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看著面前心愛的老公,上官娜娜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她愛這個男人,以至於每天都會害怕他會被搶走。

「沒有想什麼啊。」她立即回答。

「你不相信我?」沈珏繼續問道。

此時,上官娜娜低下了頭,不再說話。

不是她不相信這個男人,只是她不相信現在社會上那些年輕漂亮的小姑娘。現在的女人可比男人主動多了,上位那可是玩的一套一套的。

「老公,我沒有不相信你,我只是……」上官娜娜猶猶豫豫著說道。

「只是什麼?」

「只是沒有安全感。」她終於還是說出了口。

說白了,還不是不相信自己!沈珏看著面前的女人,倒吸一口涼氣。

「那你告訴我,我究竟要怎麼做,才可以讓你有安全感?」

沈珏很認真的問道,很明顯他也想解決上官娜娜心中的疑惑和不安。當然,這是一個男人應該做的,也是必須要盡的義務。

「其實,我就是想讓你多關心我一點,多照顧我一點,還有,多看看我。」上官娜娜柔聲說道。

「好,我知道了,那我以後下了班以後,盡量早回家好不好?我把所有的應酬都推掉好不好?」沈珏問道。

他是真的不忍心了,這麼久了,他一直在忍受著這個女人的猜忌,卻忽視了自己對她的一種冷落,如今,既然這個女人已經說出來了,那他自然應該盡量改正。

「真的么?」突然,上官娜娜興奮的問道。

旁邊的趙以諾,看著面前的一幕,心裡一陣欣慰,看來,這個沈珏,還是挺明事理的!

「那我先走了。」說著,趙以諾就要起身離開。

「不要,以諾姐,你再陪我一會嘛。」旁邊的女人緊緊的拽住她的胳膊,低聲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上官娜娜如此委屈又可人的模樣,趙以諾突然很心痛。

她到底經歷了一些什麼,才會變得如此脆弱?

「好,我再陪你一會。」說完,趙以諾便又坐了下來。

「她之前是不是遭遇過什麼?」趙以諾問道沈珏。

「前段時間,孩子從樓上摔了下來,後來被管家接住了,孩子沒有什麼大問題,但是她卻出現了問題。」沈珏嘆了口氣,回答。

「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她變得不安焦慮、多疑。」男人繼續說著。

原來是這樣!趙以諾看著廚房裡正在忙活的上官娜娜,眼睛里有一絲同情。

「太太,我來吧。」傭人立即跑到上官娜娜面前,說道,表情有些擔心。

「不用了,放心吧,我會做。」上官娜娜沖著傭人回答,擺了擺手。

「我知道了,那我就不在這裡打擾你們了,我先走了,有事給我打電話。」

「麻煩你了啊!」沈珏在背後說道。

湛藍的天空,棉花糖似的朵朵白雲隨風飄蕩,趙以諾抬頭閉著眼睛,感受著微風的吹拂。

真是一個好天氣!她深深舒了口氣,若是日子可以一直這麼讓人舒暢就好了。

「趙以諾!」怎麼又是他!天吶!女人用右手使勁捶了捶自己的腦袋,試圖讓自己保持清醒。

「你去哪裡了?」凌辰著急地問道。

「我去找娜娜了,怎麼了?」她直接問道。

「一起吃飯吧?」他歪著腦袋,說了一句!

這才幾點?趙以諾看了看手錶。好吧,不早了。

「我得回家,我還有事要處理,先走了。」 這突入起來的暴風雨,讓整個天都城的結界上面都結了一層厚厚的冰渣,而這些地面也是開始結冰,而這些衝過來的死靈們還沒有靠近嵐月呢!便整個身體不動,被凍僵在了那裡,然後這股寒冷的範圍越來越大,暴風雪也越下越猛,大家都被這漫天的暴風雪給遮蔽了視線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等暴風雪終於慢慢停下來的時候,大家才看清楚外面早已經是一片冰天雪地了,而地面上也是厚厚的冰,而幾百萬的死靈全部都被凍成了冰塊,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在看嵐月她已經整個人不行,直接躺在了地上,而歌賽看到這一切趕忙不顧一切的從結界裡面沖了出來,快速的跑上前來把嵐月給摟在了懷裡。

「嵐月你沒事兒吧!你不要嚇我!」

歌賽瘋狂的搖晃著嵐月生怕她有個三長兩短畢竟肚子里還有他們都孩子呢!萬一真的有一個三長兩短啥的他都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畢竟他對嵐月的愛是越來越深了。

「我沒事兒!我只是一連釋放了兩個覺醒大招,消耗了我身上所有的體力和能量」

嵐月聲音無比虛弱的開口道!

然後又看向了半空中浮雲上的喬安娜道!

「你的死靈不是死了可以繼續重生嗎?現在你讓他們重生啊!他們都還沒死呢!只是被我全被給冷凍封印了起來,你們死靈法師不是厲害嗎?指揮操控屍體玩的傻子,噁心至極」

而看到這一幕整個天都城的人都歡呼了起來,控制住了這些死靈那就意味著天都城安全了,而姜辰那可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乾的漂亮!嵐月!你真是我們人族的大英雄?」

就連姜辰都忍不住對嵐月比著大拇指道!

「我可不想做什麼英雄,或許之前做的壞事兒太多了,我現在只想給我還沒有出生的孩子多積一點德,說著嵐月沒有了力氣便暈倒了過去」

「快!快帶嵐月回去天都城裡面去!」

歌賽立馬抱著嵐月快速朝著天都城裡面趕去,而姜辰則繼續呆在外面抬頭看著半空中浮雲上的人道!

「怎麼的!你們還確定要打嗎?」

「打啊!不打難道還投降啊!你們現在不是封印了我們的亡靈大軍嗎?現在這些全部都是活靶子了,可以拿你們的炮火出來轟了啊!」

喬安娜微笑著看著姜辰道!

「對誒!你不說我還忘了呢!等等!放屁!老子才不轟呢!轟碎了是不是又被你給召喚重生起來,老子才沒那麼傻呢!拿出你的本事兒來吧!我倒要看看,你出了會玩死人還有什麼別的本事兒?」

「我啊?我的本事兒可多了,但是現在我還真不想用出來,畢竟今天這仗打得也差不多了,我們也該休息一下吃個午飯在繼續了,再說了這麼大的太陽,你覺得這個冰能抗多久啊!等下午這冰化了,我的亡靈大軍復活了,我們在打行不?也算讓我的亡靈大軍休息休息,行了!拜拜我吃飯去了」

說著喬安娜看也不看姜辰便朝著浮雲上的營帳裡面走去。

「這尼瑪!這個死人娘們兒什麼口氣,被打敗了居然還這麼囂張,還吃飯你吃個屁!所有炮彈全部給我瞄準結界轟」

一下子所有炮彈開始轟空中的浮雲結界。

而正在準備吃飯的喬安娜突然聽見巨大的響聲發現結界上出現了無數炮彈的轟炸。

「這個傢伙有完沒完,行吧!你想轟就轟吧!」

說著喬安娜懶得搭理姜辰自顧自的吃起了飯來,而這可難為了那些防禦的魔法師了,看著喬安娜他們三個將領在哪裡吃飯,而自己卻要在這裡施加魔法保護浮雲,結界一旦破了立馬要補上,多層防護任憑他們轟。

「不行啊!姜英雄這麼轟雖然可以打擾他們吃飯,但是並不能打破啊!反正都是騷擾我看要不我們也用投石車在上面裝著屎彈射在他屏障上,至少也噁心噁心他們啊!」

小風將軍這個時候對姜辰提議道!

「可以啊!小風沒想到你這個腦袋還挺夠用的,就這麼辦,現在去挨家挨戶的廁所收集糞便,讓他們吃,吃屎吧!」

很快這邊便準備好,而看著炮火結束了攻擊,喬安娜以為他們會安靜下來呢!結果看著又有東西飛過來,心想這群傢伙沒完了是吧!不過這些東西撞在結界上並沒有發出爆炸和響聲而是黏在了上面,而正在享用美食的喬安娜好奇的看著上面道!

「這些黏糊糊的東西是啥啊?」

「卧槽!居然是屎,這群人族居然向我們投屎過來」

「嘔!」

看著整個結界上粘著的到處是屎,讓正在吃飯的碧離公主直接差點沒忍住吐了出來,自己是誰,自己可是神殿的公主啊!居然在這麼噁心的環境下面吃飯這不吐才怪

「嗎的不吃了!這群畜生,對了!喬安娜小姐我們這邊不是也有投石車嗎?我們也這樣做,他們噁心我們,我們也噁心他們!」

此刻就連溫格思都受不了了,更別說兩個女的了。

「不好意思啊!溫格思元帥這個要求還真不能滿足你啊!畢竟這些死靈是沒有痛覺也不吃飯的,所以他們不會拉屎,當然你可以把你拉的我可以幫你送過去」

「你!」

溫格思頓時不爽,這傢伙分明就是在羞辱自己。

「怎麼你還有怨言了!你看看你妹妹做的好事兒,本來我們上午就可以攻破天都城,現在非要等到下午去了」

「什麼叫我妹妹做的好事兒啊!我告訴你她不是我妹妹,還有你堂堂的死靈法師不會才這點本事兒吧!難不成真如我妹妹說的,死靈法師只會操控屍體玩兒?」

溫格思開始不屑的笑著道!

「呵呵!剛才不是說不是你妹妹嗎?怎麼現在又說是妹妹說的了,還有溫格思元帥你不用激將法來激將我,我不吃你那一套,我有沒有本事兒,我是最清楚的,不需要你來質疑,如果你真的覺得我沒有本事兒的話,我們兩現在可以來斗一斗,我好像聽說你也是魔法師吧!那魔法打魔法你應該不吃虧啊!」 「以諾,我好想你。」凌辰故意說道。

可是她並不想他!面前的趙以諾,愣了一下,隨即恢復之前的情緒,試圖讓自己淡定下來。

「凌辰,我覺得,我們倆有必要好好談談。」趙以諾直接說道。

談什麼?談戀愛?面前的男人,嘴角處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好啊,我們邊吃邊談。」凌辰笑了笑,回答。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趙以諾便離開了。

餐館里,他們選擇了一個包廂,很安靜,也很適合兩個人談話。

可是趙以諾來的目的並不是吃飯。

「凌辰,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我愛的人是顧忘,而且我只愛他一個男人。」趙以諾一本正經的看著他,說道。

頓時,凌辰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憂傷。為什麼又要提這個男人!難道沒有他,她就不能活了?

「趙以諾,我不想在你的嘴裡聽到那個男人的名字。」凌辰直接說道。

試問,哪一個男人喜歡聽自己心愛的女人天天嘴邊掛著其他男人的名字!

「這個,你必須承認。我和你只是朋友關係,我沒有辦法把你當做自己最親密的人,抱歉。」女人繼續說道。

「你可以的,只要你願意!」突然,對面的男人,激動的說道。

可是關鍵是,她不願意啊!

「凌辰,對不起,我們就這樣,結束吧!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們就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好么?這算是我對你的一種請求。」

她的眼神是那麼真誠,又是那麼堅定,還是那麼迷人!可是凌辰卻不希望事情按照她預想的節奏走!他想要這個女人,他想把趙以諾娶回家!

「以諾,我們試試好不好,你和顧忘之間的種種,我都可以不在乎,我只要你!」男人緊緊的抓住她的胳膊,急忙說道,生怕她要跑掉一樣。

不管怎麼樣,只要她還沒有和顧忘復婚,他就還有希望!即使她復了婚,他也會一如既往的等待著這個女人!

「你別這樣,你要是再這樣,我就真的喊人了啊!」女人突然說道。

凌辰立馬放開了自己的右手,端正好自己的態度。

「我今天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想和你說清楚,不要把時間浪費在我的身上了,不值得!」趙以諾呢喃著。

「不,值得,你是我這輩子最心愛的女人,除了你,我不會選擇其他人!」

「那是因為你還沒有遇到對的人。」她補充著。

什麼叫做對的人?志同道合?一見鍾情?可是這個世界上,哪裡來的那麼多的緣分,他好不容易才遇到了讓自己心動的趙以諾,又怎麼捨得輕易放棄她!

「咚!」

「不好意思,那個,進錯房間了。」一個年輕的男人尷尬的道著歉,說道。

「我說你怎麼亂闖啊,趕緊的,過來!」突然,天翔一邊走過來一邊說道。

霎那間,空氣凝固了。

趙以諾和天翔就這樣,一直相互看著,許久,兩個人才反應過來。

「趙以諾?你怎麼在這裡?這個男人是誰?」天翔指著她對面的凌辰,低聲問道,緊皺的眉頭,已經顯示出了他的不悅。

「一個朋友。」趙以諾輕聲回答。

又是朋友?凌辰別過臉來,看著對面的女人,神情有些難過。

「你又是誰?」凌辰站起來,不客氣的問道。

「朋友。」趙以諾再次回答。

同樣的答案,瞬間,兩個男人明白了。

「我勸你,還是早點放手,趙以諾是我的人!」天翔冷冷的說道。

到底是誰應該放手?真是可笑!凌辰不屑的轉過臉來,沒有做聲。

「好了,你去吃飯吧!」趙以諾立馬對不遠處的天翔說道。

天翔狠狠的看了凌辰一眼,緩緩離開了包廂。

此時,包廂里,只剩下趙以諾和凌辰兩個人,忙著手裡的動作,氣氛有些尷尬。

「你們倆,到底是什麼關係?」突然,凌辰問道。

「我說了,朋友關係。」趙以諾回答。

她真的以為自己是傻子么?是不是朋友,他還能看不出來?很明顯,那個男人喜歡她!

「以諾,以後你要注意了。」男人緊接著說道。

趙以諾立即抬起頭,看著面前的男人,怔了怔。

「他喜歡你。」他繼續說道。

她知道,只是一直都沒有同意。

「你拒絕我的理由,究竟是因為顧忘還是因為剛才那個男人?」

這是什麼話?他懷疑自己和那個天翔有什麼不正當的關係?真是荒唐,「凌辰,請你注意自己的言辭,我和顧忘之間的感情,從來就沒有變過。」她繼續說道!

終於,面前的男人鬆了口氣。一頓飯下來,趙以諾都沒有成功說服凌辰。很簡單,凌辰是一個非常執著的人,對於他想要的人或者東西,他一定會不擇手段來的想方設法的得到。

「你說什麼?你看見趙以諾和凌辰一起去吃飯?還是在一個包廂?」辦公室里,蘇鍾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山貓,大聲問道。

「是啊,我親眼看見的,那個,大哥你要不要過去看看,我怕那個凌辰會對嫂子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山貓回答。

「不需要!」顧忘直接回答。

看著面前如此冷靜的男人,山貓心裡有些好奇。

以前當顧忘知道趙以諾和凌辰在一起的時候,一定會大發雷霆,可是現在,他竟然無動於衷!

「大哥,你真的不去看看么?」山貓繼續問道。

「不去!」顧忘大聲吼道。

原來,他生氣了,只是一直在隱藏自己的情緒而已。山貓頓了頓,緩緩退出了辦公室。

凌辰那個臭男人,究竟什麼時候才可以放過趙以諾!顧忘站在窗前,看著不遠處的燈塔,表情很是冷漠。

可是趙以諾為什麼還要和他聯繫?對於這個問題,顧忘始終也想不明白。她明明知道那個凌辰曾經對顧氏做過手腳,明明知道他對凌辰有著不同尋常的敵意!

「我先走了!」說著,趙以諾就要拿起旁邊的包包離開。

「你要去哪裡?我送你。」凌辰立馬站了起來,大聲問道。 「呵呵!你確定!但是我可要告訴你哦!我不光是魔法師還是戰士,在這麼近的距離下,你這個遠程法師挑戰我這個戰士可不要說我欺負你哦!」

現場的火藥味越來越濃烈了起來。

「遠程法師怕戰士,這句話你可能對其他魔法師說有用對我死靈派來說更別沒有任何用,畢竟在我眼裡可從來看不起你們這群魔法師!」

「你再說一句」

溫格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拔出身上的佩刀對喬安娜警告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