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玉影(點頭) 身爲一名曾經的刑偵人員,鄒潔靈從張俊傑的語氣裏已經聽不到任何求生的慾望,她能感覺出來,這人從監獄裏逃出來之後,很可能已經不準備再活着回去了,只想要報復當初捉他歸案的鄒潔靈。

而且鄒潔靈知道張俊傑父母雙亡,沒有兄弟姐妹,也沒有結婚生子,這樣孑然一身的犯罪分子是最難對付的。

“嗯,你一直這麼乖的話,我會給你獎勵的,這樣吧,我們玩個遊戲,你現在到那邊路燈下面去站着,對了,你身邊還有兩個同伴,讓他們到小區裏去,把所有居民都喊過來,我要和你演一出雙簧戲,我指揮,你表演,沒有觀衆是不行的。”張俊傑向鄒潔靈提了出來。

“喊居民過來做什麼?”鄒潔靈一邊向路燈那邊走過去,一邊向張俊傑問了一聲。

“我讓你問問題了嗎?你別犯規哦!從現在開始,你只要犯一次規,我就拔掉果果一根指甲,我在監獄裏經常被牢頭拔指甲,一整個一整個地被拔掉,那感覺真的很疼哦!等她十個手指甲拔完了,我就只能挖她的眼睛了,她這麼漂亮的一對大眼睛,我實在不忍心下手啊!你可不要逼我。”張俊傑向鄒潔靈恐嚇了幾聲。

“你別傷害她!你讓我做什麼我全都照做就是了!”鄒潔靈連忙答應了張俊傑。

“嗯,三分鐘之內,讓你的同伴叫一百名小區居民到這裏來,如果沒完成任務,我只能拔掉果果一根指甲了。”張俊傑向鄒潔靈命令了一聲。

雖然不知道張俊傑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但鄒潔傑此時也已經別無選擇,只能按照張俊傑的指示,讓齊格和笑笑幫着去叫小區裏的居民,讓他們幫幫忙,到這裏來配合劫匪張俊傑的要求。

剛纔齊格一直耳朵緊貼着鐵門,利用他強化過的聽力聽着門裏面的動靜,還真的讓他聽到了一些聲音,劫匪張俊傑的說話聲,小女孩兒低低的哭聲。

婚情告急 自重啊老闆! 劫匪張俊傑似乎站在窗邊,在窗簾後面一邊打電話指揮鄒潔靈,一邊偷偷觀察着外面的情況,小女孩兒的哭聲在廳另一角的牆邊,和張俊傑之間有幾米的距離。

“這事兒與我無關,我不想惹麻煩,我要回去了。”齊格在鄒潔靈讓他幫着叫人的時候,卻是很冷漠地拒絕了鄒潔靈的求助。

“哈哈哈哈……說話的是你找來的那個小白臉?關鍵時刻果然靠不住啊!”張俊傑顯然在齊格三人回來的時候,從窗邊看到了他們三人的樣子,這時候聽到齊格說的話之後,忍不住出言挖苦了鄒潔靈幾句。

“確實不關你的事,你先走吧。”鄒潔靈沒想到齊格如此冷漠,不過話說回來,齊格就算在這裏也幫不上什麼忙,既然他要走那就讓他走吧。

“你原來是這樣一個人?”笑笑很失望地看着齊格,她先前一直很崇拜他來的。

“我就是這樣一個人,很高冷。”齊格淡淡地回了笑笑一句,轉身走向了自己停在路邊的的寶馬x1.

“高冷?你讓我感到噁心!”笑笑對齊格此時表現出的冷漠根本無法接受,正常人這時候都應該表現出些關心來纔對的吧?高冷?別污辱高冷這個詞!

齊格沒搭理笑笑,回到了寶馬車子裏,不太熟練地在路邊倒着車,準備調轉車頭離開小區的樣子。

笑笑罵了齊格幾句之後,沒時間繼續憤怒,連忙按劫匪的要求,到小區裏四處喊人去了。

“鄒局長,因爲抓我立功才當上局長的吧?現在,你給我站在路燈下,脫你身上的衣服,包括內衣,我數一聲你脫一件,如果你脫的速度跟不上我數的速度,我就只能把果果的指甲拔下來了,真的會很疼的!”

“你說了算。”鄒潔靈只能答應了下來。

“現在開始脫,第一件。”張俊傑在窗簾邊看着外面,向鄒潔靈繼續下着命令。

別愛我小心萬劫不復 “別傷害她,我脫。”鄒潔靈顫抖着身體,一隻手快速解着衣服釦子,把外衣從身上脫了下來。

“第二件。”

“第三件。”

“第四件。”

“第五件。”

“第六件。”

“第七件,鄒局長你身材不錯啊!皮膚也很白,現在把褲子脫了。”張俊傑繼續數着數催促着鄒潔靈,很快鄒潔靈身上脫得只剩小衣小褲了,在深秋的夜裏凍得瑟瑟發抖。

“第八件,先脫小褲褲。”張俊傑銀笑了起來。

小區居民們還沒有人過來,幾個保安被笑笑喊了過來,問清楚情況之後,拿出手機準備報警,眼角卻是偷偷看向了正要脫下小褲褲的鄒潔靈。

鄒局長的身材和皮膚真好,平時絕對沒機會看到這樣的一幕。

“別報警!別激怒他!”鄒潔靈手放在小褲褲上,連聲阻止了準備打電話報警的保安。

新夫上任,早安老婆大人! “讓他們報警,你的同事看到你果體的樣子,一定會很感興趣!哈哈哈哈哈……”張俊傑繼續獰笑着。

就在這時候,看向窗外的張俊傑突然感覺着什麼地方有些不太對,但是,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齊格剛纔假裝倒車離開小區,他倒來倒去,找着機會把先前完成和機器人遊戲得到的50000點強化點數,全部強化在了車子的撞擊力上。

強化完畢幾次調整方向之後,齊格退出了幾十米,卻是把車頭對向了張俊傑所站立的窗邊,打開遠光燈、踩死油門,把瞬間加速到百多公里的寶馬x1猛然向鄒潔靈家的窗邊撞擊了過去!

先前齊格已經在門邊依靠他超常的聽力判斷清楚了張俊傑和小姑娘果果各自的方位,選擇的撞擊方向特意避開了小姑娘果果所在的方位。

‘轟!’地一聲悶響,寶馬x1的車頭猛然撞塌了張俊傑所站立處的發泡磚牆壁,把裏面猝不及防的張俊傑直接撞飛了出去,齊格快速倒車、開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牆洞裏衝了進去,把被撞傷撞懵的張俊傑臉朝下死死地摁在了地上。

鄒潔靈的手放在小褲褲上,整個人完全懵了。 趙羽:「我只在你面前這般。」

玉影:「你心裡只能有我,你要敢看上別人,我就找王兄做主把你貶成庶人,連我的駙馬都不是,然後我再改嫁,氣死你。」

趙羽:「就把我所有的身份都抹了只留一個你駙馬的身份,我聽你指使好不好?」

玉影:「好」(靠在他懷裡)

趙羽(抱著她駕馬趕路到了城裡找了一家客棧勒馬停下抱著她下了馬)「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一宿明日再趕路。」

玉影:「小羽哥你安排就是,我聽你的。」

趙羽(把馬綁好,帶著她走進去)

【客棧】

店小二:「兩位客官,打尖還是住店」

趙羽:「住店,準備一間上房,送些熱水到房裡」

店小二:「好,客官這邊請」

趙羽:「把外面的兩匹馬給喂好了」

店小二:「好嘞」(帶著上了樓)

趙羽(拉著她跟著上了樓)

店小二(推開門)「客官天字一號房」

趙羽:「就這間吧,儘快送些熱水來」

店小二:「好嘞」(退下去,下了樓把馬牽到馬廄喂好馬去廚房)

趙羽(關上房門)「你先坐下歇會吧」

玉影(坐到凳子上)「小羽哥,我們還是儘早趕路吧」

趙羽:「不想玩了?」(看著她)

玉影:「我們還是早去早回吧,等綺羅姐成親了我們不是還要繼續巡行天下嗎?」

趙羽:「好,都聽你的,那我們下樓吃還是在房裡?」

玉影:「下去吃吧,我可不喜歡房裡一股飯菜味」

趙羽:「好,都聽你的」(把她摟到懷裡抱著)

玉影:「小羽哥,這裡到晉陵縣得多遠啊?」

趙羽:「恩(想了想)我們從浦清縣到晉陵縣用了大概五日吧。」

玉影:「那這裡到晉陵縣也得十多日吧。」

趙羽:「我們那時是步行,還在浦清縣耽擱了幾日。」

玉影:「這樣啊,我們騎馬應該比走路快。」

趙羽:「恩」

玉影:「對了,小羽哥,就你說的五味的心上人是誰呀?」(抬頭看著他)

趙羽:「想知道?」(輕撫她的長發)

玉影:「想啊,我想知道是個什麼樣的女子會看上他的」(笑)

趙羽:「我們從清河縣離開后,前往太平鎮路過一片枯樹林,天色也暗了,我們找了地方正準備休息,五味他呢怕鬼亂跑在枯樹林迷路了,樵夫長貴經過收留了我們,並講起了女鬼洪秀蘭的事,洪秀蘭是太平鎮第一富豪百善庄少爺呂家棋的原配夫人,但秀蘭一直未能懷孕,為了呂家的香火,秀蘭主動幫家棋納妾。不久呂家二位夫人都有了喜訊,秀蘭卻被發現紅杏出牆,後來便懷胎自殺了。我們聽完洪秀蘭的事,覺得她有什麼隱情,便借著為百善庄驅鬼為由入住其中。剛進去一會小香就進了前廳,鬧了半天,然後突然就咬了五味一口,後來我們查清以後,準備走的時候小香追出來送了他一個香囊。」

玉影:「原來是這樣啊,問題是這麼久了,人家姑娘還會等他嗎?」

趙羽:「不知道,等接到五味他爹我們返回的時候去太平鎮百善庄去看看。」

玉影:「好,小羽哥,我餓了,我們下樓吧。」

趙羽:「好(摟著她站起身下樓)有喜歡吃的就點。」

玉影:「你會慣壞我的小羽哥。」

趙羽:「你是我夫人,不寵你寵誰?」

玉影:「也是,反正你銀子夠用。」 齊格車子撞擊所掌握的力度恰到好處,並沒有傷害到小姑娘果果,她此時只是受到了極度驚嚇而已。

醒悟過來的鄒潔靈顧不上穿衣服,連忙從撞開的牆洞裏衝了進來,抱住了地上被捆綁住但還沒有受到侵害的女兒果果,淚如泉涌。

“對不起,我錯怪你了。”笑笑回來看到房間裏的一幕,一邊給鄒潔靈披上衣服,一邊連聲向齊格道起了歉來。

“人傻沒辦法。”齊格搖了搖頭,他當時肯定不能把自己的計劃和她們明說,假裝成很漠然的樣子,只是爲了讓歹徒張俊傑放鬆警惕而已。

“你……”笑笑噘起了嘴,不過現在也只能怪自己傻,沒看出來齊格是想救人,而不是真的冷漠。

“國旗哥,大英雄,謝謝你救了我家果果。”鄒潔靈披着衣服抱着果果走了過來,向齊格千恩萬謝,如果不是齊格很聰明地分析出了劫匪所在的方位,果斷出手,後面的事情不堪設想。

她知道,就算她按照張俊傑所要求的一切全都做了,張俊傑也不會放過她和果果,對於這樣一位已經沒有求生欲的窮兇極惡的犯罪分子來說,什麼條件對他都沒有意義,他只是單純地想要報復她而已。

很快,鄒潔靈局裏的同事趕了過來,控制了被撞成重傷的張俊傑,他們也是剛剛纔收到消息,說張俊傑從雲豐市第三監獄殺了獄警越獄了,沒想到跑到了鄒家來。

“媽媽不是說讓你不要給陌生人開門的嗎?”鄒潔靈摸着女兒果果的腦袋,向她問了一聲。

“他說是爸爸讓他來送生日蛋糕的,他手上還提着個生日蛋糕……我打媽媽的手機,但一直佔線……”果果小腦袋埋在媽媽的懷裏,不敢看媽媽的眼睛。

“今天……是果果的生日?”鄒潔靈有些發楞。

“不是,是昨天。”果果糾正了鄒潔靈。

“對不起!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鄒潔靈看着地上被撞爛的生日蛋糕,突然象是想到了什麼,淚水不自覺順着臉頰又流了下來。窮兇極惡的歹徒都打聽到了她女兒果果生日是哪一天,她當媽媽的,卻是各種忙,給忘了。

“好了,這裏沒我什麼事了,我要回酒店去了,明天我還要趕早開車回雲豐市去。”齊格向鄒潔靈和笑笑招呼了一聲,準備要離開了。

“齊大哥,我真的很對不起,我錯怪你了,不該那樣說你的。”笑笑再次向齊格道着歉。

“我不和腦子差根筋的人計較。”齊格向笑笑擺了擺手,轉身走去了車子旁邊。

“國旗哥!你是位英雄!真英雄!”鄒潔靈含着淚,遠遠地向齊格豎起了姆指。

“下次不管再忙,千萬別忘了果果的生日!”齊格大聲回了鄒潔靈一句,回到寶馬車裏發動了車子飄然而去。

“做英雄的感覺很不錯吧?”機器人亮屏向齊格說了一聲。

“也許吧。”齊格不想承認。

“現在還覺不覺得我坑?”

“你?沒有最坑,只有更坑!”

……

省人民醫院,手術室外。

龍陽區區長龍剛、龍陽區首富龍仔仔的父母龍彪夫婦、賈晨曦的父母賈德旺夫婦,此時兩家人正一起聚在省人民醫院的手術室外面,等着手術室裏的消息。

龍仔仔和賈晨曦從變形的車子裏救出來的時候,已經不成人樣了,送到醫院直接進了手術室,到現在都還沒出來。

“龍區長,現場的視頻已經查到了。”一名三十多歲的中年人走過來低低地向龍剛彙報了一下。

這位中年人是龍陽區公安分局刑偵科的科長袁志偉,是龍剛以前在公安分局工作的時候提拔起來的親信。知道自家侄兒出事之後,龍剛立刻把袁志偉叫了過來,讓他調查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怎麼樣?”龍剛冷着臉向袁志偉問了一聲,龍仔仔的父親龍彪、賈晨曦的父親賈德旺也連忙湊了過來。

龍剛能有現在的地位,仕途能這麼順利,和他堂哥、龍陽區首富龍彪的各種運作是分不開的,兄弟二人一個做官,一個從商,配合得天衣無縫,說起來兄弟倆應該是官一起做、錢一起賺,現在龍彪的兒子龍仔仔出了事,就和龍剛自己的兒子出了事是一樣的。

其實有件事龍彪不知道,就是根據龍仔仔的出生日期推算,龍剛覺得十有八~九是龍仔仔是自己的種,堂哥龍彪很可能是喜當爹。

袁志偉向四周看了看,感覺象是不太方便在這裏說,雖然這裏看起來並不象有其他閒雜人等的樣子,但畢竟是在公共場合。

“情況怎麼樣?”兩個哭兮兮的中年婦女也湊過來向袁志偉問了一聲。

“我們去那個房裏。”龍剛把袁志偉向附近一個休息室走了過去,那是醫院方面特意幫他們開放的一間休息室。但因爲兒子還在手術室裏做手術,兩家人都沒有進休息室,而是守在手術室外面等消息。

見賈德旺和兩個中年婦女跟了進來,袁志偉有些謹慎地看了龍剛一眼。

“有什麼話當着他們的面說不打緊,都是一家人。”龍剛關上房門之後向袁志偉說了一聲。

“現場視頻出來了,是龍少的車子超速行駛並違章衝過了中線,對方沒有任何違章行爲,在撞擊之前還及時剎了車。這起交通事故,出警的交警已經判定了是龍少的全責。”袁志偉拿出他拷貝在手機裏的視頻給龍剛、賈德旺等人看了看。

視頻裏的一切很清晰,路口綠燈,齊格的車子正常速度駛過,然後龍仔仔和賈晨曦的悍馬h3從對面高速衝了過來,速度至少達到了一百七十多碼,甚至更高。

在悍馬h3即將和對面的寶馬x1會車的時候,悍馬h3突然調轉方向盤向寶馬x1直撞了過去,寶馬x1及時踩了剎車,但兩車還是撞在了一起,寶馬沒動,悍馬h3卻是打着滾飛了出去。

看到現場視頻之後,原本氣勢洶洶的五人頓時都有些泄氣,這起交通事故,寶馬x1毫無過錯,確實是悍馬h3的全責啊! “話雖這麼說,但我打聽到的是他們之前在楚豪大酒店門前發生過糾紛,那人動手打了仔仔和曦曦,纔有了後來他們賭氣斗車的一幕!這事兒沒這麼簡單!”龍彪的夫人黃豔紅很憤怒地向袁志偉提了出來。

“酒店前對方動手打人的一幕,當時龍少沒有報警,現在再提出來會很被動,而且……就算證實對方動手打了人,也定不了多大的罪,和這次的撞車事故扯不上關係……”袁志偉小聲回了龍剛和兩對夫婦幾句。

“我兒子和曦曦快死在手術室了!就算救出來後半輩子也要在輪椅上過了!這事兒怎麼能就這麼算了?龍剛!如果不能幫我們兒子找回公道,我看你這區長也不用再當下去了!”黃豔紅一腳踢在了旁邊的椅子上,臉上的神情顯得很是憤怒。

“是啊!怎麼可能就這麼算了?還有沒有天理了?”賈晨曦的母親趙高玉也在一旁叫囂了起來。

兒子出這麼嚴重的車禍,聽醫生說就算手術搶救回來也會終身殘疾,甚至植物人、變成癡傻,這讓做母親的黃豔紅和趙高玉根本沒辦法接受,哪怕一切責任都在自己兒子身上,這事兒也不能就這麼放過齊格啊!畢竟這一切是因齊格而起。

“對方在撞車之後有沒有離開現場,弄個肇事逃逸之類的?”龍剛想了想補着問了袁志偉一聲。

“對方沒有逃逸,交警來之後才離開的……而且視頻很清楚,龍少全責……對方根本就沒有任何違章,也沒必要肇事逃逸。”袁志偉小聲說了幾句。

“視頻視頻!不能想辦法把視頻處理了嗎?沒有了視頻對方不就是肇事逃逸了嗎?一定要先想辦法把他抓進牢裏!然後再想辦法弄死!不!弄個高位截癱!”黃豔紅不耐煩地向袁志偉吼了幾聲。

“你小聲點兒!都被人聽到了!”龍剛不得不勸了他嫂子幾句。

在兒子龍仔仔出事之後,龍彪夫婦向龍仔仔的狐朋狗友們已經瞭解了事情的大致經過,知道龍仔仔和齊格在楚豪大酒店門前鬥氣的事情,齊格辱罵了他們父子,還毆打了他兒子龍仔仔和賈晨曦。

龍仔仔氣不過才用車去撞齊格,結果很離奇地出了車禍,現在生死未卜,聽醫生說就算救回來也非癡即傻、終身殘疾,這讓龍彪夫婦根本無法接受。

如果僅僅是一場交通事故,而且龍仔仔全責,龍家這時候也沒什麼話好說,但雙方明明在之前發生過鬥毆,而且對方辱罵他們父子辱罵得那麼難聽,導致了龍仔仔氣憤之下報復,事情的性質在他們夫婦看來就不一樣了。

“我去過酒店,查看了酒店門前的視頻,是仔仔的保鏢先踢了對方的車,雙方下車後互罵,仔仔和曦曦動手在先,對方纔還手的。另外,街邊的視頻還調出了當時仔仔的車子違規變道加塞,對方不肯相讓然後爭吵起來的一幕……”袁志偉向龍彪夫婦又說了幾句。他把能調查到的全都調查了,所有視頻都顯示是龍仔仔主動惹事。

“喂!袁科長!你到底是站在哪邊的?你這樣子處理事情我們龍家還不如養條狗了!”黃豔紅聽得是越來越氣憤,忍不住向袁志偉大罵了起來。

“你夠了沒?小點兒聲!這麼衝動能解決問題嗎?”龍剛再次阻攔了黃豔紅幾句。

“這事兒嫂子能不衝動嗎?”賈晨曦的父親賈德旺紅着眼睛回了龍剛一句,兒子是他的心頭寶貝,就這麼被人弄殘了,實在讓他接受不了。

“袁科長,你就沒有什麼‘公正’的解決辦法了嗎?”龍剛板起臉來看向了他一手提拔起來的袁志偉,很顯然這件事如果袁志偉處理不好,他以後是不會再器重他了。

“要不……我想辦法把所有那些視頻銷燬掉,然後在網上給那人掛個肇事逃逸的通緝?但是,這麼做需要買通很多人、花很多錢……”袁志偉試着向龍剛問了一聲。

愛上小姨+作者:長樂居士 他這公安分局刑偵科的科長是龍剛一手提拔上來的,而且龍剛在今年換屆的時候,很可能還要升官,以後袁志偉有很多求着龍剛的地方,這件事上不得不盡心盡力。把正常的視頻毀掉,讓冤情死無對證,是他幹這一行以來經常做的事情。

“錢你就別操心了,只要把事情辦好,要多少給多少!”龍仔仔喜當爹的父親龍彪是個慢性子,終於找到機會插了句嘴進來。

“那人的車上會不會有行車記錄儀之類的?”龍剛想了想之後向袁志偉又問了一聲。

“這個……我明天問問經辦的交警吧,如果在交警手上,我會想辦法銷燬掉,如果不在交警手上,我也會想辦法查扣了他的車子,把他拘留起來讓他配合調查,看能不能找到他車上的行車記錄儀。如果有的話,我會第一時間把裏面存儲的內容銷燬掉。”袁志偉想了想回答了龍剛。

“別等明天了!明天黃花菜都涼了!你現在就派人想辦法查到他那車子的下落,天亮之前把這事兒給我們解決了!”龍仔仔的母親黃豔紅再次插話向袁志偉命令了一聲。

這次龍剛沒有再攔着黃豔紅了,他們共同的兒子在這次事故中毫不佔理,想報復回來,只能採取這種非常手段。

“好的。”袁志偉只得答應了下來。

“如果這事兒你處理得好,我會和你們羅局長好好談談,你們分局的魏副局長不是快退了嗎?那個位置以後肯定是你的。”龍剛給袁志偉許下了些好處。

“謝謝龍區長提拔!我這就去把這件事處理妥當了。”袁志偉連忙向龍剛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開了。

“龍區長,實在不行,我找人把那個小畜生給做了!不用整這麼麻煩!”賈晨曦的父親賈德旺在袁志偉走了之後,把龍剛和龍彪兄弟拉去一邊低語了幾句。他的兒子和龍仔仔一樣躺在手術室,能不能出來都是問題,出來已經廢了,現在賈德旺對齊格也是恨之入骨。 “可以啊!我們雙管齊下,我這邊通過正規渠道想辦法把他弄進牢裏,你那邊也找人,合適的時候把他做掉……不,把他弄到一個人不知鬼不覺的地方,斷手斷腳割舌挖眼弄殘疾了,讓他生不如死纔好!”龍剛捏着拳頭恨恨地說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