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好了,散會……」美國總統慢慢的說,然後氣氛的走出大廳。

「總統,我們怎麼辦……」那個女人這個時候追了上來,慢慢的問。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沒有這群人的同意,你有權利派兵嗎?叫情報局嚴密監視,哎……」美國總統這個時候氣憤的說著,然後扭頭走了,那個女人這個時候看了看美國總統,最後轉身走去了。

「格木桑,你這段時間的主要任務就是穩定政府機關,然後一個個的把那些老傢伙都踢出去,換成我們的人,我會湘江就馬上安排這件事情,工程隊和原材料我會儘快的解決,讓艾瑪配合你負責說服那些民眾搬遷,記住盡量不要用暴力,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收攏民心……」黃然站在機場旁邊,對格木桑輕輕的說。

「恩,放心吧隊長,我一定完成任務……」格木桑輕輕的笑著說。

「張青,你們這段時間要嚴格查其他國家的情報人員,我給你的那份名單,你要保密,那可是我費了好大的勁才從那些國家的檔案裡面盜出來的,嘿嘿,那些國家這個時候肯定已經盯上咱們了,估計這個時候已經在商討出兵的問題了,但是現在他們卻不敢出兵,因為沒有任何利益,我們要抓住這段時間,把加彭建設好,那個時候他們就算是出兵,我們也不怕他們了……」黃然輕輕的笑著說,張青也點了點頭。

「好了,你們回去吧!艾瑪,你也辛苦了……」黃然看了看旁邊的艾瑪,輕輕的說。

「主人,這是艾瑪應該做的,艾瑪這條命都是主人救的,艾瑪不辛苦……」艾瑪乖巧的說,黃然走到艾瑪的身邊,輕輕地抱住了艾瑪,然後放開,艾瑪的眼中充滿了幸福。黃然看了看大家,轉身登上了飛機……

張青看著漸漸遠去的飛機,嘆了一口氣,格木桑和艾瑪眼中也充滿了不舍……

「我們也走吧!格木桑,你也去做你的任務吧!你的擔子很重,希望你不會讓隊長失望……」張青慢慢的說。

「副隊長,你就放心了,我一定不會讓隊長失望的,我就先走了……」格木桑輕輕的笑了笑,然後坐進自己的車裡面,慢慢的離開了機場。

「艾瑪,你今後的人物就是全力發展聖子教,要讓加彭的每一個人都信聖子教,這樣我們才能更好的發展,其他國家的聖子教也要發展,我們的目光也放遠一些……」張青笑著說。

「恩,我知道了,我一定會為主人努力的……」艾瑪輕輕的笑了笑……

「好的,我們也走吧……」張青和艾瑪互相笑了笑,也離開了機場…… 眼看事情就要進一步惡化,萬雲輝內心哪怕是怨恨馮小紅,但他還是好聲好氣對唐勇銘說:「爸你也別聽媽說的話,那都是氣話的,我和秀秀以後都會對你好的。」

「是呀!爸,媽就是氣過頭了,咱們不管她,她過後就會好了,咱們先去喝水坐坐,讓她冷靜一點。」唐秀秀挽著唐勇銘的手,也順著萬雲輝的話,柔聲對唐勇銘說。

「她我看不可能會冷靜,還是我走吧!」他要是還繼續待在這裡的話,他根本沒辦法跟馮小紅和平相處,只會一直想著自己當初是如何被馮小紅騙的。

「爸你要去哪裡?你這是打算真不要我和我媽了嗎?」唐秀秀仍然挽著唐勇銘的手一緊。

「等你媽理清楚她和鄧大興之間的那點事之後,咱們再談。」

「爸……」她不敢鬆手,萬一一鬆手了,唐勇銘跟她和她媽的關係徹底斷了,那她在萬家……

反正不管萬雲輝和唐秀秀說什麼,唐勇銘仍然是要離開,無奈之下,萬雲輝讓唐秀秀送走,讓唐勇銘先離開,過後他們再去找唐勇銘談一談。

他都這麼說了,唐秀秀也只有鬆開了唐勇銘。

唐勇銘的背影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唐秀秀氣憤的瞪了馮小紅一眼,一樣的眼神也瞥了鄧大興一眼,「現在好了,你們都滿意了吧!」

視線一頓,又落在了鄧大興身上,「我可告訴你了,鄧進平已經跟我沒半點關係了,你想花錢去救他,那是你的事,跟我沒關係,我也不會給你錢。」

剛才萬雲輝的態度,讓她不得不跟鄧大興撇清關係,而且最重要一點,她是真的沒錢給鄧大興,去救那個永遠不爭氣的鄧進平。

這次還等到鄧大興出聲,馮小紅倒怒斥她,「你瘋了?唐勇銘可以對進平見死不救,但你不行,進平怎麼說也是你親生哥哥,等以後我和你爸都過世了,你唯一的親人就是他了。」

「如果他一直都是這樣好吃懶做,還到處惹禍,我寧願沒有他這樣的哥哥。」她好不容易才擁有了現在這些,她不能讓人給破壞了,就連那個人是她親媽都不行。

「鄧秀秀!」鄧大興發脾氣對她怒吼。

「我已經不姓鄧了,我是姓唐,我叫唐秀秀,我爸是唐勇銘。」

「你……」鄧大興被她的冷漠無情給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你這個沒心沒肺的狗東西,為了過舒坦日子,連自己親爸,親哥哥都不認了。」

「你跟我媽已經離婚了,我媽是跟唐勇銘結婚的,他是我爸,這沒錯。」唐秀秀仍然堅持自己沒有說錯,她就是不想這些沒用的人,連累她而已。

「你……」鄧大興一怒之下,兇狠地甩了他身邊不遠的馮小紅一巴掌,「都是因為你,現在就連親生女兒也不認我,就連親生兒子都救不了。」

「你打我?」馮小紅一怔,她自從嫁給唐勇銘后,唐勇銘對她就是百般呵護,從來都不會打她一下,現如今都還有點反應不過來了。

想起今天她跟唐勇銘的關係鬧得這麼僵,這一切都是拜鄧大興所賜,現在他還好意思來打自己。

「我跟你拼了!」馮小紅十指就對鄧大興的臉呼去。

看著他們撕打起來,萬雲輝無動於衷,目光一轉,看著唐秀秀,「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以及我的家都不想看到鄧大興,哪怕是你不想跟他有任何牽連,但是,不要讓他再出現在我們萬家,更不要讓我知道,你背地裡有動我們萬家的錢。」

對萬雲輝以及萬家來說,唐秀秀根本就不重要,錢才是最重要的。

他們骨子裡就很現實,但也不怕直接告訴唐秀秀。

唐秀秀想了想:「我不會再跟鄧大興有任何關係,但是如果以後鄧大興執意要來萬家找我的話,那你也不能把錯推到我身上,我也是攔不住他的。」

「那好辦啊,報公咹,讓公咹逮他去待十幾天。」

「我知道了。」唐秀秀若有所思地應了他。

萬雲輝走的時候,還特地瞟了一眼仍然還在撕打中的馮小紅和鄧大興,眼中滿溢著譏諷。

明日之罪 唐秀秀看他連頭都不回就走了,這也擺明了剩下的事,都是交給她來處理。

她喊了幾聲,讓他們兩個人都住手,然而,他們誰也沒聽她的話,唐秀秀也生氣了,轉身尋了一個碗,然後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咣啷一聲。

馮小紅和鄧大興頓時受到了驚嚇,兩人目光齊齊朝唐秀秀看去。

「還不給我鬆手,還想著我拿東西砸你們嗎?」唐秀秀又警告他們,「我一會兒出手,不知輕重,躺在醫院去,我都不會看你們一眼。」

聞言,馮小紅悻悻地鬆開了手,頭髮和衣服都凌亂,臉上有把打的紅印子。

鄧大興臉上添加了幾道指甲抓傷的紅印。

「你從哪來的,就該回哪去,別再出現我們眼前。」唐秀秀對鄧大興說,「更別打擾我們的生活,行嗎?」

鄧大興仍然怒火中燒,「你們母女是打算拋棄我和進平過好日子,你們倒是會做夢。」意思就是你想得美,我不會如你的意。

「你最好是別逼我。」唐秀秀瞪著他。

「怎麼?你還想跟你媽一樣對我動手嗎?」

「我給別人一點錢,要處理掉你們兩個,很簡單的,又或者隨便給你們安一個罪名,你們也要在監獄里待上幾年,這兩條路你自己選吧!」

「你這樣對我,你難道下雨天雷劈你嗎?」

「如果老天爺有眼的話,那就應該劈你,而不是劈我,我和我媽這些年辛辛苦苦才有今天,你呢,這些年你都幹嘛了?每隔一段時間你就會出現,就管我媽要錢喝酒,賭錢,你還會幹嘛?鄧進平就是受你影響才會現在這個樣子,怪不了我們不救他。」

馮小紅:「秀秀,要不咱們就幫你哥這次吧!」

「不可能。」

「秀秀……」

「媽你平時都很聰明的,怎麼你這次卻是這麼愚蠢? 星象大迷局 你知道你以後是依靠誰的嗎?」 黃然坐飛機回到了湘江,這件事情他必須儘快處理,不僅僅是資金的問題,必須派專業人士去,既然要建設了,就要建好。畢竟龍牙上萬兄弟都在那裡,那裡以後就是自己的後盾了,所以黃然對於加彭的建設極度的關注……

「你回來了……」龍雅琪看著黃然,笑著說。

「哥哥……」小蝶這個時候也站了起來,想黃然跑了過去,黃然一把把小蝶抱住,輕輕的笑了笑。

「哥哥,小蝶好想你啊……」小蝶小腦袋在黃然的懷抱裡面蹭了蹭,慢慢的說。

「呵呵,哥哥這不是回來了嗎?」黃然輕輕的笑了笑,這個時候美惠子和美奈子也從廚房走了出來,看到黃然笑了笑。

「呵呵,媚兒和晴兒還沒有回來啊……」黃然看了看屋子裡面的人,慢慢的說。

「沒呢,上海那邊的事情可能比較多吧!龍雅琪笑著說。

「哦,呵呵……」黃然慢慢的走到沙發上,張穎正在那裡抱著筆記本電腦努力地敲打著。

「怎麼了……」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說。

「老公,我正在和別人戰鬥,我一個人打他們一群……」張穎興奮的說,小手不停的敲打著,黃然輕輕的笑了笑,沒有去打擾張穎。

「哥哥,小蝶想家了,想金叔叔了……」小蝶這個時候慢慢的說,語氣中透漏出思念。

「哥哥帶你回家好嗎?」黃然笑著說,然後輕輕的摸了摸小蝶的頭。

「真的啊!那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啊……」小蝶看著黃然,高興的說。

「等哥哥忙完這幾天,哥哥就帶小蝶回去,回去見金叔叔……」黃然笑了笑,眼睛里充滿了溫柔。

「恩,那哥哥你快點忙完啊……」小蝶笑了笑,慢慢的說,幾個人看到小蝶的樣子,心裡都有點難過。

「恩,哥哥一定會快點忙完的……」黃然微微一笑,臉上露出和藹的笑容。

「好了,大家吃飯吧!這是我最新學會的中國菜……」美奈子輕輕的說,語氣裡面充滿了溫柔。

「呵呵,大家都嘗嘗吧!嘗嘗美奈子的手藝……」黃然笑了笑,大家都高興的坐了下來,而張穎這個時候也停下手中的動作,合上電腦開始吃飯。

「惠子,這幾天你在湘江給我找幾名城市規劃上面的專家,我有用……」黃然邊吃邊說。

「恩,好的……」美惠子輕輕的點點頭。

「柰子,我下午會給你列一份原材料清單,你用最快的速度給我買回來,運到非洲的加彭,到時候我會派人專門護送這批材料的……」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說。

「恩……」美奈子沖著黃然笑了笑,然後點點頭。

「雅琪,我也有事情交給你去辦,給我找一個大型建築隊,願意出國工作的那種,工資我出三倍的工資,但是建築隊一定要專業化,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恩,我下午就去找……」龍雅琪笑著說。

「老公,我幹什麼啊……」張穎這個時候看著黃然,輕輕的說。

「你啊!你沒事,閑著玩吧……」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說。

「啊,不啊!我不閑著了,好無聊啊,你給我一份工作吧!」張穎撅著小嘴,可愛的說。

「呵呵,不讓你工作還不好啊!」黃然笑了笑。嘴角露出俏皮的神色。

「哎呀,那也不能天天閑著吧!你看晴兒姐姐,雅琪姐姐,還有媚兒姐姐。惠子姐姐和柰子姐姐都在工作,我閑著多不好意思啊!」張穎兩隻大眼瞪得圓圓的,看著黃然慢慢的說。

「我不是讓你防護我們公司的網路安全嗎?」黃然笑著說。

「哎呀,你還說呢,你設置的防火牆,誰能突破了,我等了這麼多天,連一個能攻破第一道防牆的人都沒有,你有九道防火牆,他們怎麼可能突破啊!我這個實力,都破不了第一道防火牆,何況別人呢,我不幹了……」張穎這個時候撒嬌的說。

「你看你,當初是你不願意當經理的,現在你又要工作,哪有這麼好的事情啊!」黃然看著張穎,慢慢的笑著說,其他人看見兩個人爭來爭去,都偷偷的樂了。

「老公……」張穎這個時候開始實行撒嬌政策,來到黃然面前,坐在黃然的懷抱里,輕輕的搖晃著黃然的身體。

「我投降,你鬆開,我頭都暈了……」黃然趕緊說,張穎這個時候才站了起來。

「好老公……」張穎這個在黃然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笑著說。白悠蝶此刻卻瞪大雙眼,好奇的看著張穎。

「小蝶,你看什麼呢,不許看……」張穎看見小蝶好奇的看著自己,趕緊喊道,小蝶輕輕地一笑,然後開始吃飯。

吃完飯黃然就回到了公司,而張穎現在一身職業裝,本來很正規的職業裝穿在她的身上卻很可愛,拿著一個檔案夾,一本正經的跟在黃然的後面,魅狐不再,秘書這個責任就交給她了。

「葉雲,我來問你,研究小組的研究到什麼程度了……」黃然看到葉雲,慢慢的問。

「都在加快進程,還沒有具體成果……」葉雲慢慢的說。

「恩,知道了,對了,我一會兒有一份清單,都是我們以前研究出來的項目,你讓人抓緊時間給我生產這些東西……」黃然這個時候慢慢的說。

「恩,好的……」葉雲慢慢的點點頭。

「也沒有其他事情,你讓他們加快進程……」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然後領著張穎慢慢的走了出去。

「老闆,我們現在去幹嗎啊?」張穎看著黃然,認真的說,但是那種表情卻嚴肅不起來。

「恩,對了,我記得你家是買電腦的是吧!」黃然笑著說。

「對啊!天涯電腦……」張穎笑了笑。

「呵呵,想起來了,還跟我公司合作著呢,那就給你們家一筆生意吧!我需要一些電腦,這份訂單就交給你們家了……」黃然笑了笑。

「好啊,我去處理,需要多少啊……」張穎這個時候笑著說。

「恩,具體數量再說吧!先下一萬台訂單吧!」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說。

「好的,配置最好的電腦嗎?」張穎看著黃然,笑著問到。

「對,配置最好的……」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說。

「恩,不過我聽說現在我家和我們公司合作研究的最新型的零點電池組攜帶型電腦也快成功了,要不要再等一段時間啊!」張穎笑著說。

「哦,那樣啊!那就等一段時間吧……」黃然笑了笑,張穎看到自己的意見被採納了嘴上露出可愛的笑容。

黃然和張穎慢慢的走進了辦公室,有開始了一天的忙碌。黃然看了一下自己的資金,自己現在閑置的資金大約有五百億人民幣,而加彭雖然是一個小國家,但是要建設好這些錢還是九牛一毛,機場的建設這些錢足夠了,現在黃然發現自己竟然缺錢了,真是感到很好玩。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僅僅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建築隊就已經出發到了加彭,而原材料也緊急的運到加彭,特別是那些大型設備,更是用輪船一船一船的運了過去。而幾個城市建設專家也拿著黃然的建設圖紙來到了非洲,黃然的圖紙讓他們幾個都很佩服,這樣的城市建設好以後,現代化程度估計將是世界上最高的城市。也是最漂亮的城市……

看著那張美麗的城市建設圖紙,厚厚的一疊,有總的規劃圖紙,也有具體的建設圖紙,黃然把加彭當做一個巨大的城市建設,周圍的軍事防禦系統更是完備,陸海空三軍更是要完備,加彭有800多公里的海岸線,完全可以在這裡建設大型的港口和軍港,等加彭建設完畢,加彭的軍事力量將不再是這麼軟弱。黃然有信心把這個「木材之國」建設成一個科技之國。

北京這個時候也傳來了好消息,汽車公司也建設完畢,全自動化生產線也在安裝調試之中,估計用不了幾天這個巨型的汽車工廠就要正式運行了……

柳晴和魅狐也從上海回來了,兩個人在上海招聘了一大批優秀人才,上海的分部也被兩個人建設完備,而趙依依這個更是當起了總經理,在上海開始拋頭露面,而趙家看到自己的女人當上了華夏科技公司上海分部的總負責人,也一個個瞪大了眼睛,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這個調皮的女人會這麼有出息……

黃然這個時候卻消失了,不是消失了,而是帶著小蝶走了,除了少數的幾個人知道黃然的去向,其他人都找不到……

「哥哥,還有多長時間才能到啊……」小蝶坐在飛機上,輕輕的問。

「呵呵,別著急,我們很快就到了,你看阿奴都不著急……」黃然輕輕的笑了笑,而小蝶扭頭看著阿奴,阿奴還是那一副憨憨的樣子,看到阿奴小蝶輕輕的笑了笑。

飛機降落在成都機場,黃然他們三個人慢慢的走下非經,此刻的黃然帶著一副大墨鏡,穿著一身休閑服,而小蝶也穿著可愛的小棉襖,手上帶著一對可愛的小手套,全身被包裹的嚴嚴實實。而阿奴卻穿著一身單薄的運動服,三個怪異的打扮讓周圍的人都看著他們……

「阿奴,我們走……」黃然他們三個人來到一座山下,看了看周圍,然後抱起小蝶說到,阿奴笑了笑點了點頭。

「走了……」黃然輕輕的一笑,然後鑽進了大山裡面,而阿奴輕輕的笑了笑,跟了上去,三個人就消失在大山……

黃然和阿奴就像兩隻叢林之狼,快速的在樹林裡面穿梭著,神秘之地的位置太難找,在這十萬大山之中,如果不知道路線,很容就就會迷路,小蝶縮在黃然的懷抱裡面,雖然黃然的速度很快,但是她卻沒有感覺一點顛簸,黃然的懷抱很舒服,讓這個情竇初開的小丫頭產生了依賴,小蝶抬起頭看了看黃然,然後又把小腦袋縮進自己的懷抱裡面。

(為了花花,笑笑拼了,晚上十點左右,第三次更新送上,笑笑今天是玩命了,只想不要和前兩名差的太遠,嘿嘿……) 馮小紅愣了愣,不由深思唐秀秀的話。

她跟鄧大興離婚了,鄧進平雖然是她親生兒子,但也一直都是無所事事,動不動就是鬧出大動靜,以後養老可能是指不上,秀秀這邊還得要看秀秀在萬家過得好與不好,如果處境好的話,就會給她一點錢,要是不好,一毛錢都沒,剩下就是唐勇銘了。

唐秀秀見她是真的有認真在思考,「媽你的依靠是唐勇銘,你剛才把你的依靠往外推了,你是徹底他把給惹怒了,不僅僅是你的依靠沒了,就連我,在萬家都不太好過。」

她這麼一說,馮小紅立即想到了剛才太過於生氣了,把唐勇銘給怒說了一頓,「那……那現在怎麼辦?」

見她一慌,唐秀秀諷刺一笑,「現在知道急了?」

「秀秀!」現在可不是挖苦她的時候。

「情況也不算是最糟糕,你回去找爸好好認錯,從此以後不再管那些破事了。」她就是在逼她媽做決定。

「可是……你哥那邊也不能不管啊!他都這樣了……」

「你是想你以後讓哥來養嗎?如果不是,那麼你就要一心跟唐勇銘過日子,不然你只會竹籃打水一場空,什麼都沒有,唐小芯可不是善茬,你要是一跟唐勇銘鬧離婚了,那麼她可以立即讓她爸再娶一個女人回家,你是不是想看到這樣的畫面?」

「我當然不想看到這樣畫面。」哪怕是她心裡很嫌棄唐勇銘的無能,但唐勇銘卻對她人很好,關鍵是她以後老了,也有著落。

「那你還不趕緊去哄好他?」

「我現在就去。」

「等等!」一直被她們忽略在一旁的鄧大興出聲:「你們就這麼把我給打發了?」

「不然你還想怎樣?」唐秀秀對馮小紅眨了一個眼神,示意讓她先走,這裡有自己處理。

馮小紅點了點頭,轉身就走了。

「馮小紅你敢走,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你。」鄧大興歇斯底里怒吼。

「沒用的,你再怎麼喊,我媽都不怕你,反正事情都已經挑破說了,你再也要挾不了她。」唐秀秀嘲諷的目光看了鄧大興,「現在我媽已經被我說服了,她連我哥都不在乎了,你更是在我媽的眼裡,什麼都不是。」

「鄧、秀、秀!」鄧大興咬牙切齒喊著她。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再出現了。」

艦載特重兵 「你當然是巴不得我這樣,可惜我不會如你所願。」

「你別再鬧了,好好過日子,等以後你走投無路了,我會管你的。」畢竟鄧大興還是她親生父親,只要鄧大興不犯渾,那麼她也不會真正做到不管他。

聞言,鄧大興一愣,目光複雜地看著眼前的唐秀秀,心裡宛如溫暖的清水包圍著一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