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杜娟站到場地另一邊,大聲喊道:「小智,今天能迎來你這樣一位挑戰者,我們真的感到十分榮幸!不過有件事還想和你商量一下。」

小智看了一眼周圍,場地邊緣正有兩名助手在擺弄攝像機,對方想要做什麼已經很明顯了。

「你想把比賽過程錄下來?」

「沒錯。」杜娟微笑著點點頭,「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打算將錄像作為教學課件使用,看了實戰的道館戰後一定能對學員們有所幫助的。」

「請便。」小智對此表示無所謂。

說白了,他的戰術策略主要依靠波導,通過傳遞指令的速度和出其不意的攻擊來一步步建立優勢,完全沒有可複製性,外人根本就學不來。

「那麼現在,道館訓練家杜娟與挑戰者真新鎮的小智的道館賽開始!規則是可以使用兩隻精靈的淘汰賽,比賽中只有挑戰者允許更換精靈。」

裁判宣布完規則后,杜娟優雅地拿出了精靈球:「那麼我就先出手了!」

「出來吧,小拳石!」杜娟在原地旋轉一周,將精靈球高高拋到空中,一道白光從其中冒出。

小拳石的身軀完全由岩石構成,算不上特彆強大的精靈,不過杜娟的這隻體格強壯,雙目炯炯有神,看得出是經過精心培養出來的。

「上吧,木守宮。」

面對這種程度的對手,正好讓新收服的夥伴鍛煉一下,小拳石實力較強,木守宮屬性佔優,倒也算是棋逢對手。

卡那茲道館的對戰場地完全由岩石構成,契合岩石道館的主題,對於靈活的木守宮來說,這是個讓它一展身手的好地方。

見雙方皆已準備就緒,裁判揮下旗幟:「那麼,比賽開始!」

「小拳石,衝撞!」

「木守宮,高速移動保持距離!」

兩人的指令幾乎是同時喊了出來,小拳石揮舞著雙臂,奮力追趕著木守宮,然而木守宮卻像是戲耍對手一般,在一塊塊大岩石間跳來跳去,就是不讓小拳石碰到。

木守宮接受訓練的時間尚短,再加上力量本就不是它的擅長,與小拳石有著極大的差距,只有暫且退卻,等待出手的時機。

「不愧是小智,很正確的判斷呢。」杜娟微微一笑,「不過只是一味躲閃的話,是不可能贏的哦!小拳石,防衛卷后使出滾動!」

小拳石立刻捲成一團,形成了一顆圓滾滾的石頭,稍微瞄準了一下便朝著木守宮直衝過去,這麼耿直的攻擊都不用訓練家吭聲,木守宮自己就躲了過去。

不過第一次是好躲,接著便越來越難,攻擊落空了的小拳石並停下來,繞著場地轉了個圈再次撞了過來。

滾動是個特別的絕招,隨著時間的推移威力和速度會越來越快,防衛卷更是能進一步提升威力,同時還能提高自身防禦。

很顯然,杜娟是想借一招逼著木守宮正面應戰了。

小智沒有去注意小拳石,視線反而落在場地的一塊塊大岩石上,命令道:「木守宮,使出拍打,將石頭丟過去。」

木守宮先是一愣,過了幾秒才領會含義,連忙揮動尾巴用力拍在岩石上,一下子將其拍飛出去轟向小拳石。

「砰!」

一聲巨響,小拳石與岩石發生了碰撞,雖然岩石立刻被撞碎,但受其阻礙,小拳石的速度也慢了下來。

杜娟絲毫不在意,臉上依舊掛著自信的笑容,這種攻擊對小拳石造成的傷害微乎其微,況且只能治標不能治本,時間一長還是對她的小拳石有利。

然而,小智要的便是這短暫的停頓。

「木守宮,超級吸收。」

一聲令下,木守宮立刻沖了上去,尾巴輕輕拍在小拳石身上,頓時泛起微微的紅光,無數淡黃色的小光點從小拳石體內冒出,最後吸入木守宮的身體里。

杜娟見狀一驚,無奈之下只得改變策略,趕忙喊道:「小拳石,快用百萬噸拳擊!」

小拳石應聲揮拳而出,可惜為時已晚,草系絕招對它的四倍效果可不是開玩笑的,超級吸收幾乎吸掉了它大半的體力,以至於出拳都軟綿綿的,打在木守宮身上根本就不痛不癢。

「木守宮,解決它吧。」

望著有氣無力的小拳石,木守宮瀟洒地轉了個圈,一尾巴拍向小拳石,毫不客氣地將其抽飛出去。

「小拳石無法戰鬥,木守宮獲得勝利!」

「恰莫!」

聽到自己拿下比賽,木守宮不知從哪掏出一根樹枝叼在嘴裡,雙手抱胸,右腳很有節奏地拍打著地面,發出噠噠噠的輕響。

雖然沒有表現出興高采烈,但第一次贏得比賽,木守宮顯然心情極好。.. 杜娟拿出精靈球收回了暈過去的小拳石,一臉讚賞地看著小智,說道:「我看得出來,這隻木守宮是你才收服沒多久的對吧,但你卻能很好地發揮出它的實力,真是名不虛傳呢。」

「不,只是屬性上佔優勢而已。」小智謙虛了一句。

「呵呵,沒這回事。」杜娟笑了笑,轉身拋出第二枚精靈球,「不過接下來,我可要動真格的了。」

「出來吧,大朝北鼻!」

伴隨著白光閃過,一隻通體藍色的巨石頓時出現在場地上,它的外形看上去就像一個石雕腦袋,尤其是那紅色大鼻子格外引人注目,鼻孔下有著一大撮鬍子,另外還有三隻小朝北鼻緊貼在它的兩側和後方。

看台上的瑟蕾娜和小遙都是好奇地打量著大朝北鼻,總感覺這隻精靈的樣子有些滑稽,不過它的實力卻是不可小覷。

這種精靈能依靠自身的磁力來鎖定對手,這對於木守宮來說十分麻煩,引以為傲的速度恐怕難以施展開來。

「這隻大朝北鼻是我去神奧參加交流賽的時候,特意向當地訓練家請教,最後跑了好遠才讓它進化的。」提起往事,杜娟的語氣略帶自豪,「它也是我最強的精靈,只有遇到像你這樣的強敵,我才會將它派出來。」

事實也正是如此,在系統的顯示中,大朝北鼻的實力已經達到精英級,而且隨時有可能突破,以道館訓練家的水平來說,是個難得的強敵。

小智準備將木守宮叫回,可這傢伙卻是緊緊地盯著大朝北鼻,眼神中彷彿閃現熊熊火焰,渾身上下充滿著戰意。

「(木守宮,以你目前的實力,可不是它的對手。)」

想來想去,小智還是決定勸說一下,礙於木守宮這傢伙愛面子,他是暗地裡用波導進行傳音。

「恰莫!恰莫恰莫!」

木守宮拚命搖頭,態度十分堅決,表示對方再強自己也不會輸,而小智在勸說幾次無果后,也是由它去了。

冷情邪少小逃妻 畢竟木守宮才被收服沒多久,這種時候小智需要特別照顧它的情緒,免得生出逆反心理。

見小智沒有更換精靈,杜娟暗暗搖了搖頭,明明自己都那樣發出忠告了,既然不聽勸,那就別怪自己不客氣了。

「大朝北鼻,使出磁鐵爆彈!」 田園花香 杜娟一開場就來了個下馬威。

只見大朝北鼻發射出一枚枚鋼珠打向木守宮,這些鋼珠個個都有乒乓球大小,在磁力的加速下威力驚人,甚至還能鎖定目標。

「木守宮,繞著岩石使出高速移動。」

面對這樣的攻擊,小智也沒什麼特別好的辦法,只能讓木守宮依靠地形盡量去躲避,只不過那些鋼珠體積小,數量又多,一不注意木守宮就會被打到,痛得它直哼哼。

「你的木守宮的確很靈活呢。」杜娟笑著誇獎了一句,隨即話鋒一轉,「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大朝北鼻,鎖定它,接著用電磁炮決定勝負!」

由於自身蘊含著強大的磁力,因此即使並非電系精靈,大朝北鼻依然可以學會最恐怖的電系絕招之一——電磁炮。

「嗦啪!」

大朝北鼻低吼一聲,周身上下閃爍著炫目的電光,而貼在它身上的那三隻小朝北鼻則是脫離開來,繞著它快速旋轉。

木守宮渾身一陣發冷,這種感覺如同被毒蛇盯上,令人頭皮發麻,然而還沒等它有所反應,噼里啪啦的電流聲響徹在整個場地。

下一秒,大朝北鼻那紅色的大鼻子開始發出刺眼的白光,伴隨著劇烈的轟鳴聲,包裹著電流的粗長以驚人的速度轟向木守宮。

若是被打中,後果可想而知,木守宮冷汗直流,拼勁全力在一塊塊岩石間游.走,然而電磁炮所過之處,擋道的巨石統統碎裂開來,恐怖的衝擊波更是在地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恰……」

電磁炮最終還是命中了木守宮,慘叫只發出一半便被淹沒在劇烈的電流聲中,身影也完全被光炮所覆蓋,場上散發著滾滾濃煙。

待煙霧散去,只見木守宮仰面躺在地上,渾身上下到處都是焦黑的痕迹,偶爾嘴裡還吐出一口黑氣,這模樣真是慘得不行。

唉,讓你不聽勸。

小智暗嘆一口氣,拿出精靈球對準木守宮:「辛苦你了,回球里好好休息吧。」

歡喜冤家:野蠻小嬌妻 雖然輸了一場,但小智覺得還是挺值得的,多經歷幾次挫折,對木守宮而言不算壞事,至少能讓它明白自己的極限。

人貴有自知之明,精靈也同樣如此。

「小智,你是很強沒錯,但下一隻可得慎重選擇了。」杜娟好心勸說道,「不然的話,學校里崇拜你的那些孩子可是會難過的。」

「勞你費心了。」小智淡淡地道,同時從腰間掏出另一枚精靈球。

「上吧,甲殼龍。」

「哦,這個是……」

望著圓滾滾的甲殼龍,杜娟的臉上露出一絲意外,她記得這是很珍貴的龍系精靈,只是這個階段沒什麼戰鬥力才對吧。

不過這畢竟是對方的選擇,況且都已經派出來了,再多說也沒用處。

甲殼龍瞪著大朝北鼻,一雙明黃.色的眼睛顯得有些發紅,長期絕食令它的脾氣異常暴躁,但這並不意味著會影響戰鬥力。

飢餓狀態能夠充分激發野性本能,到目前為止,甲殼龍絕食已經將近半年了,體內的細胞也差不多變化完畢,現在只差一個合適的時機爆發出來。

眼下無疑便是最好的機會。.. 「不會吧,小智居然輸了?」

小遙的語氣有著一絲擔憂,但更多的是不可思議,在她的印象中,好像還從沒見到過小智失敗。

「偶爾是會有這種情況的。」瑟蕾娜解釋了一句,隨後笑道,「不過小遙,你昨晚不是還說不和小智講話了么,怎麼才這麼一會又關心起來了。」

小遙臉上一紅,嘴硬道:「我又沒和他說話,瑟蕾娜你才是,別忘記我們的約定啊。」

「行行,前提是你不要違約。」

關於昨天的事,小智覺得自己該說的都說了,可兩個女孩打心眼裡不相信,瑟蕾娜倒是還好,小遙卻不想就這麼算了。

不過小遙也知道再吵下去沒什麼意義,因此她找瑟蕾娜商量了一下,決定對小智暫時進行冷處理。

唯一的問題是,小智根本沒察覺到,甚至他還覺得今天莫名清靜了許多,感覺還挺不錯的。

且不管兩個女孩的心思,那邊的小智和杜娟已經開始了戰鬥,這一次是由小智先發起進攻。

「甲殼龍,瞪眼。」

然而不知為何,明明是先發制人的好機會,小智卻只是讓甲殼龍使出瞪眼這種變化絕招,這等於是在給對方機會。

杜娟不禁感到奇怪,但這並不會影響到她的發揮,當即喊道:「大朝北鼻,鎖定后使出電磁炮!」

似曾相識的場景再度發生,杜娟的戰術其實很簡單,可很難破解,大多數情況下對手只能選擇硬碰硬。

然而,在領教過大朝北鼻的電磁炮威力后,任誰都能想象得出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普遍不看好甲殼龍。

「甲殼龍,使出最大程度的守住。」

哪怕面對如此危機,小智依舊淡定如常,嘴角微動迅速發出指令,可對面的杜娟卻是苦笑著搖了搖頭。

「小智,看來你不懂吸取教訓呢,你認為甲殼龍能擋下這種威力的攻擊么。」

隨著杜娟的話語,大朝北鼻的電磁炮應聲而出,粗壯的白色光線在地面上籬出一道深深的痕迹,與此同時甲殼龍的身前升起數層半透明的護罩,布下重重防禦。

「轟」的一聲,電磁炮狠狠地撞在防護罩上,恐怖的威力竟是瞬間轟碎了前幾層,而僅剩的最後一面護罩也是布滿裂紋,似乎隨時會被打破。

警探長 甲殼龍眼神一凜,體內的能量瘋狂輸送出去,快速修補著防護罩,這才堪堪保住這最後的陣地。

可杜娟又怎麼會給對手休息的機會,她右手一揮,嬌.聲喝道:「大朝北鼻,再來一次電磁炮!」

大朝北鼻身上炫目的電光再次閃亮,晃得人睜不開眼,站在場上的甲殼龍更是感覺到了無比沉重的壓力。

此時的甲殼龍無論是體力還是精神都快要到達極限,可它內心的渴望卻是愈來愈強烈,這種感覺如同體內有什麼東西被喚醒一般,渴望著贏得勝利,渴望著……

撕碎對手!

「嗷——!」

猛然間,一陣威嚴無比的龍吟聲響徹全場,包裹著甲殼龍的硬殼發出了刺眼的光芒,直至將其完全覆蓋。

白光之中,甲殼龍的身形逐漸產生變化,先是一對巨大的翅膀從兩旁伸展而出,接著是四肢變粗變壯,最後輪到脖子和尾巴迅速拉長。

「嗷!」

待白光散去,進化完畢的暴蠑螈一臉興奮地看著自己的翅膀,它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揮動血翼衝天而起,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飛翔。

調出系統查看暴蠑螈的資料,小智的臉上不由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暴蠑螈的情況超乎自己的預想,在進化后它的實力不但登上天王級別,甚至還達到了天王中級。

「這是……進化了。」

杜娟目光怔怔地看著在空中翱翔的暴蠑螈,不知不覺間她的頭上滲出一層細汗,本以為是一場穩操勝券的比賽,這下卻是有了變數。

「接下來,輪到我們反擊了。」小智的雙眼微微眯起,「暴蠑螈,龍爪。」

暴蠑螈飛在空中,高高俯視著底下的眾人,那凶神惡煞的眼神讓大朝北鼻心神不安,就連遠在看台的瑟蕾娜和小遙都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幾步。

不過對於小智的指令,暴蠑螈還是一如既往地忠實執行著,它先是在高空盤旋了幾圈,隨即猛然俯衝而下,鋒利的前爪爆發出白色光芒,帶著驚人的氣勢襲向大朝北鼻。

杜鵑到底是高材生,心裡素質十分不錯,她深吸一口氣,迅速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冷靜地指揮道:「大朝北鼻,尖石攻擊!」

「嗦啪!」

大朝北鼻大吼一聲,貼在它身上的三隻小朝北鼻脫離開來,猛地往地上一砸,緊接著無數的尖石塊漂浮起來,呼嘯著向天上的暴蠑螈飛去。

醉舞幹坤之龍界拽公主 暴蠑螈對此視若無物,尖銳的石塊打在它身上,只能留下一道道白色的划痕,幾乎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唯有碰上稍大的一些石塊,暴蠑螈才會揮動一下前爪,將其拍成碎片。

眨眼間,暴蠑螈便衝到了大朝北鼻的身前,毫不客氣地就是一記龍爪拍在這塊巨石上,發出一聲悶響。

大朝北鼻雖然身軀臃腫不堪,但相對的體重也是驚人,巨大的龍爪拍上去居然只是讓它的身體往後退了一小段距離。

話雖如此,受了如此沉重的一擊,大朝北鼻還是難受得不行,而還沒等它緩過氣來,暴蠑螈的攻擊再次到來。

「噴射火焰!」

熊熊烈焰自暴蠑螈口中噴涌而出,形成一股深紅色的火柱,其威力之強甚至讓道館內的溫度瞬間提升上去,離得較近的杜娟都冒起了汗水。

可杜娟無暇去擦,或者說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此時的她大腦高速運轉,全部心思都放在眼前的比賽上。

這是一場稍有疏忽便再無機會的戰鬥。.. 「大朝北鼻,岩石封閉!」杜娟的應變能力極快,幾乎是瞬間便想出了對策。

「嗦啪!」

只見大朝北鼻稍微漂浮起來,接著重重往地面一撞,數塊巨岩當即拔地而起,形成了一面面堅固的石牆。

然而,暴蠑螈的火柱威力卻是不可小覷,居然連續轟破數面岩壁,且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簡直是勢如破竹。

不過即便如此,至少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杜娟眼睛盯著場上的形勢,口中命令道:「大朝北鼻,用重力!」

話音剛落,大朝北鼻身上的三個小朝北鼻便四散開來,同時那紅色的大鼻子也開始閃爍起亮眼的白光,場上的重力頓時增加了數倍,幾乎是寸步難行。

趁這個機會,暴蠑螈的噴射火焰打中了大朝北鼻,對其造成不小的傷害,不過杜娟覺得這還是很值得的。

對於體形臃腫不堪的大朝北鼻來說,速度與靈活根本是無所謂的事,反正自己已經夠慢了,再慢點也沒太大區別。

可暴蠑螈就不同了,在重力的作用下,它非但無法飛行,甚至動作都因此受到了影響,搞得它極為難受。

「就是現在!」杜娟眼中精光一閃,「大朝北鼻,用山崩地裂!」

「嗦啪!」

大朝北鼻低吼一聲,紅色的大鼻子再度閃現出光芒,試圖操縱巨石轟向暴蠑螈。

由於重力的關係,此時的暴蠑螈無法升空躲避,龐大的身軀在地面上又不夠靈活,幾乎是個活耙子。

然而,在杜娟喊出重力絕招的那一刻,小智便預料到這個結果,心中也早就有了對策。

「暴蠑螈,龍息。」

得到指令后,暴蠑螈立刻對著大朝北鼻噴出一股紫色的氣息,接著只見大朝北鼻動作一僵,那發光的大鼻子也黯淡了下來,顯然是陷入了麻痹狀態。

杜娟見狀心道不妙,急忙喊道:「大朝北鼻,快用岩石封閉!」

「衝上去,咬住它。」

「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