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笨蛋!你沒發現這些人不對勁嗎?他們現在就像是殭屍一樣,根本沒有任何感情和意識!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為他們報仇!」郭天力和郭天強的老婆已經死了很多年,而且也沒有孩子,至於徒弟那都是可有可無,什麼都沒有自己的命重要。

「我是下不了手!要殺你來殺吧!」張軍說完也不打了,轉身就往回跑。

「好!我來殺!」這些人都是元嬰後期的高手,而且也有不少親人去了天葬古,如果真的鬧翻了臉,那結果只會兩敗俱傷,到時候姬鵬一旦出手,那麻煩可就大了!

「大哥!還是我來吧!」郭天強就是再笨,也知道這是讓人家斷子絕孫的活,而且醜人一直都是他當的,正所謂債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癢,再當一次醜人又如何!

「嗯!注意安全!一旦有危險,馬上撤回來!」郭天力黑著臉,提醒著道。

「殺!」這個時候,已經有兩個金丹初期的人衝到了進前,郭天強大吼一聲飛身撲了過去!

「咔嚓……..」一把把兵器被紫金鳳尾鉤劈成了兩節。

「噗噗………」一具具裂開的屍體,落在了碎屍上。

一具具金丹期的屍體快速的增加著,從洞口衝出來的人開始慢慢的減少著,可是這些人的修為卻逐漸增強著。

剛開始,郭天強還提防著這些人自爆金丹,可是在斬殺了幾十個金丹期之後,發現這些人跟本就沒有自爆的想法,全部都是不要命的攻擊著,而這些攻擊,在半步化神的頂級強者面前,完全就是一個小兒科!

上百具金丹期的屍體倒了下去,而站在橋頭的金家軍,除了郭天力以外,其他人已經全部轉過身去,不是他們不想救,而是不敢救,因為柳中成和鍾重九就站在他們的面前,冷冷的看著他們。

最後一個金丹期巔峰的人倒了下去,山洞裡安靜了下來,已經變成血人的郭天強,站在一米多厚的屍體上,冷冷的望著前方。

在強者的眼中,弱者就是螻蟻,弱肉強食就是修真的法則。

「唉!我本想把你們的親人還給你們!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竟然送的是一條絕路!你們比我姬鵬可是狠心多了!」這個時候,突然一聲長嘆從洞口響了起來。

「姬鵬!你少在這裡假仁假義!你對他們做了什麼,難道你不知道嗎?」 重生空間嬌嬌女 郭天強冷冷的說道。

「我還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們在天葬谷中了一種叫幽靈花的毒,而幽靈花本來生長在冥界,可是沒想到天葬谷竟然會長出這種花!這算不算是天助我姬鵬呢?」身高兩米,披著黑色斗篷,手裡提著黑龍刀的姬鵬,慢慢的從洞口中走了出來,而在他的身後緊跟著伊魯山度、星河堡堡主雷宇鵬三兄弟和星河堡的十位元嬰後期的長老。 「什麼幽靈花?我看你是編出來的吧?」郭天強雖然嘴上強硬的說著,可是身體卻慢慢的向後倒退著,因為他發現除了伊魯山度,所有星河堡的人,全部都是目光獃滯,面無表情,如同殭屍一樣,這些人如果拼起命來,他跟本不是對手啊!

「這不是編出來的!其實幽靈花就在你的眼前啊!」姬鵬微笑著說完,手指指向了橋上的碎屍。

「啊……這..這..這是什麼東西?」一直緊緊盯著姬鵬的郭天強,順著姬鵬的手指方向低頭一看,突然發現在厚厚碎屍上,竟然長出密密麻麻、如乒乓球大小、黑如墨汁的花朵,而且花朵正在快速的張開花瓣!

「天強!快回來!」郭天力的所有注意力,全部放在弟弟的身上,根本沒有留意那些碎屍,聽姬鵬說完,連忙望向了四周,那些落在了劍林里的碎屍,布滿了一朵朵盛開的黑色花朵。

花瓣是倒披針形,深深的插在碎屍中,瘋狂的吸收著碎屍的血和肉,而展露出來的黑色花蕊不挺的蠕動著,慢慢的變成了一個拇指大小的人頭!

小小的人頭,無眉、無耳、無頭髮,大嘴佔據了整張小臉的三分之二,大嘴一張一合,讓人毛骨悚然、寒毛卓豎!

郭天強驚恐的踩著那些正在開放的黑色花朵,驚慌失措的跑了回來。

「大家不要怕!這裡是禁地!姬鵬的法術在這裡根本無法使用!而且我們還有五個半步化神,三十多個元嬰期的高手,他們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柳中成看到那些元影期的人,驚恐著向白塔的大門後退著,他先是看了一眼依然緊閉雙眼,坐在地上的金清石,然後大吼著道。

「對!我們不用怕!這裡是禁地!姬鵬就交給我們兄弟兩個,你們全力擊殺伊魯山度和星河堡的人!」郭天力聽到柳中成說完,馬上想到了這是禁地,姬鵬想使用那些法術,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他立即高興的大叫著道。

「哈哈……!幽靈花!是死亡的前兆、地獄的召喚!孩子們!快去享受你們的美食吧!」姬鵬哈哈大笑著說完,右手黑龍寶刀向前一指,大吼一聲!

「殺!」

殺!…….

伊魯山度、雷宇鵬和星河堡所有長老同時大吼一聲,緊跟著姬鵬沖了過去。

與此同時,上千隻面目猙獰、恐怖的小人頭,紛紛衝出花瓣,如同一片黑雲向著郭天力他們撲了過去!

「千萬不能讓他們衝過石橋!殺!……」柳中成立即大吼一聲!

石橋下邊是密密麻麻的劍林,而且大部份還是上器靈器,姬鵬他們跟本不敢從劍林上衝過來,而石橋是唯一通向白塔的通道,只有堅守住石橋,那司令和傳送陣就不會有危險!

「鳳虎雲涌!」郭天力和郭天強雖然害怕那些恐怖的幽靈花,可是這裡是禁地,禁止一切神魂的攻擊,只要不讓幽靈花近身,威脅應該不會太大,而最大的威脅就是姬鵬,所以兩個人同時大吼一聲,兩道紫光交叉呈十字形,向著第一個衝過來的姬鵬飛了過去!

雖然姬鵬的修為和神識,已經無限極的接近了化神期,可是面對兩位老牌的半步化神的攻擊,也不敢正面的對抗!

「旋生旋滅!」姬鵬大喝一聲,身體急速轉動起來!

瞬間形成的一團黑霧,急速的旋轉著,地上的碎屍、幽靈花花瓣、花蕊鬼頭,緊跟著瘋狂的湧進了黑色的旋風之中!

轟轟轟…..!

十字紫金光芒轟在了黑色旋風上,火花、碎肉四處飛濺著!

「嗯!嗯!」兩聲悶哼!

紫金虎頭鉤和紫金鳳尾鉤上出現了十多道米粒大的缺口,已經完全將上品靈器煉化的郭天力和郭天強,同時悶哼一聲!靈器損,神魂傷!

一陣劇烈的撞擊之後,兩個迅速向後倒退了十多步。

「天外飛魔!」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後面等待時機的伊魯山度,突然一聲怒吼,手中的噬魂杖脫手而出,化成一道黑光向著郭天強射了過去!

「鳳虎奪珠!」正在後退的郭天力,看到黑光直射弟弟,頓時大吃一驚,焦急的大吼一聲!

「龍鳳戲珠!」驚慌失措的郭天強,聽到哥哥的喊聲,立即停止了倒退,手中的兩把紫金鳳尾鉤高高舉起,與此同時,郭天力的兩把紫金虎頭鉤也高高舉起,

「殺!」兩個人同時一聲怒吼!

紫金鳳尾鉤和紫金虎頭鉤同時劈出,一團耀眼紫色光球迎著黑光沖了過去!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之後,噬魂杖比來的時候快了近一倍,向後倒飛了出去!

本來想趁火打劫的伊魯山度,沒想到郭家倆兄弟竟然會使出這一招,倒飛回來的噬魂杖實在是太快了,讓他跟本來不急躲閃,連忙將左手中的烏金盾擋在了身前。

轟………

「啊………」一聲慘叫之後,伊魯山度身體急速向後倒飛了出去,而烏金盾上布滿縱橫交錯的裂紋。

「殺!」身在空中的姬鵬,沒有理會伊魯山度的死活,而怒吼一聲向著郭家兄弟沖了過去!

如同殭屍般的星河堡十三個人,揮起手中的法寶,緊跟著姬鵬向前衝去。

就在郭天力和郭天強邊戰邊退的時候,守在橋頭的三十一個元嬰高手圍成一團,手中的法寶向著四面八方奮力的轟擊著,數千隻幽靈花張著大嘴,向著人群瘋狂的攻擊著!

大白塔的巨門前,柳中成、鍾重九和丁開山緊緊守在金清石的身邊,全力轟殺著撲過來的幽靈花。

一朵朵被轟碎了的幽靈花,在飄落到地上之後,瞬間又變成了一粒粒烏黑髮亮種子,而這些種子詭異的向著碎屍的方向滾了過去。

種子在遇到碎屍后,瘋狂的吸收著血肉,一朵朵幽靈花花蕾再一次出現在了碎屍上。

隨著盛開的幽靈花越越來越多,面目猙獰的小鬼如同一大團濃濃的黑霧,將金家軍所有人籠罩在其中。

在郭天力和郭天強背靠著背,一邊奮力抵擋著姬鵬的攻擊,一邊快速的向後倒退著。 「老柳!我們頂不住啦!你快想想辦法啊!」郭天力和郭天強已經退到了石橋邊上,一旦讓姬鵬衝過石橋,那後果可不堪設想啊!

「郭天力!如果你們敢再後退半步,我就讓你們魂飛魄散!」這個時候,突然一聲大喝從郭天力的身後響了起來!

「啊?司..司令!您可終於醒過來了啊!」郭天力聽到這個聲音,嚇得雙腿一軟,差一點跪在了地上。

「哼!我一直都是清醒的!如果你們守不住石橋,那活著也就沒有什麼意義了!」金清石冷冷的說完,向著那三十一個金軍軍大聲的喊道:「特一連!立即立即撤退到白塔里!」

「是!司令!」三十一個元嬰高手,聽到金清石的聲音,頓時興奮起的回答道。

所有人立即加大靈力的輸送,由靈力形成的靈力罩迅速的擴大著,密密麻麻的幽靈花,被阻擋在靈力罩的外面,一個巨大的靈力罩,向著金清石的方向快速的移動著。

幽靈花吞噬人的三魂七魄,必須要接觸到人的身體,一旦接觸到人的身體,幽靈花就會衝進人的身體裡面,吞噬人的三魂七魄。

而金家軍雖然不知道幽靈花會,會用什麼辦法來吞噬人的三魂七魄,可是不管怎麼樣,也不能讓這些恐怖的東西靠近自己。

靈力罩雖然靈力消耗巨大,可是在這個時候,卻是唯一阻擋幽靈花的辦法。

金清石雖然在療傷,可是並沒有暈過去,一直都是非常清醒的,外面所有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都一清二楚,而且雙腿早已經恢復如初。

他之所以一直裝著療傷,就想看看姬鵬出現之後,這些人到底會有什麼表現,忠誠比修為更重要,雖然螭吻一直沒有說,為什麼要用九龍遮天蔽日陣將地球隱藏起來,可是保家衛國是他一生不變的誓言!

送神丹給大家,是希望大家心裡能明白,金清石永遠不會虧待大家,而再讓大家選擇去留,就是考驗大家的忠誠,選擇走的,只會有一條路,那就是魂飛魄散!

金清石不管這裡有什麼秘密,只知道這裡非常危險,一旦被人發現,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他不會放任何人離開這裡,除非他離開地球的那一天!

「司令! 沙漠帝皇 郭家兄弟怎麼辦?」柳中成保護著金清石一邊向巨門前後退,一邊小聲的問道。

「忠誠比什麼都重要!他們如果戰死,我可以給他們一個奪舍重生的機會!」金清石冷冷的回答道。

「明白!」柳中成聽到金清石這麼說,心裡馬上明白了司令已經放棄了郭家兄弟,自己也猶豫過、彷徨過,可是他最後還是選擇了司令,現在看來自己真是太英明了!

「重九!開門!」白塔的大門在金清石離開之後,已經關閉了,金清石他們離大門並不是很遠,所以很快就來到了緊閉的大門前。

「是!」鍾重九知道只要推開這扇大門,那他們就安全了,而且可以任意選擇通往一至九重天的傳送陣!別人不知道司令跟那隻靈獸的關係,而一直陪伴在金清石身邊的鐘重九,卻知道的清清楚楚!

「嗯?」鍾重九激動的將左手按在大門上,用力一退,可是那原本可以輕鬆打開的大門,居然是紋絲不動?

「怎麼回事?」金清石心頭突然湧出一種不祥的預感,他連忙問道。

「司令!大門打不開!」鍾重九緊張回答道。

「我來!」金清石連忙將雙手按在了巨門上,將全身靈力灌入到雙臂中,用力向前推去。

巨門依然紋絲不動!

「螭吻!螭吻!快開門!」金清石連續嘗試了幾次后,巨門跟本沒有絲毫的反應,他焦急的大叫著道。

「螭吻!快開門!……」

五分鐘過去了,巨門依然沒有打開,螭吻的聲音也沒有響起來。

「司令!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啊?螭吻大人不是你的朋友嗎?」鍾重九焦急的問道。

「唉!也許他有他的難處吧!看來我們只能與姬鵬決一死戰了!」金清石雖然嘴上唉聲嘆氣,可是心裡卻是恨得咬牙切齒!

本來計劃著只要姬鵬一進到白塔里,就讓螭吻秒殺了姬鵬,因為在白塔里,螭吻修為跟本就不受禁制的影響,完全可以秒殺這裡的所有人!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原又是下跪、又是磕頭,對自己努力賣好、巴結的螭吻,竟然在最關鍵的時候,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

就算是為了保守他的秘密,那也不能把自己拒之門外啊?

可是不到萬不得已,金清石也不想跟螭吻撕破臉皮,因為這裡是他離開崑崙秘境唯一的辦法。

「司令!我..我..我們真的頂不住啦!」這個時候,郭天力焦急的大叫著道。

郭天力和郭天強在聽到金清石的聲音后,立即停止了倒退,因為他們知道,金清石不會輕易對兄弟們發火,一旦發火,說明他是真的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而姬鵬在看到金清石清醒之後,雙眼噴著怒火,更加瘋狂的攻擊著郭天力和郭天強,郭家兄弟一邊撐起靈力罩阻擋著幽靈花,一邊還要抵擋姬鵬瘋狂的攻擊,兩個人是真的有點招架不住了。

「司令!既然進不了白塔,那郭家兄弟……」柳中成看到進不了白塔,那跟姬鵬他們只能死戰到底,而郭家兄弟可是金家軍的主力軍,萬一死了,那金家軍的實力就會減弱三分之一啊!

「讓他們回來吧!我們就在這裡與姬鵬決一死戰!」金清石也知道現在郭家兄弟不能死,只要他們能牽制住姬鵬,那星河堡的人跟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是!」柳中成真的怕司令不同意,看到司令同意了,他連忙向著郭天力大喊著道:「老郭!司令你們快撤回來!」

「謝謝司令!謝謝司令!」郭天力有一種想哭的衝動,司令鬆口了,說明司令還沒有放棄他們,只要與大家匯合一處,五個半步化神,完全可以擊殺姬鵬! 姬鵬看到郭天力和郭天強加速撤離后,不但沒有阻擋,反而停止了攻擊,慢慢的走下了石橋,雷宇鵬三兄弟和十位長老緊緊跟在他的身後。

金家軍所有人匯合到一處,一個直徑十米的,半圓形的靈力罩,將所有人嚴嚴實實的罩在其中。

金清石站在靈力罩的最中間,柳中成、鍾重九、郭家兩兄弟分別站在四個方向,丁開山和三十一個元影期的高手圍成半圓,一邊向靈力罩灌輸著靈力,一邊攻擊如同一張黑色大網籠罩在靈力罩上的幽靈花。

「金清石!那麼多的半步化神都沒有殺了你,你的命可真夠大的!」姬鵬走到靈力罩冷冷的說道。

「我一向命大!我只是有點奇怪,為什麼你不在我重傷的時候出手呢?」金清石微笑著回答道。

「那個時候我正在培育幽靈花!否則…唉!」在金家軍一路放火的時候,姬鵬將逃到天葬谷的一千多人,包括星河堡的雷宇鵬三兄弟,全部騙入到天葬谷中,然後把老弱病殘全部用來培育幽靈花,又利用這些幽靈花,吞噬了其他人的三魂七魄,把這些人變成了自己的冥兵。

而就在大家聯合起來擊殺金清石的時候,正是姬鵬用幽靈花吞噬星河堡所有元嬰高手的關鍵時期,根本沒辦法離開,而且這麼多的半步化神,對付一個只有三個半步化神的金家軍,完全沒有什麼問題,所以只讓伊魯山度參加了這次行動。

當伊魯山度逃回來說,金清石利用半步化神的自爆,將全部半步化神擊殺之後,他連忙趕了過來。

「呵呵!真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啊!姬鵬!今天你必死無疑!」金清石冷笑著說完,突然大吼一聲:「殺!」

「殺!」金家軍所有人同時大吼一聲,站在前方的四個半步化神同時向著姬鵬撲了過!

「天魔變!」姬鵬看到撲過來的四個人,不但沒有後退,反而大吼一聲!

呼……..!

原本實體的姬鵬,瞬間化成了密密麻麻的黑點,緊接著這些黑點快速向著一隻只幽靈花沖了過去!

一個個黑點瞬間與幽靈花融合在一起,一陣毛骨悚然的聲音從幽靈花的嘴中傳了出來!

「桀桀桀……..之前的都是開胃菜,這才是我們最後的決戰!除了金清石,其他人如果不想死,可以退到石橋上,我姬鵬會不計前嫌,帶著你們離開這裡!」無數道姬鵬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幽靈花的嘴中響了起來!

「這..這..這是什麼法術?」

「怎..怎麼可能?這裡可是禁地啊!」

「我.我..我們該怎麼辦?」

所有人全部停止了攻擊,驚恐萬狀的看著四周密密麻麻,張著大嘴的幽靈花。

「想要活命的我不會阻攔!石橋就在那裡!你們現在就可以過去!」金清石看到大家猶豫不絕表情,心中頓時怒火衝天,大吼著道。

「桀桀桀…..你們不要怕!金清石一直在欺騙你們!他雖然用秘法控制了你們,可是這裡是禁地,他根本沒有辦法讓你們自爆!而且只要他一死,那你們就自由了!」姬鵬的聲音再一次從四面八方響了起來。

「司令!姬鵬說的都是假的吧?」郭天力心動了,他弱弱的問道。

「如果我說是假的!你相信嗎?」金清石冷笑著回答道。

「這…」郭天力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有敢說出信和不信。

「信不信隨你們!如果你們想要成為金清石的陪葬品,那我就成全你們!」姬鵬冷冷說完,突然大吼一聲!

「殺!」

「殺!」失去靈魂的雷宇鵬三兄弟和十位長老,同時大吼一聲,起手中的兵器,向著站在最前面四個半步化神沖了過去!

十三個人,沒有招式、沒有疼痛,只有拚命!

「轟!轟!……」十件法寶劇烈的碰撞著!在禁制之下,完完全全的是力量的碰撞!

柳中成的斬影刀和鍾重九貫日槍同時攻向了半步化神的雷宇鵬,而郭天力和郭天強與元嬰後期巔峰的雷宇程、雷宇宙戰在了一起。

雷家三兄弟明顯不是四個半步化神的對手,一次次被轟飛了出去,可是三個人已經沒有了靈魂,不怕疼痛,更不怕死亡,又一次次撲了上來。

「不好!這些幽靈花正在吞噬我們的靈力!」突然有人驚恐的大叫起來!

上萬隻注入姬鵬靈魂的幽靈花,不但移動的速度增加了百倍,而且只要一碰到靈力罩,立即張開大口,瘋狂的吞噬著這些靈力!

「司令!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一旦靈力耗盡,那我們就危險了!」柳中成和鍾重九震退雷宇鵬后,柳中成連忙退到金清石身邊焦急的說道。

「讓大家盡量多斬殺幽靈花,現在那些屍體正在快速的減少著,只要屍體沒有了,幽靈花也就沒有了繁殖的媒介,那姬鵬也就不足為慮了!」金清石雖然一直沒有出手,可是一直在仔細的觀察著幽靈花。

金清石發現那些被斬殺的幽靈花以血肉為根,不斷的繁殖著,可是血肉也不是無窮無盡的,現在石橋上和劍林里的血肉已經消失了大半,血肉消失殆盡之時,也就是姬鵬現身之時。

「好!我馬上告訴大家!」柳中成聽到金清石這麼說,立即高興的大叫著道。

金家軍的軍心再一次穩定下來,所有人奮力擊殺著一朵朵幽靈花。

而此時,誰也沒有發現,一隻比普通幽靈花大一倍的幽靈花,緊貼著地面,悄悄的靠近了丁開山。

「啊…!不好!」正在奮力斬殺幽靈花的丁開山,突然感覺腳下的靈力罩一陣波動,緊接著腳下傳來了一陣劇痛!

「老丁!怎麼了?」金清石聽到叫聲,連忙衝到了丁開山的身前焦急的問道。

「快..快..快殺了我!」丁開山全身顫抖,吃力的說道。

咬在丁開山腳上的那朵幽靈花,在傷口破損的一瞬間,瞬間消失在了丁開山的身體里。 「你到底怎麼了?快說啊!」丁開山是第一批歸順金清石的人,在他的心中,丁開山雖然修為不高,但是有一顆忠誠的心,忠誠比什麼都重要!金清石雙手抓著丁開的肩膀,焦急的問道。

「花..花….」丁開山吃力的剛剛說出花字,臉上表情突然一變,兩道兇殘的目光迸射而出,與此同時,右手中的極品靈器青雲劍,攔腰向著正雙手抓著他肩膀的金清石橫掃過去。

「老丁!你想幹什麼?」金清石在丁開山目露凶光的一瞬間,頓時大吃一驚,緊接著寒光一閃,一道凌厲的劍芒已經來到了腰間,他頓時怒吼一聲,抓在丁開山肩膀上的左手,向下一閃,一把抓住丁開山握著寶劍的手腕。

「桀桀…….沒想到反應還挺快啊!不過遊戲才剛剛開始,我們慢慢的玩!」丁開山突然開口奸笑著道。

「姬鵬?」雖然金清石的心裡,已經猜到了是那些幽靈花惹得禍,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姬鵬竟然進到了丁開山的身體里,而且還控制了他的身體。

「沒想到吧?可惜這個傢伙才是元嬰中期,如果是半步化神,那遊戲就更加精彩了!」姬鵬也不掙扎也不反抗,反而微笑著回答道。

「哼!當幽靈花的媒介消失之時,就是你姬鵬魂飛魄散之日!」金清石說完,左手一閃,丁開山右手中青雲劍已經落在了他的手中,緊接右手一揮,丁開的身體向著高空飛了出去。

「哈哈…….你還挺聰明的!不過殺與不殺都一樣!」丁開山在空中大笑著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