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就算是壞人也不能隨便殺人啊?反正殺人就是不對的!」

女生一臉正氣的說道。

陳天在聽到女生的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因為他覺得其實女生剛才說的這句話還是有些道理的。

「沒想到你竟然連那個陳天都沒有聽說過,雖然他是個殺人魔,但是其實他還是很厲害的,我聽說他跟咱們的年紀差不多大竟然是一位武道宗師,而且據說他長得也挺帥的……」女生看著陳天繼續說道。

「你見過他嗎?」

陳天輕聲沖著女生問道。

「我沒有見過他,但是卿卿姐說他挺帥的……」女生淡淡回了一句。

而那位冷艷美女在聽到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我也沒有見過那個人,我是聽別人的說的!」

「哦哦……」

陳天看著冷艷美女點了點頭,沒有繼續問下去。 「這個問題重要嗎?」他並沒有直面回答風玫的問題。

風玫嫣然一笑:「自然重要。 無敵小村長 因為,」她湊近他耳畔,含著笑意的聲音隨著她溫熱的呼吸噴洒在他耳中,「我要說他的壞話啊。」

灼熱從耳際漫延,一把火帶著燎原之勢,直接燒到了心裡。

他下意識的咽了下口水,性感的喉結上下滑動,腦海中卻是一片空白。

風玫也不著急,微微後退含笑看著他,等他反應過來,心中卻是在強行按捺著揍人的衝動——

在提醒夜九翎給原柝傳遞消息時,她一時心血來潮,調出了地圖,想看看原柝在帝都的什麼位置,結果,她卻發現了一件十分十分有趣的事情!

那個代表反派的黑點所在的位置,在一個她怎麼也沒想到的地方。

影帝又被女大佬踹了 瞬間的懵逼過後,反應過來她只想揍人!

可是,此刻身邊這個人,是有病的,不欺負病號,她只能一忍再忍,忍的笑容都要扭曲。

隨著風玫的退離,心頭的那把火漸漸熄滅,腦海也恢復了正常的運轉,後知後覺地接收到風玫話語中的信息,他又是一愣:「說他壞話?」

風玫點頭:「是啊,因為要說他壞話,才問你與他有沒有關係。不然萬一你向他告狀了怎麼辦。」

容傾嘴角抽搐了一下:「那你大可放心,我是絕不會告狀的。」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如此便將他與原柝是否有接觸這個問題給略過去了,風玫故作不知地繼續點頭,嘴一瞥:「那就好,我告訴你啊,以後萬一遇到他,離遠點,這個人可討人厭了。」

此時的風玫哪裡有一絲屬於國師的穩重與神秘,但是容傾此時完全沒注意到這點,他微眯著眸子:「丞相在民間的風評據說還不錯的,你為何會覺得他討厭?可是他做了什麼事情招惹你了?」

風玫再次點頭:「還記得我們初見,我被人追殺嗎?那人就是他派出去的。」

容傾眸色一暗,卻是笑著問:「既然知道是他,為何不揭露他。是沒找到證據嗎?」

風玫眸子一轉:「因為……我看上他了啊。」

容傾臉上的笑容維持不住了,他聽到自己砰砰跳快的心,聲音變得有些乾澀:「你……你們都是男人。」

風玫一臉納悶地看著他:「我們都是男人,這不是明擺的事情嗎?」

「那你……」

「男人與男人才惺惺相惜,因為看上他的能力,所以就不計較他曾經的過錯了,當然,在他不再繼續犯同樣的錯誤的前提吧。比如現在,因為有他在帝都,我與皇上才能放心離開。」

「……」容傾驟然握緊了拳頭,只覺得心中憋著一口悶氣。

這一刻,心中的落差,比之前那句「我的人」來的還要強烈,他也理不清自己是什麼感覺,總之就是很不爽很不爽。

而這還不是結束,風玫抬步離開,走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上他的才能是真,討厭他也是絕對的。所以,作為國師府的人,你要記得遠離他,就要將他當做一個很討厭的人看待。」 貴賓休息室內。

女生扭頭看了冷艷美女一眼,然後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笑盈盈的說道:「卿卿姐,要不然你再給我講講那個殺人魔的事情吧,正好陳天也不知道那個人的事情,讓陳天也跟著聽聽……」

「好啦,歡歡不要聊這個了!」

冷艷美女扭頭狠狠的瞪了女生一眼。

女生猶豫了一下,然後連忙乖乖的閉上了嘴巴,小聲沖著陳天說道:「卿卿姐不讓咱們兩個說這個,咱們兩個還是別說了,畢竟這裡是江南省,我聽說那個人的手下非常多,要是讓人聽到了不好!」

「恩!」

陳天看著女生無奈點了點頭,她也許不知道她現在說的那個殺人魔就坐在她的身邊。

「對了,你還不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呢吧?我叫魏歡歡,你喊我歡歡就行了,這位是我的表姐楚卿卿!」

女生看著陳天簡單的介紹了一下。

「你好!」

陳天看著女生淡淡說道。

「你這個人怎麼跟個木頭一樣啊,跟你說話實在是太無聊了,除了恩跟好你就不會說點什麼其他的嗎?」

魏歡歡似乎有些不太滿意陳天的這個態度,撇著小嘴沖著陳天喊道。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女生瞬間無語了,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才好了。

「算了算了,你這種男生我也不是沒見過,我就不給你計較了,你肯定沒有女朋友,沒有女生會喜歡你這樣的男生的……」

魏歡歡沖著陳天擺了擺小手,然後繼續沖著陳天問道:「你也是去西寧省嗎?」

「對!」

陳天點了點頭。

「對對對,你就知道對!」

魏歡歡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瞬間無語了。

「你昨天晚上不是要去做火車嗎?怎麼有來機場了?」陳天猶豫了一下,輕聲沖著魏歡歡問道。

「你別跟我替這件事了,現在我只要一想到這件事就一肚子氣,我原本是昨天晚上的火車,但是最後我還是沒有趕上火車,沒辦法,我只好帶著卿卿姐過來坐飛機了……」魏歡歡看著陳天輕聲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啊!」

陳天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你是江南省人嗎?」

魏歡歡繼續問道。

「恩!」

「那你去我們西寧省幹什麼啊?是去上學嗎?」

魏歡歡此時心情不錯,所以逮住陳天就開始問個沒完。

「不是,我是去找我的朋友!」

陳天輕輕的搖了搖頭。

「是去找朋友啊,我還以為你是去上學的呢,你要是在我們學校上學就好了,到時候姐姐我就可以罩著你了……」魏歡歡大大咧咧的說道。

陳天在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無奈,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也不知道是因為陳天長的模樣讓人覺得很容易被人欺負還是其他的原因,彷彿總是有很多人都想要保護陳天,但是最後這些人不讓陳天保護那就是萬幸了。

……

「尊敬的各位旅客,您好,麻煩乘坐華夏航空MU5571航班從江州市到合川市的乘客現在到登機口登機!」

陳天坐在休息室裡面跟魏歡歡聊了差不多十多分鐘的時候,貴賓室的廣播突然響了起來。

「我要去登機了,以後有機會再見吧!」

陳天看了一眼自己的登機牌,輕聲沖著魏歡歡說道。

「等一下,我們兩個也是坐這個航班的,咱們一塊去登機!」魏歡歡在聽到陳天的話以後連忙喊了一聲。

而陳天的眼神之中則閃過了一絲無奈。

因為他原本以為自己上飛機了,就可以擺脫魏歡歡這個女生了,但是他沒想到自己跟魏歡歡楚卿卿兩人竟然跟陳天是同一個航班。

在剛才的接觸當中,陳天能夠感覺到魏歡歡這個女生性格十分的開朗,而且話還非常的多,基本上從頭到尾都是魏歡歡一個人在說,陳天時不時回復一個嗯字就可以了。

剛開始的時候魏歡歡還有些不樂意,但是她後來也就習慣陳天的這個反應了,不去跟陳天計較什麼。

至於那個冷艷女生楚卿卿,從頭到尾也只不過就是跟陳天說了一個你好而已,剩下所有時間都在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非常的高冷。

陳天能夠看出來,楚卿卿無論是穿著打扮還是舉止氣質都是非常高貴驕傲的那種,這說明楚卿卿的家庭條件應該非常不錯,而且再加上楚卿卿本身長的就非常漂亮,身上的氣質也非常好,所以性子高冷一些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大國重坦 「陳天,你還愣在這裡幹什麼啊?快點走吧!」

魏歡歡伸手拽了陳天一把,直接把陳天從貴賓室裡面拽了出來。

而陳天在找到登機口以後,看見很多人都站在那裡排隊,所以他準備拿著登機牌走過去,而魏歡歡跟楚卿卿兩人則直接奔著一旁的貴賓通道走了過去。

機場一般都會為頭等艙的客人準備專門的貴賓通道,根本不需要排隊,但是這是陳天第一次坐飛機並不知道這個規矩,所以本能的奔著經濟艙的隊伍走了過去。

「陳天,你是經濟艙的機票啊?我幫你升級成頭等艙好了,你跟我們走這邊吧!」

魏歡歡看見陳天站在普通通道排隊以後,猶豫了一下,皺著眉頭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歡歡!」

楚卿卿似乎對於魏歡歡這個行為有些不滿,忍不住皺著眉頭喊了一聲。

「哎呀,我跟陳天認識一場也是緣分,幫他升個頭等艙也沒有什麼,不會暴露身份的,卿卿姐你實在是太緊張了……」

魏歡歡笑嘻嘻的說道。

「咱們兩個出來之前,你怎麼跟你爺爺說的你都忘了是不是? 咒怨 你要是在這樣下去,我就把你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情全部告訴你爺爺,看你爺爺到底是怎麼收拾你……」楚卿卿低聲說道。

魏歡歡在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撇著小嘴說道:「算了算了,我不幫陳天行了吧!」

「快走吧!」

楚卿卿拽著魏歡歡就要登機。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魏歡歡突然看見陳天拿著登機牌奔著他們兩個的位置走了過來。

「卿卿姐,陳天好像聽到我剛才說的那句話了,我就幫他一次吧,我剛才話都已經說出去了,要是現在改口的話,有些不太好!」魏歡歡可憐巴巴的沖著楚卿卿說道。

「就這一次啊,要是再有下次的話,我再也不帶你出來了!」楚卿卿皺著眉頭說道。

「你放心吧,肯定是最後一次,我以後再也不隨便跟別人說話了,我看這個陳天應該也不是什麼壞人……」

魏歡歡看見楚卿卿答應下來以後,心情非常的不錯,連忙回了一句。

「哎……」

楚卿卿看著魏歡歡輕輕的嘆了口氣,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

「陳天,你快點過來啊,我幫你升頭等艙……」

魏歡歡十分開心的沖著陳天揮了揮小手。

「不用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沒關係的,反正升頭等艙也用不了多少錢,不用跟姐姐我客氣!」

魏歡歡笑盈盈的說道。

「我的機票本身就是頭等艙的,我剛才走錯地方了!」

陳天輕聲沖著魏歡歡說道。

「你的機票本身就是頭等艙的?」

魏歡歡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直接愣在了原地,隨即連忙搶過了陳天的登機牌十分自信的看了一眼,然後表情震驚的說道:「對啊,我剛才怎麼沒想起來,你能去貴賓休息室那說明你肯定是頭等艙的……」

「我是第一次坐飛機,不知道原來頭等艙是不需要排隊的!」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

一旁的楚卿卿聽到陳天的這句話忍不住上下打量了陳天一眼,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疑惑,因為她覺得按照陳天的穿著打扮應該不像是有錢做頭等艙才對啊!

「那行吧,既然你也是頭等艙的,那咱們快點去登機!」

魏歡歡大大咧咧的喊了一聲,然後直接拽著陳天奔著飛機上面走去。

……

幾分鐘以後,陳天魏歡歡楚卿卿三人走進了頭等艙。

因為頭等艙裡面的乘客並不是很多,所以魏歡歡跟楚卿卿直接坐在了陳天的身邊。

陳天知道自己在飛機上面也沒辦法修鍊,身邊多個魏歡歡在一邊說話也挺好的,所以並沒有拒絕。

「我看你好像挺有錢的,你昨天晚上為什麼做火車啊?直接坐飛機不就行了嗎?」

陳天扭頭看了魏歡歡一眼,輕聲沖著魏歡歡問道。

魏歡歡聽到這話愣了一下,然後撇著小嘴說道:「其實我也不是很有錢,而且卿卿姐一直都不太喜歡坐飛機,所以我們兩個才想要坐火車回去的,但是沒想到最後竟然因為我睡過頭了,而錯過了火車,我們兩個才坐的飛機!」

「原來是這樣啊!」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陳天,你到我們合川市人生地不熟的,要不然你跟我走吧,我帶你去合川市好好玩一玩?」

魏歡歡十分熱情的沖著陳天邀請道。

「歡歡……」

楚卿卿聽到這話以後連忙皺著眉頭呵斥了一聲。

「哎呀,卿卿姐,反正到時候咱們兩個都已經到合川市了,應該也沒有什麼危險了,陳天跟我認識一場也算是緣分,我帶他隨便玩玩怎麼了啊?」魏歡歡撇著小嘴回了一句。

楚卿卿聽到魏歡歡這句話無奈嘆了口氣,沒有多說什麼。

「怎麼樣?陳天,我帶你去好好玩玩,我對合川市還是非常熟悉的,我從小就是在哪裡長大的……」

魏歡歡笑盈盈的沖著陳天說道。

「還是算了吧,我這次去合川市主要是為了找我朋友,不是過來旅遊的……」

陳天知道楚卿卿彷彿並不是很歡迎自己,所以他猶豫了一下直接拒絕道。

「那行吧……」

魏歡歡看著陳天輕輕的點了點。

就在這個時候,幾個青年走進了頭等艙。

其中帶頭的是一位身穿白色西服長相還算是英俊的青年,而楚卿卿在看見這個青年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厭惡。

楚卿卿的這個眼神被陳天看見,陳天覺得楚卿卿應該是認識這個青年。

而青年在看見楚卿卿以後,眼神之中也閃過了一絲興奮,隨即直接邁著步子奔著楚卿卿的位置走了過來。 「你怎麼惹到他了?」夜九翎湊到風玫面前,瞄一眼走在最前面的人。

明明前幾天還是巴不得時刻湊到風玫面前的狀態,現在卻是離得遠遠的。

當然,他是巴不得容傾離風玫越遠越好,可是就是好奇。

「招惹他,你覺得我很閑嗎?」風玫翻了個白眼,誰知道那傢伙抽什麼瘋,反應跟她預想的完全不一樣,「有時間在這裡打聽八卦,皇上不如想想到了御城怎麼安撫百姓吧。」

他們現在在去御城的路上,禾見城裡就十幾人,好控制,但是大多數人都集中在御城,若是情緒也如張岳等人最初那般,便又是一場『硬仗』。

夜九翎卻渾然不在意:「國師與鬼醫的名號一出,他們立即就老實了。」很不想承認自己作為帝王的名號什麼用都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