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頓時,一位凰氏一族弟子從虛空神殿落下,極速朝異境內趕去,國安局也有著一位高手快速進入異境。

很快,異境內的林楠和陳聽雨得到消息,臉色瞬間陰冷了下來。

「怎麼辦?」陳聽雨看向林楠,眉頭也緊皺。

還真是都趕到一起了,眼下正到了關鍵時刻,再來個內外夾擊,他們可承受不住。

一旦被異獸王者衝出去,那就是更大的災難了。

「你鎮守在此,我去外面鎮守,只要它們出現,這些都打出去,然後召喚深處的化靈境高手回援!」林楠沉聲開口,頓時將足足兩百張的虛影守護一起給了過去。

兩百張虛影守護,再加上足足三位化靈境高手,擋住七大異獸王者應該不是問題。

只要等自己騰出手來,或者是深處七大化靈境強者趕回,七大異獸王者自然擋不住。

「小心!」陳聽雨點點頭,外面的情況比這邊更危險,那些人一旦再動手,必然石破天驚。

無聲無息,林楠變換容貌悄然返回到地面,無人察覺。

而後一道命令下達,異境口這邊直接封死,任何人不得進入其中。

「來吧,既然如此那就一次解決!」林楠嘴角帶著冷意,隨便找個位置靜靜等待著。

這些人既然動手,勢必是針對江南異境口,其他地方根本不是選擇。

只要將自己等人一網打盡,華夏大地便再沒有什麼阻力。

只可惜,殊不知他們的算計已然被探查到。

強者是強,但終究是人,身體上終究還有著人的氣息,人的生命體征。

哪怕隱藏的很好,但卻依舊瞞不過現代的黑科技,任憑他們隱藏的如何之好,如何自信,卻根本想不到早已被發現了,現在江南異境這邊,林楠親自坐鎮,布置好了口袋等他們來鑽。

「冷月姑娘,這次還要麻煩了,我相信比上次的至寶更好!」林楠聯繫冷月,那麼多強者他可沒有辦法,只能讓通天店鋪繼續動手了。

冷月那邊得到消息第一時間上稟,然後很快有了答覆。

同意了。

上次的幾件至寶,讓通天島的這些巨頭們愛不釋手,林楠發現不了它們的強大特殊,但在它們手中能夠爆發出超強力量,堪稱恐怖,讓他們大為滿意。

而今竟然還有,而且估計更好更強,頓時一群巨頭們毫不遲疑,直接給應了下來。

「好的,林公子放心,大人會安排的。」冷月恭聲回道。 所以,關係本來應該很好的三個人,似乎突然就形同陌路了。

他們之間冷冷淡淡的關係,一直維持到中期訓練結束。

這天,中期訓練結束,每個教練,都針對他們所帶的新人,進行了最大強度的潛能訓練。

每個人,都已經脫胎換骨,跟剛來島上那個菜鳥模樣,已經是天差地別。

這天下午,訓練結束,曲藝跟眾人簡單的說了一下,明天的叢林訓練的主要內容,大家就散了去吃晚飯。

葉一朵一個人走在最後面,悶悶的低著頭,踩螞蟻一般的走著。

結果,她這不看路的走法,直接撞到了一個人身上。

她抬起頭一看,是一臉無語的雲熙。

葉一朵扯了扯嘴角,沒好氣的看著他:"你這是做什麼呢?攔著我的路幹嘛?"

雲熙看了她一眼,挑了挑眉:"怎麼?看你這模樣,是在嫌棄我?"

葉一朵勾了勾唇,臉上的疲憊也掩蓋不住她的笑容:"是啊,我很嫌棄你啊,我這麼累,你還給我找茬,只不過,你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被嫌棄了!"

雲熙無語的搖了搖頭:"算了,就知道你嘴上不饒人,我也沒時間跟你廢話,他們都走了,我帶你去老大那邊吧,你跟老大這大半個月,都沒有好好說過話了,我幫你們把風,走吧!"

聽到雲熙的話,葉一朵忍不住笑了笑。

說實話,她是真的挺想路彥琛的,她是真的好久沒有跟路彥琛說還了呢。

只不過,被雲熙這麼說的,好像她要跟路彥琛去偷情似的。

葉一朵給了他一個白眼:"你還是省省吧,把風,說的我們要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似的,你還是趕緊去吃飯吧,我會小心一點的,你告訴我路彥琛人在哪裡就行!"

雲熙聽到葉一朵的話,想了想也是。

他開口道:"也行吧,反正應該沒人來看你們,這會大家都去吃飯了,老大就在後山山腳下的礁石旁邊等你,你自己去吧,我去吃飯了!"

葉一朵笑著點點頭,立馬掉轉頭,蹦蹦跳跳的繞著島,向著後山而去。

雲熙沒好氣的搖搖頭,轉身去吃飯。

話說,玉玲瓏雖然不跟葉一朵說話了,但是,她還是始終注意著葉一朵的動向。

剛才,她看見葉一朵跟雲熙說話。

結果,一轉眼,雲熙向著食堂那邊而去,葉一朵人卻不見了。

玉玲瓏瞬間皺眉。

她看了看走在前面的人,猛地閃身,藏在了旁邊的房子後面。

等著前面的人都走遠了,玉玲瓏立馬轉身,回去找葉一朵。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沒有見到葉一朵,可是,她卻有一種預感,葉一朵肯定是去找路彥琛了。

從路彥琛來島上的第一天,玉玲瓏就一直等著這一刻。

她知道,葉一朵肯定還會私下裡去見路彥琛的,沒想到,這麼快就被她等到了。

看來,今天她應該可以知道,路彥琛和葉一朵之間,究竟是不是她想的那樣。

島上後山。

路彥琛坐在礁石上已經許久了。

他吹著海風,思索著葉一朵什麼時候過來。

正在這時,他聽到身後有腳步聲過來。

聽到那熟悉的腳步聲,他勾唇笑了笑,就感覺到身後的人,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她笑的那叫一個嘚瑟:"猜猜我是誰?"

路彥琛笑了笑,開口道:"我猜不出來啊,這個島上這麼多人,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誰啊?"

葉一朵立馬嘟嘴不幹了,她鬆開手,直接瞪著路彥琛:"你老實告訴我,你在島上,是不是還有別的相好啊,居然猜不出來我是誰,我以後再也不跟你玩了!"

路彥琛無奈的笑著,一把將人拽過來,摟在懷裡,低聲笑道:"怎麼這樣的醋也吃啊,沒聽出來我是故意說的嗎?"

"聽出來了,那又如何!"也因仰著下巴,那叫一個傲嬌!

路彥琛低聲笑著搖搖頭,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臉:"你啊,總是這麼淘氣!"

葉一朵癟癟嘴,看著大海,突然開口問:"對了,你幹嘛喊我來這裡啊,是有什麼事情找我嗎?"

路彥琛挑了挑眉:"我找你能有什麼事,就是想找你過來,我們說說話! 枕上合夥人,總裁佔婚不愛

葉一朵眨巴眨巴眼睛,轉過頭看著路彥琛:"所以,你就把我約到這鳥不拉屎的後山來了!"

路彥琛無奈的笑了笑:"這裡是你們過幾天訓練的地方,過來看看,也沒什麼壞處,再說了,我們都多久沒有說過話了,你不想我嗎?"

路彥琛看著葉一朵,眸光飽含深情。

葉一朵突然就有點害羞,她伸手揉了揉臉,將腦袋靠在路彥琛的肩頭:"你不是說,我沒事不能主動找你說話嗎?"

路彥琛的目光無奈又寵溺,他伸手摸了摸葉一朵的頭髮:"那還不是因為,你不想讓別人發現你的身份,其實,說白了,別人就算是知道你是我女朋友,也沒什麼,我看你跟這次的新人,相處似乎都那樣,我也不奢望你能融入他們了!"

葉一朵癟了癟嘴:"你這是什麼話,說的好像我這個人很獨似的,其實我可好相處了,還不是那些都是小孩子,我覺得,我跟他們一比,別說小姐姐了,都成阿姨了,心裡極度不平衡!"

路彥琛笑了聲:"沒,你很年輕,在我心裡,你永遠都是我的小公主!"

葉一朵的小臉紅了紅,轉身看著路彥琛:"就你會說話,當然了,我現在這個樣子吧,說起來,還都賴你呢!"

路彥琛挑了挑眉,勾唇笑了笑:"哦,那你跟我說說,怎麼就賴我了呢?"

葉一朵咬了咬唇:"你看啊,是這樣的,本來,玉玲瓏跟雷霆救了我,那可是捨命相救啊,人都說,救命之恩應當以身相許,我這以身相許就算了,我總得湧泉相報吧,結果呢,你給我說,人家救我說不定是另有目的,他們倆有可能是內鬼,本來吧,你這樣說,我只要意志堅定,不相信你的鬼話就行了,可是,我現在一見到他們倆,這腦子裡,總是能想起你說的話,而我跟那些小我十來歲的小弟弟小妹妹,實在是沒有共同語言,所以,我現在就變成這囧樣了,你說呢,能不怪你嗎?"

路彥琛聽到她這一番話,忍不住笑著搖搖頭:"所以,說了半天,是你自己意志不堅定了?"

葉一朵立馬兇巴巴的瞪著他:"你亂說,明明是你亂吹枕邊風,還說什麼我意志不堅定!"

路彥琛頓時笑出聲,他寵溺的看著葉一朵,彷彿要將她愛到骨子裡。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臉,目光那叫一個溫柔:"是嘛,我什麼時候吹枕邊風了,我怎麼不知道,我印象中,我們都大半個月沒有同床了,我是怎麼吹枕邊風了,朵朵,你教教我好不好?"

路彥琛的聲音低低的,沙啞的感覺,聽起來讓人心裡痒痒的,彷彿被撥動了內心深處,最動情的那根弦似的。

葉一朵一下子紅著臉,一臉害羞的表情:"路彥琛,你耍流氓,我就是……就是……"

路彥琛看著她這副賭氣又委屈的小樣,知道她心裡想說,這話是他說的,然後影響了她。

他無奈的笑著,將她的後腦勺扣住,看著她這令人心疼的模樣,直接吻下去。

玉玲瓏來的時候,正好看到葉一朵和路彥琛正在接吻。

她藏在後山的灌木叢里,看到路彥琛霸道的將葉一朵吻住,她頓時驚的伸手捂唇。

雖然她早就猜測,葉一朵對路彥琛,肯定是不一樣的,卻沒想到,他們倆之間,居然真的是這樣的關係。

看著路彥琛吻的動情,葉一朵的頭髮被海風吹得有點凌亂。

路彥琛直接將她抱起來,幫她擋住海風。

有那麼一刻,玉玲瓏看的突然有點羨慕。

愛在時光深處綻放 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這樣一個人,細心地為自己遮風擋雨,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自己世界里。

而葉一朵,怎麼會有這麼好的運氣,有這麼好的路彥琛。

玉玲瓏承認,自己嫉妒了。

路彥琛那麼優秀的男人,居然喜歡葉一朵這樣的笨丫頭。

葉一朵都分不清楚自己對她好還是壞,平時訓練也不如自己,真正的本事,那可比自己差遠了。

玉玲瓏心裡有點不服氣,這樣的葉一朵,到底哪裡比自己好。

直到她想偏了,聽到那邊葉一朵和路彥琛說話的聲音,她這才回過神來,自己到底是來幹嘛的。

路彥琛對葉一朵說:"好了,時間不早了,你早點回去吧,省的讓人懷疑!"

葉一朵噘著嘴巴撒嬌:"可是,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雷霆和玉玲瓏! 最佳女婿

玉玲瓏躲在那邊,清楚的聽到了葉一朵的話。

她心下瞭然,果然葉一朵的已經知道暗夜組織的事情了。

那麼,她現在對自己的態度,她也能理解了。

看來,她如果要重新獲得葉一朵的信任,還是需要重新想辦法了。

玉玲瓏目光盯著葉一朵,豎起耳朵聽他們倆的對話。

聽到葉一朵的話,路彥琛想了想,開口道:"在人多的地方,跟他們還是往常一樣相處,如果真的只剩下你們三個人,他們倆,你誰都要防著,知道了嗎?" 「你也是,照顧好自己跟孩子,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

「嗯。」木兮揚起手跟梁帥揮手拜別。

見車門要關,木兮往旁邊走去,看到不遠處走來的身影,木兮再一次往後退了幾步。

關了後車門準備上車的楊鵬跟過來的人打招呼,「小棟。」

在這之前,不管是誰都稱呼梁棟做小公子,而現在,就算梁帥不回那個家,也要求他們不能再用以前那種稱呼去稱呼梁棟跟梁家的人。

梁棟走到後車旁,想過去跟梁帥說話,可是車門卻沒打開,就連車窗也關著,而楊鵬在看他數眼后,可能是看到他三叔沒有表態,也不好做什麼就上了副駕駛。

她知道梁帥至今還不肯原諒梁家的人,可梁棟畢竟是無辜的,心疼的木兮將梁棟牽到自己身後。

就在車子要啟動的時候,一個過來的身影讓車子停了下來。

人都沒過去,後車的車門就被裡面的人打開了。

過來的人繞過車門,來到後排,「三叔,你要回去了嗎?」

解開安全帶的梁帥挪到副駕駛後面的位置,摸了摸木小寶的腦袋后,將人抱上車,「嗯,我要回去了,你要替我照顧好你媽咪。」

站在木兮旁邊的梁棟看到自己的三叔不理自己,卻對小寶弟如此重視心裡除了羨慕以外還有些小傷心。

「我會照顧好媽咪的,三叔你要經常來看我哦。」

「嗯。」

從車上下來,木小寶笑著沖梁帥揮手。

車子離開停車場,直到最後一輛車的車燈消失在眼前木小寶才將目光看向梁棟,「好了,你也回去吧,今天晚上辛苦你了。」

她兒子說話的口氣,越來越像紀澌鈞了,紀澌鈞有那幾個重義氣,忠心耿耿不離不棄的好幫手跟著,只是日後,他兒子未必就有那麼好的福氣了,也不知道誰受得了這小魔王的脾氣。

「小棟,謝謝你今晚來參加,時候不早了,我送你上車吧。」

「好。」

「媽咪,老紀給我安排了一個新的任務,我要去門口送客人。」雙手背在身後的木小寶瞥了眼旁邊那個挨著木兮站,眼珠子紅紅像是要哭的梁棟,「今天就破例,優待你,讓我媽咪送你好了。」

來的時候,家裡的人都跟他說,讓他找機會跟三叔說話,讓三叔回家,可是他根本就看不到三叔,就算是面對面了,三叔也不會理他,「小寶弟,開學見了。」

開學見?

呵呵,開學再也不見了。

木小寶酷酷回頭帶著許衛就走了。

看到木小寶那脾氣,木兮無奈沖著梁棟笑了笑,又摸了摸梁棟的腦袋,「走吧。」

「嗯。」

把梁棟送上車后,坐在車門旁邊的梁棟拉著木兮的手,「小寶弟媽咪。」

「嗯?」

「我三叔只聽你一個人的話,你可不可以讓他回家去看看,家裡人都很想他回來。」

默默跟在一旁的呂鋥凉聽到這話,瞥了眼梁棟。

這不止是梁棟的想法也是梁家一些人想借梁棟的口說什麼吧,這些人裡面,有真心希望梁帥回家的,也有一些是沖著利益來的,她不能代替梁帥答應什麼,「我們都要尊重你三叔的意思,他有自己的決定。」

來的時候,家裡人除了爺爺以外,大家都跟他說,要他去找小寶弟的媽咪幫忙,現在看來,小寶弟的媽咪是尊重的三叔的意思,是不可能勸三叔回家的,「我知道了,謝謝小寶弟媽咪的照顧,開學的時候,再見了。」

「好。」小寶應該有跟梁棟說要換新學校吧,開學見,難道梁棟也要換學校了?

回到門口的木小寶,跟駱知秋,夏明義還有紀家上下的傭人一塊把客人送出門后,諾大的半山別墅很快就冷清下來。

臨走的時候,木小寶一直偷偷在觀察這些人的態度,除了熱情,剩下的就是巴結套近乎。

不止是木小寶,就連駱知秋和夏明義,都開始對紀心雨脖子上那條項鏈感到好奇,到底是誰送的,有那麼大的影響力,讓今晚的賓客都在關注這條項鏈?

把人送走後,最先回頭的木小寶和許衛走在前面,後面的駱知秋小聲問了句夏明義,「心雨那條項鏈,是誰送的?」

紀心雨沒跟他說,鬧了新房后,他又下來送客人,根本沒時間去問,「應該是從哪裡借的吧。」

夏明義的話比較有可信的成份,以紀心雨現在的人緣跟價值,根本不可能有人會送如此貴重的項鏈給紀心雨,一定是跟誰借來的,難道是木兮找梁帥借的?

應該有可能是這樣,眼下也除了梁帥不可能還有誰有如此大的能力做出這種事情。

後面的萊恩上前提醒一句,「夫人,按照禮數,賓客走後,要敬茶,請移步到客廳。」

「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