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麥田眼神微微亮了一下,像是有什麼被點燃了一般。

「小慧姐,你忘了在醫院的時候自己說過什麼了?你所謂的努力,就是半途而廢嗎?」

羅小慧有些不知所措地轉頭看了麥田一眼,端著杯子的手慢慢放下,在杯子觸碰到桌子的那一瞬間,她猛地抬頭看著傅歆。

「美美,你還這麼年輕,身體里的冒險分子沒有嘲笑你的甘於平淡嗎?」

每一個年輕人都有一顆熱情和勇於闖蕩的心,紀艷美也一樣,否則她也不會在傅歆氣走了楊青之後興奮得不可遏制了。、

「顧宇豪,身為銷售天才,現在的業績你已經滿足了?不就不會覺得羞愧嗎?」

顧宇豪抬頭看著傅歆,眼神中閃過一絲興趣,嘴角微微上揚,彷彿現在才真的開始認真起來。

剩下的林曉峰不等傅歆把手指向自己,就已經站了起來,握著拳頭舉手,大喊一聲:「讓我們一起努力,把姬希打造成一個傳奇吧!這樣我才能離成為富豪更進一步!」

聽到林曉峰三句話離不開成為富豪,所有人都忍俊不禁。 「傅歆,謝謝你。」麥田上前一步,認真地看著傅歆,鄭重地說出著三個字,其餘人都不由自主點了點頭。

她這句話,是代表整個銷售三部對傅歆說的。

如果不是傅歆的到來,也許他們現在還在渾渾噩噩混著過日子,喪失了自己的光芒,也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傅歆忽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羅小慧看出來傅歆的尷尬,開口道:「既然大家都決定了要把姬希的銷售量突破瓶頸,那我們還等什麼,趕緊討論一下要採取什麼措施吧?」

「好!」紀艷美和林曉峰異口同聲回答。

看著每個人都鬥志昂揚起來,傅歆心裡湧現出一股欣慰,在這個時候,銷售三部才是真的擰成了一股線。

眾志成城,他們抱著同樣的目標和信念,那還有什麼困難過不去的呢?

「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莫總要把我安排到三部,不過現在,我或許有點理解他的目的了。」路過傅歆的時候,顧宇豪低聲說了這麼一句,抬眼看了看她,笑著去了會議室。

傅歆一臉不明所以地看著他的背影,聳了聳肩,跟上去。

他是明白了,不過她卻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惹火上身:傲嬌總裁太兇勐 業務三部的六人圍著會議桌,開始嚴肅地商議要怎麼才能把姬希護顏皂的銷售瓶頸打破。

「我們上次使用的網路宣傳效果很明顯,這次我們是不是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呢?」紀艷美咬著筆頭,一臉不確定。

「不行,網路宣傳的效果雖然很快,但是如果過於頻繁,反而會造成相反的效果,我們要另闢蹊徑才行。」擁有豐富的銷售經驗的羅小慧立馬開口駁回了紀艷美的意見。

「我同意小慧的說法。」自從來了三部之後基本上很少發言的顧宇豪第一次這麼正式的參與他們的討論,「我們現在的宣傳資金已經足夠,可以考慮其他的宣傳方式了。」

「明星效應?」林曉峰立馬接過話,但是立馬就自我否認了,「雖然也有一定宣傳效果,但是並不能把銷售瓶頸突破。」

麥田看到所有人都陷入沉思,知道他們都沒有更好的辦法,立馬開口說:「我們之前選擇的方法無疑是很有效的。

網路推廣很迅速,微電影也受到年輕人的歡迎,姬希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被年輕人接受,所以我們的下一步計劃,還是要迎合年輕人的喜好。」

「突破銷售瓶頸,就要擴大宣傳面,使更多的人知道姬希,了解姬希……」紀艷美自言自語一般呢喃著。

聽到紀艷美的話之後,傅歆眼睛一亮,兩個字脫口而出:「直播!」

麥田和羅小慧對視一眼,都只能看到對方的迷惑。

倒是顧宇豪最先明白傅歆的想法,驚喜地笑了笑,接下去說:「現下最火的就是各個平台的直播,我們可以把姬希的廣告通過直播平台來打出,我們的資金可能不足夠請明星大腕,但是請幾個網紅卻是足夠的!」

「對啊,我每天都看直播,我怎麼就想不到這點呢!」紀艷美拍了一下桌子,結果太用力,把自己疼得夠嗆。

「這種方式我之前從來沒有嘗試過……」麥田有些猶豫,連經驗豐富的羅小慧都不確定這個方法是不是能行得通。

「沒問題的,我們現在只能多嘗試,才能知道有沒有用了!」傅歆肯定地點了點頭,他們現在要的就是從來沒有使用過的方法,「麥田部長跟小慧姐不了解直播的話,就由我們來撰寫方案書,之後你們再看看可不可行就好!」

好不容易想到一個全新的方案,傅歆幾人迫不及待就開始著手撰寫方案書,不知不覺中,就已經過了下班時間。

等到方案書完成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麥田和羅小慧仔細地翻看方案書。

看完最後一頁,麥田和羅小慧對視一眼,臉上都洋溢著興奮。

「這個方案肯定能夠成功,姬希的銷售瓶頸一定能順利突破的!」

聽到麥田這麼說,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當即敲定這個方案這周末就開始執行,幾乎所有人都已經看到了姬希銷量突破歷史記錄的那一刻了。

「好了,都已經很晚了,我們可以回去休息了,大家今天都辛苦了!」麥田站起來,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宣布大家可以下班了。

等傅歆回到辦公桌,看了手機之後,才發現已經是晚上八點鐘了,手機上有好幾個莫琰的未接電話和一條簡訊。

會議結束給我電話。

傅歆挑了挑眉,一邊收拾自己的東西,一邊給莫琰打電話。

「結束了?」

電話一接通,就聽到莫琰低沉的聲音,傅歆忽然有一種很安心的感覺,嘴角不由得上揚,輕聲回答:「嗯,你來過了?」

「給你打電話不接,就去看了看,餓了嗎?回去吃飯吧,阿玲嫂已經準備好晚飯了。」

「好。」傅歆掛了電話,剛要走,突然想起來自己上午看了一半的生產報告還沒看完,只好又坐下,想著就剩下一點,應該不會花多少時間的,讓莫琰等等吧。

剩下幾個人陸陸續續都走了,三部就剩下傅歆一個人,大約十分鐘之後,傅歆終於站起來,把燈和門都關上之後,就急急忙忙往外走。

業務部在同一個區域,三部過去就是二部,路過二部門口的時候,傅歆看到二部的燈還亮著,不由得有些好奇,探頭進去看了看,竟然看到楊青正在認真地核對著什麼。

沒想到楊青看起來尖酸刻薄的樣子,工作起來倒還真的很認真。

傅歆勾了勾嘴角,想到莫琰肯定已經在等她了,立馬迅速沖向電梯。

莫琰早在五分鐘之前就已經在電梯門口等她了,不過卻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簡單問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

可能因為最近幾天太累了,回家之後,傅歆只是吃了晚飯,洗了澡就直接睡著了。

一夜無夢,傅歆睡得很香,早上醒過來是被自己的手機鈴聲吵醒的。 迷迷糊糊找到手機,傅歆連眼睛都還沒有睜開,然而沒過幾秒鐘,她瞬間清醒過來,猛地坐起身子,不敢置信地問道:「你說什麼?」

莫琰本來是來叫傅歆起床的,結果剛進來就看到傅歆急急忙忙找衣服穿,甚至都不介意他就站在邊上,當著他的面就直接換起衣服來,不由得感到有些好笑。

「什麼事情這麼著急?」

傅歆像是才發現他在邊上,嚇了一跳,好在衣服已經換好了,她只是感到有些尷尬。

「部長給我打來電話,說我們昨天晚上敲定的方案被競爭產品使用了。」

說到這件事情,傅歆的臉色就沉了下來,眉頭皺得都可以夾死蚊子了。

「我知道。」莫琰淡淡回了一句,伸手拉住要往外走的傅歆,忽然俯下身,定定地看著她。

傅歆的心不受控制地加快速度,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液,緊張地開口說:「你,你想做什麼……我還沒刷牙……」

說出後半句話的時候,傅歆就有一種想要把自己的舌頭拔下來的衝動,她到底在想什麼啊!

莫琰嗤笑一聲,伸手點在她的眉間,柔聲說:「不要皺眉頭,不然會老得很快的。」

傅歆毫不客氣地把他的手拍下來,沒好氣地丟下一句:「要你管!」

原本傅歆是不打算吃早餐了,直接去公司的,但是莫琰卻非要拉著她吃,還用不送她去公司作為要挾。

傅歆連拒絕的權利都沒有,因為附近根本沒有車出去,除了妥協,她沒有別的選擇。

等傅歆趕到公司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到齊了,三部辦公室瀰漫著一種低壓氣氛,像是暴風雨即將來臨之前的天空,烏雲密布。

「到底是什麼情況?」傅歆微微喘著氣,緊緊看著麥田。

「我一大早得知競爭產品的推出的新宣傳計劃,那個計劃跟我們昨天敲定的方案一模一樣,到公司才發現我放在桌上的方案不見了……具體的情況公司已經在調查了。」

順著麥田手指的方向看去,傅歆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

「怎麼會,昨天我走的時候,還看到方案放在那裡的……」

傅歆努力回想昨天晚上走的時候,自己確實看到了方案放在麥田的辦公桌上。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紀艷美坐在椅子上,一臉沮喪地看著麥田。

雖然麥田現在也沒有什麼很好的辦法,但是自己部門的人都看著自己,她不能露出一點慌亂,只能鎮定地說:「先不管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方案已經被盜用,我們只能從頭再來,當務之急就是想出別的方案。」

傅歆深吸一口氣,再吐出來,明白麥田說的是對的,他們唯有從頭再來了。

「怎麼可能還有更好的方案……」坐在角落裡的林曉峰突然這麼說了一句,語氣帶著懊惱和失落。

諸天萬域爭霸 「就是啊,我們辛苦想出來的方案,怎麼可能還有更好的……」紀艷美也忍不住說了一句,眼眶微微泛紅,顯然這件事情對她來說打擊不是一般的大。

傅歆皺了皺眉,有些擔憂。

紀艷美和林曉峰是他們之中最年輕的兩人,這種事情顯然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很可能已經動搖了。

「沒關係的,現在姬希的銷售量還算平穩,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想出新的方案,好了,我們振作起來,把手頭的工作完成吧!」傅歆輕輕笑著,努力想要把自己的正能量傳遞給同事。

麥田感激地對她笑了笑,剛好這個時候莫琰身邊的秘書找她,她就跟著走了,想來是為了調查方案失竊的事情。

傅歆整理了一下姬希護顏皂的生產和銷售的最新信息,想了想,還是覺得有些不放心,剛好看到紀艷美去茶水間,猶豫了一會,還是決定要跟她好好談談。

不過傅歆才走到門口,就碰上拿著杯子的羅小慧,兩人對視一眼,立馬知道了對方的意圖。

「美美交給我吧,你去找林曉峰,這種時候,要儘快讓他們穩定下來才行。」

聽到羅小慧這麼說,傅歆點了點頭,看轉身看了看辦公室,才發現林曉峰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去了。

傅歆是在休息區找到林曉峰的,不過她過去的時候,顧宇豪剛好從林曉峰身邊站起來。

朝傅歆點了點頭,顧宇豪就走開了。

「曉峰?」傅歆輕輕叫了他一聲。

林曉峰轉頭看她,沒有說話,顯然情緒並不是很好。

「想喝點什麼嗎?我請你。」傅歆笑了笑,很大方地開口。

信威科技給員工的福利是少見的好,每一層的工作區都會配備一個休息區,在這裡可以隨意吃喝,還可以看報紙聽歌睡覺,不過每個人每天只能在休息區待兩個小時。

面對傅歆的熱情,林曉峰也不好繼續不理不睬,勉強笑著說:「不用了,傅歆姐,我什麼都不想喝。」

雖然林曉峰這麼說,但是傅歆還是去服務台要了兩杯熱開水來。

「喝點熱水,有放鬆的效果。」傅歆伸手把杯子遞給他,見他沒有拿,就一直保持著那個姿勢。

「你這樣我很累的,手臂都要斷掉了。」

聽到傅歆這麼說,林曉峰趕緊把杯子接過,看傅歆眼睛都不眨地看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低頭喝了一口熱水。

溫熱的液體進入身體,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影響,林曉峰真的感覺自己的情緒稍微好了一些。

「怎麼樣?」傅歆坐在林曉峰身邊,看著他的側臉,溫柔地笑著。

「嗯,感覺好了一些。」林曉峰微微笑了笑,坦誠自己的感受。

「其實這次的事情是誰都沒有想到的,我們的感受都一樣。」傅歆抬手喝了一口熱開水,然後用雙手捧著,感受溫度在手心蔓延開來。

林曉峰臉上的笑意退去,低下頭,抿著嘴沒有說話。

「我們為姬希付出了很多很多,所以發生這樣的事情才會覺得很難受。」傅歆深吸一口氣,音量忽然提高了,「但是如果我們因為這件事情就放棄姬希,就太可惜了!」 林曉峰抬頭看她,眼神中的迷茫一點點散開。

「每件事情都不會一帆風順,有阻礙,成功的時候才更有成就感。」傅歆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像是陽光一樣,能給人帶來溫暖。

「傅歆姐,有沒有人說過,你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林曉峰愣愣看著傅歆,突然不著頭腦地說了這麼一句。

「啊?」傅歆有些沒反應過來,之後噗嗤一笑,「那有沒有人說過,你發傻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林曉峰終於明白自己說了什麼,臉上瞬間就紅了起來,抬手撓了撓自己的腦袋,過了一會才開口說:「其實我都知道的,只是事情太突然了,所以有些不能接受而已。」

「剛才顧宇豪也跟我說了,會有辦法解決的,姬希是一款很好的護顏皂,市場里肯定會有它的一片天地。」

傅歆眼神微微一動,原來顧宇豪已經找林曉峰說過話了,難怪剛才看他從這邊走開。

「我家裡從小就很窮,我有兩個姐姐,但是為了讓我上學,她們很年輕的時候就外出打工了,到現在也沒有結婚。」林曉峰緊緊握著那杯熱開水,視線落在被子上,慢慢開口說自己的事情。

「所以一畢業之後我就想找一份好點的工作,努力賺錢,讓兩個姐姐和我父母過上好的生活。」

林曉峰微微笑了笑,像是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事情。

「進入信威科技的時候,我以為我的夢想就要實現了,但是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才發現,我根本不能適應這樣的工作節奏。

想要獲得更高的薪酬,就只能打敗無數個跟你一樣的人,漸漸的,我就喪失了鬥志,每天做著一夜暴富的夢……」

傅歆靜靜地聽著他的話,眼前忽然浮現出自己小時候的畫面。

她一個人坐在角落中,看著傅曦在父親的懷裡撒嬌。

那個時候,她還幻想過自己也能這樣,長大之後,她就漸漸明白,有些事情是一輩子都不可能改變的了。

「傅歆姐,你放心,我已經沒事了,這個方案丟了,我們還會有新的點子的!」

回過神來的時候,就聽到林曉峰這麼說,傅歆輕輕笑了笑,伸手在他肩膀上輕輕拍了拍,說:「你能這樣想就好,我們還有努力的空間,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嗯,謝謝傅歆姐的白開水。」林曉峰舉起手裡的杯子,跟傅歆的杯子碰了一下,像是在慶祝勝利一般,一口把杯子里的水都喝掉了。

穩住了林曉峰,傅歆心裡也輕鬆了不少,就是不知道紀艷美怎麼樣了。

等傅歆和林曉峰迴到辦公室,看到紀艷美已經坐在電腦前工作的時候,一直提著的心終於落了地。

「年輕人還是看得比較開的,我稍微一提點,她就想明白了。」看傅歆和林曉峰迴來,林曉峰也已經沒事了,羅小慧也放心了。

「年輕,就有無限可能。」傅歆眨了眨眼睛,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認真地開始工作。

到了下午,麥田終於回來,站在門口,看了看五個人,明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原以為氣氛還會繼續沉悶,但是現在看來,林曉峰和紀艷美已經被做過工作了,工作氛圍已經積極了很多。

往傅歆的方向看了一眼,麥田心裡有些欣慰,她的到來,讓他們改變了太多太多了。

「部長,怎麼樣了?」感覺脖子有些疼,傅歆抬頭扭了扭,剛好看到麥田,立馬站了起來,脫口問了一句。

想到在莫琰辦公室得到的消息,麥田就感覺心裡像是壓了一塊石頭一樣沉重。

「因為我們部門的三台監控器都已經壞了很久沒有修,所以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誰也不知道。」

麥田這句話說出來,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

雖然都知道,方案是怎麼丟失的,是誰泄露的,這些都不能解決目前的問題,但是要想這麼輕易釋懷,並沒有這麼簡單。

「事情還會繼續調查下去,實在不行的話,公司會讓警方介入,所以我們現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相反的,」麥田看了看每個人,臉色凝重,「我們現在需要立馬想出一個代替的可行方案出來。」

傅歆看大家的情緒有些低落,立馬站起來,率先走向會議室,一邊說:「來吧,我們好好想想,肯定會有好的點子的。」

幾分鐘之後,六個人還是按照昨晚的座位坐在會議室里,但是卻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每一個人都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昨天晚上才絞盡腦汁相處這麼好的方案,現在在情緒本來就不好的情況下,要想強行得到新方案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就算出來方案,也不會是令人滿意的。

「要不,我們對昨天的方案稍加改造,暫時先用著吧?」林曉峰想來想去,最終卻猶豫著說出這樣的話來。

「不行。」羅小慧斬釘截鐵地反駁,「那個方案已經被用掉了,雖然我們自己知道那個方案是別人盜用我們的,但是如果我們現在再用的話,肯定會被說跟風的!」

林曉峰的臉色沉下幾分,但是他知道羅小慧說的是對的,所以也沒再說什麼。

明明是自己的東西,被盜用了卻根本沒有一點辦法,這種憋屈的感覺讓傅歆的情緒也很煩躁,在這種情況下,別說想方案,就連安靜思考都做不到。

於是在會議室里沉默了差不多有半個小時,麥田宣布了散會。

一個下午,傅歆都努力讓自己集中精神,但是不管怎麼嘗試,她都沒辦法好好工作,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她感覺自己比認真上了一天班還要累。

因為莫琰下午有個會談,並不在公司,所以讓家裡的司機來接傅歆回家。

一路上傅歆都在思考一個問題。

昨天晚上她走的時候,還在公司的應該就只有楊青一個人了,以楊青的性格為人,會不會在她走了之後把他們辛苦討論好的方案帶走呢?

可是楊青雖然性格上並不受人待見,工作上卻還算是一絲不苟的,對公司也向來忠心耿耿,應該不會因為跟她鬧了點小矛盾就做出這種事情才對。 站在三環花園街上的一個咖啡廳前面,傅歆有些激動。

這是一家裝修格外考究的義大利咖啡廳,據說裡面隨便一杯咖啡就能要價五位數,裡面的顧客非富即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