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艾濃濃笑著說:「可能我經常打工的原因吧,皮膚已經適應了。」

說起這個,呂曼曼湊近了艾濃濃,小聲問道:「你昨天晚上夢遊的事情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艾濃濃看著她,眨了眨眼睛,「你覺得呢?」

呂曼曼看起來是個有主見的人,並不會因為艾小雪說什麼就信什麼,也不會學秦麗那樣孤立舍友,搞小團體,所以艾濃濃覺得呂曼曼是個可以交道的朋友。

呂曼曼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注意到她們,這才小聲地說道:「我覺得你做得對,秦麗做得太過分了。這一次嚇一嚇她,否則以後她每晚都那麼吵,我們還要不要休息了。」

艾濃濃問:「你不會覺得我很心機?」

呂曼曼搖搖頭,「不會啊,我覺得是秦麗做得不對在先,你很聰明,讓她和艾小雪吃了虧也不敢對付你。」

艾濃濃看著她說:「你也很聰明,是個有主見的人。」

「那我們能不能做個朋友?」

「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艾小雪昨晚被艾濃濃用臉盆砸了一下,額頭上腫了個大包,看起來醜死了,她只能把劉海放下來,遮著額頭。

結果被教官訓斥,說她軍訓還愛美,被同學們給嘲笑了。

艾小雪心裡氣得要死,尤其是看到艾濃濃別有深意的對著她笑的時候,她心裡更是七上八下的。

想到昨晚上艾濃濃對她的威脅,一顆心更是懸著。

終於趁著中午休息的時候,艾小雪跑到艾濃濃的面前,說了一句:「你出來,我有話跟你說。」

說完扭頭就走了。

艾濃濃正準備和呂曼曼去食堂吃飯,艾小雪就這麼沒頭沒惱的說了一句就走了。

呂曼曼擔心地看向艾濃濃,「她要找你說什麼?」

艾濃濃無所謂地說:「管她的呢,我們先去吃飯,去遲了食堂可就打不到飯了。」

「對啊,趕緊走。」

結果就是艾濃濃和呂曼曼去食堂吃飯了,艾小雪一個人頂著大太陽在操場上站了許久,傻子似的。

等到艾濃濃和呂曼曼吃完飯從食堂出來了,艾小雪這才發覺自己被耍了,怒氣沖沖地跑到食堂門口,攔住了艾濃濃的去路。

「艾濃濃,你給我站住!」

艾濃濃挑眉,「有事?」

艾小雪氣死了,「剛剛說了我有話跟你說,你怎麼沒過來?」

艾濃濃像是看白痴一樣看著她,「你叫我過去就過去啊?我有答應你嗎?」

艾小雪氣得跳腳,「你太過分了,自己跑來吃飯,害得我飯都沒有吃,在操場等你,你還好意思這麼說!」

艾濃濃很自然地說:「好意思啊!」

艾小雪:……

「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我還得回去午休呢。」艾濃濃說。

艾小雪咬了咬牙,心裡惱怒到不行,「你昨晚說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你是想出賣我嗎?」

艾濃濃的眼神帶著鄙夷,「哪句話啊?你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麼吞吞吐吐的,有什麼事情你直接說出來不行嗎?」

艾小雪忌憚地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呂曼曼,還有食堂門口此刻吃完飯出來的學生們。

她到底不敢把自己的醜事說出來,只能威脅艾濃濃道:「我警告你,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你自己考慮清楚。你自己在學校的名聲以及臭了,你可不要連累我……」

「啪!」

艾小雪不可置信地捂著自己的臉,目瞪口呆地看著艾濃濃。

她居然被打了!

艾濃濃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打她了!

秦麗怒氣沖沖走過來,大聲怒斥道:「艾濃濃你瘋了?你憑什麼打人!」

艾濃濃似笑非笑地看著艾小雪,「抱歉啊小雪,我不是故意的。我剛才只是看到你的臉上有一隻蚊子,我是想打蚊子來著,不小心打到你了。你可是我的好堂姐啊,你應該不會跟我生氣吧?」

秦麗一聽,頓時露出了一副疑惑的神情。

艾小雪是說過她和艾濃濃是堂姐妹,可不是說她們兩個人的關係很糟糕嗎?怎麼又是好堂姐了?

艾小雪還盼著秦麗給自己撐腰呢,結果看到秦麗卻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她在心裡暗暗罵秦麗是豬隊友,智障!

艾濃濃在心裡冷笑,你艾小雪不是最喜歡演戲,裝白蓮花嗎?

那就陪你演個夠好了!

艾濃濃睜大了「無辜」的大眼睛,「小雪,你那麼善良,大度,難道就因為這點小事你就要和我生氣嗎?我真是對你太失望了……」

「呵呵,我怎麼會生氣呢!」艾小雪幾乎是從牙齒縫裡擠出了這幾個字,臉上猙獰的肌肉都快要失控了。

艾濃濃露出了一抹甜美至極的笑容,「我就說嘛,小雪你真是我的好堂姐啊!」 艾小雪心裡氣得快要吐血了,她氣得恨不得上去撕了艾濃濃。

可是她不敢。

因為她才剛剛到A大來,想要重新弄一個溫柔大方的人設。

如果她現在就和艾濃濃翻臉的話,那大家肯定會對她的印象很差的,那未來的幾年她還怎麼混下去?

艾小雪走進了兩步,用只有她和艾濃濃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咬牙切齒地說:「你給我記住了,如果你敢把我的事情說出去,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艾濃濃才不怕她的威脅呢,聳了聳肩,正要拉著呂曼曼一起回宿捨去午休,這時候學校的輔導員走了過來,一雙眼睛非常嚴厲地看向了艾濃濃,「你就是艾濃濃同學?」

一直在心裡憋屈的艾小雪頓時露出了一絲猙獰的笑容。

艾濃濃被輔導員找了,肯定要遭殃了!

輔導員的表情看起來很嚴肅,一雙銳利的眼睛盯著艾濃濃。

「我是。」艾濃濃平靜地回答。

「很好,在學校里有一些關於你不好的傳言,你跟我去一趟辦公室,好好解釋一下。」

艾濃濃聽到輔導員這麼說,心裡就有數了,一雙眸子冷冷地看向了艾小雪。

艾小雪雖然很得意,可是她有把柄落在艾濃濃手裡,生怕艾濃濃狗急跳牆把自己給出賣了,暗搓搓的朝著人群後面躲去。

艾濃濃沒做虧心事,也不怕被輔導員叫走,大大方方地說:「好的輔導員,我現在就跟您走。」

艾濃濃被輔導員給叫走之後,圍觀的同學們頓時就炸開鍋了。

畢竟才剛剛入學,就被輔導員給叫走,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有不認識艾濃濃的同學在那裡打聽,「那個被輔導員叫走的女生是誰啊?長得還挺漂亮的!」

「她到底是犯了什麼錯啊?」

秦麗冷哼了一聲,大聲道:「切,當然是生活作風問題了,她叫艾濃濃,聽說在大學就被男人給包養了。」

呂曼曼正在擔心艾濃濃呢,一聽到秦麗這麼說,頓時就皺起了眉頭,「秦麗,你是親眼看到艾濃濃被男人包養了嗎?你只不過是道聽途說,就在這裡造謠同學,你覺得好嗎?」

秦麗嫌棄地看著呂曼曼,諷刺道:「你現在跟艾濃濃是一夥的,當然是幫著她說話了,她要是沒犯錯,為什麼輔導員偏偏把她給叫走了?」

呂曼曼氣得眼睛都紅了,「輔導員叫走濃濃也只是為了了解情況,現在輔導員都沒說什麼,你就在這裡造謠抹黑,你太過分了!」

張佳和謝燕妮看到呂曼曼都氣哭了,走過來把她給拉走了。

艾小雪的眼睛泛著冷光,才剛進學校艾濃濃就被輔導員叫走,這回艾濃濃的名聲就別想好了!

再說艾濃濃被輔導員給叫到了辦公室裡面,她站得筆直。

輔導員一直不動聲色的在觀察她,看到艾濃濃沒有半點心虛的樣子,這才開口道:「知道為什麼叫你過來嗎?」

艾濃濃掃了一眼輔導員,老實回答:「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你在學校里已經是個名人了?」

艾濃濃還是說:「不知道!」

輔導員道:「你才剛剛進學校,就關於你很多不好的謠言,希望你能好好解釋一下。」

艾濃濃說:「輔導員你既然都說是謠言了,又為什麼還要問我?」

輔導員氣笑了,「我問你,是想了解事情的真相。你也不希望自己一直被人給誤會吧?」

艾濃濃其實無所謂的,反正從小到大,艾小雪就沒少在背後抹黑她,她平時忙著打工,忙著照顧奶奶,也不怎麼和同學打交道,所以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說她。

但是現在既然輔導員都問她了,那她肯定也是要為自己正名的。

「那輔導員想了解什麼情況?」

輔導員看了一眼艾濃濃,「好,那你就先說一下傳聞你被男人包養的事情,還有你昨晚上夢遊的事情吧!」

艾濃濃說:「我不知道為什麼學校會有這樣不堪入目的傳聞,這是對我人格的侮辱,我從來都沒有被男人包養。我父母去世了,我奶奶身體不好,我被我的監護人收養了。就因為我的監護人年輕,長得帥,有錢,所以就覺得他是在包養我?那我就只能呵呵了!如果輔導員你不相信,我可以讓我的監護人到學校來跟你見面,看看到底我是被收養還是被包養!

再說我夢遊的事情,我已經說了我的父母去世后,給我留下了心理陰影,所以有時候我晚上睡覺做了什麼,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可能以前我就有夢遊,但是因為我一直都是一個人睡覺,所以我不知道。」

輔導員看著眼前女孩倔強不服輸的眼神,點頭說道:「我相信你是個好學生,你如果覺得心理上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找我溝通。希望你也和宿舍里的同學好好相處,畢竟大家要住在一起四年,總不能天天晚上你夢遊害得你的舍友提心弔膽的吧?」

艾濃濃癟了癟嘴,「輔導員,如果我的舍友不要刺激我的情緒,我相信我的夢遊症也是不會發作的。」

輔導員無語地扯了下嘴角,「好吧,你的情況我已經了解了,你可以回去了。」

艾濃濃回到宿舍,幾個女生各自的表情都不同。

艾小雪是陰狠,秦麗是憤怒,張佳和謝燕妮是打量。

只有呂曼曼是滿臉擔心。

「濃濃,輔導員說什麼了?你沒事吧?」呂曼曼第一個開口問道。

艾濃濃回答:「沒事,輔導員就是問問有人刻意抹黑我的事情,和我昨晚夢遊的事情。」

呂曼曼說:「輔導員都說是抹黑了,那你肯定沒事了。」

「對啊。」艾濃濃笑了笑。

張家和謝燕妮也是鬆了氣的表情,看向艾濃濃的眼神和善了不少。

秦麗氣不過,冷哼道:「哼!怎麼偏偏就抹黑你不抹黑別人啊,沒聽說事出有因嘛!」

艾濃濃假裝沒聽到秦麗的話,笑著對呂曼曼說:「輔導員還問了我的夢遊症。我說那沒辦法,我在夢裡做了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 呂曼曼知道艾濃濃是在演戲,也就配合著說道:「你在夢遊的時候沒有辦法控制自己嗎?」

艾濃濃說:「沒辦法控制,只要別人不刺激我的情緒我就不會夢遊。如果被人刺激的話,在夢裡打人也是有可能的。你們知道的,夢遊是屬於精神障礙的一種,不用負刑事責任的,別說是打人,就算是殺人也不用。」

艾濃濃刻意咬重了「殺人」兩個字,還意味深長地看了秦麗一眼。

本來還很囂張的秦麗頓時不敢說話了,爬到了床上去,拿被子蒙住頭,「你們煩不煩啊?你們不睡,別人還要午休呢!」

艾濃濃看向了艾小雪,她知道之所以學校會流傳她被男人包養的謠言,就是艾小雪的傑作。

艾小雪被她看得心虛,也趕緊爬到床上去了。

短暫的午休之後,下午繼續軍訓。

一天的軍訓結束之後,同學們的興奮全都變成了抱怨。

一個個累成了一條死狗,只想趴在床上根本不想動彈了。

在宿舍里,謝燕妮說:「我只要一想想這種苦逼的日子還有十五天,我就覺得人生好黑暗!因為太心塞,晚上都沒吃飽。我好餓啊,怎麼辦,現在宿舍都關門了,也出不去買速食麵了。」

張佳同情地看著她,「你肚子很餓嗎?啊,對了!」

張佳忽然翻身下床,開始翻找行李箱。

謝燕妮好奇道:「你在找什麼?」

「哈哈,找到了!」張佳興奮地拿出了一袋子牛肉乾,「這是我媽親手做的,密封好的牛肉乾。你不是說晚上沒吃飽嗎?你拿去吃吧!」

謝燕妮想到這個是張佳媽媽給女兒做的愛心牛肉乾,張佳家庭條件不太好,牛肉乾就那麼一小袋,張佳自己肯定都捨不得吃。

謝燕妮的目光很艱難的從張佳手裡的香腸上移開,「不用了,我也不是太餓……」

這時候,剛好秦麗從外面回來了,看到張佳手裡的東西,頓時眼睛一亮,一把就給搶走了。

「你這個牛肉乾還真好吃啊,你在哪裡買的啊?」秦麗一邊說,一邊直接抓起一把牛肉乾就往嘴巴里塞,沒有半點的客氣和自知之明。

看到張佳和謝燕妮都沒說話,眼睛直直地看著自己,秦麗哼了一聲:「怎麼了?不就是吃你幾個牛肉乾嗎?至於這麼瞪著我?」

雖然這麼說,秦麗卻壓根沒把牛肉乾還給張佳的意思。

學校食堂的飯菜難吃死了,秦麗也沒吃飽,現在正是嘴饞的時候。

她不僅吃人家的牛肉乾,還邊吃邊嫌棄,「怎麼還盯著我看啊?你們也太小氣了吧?這種牛肉乾又不值錢的!小氣吧啦的!」

艾濃濃看不下去了,眼神冰冷地看向了秦麗,「還給張佳。」

秦麗現在就怵艾濃濃,怕她真的有夢遊症,晚上睡覺把自己給殺了。

夢遊症還不需要負刑事責任,那也就是說艾濃濃就算是殺了她都不犯法,那她豈不是白死了?

可現在她吃得正香,怎麼捨得還回去,於是秦麗翻了個白眼,「又不是你的牛肉乾,關你屁事!」

謝燕妮小聲地說:「這牛肉乾是張佳的媽媽親手給她做的,你怎麼能搶人家的東西呢?」

「我這叫搶嗎?」秦麗得意洋洋地說:「都是一個宿舍的,東西那就是共用的,再說我和張佳關係好,她願意把牛肉乾分給我!」

艾濃濃看了一眼秦麗,走到秦麗的桌子面前,把她的化妝品打開了。

秦麗一看頓時急了,護犢子一般跑過去,把自己的化妝品搶回來,凶神惡煞地瞪著艾濃濃,「這可是我的東西,你敢碰!」

艾濃濃抄著手看著她,好整以暇地說:「不是你說的宿舍的東西都是共用的嗎?用你一點化妝品怎麼了,大家都是舍友,你就這麼小氣嗎?」

把秦麗自己說的話,原封不動的還給她!

張佳看她們要吵起來了,急忙說道:「算了算了,一點牛肉乾沒事的,你們別為了我吵架。」

艾濃濃沒說話,只是默默地看了張佳一眼。

就算她想幫張佳,可張佳自己立不起來,她也沒辦法。

張佳性子軟,不想惹事。

她家裡的條件不太好,那包牛肉乾她自己都捨不得吃,現在被秦麗給搶走了,她心裡很心疼的。

可是她不想因為一點小事,鬧得宿舍不愉快,所以只能忍了。

秦麗得意極了,總算是出了一口昨晚被潑水的惡氣,上前去挽著張佳的手臂,說:「張佳,你別理那些多管閑事的人。我們關係好,你樂意送東西給我吃,別人管得著嗎?」

張佳只能扯出了一抹尷尬的笑容。

軍訓要持續半個月。

一開始艾濃濃演了一回夢遊之後,秦麗就對她有忌憚了。

艾小雪也因為有把柄在艾濃濃的手裡,所以暫時不敢作妖了。

宿舍里就暫時風平浪靜了下來。

一直到最後一天了,艾濃濃的大姨媽來了。

早上在食堂吃早飯的時候,艾濃濃就臉色蒼白,捂著肚子,疼得腰都直不起來了。

她一直都有痛經的毛病,前兩個月鄒媽都會給她煮紅糖水,可現在在學校里沒那個條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