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怎麼也得先給一千塊吧,這也太少了。」尋易不滿的說。

知夏斜了他一眼,道:「最多就給這些了,你手裡靈石多了肯定又忍不住去作爛好人,等你改了這毛病,我才能把靈石都給你,再說了,你在宮裡待著要那麼多靈石做什麼?」

尋易無可奈何的收了靈石,忽然想起一事,問道:「上次遇到的那對母女已經到了吧?」

「到了,我已經按你的意思安排好了,丹藥也給了,這筆費用得從你的靈石里扣掉。」知夏半真半假的說。

「你可真小氣。」尋易翻了她一眼。

知夏笑道:「誰讓你靈石那麼多呢,論生財之道我們這些人捆在一起也比不過你。」自從她把那些蠶繭都打開后,時常拿這個話題打趣尋易。

尋易取出幾枚蠶繭,看了看道:「我這本事已經快喪失了,現在看得不那麼真切了。」

知夏聞言皺起了眉。

尋易滿不在乎的勸慰道:「這本事沒了也好,省得惹禍,反正幽蠶絲足夠了。」

知夏雖深覺惋惜,但難得小師弟如此看得開,她只得強自舒展開眉頭,道:「你心胸能如此豁達倒省了我許多擔憂,十代弟子中唯有你與信邪有望到化羽期了。」

對二師姐的殷殷期望尋易心下不由生愧,陪笑道:「師姐你別這麼說呀,要不我指點指點你吧,我覺得我已經悟通修鍊之道了。」

知夏沒有笑,面容沉靜道:「你的確有資格與我論道了,說來聽聽。」

尋易見她這麼嚴肅,難為情的撓撓頭,道:「你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能懂什麼呀,不過是略有心得而已,其實就是那套老生常談,心無掛礙,無求無欲,這種無求無欲是徹底的無求無欲,連修為的進展也不存心間。」

知夏緩緩點頭,默然不語。

尋易咧嘴道:「師姐,你別生氣,我真不是逗你玩,這是我的切身感受,反正對我挺管用的。」

知夏輕嘆一聲,道:「我沒生氣,大道至簡,不管是師尊還是師父,對我們再三強調的無非是這八個字所含之意,道理很簡單,但若想真正作到卻難之又難。」

尋易關切的小聲問:「師姐你是不是心中仍有放不下的事?」

知夏輕輕搖搖頭,對他擺了擺手,示意他先離去。

看到二師姐眉宇間有了淡淡的哀傷,尋易知道自己把她的心事勾起來了,忙乖順的走了出去。

回到悟邪島,他把千少盟里的狀況跟紹綾仙子講了講,不過沒有提全珵等人被禁足的事,紹綾仙子聽說斬殺慶豐子的立威之戰沒對千少盟造成影響,自是頗感安慰,尋易又告訴她,千少盟已經派人去接她那兩個至今仍在幸寧派的女弟子,這兩個人也算是千少盟的人了,以後可留在鎮妖峰修鍊。

紹綾仙子聞言感激得落下了淚水,她自然是惦記著那兩個弟子的,但自己受了這麼大的恩惠,今生都報答不完,如何好為弟子之事再開口相求呢,不想這位年紀不大的七仙君竟心細至此,不等自己有所表示就幫她了了心事,那兩個弟子雖不能來紫霄宮,但能得到千少盟的庇護已經算因禍得福,大可滿意了,有七仙君的情面在,二人肯定不會受委屈,這幫豪門子弟隨便從指縫裡漏下點好處,就足以讓這二人過上以前想也不敢想的日子了。

見到紹綾仙子喜笑顏開了,尋易心裡很高興,他這麼盡心儘力的幫紹綾仙子固然是想從她身上看到師尊的影子,更重要的是他想以此為師尊積些陰德,希望以後也會有人對師尊這麼好。

二人談話間,大師兄的神念傳了進來,尋易急忙出去迎接,信德此來是特意為尋易送青鸞幼雛的,這是他曾答應過的。

尋易遲疑的接過那隻樣子跟土雞差不多的小東西,皺眉道:「大師兄你不是哄我吧?怎麼這麼難看?這真是青鸞幼雛?」

信德笑著搖頭道:「虧我欠了那麼大人情把最好的一隻給你要來了,不信我就去問你二師姐吧。」

尋易嘿嘿笑道:「要這麼說的話就多謝大師兄了,這小東西要多久才能長大?」

信德道:「用不了五年就能飛的比你快了,我看還是先交給炎夏她們幫你養著吧,你最近修為精進,別為它擾了心境。」

正在逗弄著青鸞的尋易不防被狠狠的啄了一下,那小傢伙滿眼厭煩的盯著他,似乎是在回報他先前看自己時的嫌棄眼神。

尋易大覺有趣,哈哈笑道:「這小東西脾氣還不小,挺好玩的,我來養吧,心境是生出來的,不是養出來的,有這小東西為伴不是壞事。」

信德沒勉強,囑咐了幾句飼養方法就離去了。

尋易興高采烈的捧著小青鸞來到紹綾仙子面前,讓她猜這是什麼,紹綾仙子當然是沒見過青鸞幼雛的,等聽到尋易說出這就是青鸞時自然又驚又喜,那神情與蘇婉頗為相似,尋易看得嘴角露出了笑容。 ?幾天後,在二師姐來悟邪島時,尋易讓她帶自己去看了一下那對母女。

那對母女如今住在淌金河附近的一座小山谷中,他們過去時並未見到母女二人,知夏用神識尋找了一下,帶尋易飛到了淌金河的一處河灘。

淌金河寬逾千丈,河水呈金黃色,急流翻湧令人目眩,那女修此刻正在濁浪間穿梭,以她開融中期的修為來說,這麼作雖談不上兇險但也很吃力了,小女孩則在河灘上低著頭專註的尋找著蠶繭,顯然是對母親這種拚命行徑習以為常了。

看到尋易皺起眉,知夏解釋道:「我就是按你的意思跟她們說的,只是讓她們修鍊之餘找找蠶繭,沒給她們規定限額。」

尋易點點頭,降落在小女孩身邊,笑著問:「萍兒,撿到了嗎?」

小女孩見到他,緊張的問:「那些蠶繭開出上品絲了嗎?」

尋易對她眨了下眼睛,道:「出了兩個上品的呢,我就知道信你不會錯的。」

「真的!」萍兒懸著的心放下來,雀躍的對母親喊叫起來。

那女修急飛過來,惶惶不安的對二人行了禮,然後把萍兒拉到身邊,忐忑的垂首而立,萍兒見狀也收了笑容,不安的看著尋易。

尋易把萍兒抱起來,問道:「給你的丹藥服用了嗎?」

萍兒搖頭道:「娘說要多撿些蠶繭報答仙子與仙君才能安心,讓我過兩年再服用。」

尋易看向那女修,語氣溫和道:「我就擔心你會這樣所以才過來看的,別犯糊塗了,我是看你們過得艱難才出手相幫的,為的是求心安積陰德而非圖回報,你撿再多蠶繭在我眼中也算不得什麼,可萬一你要出點什麼意外,豈不是有違我初衷了嗎?存有感恩之心就夠了,紫霄宮養你們二人無非是用去一塊無足輕重的修鍊之地而已,根本談不上是負擔,別惴惴難安的,沒人會無端的趕你們走,踏踏實實的照顧萍兒吧,以後每年交五枚蠶繭就行了,交不上也沒關係,可如果交的多了我反而會不高興,能懂我的意思嗎?」

女修眼中垂淚的連連點頭,繼而跪倒在地哽咽不止。

尋易取出兩枚元嬰石塞給萍兒,道:「萍兒最聰明了,記著,以後悶了再來找蠶繭,替我看著點你娘,別讓她犯糊塗。」

萍兒皺著小眉頭心虛的問:「可……可我們不撿蠶繭真的能行嗎?」

尋易指了指知夏,道:「你讓這位漂亮的仙子點下頭就行了。」

萍兒偷偷看了一眼知夏,對方那不怒自威的氣度令她嘴唇動了動沒敢吱聲。

知夏只得露出笑容對她點了點頭,道:「七仙君要成全你們自然是沒人會說個『不』字的,安心跟你娘修鍊吧。」

離開了這對母子,知夏以為尋易會詢問她們的經歷,可尋易什麼都沒問,一個開融期的女修就生子了,其過往肯定是不堪回首的,尋易不想替她們主持什麼公道,他沒這個能力也不願再給二師姐添麻煩,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求個心安就夠了。他也沒問讓二師姐至今仍放不下的心事是什麼,他覺得自己沒本事開導二師姐,問了只會徒惹她再心煩一次。

小青鸞被尋易命名為「青綾」,紹綾仙子為此高興不已,這小傢伙真的很記仇,對尋易一直是待答不理的,冷不防的還會啄他兩下,所以只得先交給紹綾仙子照管,這讓紹綾仙子又高興又緊張,三天兩頭的跑去找炎夏討教餵養經驗,小青綾頗具靈性,對紹綾仙子無比的親近,尤其是在尋易旁邊時它顯得更聽話,擺明是要氣尋易。這種狀況到了一年後才有改觀,小傢伙總算是原諒尋易了,偶爾還會辛辛苦苦的飛過來看看他,再過一年,這點距離對小青鸞已經不算什麼了,開始樂此不疲的往返於兩地間。

這天知夏正在靜坐冥思,忽然心間升起一陣愉悅,這種別人破境傳播出的玄妙感覺她早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當時就判別出這是有人進入結丹中期了,她本以為破境的是內海弟子,散出神識去察看時不由大驚失色,急忙飛身而起。

她剛騰入空中,曉春的神念就傳了過來,她匆匆答了一句「可能是信情。」然後就急急沖向了傳送陣。

等她來到外海時,看到的景象把她驚呆了,這裡已經成了橘紅色的天地,發出光芒的正是悟邪島!尋常修士破境進入結丹中期時,光照千里已經很厲害了,而尋易所發出的丹芒大的太離譜了,這景象引得居住在外海的眾弟子皆飛入半空看新奇,人人都是一臉的驚愕。

「快進去看看他!」在知夏一愣間,守在悟邪島邊的信德焦急的傳來的神念,知夏二話不說的衝進了悟邪島的法陣。

此時曉春也趕到了,信德迎上去緊皺眉頭道:「他明明是結丹初期修為,怎麼丹芒不是白色而是橘紅之色呢?」

曉春也是眉頭緊皺,眼睛盯著丹芒最盛之處神情凝重的搖了搖頭。金丹結成是白色的,歷經三轉方為圓滿,初轉為金黃,再轉為朱紅,三轉歸於無色,丹色三轉分別對應結丹中期、後期與圓滿,按說尋易此刻的丹芒應該是由白轉黃才對,這種橘紅色是曉春聞所未聞的。

這時紹綾仙子帶著小青綾從法陣中出來了,她已經慌得花容失色,小青綾那雙圓圓的眼睛也閃動著不安之色。

信德顧不得考慮紹綾仙子的感受,用神念吩咐她遠遠避開。

足足過了兩柱香工夫,島上傳出的橘紅色終於開始轉為黃色了,曉春與信德鬆了口氣,相視一笑把懸著的心放下了。

漫天的橘紅很快被金黃所取代,信德欣慰道:「幸喜丹色轉回來了,小師弟真是不凡啊,師妹可曾見過這麼純凈的丹芒?」

曉春面色依然凝重道:「比之六師弟的還要純凈,只是……」她沒說下去,目光朝遠處望了望。

信德明白她在擔心什麼,點頭道:「是啊,這丹芒的確是太強了。」 ?在曉春與信德為丹芒過盛而憂慮時,情況又發生了變化,刺目的金光忽然暗淡下來。

「不好!」信德低聲對曉春道。

曉春當然能看出這種丹芒的變化並非是初轉成功的自然收斂,未等她開口,暗淡下來的丹芒已經變成了青色,繼而迅速的變成綠色然後是黃色、紅色!

「這……是仙丹?!不對,不對……」信德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丹芒的轉變一閃即逝,也只有信德和曉春能辨出其中的變化,在遠處的一眾弟子看來,只是白光一閃暗淡下來金光就又變成了橙紅色。

信德的話剛說完,漫天的丹芒就已散去,二人剛緩過神來,知夏已經打開了悟邪島的法陣,二人急忙飛了進去。

知夏在半空中迎住了二人,她的臉上也滿是困惑。

「怎麼樣?」曉春布下隔絕法陣后急切的問。

知曉搖搖頭道:「小師弟無恙,修為也到了中期,不過丹色仍是橙紅,師尊曾對我說過他的金丹有異,吩咐我在其破境時嚴加守護,可我沒想到會……這麼怪異。」

曉春與信德聽說尋易無恙都鬆了口氣,三人默然相對皆不說話了,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困惑別人肯定無法解答,丹現七彩那是傳說中仙丹的表徵,可仙丹最後的丹芒是要歸於黑色的,尋易散出的丹芒只有五色,而且最終歸於橙紅色,這種情況是曠古未聞的。

過了一會,信德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確實是只有五色吧?」

知夏點點頭,道:「應該不是仙丹,一會等他內息穩定下來再細細察看一下吧。」

兩個時辰后,三人喜笑顏開的離開了悟邪島,來到信德的住所時,三人的臉色立刻變成了喜憂參半,探查過尋易的金丹后他們心中的疑惑更多了,為了讓尋易安心,三人編了一個僅次於「仙丹」的「玄丹」來哄騙他,他們尚不知尋易對自己的事早就一清二楚了,明本仙尊曾直言不諱的告訴過他,所結的有可能是死丹,他只打算再活幾年,哪裡會在意這個?

不明就裡的紹綾仙子可是高興壞了,感覺跟做夢一樣,本來十年都未必有把握的事,尋易不到三年就完成了,她都不敢相信那顆靈子丹這麼容易就可以到手了。

進入結丹中期的尋易顯得頗為淡然,當然,這種淡然是相對而言的,剛開始的一段日子他也很興奮,破境的歡愉是無人能抵抗的,用了一個多月把修為提升所帶來的各樣好處逐一體驗過後,他就又安靜下來,一如先前那樣,慵懶且愜意的觀花賞景,曬太陽,興趣來了就修鍊一陣,花蕊仙妃走時把《天竅滋修》剩餘部分錄入在十幾枚玉簡之中交給了知夏,吩咐知夏每隔一個月給尋易一枚,尋易對此並不上心,知夏給他,他就接著,悟通了也不去找知夏要,只等她下次送來,總之他的狀態就像個知天命的安詳老者一般。

知夏最初有點擔心,可這小師弟一到自己面前立刻又變回了先前的模樣,嘻嘻哈哈的那副德行半點沒改,知夏至此才算徹底摸清了這小師弟的性情,這類能靜又能動的人她見得多了,遂不再為此憂心。

一晃十個月過去了,這天紹綾仙子從閉關中醒來,心下大有欣欣然之感,這讓她無比歡喜,停滯百年的修為終於又有進展了,一百年前她就到了能跨入結丹後期的邊緣,如今上好的丹藥和優良的修鍊環境令她有十足的信心去跨越這一步。

小心翼翼的用神識向尋易那邊掃了一下后,她微微皺了一下眉,起身飛了過去。

正坐在懸崖邊看海的尋易察覺到紹綾仙子后,眼睛依然望著平靜的海面,只是眼神由渙散變為了清澈。

紹綾仙子坐到尋易身邊,明眸閃動的盯著他看,二人的關係早已可用親近形容了,跟尋易這樣的人在一起,關係想不親近都難。

尋易扭頭笑道:「幹嘛這麼看我?」

紹綾仙子皺起眉道:「你是不是在想心事?」

尋易把一顆石子丟入海中,道:「我沒想什麼,剛去觀荷島看二師姐,她閉關了,有點掃興,就在這裡坐住了。」

紹綾仙子看著海面上盪起的漣漪,輕聲道:「我覺得你這一陣不像先前那麼氣定神閑了。」

「也許是靜得太久了吧。」尋易沒有否認。

「你是不是……我看你剛才的神情……」紹綾仙子用探詢的目光看著他,含含糊糊的說了兩句半截話。

尋易笑道:「你想說什麼?」

紹綾仙子把目光轉向海面,幽幽道:「我很想幫你,可又不知該怎麼幫,你剛才流露出的神情讓我很擔心。」

「我什麼事都沒有,你別胡思亂想了。」尋易笑了笑,又把一顆石子投入海中。

「我閉關前就看你流露出過這種神情。」紹綾仙子盯著他說。

「我那是參悟師姐教的法術呢,有一處總也想不通,有點鬱悶而已。」尋易迎著她的目光解釋道。

「不是。」紹綾仙子十分肯定的搖搖頭。

「那你說我是為什麼?」尋易眼中露出促狹的目光。

冷艷總裁的超級狂兵 紹綾仙子咬著櫻唇,猶豫不決的看著他。

尋易這下好奇了,微微眯起眼睛笑著問:「你到底亂想了些什麼?說出來吧,免得憋在心裡影響了修鍊。」

「我不知該不該說。」紹綾仙子仍在猶豫。

「說吧,跟我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尋易溫和而笑。

「我如果猜錯了你別生氣。」紹綾仙子抿緊了嘴唇。

尋易鄭重的點了點頭,道:「好,我保證不生氣,儘管說吧。」

紹綾仙子嘴唇動了動,最終還是垂下了頭才把話說出來,「你是不是就是那個公孫沖?」

尋易的眉頭跳了一下,隨即笑道:「公孫沖是我結義兄弟,是正式結拜那種,當時我初入修途,很多事都不懂,這小子時常拿這事笑話我,今天跟你說了,你可別給我傳出去。」

紹綾仙子抿嘴一笑,然後用平靜的目光看著他,尋易給的這個解答並不能讓她滿意,她問的不僅是這個。

「別胡思亂想了。」尋易自然懂她的意思,故作輕鬆的敷衍了一句后指著海面岔開話題道:「咱倆比一下,看誰在水下待的時間長。」 ?見到尋易不願繼續這個話題,紹綾仙子知趣的不再多嘴,隨著尋易躍入海中。

二人展開護體神光潛下十餘丈時,黑蛟就跑來湊熱鬧了,尋易一邊與黑蛟戲耍一邊往下沉,到三百餘丈時,紹綾仙子示意尋易不要再往下去了,尋易卻對她擠了擠眼,下墜的更快了。

到五百丈時,紹綾仙子感覺很吃力了,接連用神念勸告尋易立刻停下來。

尋易不再下沉,輕鬆自如的逗弄著黑蛟,紹綾仙子看得暗自咋舌,這麼一比較,對方的修為不但比自己高而且還是高出了一大截,可這位七仙君明明是才進入結丹中期的,豈不怪哉!

不足一頓飯工夫,紹綾仙子就堅持不住了,呼喚尋易上浮。

尋易壞笑著拉住她,徑直朝下沉去。

紹綾仙子大驚,加之護體神光的交融令她心中發慌,一時內息不穩俏臉飛起紅雲,急速的下沉讓她心膽皆驚,根本無法調整紊亂的內息。

「放開我!放開!」紹綾仙子驚慌的大叫,她的護體神光已經幾近潰散了。

尋易及時的用自己的護體神光護著她,得意的笑道:「你輸了。」

紹綾仙子驚恐的盯著外面,急聲道:「我認輸,我認輸,快上去吧!」她能感覺到此刻仍在急速的下沉。

尋易含笑道:「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對方的從容令紹綾仙子稍感心安,剛想到是不是該抽回被抓著的手時,忽然覺察到對方的手鬆開了,巨大的恐慌感令她下意識的緊緊抓住了尋易的手,這一動作讓她粉面飛紅,忙用言語掩飾道:「你別嚇我了,快上去吧。」

「再潛個兩三百丈都不會有事的。」尋易的臉也有些發紅,不知是因為內息不穩了還是出於別的原因,他取出一枚亮晶晶的珠子,笑著道,「給你開開眼界,或許有助你破境,我帶你游一游沉花海。」他說罷,催動了分水珠。

此處雖已是漆黑一片,但依靠神識紹綾仙子仍能把四周看得很清晰,當她看到身邊的海水瞬間就退到了一丈之外,不由驚呆了。

尋易得意道:「呼吸一下試試,是不是跟在地面上一樣?不必催動護體神光了,潛再深也不會有事的。」

「這……這是什麼寶物?」紹綾仙子依他所言試了一下,然後難以置信的看著那顆珠子。

「名字我就不告訴你了,來試一下,送入一點點靈力就行了。」尋易把分水珠遞過去。

「不不不!太危險了,等上去再試吧。」紹綾仙子連連擺手。

尋易把珠子塞給她道:「此寶一經催動無需繼續送入靈力就能保持這麼大空間,不用怕。」

紹綾仙子剛接到分水珠,黑蛟就把頭探了進來,這把她嚇得驚叫一聲,以為空間被撞破了,驚懼之下,瘋狂的把靈力注入分水珠,霎時空間就膨脹到了數百丈,這下反倒把黑蛟嚇得不輕,猛地竄了出去。

「別慌別慌,沒事的。」尋易急忙又抓住了她的手。

「不會弄壞吧?」紹綾仙子攤開手掌緊張的盯著分水珠看。

「不會的。」尋易安慰著她,看向分水珠的目光也有點緊張。

見到分水珠並無異樣,紹綾仙子慌忙還給他,道:「嚇死我了,可不敢再用了,這寶物太神奇了。」

尋易接了分水珠,道:「你膽子太小了,快定定心神吧,這樣是與敵在水中交戰,只此一下你就沒命了。」

紹綾仙子難為情的看來他一眼,勉強調勻了內息。

尋易再次把分水珠塞給她,道:「走吧,憑著這件寶物,汪洋大海我都探過底,不用擔心。」

紹綾仙子下潛了一段后對分水珠有了信心,不再慌了,用神識欣賞著深海的奇異魚蝦,口中不時發出驚奇的嬌呼聲,掃興的是,沒過多久黑蛟就回來了,這海中霸主的雄威把魚蝦都嚇得倉惶避開了,尋易想趕走它,可黑蛟似乎對這大水球十分的好奇,圍著水球轉來轉去,尋易催得緊了,它就游出一段在後尾隨,過一會則又靠上來圍著打轉,弄得尋易也拿它沒辦法。

潛至大約兩千丈時,黑蛟開始變得不安了,它只能潛到這裡了,這靈獸急速的圍著水球打轉併發出低沉的吼聲,幾次試圖把水球頂上去,結果都是一頭撞空。

紹綾仙子也有點怕了,對尋易勸道:「太深了,回去吧。」

尋易用神念安撫了黑蛟,看著它不甘心的遊走后,才對紹綾仙子道:「我得鍛煉一下你的膽量,否則以後什麼事都不敢交給你去作了,別怕,等看到了海底風光保證讓你覺得此行不虛。」

聽尋易這麼說,紹綾仙子只得仗起膽子,繼續朝下潛去。

當察覺到一條體長近丈的怪魚向他們撞來時,紹綾仙子下意識的打出一道靈力把它擊殺了,尋易忙緊接著打出靈力,把那條死魚化為一團血霧,這才叮囑道:「對付這種毫無修為的水族,嚇走它們就行了,如果這樣的死魚浮上去,肯定會被追究的,二師姐他們若是知道了,我非挨罵不可,這避水的寶物他們還都不知道呢。」

「嗯,我曉得了。」紹綾仙子對他點了下頭,尋易的信任令她勇氣大增,心中的恐懼減了大半,想到自己口口聲聲說要以死相報,這還哪也沒到哪呢就嚇成這樣,太丟人了,心念及此,剩下的一小半恐懼也被驅除了,她的目光變得堅毅起來。

不知又潛了多少丈,紹綾仙子的眼睛漸漸瞪大了,她明白尋易所說的不虛此行是什麼意思了,此時看到的水族竟都是發光的了,最初她以為那些是海底精怪,擊殺了一隻后才知道它們全無修為。

尋易笑道:「你可真糊塗,紫霄宮歷來不缺大神通居住,豈能容厲害的妖獸蟄伏?把心放安穩了細細欣賞此間奇景吧,靠你自己的話,這輩子恐怕都難以潛這麼深。」

紹綾仙子知道他這話說的沒錯,要潛至如此深度沒有元嬰中期以上的修為多半是不行的,這對她而言的確是個開眼界的難得時機,遂以參悟的心境觀看起來,頓時那些水族發出的奇幻斑斕的光彩令她神為之迷,飄飄然如醉如痴。 ?此時的紹綾仙子渾然忘記了身在何處,拉著尋易東跑西跑欣賞著各樣發著奇異光彩的水族。

忽然間,尋易手指前方驚呼道:「追!快追!」

紹綾仙子順他手指方向看到千餘丈外有一條黃色的怪魚,那魚長約三尺,通體呈悅目的明黃色,就像身體里點著一根明亮的蠟燭般,那色彩美得令人眩暈,她二話不說的朝那邊追去。

尋易顯得極其興奮,低聲道:「收斂神識,小心點,這可能是眩神彩魚,如果真是的話,那咱們可遇到寶貝了,千萬別傷了它,守穩心神,這東西很厲害。」

「怎麼個厲害法?」紹綾仙子聞言急忙放緩的速度。

尋易雙眼緊盯著那條魚道:「它能讓咱們目眩神迷,我先試一下,你緊閉神識與眼睛,二十息之後再打開,如果我被迷了,你別怕,跟緊它,等我恢復過來再說,一定不能讓它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