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瓏五對於他的震驚並沒有反應,繼續拿著魚食餵魚。

「其實你信不信我都不在乎,做好你該做的,完成交易就好。」瓏五並不是非他不可,只不過男主光環可以更有效的抵抗凰非錦的光環而已。

甚至她壓根就不需要這些步驟,她這麼做大概也之是覺得好玩。

男神說他很愛你 孟俞錚應下了這件事。

臨走時他看了看眼前這個女子,她真的和凰非錦不同,不僅僅是外貌性格,還有她通身的氣質,還有她的眼睛。

裡面只有一個人,那個人叫姬離。

有些人就是這麼幸運。

孟俞錚怎麼說也是男主,他的消息網天然就會比別人靈通兩分,對於姬離的真實身份,他也是有所察覺的。

孟俞錚離開,瓏五繼續在那發獃。

魚兒爭奪魚食爭的激烈,在水面上撲騰出水花。

她也曾經這麼在冰冷的水裡掙扎過,但周圍不是魚,而是吐著信子的毒蛇。

尖利的獠牙刺破皮膚的感覺,和滑膩的蛇皮接觸身體的感覺都變的更加清晰。

她幾乎沒有怕的東西,但那一次她確實很難受,那樣頭皮發麻的緊張感讓她記憶猶新。

也是那個時候,黛出現了。

那麼偏僻雜亂的地方,她穿了一身繁複的禮服,對她伸出了手。

沒什麼力氣都手卻把她從深淵中拉了出來。

儘管後來她知道她救自己並不是什麼好心,只不過是因為她是天生的吞噬者,可誰在乎呢?

她跟著黛一起十六年,她教會了她很多很多。

就是那個狗東西就隨隨便便的丟下自己跑了的事她想想還是想打人。

上次見黛她是很意外的,但是,她知道自己是高興的。

黛是極少數可以觸動她內心的人。

「阿卿。」

瓏五蹭的回頭,姬離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她身邊。

「你什麼時候過來的?」嚇死老子了!

姬離無辜臉,他站在這裡好久了,看著她在著一動不動的,叫了她也沒反應。

瓏五雖然不是侵蝕者,但她的感知能力絕對不弱,不可能有人靠近她還沒發現。

只不過是因為來的人是姬離,瓏五並不防備他,他們之間又有契約的緣故。

「是有什麼煩心事嗎?」姬離握著她的手,他從來沒見過她那種表情。

瓏五搖搖頭,「沒事。」

姬離抱住她,「阿卿,我死你的鳳君,無論有什麼事你都可以和我一起面對的。」

瓏五難得沒有像個小刺蝟是似的四處亂扎。

只是靠在姬離的懷裡:「沒有事,我就是有點困而已。」

姬離知道她是不想說:「好,我們去休息。」

從御花園賞花來的王公貴族們正好走到橋上,看見依偎在一起的倆個人。

連忙低頭行禮。

也有人更沒有,比如凰非錦。

她遠遠的打量著姬離還有瓏五。

她最近進展一直不順利,之前還看好她的幾個大臣不知怎麼的冷淡了的不少。

明明她有來自未來的思維,可在朝堂上卻怎麼也發揮不出來作用。

凰非錦把目光停留在瓏五什麼,凰非卿,不就是早出生兩年嗎?要是她能早來兩年根本就不會有她什麼事。

等著看吧,早晚有一天,那個位置上坐的會是自己。

九風早就上了引他們立刻了。

瓏五對於凰非錦的蜜汁自信還不知道,她正心安理得的享受著姬離的按摩。

他手勁剛剛好,簡直就是享受。

姬離看著瓏五趴在自己懷裡哼哼唧唧的享受,心裡的活蹭蹭的往上冒。

他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阿卿,他已經是一個成年的男人了。

姬離貼近瓏五的耳垂,輕輕含住:「陛下,你這樣可會引起我的誤會的。」

瓏五舒服的迷迷糊糊的,壓根就沒聽見他說了什麼。

姬離看著東倒西歪的女皇陛下嘆氣,難道自己的魅力下降了,所以阿卿才這麼放心的躺在自己懷裡。

不過轉念一想,她能這樣信任自己,他又忍不住的高興。

「你可真是個妖精。」姬離捏了捏瓏五的臉頰。

瓏五隻顧著沒心沒肺的睡的香,哪會理他。

「走吧,我們回去休息了。」姬離抱起瓏五往回走。

忽然他的腳步遲鈍了一下,站在原地。

姬離好看的眉毛漸漸皺起來。

「鳳君怎麼了?」九風問。

姬離問道:「你覺不覺得,阿卿最近似乎特別愛睡覺。」 姬離不說九風還沒決定,但他這麼一說,九風也覺得不太對了。

陛下最近確實特別愛睡覺,幾乎沒事的十好幾就睡了。

因為陛下本來就嗜睡所以他一時也沒發現什麼。

可現在一想,就是再嗜睡,也沒有這樣一天有大半時間都睡的。

姬離開始也沒覺得什麼,可他抱起瓏五的時候,他明顯感覺瓏五比之前好像又輕了。

每天各樣的補湯喝著,東西吃的一點也不少,休息的還好,怎麼還會變輕了?

姬離越想越不對。

把瓏五送回去,姬離第一時間叫了太醫來。

太醫頭大,一前是天天來看鳳君,好不容易這事過去了,又換成陛下了,簡直要命。

太醫搭了邁,眉頭漸漸皺起來,不太對呀。

左手換了右手,瓏五動了一下,要醒的樣子。

姬離只能拉住她另一隻手。

半晌,太醫才小心點退出來。

「怎麼回事?」姬離跟出來。

太醫心裡也有點虛:「回稟鳳君,陛下的脈象看似並無大礙,但事實上卻不是這樣。」

「怎麼不是這樣?」姬離聽了她的話,心也跟著提起來。

太醫壓低聲音:「回鳳君,老臣是陛下小時候就跟著陛下的,陛下因是先皇第一個女兒,懷孕時因保養不慎,所以陛下先天身子就有些問題,導致她脈象比一般人要弱上兩分。」

姬離仔細的聽著。

「可是,」太醫話音一轉,「現在陛下的脈象格外的健康。」

姬離忍不住心裡擔憂。

「陛下的身體是胎里弱,就算後天再如何彌補也終究有限,所以這這種看似正常的情況,反而才是真的不正常。」太醫頭上冒汗。

她雖然不是一日三遍的來給瓏五看身體,但也是會定時來看看的,她居然一直沒有發現問題。

想想她就脊背發涼。

姬離抿了抿嘴唇:「你能查出來是為什麼嗎?」

太醫頭上汗冒的更厲害:「臣一時還沒有頭緒。」

「那現在怎麼辦!」姬離著急了。

「鳳君請不要著急,」太醫感覺安撫他,「老臣懷疑陛下可能是中毒,這種毒必定是慢性的毒,所以暫時應該還不會有問題,當務之急是找到毒源,確定是什麼毒最好。」

「嗯,我知道了。」姬離揮揮手讓她們都下去。

他一個人回到寢殿,瓏五還睡得香。

可有的時候,睡的太香也不是什麼好事。

姬離想不通是哪裡出了問題,阿卿的飲食用具,每一一件不是精心挑選的,根本不可能有毒。

而太醫說這是慢性毒素,並不會一下子就有作用,必然是要天長日久才行。

可他每天都在阿卿身邊,他沒有事,阿卿卻出問題了,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可惡!」姬離一圈打在被子上。



瓏五睜再開眼,並沒有因為休息好而覺得輕鬆,反而覺得身上有些酸軟,好像是睡過頭了一樣。

瓏五揉了揉太陽穴,咋回事?

姬離聽見聲音,端著一個捧盒進來。

「阿卿你醒了,睡的好不好,我給你拿了荷葉湯。」

瓏五有點頭重腳輕,就著他的手喝了兩勺,清淡的很不錯。

「你怎麼不去休息一會兒,一直在這陪我?」瓏五接過來自己喝。

平時姬離雖然喜歡和瓏五膩在一起,但也不是時時都非要在一塊,該幹什麼各自分開也是常有的事。

姬離一笑:「我沒什麼事,就想陪著你。」

他沒有把瓏五中毒的事情告訴她,怕她擔心。

外面的雨終於停了,雨後泥土和青草的味道格外重,晚霞映紅了整片天空。

卿卿,我絕對不會讓你有事的,姬離在心裡暗暗許諾。

日子還在繼續,瓏五發現姬離似乎是更加黏她了,而且把她當個瓷娃娃似的護著。

瓏五不用猜都能知道他心裡有事。

瓏五抽出姬離手裡的奏摺,她又不是苦情劇女主,一有點什麼事就知道憋著憋著,然後出點問題在自己傷心一會就地遁走。

有什麼事問不就完了,所以瓏五很直接的問了姬離。

「這兩天怎麼回事?」

姬離微微縮了一下瞳孔,她如此聰慧,他知道她會知道問題,但沒想到這麼快。

「什麼事?」姬離還不想說,伸手去拿被她抽走的奏摺,「我等一下就好了,一會說。」

瓏五拽著奏摺不撒手:「姬離你知道我在說什麼,而且你應該知道,我要是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止可以問你。」

姬離語塞,的確,那些不說她身邊那些暗衛,就是真問起來,太醫能不能包住不說都不一定。

姬離猶豫了半晌,「你中毒了。」

瓏五:???

誰?我?中毒?你是在逗我嗎?

看著瓏五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姬離以為她是接受不了,幹嘛繞過桌子來安慰她,「阿卿你放心,太醫已經在努力想辦法了,肯定不會讓你有事的。」

瓏五:不是,她是吞噬者,是天然免疫這些東西的,你什麼毒能對她起作用?

姬離細細的把太醫和他討論出的結果告訴她。

這聽著確實不太正常,是什麼人動的手呢?瓏五撐著下巴想。

到底是誰呢?瓏五在心裡滿滿的盤算著她認識的,並沒那個能給她下毒的,黛就不算,侵蝕者和吞噬者不算是天敵,而且她也不會做。

那是誰呢?

瓏五壓根就沒往她身邊的人身上想,他們沒有這個能力。

姬離有些難受,他什麼忙也幫不上。

「姬離,」瓏五點到他,「你有沒有覺得什麼不對?」

姬離搖頭,他就是因為什麼也沒有感覺到才會這樣的擔憂。

「沒事,你仔細想想,說不定能想到什麼。」瓏五完全一副你說什麼我都信的樣子。

姬離心跟著安定了不少,他仔細的回想著和瓏五在一起的每一個細節。

「這,」姬離想了很久,「實在沒有什麼事。」他有點沮喪。

瓏五滿不在乎的捏著他的臉,「有時候沒事也是有問題,不是嗎?」

姬離不解:「什麼?」

瓏五一笑:「姬離,我是一個國家的最高領導者,可是你不覺得我過得太平靜了嗎?」 一個皇帝,每天除了日常看看奏摺,幾乎沒有別的什麼緊急大事,宮裡更是平靜的嚇人。

這都是不正常的。

「好了沒事,我會查清的。」瓏五滿不在意的揉了揉姬離的腦袋。

瓏五這麼自信,姬離似乎也感覺好了一點。



這件事不是很好調查,但瓏五並不打算讓姬離知道,省的他又擔心。

瓏五的一舉一動都隨時被人關注著,所以這事她直接交給暗衛去辦了,雖然她估計可能查不出來什麼。

至於她中的毒,小白自告奮勇提她檢查,瓏五暫時也沒有適合的人,就交給它了。

小白的消息比暗衛的要早的多,第三天一早就有結果了。

「赤水歌……火系排行第十二變異種……主要作用,毒素侵蝕。」瓏五不知道從哪翻出來一本又厚又大的書翻出來這麼一個。

對照的就是系統經過血液化驗,提取出來的毒素還原圖。

[小姐姐這是什麼?]小白好奇。

[火系植物百解,封皮上不是寫著。]瓏五語氣里根本不加掩飾的鄙視。

小白:……

小姐姐肯定一天不欺負我就不舒服,下線,哼!

瓏五沒搭理它,繼續翻著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