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葉微瀾皺眉問。

「太太請回去。」保鏢禮貌地說。

「什麼意思?」

「這是秦總的意思,沒有秦總的允許,您不能離開這裡。」

葉微瀾簡直不敢相信,「秦致要把我關起來?」

保鏢不再回答她的問題。

「我要出去,我倒要看看你們誰敢阻攔?」

葉微瀾朝著外面沖。

兩個保鏢輕輕一推,就把她給推回了屋子裡,把大門一關,反鎖上。

葉微瀾氣得在裡面砸門,「你們瘋了,敢把我關起來?我可是這個家的女主人,我要開除你們!」

她吼得再大聲也沒人理會她,她怎麼威脅保鏢都沒有用。

每天只有一個煮飯阿姨到了時間過來做飯,做完飯就離開。

葉微瀾被關在家裡三天了。

這三天里除了煮飯阿姨,沒有人搭理她,更別說讓她出去了。

結婚這麼久,哪怕秦致再不喜歡她,也沒有對她這麼絕情過。

葉微瀾心裡忐忑不安,難道是秦致認回了沐暖暖,就馬上要和她離婚了嗎?

是不是沐暖暖在秦致面前說了她的壞話?

葉微瀾依舊端著架子,問煮飯阿姨,「是秦總讓你來的嗎?他有沒有說要把我關到什麼時候?」

煮飯阿姨一臉的為難,「太太,我什麼都不知道,如果您有需要的話,要不然我幫您報警?」

葉微瀾翻了白眼,不耐煩地說:「行了行了,你懂什麼!」

她也是腦子蒙了,才會問一個煮飯阿姨。

她要是敢報警,秦致絕對會和她離婚的!

她之所以沒報警,沒找人求救,就是抱著希望,等到秦致氣消了就會把她放出去。

葉微瀾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穿著睡衣,坐在客廳里獨自喝酒。

喝著喝著,她就開始罵姜家人沒用。

這麼好的計劃,被姜家的蠢貨們給毀了,還連累得她激怒了秦致,被關起來。

忽然,她的電話響起來,在安靜的夜晚異常刺耳。

葉微瀾抓起手機,看到是秦驚鴻的來電,頓時喜出望外,趕緊接起來。

「驚鴻,我是媽媽……」

電話那頭頓了頓,才傳來了秦驚鴻平靜的聲音,「事情是你做的吧?」

葉微瀾被他問得雲里霧裡的,「驚鴻,你在說什麼?」

秦驚鴻再次發問:「我問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葉微瀾不高興地皺眉,「你就這麼跟媽媽說的嗎?我不管做了什麼事情,也是為了你,為了這個家!」

秦驚鴻閉了閉眼,語氣充滿痛苦,「看來的確是你做的。」

「驚鴻,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你就跟你爸爸一樣莫名其妙!」

「你到現在還嘴硬,真當別人都是傻子?要我再說明白點嗎?姜家這場婚禮,完全就是出自你的手筆吧?你明知道安寧是個冒牌貨,還忽悠姜衍娶安寧,想要利用姜家成為安寧的助力?你也不想想,爺爺和爸爸他們是會被人威脅的人嗎?」秦驚鴻乾脆一口氣說道。

葉微瀾一驚,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秦驚鴻就是她在秦家最大的倚仗,如果連秦驚鴻都責問她,那她就太寒心了!

「我做這些事都是為了誰?誰都有資格指責我,唯獨你沒有!我們母子在這個家裡本來就不被待見,如果沐暖暖回來,這個家就更加沒有我們母子的容身之所了!」

「看來你到現在還不明白錯在哪裡。」

葉微瀾急了,「我也不想的,是你爸爸太過偏心了!驚鴻,你要幫幫我,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

話音未落,秦驚鴻那頭就果斷掛上了電話。

「喂?驚鴻?喂!!」

葉微瀾頹然的放下了電話。

大門被打開,秦致挺拔的身影站在門口。

葉微瀾見到他,臉上綻放出驚喜,「老公!」

她急忙奔了過去,然而看到秦致那張面無表情的臉時,她不由自主的站定了。

「老公,你已經關了我三天了,我知道錯了,你就放我出去吧!」

秦致站在門口,並沒有走進去的意思。

這個家裡有了葉微瀾,他就再也不願意踏進一步。

葉微瀾這個女人,當年表現得溫柔體貼,雖然有時候有點任性,但為人還算是寬容善良。

秦致需要一個秦太太,並不會在乎秦太太是誰。

葉微瀾有了孩子,他為了孩子才會娶她。

秦致看著她那張殷切的臉,卻找不到半點動心的痕迹。

這場婚姻終究是個錯誤啊!

葉微瀾見他半天都沒有反應,忍不住說道:「你把我關在這裡三天,我都沒有怨言,你還不能消消氣嗎?」

秦致終於開口,只是說出來的話一瞬間就讓葉微瀾痛徹心扉。

他說:「我確實消氣了,明天我會讓律師把離婚協議書給你。」

「你說什麼?」葉微瀾如遭雷擊,還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你要和我離婚?你認真的嗎?」

「我說,」秦致重複了一遍,「我們離婚吧!」

這個念頭在他心裡很多年了,現在說出來,讓他倍感輕鬆。

「你怎麼能和我離婚?當初說好的,你給我名分就好,你不愛我也行,二十年來不跟我同房也好,這些我都可以忍受,可你怎麼能這麼輕易的跟我說出離婚呢?你答應了給我婚姻,你答應的事情,你都忘記了嗎?」葉微瀾抓狂地說道。

她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秦致要和她離婚。

這個男人是她一生的愛情,一輩子的信仰。 葉微瀾為了這份愛情苦苦奉獻了半輩子,她付出了全部的感情,怎麼能甘心離婚?

愛而不得是最苦。

一份得不到的愛情,如同鏡花水月,讓人飛蛾撲火。

撕心裂肺,痛徹心扉,最後讓人變得面目全非。

葉微瀾不懂得這個道理,所以她無法接受。

離婚對她來說,就跟天塌了一樣。

「我是答應過你,你就當是我食言了吧!」秦致不為所動。

「你怎麼能這樣?你不能反悔!」葉微瀾雙眼全是血絲,瘋瘋癲癲的撲過去抓住秦致的手臂,就像是抓住最後的稻草,「你是個頂天立地的男人,說過的話就是一輩子,你不能食言!你不能騙我!」

秦致狠狠甩開她的手,隱忍許久的怒火終於爆發,「我為什麼要離婚,你要我把話說得再明白點嗎?你自己做了什麼事情,你自己心裡沒數?」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葉微瀾到了現在還嘴硬,打死不承認。

「那你就慢慢想吧。」秦致冷漠的轉身。

「老公你別走!」葉微瀾衝上去抱住他的後背,痛哭出聲:「我那麼愛你,你怎麼可以離開我呢?我不能沒有你,求求你別離開我,我真的會死的!」

「放開。」

「不放,我死都不會放手的!」葉微瀾哭了出來,抱著秦致歇斯底里地喊出來,「我求求你了,我那麼愛你啊!我愛了你二十幾年,從年少的時候我就一直愛著你,從來都沒有變過。你想想驚鴻,我們要離婚了,驚鴻又該怎麼辦呢?」

秦致轉身,冷眼看著她,「你只想著驚鴻,你有為暖暖想過嗎?驚鴻是我的孩子,難道暖暖就不是了?」

「我……」葉微瀾啞口無言,「我以為安寧才是真的,安寧不是有血液鑒定書嗎?我也是被安寧給矇騙了呀!你不能因為這樣就把錯全怪在我的頭上啊!」

秦致深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壓下心底的怒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姜家這場婚禮的後面處處都有你的蛛絲馬跡,想要查清楚一點兒都不難。你口口聲聲為了驚鴻,可驚鴻如今變成什麼樣子,就跟你半點關係都沒有嗎?」

秦致和秦驚鴻父子間的關係一直很糟糕,見面就跟見了仇人似的。

「不管是驚鴻也好,暖暖也好,你始終都把孩子當成是你接近我的工具,你從未真心對待過孩子,哪怕是你的親兒子。」

「你胡說!我怎麼會對驚鴻不真心?他可是我十月懷胎辛苦生下來的!」

「對他的溺愛,你以為就是對他好嗎?」秦致冷冷道:「驚鴻已經二十歲了,是個成年人了,他不需要靠著父母岌岌可危的婚約來維持家庭。」

「你放手!」

「我不放!我死也不會離婚的!」

秦致把她的手腕從自己的腰上給狠狠掰開。

葉微瀾疼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她口不擇言地喊道:「我知道了,一定是沐暖暖在你面前說我的壞話對不對?她覺得我搶走了她母親的位置,仇恨我這個繼母,想要把我從這個家趕走,她好一個人霸佔你,一定是她對不對?」

「啪!」秦致狠狠甩了她一個耳光。

他是真的生氣了!

「暖暖從來沒有說過你的壞話,你少在那裡胡說八道!」秦致轉身就要走。

葉微瀾衝過去,扒在門框上喊道:「我絕對不會離婚的!我要找老爺子評理,你這輩子都休想要和我離婚,你休想甩掉我!我是你的老婆,我一輩子都是秦太太!」

「隨便你。」秦致冷漠地走了。

臨走前,他撤走保鏢,再也不管葉微瀾的去留。

葉微瀾見他上車了,著急的追出去。

她摔了一跤,跪在地上,哭得肝腸寸斷。

她好痛苦、絕望、悲傷、痛不欲生……

她為了秦致,付出了那麼多,二十年來守著活寡。

表面上她是人人羨慕的秦家三太太,其實有多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除了秦太太的名分,秦致什麼都沒有給過她。

如今他連這最後一點的施捨都要拿回了,那她還能剩下什麼?

她這麼深愛著他,從第一次見面就愛上了他。

可他不愛她,還娶了別的女人。

她費盡心機,設下計謀,花了大價錢,把那個女人的產後葯換成了活血化瘀的葯,讓那個女人在生下孩子后流血不止。

她又派人偷走了沐暖暖,讓那個女人氣急攻心,身體快速衰敗下去,很快就死了。

她不惜隨便找了個男人,就為了懷上孩子,再栽贓給秦致。

她用盡手段,機關算盡,終於如願以償的嫁給了秦致。

如今秦致要和她離婚,她什麼都沒有了,全都沒有了!

自從沐暖暖出現后,全世界都在和她作對,每件事情都不順心。

兒子反感她,丈夫要和她離婚,她真的一無所有了……

葉微瀾跪在地上捂著臉,哭得好大聲。

她絕對允許任何人搶走她最愛的男人!

不管是當初那個女人還是沐暖暖,都不能成為她的阻攔!

如果她們一定要阻攔她,她就弄死她們!



秦驚鴻一遍遍刷著微博,看著直播。

他近乎貪婪地看著沐暖暖的臉。

如今一切對他來說,都是奢望了。

他再也沒有資格喜歡她,就連出現在她的面前,他都無地自容。

他的母親不知悔改,做下了錯事。

他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沐暖暖。

可葉微瀾畢竟是他的母親,他不能眼睜睜地看著父母離婚。

秦驚鴻深深嘆息。

他主動去找了秦爺爺,在秦爺爺面前說了很多葉微瀾的好話,希望可以求得秦爺爺的原諒。

秦爺爺以前最喜歡的就是秦驚鴻這個孫子,現在最喜歡的是沐暖暖。

秦驚鴻第一次這麼認真的來求他,秦爺爺不忍讓他失望,就找秦致談話。

秦致迫於秦爺爺的壓力,同意暫時不和葉微瀾離婚,但是肯定要分居,理由是他擔心葉微瀾為難沐暖暖。

秦爺爺也怕這個,各退一步,同意了他們夫妻分居。

葉微瀾雖然暫時保住了秦太太的身份,但也耗光了秦家人最後一絲同情。 葉微瀾最好祈禱當年的事情不要被翻出來,否則秦爺爺第一個就饒不了她!



拘留所。

安寧的日子簡直生不如死。

本來她是和張霞關在一起的,張霞天天幫她打飯,洗衣服,把自己的東西都分給她。

安寧還不滿意,動不動就打罵張霞。

罵張霞沒本事,她倒了八輩子血霉了,才攤上張霞這麼個媽。

如果張霞當初不那麼喪心病狂,她就不會被張霞連累。

張霞明明早就被抓了,還瞞著不說,就是想要害死她。

現在好了,大家一起死!

有時候安寧罵得凶了,還會動手打張霞幾下出氣。

張霞終於忍不住了,隔著鐵窗喊,她願意成為污點證人,願意指證安寧的罪行。

安寧簡直不敢相信,張霞居然要出賣她?

張霞可是她的親媽啊!

很快,張霞就被帶走了,被關到了別的監獄。

這時候,安寧才知道什麼叫地獄難度。

她每天吃不飽穿不暖,最慘的是晚上還要挨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