索之時,呂良身形一晃,已然離開了山谷,站在了陣法的邊緣。

四周空氣中,那股強悍的氣息同時消失殆盡,谷內的六組眾人紛紛恢復了身形,葉飛見此情景,隨即向前走了兩步,目光留在谷內五人的身上。

「立刻盤膝而坐,運轉體內的戰神訣,以後可沒有這樣的機會。」葉飛臉上的表情,此時顯得很是認真,掃了眾人一眼低喝道。

戰神訣的特性,就是越戰越強,經過一場大戰後的空靈期,對於這幾人來說可謂是絕佳的修鍊時間。

而且經過這一戰之後,今後再想拿先天強者練手,估計是不太可能了。

「是的,教官。」六組眾人聞言,幾乎是同時開口回應。

向著葉飛抬手敬禮之後,他們沒有任何猶豫,將手中的法器放下,直接就地盤膝而坐,周身逐漸被一陣陣紅霧包裹起來。

在凝氣陣內,幾個人身上得到氣息慢慢般的平穩,臉色雖說有些蒼白,但看上去顯然並沒有大礙。

山谷邊緣的呂良,此時眼中閃過一到微光,仔細地打量了六組的五人一眼之後,他的臉上再度閃過一絲震驚之色。

「居然可以修鍊氣血,這是什麼功法?」呂良收回目光之後,隨即轉頭望向身旁的葉飛。

縱觀華夏武道界,諸多武道流派,修鍊功法也是千奇百怪,但所謂萬變不離其宗,都是在修鍊體內的真氣,這種直接修鍊氣血之法,呂良也是聞所未聞。

「適合天資平庸的人修鍊的功法,雖說有著一點缺陷,但對於這幾人來說正好合適。」葉飛淡笑一聲,低聲開口回應道。

通過他改良的戰神訣,與崔虎所修的有些不同。

光修氣血,不練真氣,人的身體會有著一個承受的極限,這幾人無論怎麼練,也不可能踏入先天之境,但若是能夠將戰神訣大乘,與築基後期一戰不在話下。

葉飛看了呂良一眼后,隨即沒有過多的隱瞞,將功法的極限也一一告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