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話怎麼從她口中說出來就變味了呢?

她也看得出來,這季柔喜歡這世子爺。

可她只是把這世子當成了自己病人,她早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想到嶽哥哥,知道離開了這麼多天,他就一點也不着急嗎?

馨兒眼底劃過一絲暗淡。

“蘇小姐,你怎麼不說話了?”季柔目光鄙夷的看着馨兒,看着她的臉色就知道,她這會有多難看。

“你要我說什麼?”馨兒冷冷的瞥了一眼她。

這女人總是無事找死呢?

“蘇小姐不如給我們講一講四國皇帝的事情吧,他們不都怕蘇小姐嗎?”季柔說完,和身旁的於倩倩,蕭琳兒,三人笑的笑。

那眼神,看着馨兒無比的鄙夷。

馨兒正想開口,突然看到一個黑影瞬間出現在季柔的身後,手中的劍,冷冰冰的貼在了季柔的脖子上。

“啊!”季柔驚恐的驚叫,臉色慘白,不明白這無妄之災怎麼就這樣發生在她身上了。

於倩倩和蕭琳兒早已經被嚇得花容失色。

而江子墨,只是靜靜的坐着,目光不由自主的飄向馨兒。

“影,住手!”馨兒重重的放下碗,她不是吩咐過他們不要隨意出現嗎?

影立刻低頭,恭恭敬敬地說道:“小姐息怒,主人交代,小姐不能受一絲委屈,否則我們提頭回去。” “退下。”馨兒冷聲吼道。

“小姐,這女人三番五次爲難小姐,不可饒恕!”影對沐雲軒非常忠心,自然不會允許別人欺負馨兒半分。

“這只是女兒家開玩笑而已,這裏發生的事情,不許傳回去,否則,我立刻消失在你們面前。”馨兒的心,到地是善良的,這一個家族要想起來,不經歷風雨,是不可能成爲世家的。

這季柔,出於嫉妒對她出口不遜,這只是女兒家捏算拿醋的小事而已!

“是,小姐。”影又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那速度快如風,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嗚嗚……”脖子上的劍一離開。

季柔就嚇得大哭起來。

“子墨哥哥,她好欺負人!”季柔楚楚可憐的看着江子墨。

他剛纔爲什麼不出手救自己,這個蘇馨兒好可惡,居然想殺了她。

“子墨哥哥,你也看到了,她的心好毒,柔兒也沒有說什麼過分的話,她居然要殺了柔兒。”季柔對着江子墨哭訴,可江子墨面無表情,絲毫不理會季柔。

馨兒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冷冷地出聲:“季小姐,禍從口出,你最好收斂一點,他們是我父親的暗衛,踩了他們的底線,他們也不會聽從我的命令,我只是替世子解毒,不會和你們有太多交集,我不會對你造成任何損失的,你沒有必要仇視我。”

馨兒快速地起身,看着江子墨說道:“世子,你的病,能撐十天,十天之後,你到鴦迦鎮找我,我會在那開義診。”

馨兒說完,轉身就要走。

“馨兒。”江子墨突然起身叫住她。

“你不是不認識路嗎?吃完午膳,我們一起走。”

“多謝世子,我想我應該能找到。”馨兒不想和他們一路,畢竟還是一個人要自在一些。

江子墨站在原地,直到看到那麼紅影消失,他才快速地喊道:“寧武,啓程。”

“子墨哥哥!”季柔看着她要跟着一起走,心裏更是嫉妒難過。

“子墨哥哥,她有什麼了不起的,柔兒在給子墨哥哥找其他醫師就好了,爲什麼一定要是她。”

“因爲只有她才能醫好世子的病,季小姐,昨天晚上寧武已經提醒過你了,那位蘇小姐身份不簡單,她今日一身行頭值五百兩銀子,就連皇室的人,穿着也不及她。”

寧武的話,讓三個女人目瞪口呆。

“寧武,走。”江子墨很想知道她到底是誰。

兩人快速的下了樓,三個女人也看,似乎不想錯過,也快速的跟了下去。

江子墨一下樓,就在尋找馨兒的身影。

只是,看到有很多乞丐拿着往他身邊跑過去。

這裏已經邊遠地區,沒有飯吃的人大有人在。

我的老師是學霸 馨兒本打算走的,可是看到一個小乞丐給她要吃的,她當下決定給這些沒有飯吃的孩子們買好吃的。

江子墨往他們跑去的方向看過去。

突然看到一抹紅影站在一家包子鋪前邊,在給乞丐們發包子,笑容很溫馨。

他微微一笑快速地走過去,站在她身邊,和她一起動手。 馨兒看着他,微微一笑,:“世子,你怎麼來了?”

“不能讓你一個人忙活呀。”江子墨也對着她微微一笑。

馨兒沒有說話,兩人一起,給每一個人拿了兩個包子。

“季姐姐,看來,子墨哥哥真的是看上那個蘇馨兒了。”一旁的琳兒也一臉嫉妒。

這會倒是給乞丐施捨了,這種地方,乞丐到處是,有錢不如給自己做幾身好衣服,嫁個好人家呢。

“哼!看到她能得意多久?”季柔目光陰毒的看着馨兒,似乎早已經將影的出現忘的一乾二淨。

在西北地區,除了西北王,就數她們季家是一等一的世家,她就不相信鬥不過她。

乞丐們都開開心心的拿着包子走了,包子還剩下兩個。

馨兒拿出來,遞了一個給江子墨,自己吃了一個。

江子墨伸手接了過去,也像她一樣,咬了一口。

“嗯,這包子好吃。”馨兒一邊說一邊吃。

“漂亮姐姐,謝謝你!”剛纔擋住馨兒的小乞丐是一名小姑娘。

此時她笑眯眯的看着馨兒。

馨兒蹲下,看着小姑娘,五歲左右的樣子。

小臉蛋髒兮兮的,可以雙大眼異常的嘿呦明亮。

“小妹妹,你的父母呢?”

小姑娘神色黯然的搖了搖頭,“姐姐,我爹孃都不在了,我和奶奶一起生活,奶奶現在要幹活養家,顧不上我。”

馨兒一聽,心裏很是心疼。

想到她們小時候在邊境的時候,孃親爲了做生意,賺錢養她們兄妹三人,太忙的時候也顧不上她們。

她記得,自己基本上是在孃親的背上長大的。

孃親在忙,也捨不得將家丟下。

不管走到哪裏,都是揹着她去的。

馨兒拿出一錠銀子放到小女孩的手裏。

“帶回去交給奶奶,就說是姐姐給的,讓奶奶買一些好吃的給你。”

“謝謝姐姐!”小女孩拿起銀子,開開心心的往家跑。

馨兒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

“馨兒,你真善良。”江子墨目光溫柔的凝視着她。

很少能看到有人像她這樣大方的。

馨兒看着他,水亮的大眼裏眨了眨。

“我一直喜歡做善事,那能爲家人謀福澤,我自己也很開心。”

“可像馨兒這樣仁厚的太少了。”

“不說這些,我們走吧。”馨兒拿起包子咬了一口。

“子墨哥哥,你的身體不好,怎麼能吃這些粗俗的東西呢?那是給乞丐吃的。”季柔說着就要去搶子墨手中的包子。

子墨臉色微冷,輕輕就避開了季柔的手。

“季柔,你回去,本世子的事情不用你管。”江子墨冷冷地回答道。

聽到江子墨的話,季柔心底一股傷心莫名的涌出來:“子墨哥哥,我怎麼能回去?我要去給西北王妃祝壽,當然要和你一起走的。”

季柔說完,小心翼翼的看着江子墨的臉色,看着他真的生氣了。

她又快速的開口,“子墨哥哥,柔兒知道錯了,柔兒以後不在插手子墨哥哥的事情。”季柔知道他的脾氣,他看去很溫和,若要發起火來,很可怕! 江子墨看着她沒有說話,最後只是冷冷地看她她一眼。

而是轉身看着馨兒:“馨兒,走吧!”

馨兒緩緩看着季柔一眼,該說的她已經說了,季柔如果還要找麻煩,她這裏也是再一再二沒有再三的。

馨兒和江子墨走,她能感覺得出來,這江子墨很不錯。

“世子,這裏離鴛迦鎮還有多遠?”

“馨兒,快馬加鞭,三天就能到,慢一點的話,至少需要五天。”

“哦!”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馨兒點了點頭。

以她這速度,五天應該就能到了吧。

子墨突然停下腳步來看着她,再次懇求道:“馨兒,這一路很少有城鎮出現,有兩天晚上需要露宿山野,我們一起同行,也好有一個照應。”

“這個……”馨兒有些爲難。

她並不想和季柔她們鬧得不愉快。

江子墨看着她神色猶豫,眼底閃過一絲黯然,不由自主的出口道:“馨兒是覺得爲難嗎?”

“也不是,走吧!我第一齣來,也不認識路。”馨兒想了想,人正不怕影子歪。

而且這一路,她剛好可以把他身上的毒給解了。

江子墨一聽,心情瞬間愉悅起來。

只要和她一路就好。

江子墨讓馨兒和他同坐一輛馬車,馨兒拒絕了,她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畢竟季柔的心思已經很明顯了。

季柔她們三人也跟着一起。

總裁強情寵愛 馨兒依然騎着雪靈狐。

一路有江子墨和他聊天,她也不覺得無聊。

她們剛走不久,嶽桐梓也趕到了小鎮上。

他走進一家酒樓,點了幾個菜,吃到了一半,又進來了幾個客,正好坐在他旁邊。

“聽說剛剛有一個漂亮的女孩給乞丐們買吃的了。”

“那是,我看到了,長得很漂亮,身邊還有一個俊美的公子哥。”

“要不是看着她身邊有男人,我看李老三那些人非得找她麻煩不可。”

“也是,那李老三三糟蹋的女人可不少。”

嶽桐梓聽着幾人的議論,他們說的人,會是馨兒嗎?

馨兒很善良,見不得別人受苦。

嶽桐梓快速的在桌子上放了一錠銀子,快速的離開。

他可以肯定,那個人就是馨兒。

和一個俊美的公子在一起,會是誰呢?

馨兒很漂美,走到哪都能引起別人的注意。

他一定要快到找到馨兒才行,嶽桐梓越想越急,解下拴在酒樓旁邊的馬,策馬奔騰,追了過去。

而江子墨,爲了能和馨兒多相處幾日,在官道上行走了沒多久,就吩咐寧武從另外一條路走。

寧武也知道世子的意思,畢竟,官道上人多,半道上也會有人刺殺世子,世子也不想殃及其他人。

不走官道更好!

嶽桐梓和他們,就這樣叉開了。

他一路追趕了很久,都沒有看到馨兒,嶽桐梓心裏一陣失落。

他讓馬放慢腳步,望着四周連綿起伏的大山,心底更是寂寞。

已經好幾天沒有見到她了,他很想她,以前,她想去哪,都是他陪着她去的。

就是去三清山修煉,他也會陪着她去,中間隔不了三天,他就會給她送好吃的過去。 嶽桐梓看着人來人往的官道上,俊目裏劃過一抹孤寂,心裏異常的孤單。

他翻身下馬,牽着馬往前走。

這十幾年了,他一直沒有忘記第一次見到她的場景。

明月軒的道路旁邊,花壇裏開得茂盛的紫羅蘭花海中,坐着一個穿着粉紅色衣裙的小女孩,目光略帶憂傷的輕撫着開得嬌豔的紫羅蘭,那忽閃忽明的大眼裏,有着淡淡的憂傷,可是這一切並不影響她此刻的美好,滿地的紫羅蘭襯得她更加粉雕玉琢。

他知道,她就是昨天突然犯病的蘇馨。

那個時候,他不敢靠近,生怕自己一定,眼前美好的景象就會消失不見。

似是感覺身後有人,馨兒回頭看了他一眼。

她對着他甜甜一笑。

“你是誰?爲什麼會來明月軒?”

軟軟糯糯的聲音,直擊他的心底。

“我叫嶽桐梓,是來見少莊主的。”

他的聲音很輕柔,看着那純潔可愛的笑容,他俊臉微紅,心裏有些緊張,生怕自己會嚇到眼前羸弱的人兒。

“嶽哥哥,大哥在膳廳,你直走進去,右拐就能見到大哥了。”馨兒依舊一臉笑容,大大的眼眸裏泛着瀲灩。

一聲嶽哥哥,讓他心裏如流水劃過一樣,而那甜甜一笑,是他見過的最純潔的笑容,直到多年以後,他依然記得這美好的一刻。

她的病,一直到了十二歲才完全康復,她那天,想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想把好吃的東西都吃一邊。

一大早他就跑到雲城來找他。

“嶽哥哥,我的身體全部好了,師傅說,馨兒可以吃外面的東西了,嶽哥哥陪着馨兒去吧。”

他聽到她身子已經完全好了的那一瞬間,他的心,開心了三天三夜沒有睡好。

那一天,他陪着她,去吃了很多她想吃的東西。

那個時候,夫人依然睡在水晶棺材裏,可是她不喜歡住在雲城,她依然喜歡住在明月軒,三天他就會去接她回來雲城一次。

想起過去的種種,嶽桐梓的心底滿滿的全是幸福。

馨兒,你可知道,自從我父母走了以後,你那純淨溫馨的笑容,一種溫暖着我的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