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此時正在茶水間清洗杯子的董雅寧聽到羅拉的聲音離這裡很近,心裡瞬間緊張。

那個羅拉不是走了嗎?怎麼會在這裡,還有剛剛羅拉有沒有看到什麼不該看的?

腦子運轉飛快的董雅寧,加快手上清洗杯子的動作,想要出去看看。

羅拉正要推開包房的門,就接到老夫人的電話便收回手離開。

洗完杯子出來的董雅寧,看到羅拉離開時步伐很快,誤以為羅拉看到什麼了,董雅寧緊張到暗暗壓了一口氣,眼底浮現一抹殺意,開口喊了句:「羅拉!」

聽到有人叫她,羅拉回頭就看到董雅寧站在剛剛的那個包房的茶水間門口,「雅寧夫人?」羅拉以為有什麼事情,往董雅寧那邊走,「雅寧夫人,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董雅寧用手捂著胸口,輕輕揉了揉,「我胸口忽然有些發悶,你能不能攙扶我進包房裡面休息一下。」

「好的。」羅拉伸手攙扶董雅寧從茶水間的門進包房。

路過茶水間的時候,董雅寧眼疾手快摸過放在操作台上的水果刀,向來柔弱的眼神,此時充滿狠毒。

就在董雅寧將刀刺向羅拉的時候,身後響起老夫人的聲音:「羅拉?」

羅拉聽到老夫人喊她,第一反應就是停下步伐抽回手轉身。

刺出去的刀子撲了一個空,看到羅拉轉身董雅寧立刻將刀子藏到身後。

「雅寧夫人,不好意思,老夫人在找我,我可能要過去了,這樣,我叫如意過來怎麼樣?」

「不用了,我現在感覺好多了。」如果不是老夫人出事,讓羅拉離開她身邊,她早就讓這個羅拉沒有開口的機會。

羅拉看了眼茶水間外面,「那我就先走了。」

「好。」

羅拉離開后,董雅寧用力咬緊門牙,將手裡的刀放回一旁的操作台上。

……

正在和公司高層一塊吃午飯的南清和接到南豐璇打來的電話,一頭霧水,放下手裡的刀叉後走到窗邊接電話:「二姐,你這是哪聽來的謠言?」

「紀澌鈞剛剛親自打電話過來了解這件事,我是什麼都不知道,像個傻子一樣,人家一問三不知,你馬上去查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儘快給我一個答覆。」

「我現在就去問。」電話掛斷後,南清和給王壽強發信息時嘀咕了一句:「怎麼會搞出這種笑話?」

很快南清和就收到王壽強的回復,說這件事是南昌榮的意思。

南清和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反覆看了幾遍,確定是這個意思沒錯,南清和立刻給南豐璇回電話。「二姐,問了,強叔說是爸的意思,你說爸這是不是跟紀總那邊溝通過實施的打壓戰術?」

「不可能,一直以來都是我和紀總對接,你負責項目實行,如果有變化我們不可能不知道,這樣,我跟爸那邊確認,如果外面有傳出風聲,你讓所有人一律不能做任何回應。」

「知道了。」

電話掛斷後,南豐璇給南昌榮發信息了解這件事。

飛機起飛后沒多久,處理完公事的南昌榮正在休息,放在一旁的手機響了,南昌榮拿過手機,看到是南豐璇發來的信息。

【南豐璇:爸,亞維和SY的合作是你批准的?】

【南昌榮:董事會有提議過,也制定過合作的合同,但我並未批准,怎麼回事?】

【南豐璇:收到指令后,產品經理已經和SY的人在接洽,我這邊會儘快查清楚來龍去脈再向你彙報。】

至尊醫妃:王爺,劫個色 【南昌榮:不得有誤,立刻查清楚。】

路過的乘務長看到南昌榮起來了,半蹲在南昌榮休息的座椅旁邊,「南董,需要給您來杯紅酒嗎?」

「不用了,把王助理叫過來。」

「是。」

回了南清和信息的王壽強,正在想著要找什麼辦法才能辭職離開公司,忽然察覺到有哪兒不對勁,怎麼南清和會問他這件事?這合作是南董批准的,按道理說,他們不可能不知道。

就在王壽強疑惑這件事的時候,望見身穿紅色裙子的乘務長快步走來,「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王助理,南董叫您過去。」

「好的,知道了。」他還沒想好要找什麼借口辭職,南昌榮就找他了,真是浪費了一次見面的好機會,王壽強將桌上的文件合上起身往前走,快到的時候,他就看到南昌榮一臉嚴肅。

「南董,是……」話沒說完,迎面而來就是一頓質問:「和SY的合作是這麼回事?」

「合作?」這個合作是在去機場的路上,南昌榮親自批准的,當時他還覺得奇怪,只是想到有可能是對付SY的辦法就沒有多問,「這是你批准的。」

「我什麼時候批准的?」南昌榮語氣嚴厲瞪了眼王壽強。

不會吧,南昌榮不記得這件事了?「就是在去機場的路上。」

「我簽名了?」

「沒有,當時你是口頭……」

南昌榮一臉生氣直接打斷王壽強的話,像是不想再聽到王壽強的辯解,「阿強,你跟在我身邊幾十年,怎麼就會犯這種錯誤,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的錯,導致公司損失了多少錢!」

本想繼續為自己力證清白的王壽強忽然想到什麼,立刻對著南昌榮鞠躬道歉,「對不起南董,我最近身體不太舒服,可能是我沒休息好才會導致工作出錯。」

「身體不好不是你出錯的借口!」

南昌榮責罵王壽強的聲音很大,引來所有人的注視。

「對不起南董,我會引咎辭職承擔所造成的損失。」

「啪!」南昌榮一掌重重拍在桌上,「這個損失,你王壽強賠不起!我告訴你,就算你不辭職我都要辭退你!」南昌榮深呼吸一口氣,面色僵硬,說話語氣硬冷,「看在你為公司服務多年,對我如此忠心的份上,這個損失就不用你賠了,你也賠不起,寫份檢討書,我會讓行政部給足你三個月的工資,從今以後,我不想再看到你這個令我失望的人!」

「對不起,南董。」王壽強對著南昌榮鞠躬後退離開,在他轉身的時候,無數只看向這邊的眼睛瞬間離開。

臉色難看的王壽強心裡既是高興又是難過。

他沒想過,自己兢兢業業努力拚搏數十年,終於走到今天,會是以這樣的結局離開成就自己人生輝煌歲月的地方。

不管怎麼樣,至少能離開對他來說是件好事。

或許,這是上天對他最後的眷顧吧,所以才會引發這一出「事故」讓他能借著承擔過失,引咎辭職離開這個險惡的地方。

真希望,自己能真的順利離開避開某些人…… 其實,蘇北真沒有想劉嫂那麼長遠。

畢竟,以前葉婷洛照顧小寒和小凜的時候,她也沒有安裝什麼。

蘇寒和蘇凜是大孩子了,自己基本上能照顧自己了。

可是,小紫蘇不一樣啊!

她現在還是個小不點而已。

蘇北真的完全是為了了解孩子的日常生活而已。

只不過,劉嫂能這樣說,說明她真的坦蕩,不會做什麼虧心事。

劉嫂這樣說了,倒是弄得蘇北很不好意思。

"其實,只有我和路南在的時候,我覺得,有監控也沒有什麼,畢竟,我們只是為了怕孩子出世,現在你來了,我覺得,你可能會覺得不舒服,這樣吧,我把其他地方的監控拿掉,嬰兒房裡的不能拿,那個監控視頻,我也給你弄一個,以防你忙的時候,孩子哭! 藍姑娘復仇攻略 "蘇北這樣說。

劉嫂又感動又開心。

經過幾天的相處,蘇北和劉嫂的關係,異常融洽。

蘇北終於放心的去上班了。

蘇北上班的第一天,路南就給她一個下馬威。

"蘇特助,總裁讓你去泡咖啡呢!"雲帆拿著一沓文件,從外面走進來。

蘇北挑了挑眉。

"好,我知道了,我這就去!"蘇北說完,起身。

她剛走到茶水間門口,就聽見裡面,傳來議論聲。

"那個蘇北,也太厲害了吧! 我有一座超級仙藥園 聽說以前跟總裁結了婚,又跟別的男人有一腿,最後,不知道為什麼,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一年,總裁找了她一年,前段時間,好不容易將她帶回來,還安排在Towerlove那個項目上,誰知道,這才幾天的功夫,就徹底取代了蘇特助,真是看不出來啊!"

"對啊,我要是有她十分之一的本事,現在,我肯定是總裁的枕邊人了,哪裡能輪到她啊,也不知道她使了什麼狐媚手段!"

"你可不能亂說啊,人家跟總裁,好歹結過婚,我們算什麼啊!"

"哼!我就是不服氣而已啊,結了婚還能離呢,怕什麼!"

……蘇北聽著茶水間裡面,三個女人的一齣戲,她勾了勾唇。

也對,自己要理解她們。

畢竟,她們是近水樓台得不到月。

不光如此,她們平時,也只能臆想一下,並不敢真的做什麼。

最重要的是,她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就是前段時間的蘇暖,蘇特助!

蘇北面無表情的向著茶水間裡面走進去。

三個剛剛還議論的火熱朝天的女人,頓時啞巴了。

她們看見蘇北,就像是見了鬼一樣。

她們剛剛的話,可謂是不堪入耳,她此刻,還能這麼平靜,該不會是已經給她們記下仇了吧!

頓時,有人想上去巴結,希望蘇北不要生氣。

也有人害怕,卻不敢有所行動。

蘇北將她們的舉動,收入眼底,徹底無視,走向咖啡機,準備現磨咖啡。

這三個女人,提心弔膽了好幾天,最後發現,總裁什麼反應都沒有。

她們這才徹底鬆了一口氣。

自從這之後,她們三個,對蘇北更加殷勤了。

蘇北在這裡,終於慢慢,建立起自己的人脈。

不知不覺,蘇北來到盛世集團,已經兩個月了。

這兩個月的時間裡,她沒有見到顧念城,也沒有見過那些讓她不開心的人。

她以為,自己的生活,以後會一如既往的平靜。

卻沒想到,在兩個月後的某一天。

早上,蘇北上班后。

她給路南泡好咖啡,就回了辦公室。

她現在還是跟雲帆在同一個辦公室。

起初,所有的人,都覺得她是通過路南的關係,才能進盛世的。

只不過,在大家領教過她的工作水平之後,那些質疑的聲音,也慢慢淡了,直到消失。

蘇北在會議上,主動發言,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見,很多都被大家贊同,並且採納。

尤其是每一次對公司都有利之後,大家對她的態度,看她的目光,都會變得不同。

蘇北想到著兩個月的生活,走路的步伐更輕快了。

她回到自己辦公室,打開電腦,就看見電腦上,跳出來幾條娛樂新聞。

國際影後顧茜瑩葉婷洛,雙雙回國,是實力的碰撞,還是勇者之間的狹路相逢,我們一起期待。

名城娛樂新秀,葉溫柔昨日與當紅男星耿浩一起出入未央國際大酒店,俊男美女的結合,掀起娛樂圈的一股熱潮,粉絲們紛紛舉手贊同,希望不是炒作……蘇北看了兩條新聞,前面的一些部分,就看不下去了。

顧茜瑩和葉婷洛,在自己一年前消失后,都離開了南希市。

沒想到,兩個人在好萊塢,各有機遇,發展的都很好。

兩個人這一年拍攝的影片,都拿下好幾個影后,頗為眾人稱讚。

也不知道,這兩個人,這一次一起選擇回來,究竟是因為什麼!

蘇北忍不住搖搖頭,不管是因為什麼,都跟她關係不大。

她是打算去星空娛樂,只不過,她要帶,也只帶沒有什麼名氣的新人。

只不過,現在好像也該她出手了。

這個葉溫柔,她最近老是看見她的新聞。

蘇北有一種預感,這個葉溫柔,肯定是沖著自己來的。

不知道為什麼,她這種直覺,非常強烈。

蘇北想了想,再次起身,向著路南辦公室走去。

蘇北一進辦公室,就開門見山,直接說明她的來意。

"路南,我想去星空娛樂,我記得,你答應過我,只要我身體恢復的差不多,就能去星空娛樂,接管大權!"蘇北面無表情的說道。

路南看著她,略微沉吟。

"我是說過,如果你不想當特助了,可以選擇去星空娛樂,只不過,你能告訴我為什麼嗎?"路南說道。

顧茜瑩和葉婷洛回國的消息,他也聽到了。

一般情況下,藝人是不能隨便離開,自己簽約的公司。

可是,顧茜瑩不同,她當初可是拿出了天虹集團百分之十一的股份,自己答應了,尊重她一切選擇的。

只是沒想到,顧茜瑩在好萊塢,也能混的那麼風生水起。

也不辜負蘇北對她的栽培。

現在她和葉婷洛,兩個人選擇一起回國。

路南很難不去相信,她們倆回國,跟蘇北沒有關係。

而且,她們回國,究竟會去哪個公司,這也是廣大粉絲最關注的一個問題。

葉婷洛依舊算是名城娛樂的人,只不過是出國發展了。

她百分之九十,都是要回名城娛樂的。

但是,顧茜瑩不同,她現在是自由的。

其實,如果蘇北不是自己老婆的話,路南肯定會讓她去星空娛樂。

畢竟,顧茜瑩看在蘇北的份上,應該會重新回到星空娛樂。

她現在的身價,跟過去可不一樣了,炙手可熱的程度,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可是,路南不願意利用蘇北。

他沒想到,蘇北會自己提出來。

"北北,不要皺眉,給我個理由!為什麼是這個時候?"路南說。

蘇北的眸子閃了閃。

"其實,你完全可以直接派我去星空娛樂,完全不用覺得,我會認為,你是在利用我,我們是夫妻,本就該同心,有利於公司發展的事情,我是很樂意的,而且,我認為,自己更適合星空娛樂,我說自己選擇這個時候,不是因為顧茜瑩或者葉婷洛,也許你根本不相信,可是,我還是必須很負責任的告訴你,我並沒有說謊,一切都是巧合,我覺得身體,時機都到了,僅此而已,你也不要有心理負擔了!"蘇北說道。

路南無奈的看著蘇北。

他看的出來,蘇北說的都是真心話。

只不過,她竟然看穿了自己所有的想法。

路南忍不住搖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