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好。”拉回神智的男子一臉感激。

帶着身後的幾名男子快速的往鐵籠跑去。

“快來人呀!有人闖禁地。”有巫師激動得大喊。

總裁的灰姑娘 不一會,沐雲軒便被二十幾個八級到十二級的巫師包圍。

沐雲軒眉頭微蹙,這種小鎮上也會有十級以上的巫師出現。

“殺了他。”一名年長的巫師快速的下命令。

沐雲軒冷冷一笑,手中徒然出現了幽冥劍。

這顯然不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決鬥,雙方實力懸殊。

不過才交手一招,衆巫師便暗暗心驚,她們心裏知道,她們必敗無疑。

眼前的男子散發出的氣息太可怕了。

不過,也不知爲何,沐雲軒似乎並不急於取勝,每一次殺了一個巫師以後,卻又不動聲色地偏開。

看在旁人眼裏,似乎是他躲得快,對方出手慢。

可是,十級以上的巫師心裏明白,就算沐雲軒出手不會算得這麼準,每一次都慢那麼半拍,偏那麼一毫,卻還是能讓她們的人當場斃命。

“你到底是何人?”年長的巫師勉強支撐着,看着地上的屍體,她額頭上漸漸出了汗。 陰暗的禁地裏,燭光閃爍中,沐雲軒微微一笑,那笑容,似嘲弄,似狂傲,似不屑……帶着難以言喻的魔力,仿若一切皆在他的掌控之中。

年長的巫師一看,心抖了抖,她們實力不差,可這男子卻是一劍殺一人,而且是在完全沒有釋放出自己的修爲之下。

“本巫師勸你不要多管閒事。”看着幾名男子已經救出了鐵籠中的人,她的心底更是慌亂。

過了今日,她們就能做出兩百個人蠱獻給巫神了,那麼她們的巫術就能在巫神的幫助之下再次得到提高。

“這裏邊的人中,有很多也是你們的親人,殺了他們,你們的心就不會痛嗎?”沐雲軒冰冷的聲音急劇穿透力,貫穿每一個人的耳底。

“他們該死!他們生來就命賤,若是身爲女子,他們的命天生就高貴。”年長的巫師厲聲說道,她不知道這男子爲何要出現在此地,她想不明白,只能說,今日自己夠倒黴。

此刻自己在男子眼中,如同一隻被貓戲弄的老鼠,遲早要命喪於此嗎?

她不甘心,她好不容易當上了鎮長,拼了命,她也要活下來。

“沒有他們,你們又何來自己的兒女,你們簡直就是喪心病狂,你們自己若是有心,就應該好好的看看這裏,這裏已經成了人間煉獄了。”沐雲軒的眼中充滿了戾氣。

手中的幽冥劍微微一緊,墨黑深沉的眸子裏,殺意波動。

所有的巫師一看,瞬間心驚肉跳。

“你們隨意的剝奪別人的生命,那麼來享受一下被別人剝奪自己的生命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冰冷的聲音夾雜着憤怒的殺意。

一道金光閃過,沐雲軒前邊的巫師瞬間倒地了四個。

還剩下的巫師,瞬間臉色蒼白如紙,雙目驚恐的看着沐雲軒。

可接下,她們的命運如同倒地的巫師的命運一樣,在沐雲軒身影極速閃過的瞬間,她們目光逐漸潰散,身子也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

那帶人來救人的男子走了過來,看着地上巫師的屍體,不解恨的又踢了死去的巫師幾腳。

“你這個該死的老巫婆,你還我妻子的命來。”

悲痛的聲音,瞬間渲染這一股濃濃的悲傷來。

那些被救的男子們,看到巫師們都死了,緊繃着的神經略微鬆了鬆。

“你們若是不想被巫師掌控你們的命運,就必須團結起來,用你們的善良和正義來推翻這股邪惡的力量。”

沐雲軒鏗鏘有力的聲音迴盪在滿是血腥的禁地裏。

所有的男子在聽到這句話以後,心裏無疑時澎湃的。

那名悲痛的男子緩緩看向沐雲軒:“可是我們鬥不過巫師。”

“但你們可以智取,巫師的巫術,並不是特別的厲害,你們的恐懼來自於你們的心裏,若是你們嘗試着修煉玄氣,便可以和我一起剷除巫師,殺了巫神,可以爲你們的以及你們的後人,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這一路走來,沐雲軒深深的被感觸,既然自己有能力,就幫他們一次,同時,這樣也是幫自己。 只要有一個同意,這件事情就會很快有轉機。

身後的聲音絡繹不絕的傳來。

沐雲軒一看,微微一笑,他高大的聲音在夕陽中巋然聳立。

一排排整齊的小鎮,在夕陽下透着蒼涼而寂寞的壯美。

天際邊,蒼穹好似被落日燒着了,呈現出絢麗多姿的顏色,令人目眩神迷。

沐雲軒讓蘇紫陌出來。

蘇紫陌的絕美,瞬間驚豔了全場。

“陌兒。”

“雲軒,你把他們全部救出來了。”

蘇紫陌看着神情痛苦的衆人,心裏無比的沉痛。

“見過夫人!”雲鶴帶領大家喊道。

蘇紫陌微微蹙眉,“雲軒,這是怎麼回事?”

“陌兒,我做了一個決定。”沐雲軒突然拉住她,墨黑的目光堅定的看着她。

“陌兒,我要帶領他們殺上磨盤山。”

沐雲軒的一句話,讓蘇紫陌的心瞬間變得沉重起來。

“雲軒,那我們且不是要很多年才能回去嗎?這裏離磨盤山,還有五個月的路程,若是帶上他們,我們還要多久才能到。”蘇紫陌也想幫助他們,可是她的孩子該怎麼辦?

“陌兒。”沐雲軒知道她心裏的顧慮。

“雲軒,你不用多說,我都理解,我也知道你不願意做這樣的事情,可越是不願意去做,就越要逼着自己去做,這條路,你一但走上了,就不能隨心所欲,必須強迫直接盡心盡力的去完成,可這個過程也許會很漫長,也可能是三四年,也可能會是十年,但如果你決定了,我便支持你,大家都是同憂相救的人。”

“陌兒,我就知道你會同意的,我還有另外一個空間指環戒,可容納幾十萬人,到時候,我們用空間指環戒把他們帶入磨盤山裏。”

這一點,沐雲軒早已經想好了。

“多謝夫人!”雲鶴感激的看着蘇紫陌。

如此通情達理的女人不多,更何況做的都是掉腦袋的事情。

“你不用謝我,但願我們大家有命吃苦,也能有命享福。”

蘇紫陌的一句玩笑話,大家笑了笑,籠罩在大家心裏的陰霾,瞬間少了很多。

大家意見達成一致以後,沐雲軒挑出了一部分有玄氣功底的男子跟着他一起走,連帶着幾個身強力壯的男子上山打獵,要帶他們離開,就必須讓他們的身體養好。

滄海大陸的天氣多變,前一刻還是煦日和風,過一會就烏雲密佈,天氣驟然變得大雨傾盆。

今日這場雨讓清吟鎮的人都猝不及防,而有一件事,同這場突如其來的雨一樣,同樣令人始料未及。

那就是,今日有很多周圍的男子們慕名而來,要跟着沐雲軒去殺巫神。

從這一點來看,沐雲軒決定這件事情沒有錯。

短短三天,這件事情已經在很多地方傳開了。

男子們興奮了,巫師們感到了恐慌!

很快,這件事情也成爲三大陸男子們的福音。

沐雲軒的事蹟,滄海大陸的百姓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們夫妻二人幾乎就是一個傳奇的存在。

沐雲軒立德修身,傳言,他不僅有驚天才華,更有傾世之貌,而沐雲軒也在衆人之中自封爲陌軒王。 沐雲軒是親民,辦了諸多利民之事,深得三大陸百姓愛戴大家也紛紛敬他陌軒王。

緊聽這個封號,就知道他有多愛自己的妻子。

而且,據說他俊美無濤,溫柔,優雅,專情,是三大陸巫師除外所有女人幻想要嫁的如意郎君。

如今這個如意郎君已經有了自己妻子,而且還是一個傾城傾國的大美女,女子們不嫉妒,反而都在心裏祝福二人。

是夜,又是一夜的大雨。

五天的時間,來這裏的男子超過了一千多個。

而且都是一些有玄氣功底的人。

人多了,花銷也自然就出來了,不過好在沐雲軒什麼都沒有,就是有銀子。

清吟鎮的人給蘇紫陌和沐雲軒兩人收拾了一間乾淨的屋子。

兩人白天在這裏,到了晚上,還是會回到空間指環戒裏休息。

蘇紫陌坐在新鋪的黃色錦褥上,她動了動,挺軟的。

看着不遠坐在鑲嵌大理石桌旁忙碌的沐雲軒。

蘇紫陌脣邊笑容輕綻。

“軒王,臣妾累了。”

蘇紫陌一臉打趣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從奮筆疾書中擡起頭來,溫柔的看了她一眼。

“陌兒,連你也打趣爲夫嗎?”

“臣妾哪敢呀!”蘇紫陌說掩嘴輕笑,扭着細腰走到沐雲軒的身邊。

她那一舉一動動人心魄,沐雲軒很快就沒有了其他的心思。

一把將她拽入自己的懷中,溫柔的拉起她的手吻了吻。

“你又在勾引爲夫。”他擁着他的大手緊了幾分。

“臣妾哪有呀!”蘇紫陌笑得癡癡的看着他。

沐雲軒臉色微嚴,沉聲道:“好好說話,要不然……”

“要不然你還能把我怎麼着?”蘇紫陌嗔怒的看着他。

“要不然爲夫就把你就地正法。”

蘇紫陌瞪着他,“沒個正經,這幾天你都沒有多餘的時間陪我,我除了幫忙出謀劃策,就剩下修煉和睡覺了。”

“傻陌兒,這些已經夠你忙的了,我知道你喜歡下雨天睡覺,我這裏已經好了,這就陪娘子回去休息。”

沐雲軒最開心的就是每次一擡頭,她都會在自己身邊陪着自己。

“雲軒,沒事,你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完。”

“陌兒,你會不會覺得,我做這個決定太倉促了,又把自己變得這累?”他擡眸,認真的看着他,他當時,也不是衝動,而是深思熟慮過,他看着這裏的人太扭曲了。

蘇紫陌輕輕看了看他,“雲軒,人只有看清自己才能成就自己,只有看清楚了自己,才知道如何取長補短,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樣位置?你具有雷厲風行的辦事能力,又有運籌帷幄,未雨綢繆的本事,總之我的夫君在我的心裏,是一個像雷那樣猛烈,像風那樣快,辦事聲勢猛烈,行動迅速,又有作戰策略的大英雄,不過呢,無規矩不成方圓,雲軒,你執行政策法令既嚴厲又要迅速,任何不好的紀律都要防微杜漸才行。”

沐雲軒靜靜的看着她,“原來我在陌兒的心裏是這樣的一個人,聽得爲夫好開心。”

她這樣評價自己,他真的很開心。

“陌兒,你放心,我已經讓九翼,玄龜,青龍和藍靈化爲人形來帶領那些人了。” “這個決定好,他們四個都是超神獸期神獸,而且能自由變化人形,和你之間傳遞消息也很快,我們這麼大的動靜,只怕磨盤山的巫神早已經震怒了。”

蘇紫陌心中涌起一股驚心動魄的感覺,有這樣邪惡的人,她的存在,是令人無法忽視的。

沐雲軒修長的手,緩緩伸過來,指尖輕輕觸碰着她的臉頰,一縷淡淡的香隨着他的衣袖帶起的風糾纏而來,若有似無。

“陌兒,我本要還你一個太平盛世,可到了這裏,卻又把你捲入一場無法預算的戰爭裏。”他的淡靜如水的聲音,如沐浴春風,輕輕的,淡淡的,帶着一絲絲不悅察覺的內疚。

他想翻手爲雲覆手爲雨,一手遮天的把巫神殺了,還這裏一個太平盛世,也還自己一個心安,正如陌兒所說,只有看清楚了自己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即使是她知道了也沒有關係,這件事情本就沒有打算隱瞞,若是三大陸的男人們都奮起反抗,那麼巫師和男子們之間就會出現很多分歧,這對於我們來說,是好事。”他的目光始終沒有移開,就那麼默默的凝視着她。

她的眼睛倏然一亮,一抹驚喜之色,在她的眼底一閃即逝。

“是這樣不錯,彙集過來的人會越來越多,現在我們只要招賢納士,集思廣益,這樣就能很快讓我們的隊伍強大起來了。”

“都聽陌兒的。”

沐雲軒溫柔的看着她。

“雲軒,你今日太忙,我還沒有來得及告訴你,櫟兒早上跟我說,雲寒帶着雅琪回來了,看來,雲寒也是好事將近了,不過雲帆最近又跑到星月國去了,慕容形成娶了雪域國的公主,他去參加辰王的婚禮了還有啊,青蓮有喜,等會去之後,我又多了一個小侄子或是小侄女了。”

沐雲軒一聽,這是好事。

“雲城那麼大,人多一點纔會熱鬧,接下來只要帆兒成婚以後,爹孃也就安心多了。”

一說起這件事情,沐雲軒心裏就覺得內疚,錯過了十一月十九,不知道他和陌兒要到什麼時候纔會在有那樣萬事皆有的好日子。

他擡眸,內疚的看了她一眼。

他那短促而微妙的眼神,還是被她洞察秋毫的目光捕捉到了。

她微微一笑,轉移話題,“雲軒,我已經給了雲鶴修煉玄氣的書了,讓他們多修煉,能自行保護,也是好事,而且這些人的修煉能力,發揮超出我的想象,他們的力量還是很強悍的。”

“不錯,這一點我也發出了。”突然,沐雲軒皺了皺眉頭,“陌兒,有人來了。”

沐雲軒魂識透體而出,是十六級巫師,沐雲軒眼中閃過一絲譏諷。

來得還真是挺快的。

“雲軒,出去看看。”

沐雲軒起身,拉着蘇紫陌往外邊走去。

有巫師的地方,就能收集巫靈。

沐雲軒在想,若是將赤烏修復好,通過赤烏,一定能把消息傳回雲城。

讓輕寒先不要那生死魔圖拼接好,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能把消息傳回去的辦法。

? 大雨已經停了,可還是淅淅瀝瀝的下着小雨。

“軒王,來了三個巫師,修爲都在十六級以上。”

雲鶴身子颯爽的上前稟報,並點頭和蘇紫陌打招呼。

“不愧是巫神,知道得挺快的。”

沐雲軒懶懶地說道,語氣裏全是諷刺,聽不出一絲感情。

三個黑的的身影由遠及近。

沐雲軒和蘇紫陌淡定若斯的站在原地。

蘇紫陌看去,黑夜裏,三個身材高挑的巫師漸漸走了過來。

幾人目光交接在一起。

巫師看着蘇紫陌和沐雲軒的眼神帶着輕蔑。

帶頭的巫師要稍微年長一些,那眼中的輕蔑更勝。

“你們夫妻二人就是蘇紫陌和沐雲軒吧?” 重生在紅樓夢世界 語氣中帶着不屑一顧,那一股高高在上的優越感讓人十分反感。

屋外,雨又漸漸飄大,屋檐下的燈籠,偶爾被風吹得盪漾,恍惚中,能看清楚三人用斗笠遮住的容顏。

只是,蘇紫陌看到的是一張張血色不正常的臉,反覺得那青黑的容顏很滲人。

蘇紫陌深深吸了一口氣,新鮮的空氣衝入肺腑,讓她的心裏舒服了不少。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極品贅婿 蘇紫陌懶洋洋的看着她,眼神顯得專注而若有所思,還隱含着一絲疑惑不解之色。

三個十六級巫師到了這裏,目的應該不簡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