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憑什麼?她憑什麼離秦騁哥哥這麼近?!

該站在秦騁哥哥身邊的人是她!是她!而不是那個離了婚還要恬不知恥的來纏著秦騁哥哥的女人!

顏桑努力調整自己的呼吸,將眼中的妒意強壓下來。

宋晴暖眯著眼,手掌輕輕放在額間遮擋著光線,傍晚時分,太陽的逆光讓她看不清遠處女子的神情。

等女子的身影越來越近時,宋晴暖看到的,便是滿臉愉悅,笑意盈盈的顏桑。

「坐我們的車,一起過去吧。」

宋晴暖如是說,大大方方的給她讓了位置。

——我們的車。

宋晴暖的話像一根針,扎得她針針滴血。

「好啊。」

顏桑實在沒有辦法拒絕,這是這麼久以來,她第一次可以和秦騁挨得這麼近的機會。

宋晴暖打開了後車門,顏桑的目光頓了一下,便坐了進去。

關好車門后,宋晴暖打開副駕門,坐了進去。

秦騁的臉色有些難看,說實話,他介意除了宋晴暖以外的女人坐他的車。雖有不悅,卻也沒說什麼。

「宋總,準備去哪裡吃啊?」

上車后,顏桑率先說道。

「前面街上有家新開的日料店,我早就想嘗嘗了。」

宋晴暖閉著眼睛,靠在椅背上。

「你什麼時候喜歡吃日料了?」

正在開車的秦騁斜睥了她一眼。

宋晴暖卻也只是笑笑不說話,只閉著眼睛,似乎是在休息。

顧黎給她的資料裡面,有一句話引起了她的注意。

顏桑的父母,是素食主義者,特別是海鮮類的東西,一點都不吃。

那麼顏桑耳濡目染,可會有影響?

車裡沉默下來。

過了一會兒,宋晴暖慢慢睜開眼睛,透過反光鏡打量了一眼坐在後排的顏桑。

她似乎只是在欣賞窗外的風景,並沒有什麼不同。

顏桑的視野之中閃過一排排高樓大廈,而餘光里,全是秦騁正在專心開車的身影。

坐在你身邊的人,應該是我!

……

很快,車子便到了目的地。

三人上來后,宋晴暖預定好的菜品很快就上齊了。

「嗯,這家味道確實不錯!」

顏桑一邊讚歎著,一邊又將一片魚肉放入口中。

「尤其這道刺身,鮮香滑嫩,口感細膩。」

「你喜歡就好。」

宋晴暖回應著她,似乎心情不錯。

她們聊了很多事情,工作,學習,生活。

每一樣,顏桑都有自己的心得,就跟任何普通的人一樣,都只是,在努力過自己最平凡的生活。

秦騁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靜靜的坐著,面前的菜一點也沒有動過。

宋晴暖思付了一番,還是決定試一試。

「親愛的,你怎麼不吃?」她突然轉頭,滿臉笑意,語氣都帶著溫柔的說道:「很好吃,你嘗嘗。」

說完,用自己的筷子夾了一片魚肉,輕輕遞到秦騁嘴邊。

秦騁皺了皺眉,不明白宋晴暖怎麼會突然做出這種舉動,他倒想看看她要做什麼。

特別是那句「親愛的」讓他根本就沒有辦法拒絕。

重生蘇聯 輕輕張嘴,秦騁任由宋晴暖把那邊魚肉喂入嘴中。

乖順的,哪裡還有一點秦氏總裁的架子?

顏桑拿著筷子的手不禁用力了三分。

沒關係,她忍得住。

「等一下。」

情深難奈 就在這時,宋晴暖輕輕掃了一眼顏桑,然後伸手拉過秦騁,「親愛的,你的嘴邊有東西。」

說完,整個人慢慢湊了過去,就在秦騁和顏桑都在疑惑時,下一步,宋晴暖竟然直接用吸吮掉秦騁嘴邊的那點點的碎屑。

「嘶——」

極其曖昧一聲口水交融。

顏桑愣了愣,瞬間,眼中明顯的驚訝,再到憤怒,最後又變成不在乎。

縱然顏桑轉變再快,卻也被宋晴暖捕捉到了。

「宋晴暖!」

秦騁明顯不悅的聲音在包房內響起。

他一把推開眼前的女人,雙手握住她削瘦的肩膀,聲音沉沉:「你到底想幹什麼?」

從他和這個女人過來吃飯,她就不對勁,現在這又是在做戲給誰看!

宋晴暖一臉無辜狀,眨巴了下眼睛,「我幫你而已啊!」

嬌嗔的聲音讓顏桑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將她撕碎。

放在桌下的手死死的握住,指甲嵌進血肉里,皮膚也因用力變得慘白。

「哦?」

男人眼神中閃過一絲薄笑,語氣中明顯的戲虐之意。

好,真是好樣的!

「我們現在就回家?我也想你很久了!」

戰國謀妃 說完,秦騁旁若無人,大手直接攬過那纖細的腰肢,用力一拽,女人柔軟的身子,便直接挨了上來。

顏桑的心在滴血…… 怎麼可以!

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做?!

即使這樣,宋晴暖也不忘迅速的撇一眼顏桑。

又是一抹轉瞬即逝的悲憤。

伸出手,宋晴暖擋住男人就要湊到臉上的性感薄唇。

「別……」

說實話,宋晴暖確實有點慌,她知道自己不該拿秦騁玩火,可她也是沒有辦法。

她真的不知道,以秦騁的性子,會不會真的就直接當著顏桑的面對自己……

「嘟嘟嘟——」

就在這時,宋晴暖的手機響了起來。

謝天謝地!

宋晴暖趕緊推開秦騁,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拿起手機。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我接個電話。」

說完,趕緊起身,朝著洗手間走去。

可宋晴暖臉上那抹紅暈卻讓顏桑格外刺眼。

來到洗手間,宋晴暖看了看來電,調整下呼吸,使自己語氣聽起來平靜。

這才接起電話:「筱雨,那個裡面到底說的什麼?」

「裡面的內容很正常,沒什麼不同的。」

「只是有段地方像是被干擾了一樣,我找人看了,人家說要經過特殊處理才能聽見,現在正在弄了,結果還沒出來,我先跟你說一下。」

干擾?

宋晴暖有些意外。

難道是秦騁發現了什麼?

「小暖?」

見電話里沒有聲音,那邊的筱雨急切的問了一句。

「這樣啊……」

宋晴暖回過神來,連忙道:「筱雨,辛苦你了,結果出來了記得跟我說。」

「嗯,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電話那邊的筱雨似乎是在聽歌,音樂聲頓時變小,她呵呵的笑了兩聲:「誰讓我愛你呢。」

宋晴暖心中一暖,簡單的交代兩句讓她好好養身體,這才掛了電話。

她真的很慶幸,身邊有筱雨這麼一個真心實意幫助她的朋友。

回到包房后,秦騁和顏桑旁邊的東西紋絲未動。

三人顯然都沒什麼心情再吃下去。

潦草的收場后,把顏桑送回去,兩人也一路直接回了秦家別墅。

一路上異常的沉默,就連秦騁都一反常態的沒有糾纏她。

但宋晴暖心中想的是另外一件事。

進門后,宋晴暖明顯心不在焉,敷衍了幾句便朝著樓上走去。

「管家!」

秦騁看著她的背影,沉沉的喊了一聲。

「少爺,怎麼了?」

老管恭敬的走過來。

「我今天開回來的這輛車不要了。」

「是。」

雖然不懂秦騁為什麼這麼做,可管家也不敢多問。

就連宋晴暖都愣了一下,車子招惹他了?

她懶得去問,回到房間關上房門,宋晴暖垂頭喪氣的坐回床上,擔憂的神情盡顯無遺。

秦騁到底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她的衣櫃,秦騁真的翻過嗎?

越想越亂,心裡突然莫名的煩躁。

沉重的身子往後一倒,感受著柔軟的床鋪暫時帶來的舒適。

房門卻在這個時候時候被打開。

宋晴暖抬頭,正看見秦騁走進來。

拖著疲憊的身體爬起來,不曾想她卻發現秦騁手上拿著什麼東西——

秦騁關上房門,走到沙發旁邊坐下。

冷洌的眼神涼涼的刮在她身上。

看著宋晴暖眼中的疑慮,秦騁先開了口,「給你看樣東西吧。」

說完,一隻手拿起剛才進來時手上拿著的設備,一隻手拿著一支筆。

宋晴暖看的清楚,那是一支錄音筆。

心中暗叫了聲不好,下一秒,秦騁同時按下了兩樣東西的開關鍵。

「茲……茲。」

傳入耳中的,和今天早上在電話里聽到的奇怪的聲音,一摸一樣。

秦騁盯著眼前的人,不放過她的任何一個反應。

宋晴暖像被人迎頭潑了一盆冷水,骨縫間似有一股寒意慢慢透過,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秦騁的聲音,透著久違的森冷:「你想聽什麼,問我,我直接告訴你不就好了么?」

手心暗暗攥緊,宋晴暖裝作疑惑的抬頭看他:「你給我看這個幹什麼?」

既然沒有辦法,她就裝傻。

可她的表現,瞬間讓秦騁火了。

「別跟我兜圈子!」

秦騁狠狠的將手裡的東西砸向地面,起身,雙手擒住宋晴暖纖細的手腕,將她整個人直接壓在床上。

「安之一進來我就發現了。」

那雙柔若無骨的手,彷彿再用力幾分就會被掐斷。

他猩紅著雙眼,咬牙切齒:「想不到宋總現在手段如此高明,連小孩子都要利用。」

秦騁幾乎壓得她喘不過氣。

看著男人眼中濃濃的怒火,宋晴暖終於明白,原來秦騁,早就在防著自己。

委屈,酸澀,無能為力瞬間佔據內心。

宋晴暖仰頭,逼回就要湧出的淚意,忽然笑了,「那又怎樣?」

「呵,你還真是好樣的!」秦騁都被她這個模樣氣笑了,狠狠的盯著她:「那麼你說,誰讓你這麼做的?」

事到如今,秦騁只覺得一切可笑至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