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林逸一聽,頓時不屑的冷笑了起來,「你的意思,如果是失敗的話,我就白給你煉製了?」

「這……」

中年男子頓時面色一變,有些尷尬,為了這二品丹藥的靈草,他可是籌備了幾十年,若是煉製成功,一爐十六顆的話,他自然有足夠的財力給林逸辛苦費。

可如果煉製失敗的話,他還真沒有辦法給林逸報酬。」

「林少,您,這反正煉一爐也廢不了什麼時間,就當幫幫忙嘛!」

中年男子訕笑道。

「滾!」

林逸手臂一揮,不屑的呵斥道。

這樣的人他實在見的太多了,得寸進尺,再說了,他林逸缺對方給的那點報酬嗎?

如果不是為了朱泰跟火工頭陀的生意,他根本不會在這裡煉丹,浪費自己修行的時間。

中年男子一聽,林逸竟然要讓他滾蛋,一張臉頓時變得無比難看起來,隨後咬著槽牙,盯著林逸不善的冷笑道:「林少,做人還是不要太狂了,你雖然煉丹手藝不錯,可這境界卻一般的很,樹敵太多,對你未必是好事兒。」

中年男子咬著槽牙,一臉冷漠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瑪德,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威脅我?來人,殺了!」

林逸聞言,頓時怒了,咬著槽牙兇狠的呵斥道,這做好事兒,還成了壞人了「?

「孽畜,北邙山可不是你能夠搗亂的地方!」

黑熊咧嘴一笑,沖了上來,抬起毛茸茸的大手就朝著對方的腦袋上拍了下去。

「砰!」

一聲悶響,中年男子的腦袋,頓時猶如西瓜一般,直接炸開。

他們在上來的時候,就已經全部封印自己的靈力,想要在倉促間解開封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可黑熊卻無所謂了,這傢伙本身走的就是體修路線,力量強橫無匹,在這北邙山,他的戰鬥力絕對恐怖到了極致,所以,林逸煉丹的時候,就把他放在了一旁,為的便是防止有人搗亂。

「砰!」

屍體直挺挺的倒下。

把眾人嚇的心頭一顫,全部齊刷刷的後腿了一步,一時間,整個北邙山上亂成了一片。

他們現在的情況跟中年男子一樣,都是被封印了靈氣,如果林逸發難的話,他們還真的擋不住。

「唰!」

林逸手臂一揮,剛剛煉製成功的玲瓏丹直接朝著人群飛了出去,冷漠的說道:「下一個!」 「咕嚕!」

排在第二的強者,一哆嗦,吞咽了一下口水,急忙把手裡的藥材遞了上去。

一個時辰時后,依舊是一爐十六顆,顆顆皆精品。

整個北邙山都要沸騰了,實在是這種品相的丹藥太過稀少,人們心中的恐懼也慢慢的開始消散。

而林逸,也開始全心全意的煉製丹藥,只是因為眾人煉製的丹藥品級都比較高,他想要在短時間內提升速度也是不可能的了。

以至於一天的時間也只是煉了十幾爐丹藥,不過這個數量依舊讓很多人為之瘋狂了,畢竟林逸可是免費煉丹啊!

第二天清晨。

當林逸走出自己房間的時候,整個人直接石化了,便是他自己都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多人來北邙山啊!

那傢伙,一眼望去,竟然望不到頭。

「林少,您果然是雄才偉略啊!酒店已經住滿了連帶著酒樓都是賓客滿座。」

「嘿嘿,我的兵器鋪,昨天也賣了不少的好東西。」

火工頭陀也湊了上來激動的笑道。

林逸微微點頭,便再度走到了魏真人的雕像下面開始煉製丹藥。

而此時,人群中,卻有幾雙眼睛,陰鷙的鎖定著林逸,不過很快,那目光便消失在了人群中。

林逸也開始繼續煉製丹藥。

三天時間,僅僅只是三天時間,林逸的名字再度猶如颶風一般刮過整個白雲城,甚至其他的三大城池,現在都開始有林逸的傳聞被人議論了。

北邙山,也因為林逸再度進入了人們的視線中。

無數人都在談論這個仙域的笑話。

只是隨著人們不斷的深挖,一個讓他們無法接受的事實卻慢慢的呈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撼天宗,雖然因為人數的原因,現在依舊還只是一個九品宗門,可是撼天宗的戰鬥力,卻能夠跟四品宗門,甚至三品宗門相比美。

七名仙人之境的強者。

再加上林逸這個恐怖到了極致的傢伙。

試問有幾個四品宗門能夠與之相比?

時間慢慢的過去,一個月眨眼便到了。

林逸辭別了楚紅跟溫玉之後,便一個人踏上了去白雲城的路,伴君如伴虎,高俅既然已經對他提出了威脅,那麼肯定也是動過殺機的,林逸絕對不想自己的朋友,女人在高俅的面前卑躬屈膝,更不想他們成為高俅威脅自己的籌碼。

如果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的話,一旦真的出現什麼意外,他也有能力跟高俅周旋一二,畢竟,紅蓮業火可不是擺設啊!

等到了白雲城之後,林逸也發現了不尋常,今天的白雲城明顯多了很多外人,甚至有些人,直接騎著巨大的靈獸在街道上行走,引得無數人側目,實在是在白雲城騎靈獸的人太少了。

而且這些人的眼神也更加的兇殘,個個氣息也十分的恐怖,一看便知道,並不是什麼好招惹的角色,所以,眾人雖然好奇,卻無人膽敢上前。

「林少,您可算是來了啊!再不來,我都要去請您了啊!」

王世興小碎步衝到了林逸的面前激動的笑道。

今天的比賽對於高俅來說是多麼的重要他實在太清楚了,而且林逸那可是他們最大的籌碼啊!

若是林逸出了什麼意外,他恐怕也別想活著了。

「呵呵,激動什麼?我這不是來了嗎?對了,咱們白雲城這次只有我一個人參加比賽嗎?」

林逸大手輕輕的拍著王世興的肩膀,咧嘴無所謂的笑道。

「不是,一共有六人,因為這事兒對城主太重要,而且能夠得到第一名的話,獎勵也十分的驚人,所有還有戰皇榜的強者參加!」王世興沉聲道。

「其他三座城池呢?」林逸又問道。

「其他三個城池那可就比較多了,他們城池所處的位置比咱們優越,能夠誕生的強者自然也更多。」

「這麼說咱們白雲城是弱雞了?」

「咳咳……」王世興有些尷尬:「以前是,不過今年您不是來了嗎?這次比賽的結果可就不好說了,我很看好你的已經下了三千萬的靈石,賭你拿下第一名!」

「什麼玩意兒?這還能坐莊呢?」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激動了,拿下第一他也很有自信好不好,如果能夠下注的話,這次豈不是要名利雙收?

「當然,這可是十年一次的盛事,四大城主聯手坐莊,所以根本不用考慮他們賠不起,要不我幫林少下點?」

王世興盯著林逸笑道,如果林逸敢下重注的話,那他鐵定要跟著瘋一把了,畢竟林逸的實力他還是比較看好的,不要說在同級別的強者中了,現在就是他王世興對上林逸都沒有什麼勝算。

「不用,我的錢都在白老大哪,你找人給他傳話,讓他趕緊滾到白雲城來下注!」

林逸咧嘴笑道,自從跟高俅正式碰面之後,他現在做事兒可已經小心的多了,財不可外露,這最基本的道理他自然是懂得的。

之前他已經給了白老大一筆恐怖到了極致的靈石,如果此時再拿出大量的靈石下注,難免不會引起高俅的覬覦啊!

「走吧林少,咱們還需要經過一個小小的考核之後,才能夠正式參加比賽。」

王世興安排一名小弟去給白老大傳話之後,盯著林逸有些尷尬的訕笑道。

「你說什麼?」

下一秒,林逸的眼神兒頓時陰沉了下去,他林逸願意代表白雲城去參加比賽,已經是恩典了,可現在,竟然還需要參加內部考核?

這他嬢的豈不是有點看不起人的意思?

「林少,這是城主大人給您的。」

王世興一看林逸要發飆,急忙上前遞上了一枚儲物戒指。

「瑪德,剛剛怎麼不直接拿出來?」

林逸一臉狐疑,對著王世興翻了個白眼兒,不爽的呵斥道。

「這不是沒來得及嘛?」

王世興抓耳撓腮,一臉尷尬的望著林逸訕笑道。

「咳咳……那個我身為白雲城的一份子,理當按照規矩來,走吧!」

上一秒,還一臉不爽,想要罵人的林逸,此時卻是一臉的溫和,那神情,簡直兩人就像是親兄弟一樣,竟然直接摟著王世興的肩膀朝著前面走去。 這一幕,直接把王世興搞的愣住了,以至於都有些好奇,高俅到底給了林逸什麼東西,只是他現在也不敢多事兒啊!

跟了高俅那麼多年,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他還是非常清楚的。

兩人進入龐大的城主府之後,王世興就直接帶著林逸來到了一座武鬥場里。

此時,整個武鬥場上,已經出現了不少的年輕人,這些人,個個器宇軒昂,神情高傲冷峻,那態度,簡直一個個就像是天兵天將下凡一樣。

「王世興,你來這裡做什麼?」

一名鶴髮童顏,拿著拐杖的老者,一看到林逸跟王世興出現,頓時勃然大怒,盯著王世興呵斥道。

林逸聞言,下意識的看了過去,這一看,也讓林逸的瞳孔微微一縮,「沒想到竟然是金仙之境的強者,看來高俅的修為應該超越了金仙吧!」

隨著,林逸在打量那鶴髮童顏的老者,站在武鬥場上的不少年輕人目光也落在了林逸的身上,只是很快,就收回了,林逸的穿著,以及氣度在他們看來實在不堪一擊,沒有多看一眼的必要。

王世興在眾人面前,被老者如此呵斥,平日里溫和的一張老臉,此時也陰沉了下去,盯著鶴髮童顏的老者,淡淡的冷笑道:「陳文斌,難道我做什麼還需要經過你的同意不成?」

「你……」

陳文斌一聽,眼睛一瞪,氣的整個人都抑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隨後玩味的嘲諷道:「這就是你今年找來的天才?」

王世興聞言,抿嘴微微搖頭帶著幾分得意冷笑道:「這可不是我一個人找的,而是城主大人跟我一起找的。」

陳文斌一聽,瞳孔微微一縮,臉上浮現了一抹凝重,不管你的修為,你的實力,你的地位在白雲城有多恐怖,有多可怕,可全不都要在高俅之下。

因為高俅才是整個白雲城真正的主人。

「王世興,你確定沒有開玩笑?你看看他的穿著,寒門難出貴子這事兒你不會不知道吧?」

陳文斌咬著槽牙,一臉憤怒的盯著王世興呵斥道,在他看來,王世興今天帶林逸過來,那就純屬是搗蛋的。

武修界跟世俗界差不多,可是競爭卻更加的激烈,窮人家的孩子,從小就缺少資源,想要成為一方強者的機會實在太小了。

畢竟,當你還在為吃的著急的時候,強者,富豪們的孩子,已經開始吞服各種珍貴的靈草,丹藥,塑形,提升自己的上限跟天賦了。

而且,強大的父母,他們本身在修行上也都是極有天賦之人,不但能夠言傳身教,提供的環境也不是窮人能夠相比的。

所以,在武修界,寒門難出貴子這話簡直就是鐵一般的事實。

林逸的穿著他們自然都看在眼裡,實在太過普通了。

「小子,這裡不是你能來的地方,滾回去吧!」

「不錯,就你的那點實力,真的讓你混進去,也是找死何必呢?」

「哈哈,不錯,你們這樣的窮人,能夠修到化神期已經十分不容易了,趕緊回去吧!」

「可不是,你們是拼了命才能夠進入化神期,而我們不一樣啊!我們是拼了命的壓制修為才能夠保持在化神期的啊!否則,現在早就已經是仙人之境了啊!」

那一群穿著奢華的年輕男子,紛紛盯著林逸不屑的嘲諷了起來。

「嘖嘖,都這麼牛的嘛!你們得過第一名?」

林逸眼睛一翻不屑的冷笑道。

「你……」

「你們為白雲城爭過光?」

林逸盯著不爽的眾人再度質問道。

這兩句話,簡直就像是兩道響亮的耳巴子,狠狠的打在了眾人的臉上,包裹陳文斌都是一臉的憤怒。

往年的比賽可都是陳文斌在主持,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白雲城什麼時候拿過第一名呢?什麼時候又為白雲城爭過光呢?

每年的比賽,幾乎沒有任何的異常,絕對都是白雲城墊底。

「小子,這裡不是你撒野的地方,給老夫滾出去!」

陳文斌再也無法忍受心中的怒火,手中的拐杖一揮,頓時勁風滾滾,席捲天地,朝著林逸殺了過去,這一擊,竟然用上了八成的力量。

王世興一看,頓時面色大變,雖然這些年白雲城的確是沒有得到任何的名次,可是卻不能否認,陳文斌的確是一名恐怖的強者,萬一林逸被打傷了,那事情可就大發了。

「陳文斌,你個老東西想死不成?林少那可是城主大人親自點名的,你不按照規矩來,壞了城主的好事兒,小心你的狗命!」

王世興大吼道,隨後周身寶光飛舞,直接擋在了林逸的面前。

陳文斌一聽,頓時心頭一顫,這下也回過神兒了,他相信王世興不敢拿高俅的命令開玩笑,當即冷哼一聲,十分不爽的收回自己的靈氣,扭頭看著旁邊幾名富家子弟說道:「既然他王世興想要用規矩壓咱們,你們就上去把他解決了,反正也只是一兩秒的事情而已。」

話落。

整個武鬥場一下子竟然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之中。

竟然沒有一人膽敢上前。

為何?

因為,丟人!!!

在場的,哪個不是豪門巨富超級妖孽?

那個不是在同輩中堪稱無敵的存在?

那個不是心高氣之輩?

可現在,讓他們親自動手去找一名在他們眼中,連下人不如的傢伙的麻煩,誰願意出手呢?

這不是自掉身價嗎?

就算是一招秒了林逸,也絕對得不到任何的好處,只會白白的浪費力氣。

王世興一看,卻是忍不住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來,「陳文斌啊陳文斌,虧得你還如此得意洋洋,你看看你挑選的這些人,竟然無一人膽敢出來應戰?」

「你……老夫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好,既然你想要應戰,我就你,司徒安,你出來!」

陳文斌一聽,直接被王世興氣的鬚髮皆顫啊!

這是不敢出來嗎?什麼情況你丫的看不出來?

司徒安雖然心裡很是不爽,不過陳文斌的命令他卻不敢違背,只能咬著槽牙,怒瞪雙眼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可是殺氣卻無法掩蓋,簡直濃郁到了極致。 此時的司徒安,只感自己就像是一個小丑一樣尷尬,難受?

而他之所以有這種不爽的感覺,一切的來源都是林逸。

一個明明只是寒門的窮小子,一個明明只是這個社會最底層的渣子。

在離林逸還有三四米的時候,司徒安停下了腳步,深吸了一口氣,盯著林逸咬著槽牙猙獰的說道:「你出手吧!」

「?讓我先出手?」

林逸一聽,眼睛猛的一瞪,有些震驚的看著司徒安質問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