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秦王殿外,我懸置漂浮於上空,手舉那把黑色鐵尺,眼神冰冷的仇視着秦廣王的大殿。

“秦老頭,你給我出來!說!你說!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我歇斯底里的喊聲好似被放大了無數倍,整個地府,都被我

的聲音震懾到。其他九殿閻羅紛紛被驚擾,皆是縱身向着秦王殿處趕來。

似乎早就知道我會來一般,秦廣王慢慢的推開大殿之門,身着帝王樣式的官袍,慢悠悠的走了出來,而後仰天看着那幾乎快要發瘋了的我。

“哦!想必你應該都知道了吧?那有如何?她的前三世我沒有將她改頭換面,已經是對她仁至義盡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秦廣王慢悠悠的說道,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可是你爲何要讓她三世爲娼,更要她看、六世爲畜?你明明知道,因爲她的母親,她討厭做那種娼婦之人,甚至於極度憎恨,可是你爲何還要那麼做?你曾經答應過我,要讓她投身一戶好人家,過着幸福無憂的生活的!”我對着秦廣王瘋狂咆哮着。

“投身一戶好人家?你當他前世積下了什麼福澤了嗎?殺了自己的母親,我還恩准她前三世重返人道,已經是對你最大的讓步了。若不是看在你苦苦爲她哀求的份上,你覺得我堂堂十殿之首的秦廣王,會爲了這個破事跟你掙來辯去?劉辰,別做的有些過了!不要把我對你的驕縱當作是一種理所當然,再這樣下去,縱然是轉輪王,也保不住你!”秦廣王的聲音中,明顯透着幾絲怒意。

“我不管你怎麼想的,昔日,是你答應我讓她投身一處好人家。我費勁心力,早日達成三萬事情,只爲許諾換她投一個好的身份。你答應了我,卻欺騙了我,使得我讓她成爲了她最痛恨的那種人,我非但沒有幫助她,更是陷她於萬劫不復,你說!你說這是爲什麼!你說!”我依舊是發瘋般的狂吼着。

“我沒做過什麼不正確的事情,既然你想讓她投身人胎,那就自然受些責罰。三世爲娼外加六世爲畜已經是輕罰了。若要是把我惹急了,我將讓她永世爲娼或永世爲畜你信不信?忤逆我的意思?這地府上下還沒人敢跟我作對,你難道想死嗎?”

泥人也有三分火氣,況且還是秦廣王。雖然平日裏對我十分嬌寵,但是到了這個時候,秦廣王可不會對我留什麼情面,因爲在這個地府中,他秦廣王是說一不二的。而現在,我想如果他任由着我這樣頂撞自己,那他可能在地府的權威將受到挑戰,難以服衆!

“忤逆你的意思?我今天就忤逆你了怎麼樣?你這個只看鏡心不看人心的秦老頭,我今天就搗毀了你這個該死的孽鏡臺,我看你還怎麼總是仗着這個破臺子看那人心險惡!”

“啊!”

“給我破!”

氣急了的我被秦廣王的話徹底刺激到了,心頭的怒火無處發泄。大腦發熱,看那孽鏡臺就在自己的身下,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舉起黑色鐵尺,朝着孽鏡臺就轟了過去。

“你敢!你要造反嗎?”秦廣王怎麼也沒有想到我竟然會這麼胡來。

“轟!”

只聽憑空一聲巨響,整個地府都爲之震動,四方鬼差鬼魂都是大驚失色。

再見孽鏡臺處,煙塵瀰漫,石屑漫天……

(本章完) 我估計當時秦廣王應該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估計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我這個地府混小子竟然敢幹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舉動。見那漫天飛舞的石屑,秦廣王面色一沉,雙拳死死的攥緊,而後雙腳猛的一點,身子騰空躍起,向着那漫天石屑便疾馳而去。

碰巧這個時候,其他各殿的閻羅趕到了此處,只是除了還沒有出現的第十殿轉輪王的影子之外,其餘八殿閻羅一個都不少。

當他們看孽鏡臺處煙塵瀰漫,碎石飛舞。再見秦廣王疾馳而去,想必都心知定是出了大事,所以他們都追隨着秦廣王的身影,向着我所處的地方飛掠而去。

秦廣王,本就是十殿之首,所有各殿的閻羅都唯他是從。秦廣王出了事情,他們都不敢多加耽擱,追隨他而上,在我認爲,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孽鏡臺處,此時早已面目全非,攀往孽鏡臺的石階天梯早已不復存在,留下了漫天的殘骸。原本偌大的孽鏡臺,也早已土崩瓦解,再也不復原本的樣式,只留下漫天的飛塵落石道知剛纔所發生的一切迫害。

在這漫天的飛塵之中,我右手持黑色鐵尺,左手拿着一枚如碗狀大小的東西,正好奇的仔細端詳着。

就在剛剛,當我用鐵尺鑿毀孽鏡臺的那一刻,一枚閃着黑芒的物體卻突然蹦了出來。這閃着黑澤光芒的物體速度極快,若不是我手疾眼快,立馬將它牢牢的抓住,這會怕是早已不見了蹤影。

黑芒纏繞的那物體到手了之後,我驚訝的發現,這分明就是一個縮小版的孽鏡臺,只是不一樣的是,這孽鏡臺周身都是墨黑色,就連那鏡面也不例外。

正當我還沒搞明白這東西究竟是什麼之時,正對面,我突然直覺的一股陰冷的氣流向着自己呼嘯而至。不及想象,我稍加發力,身子竟神奇般的向後平移了不下百步。

待我定住身形,定睛向前看過去,這才發現,秦廣王帝袍裹身,正一臉猙獰的看着我。而在秦廣王的身後,其他八殿閻羅也紛紛趕至。當他們看清對面之人是我之後,無不大驚失色。我估計他們怎麼也想象不到,我會出現在這裏,更不法相信,這裏的一切,會是這個平日裏,他們以孫兒相稱的我搞出來的……

“劉辰小兒,你膽大包天,竟然敢搗毀我這孽鏡臺址,還不速速將你手中的東西交給我,隨後跟我受罰!我可饒你不死!”秦廣王大聲呼喝着,那眼神之中流露出的狠色,彷彿想要吃了我一般。

“這東西是什麼?再說我爲什麼要交給你?還饒我不死,你當我是真傻嗎?捅了這麼大的簍子,你恨不得將我千刀萬剮纔對吧?秦老頭,是你失信在先,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我今天敢這麼做,就沒想過活着從地府出去!”

地府的幽火遠遠的映照在我的臉龐之上,這一刻,我的表情

是那麼的堅毅,果決,鎮定……

我發現,第二殿楚江王看到了這一番的畫面,眼中難掩驚詫之色。他上前對着我隔空喊道

“孫兒啊!你手中的乃是秦廣王的寶貝,也就是真正的孽鏡臺。秦王殿前寬大十圍的孽鏡臺之所以能照人心險惡,全賴你手中的這方碗大小的孽鏡臺所操控。它是之前這址孽鏡臺的心核,而之前那偌大的鏡臺不過是它化身。怎麼這東西會跑到你手裏?難道…是你毀了這兒……”

“哦!原來這纔是真正鏡臺之心!這纔是真正那個孽鏡臺!這纔是那個讓秦老頭只看鏡心,不識人性的罪魁禍首啊!好說,既然到了我的手裏,那自然就沒有還給他的道理了!”聽楚江王這麼一說,我心裏是一喜,在說話間檔口,我已經將這方真正的孽鏡臺收到了自己的懷裏。

“你!大膽劉辰,你這是要跟整個地府作對嗎?你可要考慮到後果,識相的,現在就交還給我,看在往日咱們的爺孫情誼上,看在轉輪王的面子上,我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秦廣王故意裝出一副心態平和的樣子,控制着滿腔心潮的怒火,對我誘說着。

“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你以爲我會信你這個沒有誠信的傢伙嗎?前世,秋靈姐姐飯菜之中下毒,毒殺了自己的母親,同時也毒害了自己。對!她是有錯,可是導致她變成這樣的,是源於她那個不知廉恥的母親!一個八歲的孩童,沒有忌諱,不懂禍弊,只是被母親逼的走投無路,纔有了下毒與母親同歸於盡的心思。試問,降生在這樣的家庭,有這樣的不知廉恥,毒打自己的母親,她錯在哪?還是天帝不公?”我大聲指責道

“什麼?你竟敢說天帝的不適,你不想活了嗎?”秦廣王氣的臉色鐵色,眼神中,燃燒着兩團熊熊幽火。

“是!我是找死!天帝不公也就罷了!你地府閻王明知秋靈她身世悽慘,卻只是抓住他弒母之禍,憑藉孽鏡臺看到他弒母的情形,就斷然判決她前三世爲娼,後六世爲畜,你公平嗎?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孩,經得起上天入地的雙重摺磨嗎?你想過嗎?法理不外乎人情,你的人情呢?”

“你給我住口,你這個混賬東西!休要大放厥詞!”我的話一說,秦廣王聽的是七竅生煙,哪還想過什麼人不人情。

“呵呵! 婚癢 我代她求情,你若是不答應也就罷了,既然答應了我,準她投身於一處好人家,可爲什麼點她三世爲娼六世爲畜?你明明知道她最痛恨像她母親的那種人,但卻讓她做成這樣的人,而且一做就是三世!哪怕…哪怕你讓她做三世傻子笨蛋都可以,只要讓她無憂無慮的活着…可是!你還要在她的身上增加那些抹不去的污點,那是道道抹不去的傷疤啊!那傷疤,是我賜給她的!要是我不求你,她就算淪爲畜道,做個無憂

無慮的動物,那也是好的,可是你好狠心!執着你的法紀,還覺得是看在我求你的份子上?哈哈哈!可笑!真是可笑啊!哈哈哈!!!”

我肆意大笑着,似乎是在自嘲於自己所做的愚蠢的決定。更像是嘲諷這個世間所種下的種種不公。

“孫兒,放下執念吧!三界不公之事何止你這一樁,不是你能管的了的,聽我一句勸,歸還秦廣王孽鏡臺,回我那兒面壁思過,我們九殿閻羅爲你求情,保證秦廣王會對你網開一面的。”楚江王遊說道

“保我?可笑,地府他秦廣王說一不二,你們都對他是唯命是從,她要殺我,你們能忤逆?別說笑了!我不信地府,更不信天帝!”

“狂妄小兒,今日我若不讓你形神俱滅,我妄爲十殿閻羅之首!還愣着幹什麼,一起把劉辰給我滅了!”

秦廣王當真是聽不下去了,一聲號令,其身後的八大閻羅也不得不遵從於他,只能咬牙,向着我欺身而上。

“來的好!今日,我劉辰就要學學前輩,大鬧地府,只爲我的執念!”

我聲震四方,手握鐵尺,迎着向他奔來的八大閻羅,無所畏懼的相向而去。

“轟……”

鐵尺揮舞出道道透着死亡氣息的黑澤,向着迎來的八大閻羅抨擊而去,發出了刺耳猛烈的撞擊聲。

八大閻羅平日裏待我都還不錯,突然的變故,讓他們與自己相識這麼多年我這個孫兒反戈相向,我看的出來,他們一個個的都不忍出手,每每出手那也是畏手畏腳的,毫無攻擊的慾望。

秦廣王是何等的精明,我估計他早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雖然外人從視覺看上去,八王跟我斗的是旗鼓相當,不分上下,但是用心一想就會明白,一個不過十六歲的青年,隨便十殿中的一王出手,都不是我所能匹敵的,怎麼可能會一戰八王,威風凜凜?而且斗的還旗鼓相當呢!

可能是想通了這些,我看到秦廣王拉下了鐵青的臉,手掌向外,向着我便迎了過去。只聽他吼聲陣陣道

“劉辰小兒,看本王如何讓你形神俱滅!”

…………………………………………………………………………………………………………………………………………………………………

ps:因爲網站特殊的關係,我先暫時一天一更,月末會給大家一個交代的,希望理解!感謝一如既往支持我的讀者,有什麼變化,我會羣裏通知大家的,多謝~!

(本章完) 秦廣王親自出手,其他八大閻羅見狀,則是紛紛避讓。畢竟在我看來,以多欺少對付我他們本就不屑於爲之。再念及我與他們爺孫這麼些年月的感情,他們肯定輕易下不去手。如今秦廣王要自行解決,我想這也是他們願意的,雖然他們無奈看到這樣一個結局……

“你要戰,我便戰!”

見秦廣王翻掌向着自己劈來,我並未慌張。他將鐵尺指向乘風而來的秦廣王,大喝一聲,尺尖向前,帶着一道森寒的黑色波光,迎身而去。

“呔!看我屠靈掌的威力。”

不知何時,在秦廣王面前的半空之中,一雙幻化而出的青色巨大手掌浮空而現,猶如幾團綠雲匯聚而成一般,掩蓋住了半邊上空。頓時,整個秦王殿的地面之下,更是陰暗上了幾分,再也鮮有光斑出現,除了那幾處燃燒着的幽暗的火炬。

緊接着,巨大的浮空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的向着我拍了下去,似乎想要將我拍成塵埃碎礫……

見秦廣王這招來勢洶洶,我雖然有點害怕,但我也不是白給的。這些年在地府之中,我聚集各殿閻王之所學,更是得到轉輪王的真傳。見秦廣王招式如此兇狠,我手握鐵尺忙翻身旋轉。轉瞬間,我整個人如同打滾了的陀螺一般,飛速的轉動着。

隨着我的加速轉動,以我爲原點中心,以鐵尺爲支點,形成了一股氣流強勁的龍捲風暴。

化作風暴的我非但沒有懼怕秦廣王虛空所化的屠靈掌。反倒是正面衝撞而去,似要以自身轉動出的這股勁風扯開了這屠靈掌的束縛。

遮天蔽日的屠靈掌掀動起毀天滅地的聲勢,狠狠的向着我砸去。而我,更是如一股風錐,欲要鑽碎了這屠靈掌的掌心。

“啪——”

“轟——”

….

巨大的屠靈掌如同大蒲扇一般,向着化爲風錐的我狠狠的甩了過去。只聽

轟隆……

咔咔……

再見,我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更像是被拍扁了的蒼蠅,被巨大的屠靈掌給狠狠的拍了個正面。而後如同被反彈的了的炮彈一般,飛速的墜向了地面,隨着震耳欲聾的碰撞聲響起,濺起了漫天的粉末。

而那虛空中的屠靈掌,只是掌心之上,有那麼一丁點的小裂縫,只是那麼一丁點而已,除此再無什麼不同。在強大的地府之王的面前,孰高孰低,一招判定!

“不自量力,在本王的面前,還敢使出那種小兒科的把戲,也不看看自己的斤兩!哼!”秦廣王傲慢的立於上空,微挑起眉頭一臉的不屑。

秦王殿的身後,其餘八大閻羅皆是一臉的擔憂,紛紛將視線轉移到我剛剛被甩飛所摔倒的位置上。而後續趕來的其他鬼差也被秦廣王的手段深深震撼到了。大家都以爲,我受了這一掌,勢必有死無生。

但是,所有人都猜錯了……

…………………………………………………………………………………………………………………………………………………………………………………………………………………………………………………………………………………………………………………………….

“嘩啦啦……”

就在我被甩飛墜落的那堆廢墟中,那將我掩埋了的殘骸處,傳來了窸窸窣窣的鬆動的響聲,響聲越來越大。

“難道……”

圍觀的所有地府之生靈都被這樣的響動按住了。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一瞬間,秦王殿外安靜的可怕。

“轟!”

掩埋我的廢墟瓦礫猛的爆炸開來,濺起的灰塵再次遮住了所有人的視線。煙塵散盡,一個血人堅挺的傲立於那中央。他,正是我劉辰!

“怎麼可能?”看向了那裏,秦廣王覺得很是荒唐。我估計他深知自己這一掌的威力,深信斷然不是我所能承受的。他出手這一招是殺招我是知道的。

“嘿…嘿!秦……秦老頭,讓你失望了!我…我沒那麼容易就這樣死掉!我還有好多的事情沒完成呢!來!再來啊!再戰啊!再戰啊!!!”

此刻的我渾身是血,就連右手緊握的黑色鐵尺也被染成了血紅色。紫色的衣袍再也沒了影子,衣不裹身,嘴角處,鮮血不停的向外溢出。右眼眉骨處深深陷了進去,看上去,彷彿如同來自九幽的血魔王一般。我歇斯底里的衝着秦廣王咆哮着,吶喊着,似要發泄自己內心之處所有的不滿。

看到這樣的我,即便是秦廣王,我想也是心虛不已。此刻他的額頭處,微見冷汗。對於他自己的屠靈掌,在我看來,秦廣王絕對有着強大的自信。我聽說過,三界中,常流傳着這樣的一個傳言:西天如來五指起,地府秦王屠靈落。可見,這屠靈掌的威力是受到三界認可的。

雖然我知道秦廣王必然沒有使出十成的威力,但是即便是這樣,我能再次站立起來,這也絕對稱得上是一個奇蹟。一個在他眼裏,可笑滑稽荒唐的奇蹟。

“真是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啊!你還能活着站起來!你…很好啊!不過…這一次你在沒機會了!再也沒有機會了!去死吧!”

秦廣王再次大喝一聲,右手快

速的虛空比劃着。再看那懸於空中的巨大的青色虛幻手掌。再次以雷霆之勢,泰山壓頂之威力,向着我毫不留情的砸了過去。這一次,速度更快,壓迫而來的氣流更勁,相信這威力也是空前的巨大。

從來沒有人敢挑戰自己的權威,我這一次是真把秦廣王惹惱了。

“可笑,還能被砸中嗎?呵呵……”

我擦了擦溢出的鮮血,嘴角微微上揚,竟然擠出了一絲微笑,只是我這微笑看上去,多了一絲玩味,似乎很是耐人尋味。

不管那巨掌如何來勢洶洶,緩緩的,我閉上了雙眼

我雙手抱合,鐵尺被放置在抱合雙掌的掌心中間,嘴裏不停的唸叨着,我好似在念叨着一種不知名的咒語一般。晦澀的咒語似乎透着一股神祕的力量一般,向着四面八方不斷的擴散着一種說不明的魔力。

“轉身不現天!”

“空轉行!”

霎時,我整個人精神大振,看上去猶如明悟覺醒了一般。我眸如深邃的星辰,周身上下,纏繞着凌厲決絕的紫色氣體。

也就在這個時候,屠靈掌對準了我所在的地方,兇狠蠻橫的拍了過去,它如同一隻吞天狂吼的怒獅。那股令人瞠目結舌的怪力,那種不法言喻的巨大氣場,轟的整個地府怕也是天翻地覆,好似要裂開了一般。圍觀的鬼差們,無不被震的滾爬退走,有的甚至被那種強大的壓迫氣流所波及,好像被甩出了一樣,轟飛的不見了蹤影。

而轟出這一掌的巨大青色虛幻上空的手掌,也在拼盡這強大的轟擊之下,瞬間支離破碎,化作了上空之中的青色晚霞。那霞光四射,耀亮了四方……

“完了!劉辰死定了!”這是所有人都認定了的解決,再也沒有人會相信,面對如此驚人的一掌,我劉辰還能再次站立起來。

等到經久不衰的轟擊聲停止,等到四揚的塵埃散去,等到一切都歸於平靜。

所有的地府之鬼,各殿之王都安靜了。

一切都安靜了,天邊也靜了…

但是….

當那青色如晚霞的光亮耀射了地府。

當萬丈青影垂自蒼穹。

青色輝映之下,血紅色的我正傲立與天邊,直入眼簾。我慢慢的在天邊踱着步子,一臉輕鬆的看着那傲慢的秦廣王。

靜!!!

一切都安靜的可怕,天邊無比的安靜了……

看到這一幕,秦廣王立在原地是一動不動。他的嘴角在不停的抽搐着,眉宇間難掩他的怒色。我能夠感覺到,他應該覺得自己的尊嚴被小小的我毀的無影無形。他更是無法明白,我是怎麼逃脫昇天的。

當他看清我踱着步子在空中慢悠悠行走的姿勢後,似乎這才恍然大悟。

“這難道是飛天皇帝的:飛天轉身御空之法?”

秦廣王此話一出,他身後的其餘八王無不是一臉的訝然之色。

(本章完) 傳說,轉輪王繼位之時,憑藉手中輪寶,降服四方禍端。且因爲他常飛行於上空,飛天之術,三界幾乎無人能敵,故此稱他爲飛天皇帝。

飛天轉身御空之法,是轉輪王平生之絕學。掌握了這門法門,行於空中,如履平地,如魚得水,轉身之道,無阻無天。

“沒想到轉輪王還真是看重這個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孩子,竟然連飛天轉身之法也都傾囊相授,可真是讓人匪夷所思啊!”w我聽到三殿之主宋帝王緩緩的說着,只是這說話的語氣中,竟然透着幾絲得意。

一直沉默不語的第五殿閻羅天子包,開口不鹹不淡的說道“這可就不好辦了!我說秦廣王,這小子學會了轉輪王的飛天之法,怕是隻要他在空中飄着,你無論是施展什麼手段,估計也會被他轉身躲過了吧?”。

閻羅天子包,原本身居第一殿之位,是貨真價實的閻羅王。只因可憐委屈死去的冤鬼,多次放他們去陽間申雪洗去冤屈,這才招來責罰,被貶第五殿。雖然現在不敢做回當年之舉,但是相信,我所做之事絕對會令他大快人心的。此刻,他這算是所謂的‘人在曹營心在漢了’。

秦廣王被這一切氣的是咬牙切齒,雙手死死的攥着。渾身上下散發着可怕的陰冷氣息。他盯着踱步行走於空中的我,開口連說了三個好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孫兒,不愧的轉輪王的傳人,連這飛天之法也能參悟,我還真是小瞧了你了!”

傲嬌萌寶:腹黑總裁萌萌妻 “秦爺爺你說笑了,我只是學會了一點點皮毛而已,怎入的下你的法眼呢?呵呵。”我說話的語氣明顯透着奚落之意。

“怎麼?你覺得會了這御空轉身法術,我就拿你沒辦法了嗎?”秦廣王狠狠的盯着我看。

我活動了一下肩膀道:“我確實是這麼想的,只要我不曾落地,靠着這個轉身之法,你能奈我何?我今天就讓整個地府的生靈都看看,你秦廣王連對付我這個毛頭小子的辦法都沒有,還有什麼資格統領十殿地府?”

可能是這話剛好戳中了秦廣王的心窩子,狠的秦廣王是牙根直癢癢。我看到他未免失態,他極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緒,換了一張笑臉說道:“我秦廣王打入這地府之日起,沒做過一件對不起天帝的事。恪守本分,按照地府的規矩辦事,難道這有錯嗎?我問心無愧。你爲了一己私慾,大鬧地府,搗毀孽鏡臺址,

搶走孽鏡臺,今日若是不抹殺了你,我愧對天帝的恩澤!”

“是嗎?那你倒是拿下我啊?我可等着呢!”我驕傲的看着秦廣王。

“好!別以爲學會了飛天轉身之法,你就無法無天了。我相信,轉輪王擁有你這麼一個傳人,也定會覺的是自己的恥辱。今天,我就讓你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隨後,秦廣王對着下面的一干圍觀的鬼差夜叉羅剎們大喝道:“集齊六十四鬼差,給我佈下這森羅地網!”

底下的各鬼差聽到了秦廣王的命令,立刻馬上行動了起來。集齊六十四鬼差之後,各自站好自己的位置,六十四鬼差,成合圍之勢,將整個秦王殿外的空地團團包圍。

見鬼差們都站好的各自的位置,秦廣王縱身一躍,飛至上空的最高中心點,而後像是看螞蟻一般看着身下的我。

“哈哈哈!我那可憐的孫兒,縱然你學會了飛天轉身之法,可無奈怕也逃脫不了森羅地網的制約吧?今天,我就要當着所有地府生靈的面,抹殺了你,以儆效尤。如若水還敢在忤逆地府的法則,忤逆上天的法紀,這,就是他們的下場!佈陣!”

秦廣王一聲令下,右手一揮,從他的帝王衣袖中飄出了一枚紫黑色的令牌。令牌之上,寫着三個大字‘閻王令’。

森羅地網,是地府之中最強大的一門陣法,要由八八六十四鬼差合力施行。最重要的是,必須要祭出十殿閻羅之首的令牌才能佈陣。換句話說,只有他秦廣王才能佈下這門大陣。這一次,可見秦廣王是全力想要殺了我。

老婆,聽話就好 當秦廣王下令想要佈下這森羅地網之時,我顯然有些慌了。在地府出生長大,我自然知道這門陣法的威力。但是我並沒有逃,作爲一個爲了自己的執念,拿出勇氣挑戰秦廣王權威的我來說,只有堅持下去,沒有被嚇跑的道理。這種固執的做法不僅是爲了秋靈姐姐,更是爲了證明自己的決心。

飄在上空的閻羅令發出了幽幽的光亮,隨着下面六十四鬼差集齊施法,六十四道青色的光線直射到天空之中的閻王令上。

當六十四股青色的光線全部射在了閻王令上之時,閻王令紫黑之芒大盛,瞬間籠罩了整片大地。而後,以閻王令爲軸心,向着六十四道青色的光線不斷的輸送着一股股紫黑色的魔力。盞茶的時間過後,一張巨大的紫黑色天網將我團團包圍,圍了個水泄不通,圍了個密不透風……

“真是愚蠢,佈陣的時候卻不知道逃走,還死要面子在這兒硬撐着,唉!” 邪帝狂妃:廢柴七小姐 那瞧熱鬧的第五殿閻羅天子一臉惋惜的樣子。

旁邊的宋帝王碰了碰他說道:“我們大家都想幫幫這個傻小子,但是有心無力啊!就當什麼都沒看見吧,你可別再亂頂撞秦廣王了,得罪了他,你的日子可不大好過的。”

“哼!要不是我可憐冤死之魂,他有資格爬在我的身上?唉!不說了,很多事情,都是無可奈何的!”閻羅天子一臉的氣憤,索性也不在駐足,竟然飛身向着遠處而去,看樣子是不打算在繼續看下去了。兩人之間的對話我是沒有聽見的,若是聽見的話,我會感到很欣慰的。

森羅地網形成之後,在六十四鬼差的施法之下,在閻羅令的支撐之下,巨大的地網一點一點的在縮小着空間。而在網中,一團團綠色的氣體不停的匯聚在凝實,似乎要有什麼變化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