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長嘆一聲的華琳一臉嚴肅的提醒道「算了,小傑你以後還是注意一點吧,不要把這件事情暴露給那些別有用心的人。不然會對你造成極為不利的影響。」

「你放心,我心裡有數。」宋傑點頭「我現在更好奇的是紫陌的朋友都有誰。」

「紫陌的朋友有很多,不過小傑你不能參與我們的聚會,因為這次聚會是女孩子們的聚會。」看著宋傑在王紫陌的帶領下要和幾人一起向聚會的地點前進,華琳趕緊攔住了宋傑。

就在這時,兩個穿著華麗的少女走到力幾人的身邊,更年長一些的少女對宋傑作揖「相必你就是娶了紫陌的人了。長的的確不俗,希望你能善待我的妹妹。」

說到這裡金髮少女這才想起了自己還沒有做自我介紹,對宋傑再次作揖后開口「我倒是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袁紹,字本初。」隨後指著自己身邊的金髮少女「這是我的妹妹,她的名字是袁術,字公路。」

身材和自己姐姐一樣出眾,只是相比姐姐有些青澀的袁術對宋傑作揖「哥哥你好,希望你以後能夠好好對待姐姐,不然我和姐姐絕對會讓你後悔的。」

拉了一下自己妹妹的袁紹一臉歉意「我妹妹還小,不怎麼會說話。請宋將軍見諒。」

雖然有些費勁,但宋傑還是理解了這對姐妹言語中的意思『要是自己對紫陌不好,她們絕對會讓袁家因此而對自己打擊報。』宋傑搖頭「不妨事,令妹也是童言無忌嘛,不過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對紫陌好的。」

結束了與宋傑對話的袁紹隨即把目光投向了華琳「華琳,你就別攔著他了,相信姐妹們也都很想見見這個娶了紫陌的男人長得什麼樣。」

「好吧,那就破例讓他參與一次。」猶豫了一下的華琳終於同意了袁紹的話「不過,我可要把事情說清楚,如果要真出了事情,可就要由你麗羽進行善後咯。」

「行,那我們現在就去櫻花林與其他人匯合吧。」爽快點頭的麗羽拉著自己的妹妹向著桃花林的方向「沒想到這地方只出現了幾天,你們這些傢伙就把這地圖探全了。」看著逐漸出現在木光中的桃花林,麗羽不禁發出感慨。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這還是文姬的功勞,如果不是她天天遊山玩水,我又怎麼能夠找到這麼個地方來聚會。」聽到樹林中傳出的笛聲,華琳臉上露出笑容「看來其他人已經到了,那我們就趕緊過去吧。」

在櫻樹下在坐在一起聊天的少女們在看到了華琳等人到來后紛紛起作揖,對幾人打起招呼「華琳大人、麗羽大人還有小美羽,你們怎麼一起過來了?」

「和我們一起來的還有今天的主角呢。」華琳說著就指向了自己的身後的王紫陌和宋傑等人。

少女們第一時間注意到的卻是王紫陌身邊的宋傑紛紛開口「看來這個人就是紫陌的男人了,長得還蠻可愛是嗎,比起我家那個強多了。」

「就是,而且還不像其他男人那樣唯唯諾諾的,要不是我已經成親了,我都想把他搶到手了。」一個看起來妖媚異常的女子說著就對宋傑拋了一個媚眼。

聽著或大或小的一群女人討論自己的宋傑一頭黑線「不管怎麼想可愛這個詞都是形容女孩子的吧,為什麼要用這個詞來形容我啊喂!」

「因為主人你絕對就是一個可愛的男孩子嘛。」自從看過了宋傑因為無聊所兌換的各種動漫后,莉莉絲就以魅魔的身份加入了ACGN界,還經常用魔法來cos自己喜歡的動漫人物,比如長著惡魔之翼的**炮姐啊,又或是長著惡魔之翼的刀鋒女王啊等等。

在圍著宋傑仔細的打量了一圈后莉莉絲點頭「我現在已經完全確認主人您的真實性別其實就是秀吉了,不過想要讓全世界都公認還是需要一段時間的。」

「秀吉你妹啊!」額頭上滿是黑線的宋傑趁著紫陌正在和其他人聊天的時候,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莉莉絲的屁股上「等今天回去之後我一定會好好的懲罰你的。」

莉莉絲的臉上一反常態的絲毫沒有懼怕之色,還對宋傑拋了個媚眼「那今天晚上我就等著主人您來懲罰我了。人家今晚一定會脫光光洗白白的。」

「別瞎鬧。」抓住莉莉絲雙手的宋傑阻止了她想要靠到自己身上的行為,在她的耳邊叮囑道「等下好好的關注一下這些人的對話,我想知道我面前的這些女人的真實身份都是什麼。」

隨著宋傑臉上的笑容消散,玲玲臉上的表情也變的嚴肅起來「我知道了主人,我一定會為您仔細調查一下她們身份,您還需要我為您做什麼?」

「不用了,接下來就讓我們坐在一旁參加聚會。」宋傑說著就找到了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下,一邊品茶一邊看著聊天的少女們。

聊著聊著,少女們就把話題轉移到了宋傑的身上「紫陌,聽說你之所以和宋傑走到一起,還是因為你的弟弟。」

王紫陌點頭「沒錯,如果不是我的弟弟又做出了紈絝的事情,我也不會和奶奶一起前往洛陽驛站,就更不用說什麼和小傑遇上,並對他一見鍾情了。」

美羽用期待的目光看向了面前的王紫陌「既然你對你相公是一見鍾情,那就給我們仔細講講那天發生的事情吧。紫陌姐姐好不好?」

「好,那我就給美羽講講那天發生的事情。」一臉微笑的王紫陌隨即開始回憶起了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因為兩名家丁被殺,小弟的紈絝行為被奶奶所發現,於是帶著我前往洛陽驛站與小傑交涉。」

「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時候,我就認定了他就是我的另一半,再加上他展示出來的武將技,我更加認定了他就是哦我要找的人的想法。為了能夠和他在一起,我甚至不惜與王家斷絕關係。」

聽完了王紫陌的回憶錄,華琳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宋傑「小子,你可都聽到了,要是你敢不好好的對待紫陌,我們都不會放過你的。」

「你們就不要嚇唬小傑了,不用你們說他也會好好對我的。」絲毫不知華琳和宋傑之間是老相識的王紫陌站在宋傑面前,用緊張的目光看著華琳。

「看來小傑你沒有把我們之間的關係告訴紫陌啊。」看著王紫陌的行為,一臉壞笑的華琳把自己的腦袋湊到了王紫陌的耳邊小聲的嘀咕了幾句。

怒氣沖沖的王紫陌立即揪住了宋傑的耳朵「小傑,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早就和華琳認識了?」

呲牙咧嘴的宋傑倒吸一口冷氣「疼,紫陌,你要淑女一些。」在王紫陌鬆開了右手后,宋傑趕緊做出解釋「我這段時間不是很忙嗎,我就給忘了。愛莎她們同樣知道這件事情,難道你沒問過她們嗎?」

坐在宋傑身邊默默的吃著點心的玲玲插嘴道「莉莉絲姐姐跟我們說過,如果紫陌姐姐問起關於我們之前經歷的事情,先別告訴她,只有哥哥您親自說過後才允許我們提。」

「莉莉絲!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宋傑的目光隨即又投向了對著手指的莉莉絲。

「是您一開始並沒有認同紫陌的身份的,為了防止在知道這些事情后,有人會思考出對您不利的結論,我這才不讓大家說的,不過現在看來,您是允許紫陌成為我們中的一員了。」

「在你把她變得和你一樣后我就同意了。」宋傑惡狠狠的瞪了莉莉絲一眼「今天晚上就是你迎接我的懲罰的時候了。」

「抱歉,我來晚了。」就在這時,一個空谷幽蘭的聲音出現在了宋傑和少女們的耳邊「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就現為大家彈奏一曲把。」

隨著少女走到櫻樹林最中心的樹木旁的一個位置坐好后,取下自己身後的古琴,開始彈奏起來。就在少女們陷入美好的音律中的同時,宋傑則通過判斷確定了彈琴少女的身份。

「冰肌玉骨,空谷幽蘭,面如桃花。不愧是蔡邕蔡大人的千金,蔡琰小姐真可謂是人比櫻花美。」看著坐下櫻樹下彈琴的蔡琰,宋傑不禁讚歎出聲「蔡琰小姐的琴應該就是那把傳說中的焦尾了吧。」 防盜!!!

一曲奏罷的蔡琰起身對宋傑作揖「宋將軍過譽了,我們這裡最漂亮的應該就是紫陌了。」隨即走到王紫陌的身邊,拉住她的雙手詢問道「紫陌,你最近都用什麼東西來保養了,感覺你的皮膚比上次見面的時候還要好上一些。」

「真的呀,紫陌你快如實招來,你到底是怎麼把皮膚保養的這麼好的?」隨著蔡琰的話,其他的少女們飛快的圍住了王紫陌,開始七嘴八舌的詢問起來。

在王紫陌被少女們包圍的時候,終於得空抽身的蔡琰來到宋傑的面前「家母在聽聞宋將軍的事情后便神交已久,希望宋將軍能夠趁著休沐日登門拜訪。」

宋傑隨即便一口應下「好的,等士卒的訓練告一段落後我一定會親自登門拜訪的。」

「那我們就約好了,我就在家中等候您的大駕光臨了。」得到宋傑答覆的蔡琰再次回到了少女們中一起聊天…

不知不覺間,少女們的話題再次轉移到了宋傑的身上,聚在一起嘀咕了幾句的少女們在制定好了計劃后,便利用蔡琰和華琳幾人拖住王紫陌、莉莉絲、miku后剩下的人則圍住了宋傑,開始如同審訊犯人辦的輪番盤問宋傑。

諸如「你對紫陌的第一感覺是什麼、你和紫陌之間發展到哪一步了、你和紫陌什麼時候成婚、你打算如何讓王允同意你們的婚事啊、你們在一起的這段時間王允有沒有派人來騷擾你們。」等問題,弄得宋傑近乎奔潰。

「總算是結束了。」在少女們的宴會結束后,頭上滿是冷汗的宋傑依舊害怕不已「要是再待一段時間,我絕對會被那些少女逼瘋,這簡直是堪稱滿清十大酷刑的慘烈刑罰。」

「不過是一群少女圍著您問話嘛。至於把t這件事情和十大酷刑相提並論嗎?」聽到宋傑感慨的莉莉絲不禁開口「主人,您的話是不是有些言過其實了?」

「言過其實?你自己親身體驗一下就知道那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情了。」宋傑的臉上滿是后怕之色「你可以盡情的想象一下,如果問題有重量的話,哪怕一句話的重量只有一克,我現在也早就被這些問題活活壓死了。」

「我們還是趕快回去吧,以後我絕對不會再參加這樣的聚會了,這簡直就是世界的惡意!」恍若又想起當時自己所面臨的盤問,心中有些戚戚然的宋傑不禁四下環顧一周,在確定沒有那些對自己虎視眈眈的少女后,加快步伐向著洛陽的方向走去。

跟在宋傑身邊的王紫陌此刻的心中卻如同吃了蜜一樣甜兮兮的,耳朵中滿是蔡琰對自己所說的話「紫陌,等下姐妹們會幫你檢測一下他的氣量。」

「俗話說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他在回去的路上大發雷霆,那麼你在以後的生活中千萬記住不要激怒與他。如果他在會去的路上對這件事絮絮叨叨,那他在以後的生活中也會有如此表現。如果他的表現是一臉無奈與后怕之色,那他一定就是個溫柔的人,以後的生活中肯定會處處都讓著你的。」

「既然小傑就是文姬姐姐口中的最後一種人,看來我以後的生活就不會那麼艱難了。」想到這裡的王紫陌不禁笑了出聲。在發現大家都用一種異樣的目光看著自己后一臉慌張的開口「我剛才只是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情。」

宋傑看向王紫陌的目光中滿是好奇之色「那就說出來給大家聽聽吧。我們都很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事情居然能夠讓一貫保持著大家閨秀風範的紫陌開懷大笑。」

飛快轉動大腦的王紫陌隨即就想起了在和大家聊天時聽到的一件有關於華琳的糗事,於是開口「我可以告訴大家,不過千萬要記得保密。」

「你放心,我們一定會保密的,華琳究竟有過什麼樣的糗事啊?」點頭同意的宋傑等人隨即便圍住了王紫陌。

「這是在一次聚會的時候,秋蘭提起的,她說華琳小時候有次起夜喝水,第二天早上就發現華琳尿床了。被發現后她還嘴硬說『我沒有尿床,只是在床上畫了一張地圖而已。』」

「沒想到華琳居然還有這樣的時候,真是難以置信。」宋傑的臉上滿是意外之色,宋傑隨後又把目光投向了莉莉絲「我們現在可是已經到家了。莉莉絲,你做好接受懲罰的準備了嗎?」

走到宋傑面前的莉莉絲哀求道「主人,我求求你了,能不能不懲罰我。」

「當然不能!」身上出現了上級惡魔才有的氣勢的宋傑說著就帶著在威壓下毫無反抗之力莉莉絲走進了自己的房間,並把房門反鎖,一臉壞笑的看著戰戰兢兢的莉莉絲。

隨著宋傑的精神力通過主僕契約出現在莉莉絲的腦海中后,莉莉絲的身體就開始了顫抖「主人,我求您了,不要用這種方式來懲罰我。」

「不乖的可是你,所以你就好好享受你的懲罰吧。」宋傑的精神力隨即開始在莉莉絲的身上移動,如同隱身的手掌,撫摸著莉莉絲的肌膚。

在宋傑的『撫摸』下,莉莉絲不禁夾緊自己的雙腿,頗為艱難的開口「我求求您了,您就不要用這種方法折磨我了。這樣真的是太難受了。」

「真的么?我看你臉龐緋紅的樣子,不像是有病之身啊?」宋傑的臉上依舊掛著壞笑「其實你是因為很喜歡這種感覺才做出違背我想法的事情的吧?」

「真的不是,這樣真的是太難受了。」看著宋傑的莉莉絲目光中滿是乞求「求您讓我解脫吧,我以後真的不會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好吧,不過要是有下一次我就不會這麼簡單的放過你了。」終究還是心軟了的宋傑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看著用魔法打開門鎖消失不見的莉莉絲嘆氣道「希望她真的能夠記住這件事情。以後也不再會做出這種不把我的命令當回事的事情。」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總算是收拾妥當了。」在把所有的廢紙團打掃乾淨后,抹去頭上細汗的miku看向了手中拿著一張攤開的白紙發獃的王紫陌,好奇的詢問道「紫陌,你為什麼要拿著一張紙發獃,這張紙難道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這東西叫紙?」王紫陌揮舞了一下自己手中被展開侯略顯皺巴的紙張「而且聽你的意思,這種東西很常見?」

miku點頭「當然很常見,畢竟家家戶戶可都要是用這個東西來書寫呢。而且除了書寫用的紙張外還有其他用途的紙張。」miku隨即就借著這個機會好好的為王紫陌補充了一下現代紙張的應用。

雙眼放光的王紫陌拉住了miku「既然如此,那有沒有辦法在這個世界中大規模生產紙張辦法嗎? 撩妻高高在上 只是想這樣便於書寫的紙就可以,有了真樣的紙張,大家以後就可以擺脫麻煩笨重的竹簡了。」

miku搖頭「那你就等明天小傑醒來之後問他吧,我對於如何造紙可是一竅不通。」

王紫陌點頭「看來也只能這樣了,那你們好好休息吧,我和莉莉絲回去了,希望小傑明天真的能夠把造紙的方法告訴我們。」隨即就和莉莉絲離開了宋傑的房間。

當宋傑嗅著香氣醒來的時候,看見的就miku冰藍色的雙眸,和滿滿的擔心與責怪之意,在宋傑開口之前搶白道「小傑你可算醒了,還記得昨天晚上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昨天晚上?」宋傑皺起眉頭開始思考「我只記得我昨天晚上在制定新軍的訓練計劃。在費勁九牛二虎之力制定好了訓練計劃后的事情我就一點兒也不知道了。之後難道發生了什麼嗎?」

「如果不是我們回來后想要給犒勞你的宵夜,恐怕你就要趴在桌子上睡一宿了。」miku對著宋傑翻了白眼「還是莉莉絲用魔法把你搬到床上的。以後工作的時候不要再像昨晚一樣了。你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好,我以後一定會把你的話銘記在心,以後絕對會把自己的身體房放在第一位。不過你應該也知道,董卓即將進京,距離天下大亂的時間歐越來越短了,我必須要在群雄割據的局面出現之前擁有一支戰鬥力可觀的部隊,不然就會成為砧板上的肉。」

miku臉上流露出不解之意「就算如此,小傑你也不需要這麼著急啊,以你的實力在千軍萬馬中取敵人上將首級不成問題,甚至還可以使用權能的力量來解決敵人的大軍,何必又要如此費盡?」

「要我說,你就把官辭了,等時機到了之後摧枯拉朽般的解決敵人將領不就行了嘛。」

宋傑搖頭「那可不行,既然來到了三國這個時代,自然就要用三國時代的辦法哪來解決這件事情。我還期待著很多大場面呢。」

miku想起宋傑提到過的剿滅大量輪迴者的于吉、左慈「對了,小傑,我記得這個世界剩餘的輪迴者可沒有幾個了,你確定真的有看到虎牢關之戰、赤壁之戰這樣的大場面嗎?」

「赤壁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不過虎牢關之戰我們還是能夠參上一腳的。畢竟我們也能夠算的上是一路諸侯了。」宋傑說著就在miku的屁股上拍了一下「miku,有吃的嗎?吃一口后我就要趕緊出發了,畢竟大營中的訓練還需要我盯著。」

「這些東西本來是昨晚買給你的夜宵,現在到成了你的早餐。」miku隨即伸手指向了放在桌子上的盤子中的糕點「不過也算是沒有讓我們三人的一番心意白費。」

「嗯,非常好吃。我現在就去大營。」起床的宋傑在三兩口吃光了盤子中的糕點后就要出門。但剛邁出左腳的時候有轉頭看向miku「對了,今天秋蘭會送一些東西作為我救了春蘭的謝禮,你們就別出去了,在家接待好她吧。」

「知道啦,你就安心的去做你的工作吧,家裡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就算我和莉莉絲不太了解這個時代的禮儀,但家中不是還有王紫陌嘛。」躺在床上的miku對宋傑擺手。

看著miku慵懶的樣子,宋傑無奈搖頭「看來我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其他人,以免miku忘了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紫陌。」隨即走出了房間。

正如宋傑所料,在他剛剛哦走出房間后,慵懶的miku就閉上了眼睛,美美的睡起了自己的美容覺。宋傑剛才說的事情隨即就被丟到了爪哇國。

在通過契約用這件事情叫醒躺在床上的莉莉絲,又在確切的從莉莉絲那裡得到了王紫陌哦的回復后,宋傑這才走進了新軍大營。

看著面前的近兩千士卒有模有樣都用著自己設(剽)計(竊)的·訓練設施,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看來大家現在都會使用這套東西了,等到新兵加入的時候就不用新兵老兵一起教了。」

「主公(將軍),您來了。」得到宋傑抵達大營消息的鐘瑩和愛紗紛紛來到宋傑的面前。

「你們的訓練很有成果嘛,所有人看起來都是像模像樣的。」臉上露出笑容的宋傑點頭道「這段時間辛苦你們兩個了,給你們兩個人三天假,好好休息休息。大營中的事情就交給我了。」

愛紗雖然沒有說什麼,但鍾瑩卻皺起了眉頭「這樣不好吧。跟你一路征戰和那兩百調到洛陽驛站變成驛卒的於此同時御林精銳到好說,可我從御林軍中選出的五百精銳可不一定聽你的啊。」

「沒事,我倒想看看這群御林精銳是怎麼對付我你的。」掰著手指頭的宋傑臉上滿是笑容「我可是很久都沒和人打架了。」

「宋將軍,您快跟咱家上朝吧。您雖然以往都沒上早朝,但今天可必須跟咱家去一趟了。」正說話間,左豐火急火燎的來到了宋傑的面前。

一臉疑惑的宋傑開口詢問「左大人因為何時如此著急?」

四下環顧的左豐在宋傑耳邊小聲開口「陛下要組建西園軍,設立八校尉統領天下兵馬大全。我是帶你去見你上官的。」 防盜!!!

「總算是收拾妥當了。」在把所有的廢紙團打掃乾淨后,抹去頭上細汗的miku看向了手中拿著一張攤開的白紙發獃的王紫陌,好奇的詢問道「紫陌,你為什麼要拿著一張紙發獃,這張紙難道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合約新娘:綁定惡魔總裁 「這東西叫紙?」王紫陌揮舞了一下自己手中被展開侯略顯皺巴的紙張「而且聽你的意思,這種東西很常見?」

miku點頭「當然很常見,畢竟家家戶戶可都要是用這個東西來書寫呢。而且除了書寫用的紙張外還有其他用途的紙張。」miku隨即就借著這個機會好好的為王紫陌補充了一下現代紙張的應用。

雙眼放光的王紫陌拉住了miku「既然如此,那有沒有辦法在這個世界中大規模生產紙張辦法嗎?只是想這樣便於書寫的紙就可以,有了真樣的紙張,大家以後就可以擺脫麻煩笨重的竹簡了。」

miku搖頭「那你就等明天小傑醒來之後問他吧,我對於如何造紙可是一竅不通。」

王紫陌點頭「看來也只能這樣了,那你們好好休息吧,我和莉莉絲回去了,希望小傑明天真的能夠把造紙的方法告訴我們。」隨即就和莉莉絲離開了宋傑的房間。

當宋傑嗅著香氣醒來的時候,看見的就miku冰藍色的雙眸,和滿滿的擔心與責怪之意,在宋傑開口之前搶白道「小傑你可算醒了,還記得昨天晚上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昨天晚上?」宋傑皺起眉頭開始思考「我只記得我昨天晚上在制定新軍的訓練計劃。在費勁九牛二虎之力制定好了訓練計劃后的事情我就一點兒也不知道了。之後難道發生了什麼嗎?」

「如果不是我們回來后想要給犒勞你的宵夜,恐怕你就要趴在桌子上睡一宿了。」miku對著宋傑翻了白眼「還是莉莉絲用魔法把你搬到床上的。以後工作的時候不要再像昨晚一樣了。你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好,我以後一定會把你的話銘記在心,以後絕對會把自己的身體房放在第一位。不過你應該也知道,董卓即將進京,距離天下大亂的時間歐越來越短了,我必須要在群雄割據的局面出現之前擁有一支戰鬥力可觀的部隊,不然就會成為砧板上的肉。」

miku臉上流露出不解之意「就算如此,小傑你也不需要這麼著急啊,以你的實力在千軍萬馬中取敵人上將首級不成問題,甚至還可以使用權能的力量來解決敵人的大軍,何必又要如此費盡?」

「要我說,你就把官辭了,等時機到了之後摧枯拉朽般的解決敵人將領不就行了嘛。」

宋傑搖頭「那可不行,既然來到了三國這個時代,自然就要用三國時代的辦法哪來解決這件事情。我還期待著很多大場面呢。」

miku想起宋傑提到過的剿滅大量輪迴者的于吉、左慈「對了,小傑,我記得這個世界剩餘的輪迴者可沒有幾個了,你確定真的有看到虎牢關之戰、赤壁之戰這樣的大場面嗎?」

「赤壁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不過虎牢關之戰我們還是能夠參上一腳的。畢竟我們也能夠算的上是一路諸侯了。」宋傑說著就在miku的屁股上拍了一下「miku,有吃的嗎?吃一口后我就要趕緊出發了,畢竟大營中的訓練還需要我盯著。」

「這些東西本來是昨晚買給你的夜宵,現在到成了你的早餐。」miku隨即伸手指向了放在桌子上的盤子中的糕點「不過也算是沒有讓我們三人的一番心意白費。」

「嗯,非常好吃。我現在就去大營。」起床的宋傑在三兩口吃光了盤子中的糕點后就要出門。但剛邁出左腳的時候有轉頭看向miku「對了,今天秋蘭會送一些東西作為我救了春蘭的謝禮,你們就別出去了,在家接待好她吧。」

「知道啦,你就安心的去做你的工作吧,家裡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就算我和莉莉絲不太了解這個時代的禮儀,但家中不是還有王紫陌嘛。」躺在床上的miku對宋傑擺手。

看著miku慵懶的樣子,宋傑無奈搖頭「看來我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其他人,以免miku忘了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紫陌。」隨即走出了房間。

正如宋傑所料,在他剛剛哦走出房間后,慵懶的miku就閉上了眼睛,美美的睡起了自己的美容覺。宋傑剛才說的事情隨即就被丟到了爪哇國。

在通過契約用這件事情叫醒躺在床上的莉莉絲,又在確切的從莉莉絲那裡得到了王紫陌哦的回復后,宋傑這才走進了新軍大營。

看著面前的近兩千士卒有模有樣都用著自己設(剽)計(竊)的·訓練設施,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看來大家現在都會使用這套東西了,等到新兵加入的時候就不用新兵老兵一起教了。」

「主公(將軍),您來了。」得到宋傑抵達大營消息的鐘瑩和愛紗紛紛來到宋傑的面前。

「你們的訓練很有成果嘛,所有人看起來都是像模像樣的。」臉上露出笑容的宋傑點頭道「這段時間辛苦你們兩個了,給你們兩個人三天假,好好休息休息。大營中的事情就交給我了。」

愛紗雖然沒有說什麼,但鍾瑩卻皺起了眉頭「這樣不好吧。跟你一路征戰和那兩百調到洛陽驛站變成驛卒的於此同時御林精銳到好說,可我從御林軍中選出的五百精銳可不一定聽你的啊。」

「沒事,我倒想看看這群御林精銳是怎麼對付我你的。」掰著手指頭的宋傑臉上滿是笑容「我可是很久都沒和人打架了。」

「宋將軍,您快跟咱家上朝吧。您雖然以往都沒上早朝,但今天可必須跟咱家去一趟了。」正說話間,左豐火急火燎的來到了宋傑的面前。

一臉疑惑的宋傑開口詢問「左大人因為何時如此著急?」

四下環顧的左豐在宋傑耳邊小聲開口「陛下要組建西園軍,設立八校尉統領天下兵馬大全。我是帶你去見你上官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司徒大人,你別著急走嘛。」張讓趕緊擋在了門口,既然已經答應宋傑,他自然要想辦法完成,這不僅是一個承諾,更是上位者拉攏手下人心的手段「咱家知道對於你來說,紫陌是整個王家的繼承人。可是孫女可以還有,但紫陌卻再也不會回來了。」

「如果您要是同意他們之間的事情,雖然王家依舊換了繼承人,可不是還有紫陌可以幫助照看一下,我相信宋將軍也不會就這樣讓自己的岳父家逐漸敗亡的。」說到這裡的張讓立即對宋傑使了一個眼色。

心領神會的宋隨即點頭道「當然不會,我還會想辦法讓王家振興起來,岳父大人您就放心吧。」

原本就只是裝裝樣子的王允自然而然的借坡而下「那好吧,不過聘禮可不能少,要是聘禮少了,可別怪我這個老太婆翻臉不認人,畢竟世家的臉面無論如何是不能丟的。」

「聘禮就由咱家出了,總不能讓一個連俸祿都還沒有領過的低級將領來準備一份世家大族等級的聘禮。」張讓看向宋傑「你只要別讓咱家和陛下失望就行了。這聘禮就當做陛下給你的賞賜吧。」

結束了和宋傑對話的張讓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王允,對王允作揖道「接下來的時間就留給你們翁婿兩個好好的冰釋前嫌一下,咱家就先走了。」

坐在主位的王允立即站了起來「阿福,快送送張大人。」隨後就和宋傑坐在位置上靜靜的等待管家的返回。沒過一會老管家就再次出現在了大廳中「老爺,我已經把張大人送出府了。」

「臭小子,跟我去書房吧,我們兩個在那好好聊一聊。」起身的王允在宋傑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后帶著他走出了大廳。宋傑自然而然的起身跟著王允走向了他的書房。

走進書房,關上房門的王允指著宋傑笑道「你個臭小子,要不是老太婆我依舊淡然處之,你我二人的項上人頭早就被張讓那個閹人用什麼罪名取走了。你跟我說說吧,你跟張讓說了什麼,居然讓他都主動到我家來了。」

「其實也沒什麼,我就是告訴他我想去離開洛陽。」宋傑隨即就把自己對張讓的說辭告訴了王允。

王允的臉上露出了瞭然的表情「原來是這樣,看來張讓通過你的話對你起了疑心,不過你的選擇並沒有錯,如果是我,我也會想辦法逃離洛陽這個暗流洶湧的地方,雖然現在看起來十分平靜,但當風暴真正襲來的時候,洛陽必將血流成河。」

皺著眉頭的宋傑詢問王允「您說我的行為已經讓張讓起疑心了,那我接下來該怎麼做才能夠打消他的疑心呢?」

王允搖頭「當然是什麼都不用做了,你只要按照日常的行為習慣生活就行了。如果你為了打消張讓的疑慮而故意足以做什麼事情,這不就是弄巧成拙嘛。」

「我明白了,岳母大人,小婿這就告辭了。」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的宋傑對著王允作揖后準備離開書房。

「等一下,紫陌她還好嗎?」坐在座位上的王允喊住宋傑。

宋傑點頭「她很好,現在天天和miku她們逛街,生活的很快樂。」

「回去幫我跟她說一聲,我真的很想她,讓她有時間回來看看我吧。」王允隨即發出一聲長嘆「走了也好,我這把老骨頭估計是挺不過這次的風暴了,趁著風暴還沒出現的時候,能多見一面是一面吧。」

「您是說您可能在這次風暴中。」

「沒錯,我估計是看不到天下一統的時候了。」王允意味深長的看著宋傑一眼「希望管輅的預言是對的,那個真命天子真的能夠平息這亂世。我累了,你也早點會去吧。」隨後就一臉疲憊的走出了書房。

宋傑也跟在王允的身後走出了書房。兩人之間的行動被走出房間的王冷看到了,看著自己奶奶憔悴的樣子,王冷自己腦補成了奶奶為了自己的姐姐不得不向宋傑妥協才變得如此憔悴。

認定自己所想便是事實的王冷不僅又腦補出了他所認為的姐姐的生活,王紫陌雙眼無神的躺在床上任由臉上掛著壞笑的宋傑凌辱,嬌嫩的肌膚上遍布各種傷痕,總之是要多慘有多慘。

「該死的宋傑!」王冷看著宋傑離去的背影,緊緊攥著自己的拳頭「如果我要是能夠成為武將我一定要把姐姐從悲慘的生活中拯救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