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一個可以讓陸家接近陳天的機會。

經過了剛才短暫的相處,陳天發現陸一鳴這個男生雖然膽子小了一點,但是關鍵的時候還是非常講義氣的!

即便是面對蕭成,陸一鳴依舊能夠站出來想要幫助陳天說話,光是這份勇氣便已經得到了陳天的欣賞,即便陳天也知道陸一鳴做這些事情並不是為了陳天,而是為了任北檸她們幾個人,但是這個舉動依舊獲得了陳天的好感。

現在陳天手上掌握著半個江南省的資源,而且正是用人之際,陳天僅僅就是給韓曉汐打一通電話的事情,便可以讓陸一鳴所在的陸家成為江南省數一數二的大家族。

這對於陸一鳴以及陸家來說不是一個天大的機會是什麼?

今天這件事,間接的改變了陸家所有人的命運。

魏子晶上下打量了陳天一眼,猶豫了很長時間之後,終於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輕聲沖著陳天問道:「小天,你到底是什麼人?」

「就像你說的,我就是一個普通人,身上有一點不值一提的背景罷了!」陳天似乎早就猜出來這三個女生會問自己這樣的問題,所以語氣十分平淡的回了一句。

「小天,都已經這個時候了,你還打算騙我是不是就?」

魏子晶似乎對於陳天的這個答案並不是很滿意,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喊了一聲。

「我騙你有什麼意義嗎?」

陳天輕聲反問道。

「可是如果你真的是一個普通人的話,蕭成怎麼可能會那麼怕你,那個人可是蕭成啊!蕭家的大公子,別說是一個普通人了,就算是江南省首富李君誠的兒子在蕭成面前都不一定能有這麼大的面子,你現在說你就是有一點小背景的普通人,我怎麼可能相信呢!」

魏子晶停下了腳步,語氣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喊道。

「反正我剛才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你若是不相信的話,我現在也沒有什麼辦法!」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此時陳天還並不打算將自己的身份告訴魏子晶任北檸等人,因為就算是告訴她們了,也沒有任何意義可言。

這幾個女生在陳天的眼中無非就是一些過客而已!

一旦陳天離開了南陽鎮,他跟這幾個女生接觸的機會可能會非常少,但是一旦她們知道了陳天的身份,難免會對她們自己的生活以及陳天帶來一些不必要的影響,所以陳天覺得她們三個人知道的越少,對她們越有利!

「是啊,小天,雖然咱們幾個人認識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其實我們一直都把你看成是我們的朋友,你到底是什麼人啊?你就不能跟我們說一句實話嗎?」

程橙原本對於陳天的身份並不是非常好奇,即便當初她知道陳天是住在南陽酒店的頂層房間,心中也沒有太多的猜忌。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一個能夠讓蕭成都如此恐懼的人,那說明陳天的身份背景絕對不簡單,而且陳天似乎一直都在隱瞞什麼,陳天越是隱瞞,程橙此時便越想知道。

「小天,你真的不能告訴我們你是什麼人嗎?」任北檸也看著陳天問道。

陳天深吸了一口氣,面無表情的說道:「既然你們這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們好了,我就是你們一直都想要找的那位陳公子陳天!」

魏子晶程橙任北檸三人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同時愣在了原地,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天的位置。

「小天,這都什麼時候了啊?你就別跟我開玩笑了好不好?」程橙語氣無奈的喊道。

「是啊,說謊你都不會說,你怎麼可能是陳公子呢,人家陳公子可是非常帥的!」任北檸也跟著喊了一句。

唯獨魏子晶眯著眼睛看著陳天,似乎只有她一個人相信陳天剛才說的那些話,也許並不是一句玩笑話!

…… 南羽與顧北安是青梅竹馬的情分,兩人在情竇初開的年紀就已經意識到了對彼此的喜歡,確立了男女朋友關係。

可是……顧北安是男主,而南羽並不是女主。

女主的出現讓兩人之間有了矛盾,一個夜晚同學聚會中,兩人發生了爭吵,顧北安接到女主的電話,直接扔下南羽走了。

那一晚,南羽被人下藥被人睡了。

而顧北安發現南羽很晚還沒回去,尋了過來,看到的畫面可想而知……

顧北安提出了分手,南羽傷心絕望之下選擇離開,出國療傷去了。南羽走了,顧北安才驚覺自己究竟有多愛她,所以想找風玫得到南羽的消息。

而狗血的是,在國外,南羽與那個睡了她的男人相遇了。那個男人就是司徒墨,那天他在酒店應酬,被人算計,恰巧也被人下了葯,也不知中間是出了什麼差錯,這兩人就滾到一起了。

……後來司徒墨就緊追著南羽不放了。

南羽對顧北安念念不忘,對司徒墨只有恨意,可司徒墨就是個霸道總裁范的人,看上了就要得到,完全不管南羽的意願,強行進入了她的生活中。

很狗血的霸道總裁愛上我。

更狗血的是,兩個月後,南羽發現自己懷孕了……聽到這裡,風玫只想呵呵了。

她曾經進過一個位面,男女主之間的劇情簡直與這兩人同出一轍——

誰還不是女主怎麼了?

風玫早就發現了,每個位面的男女主並不是唯一的,系統給她的劇情只是依照它所捕捉鎖定的男女主展開的。

在以顧北安與陸知櫻為男女主的劇情里,南羽就是個女配。小說娃小說網

可是,劇情若是以南羽與司徒墨展開,很顯然,顧北安成了男配。

風玫一點都不懷疑南羽是不是與司徒墨在一起,因為在簡言之的記憶中,南羽最後所嫁的人就叫司徒墨。

說完了,南羽抹了抹眼淚,從風玫懷中起身:「阿言,怎麼辦,我根本就反抗不了他。」

風玫笑容溫柔:「既然反抗不了那就享受。」

南羽一噎,她是來找安慰的,可是阿言說什麼?享受?在那個人身邊怎麼享受的了!

「小羽毛啊,你再不去安撫你男人,我身上都要著火了!從你撲到我懷中開始,他的目光都不知道在我身上盯出多少個窟窿來了!」司徒墨對南羽有多在乎,在這短短的時間裡她都感受到了,而南羽……明顯也對人家有了心思卻不自知。

「阿言!」 老公每天不一樣 南羽瞬間紅了臉,氣鼓鼓地看著她,因為之前哭過,眼眶紅紅的,讓風玫有那麼一瞬間想到了上個世界的尹楽。

「小羽毛,」風玫淺笑著理了理南羽有些亂的頭髮,「人的一生中,有那麼一個人願意與你同行,真的不容易。我很高興,你找到了那個人。」

超凡大衛 一個能與她同行的人啊,她真的能找到嗎?

風玫的視線飄向窗外,落在陸麓身上——

在明篁與尹楽身上她感受到了一股相同的不屬於那個世界的氣息,可是,陸麓身上沒有。

明篁第一次見她就明確要殺她。 霸道萌寶:總裁爹地,你惡魔! 尹楽雖然在隱藏,但也很快被她發現了他要殺她的真實意圖。

可陸麓——

風玫垂眸心中冷嗤,她竟然希望他來殺她。 陳天在聽到了程橙還有任北檸兩人的話以後表情十分無奈的笑了笑,然後輕聲說道:「剛才就是你們一直再問我的我到底是什麼人,現在我也回答你們了,我其實就是陳公子,但是你們有不相信我,那你們說我應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

任北檸冷哼了一聲,然後直接伸手攔在了陳天的面前,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喊道:「小天,今天你必須跟我們說實話,你今天要是不說實話的話,我就不讓你走了,你也別想回去了……」

「北檸,不要胡鬧!」

魏子晶在聽到任北檸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皺著眉頭輕聲呵斥道。

「子晶姐,我沒有胡鬧,我覺得小天肯定是有什麼秘密沒有告訴我們,今天我必須問出來!」任北檸陪著小嘴輕聲喊道。

「小天既然不想說咱們就不要問了,就算是問出來了無非也是他隨便編出來了一個身世而已,你覺得這樣有什麼意義嗎?」魏子晶輕聲喊道。

任北檸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她覺得魏子晶說的其實還是有些道理的,所以撇著小嘴沖著陳天喊道:「小天,我現在給你最後一個機會,你到底跟不跟我說實話,你要是不說實話的話,我再也不搭理你了……」

「我剛才說的那些全部都是實話,只不過是你不相信而已!」陳天表情無奈的回了一句。

「哼,還不說實話,你給我等著!」

任北檸看著陳天冷哼了一聲,然後直接轉身走到了程橙的身邊,輕聲說道:「程橙姐,子晶姐,從今天開始咱們幾個人都不要搭理小天了,我看他說不說實話!」

陳天無奈一笑,邁著步子繼續往南陽酒店的位置走去。

任北檸看見陳天不搭理自己,繼續奔著南陽酒店的位置走去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滿,然後撇著小嘴喊道:「小天,你竟然還真的不搭理我了啊?」

「北檸,還是算了吧,既然小天不想告訴咱們他的身份,那肯定也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你就不要繼續問下去了,就算是問下去也問不出來什麼!」

程橙輕聲沖著任北檸說道。

任北檸聽到這話無奈嘆了口氣,然後語氣十分不滿的說道:「這個小天還真是的,我對他又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告訴我他是什麼人又能怎麼樣啊?難道還怕我找他借錢不成?」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突然停下了腳步,然後眯著眼睛看著遠方的位置。

魏子晶看見陳天停下腳步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皺著眉頭問道:「小天,你怎麼不走了啊?」

「你們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

陳天眯著眼睛輕聲說道。

「不對勁?什麼不對勁啊?」

任北檸愣了一下,然後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語氣十分不解的問道。

「南陽酒店本身就是南陽鎮最為熱鬧的一個地方,平時就算是到了凌晨,依舊有非常多的遊客來來往往,但是現在竟然一個人影都看不見,你們還沒有發現不對勁嗎?」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任北檸三人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連忙扭頭看向了自己的身後,如果不是陳天提醒她們,她們根本就沒有發現任何的不對勁,但是此時在聽到陳天的這些話以後,三人發現此時她們所在的這條路似乎確實有些詭異,平靜異常,彷彿根本就沒有任何人經過,只能聽到陣陣鳥鳴聲,幽靜的似乎有些瘮人。

「小天,你別在這裡嚇唬我們三個我告訴你……」任北檸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輕聲沖著陳天喊道。

「是啊,小天,你這麼一說我現在也覺得有些嚇人了……」魏子晶抱了抱自己的肩膀,柔聲說道。

這是魏子晶等人來南陽鎮的第二天,她們對於南陽酒店這邊的情況也不是特別的了解,但是陳天就不一樣了,陳天在南陽酒店待了一個多星期的時間,雖然不是經常出門,但是他也能夠感覺到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

可是今天卻如此平靜,這明顯不對勁。

「小天,你還站在那裡幹什麼啊?咱們快點回酒店吧,我現在有點害怕了……」

任北檸走到了陳天的身邊,伸出自己的小手輕輕推了陳天一把。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的眼睛裡面突然閃過了一絲寒芒,然後扭頭看向了不遠處的樹林,面無表情的喊道:「既然都已經來了,那就別藏著了,出來吧!」

「小天,你在跟誰說話啊?」魏子晶扭頭看向了陳天此時所看的位置,皺著眉頭問道。

「是啊,小天,你自言自語在這裡喊什麼呢?」任北檸也跟著喊了一聲。

「你們三個一會保護好自己!」

陳天眯著眼睛輕聲回了一句。

「小天,你到底在幹什麼啊?」

程橙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異常不解。

雖然魏子晶任北檸等人沒有辦法發現有人的存在,但是陳天卻能夠感覺到前方有非常多的武者氣息奔著他們的位置靠攏,而且剛才陳天還在樹林之中發現了一位化神境高手的氣息,這說明應該是有人在埋伏他們。

「莫非是蕭家人?」

陳天忍不住在心中疑惑道。

「沒想到公子還真是好眼力啊,剛才人家都已經隱匿了氣息,竟然還是被你發現了!」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等人前面的樹林之中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女人的聲音聲若黃鶯,酥麻入骨,十分動聽。

任北檸魏子晶程橙三人在聽到這個女人的聲音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竟然真的有人?」

任北檸忍不住捂著自己的小嘴驚呼了一聲。

而陳天則目光平靜的看著樹林的位置,他能夠感覺到此時說話的這個女人應該就是那位化神境高手。

樹林之中傳來陣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之間一位身穿粉色長裙的女子從樹林之中走了出來,女子的年紀應該在三十歲左右,長相精緻端莊,但是卻又透露著一股說不出來的妖媚之感,三千青絲隨意的披落肩頭,整個人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位從古時候穿越過來的美女一般,而且女人的雙眸十分漂亮,含情脈脈,彷彿能夠勾住人的魂魄一般。

但是也許是因為此時氣氛實在是太過詭異,任北檸等人根本就看不出女子的漂亮,相反覺得女子就好像是一位女鬼一樣。

買宋 「這個女人是什麼人啊?」

任北檸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輕聲沖著程橙問道。

「北檸,不要說話!」

魏子晶發現情況可能有些不對勁,連忙皺著眉頭呵斥了一句。

任北檸聽到這話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女人從樹林走出以後,直接走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上下打量了陳天一眼,柔聲說道:「公子似乎要比照片上面更加英俊帥氣幾分,看得人家都有些春心蕩漾了呢!」

因為女人是化神境,所以自然能夠識破陳天的幻術,看清楚陳天真正的模樣。

「她竟然說小天帥,她是不是眼神有什麼問題啊?」

任北檸此時根本就沒有如臨大敵的緊張,當她知道出來的人是個女人以後,心裏面就放鬆了不少,畢竟一個女人又能把她們怎麼樣。

「你是什麼人?」

陳天輕聲沖著女人問道。

「龍花落!」

女人說話的時候一直都用自己那雙媚眼打量著陳天。

「找我何事?」

陳天繼續問道。

「哎呦,公子不要這麼嚴肅嘛,人家過來就是想跟你找個沒有人的地方好好說說話,你現在這麼嚴肅弄得人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女人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唇邊浮現一抹妖嬈的笑,媚眼勾魂,笑容妖嬈。

「是什麼人讓你過來的?」

陳天彷彿根本就沒有被女人的美色所迷惑,語氣依舊平靜的問道。

「這個人家可就不能告訴你了……」龍花落淡淡說道。

「你應該清楚我的實力,你是攔不住我的,所以說出你後面的人是誰,然後從我面前消失,我可以不殺你!」陳天輕聲沖著女人說道。

「公子為何如此絕情啊?」

龍花落嬌嗔了一句。

「我說過,我沒有心情跟你廢話,你若是在攔在我面前,小心我對你不客氣!」陳天冷聲呵斥道。

龍花落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眼神之中的嫵媚一閃而過,取而代之的便是一片冷漠,面無表情的沖著陳天說道:「既然公子沒有跟人家好好聊天的想法,那也就不要怪人家不客氣了,今天你這條命,人家是要定了!」

任北檸魏子晶等人在聽到了龍花落的這句話以後臉色大變。

「這個……這個女人到底是幹什麼的啊?」

任北檸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龍花落的位置,語氣十分不解的喊道。

「我覺得這個女人不簡單!」

魏子晶在娛樂圈混跡多年,無論是什麼人都沒有辦法逃過她的眼睛,所以此時魏子晶心中隱隱約約浮現一絲不妙之感。

「我的這條命你要定了?」

陳天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輕聲沖著龍花落問道:「你覺得你有這個本事嗎?」

「人家知道公子身手不凡,我自然是沒有這個本事的,但是我沒有不代表他們沒有!」

龍花落語氣十分平靜的喊了一聲。

剎那間,原本埋伏在陳天周圍的武者蜂擁而上直接將陳天等人為了起來,這些武者手中都拿著武器,而且長相彪悍,身材魁梧,眼神之中帶著一絲絲冰冷的殺氣,但是境界並不是很高,最高的也只不過是個脫凡境小成而已。

這些人全部都是龍花落這麼多年培養出來的殺手,而龍花落的哥哥龍廣飛以及盛賢屠材三人因為去見了老朋友,所以暫時還沒有過來,龍花落準備先讓這些殺手來試一試陳天的底細。

任北檸在看見這一大群密密麻麻的殺手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俏臉之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因為她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冒出來這麼多的殺手。

「子晶姐,程橙姐,這是……這是怎麼回事啊?」

任北檸終於意識到問題有些不對勁了,嬌軀微微發顫,輕聲喊道。

而魏子晶跟程橙兩人此時表現的還算是自然,但是臉色明顯也蒼白了幾分,畢竟他們三個人是普通人,此時莫名其妙被一百多位武者給圍住,心裏面肯定會有恐慌。

「公子,這些人可都是我培養多年的殺手,如果不希望你的那些朋友出現什麼事情的話,我覺得你現在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