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師伯?這老頭居然還不死心!

秦巖在心中搖了搖頭,剛準備拒絕老頭,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

如果能讓馬天通去對付殭屍,豈不是一箭雙鵰的好事嗎?

馬天通殺了殭屍,那是爲民除害;殭屍殺了馬天通,是爲自己除害。

秦巖現在還記得馬天通想對他搜魂的事情,而且他覺得馬天通不會放過他。

秦巖點了點頭說:“好啊!這種忙我還是能幫的!”

聽說秦巖願意幫忙,駝背高興無比,當即握住了秦巖的手:“秦大師,謝謝你!”

秦巖裝出十分大度的樣子說:“應該的!應該的!” “不知道秦大師什麼時候能給我引薦你師伯啊?”駝背激動無比說,眼中閃爍着期待的目光。

秦巖想了想,覺得還是先對付了馬友邦再對付馬天通,這樣把握大一些。

不過秦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殺掉馬友邦。

“高先生,這樣吧!我晚上回去了問問我師伯吧!”

“那……那好吧!”駝背點了點頭。

其實駝背想讓秦巖現在就給馬天通打電話,他已經急不可耐了。

殭屍已經接連殺了兩戶人家,如果再犯案的話,上面肯定要追究他的責任。他肩上的擔子特別重,不着急是不可能的。

只是駝背實在不好意思說出口。

秦巖猜到了駝背的心思,笑着說:“高先生,你放心。這幾個殭屍至少是血屍,他們只要喝夠一次人血後,在接下來的半個月內是不會再喝血的!”

聽到秦巖這樣說,駝背懸着的心落進了肚子裏。

不過駝背還是想確定一下:“秦大師,你確定?”

秦巖點了點頭:“我非常確定!”

緊接着,秦巖對駝背說:“高先生,如果沒有什麼事情那我先走了!”

駝背點了點頭:“秦大師,我送你!”

“高先生請留步!我還是自己走吧!”秦巖謝絕了駝背的好意,和唐小夢離開了小二樓。

他們兩人剛剛走到路邊,馬友邦根據羅盤指示開車追了過來。

當馬友邦看到秦巖和唐小夢在一起後,他立即眯起了眼睛,在心中憤恨無比地想:

原來他們是一夥的!看來我弟弟的死與秦巖有關係!

難怪馬天通懷疑這小子。

秦巖,如果真的是你殺了我弟弟,我絕對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想到這裏,馬友邦攥緊了拳頭,雙眼射出兩道凌厲的兇光。

馬友邦拿出手機給本地一個夜總會的老闆打去了電話。

“童權,我是馬友邦!”

“馬大師,您來保市了嗎?我去給你安排一條龍服務,最近我們這邊又新來了幾個姑娘,那身材那臉蛋簡直沒的說。您就是想把她們做成鬼僕屍僕也無所謂!只要……”

馬友邦打斷了對方的話,面無表情地說:“我沒有心情,我現在交給你一件事情!”

童權愣了一下,又趕快諂媚地說:“馬大師,您說,您說!我保證給你辦的漂漂亮亮的!”

“我有一個仇人,他現在正坐在一輛出租車裏面。你一會兒叫手下給我把他撞成殘廢,然後將他送到我這裏。記住了,我要他半死不活!”

不等童權說話,馬友邦掛斷了電話。

馬友邦和馬國濤的很多鬼僕都是童權提供的。

童權的夜總會裏面有很多靠身體賺錢的女人,她們一般都見不了光,所以馬國濤和馬友邦就將惡魔之手伸向了她們,每隔一段時間就來這裏獵豔,看到合適的就拘魂抽魄,製作成鬼僕。

至於屍體,對於他們這些道士來說,毀屍滅跡那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了。

秦巖此刻還不知道馬友邦已經對他下手了,他攔了一輛出租車,和唐小夢上了車。

秦巖拿出手機給馬嬌打去了電話。

馬嬌的手機正在通話。

秦岩心中好奇無比,不知道馬嬌和誰在通話。

過了幾分鐘,秦巖又給馬嬌打去了電話,馬嬌那邊還是佔線。

“給你師伯打電話呢?”唐小夢問。

“不是!給我師姐!”秦巖搖了搖頭。

秦巖想問一問馬嬌,今天到底是什麼情況,不是說只是測試他的實力嗎?可是馬天通他們怎麼想害他。

秦巖並不知道,馬嬌此刻正和馬澤洪通話。

“嬌嬌,你之前不是說秦巖雖然只是道徒,但是施展的道術卻堪比道師,甚至接近於道尊嗎?但是秦巖今天卻說他並沒有這種實力!你是不是在騙我?”

馬澤洪聲音低沉,但是卻充滿了威嚴。

馬嬌有點懵逼。

什麼情況?我不是讓秦巖好好的展示嗎?他居然敢不聽我的話!真是氣死我了,我一會兒一定好好的質問質問他。

“爸!我怎麼可能騙你!我說的千真萬確!”

“你確定?”

“我確定!爸,你如果不相信就親自測試一下他!”馬嬌胸有成竹地說。

“好了!我明白了!”馬澤洪掛斷了手機,背抄着雙手在屋裏面走來走去,思索着秦巖今天的舉動。

莫非秦巖看出馬天通和馬友邦兄弟要對他不利,所以才假裝什麼都不懂?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馬澤洪可沒有看錯人。

想到這裏,馬澤洪欣慰地笑了。

想在這個紛繁雜亂的世界上好好的生存下去,光有實力還不夠,還需要有智謀。

光有實力,而沒有智謀,依舊會被人陷害。

與此同時,馬澤洪也想通了一件事情。

如果秦巖真的就像馬嬌說的那樣,馬國濤的死極有可能就是秦巖做的。

不如我給秦巖打個電話問一問。

想到這裏,馬澤洪拿起桌子上的手機,給秦巖打了過去。

手機剛響了兩聲,秦巖就接起了電話:“師傅,您找我有事?”

馬澤洪嗯了一聲,然後以長者的口吻說:“秦巖,你告訴師傅,今天馬國濤的死是不是與你有關?”

秦巖點了點頭:“是的!師傅!”

“那你今天隱瞞了你的實力?”

“嗯!我發現他們對我充滿了敵意,所以我就隱藏了實力,這樣他們就會輕敵。”

秦巖此刻坐在出租車上,旁邊既有唐小夢,也有出租車司機,他不敢將話說的太直白。

聽到秦巖這樣說,馬澤洪在心中豎起了大拇指。

“嗯!我知道了!沒有什麼事情我就掛了!”

“好的!”秦巖掛了手機,在心裏面暗想,師傅好牛逼啊!這都能猜出來。

不好!師傅既然能猜出來,馬天通老謀深算必然也能猜到。

不過無所謂了,他們沒有證據,我怕他們幹什麼。

想到這裏,秦巖懸着的心又落進了肚子裏。

秦巖剛準備收起手機,手機鈴聲又響了。

秦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居然是馬嬌打來的。

不用想秦巖也猜到了,肯定是馬澤洪將這邊的事情告訴了馬嬌,馬嬌打電話來興師問罪了。

不過秦巖正好也有事情問馬嬌,爲什麼馬天通他們這麼恨自己。 剛準備接電話,秦巖突然想起來在這裏不適合接電話。

唐小夢在身邊,出租車司機也在身邊,他不希望別人聽到他們的談話。

秦巖掛斷了電話,給馬嬌回覆了一條信息:“師姐,十分鐘後我給你打過去。”

“秦巖,誰的電話了?怎麼不接?”唐小夢好奇地問。

“哦!我師姐的電話!”

“你剛纔不是還給你師姐打電話了嗎?現在怎麼又不接電話了?”唐小夢更加好奇了。

“哦!這個……”

就在秦巖想理由準備回答唐小夢的時候,“砰”的一聲,出租車被一輛黑色的本田轎車從側面撞上了。

出租車向側面滑行出去撞在了隔離欄上,然後壓過隔離欄側翻過去,在地上接連翻了兩圈後停在了對面的車道上。

被撞上的那一刻,秦巖只覺得眼前景物晃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當秦巖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和唐小夢的姿勢太豪放了,簡直令人遐想無邊。

唐小夢躺在後座上,左腿搭在了前座的靠背上,右腿搭在了後座的靠背上。

而秦巖雙手按在唐小夢的大腿上,就像要撐開唐小夢雙腿似得。他的臉緊緊地貼在唐小夢的胯部,嘴角同樣流出了一點口水,將唐小夢穿的緊身褲打溼了一小片。

嗯?這是……

兩個人同時愣住了,對視了一眼後,顧不上身上的疼痛立即坐起來。

這是怎麼了?撞個車都能撞出這種姿勢!難道我們兩個冥冥之中被註定了什麼?

唐小夢臉紅心跳地胡思亂想起來。

如果沒有第一次的撞車事件,唐小夢肯定不會這樣想。

可是一天之內撞了兩次車,她這就無法淡定了。

與此同時,秦巖也是同樣的想法。

奶奶個熊的!這是什麼情況啊?第一次是她在我下面,還拉開了我的拉鍊。

這一次是我在她下面,雖然沒有拉開拉鍊,但是這畫面也太帶勁了吧!難道我們兩個……

想到這裏,秦巖轉過頭向唐小夢望去。

唐小夢此刻也恰好向秦巖望去。

當兩人四目相對時,趕快同時移開了視線。

“兩位,能不能幫幫我,我被方向盤卡住了!”司機師傅有氣無力地說。

秦巖轉過頭向司機師傅望去。

方向盤頂在了司機師傅的胸口上,而且頂進了胸口裏。秦巖估計司機師傅至少有兩根胸骨被頂斷了。

秦巖轉過身想打開車門,車門被撞的變形了,根本無法打開。

秦巖然後從車窗向外爬了出去。

就在秦巖快要爬出車窗的時候,他看到一輛越野車急速向自己撞來。

秦巖趕快揮手讓對方停下,但是對方不但沒有停下,而且越開越快。

該死的!這是誰了?會不會開車啊!

“主人!我來幫你!”慕容雪菡給秦巖傳音,然後抓住秦巖的雙肩,將秦巖從車窗裏面拉出來,並且提到了半空中。

秦巖剛剛升入半空,“砰”的一聲,越野車撞在了出租車上。

出租車向前面滑行了一段距離才慢慢地停下。

秦巖從半空中跳下,顧不上揍越野車司機,快速向出租車跑去,他估計唐小夢肯定被撞壞了。

越野車司機看到秦巖沒事,立即猛踩油門,準備再撞秦巖。

就在這時,慕容雪菡飄進了越野車裏面,坐在了副駕駛位置上,並且顯出了真身:“說,誰指使你的?”

如果越野車司機不再繼續撞秦巖,慕容雪菡會認爲這是意外。

看到副駕駛上突然坐了一個美女,而且還是那種傾國傾城的美女,童權徹底驚呆了。

“不說是嗎?我自己來!”慕容雪菡化作一道陰風鑽進了童權的身體裏。

馬友邦和童權密謀的電話,以及童權想撞殘秦巖的計劃,全部涌進了慕容雪菡的腦海中。

“好啊!又是馬家兄弟!哼!馬友邦,你等着!”慕容雪菡將車慢慢開到秦巖身邊。

秦巖此刻剛剛將唐小夢從車裏面抱出來。

“主人,上來吧!”慕容雪菡打開車門問。

看到童權說着慕容雪菡的話,秦巖先是一怔,隨後就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秦巖點了點頭上了後座。

“主人,唐小夢怎麼樣了?”

秦巖嘆了口氣說:“被撞昏了!我也不知道她傷在了哪裏,我們先去醫院吧!”

“主人,那司機怎麼辦?”

“司機死了!唉!”說到最後,秦巖嘆了口氣。

司機死的很慘,方向盤壓斷他的胸骨,插進了他的胸口。

慕容雪菡開車直奔醫院,秦巖打電話給王天進,讓王天進過來照顧唐小夢。

秦巖他們剛剛到了醫院,王天進就來了。

秦巖將事情簡單地說了兩句,就將唐小夢交給了王天進,他現在要去找馬友邦報仇雪恨。

剛纔在車上的時候,慕容雪菡已經將童權腦海中的記憶告訴了秦巖。

秦巖沒有想到馬友邦動作這麼快。

“主人,接下來我們怎麼辦?”慕容雪菡問。

“當然是幹掉馬友邦了!你現在給李天霸打電話,讓他趕快過來!”說到最後,秦巖眯起了雙眼,眼中寒芒閃爍。

馬友邦比馬國濤的實力要高,雖然馬友邦只是一個道尊,但是秦巖怕馬友邦豢養鬼王級別的鬼僕,所以他準備讓李天霸過來之後再動手。

俗話說得好,小心駛得萬年船,秦巖可不想在陰溝裏翻船。

“好的!”慕容雪菡拿起手機給李天霸打了過去。

手機剛響了兩聲,李天霸就接起來了:“雪菡,是不是該吾出場了?”

當初爲了給馬澤洪一個驚喜,秦巖讓李天霸先藏起來,等到展現實力的時候,再給李天霸打電話讓他出來。

“我把我們的位置共享給你,你先過來吧!”不等李天霸回話,慕容雪菡就掛斷了電話,然後打開微信將她和秦巖的位置共享給李天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