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不是最強啊,豆豆開掛的時候,能一口把你吞了呢。”白小鳳耿直的說道。

皮皮頓時萎靡的垂下了頭。

呵呵!

男人?

果然都是向着女人的。

白小鳳笑了笑,繼續說:“你是不是想問我,爲什麼不幫慧娘殺她爺爺,或者說,就眼睜睜看着慧娘爺爺帶着慧娘回灰家報仇?”

皮皮重新擡起頭,用力的點點頭。

他卻是擔心這事。

要是慧娘爺爺帶着慧娘回到灰家後,報不了仇,結果會是什麼樣?

要知道,慧娘爺爺都已經失蹤幾百年了。

他從慧孃的記憶中看到過,當初慧孃家破人亡的時候,她的父親就已經和慧娘爺爺實力齊平了,而那兩個傢伙也已經是青瞳大妖了。

這幾百年時間,能改變的東西,很多了。

且,鬼知道慧娘爺爺的話,到底是真心話,還是緩兵之計呢?

陰陽界本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

而妖怪界,更是將弱肉強食展現的淋漓盡致。

萬一慧娘跟着爺爺回到灰家,慧娘爺爺直接調轉槍口,那慧娘就徹底涼涼了。

“慧娘都願意相信她爺爺了,我,爲什麼還要上趕着幫她殺?”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目光深邃地看着皮皮:“要是殺了,慧娘就連爺爺都沒有了呢。”

“可是……”皮皮還想解釋的。

白小鳳擡手拍了拍皮皮的腦袋,彷彿看穿了皮皮龍的心思,笑道:“慧娘是本大爺的奴僕,我不會讓你擔心的事情發生的,既然是本大爺的奴僕,本大爺當然會盡力幫她了,即便是你出現這樣的事情,本大爺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皮皮聽得一陣感動。

第一次覺得跟了個好主人吶。

緊跟着,皮皮眼中青芒一閃,肅然道:“其實,龍確實有和慧娘差不多的遭遇。”

說着,皮皮的眼神便是空洞起來,彷彿在回憶。

然後,他悠悠的說道:“當年,龍和爹爹和媽咪在一起,生活的格外的愉快,極其溫馨,那段時光,是龍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光了,可惜……”

“後來遇上了一條真龍,他殺掉了龍的爹爹和媽咪,若不是龍的爹爹和媽咪拼死護送龍出來,龍當時也死掉了,根本見不到主人了,這些年,龍發奮苦練,就是爲了有朝一日能找到那條真龍,幫爹爹和媽咪報仇。”

“所以,請主人幫幫龍,幫龍找到那條真龍,殺掉他,龍一定要吃它的肉喝他的血吞他的龍元,以解心頭之恨。”

皮皮的言語中充滿悲慼,甚至帶起了哭腔,身軀也在發抖,彷彿在憤怒。

就連坐在副駕駛的陳老六也不禁動容,回頭矚目。

然而。

白小鳳卻宛若一副看智障的表情,看着皮皮:“老子,信了你的鬼,你特麼想吃真龍,進階成龍,就直說,拐彎抹角的演的這麼爛,誰信誰shǎ bǐ。”

“……”陳老六。

貌似,躺槍了啊。

“嚶嚶嚶……主人好聰明喲,居然發現了。”皮皮搖晃了一下腦袋,“看來龍的演技還是不夠啊,回頭繼續看看《演員的自我修養》。”

砰!

話音剛落。

白小鳳一拳砸癟了皮皮龍的身軀:“嚶嚶怪,必須死。” 愛情憂鬱成疾 風平浪靜的過了邊境線。

衆人也沒多做停留,開着車直奔昆明。

找了一間小民宿住了一晚後。

第二天一大早。

衆人就開車回濱海。

白小鳳因爲帶着冥尊的屍骨,所以也沒法坐飛機。

這次的事情也算是結束了。

至於陳清河他們八個陳家子弟,會不會對慧娘爺爺產生仇恨,白小鳳就不知道了。

不過,恨應該也會恨一下,畢竟差點要了他們的命呢。

但想想慧娘爺爺的實力,估計這仇恨也不會爆發出來。

昨晚在民宿住下後,白小鳳就檢查過陳清河他們的身體,確實被掏得很虛了,不過還要不了命,多補補就能復原了。

除此之外,陳清河他們反倒是白白爽了那麼長時間呢。

回到濱海,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陳老六把白小鳳他們送回了鬼宅,然後就帶着陳清河他們返回陳家。

白小鳳讓皮皮用陰氣卷着冥尊的血色屍骨跟在後邊。

他自己,則走在前邊,用術法遮掩攝像頭。

回到鬼宅。

剛一進門,就傳來了霍去病的聲音:“感謝這位老鐵的穿雲箭,666沒毛病。”

白小鳳一陣無語。

霍去病可真夠敬業的,這麼晚了,竟然還沒下播呢。

“回來了?”

正感慨着呢,屋裏的霍去病就喊了起來。

“回來了。”

白小鳳走了進去。

霍去病正坐在陽臺邊上直播着,頭頂一盞燈罩着,燈光倒是挺亮。

華青月倒是沒看到,應該是進房間睡覺了。

“等等,吾關了直播再說。”

霍去病看到白小鳳,劍眉微皺,然後轉身乾脆地對着攝像頭說了幾句,就關了直播。

緊跟着,他站了起來,皺眉說道:“你帶回什麼東西了?”

“喏,一具屍骨,一隻肥耗子。”

白小鳳坐在了沙發上。

皮皮龍把冥尊的血色屍骨放在了茶几上,然後飄到了沙發上。

而慧娘則帶着肥耗子走了進來。

從離開墓穴後,肥耗子儼然就跟個好奇寶寶似的,對外界的所有事情都充滿好奇。

白小鳳也能理解,畢竟這傢伙被當成封穴封了那麼長時間,當時他失蹤的時候,還是古代呢。

不說古代的變化,就是最近一百年的變化,一般人都很難接受的過來的。

雖說妖怪很少摻和到人類世界中來,但他們隔三差五還是會進入人類社會中長長見識,並不會對外界世界顯得多麼陌生。

但肥耗子不一樣,他是正兒八經的被“關”了幾百年時間呢。

“嘶~老夫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肥耗子瞅了瞅霍去病,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

顯然,他是察覺到了霍去病的恐怖,本能的畏懼了。

“說。”

白小鳳淡淡地說道,然後對着示意霍去病坐下。

對肥耗子,他倒是沒什麼感情,也就不用說話的時候,有什麼客氣的了。

肥耗子見霍去病坐回了椅子上,明顯鬆了一口氣,然後問道:“現在是什麼年代了?何人當朝?”

白小鳳擡手揉了揉鼻子:“你當年被封印的時候,是什麼年代?”

我摘梨花與白人 肥耗子說:“大明成祖朱棣,永樂年間。”

白小鳳扭頭拍了拍皮皮的腦袋:“皮皮,告訴他。”

皮皮龍晃了晃尾巴:“你的大明亡了。”

“什麼?!”

肥耗子身軀一震:“大明亡了?當年永樂年間,可是國力鼎盛,四海來朝啊。”

“切……這麼長時間了,你當歷史的車輪不轉的麼?”

皮皮鄙夷了起來,小爪子指了指霍去病:“你看,那位還是大漢的冠軍侯呢,他當初都沒你這麼驚訝的。”

“冠軍侯,霍去病?!”

肥耗子瑟瑟發抖起來,翻起了肉浪。

沒等他緩過神呢。

霍去病就走到了他身邊,單手把他拎了起來:“不慌,吾當初和你一樣,來,吾教你認識一下什麼叫社會。”

說着,霍去病就把肥耗子拎到電腦前上起網了。

肥耗子原本想拒絕的,可他總能從霍去病身上感應到一股極其強烈的壓迫感。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螻蟻面對大嶽似的,連半點反抗心思都生不出來。

雖然不知道霍去病的底子,但能活兩千年的冠軍侯,肯定不簡單了。

“惹不起,惹不起,忍了,一定得忍呢。”

這是肥耗子心裏的想法。

但。

很快,他就被霍去病在鍵盤上的一系列操作給震驚了。

然後,他就看到電腦頻幕上出現了一張張圖片。

白小鳳沒有阻攔霍去病給肥耗子科普當今社會是什麼樣。

他看了一眼慧娘,起身,道:“慧娘,跟我一起看看豆豆去唄?”

慧娘點點頭,跟着白小鳳走進了次臥。

皮皮龍閒着無聊。

看了看緊閉的次臥門,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龍的地位,貌似越來越低了啊。

兼職總裁夫人 然後,他又看向了霍去病和肥耗子。

眼珠子一轉,笑了笑,皮皮捲起陰氣飄到了電腦前:“嘿嘿嘿……我們一起看電影吧,龍有網站。”

……

次臥裏。

白小鳳先看了看豆豆,然後這才坐到椅子上,看向慧娘。

感受着白小鳳的目光,慧娘目光有些閃爍,卻沒有說話。

塵封了那麼多年的痛苦記憶,如今被揭開,又再度讓她陷入了痛苦中。

“你,真的要報仇嗎?”

半晌,聲音迴響在臥室內。

慧娘一怔,擡頭愕然地看着白小鳳。

“報仇嗎?”白小鳳再次問道。

慧娘用力地點點頭:“以前,慧娘沒有機會,更沒有實力撼動灰家,但現在找到了爺爺,他願意幫慧娘報仇,所以慧娘想。”

“那萬一你爺爺也不是灰家的對手呢?”

白小鳳雖說和皮皮龍交談的時候,顯得雲淡風輕,可回來的路上,他心裏也在想這件事。

極品修仙:撿個男神做老公 慧娘眼中綠光閃爍了一下,苦笑道:“如果爺爺也不行,那慧娘死了也就死了。”

“你就不打算再多說點什麼?”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目光深邃地看着慧娘。

什麼?!

慧娘愣住了。

白小鳳無奈地癟癟嘴:“比如,請我這個當主人的,幫你?”

“真的?”

慧娘登時激動起來,“主,主人,真的願意幫慧娘?”

九星帝主 “那得看你請不請我了。”白小鳳揉着鼻子笑了起來。

“請,一定請。”

慧娘說着,腦袋便磕在了地上:“請主人出手幫慧娘報仇。”

說這話的時候,慧娘眼中已經泛起了淚光,淚水悄然地滑落下來。

本章完 “好吧,既然你這麼誠心誠意的邀請本大爺,本大爺答應了。 ”

白小鳳笑着站了起來,然後打開臥室門,走到了客廳。

地,慧娘緩緩擡起頭,淚水順着眼角滑落,看着那道有些模糊的背影。

她願意成爲白小鳳的奴僕,無非是想讓白小鳳幫她擺脫瘟神的帽子。

自從家破人亡後,她一個人顛沛流離到了這方地界,沒人教養下,靠着自己無數次在死亡的掙扎,才成爲綠瞳大妖。

可是因爲無人教養,所以才誤打誤撞成爲了瘟神。

但,從始至終,慧娘都不曾想過請白小鳳幫忙報仇。

哪怕她知道,若是主人出手,以主人的實力,定然能幫她報仇,她也不曾開口。

原因很簡單。

她知道,她是奴,白小鳳是主人。

主僕之間,只有主人要求奴僕做事的。

從來沒有奴僕要求主人做事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