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秦巖問:“那紅姨認爲我怎樣,你才能放我們走呢?”秦巖看了一眼身邊的保安,他根本就不屑跟這幫人動手。

紅姨說:“你打傷我兩人,看在他們傷的不是特別重的份上你一人賠償一斤珊瑚吧。”

詩詩說:“紅姨,你明明就是想敲詐,他們兩人能有什麼事情,他們兩人根本就是在你的授意下裝出來的。”詩詩現在已經是自由身了,也不怕紅姨了,膽子大了起來。

紅姨恨恨的說:“纔剛脫離我的掌控,你膽子就大起來了?”

秦巖拿出詩詩的賣身契,當着紅姨的面徒手把賣身契焚燒成了灰末。

紅姨看呆了,沒想到秦巖是個高手,她養的飯桶雖然人數多,但是絕對不是秦巖的對手。

紅姨混跡商場不是一天兩天了,見秦巖這麼厲害,她不想把秦巖得罪死了,笑着說:“公子你別生氣呀,我這不是跟你商量一下嗎?如果您不願意您帶着詩詩走就好了。”

說完對在地上裝受傷的兩人說:“你們兩趕緊給我起來,別給我丟人顯現了。” 秦巖帶着詩詩往外走,圍住他們的人也識相的給秦巖讓路。

紅姨看着秦巖離去的背影,搖了搖頭回到了醉花樓內。

趙大人見紅姨回來了問:“怎麼回事呢?”

紅姨見到趙大人後瞬間變得眉開眼笑了說:“沒有什麼事情,只是一個小服務員想走,掏了贖金走了。”

趙大人問:“這麼說紅姨你又賺了一筆了。”

紅姨拿出秦巖給的金子說:“是賺了,你看這麼一大塊,我只是看不明白這塊金子是哪裏出的。”

魚人世界的金子都是官方指定的鑄造廠出的,金子上會印有標記,看到標記後就能看出哪裏出來的。

趙大人拿着紅姨的金子仔細看了看說:“我也沒有看到過這樣的標記,難道不是我們魚人世界出的?”

紅姨說:“不可能呀,我們魚人世界上方全部都是水,神仙來了也不可能進來的。”

趙大人想了想說:“你說的有道理,難道有人私自挖金礦,然後鑄造了金錠?”

紅姨說:“我覺得也是這樣的。”

趙大人說:“我明天一定命人好好的查一查,如果能查到金錠的來源,我也能大賺一筆。”說完趙大人哈哈笑了起來。

紅姨說:“趙大人如果把這個案子破了,一定不要忘記我的功勞哦。”

趙大人說:“紅姨你就放心吧,我忘了誰也不會忘記你的。”

秦巖帶着詩詩在街道上走着,秦巖對詩詩說:“姑娘你自由了,你回家去吧。”

詩詩說:“恩人,我父母已經去世了,家裏只有一位嗜賭的哥哥,如果我回去他肯定還會把我賣了的。”

秦巖問:“你沒有親人了嗎?”

詩詩低下了頭,詩詩說:“恩人,你收留我吧,以後我會好好伺候你的。”

秦巖說:“我身邊不缺人伺候,我來這裏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你還是去找找你家族的親人吧。”

詩詩有些失望的看着秦巖,詩詩說:“恩人,你買了我,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去哪裏我就去哪裏,求求你不要趕走我。”詩詩此時明白秦巖是一個大的靠山,她不想再過顛沛流離的生活了。

秦巖見此時已經是深夜了,怕詩詩一人在外遇到危險,秦巖說:“好吧,你先跟我走吧,如果有合適的機會我再安排你。”

秦巖走了以後九窈也沒有睡覺,雖然秦巖的實力很強,但是九窈還是莫名的擔心着他,就如同秦巖去樹人世界的時候一樣,每一天她都在擔心秦巖。

秦巖回來後還帶着一個女孩,九窈有點不高興,但是又不能表露出來,九窈問:“老公,這位姑娘是?”

秦巖解釋說:“我在醉花樓遇到了這個姑娘,我救了她,我本來是想讓她回家找親人的,現在太晚了怕她出事就把她帶回來了。”

原來是這樣呀,九窈的小醋瓶子立馬被扶正了,九窈笑着說:“你可真行,什麼樣的事情你都能遇到。”

秦巖說:“沒辦法,見義而不爲不是我的作風。”

詩詩看到九窈後覺得不好意思,詩詩說:“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

秦巖說:“今晚就讓她跟周小雨一個房間休息吧。”

周小雨住在秦巖的隔壁房間,晚上是不睡覺的,聽到秦巖叫自己名字後立馬出現在了秦巖的房間問:“主人你叫我?”

詩詩看到穿牆而過的周小雨後大驚失色的喊了起來:“鬼呀!”

周小雨聽到詩詩的喊聲後也嚇了一跳,她也是頭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一般的人是見不到她的。

秦巖趕緊給詩詩解釋說:“她是我的守護神,你不要怕,她不會傷害你的。”

周小雨看到詩詩後微笑着說:“姑娘這麼一叫,把我也嚇了一跳。”

詩詩聽到周小雨的聲音特別的好聽,周小雨長得也特別的漂亮,她恐怖的心情瞬間平復了,詩詩說:“不好意思是我大驚小怪了。”

周小雨說:“不能怪你的,不知道的人是容易被我嚇到的。”

秦巖說:“這是我今晚救的姑娘,今晚你們兩人住一起吧。”

周小雨說:“主人,我沒問題的,不知道這位姑娘怎麼想。”剛纔她把詩詩嚇到了,她不確定詩詩有沒有膽子敢跟她睡在一起。

詩詩說:“剛纔是我冒失了,我跟姑娘在一起住。”

周小雨帶着詩詩出了秦巖的房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周小雨說:“你不要害怕,我是不是傷害你的,你把我當普通人就好了。”

詩詩見周小雨叫秦巖主人,她猜測秦巖一定不是普通人,周小雨能有穿牆而過的本事,秦巖肯定更不用說了,詩詩趕緊回覆道:“我不怕,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

周小雨說:“趕緊休息吧,快天亮了。”

九窈問秦巖:“你打算怎麼安排這個姑娘,我們在這邊一點勢利都沒有,帶着她肯定不方便,我們對她也不熟悉。”

秦巖說:“明天早晨再跟她商量一下吧,我們給她一些錢,讓她去找親人們。”

九窈聽秦巖的口氣沒想把詩詩留下來,心裏的石頭落地了,這個時候他們一定不能帶着這個姑娘。

帶着小白上路她現在都有點後悔了,小白法力太差了,關鍵時刻還得保護着他。

九窈說:“我也是這麼想的,多給她一些錢,她就算是沒有親人,自己做點小事情也能自己養活自己。”

秦巖嗯了一聲就睡着了,他太累了,好久沒有休息了。

九窈見秦巖睡着了以後,把被子給他蓋了蓋,在他身邊躺下也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六人聚在一個桌子上吃早餐,李天霸問:“主人,咱們隊伍裏怎麼多了位姑娘呀!”

秦巖說:“昨晚我出去溜達的時候遇到她被人欺負,就把她救回來了。”

李天霸問:“大晚上的你出去溜達做什麼?以前也沒發現你有這樣的愛好呀?”

小白說:“主人肯定是出去玩了唄,又不好意思跟你明說。”

詩詩昨天是在醉花樓門口見到秦巖的,詩詩想:不會真去醉花樓玩了吧,不可能呀,要是去了紅姨怎麼會認不出他呢? 詩詩看向秦巖,秦巖覺得詩詩在胡思亂想他。

秦巖說:“你們別胡說,我是那樣的人嗎?我只不過是去辦事情。”

九窈說:“趕緊吃飯吧,一天天的腦袋中想的是什麼呀。”

此時李天霸想到了樹人世界那兩位美女了,他還沒有去找她們呢,他失信於她們了,此時李天霸心裏非常不是滋味,覺得自己辦事不地道。他完全可以爲兩姑娘贖身娶回家的,但是他在樹人世界那麼久居然沒有想到。

小白見李天霸在愣神問:“李哥,你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嗎?”

李天霸猛然間回過神來說:“沒事,吃飯吧。”

秦巖問:“李天霸你現在的情緒不對,怎麼了?”

李天霸說:“主人,你別問了真的沒事。”

秦巖問:“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想樹人世界那兩胖妞了。”

九窈問:“胖妞是誰?我怎麼沒有聽你說過呢?”

李天霸問:“還讓不讓吃飯了,不要說了,李天霸現在被秦巖問的都不好意思了。”

秦巖對九窈說:“過一段時間讓他親自給你介紹吧。”

小白對李天霸說:“李哥,你的品位與別人真的與衆不同,沒想到你喜歡胖妞啊,等我回到黑海了,我把我表姐介紹給你,她胖的游泳都快遊不起來了。”

小白說完,大家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吃完飯後,秦巖拿出一袋子錢對詩詩說:“這些錢你拿着去找你的親人吧,我們幾人來這裏辦事情,帶着你也不方便。”

詩詩見很多人叫秦巖主人,知道秦巖身份不一般,她實在是不想離開秦巖。

她現在是多麼羨慕九窈能夠留在他的身邊,秦巖讓她走證明他不喜歡她。

詩詩現在非常的傷心,就算不喜歡她,讓她做她的侍女她也願意。

詩詩問:“恩人,難道把我留下來就這麼難嗎?我只想報恩。”

小白問:“什麼情況呀,救了她就不管了呀!這怎麼行呢,讓她跟着咱們吧。”

詩詩見小白替自己說話,覺得自己有留下來的希望了。

李天霸問小白:“留下她,遇到危險的時候你保護她嗎?”

小白說:“我保護她!”

周小雨笑了一下說:“你自己都不能保護你自己呢,還想保護別人。”

小白說:“我現在可是一直在努力的學習法術呢,你不要小瞧人。”

詩詩說:“我親人都死了,只有我那個哥哥,我回去他肯定會把我賣了的,恩人你就把我留下來吧,我給你做牛做馬都願意。”

周小雨聽了詩詩的話,覺得詩詩非常的可憐,動了惻隱之心。

周小雨對秦巖說:“不如咱們先把她留下來吧,如果有合適的機會,給她找個容身之所。”

秦巖看了周小雨一眼,對周小雨點了點頭。

詩詩見秦巖點頭同意留下她後非常的高興,詩詩說:“謝謝恩人,謝謝小雨姑娘。”

看着詩詩高興的樣子,小白說:“你怎麼忘了謝謝我了,我可是一直希望你留下來的!”

詩詩此時還不知道小白的名字,小白一直都在幫她說話,詩詩對小白說:“謝謝你公子。”

周小雨對小白說:“你這人心眼怎麼這麼小呢?上趕着讓人家謝你!”

小白對周小雨擠了下眼睛說:“你這人怎麼總說拆臺子的話呢?”

周小雨問:“你說我怎麼拆你臺了?”

小白說:“我不就是想跟詩詩姑娘多說兩句話嗎?你看看你不知道幫襯着我一些,還讓我這麼丟人。”

周小雨聽了小白的話立馬笑了,詩詩的臉反而紅了。

秦巖說:“行了你們幾個聊天吧,我出去辦事情了。”

九窈說:“老公我跟你一起去吧。”

秦巖說:“我自己一個人吧,帶着你不方便。”

九窈撇了撇嘴說:“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

秦巖尋着鬼種的痕跡找到了孟超,孟超此時正在孟府睡覺,秦岩心想:看來昨天玩盡興累到了,太陽曬屁股了還不起。

秦巖悄悄的來到孟超的身邊,孟超雖然睡着了,但是大白天睡的不是太深,他感覺有人突然間靠近了他,立馬睜開了眼睛。

秦巖沒想到孟超這個時候會醒過來,孟超急忙坐了起來問:“你是誰?你想幹什麼?”

說完就使用法術想把自己保護起來,秦巖眼急手快立馬破了孟超的法術。

孟超大驚,問:“你到底想做什麼?”他沒想到他面前的人法力如此高強。

秦巖說:“我只不過是想要你的一點記憶而已,我不會拿你怎麼樣的。”

說完秦巖對孟超使用了搜魂大法,在秦巖施法的時候,孟超居然暈了過去。

雖然他暈了過去但是腦袋中的記憶還是被秦巖知道了,原來這個孟超一直偷偷的暗戀着七公主,只是一直沒有機會表露自己,七公主去世以後他就開始賭博去醉花樓來消遣時間。

只有他累的不得不睡覺的時候他才睡覺,原來在孟超小的時候被其他的孩子欺負,七公主替他解了圍,自此他心裏開始默默的關注着公主,公主成人典禮上他跟隨着父親有幸再次見到了七公主,他見到七公主的一瞬間就喜歡上了她。

官方對外公佈七公主是生病而早逝,但是孟超一直不相信這是真的,他一直在暗中調查這件事情。

七公主跟蔣公子自小有婚約,兩人青梅竹馬,而魚人世界的國王也有意把王位傳給七公主,因爲七公主在衆多姐妹中是最得國王喜愛的。

七公主生前跟二公主關係最要好。

大公主最討厭七公主,她各方面都是最優秀的,是儲君的不二人選,只是七公主深得國王喜愛,她一直沒有機會。

秦巖在想:“會不會是大公主害死了七公主呢?出現在我面前寒氣逼人的女子是不是七公主呢?”最近秦巖雖然來到了魚人世界,但是七公主並沒有再次現身。

秦巖見這個孟超挺癡情的,把他現身這段時間的記憶從孟超的腦中清除了,孟超就算醒了也不會有秦巖來過的記憶。

他的記憶在秦巖的腦中過了一遍,他睡醒後對公主也就不會那麼癡迷跟難受了。 秦巖走後,秦岩心想要儘快趕到寒冰洞去見一見七公主了,秦巖想到這裏就有些後悔了,剛纔不應該清除孟超的記憶的,他對七公主那麼癡心,有他的幫助不是能更快的趕到寒冰洞見到七公主嗎?

只是這個蔣少爺秦巖暫時還不太瞭解他的心思,如果真如外界傳聞的那樣蔣少爺對七公主一往情深的話,那蔣少爺一定也會幫助他的。

秦巖立馬返回了孟府,光明正大的從大門進入,侍衛攔着秦巖問道:“你是什麼人?”

秦巖笑着說:“我是你少主人的朋友,我知道他現在正在睡覺,但是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還望通報一聲。”

孟超現在睡眠不好,現在只要他睡着了,那麼任何一個人都不敢在他睡覺的時候打擾到他。

夢迴大明春 侍衛對秦巖說:“公子,不是我們不去稟報,我們少爺脾氣很大的,誰吵醒他了他就罵誰,我們真不敢去叫他呀!”

秦巖說:“你們如果不敢去叫他,那我進去叫他,你們放心有任何事情我擔着。”

侍衛相互看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放秦巖進去,侍衛笑嘻嘻的問:“公子,我看着您很面生呀!我真的不敢放您進去,要不您下午等我們少爺睡醒了再來?”

秦巖冷哼一聲說:“我說了來找他有要事商量,你們如果耽誤了誰能負起這個責任?”

侍衛有些爲難,看秦巖的樣子很嚴肅,不像再說假話,侍衛說:“那公子裏面請吧。”

秦巖進了孟府後直接快步向孟超的房間走去,侍衛相互看了一眼說:“看來這公子跟咱們少爺真的認識呀?只是說以前我們怎麼沒有見過這位公子呢?”

另一個侍衛說:“你纔來多長時間呀?趕緊值班吧,不要胡思亂想了。”

秦巖直接開門徑直坐在了孟超房間的椅子上,秦巖進來後專門伺候孟超的宮女也跟着進來了。

秦巖說:“你出去泡一壺茶,我跟孟少爺有要事商量。”

宮女知道來者就是客人,聽到秦巖的吩咐後直接說:“好的,公子稍等。”

孟超被說話的聲音吵醒了,大聲吼道:“哪個奴才敢把我吵醒了,你們是不是不想做了?”

秦巖冷冷的問:“孟少爺是用白天睡大覺的方法來想七公主的嗎?”

孟超立馬睜開了眼睛,從牀上坐了起來,孟超對於現在的情形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他又想不起來在哪裏遇到過。

孟超問:“你是什麼人?”他喜歡七公主這件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從來沒有跟任何一個人表露出來過。

秦巖笑着說:“我是來救公主的,所以希望咱們能夠合作把公主救出來。”

孟超看着秦巖苦笑了一下說:“我親眼看到她被喇嘛送進了寒冰洞內,就算她當時沒有死也會被凍死的,你現在跟我說能救她?你是在開玩笑嘛?”

秦巖覺得有些奇怪,按說孟超的記憶在他的腦中過了一遍,應該不會太痛苦了,就如同有些人難受把心裏話說出來後就有種解脫的感覺,這孟超看着一點消退的痕跡都沒有,這不科學啊。

秦巖說:“我知道你喜歡她,我同樣也知道你一直在查她離世的真相,你現在還不相信嗎?”

孟超有點羞愧,因爲祕密被別人知道了,還是個男人,孟超帶有一絲希望問:“你真能救出她?”

秦巖說:“能不能就要靠你的幫助了?”

孟超說:“只要能救回她,我就算死也願意。”

秦巖由衷的佩服孟超,如果讓他爲一個女人死的話,他現在是做不到的。

秦巖說:“你帶我去寒冰洞。”

孟超問:“什麼時候?”

秦巖說:“越快越好了,只有見到七公主後我才能知道她有沒有機會被救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