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哪怕她什麼都不做,只是一個眼神,一個表情都能點燃他內心深處的火焰。

「蘇蘇,又有好幾天見不著你了。」他在她耳邊呢喃。

這些日子兩人每天都在一起,突然之間他要離開,兩人都不習慣。

顧錦主動攀上了他的腰際,「老公,要早點回來。」

一聲老公讓房間的氣氛攀升到最高。

天還沒亮,顧錦就拖著有些疲憊的身體起床,司厲霆很快就驚醒。

愛你勝過偏執 「蘇蘇,夜裡那麼晚才睡,你再睡會兒。」

「厲霆哥哥,別忘了,我是你的妻。」

她裹著睡衣起身,現實井井有條收拾好了他所有衣物,再去廚房給他做了一頓早餐。

他有胃病,必須要好好養著胃,這些日子顧錦最注意他的三餐。

司厲霆洗漱完畢,看著在廚房忙碌的小女人,曾幾何時他最羨慕的就是能有一個溫暖的家。

哪怕幾經波折,而今他終於有了。

從背後抱住了顧錦,哪怕只是分開幾天他也很是不舍。

「蘇蘇,別弄太多,我隨便吃點墊墊肚子就行,昨晚你已經很累了。」

顧錦煎著雞蛋,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容,只有這個男人是她心甘情願為他洗手做羹湯。

「不累,這幾天我不在你身邊,記得每天都要按時吃飯,要是瘦了回來我可不饒你。」

「你都給我助理說了那麼多遍,每天都有人在我耳邊提醒,我想忘都忘不了。」

「為了以防萬一,胃藥還是帶著。」

「遵命,我的老婆大人。」

兩人身上縈繞著的是暖暖的愛意,一頓早餐,司厲霆吃得很細緻。

顧錦將他送到門外,院中車子和助理早就到了。

明明就只是分開幾天而已,司厲霆臉上卻是一臉的不舍,「記著我的話,出門要帶保鏢,盡量避開出門,乖乖等我回來。」

「好。」她乖巧的點頭,像極了一個良善溫柔的妻子。

司厲霆深深吻著她的唇,和她分開一分一秒都是一種煎熬。

顧錦目送著他離開,看著車子消失在她的視野之中,顧錦拍了拍手,從院落之中出現一人。

「顧總,我是這段時間由您所僱用的人,你可以叫我黑契。」

顧錦臉上的表情再不是之前在司厲霆面前那個溫柔如水的模樣,而是帶著高貴和冷傲。

「比起顧總,我更希望你叫我司太太。」這才是她應該有的身份。

「是,司太太。」

「你們有多少人?」

「十人,如果司太太覺得不夠,可以再調遣。」

「聽我哥說你們的身手不錯,十人相當於普通保鏢百人,人貴在質而非量。

抽出一半的人保護我兒子,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要以錦諾的安全優先。」

「是,司太太。」黑契沒有任何錶情,回答話語的語氣也沒有溫度。

「剩下的人保護好我,這就是你們的任務。」

「是。」

顧錦回房間換了一套衣服,司厲霆在家的時候為了不讓他擔心,她刻意很乖巧。

他說不讓她出門那麼她就不出,他不讓她做任何危險的事情她就不做。

如果她一輩子呆在家裡,那事情的真相怎會大白?

顧錦高調出場出去了公司,她要引出那個女人弄清楚,既然是姐妹,為什麼要互相殘殺?

她相信只要她露面,那麼那人一定會再出現。

去公司的路上倒是沒有發生什麼事情,顧錦坐在辦公室想了半天。

如果那人不出現,那麼她就一點主動性都沒有。

以前那麼多次坐以待斃留給她的只剩下分別,同樣的結局她不想再發生。

顧錦突然想到了什麼,那人說要拿回屬於她的一切,如果她對顧家有戲就會直接去顧家。

她卻跟著自己到了國內,說明一個問題,她的目標不是顧家而是自己。

一張一樣的臉,難道她是想要對自己取而代之?

才想到這裡顧錦心中一冷,司厲霆去了美國,自己不在他的身邊,也許是那人最好下手的機會。

厲霆哥哥……

才想到這裡顧錦就慌了,她對司厲霆有足夠的信心他不會認錯人,架不住有心人的設計。

她已經被動了一次,再不會被動第二次。

打了黑契的電話,「準備去日本,聲勢越小越好。」

「是,司太太。」

顧錦回家交代好了錦諾,這才匆忙離開。

司厲霆上了頭等艙,他剛剛落座發現唐茗也上來了。

「三叔。」唐茗打了個招呼。

幾天不見他的傷好了很多,只是額頭上還有一點疤痕,女人臉上一點疤痕都不能有,男人倒是無傷大雅。

司厲霆略略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傷怎麼樣了?」

因為唐茗救過顧錦,司厲霆對他也上心了很多。

「皮外傷能有多嚴重?休息幾天好多了,三叔也是去參加貿易會吧?」

「嗯。」

「錦兒一個人在家不知道有沒有事。」 婚色交易,豪門隱婚妻 唐茗有些擔心道。

司厲霆手機都關閉了,等下機再和她通話吧,只要她在家也不會出什麼事。

除非那人真的喪心病狂拿著重兵器來家裡掃射,這種可能性為零。

「我找了人手保護她,不會有事。」

「那就好……」

唐茗看了一下自己的位置,他和司厲霆中間就隔著一個過道,司厲霆身邊的座位空著。

「三叔,你看這個位置像不像三年前的那一次。」

提到三年前的事情兩人都有些感概,那時候顧錦和司厲霆的事情還沒有公開。

原本是顧錦和唐茗出差,誰知道司厲霆上了飛機,還和她座位挨在一起,一路上司厲霆沒少折騰她。

「蘇蘇沒來。」司厲霆的口氣有些幽怨,才和她分開一個小時他就開始想她了。

那個女人已經快要和氧氣一樣的存在,離開她就會死。

兩人閑聊著,這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機艙門口。

空姐微笑著打招呼:「歡迎搭乘XX航空。」

所有人已經入座,只有司厲霆身邊的位置還空著,這個姍姍來遲的人就是他身邊空位的主人。

女人戴著一副大大的墨鏡,她摘下墨鏡的那一瞬間司厲霆和唐茗臉上表情驚變。

來人穿著一條簡單的碎花裙,臉上沒有化妝,嘴角揚起一抹笑容。

一張和顧錦一模一樣的臉,除了眼中帶著的那一抹狡黠和顧錦不同,兩人完全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儘管司厲霆早就知道有人和顧錦長得一樣,可是此刻看到她的臉還是有些震驚。

就好像是在家的顧錦突然上了飛機,司厲霆驚訝了一瞬。

自己查了幾天的人毫無預兆出現在他的世界之中,沒有任何遮掩,她一屁股在司厲霆身邊坐下。

「司先生這麼看著我,難道是愛上我了?」她的音色和顧錦有一些區別,顧錦就像是軟軟綿綿的棉花糖,她則是有些鋒利的刀刃。

就算是有一張一模一樣的臉,兩人的性格天差地別。

司厲霆已經回過神來,他不知道那個女人為什麼這麼大膽的敢出現在他面前。「你是誰?」 錦諾暫時離開了,小姑姑怕兩人擔心,畢竟諾諾不是幾歲的孩子去親戚家。

他只有兩個月,那麼小一個人就離開了父母,大人們肯定會擔心和心疼。

小姑姑會經常給司厲霆發一些視頻,證明寶貝好好的在她這裡沒有受到委屈。

顧安南有了新的玩具,也就不會每天當個變態偷窺狂跟著顧錦。

城東的花園洋房裡,金髮碧眼的女人將桌上的杯子全都掃到了地上。

「廢物,一群廢物,連個孩子都搶不來,我要你們有什麼用?」

「小姐,本來我們已經逼停了那輛車,他們早就有所防備,這次是我們的失誤。」

茅山鬼王 愛麗絲氣得滿臉通紅,嫉妒讓她發狂變得崩潰。

她在美國天天守著司厲霆,就是想要等他回心轉意,誰知道那人卻是假扮的。

真正的司厲霆早就就帶著老婆孩子離開回了國內,愛麗絲氣急,她竟然被耍得這麼徹底!

「寶貝,這麼大的火氣做什麼?」卡特從樓上穿著浴袍緩緩走下,從背後抱住了愛麗絲。

說起來卡特也是史密斯家的人,他的藍色雙瞳顏色要深很多,給人的感覺是陰沉的。

兩個同樣對司厲霆恨之入骨的人終於聯手,愛麗絲不知道自己究竟差在了哪裡,那個人不惜如此躲著她。

卡特則是因為司厲霆奪去了繼承權之位,狠狠的算計了他一把,導致他失去繼承權。

當初多少人都以為他是穩贏的局面,一個在史密斯家族呆了這麼多年的准繼承人。

一個是剛回來一年,毫無威信可言,還有一個懦弱的父親,百分之百會是卡特贏的。

然而那個男人一直扮豬吃老虎,暗度陳倉,多少次被自己傲慢打擊的時候他也並沒吭聲。

讓自己誤以為他就是一個廢物,誰知道這人私下收購了那麼多的股份,就連最難纏的小姑姑都擺平了。

在股東大會上給自己狠狠一擊,導致自己丟了所有的臉面。

那些人為了巴結他,以前送禮物的也是後悔不迭,不該這麼早就相信了他,導致損失慘重。

自己答應了的合作達成不了,被人冷嘲熱諷,本該是天之驕子的他被打入地底深淵。

本該屬於他的榮光被另外一人搶走,而且那人還有美滿的家庭,甚至還生了一個孩子。

卡特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就是愛麗絲聯手,各取所需,一致對外打敗司厲霆。

兩人的第一步作戰計劃就是搶走司厲霆的孩子,他那麼努力保護的家人。

失去了孩子的他就會遭受巨大打擊,然後任由他們為所欲為。

誰知道算計好的事情失敗,孩子沒有抱走。

愛麗絲心情很不好,為什麼每一次她都不能稱心如意。

邪王霸寵:醜顏傾天下 上一次給孩子下了葯都沒有打掉他,只是引發早產,這孩子命還真硬。

「我火氣大?難道你一點都不生氣?到嘴的鴨子飛了?」

卡特伸手將愛麗絲拉入懷中,手指不安分的移到愛麗絲胸前。

「這才是一個開始,我們有的是辦法對付他,要是一下就結束了豈不是沒有玩的了?」

捉住男人那隻手,「別鬧了。」

「寶貝,在床上你可是說讓我再快一點的,怎麼,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人了?」

「我現在很生氣,沒心情扯這些,下一步怎麼辦?」

「我自有辦法,比起那些讓你生氣的人,我覺得我們還是做點其它讓你可以消氣的事情,例如這樣……」

「別,還有人。」愛麗絲看著身邊跪著的丹尼爾,他是邁克調來保護自己,已經跟了自己很多年的男人。

「不過就是一條狗,讓他滾出去就是了。」卡特毫不在意,卻沒有看到地上的男人雙手緊握。

「丹尼爾,你出去吧。」

已經跪了很久的丹尼爾這才起身,他看了一眼那個他深愛的女人。

此刻領口大敞,被男人抵在桌子前,面色潮紅。

讓人臉紅心跳的畫面,然而丹尼爾只覺得有些心疼。

他默然轉身離開,他只是一個僕從,沒有任何資格可以管小姐的事情。

明知道卡特根本就不喜歡她,只是將她當成一件玩物而已,還是一件毫不憐惜的玩物。

真正愛你的人又怎麼可能在別人面前就對你那樣做,那是十分不尊重人的表現。

要是以前的愛麗絲肯定會十分生氣,然而她卻被那雙藍色雙瞳,以及和司厲霆有三分相似的臉所迷惑。

她在潛意識將卡特當成了司厲霆,所以才甘願委身於他的身子下。

卡特呢? 腹黑萌妻要逆天 在他眼裡愛麗絲年輕的肉體是絕佳的床伴。

想到這裡丹尼爾額頭青筋暴露,他內心之中很是憤恨,哪怕他知道他根本就沒有資格去恨。

她可是邁克的女兒,從小就是高貴的公主,她怎麼能這麼下賤到找一個相似的男人,成為他的玩物。

裡面已經傳來了旖旎的叫聲,丹尼爾捂著胸口站在門邊。

那個在他心裡是最純潔的小姐,她竟然會……

愛麗絲緊緊抱著男人的腰際,對上那雙深藍色的瞳孔,她將他幻想成了司厲霆。

「史密斯,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卡特看著身下女人的嬌軀慢慢染上了一層緋紅,魔鬼身材,本就精緻的五官。

這樣的女人Steven居然看不上?是該說他的眼界高,還是他很愚蠢?

卡特笑得邪魅,「是,我是你的。」

就算知道她口中的史密斯是那人,他也毫不介意,畢竟能夠從這女人身上得到快感就夠了。

一番折騰,卡特身心都得到了釋放,轉身離開,沒有理會地毯上的女人。

愛麗絲精疲力盡,滿身大汗,暫時沒有力氣起身,見到男人不理會她就離開的樣子,她低聲咒罵了一聲:「混蛋。」

雖然從第一次被他誘拐到床上就知道他是這樣的人,他不會理會女人的情緒,只顧著發泄自己的慾望。

可是一對上他那張和司厲霆有三分相似的臉,她就會忍不住將自己的身體交出去。

想象著身上的人是司厲霆,她才會從裡面得到巨大的愉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