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姜辰看到程碧嘴裡吐出一團白色物體以後,頓時一驚,繼而頭皮發麻,連忙側身躲閃。

他實在是沒想到,這女人看起來光鮮亮麗,沒想到動起手來的第一動作居然是吐痰!

叮!

還好姜辰反應速度並不慢,再加上姜辰一直盯著這女人的動作,小型冰錐

直接插在了姜辰方才所站位置的地上。

「哼!」

聽到姜辰的驚呼,程碧臉色一黑,也不多言,然後直接朝姜辰衝上去。

作為水系能力者,口吐冰錐算是是她的小技能,的確是用凝聚了口裡的唾沫吐出去傷人,確實有那麼點吐痰的意思。

以往剛加入組織的時候,也的確是有人嘲笑過她,說這是吐痰。不過這些嘲笑她的人,都被她給狠狠收拾過,此後就再也沒人敢這樣說她。顯然,姜辰這不經意間,把她給惹惱了。

「臭小子,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受死!」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姜辰剛躲開冰錐,程碧便沖了上來,手上也持著兩枚剛凝聚成的冰錐,直接朝姜辰胸前刺去。

「我閃!」

還好姜辰的反應速度快,雖然程碧跟她吐出來的那一塊冰錐是一前一後衝上來的,但是畢竟還是有個間隔時間。

這點時間,足夠姜辰閃身躲過。姜辰目前的主要目的,還是把這女的引開,並沒有在這裡跟她直接動手的意思。

「卧槽,這踏馬是啥?冰塊?這女的吐出來的?」

姜辰閃過程碧的追擊以後,轉身往回跑的時候,這才看清方才程碧吐出來的東西。

出乎他的意料,這並不是痰,而是一塊細長的圓錐形冰塊。冰錐直接插進地板,只留個尾部留在外面,散發著寒氣。

「你大爺的,這女的是個什麼怪物?此那個黃毛小子還扯淡!難不成是異能?」

姜辰的頭皮發麻,這東西的力道,要是直接插到他的身上,他不死也得殘!

「臭小子,你別跑!」

程碧見姜辰就跟個泥鰍一樣,一閃身便直接繞到後面,氣的不由得一陣咬牙。

「沙比才不跑呢!」

姜辰大嚷一句,然後直接朝程碧來的地方衝過去。

「沒記錯的話,這邊應該是樓梯,我應該能從這裡直接跑掉。這女的雖然很厲害,很古怪,但是速度並不離譜,我還有機會!」

姜辰思緒急轉,速度絲毫不慢,迅速往樓梯口跑去。

「哼!我讓你跑!」

程碧的臉色一沉,她看出了姜辰的打算。不多想,程碧再次吐出一塊冰錐,直朝姜辰的后心飛去。

啾!

破空聲響起,姜辰臉色一變,出於本能反應的直接往右一個側身。

可惜冰錐的飛行速度實在是太快,哪怕是姜辰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冰錐還是擦傷了他的手臂。

「嗷!你大爺的!還來!」

姜辰痛呼出聲,不光是被擦傷的疼痛,還有凍傷的痛感,兩痛相加,姜辰的面龐頓時痛的扭曲。

「誒?我好像聽到了辰娃子在鬼叫。」

雖然酒店門的隔音效果實在是不錯,但是奈何姜辰這聲嚎叫實在是震耳發聵,所以黎胖子還是隱隱約約聽到了。

「不能吧?」楊欽抬起腦袋,但是臉上也有些疑惑,他也聽到了些聲響。

「出去看看?」黎胖子使了個眼色。

「好吧。」楊欽無奈點頭同意。 門外走廊里的姜辰,以及追殺他的程碧,此時已經轉入樓梯。

故而,黎胖子兩人打開門以後,看著空無一人的走廊,頓時一臉懵。

「老大呢?他不是說在這外頭跟蘇安嵐談事兒嗎?人呢?」

楊欽在走廊里逛了下,並沒有發現姜辰的蹤跡,一時間不由得更加疑惑。

「這還用問嘛!」

黎胖子低頭沉思了片刻,臉上突然浮現出一個略顯猥瑣的笑容。

「怎麼?」楊欽不解。

「咳,小孩子家家的,別問那麼多。他倆肯定是快樂去了,我們這也直接回吧,去他家裡等他。」

黎胖子輕咳一聲,直接往電梯走去,臉上的表情越發猥瑣。

「啥玩意兒?我這二十三了,怕是比你還要大兩歲吧。怎麼就小孩子家家的了?」

楊欽聞言不服,連忙抱著電腦跟上質問道。

叮!

電梯門打開,兩人直接踏入電梯。

「這年齡大小算啥,我說的是人生閱歷,跟我比起來,你就是個屁孩兒。」

黎胖子面帶不屑,背起手就開始評頭論足。

楊欽看著黎胖子這個樣子,只覺得自己的腦門上垂下幾縷黑線,心裡滿是無語。

在黎胖子兩人剛踏進電梯時,他們隔壁的那個電梯剛好打開,裡面走出來一人,赫然便是程碧的同伴,火系能力者沈焱。

「目標的車還在,一樓也沒有發現他的蹤跡,那麼應該是在十六樓沒錯了,只是程碧怎麼沒給我發消息?還沒有發現目標嗎?」

沈焱走出電梯,看了下手機,還是跟方才一樣,程碧並沒有給他發消息。

沈焱不知道的是,程碧在發現姜辰的時候,看出姜辰似乎想要離開,於是便直接動手了,沒有機會給他發消息。

而且,程碧對於自己也是相當自信,按照組織的調查,以及姜天豪提供的資料來看,姜辰應當處於暗勁後期,最多也就化勁初期的樣子,以她的能力,定然是可以輕鬆應對的,所以她直接就動手了。

「誒,這電梯剛下去?」

沈焱不經意的回頭,頓時發現了黎胖子等人坐的電梯,是剛剛下去的。

「遭了!難不成他們剛下去?我錯過了?」沈焱的臉色陡然大變。

「該死!程碧到底去哪兒了?怎麼不見蹤影?」

沈焱回身探望了下走廊,吹了聲口哨,但是並沒有得到回應。

「算了,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跟下去看看,程碧應該還在這層樓,要是目標還在這裡,程碧也能把他擋住。」

不再多想,沈焱立馬按開方才上來的電梯,直接跟著黎胖子兩人,往一樓趕去。

沈焱做事情比較周全,哪怕是跟著黎胖子等人往下,他也不忘給程碧發個信息,然後緊緊盯著監控器。

這也是他會直接跟上的主要原因,因為車子還在,目標必然就還在。

另一邊的姜辰和程碧,此時卻陷入了苦戰之中。

「你放手!」

「我不放!放了我就沒命了!」

此時的姜辰和程碧緊緊的纏在地上,姿勢極為曖昧,讓程碧直接紅了臉。

方才姜辰本來是想靠著速度的優勢,直接跑掉的,可惜的是,程碧一直使用冰錐射他,雖然他躲過不少,但是身上也還是受了很多的擦傷。

其他地方還好,但是腿部受傷直接影響了他的速度,導致他直接被追上。

姜辰眼看著逃不了,便直接跟程碧動起手來,通過交手,姜辰發現這個女人的身手和力氣都不算誇張,只是冰錐異能,實在是讓他難以應對。

後來姜辰靈光一閃,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跟程碧近身纏鬥,讓程碧的能力無用武之地,然後就變成了如今這個局面。

「該死!沈焱那貨怎麼還沒過來,不是說了一樓沒發現就馬上上來嗎。」

程碧心裡無比懊惱,她卻是不知道沈焱方才已經上來了,只是因為錯誤的判斷,現在又跑了下去。

程碧此時被姜辰死死鎖住,根本動彈不得,而且這般親密的接觸,直讓她羞憤無比。

適才她是一時口嗨,才出聲調戲姜辰,實際上她可不是什麼放蕩的女子。

「我現在該怎麼辦,雖然現在把這瘋婆子給困住了,但是卻不是長久之計啊。而且我記得還有一個男的是跟她一起的,那個男的也不是什麼簡單貨色,要是他來了,我就完了。」

姜辰的思緒急轉,心裡暗暗著急,但是一時間卻想不到什麼破局的辦法。

「你把我放開,我放你離開。」

「鬼信,勞資就是不放。」

姜辰才不信這女人說的鬼話,要是這一放開,姜辰敢保證,這女的絕對會直接轉手弄死他。

「該死的,這小子真難對付。」程碧聞言頓時咬牙切齒,心裡無比惱怒。

「你把我放開,我們公平決鬥,你要是贏了我,我就放你離開,怎麼樣?」

「呵,我信你個鬼,你個糟老婆子壞的很!」

姜辰聞言一陣不屑,講原則的殺手,那就不叫殺手了,鬼信她會遵守承諾。

「哼!那你就等著吧,等我同伴來了,我看你怎麼死!」

程碧見姜辰油鹽不進,也就熄了跟他談條件的心思,開始直接威脅起來。

「嘿,那就等他來了再說。說不定等他來之前,我就已經把你解決了。」

姜辰雖然心裡異常凜然,但是他的嘴上還是毫不認慫。

「切,就憑你個下等人,還想把我給解決了,要不是你把我纏住了,我絕對輕鬆弄死你!」

程碧相當不屑,覺得要不是自己一時不查,絕對不會讓姜辰逮到機會。

「下等人?我看你們這種吐痰成冰的,連人都算不上了吧,都是怪物!而我就是怪物獵人,專門對付你們的。」

對於女子說他是下等人,姜辰還是分外惱怒的。不過同時,姜辰對女子這不同尋常的能力,還是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這到底是異能?還是說鍊氣士的手段?」

姜辰心裡暗暗思索,不停的猜測。不過他相信這絕不是古武,因為古武是強化肉體,並沒有這種本事。 「哈哈哈,就你?還怪物獵人。等你身上傷口處的寒氣入體,我看你還怎麼囂張!去去暗勁階段的小子,居然還敢大言不慚。」

程碧此時卻是笑了起來,直接開始譏諷起姜辰。

其實她並不是全無後手,她所吐出的冰錐,都帶著極端的寒氣,傷到皮膚以後,寒氣侵入體內,會凍傷細胞,到時候姜辰自然就會沒有力氣。

「寒氣?」

姜辰聞言一愣,連忙細心感受起傷口。

「這除了疼,也沒啥其他感覺啊。」

稍微感受了一下,姜辰不由得眉頭緊皺,這是疼的。但是除了疼並沒有其他的感覺。

「哼!你這下等人,永遠不知道我們進化者的厲害,我這冰錐所帶的寒氣,能夠輕易凍傷你的細胞,等過一會兒,我看你還怎麼囂張!」

程碧的臉上帶著一絲快意,彷彿已經看到姜辰受到寒氣侵襲,然後四肢無力放開她的場景。

「那你就失望了,爺們兒我血氣升騰之間,區區寒氣早已被我逼出體外。」

姜辰認真的感受了一下,並沒有其他的異常,便直接不屑的反駁道。

「方才冰錐剛擦傷我手臂的時候,我的確是感受到了一絲寒意,但是在我調動靈氣以後,寒意就消失了,應該是被靈氣逼出去。」

姜辰暗暗思索,慢慢的想到了答案。

「嘴硬,你就等著吧!」

程碧對姜辰的說法自然是不屑一股,只當他是嘴硬。

「算算時間,他的細胞應該都被凍傷了才是,怎麼力氣居然沒有減少,是在硬撐嗎?」

程碧心裡暗道,眉頭不由得微微皺起。

「可惜我現在的姿勢,不能擠壓身上的水袋,我不能控制,不然我哪裡會成這樣,真是可惡!」

程碧凝聚冰錐並不是用什麼空氣中的水分子,她的才一階的能力還達不到這種程度,她需要水才行。

口腔內有口水,可以直接凝聚冰錐直接吐出來傷人,但是在體外凝結冰錐,比如像她方才手持的那種,全都靠她衛衣里有一個水袋裝置的緣故。

水袋牽著一個小的塑料水管,水管口在手腕的位置,只要稍微一擠壓水袋,就有水流出來,她就可以凝聚成冰錐,然後用來傷人。

「早知道會這樣,我就拿組織給準備的裝備了。」

程碧越想越氣,這種簡易的裝置,是她自己弄得,無比的簡陋。組織里給她製作了強有力的裝置的,只是她覺得對付姜辰這種小角色,用不著那種裝置,結果這就吃了巨虧。

「這樣死纏著也不是事啊,那個男的說不定就快要趕過來了。」

姜辰此時的心情也是異常的煩悶,這樣跟這個女的一直糾纏下去的話,明顯是對他不利。

想到這裡,姜辰牙齒一咬,然後直接用力翻動身子,欲要把程碧給壓到身體下面。

「你要幹嘛!」

姜辰剛動,程碧便察覺到了,連忙出聲質問。

姜辰也不說話,還是用力翻動身子,他本來身子在下面的,這下子想把身體翻上來,那麼他就有機會可以反制。

「啊!艹!你這也太重了,是豬嘛你!」

由於姿勢的原因,姜辰用力困難,所以表現的極為艱難,不過他還是口嗨的埋怨起程碧的體重來。

「你才是豬!你要幹嘛!啊!」

程碧聞言臉色漆黑,連忙反駁,伴隨著尖叫。

「呼,成了!」

姜辰面色一喜,成功的翻過身子,把程碧壓在了身下。

噗!

一聲輕響。

「你放屁了?」

姜辰聽到聲音后一愣。

「誒,這什麼鬼?尿嘛?」

隨著聲音響起,姜辰赫然發現程碧的手腕射出一根水柱。

「尿你大爺!這下看你還不死!」

程碧在聲音響起以後,面色便是一喜,她知道那是水袋被擠壓的聲音,但是聽到姜辰的話后,她臉上的喜色瞬間消失,轉而變成無比惱怒的樣子。

程碧直接操控射出來的水柱,讓它靜靜的停在空中。

「這什麼玩意兒?」

姜辰看著懸浮在面前的一個水環,臉上是無比的驚訝,同時他的心裡猛然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哼!去!」

果不其然,隨著程碧的一聲冷哼,這水環直接朝他的脖子衝過來。

姜辰面色大變,連忙想躲開,但是卻來不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