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也是到了現在,Frank才算有些明白。

原來,每一個人,在快要突破自己內心的底線的時候,總是多少會和神秘的因果關係發生點聯繫。

或者說是要向一些神秘的領域,尋求支持。

不管是可以真實感受到的力量。

還是只在純粹理論和思想範疇的支撐。

而且,在這樣的時刻,當事人的每個念頭,都是非常之執著。

但那卻是表面上的堅持。

實際上也可以說是一種對於自我的安慰。

因為,當時那心裏面的防線,已經開始鬆動。

像是Frank自己,就覺得越是要堅持那樣的看法,越是會持續地脆弱下去。

再回想起,以前的種種經歷。

走過的路,犯過的錯。

至今還揮之不去的悔恨。

Frank只是感受到了黯然的傷心和苦澀。

沒有什麼歡笑。

好像那些久經的孤單憂傷,如同是那心靈的保護殼表皮上面,出現的不少裂紋。

此時,連它們也會泛濫起來,沸沸揚揚著觀望起自己的心意來。

眼前的誘惑,也開始變味。

更像是一塊指向和連接到錯誤方向的路牌。

如果一個人,已經身在一個錯誤的地方。

那麼這個人,還能夠得到本來應有的那一份嗎?

就如同是這一個人,本來已經走錯了方向。

又怎麼還可以到達原來規劃的目的地呢?

應該是不會的吧?

Frank猶豫了很久,才下定決心。

認為那樣做,最好的結果,不過就是在兜了一個大圈之後,再回到了出發點。

「Frank,居然吃冰淇淋都不叫我。」

Jackson的聲音卻是如同鬼魅如影隨形一般,又在他的耳邊響起。

然後又是理所當然的情況。

Jackson跑過來一屁股挨著他坐下。

「還有這麼多的女孩子陪伴。真是艷福不淺啊。」

Frank白了這個傢伙一眼。

「怎麼,SuperTime裡面沒有找到中意的目標?」

Jackson聳了聳肩膀,

「那是當然。」

「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只是她們最後都要向我報價。」

「這就說明,其實她們都是些職業工作者。」

「老大,你這是在風化區。還想要求些什麼?難道真是要找一個女朋友談戀愛么?」

「話雖如此。但我還是覺得,這樣赤裸裸的交易,沒有什麼意義。」

「得了吧。我還不知道你的心思?不過就是不願意付錢嘛。」

Frank又鄙視了Jackson一眼。

這個老白人,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那麼深具自信。

老是以為自己可以享受到免費的晚餐。

這裡可是風化區。

出沒的女孩子們,鐵定了多數都是以此為職業,養家糊口來的。

Jackson要這樣的胡攪蠻纏,可不就是在變相地砸別人的飯碗嗎?

雖然Frank不會去照顧或者支持她們。

當然也是照顧不到那麼多。

甚至也談不上多麼尊重。

但是,卻不會因此鄙視她們。

還有就是像Jackson這樣蓄意地搞破壞了。

Frank只知道,這就是她們生存的現實。

也是這一塊地區盛行的規則。

去破壞這樣的規則,既是不明智,又毫無意義。

「錢是一回事。而感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Jackson也去買了一個冰淇淋,跑回來挨著Frank坐下,繼續聊起天來。

居然還是一個中號的。

看上去真是好大一個。

真是一點都不擔心晚上的甜食攝入過多。

好。

這可是和Frank之前的惡意願望完全吻合了。

只是這個傢伙,現在卻是全然不顧周圍那些鶯鶯燕燕貪婪的目光。

居然像是轉了性子一樣。

可以對這些女孩子目不斜視了嗎?

真是有些不科學。

「感覺?難道你現在對於酒吧裡面的女孩子一點沒有感覺了?」

Frank只是覺得有些啞然失笑。

看Jackson今晚的各種衝動表現,這樣的說法,還真是會讓人覺得好笑啊。

「那可不。不過,其實錢和感覺也都是同一回事。」

「因為,一旦她們開口說到錢的時候,我就覺得噁心。那樣也就沒有半點感覺了啦。」

還真是奇談怪論。

「如此一來,我就覺得,其實所謂酒吧裡面的女孩子,不過就是和大街上面的職業工作者,同樣的情況嘛。」

「她們也都是從外面跑進去的。反正什麼樣的酒吧,對於她們來說都是可以來去自如。」

「那麼,與其是繼續泡在裡面浪費時間,還不如就是在廣場外面晃蕩呢。」

Jackson解釋到。

「再說了,在SuperTime裡面待久一點,真是會讓人頭昏腦脹。」

「也就會影響到我的思考和判斷能力。」

Frank聽得有些傻眼。

看來這人還是很聰明的嘛。

不需要像他這樣的親身體驗,就能夠很快推斷出同樣的結論。

「那你現在坐在了Mengo廣場最核心的位置。周圍還圍繞著不少的女孩子,應該是可以做出選擇了吧?」

Frank看看四周,對Jackson努努嘴。

剛才那個主動來推銷的女孩子還沒有走開。

現在只是坐在附近。

卻裝出一副正襟危坐的矜持模樣。

臉上完全沒有之前那些言行的痕迹。

Frank倒是有些想把這個女孩子介紹給Jackson的。

畢竟,能夠說出那些話來的女孩子,應該也不會是太差勁。

要是這兩個人可以達成什麼交易的話,今晚自己的陪同任務,就可以算是提前完成了。

那他也就可以下一個早班,回酒店睡覺去。

Jackson卻是抬起頭來,掃視了周圍的女孩子們一樣。

然後有些意興闌珊地搖了搖頭。

「唉,不瞞你說,我現在突然覺得自己再也提不起勁來。」

「對於她們,都有些厭煩。」

「可能你說得很對。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在這樣的地方,找到什麼真正讓自己心動的女孩子。」

「我們是來錯了地方。也還打錯了算盤。」

不是吧?

Frank心裏面暗暗開始叫苦。

既然Jackson流露出這樣後悔的意思。

那心裏面,也就多半是要開始打起退堂鼓的了。

而Jackson這樣的人,又怎麼會甘心就此離開呢?

鐵定是要拉著他轉場,去另外的地方廝混下去,直到精疲力盡為止。

正當Frank覺得事情變得有些棘手的時候。

手機卻收到了一條短消息。

這個時候,還會有什麼人想到自己呢?

難道是Robinson的那個收銀女子?

真的自己就會有那麼好運?

Frank半信半疑地翻看起簡訊來,當然同時心裏面也還是有一絲期待。

居然又是那個Claire。

還是在邀請他過去玩。

Frank也就想起來。

下午的時候,好像Claire就發過簡訊。

說是今天還有後面幾天都不用上學。

希望可以和他見面聊一聊。

好像還有什麼生意介紹給他。

但Frank對這樣的提議,真心就是不怎麼感興趣的。

可能當時還是想過回復一下,委婉地加以拒絕。

但後來就是忘記得一乾二淨了。

但Claire就是很執著地又發來信息。

看起來對於他的無禮態度,根本就不在乎。

只是一個勁地邀請著他。

現在最新的說法,好像是和朋友們有個聚會。

如果Frank願意趕過去參加,就會非常熱鬧。

但Frank現在還是覺得沒有什麼必要。

想來Claire的所謂朋友們,不過也都是些高中丫頭罷了。

那樣的聚會,既是幼稚得不行。

也還會讓自己這樣的人,沾染一些違法,或者至少是不道德的嫌疑。

「是剛才Robinson裡面的那個女子嗎?」

Jackson看到他翻看短消息,馬上就關切地湊了過來。

臉上還流露出一絲羨慕。

有這樣的想法很正常。

Frank自己的第一反應也是如此。

畢竟,那個收銀女子,是Frank今天唯一留下電話的人。

Frank搖搖頭。

「哪裡會有那麼容易的事情。」

「那倒也是。今天我也沒有收到什麼短消息。偶爾有那麼一條兩條,也都只是非常簡短的一句Hi了。」

不過,看到Frank臉上有些古怪的神色,Jackson還是覺得有些蹊蹺之處。

「Frank,難道這是你之前的老相好?」

「去你的。我哪裡會有什麼老相好了。這可是一個只能看看不能動的小丫頭。」

Frank翻了翻白眼,就簡要地把Claire的情況,對Jackson說了說。

但是沒想到,Jackson卻是表現得很有興趣。

居然頗為興奮地說到,

「嗨,Frank。我可是沒有想到,你居然還會這麼迂腐。」

「唉,你也還真是太浪費了。放著這麼好的資源和機會,都不好好利用一番。」

「就算是你擔心牽涉進什麼違法的事情裡面去,那也是她主動提出來要見你的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