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就是超過紀峻,這是很久之前的想法,到現在也不能夠讓她改變,也許以前的原因是與紀峻並肩,但是現在她想通了,自己能夠和紀峻分庭抗禮,也是件不錯的事情!

婁秋語被她的話噎了一下,“好吧,你能夠這樣想就最好了。”

安然淡淡地說了一聲,“嗯,對了,你打電話過來不只是爲了和我說這件事情吧。”

婁秋語這纔想起之前打算打電話的原因,“哦,就是剛剛突然看到了一個女生拿着一張報紙走過來,竟然讓我差點忘了正事。”

安然沒有接話,等待着婁秋語的繼續說話。

“是這樣的,我想了想,光是我們兩個肯定不行,我找我哥去找了幾個人,專門幫我們製作那種一些數據之類的,而且與那邊製作工廠的事情也是有他們管理,那樣我們就會輕鬆很多。”

安然聽着她的話,很明白地答道:“嗯,這是好事啊。對了,今天你去上課不?”她這樣說,也是因爲現在已經有些同學因爲出去實習,再也不用到教室了。

說到這個,婁秋語哭喪着臉,“我也不想去啊,可是我的動向班主任是知道的啊,想找個理由都不行,要不你也過來吧。我正好也額打算跟你商量一些事情。”一個工作室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一些必要的分工也是應該去考慮的纔是。

安然也沒有什麼事情,便點頭同意了。

到了下午,安然進了教室,意外地發現,原本應該不到一半的同學,此時竟然佔了五分之四。

安然皺了皺眉頭,沒有說什麼,走到了婁秋語身邊,疑惑地問道:“秋語,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今天有什麼考試的內容要說?”除了這個,她是真的想不到更好的原因,那些人能夠把自己那邊的事情都推了,一定是有着非常重要的事情纔是。 婁秋語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啊,我還專門去問了,可是她們都說沒有。唉,不管了,反正我們等下就知道了,要是真的有考試內容也無所謂啊,反正我們都在這裏的啊。”

安然點點頭,坐在一旁,什麼都沒說了。

不過,她不說,不代表其他的人不說。

幾個女生見到她來,就開始指指點點,不知道在討論什麼,也幸好安然根本不在乎她們到底在說什麼,倒也是沒有聽清楚。

不過,在安然沒有什麼反應之後,便都圍了上來。

“安然。”一個女生站在她的面前,忽然喊出了她的名字。

安然有些莫名其妙地擡頭,看向了她們,不明白她們突然站在這裏是怎麼一回事。

“什麼事?”冷漠的開口,安然已經將對方排斥了。

“能夠有什麼事,就是來問問你,看看被紀氏總裁甩了的你,還有什麼資格傲氣。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當初要不是紀氏總裁不知道是怎麼了,纔看錯了。你有機會靠近他麼?現在,終於清醒了吧,看看這個女人,纔是跟紀峻天造地設的一對。”女生拿着報紙,指着上面唯美的一幕。

安然看着她,沒有說話,冷冷地看向別處,根本不想要跟她有半點的交談。

“你們閉嘴吧,現在是打算落井下石了,當初你們討好然然,讓她幫忙的時候,你們都忘記了。”由於安然那特別突出的設計才能,加上又有紀峻在一旁的指導,很多的同學都因爲安然好說話,上前來詢問一些事情。

婁秋語想着這個,真覺得這些同學太讓人心涼了。

“呵呵,就那點恩惠。我們就是看着紀氏總裁才找他幫忙的,現在紀氏總裁甩了她,當然不用客氣了。”一個女生毫不客氣地回了一句。

婁秋語被她們氣得不行,“你們這羣勢力的人,我告訴你們,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都後悔今天對然然所說的話。”

“呵呵,我們真的會後悔呢,告訴你,她根本沒有機會了。你以爲現在她離開了紀氏總裁,根本不會有任何一家公司看得上她。呵呵,就算她有任何的才能又如何,根本就沒有給她發揮的地方。”另外的女生也根本不介意她的話。

安然在一旁沒有答話,讓婁秋語也有些着急了,“然然,你倒是解釋解釋啊,告訴這些人,總有一天她們會後悔今天的行爲的。”

安然冷冷地看着她們,淡淡地開口,“如果你們今天來只是爲了奚落我的,那麼恭喜,你們的目的達到了,但是我不會就此有任何的表示。”說完,便低下頭做自己的事情了。

隨意地在紙上畫了起來,她有好些天沒有好好地設計了,之前因爲紀峻的影響也是很嚴重的,現在抓緊時間去練練筆才行。

被這樣無視的女生們當然不會就這樣離開,一個短髮的女生一把將她正在寫畫的紙一把拽住,就扯掉了,“哼,我看你還怎麼畫。”在其他女生讚美的眼神中,短髮女生臉上有了一種得意的神色。

安然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後站了一起,輕輕地捏住了她的肩膀,“我想你父母應該交過你,沒有別人的同意不要隨便碰別人的東西!”說完,便用力一推,那個女生便砰地一聲撞到了牆壁上。

安然冷漠地看着那些人,“還有什麼事趕快說了,我沒有太多的時間。”

短髮女生被推到了地上,立刻泛出了淚,當然不是因爲摔疼了,而是因爲安然的捏而隱隱地生出了眼淚來。

其他的女生見她竟然這麼厲害,自然是不敢再多停留,紛紛轉身離開了。

“然然,你變得好厲害啊。”婁秋語有些崇拜地看着她。

安然搖搖頭,“之前去學過一陣子,現在我也沒有放棄。”之前可是報了兩年的培訓班,她實在是不想浪費那些錢了。

婁秋語立刻激動地看着她,“現在你的進步好大啊,她們肯定沒有時間來找茬了吧。”真是的,那些女生可真是夠閒的,不去好好地學習設計,就知道用這樣的動作來打擊她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說的好了。

不過,她想着,要是她們真的能夠按照她想的那樣做,這個世界上恐怕就沒有那麼多怨天尤人的人了。

“還好了,我們快做好吧,不然等下老師來了就不好了。”雖然她們現在學習的東西都不是很重要,但是還是得服從老師才行。

婁秋語點點頭,“嗯嗯,對了,我們明天去看看我哥哥找來的那些人吧。反正我哥找的人,我是很放心的了。”

安然沒有什麼意見,“好啊,正好我也想要看看,她們到底有什麼作用。”

婁秋語點頭,“那是當然,不過我不想太多地勞煩我哥哥,那些直銷的商場我都推拒了。然然,你不會說我笨吧。”雖然她們現在還沒有找到服裝賣出的地方,但是她不知道爲什麼就是覺得這件事她還是不願意自家哥哥參與了。

安然搖頭,“當然不會,本來要是你哥哥不給帶來那幾個人,我們肯定要好長的時間去尋找,到時候也是件麻煩的事情。”

婁秋語露出了一個笑容來,“那樣就好,我還真的怕你生氣呢。”

“沒事,我們明天就過去吧。”安然對這個倒是不介意。

第二天,安然跟着婁秋語來到了她們之前租用的工作地點。

安然這纔看到婁秋語她哥哥找來的人,不多,只有三個人。

一個瘦高瘦高的男人,名叫柳市原,約莫三十五歲左右,看上去老實誠懇,但是那帶着的眼睛卻有冒着精光,讓人覺得對方也許並不如看上去的那麼笨。

另外一個是個女人,約莫二十七八,漂亮的臉,加上那傲人的身材,而讓她看上去很有能力的地方,就是那一張臉了,你不管從什麼地方看到她,都會下意識地放下戒心。

這一點,安然是深有體會,當婁秋語去停車之後,她走進去,立刻被對方吸引住了,但是可悲的是,對方竟然僞造了一個身份,而她竟然傻乎乎地相信了,直到婁秋語回來之時,她才發現自己受騙了。

不過這不過是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女人名叫鳳雨珊,名字聽上去很乖巧,但是整個人卻透露着一種看不到的危險,而且也只有鳳雨珊真正地放下了僞裝之後纔會看到。

最後一個人是非常普通的一個婦人,約莫四十歲左右,看上絕對是非常地無害,而且有種非常實誠的感覺,這一點是安然和婁秋語都很喜歡的,女人被她們尊敬地喚作李姨。

安然見到了這三個人當然是非常地滿意,對於她來說,她缺少的人恐怕就是這些了,且不說其他人,就是李姨,就非常地有用處,因爲她的文化水平也是很高的,平時的話,還可以幫她們整理下一些東西,對於安然她們這麼忙來說,絕對是非常有用的。

在見到幾人之後,安然和婁秋語帶着幾人來到了簡陋的會議室,開始了個人工作室的第一次會議。

會議的內容當然是有關個人工作室的發展。

“我覺得我們的名 你所看的《羊妻逆襲:調教狼王當奶爸》的 第1111章 知道 已啓用防盜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內容接不上。後面隱藏部份請到百度搜:琦書屋 進去後再搜《羊妻逆襲:調教狼王當奶爸》 觀看 “好像很可行的樣子,那這件事情就交給雨珊姐負責了。一看 書

·1kanshu·”婁秋語順勢地說道。

鳳雨珊點點頭,“沒問題,我會讓你們大吃一驚的。”

“關於這個經費我已經粗略地計算出來了,如果我們花費一天的時間進行宣傳的話,支出應該保持在一千塊錢左右,還是那種非常盛大的宣傳,如果是稍稍差點的宣傳的話,我想不超過三百塊錢便能夠解決掉。”柳市原聽完她們的話,忽然插嘴道。

安然又是一驚這人是有多厲害,纔會有了這樣的本事,竟然在她們還在商討之中,就將這些數字計算了出來。

她別說是計算了,估計連基本價錢都不知道。

“那麼這些事情就靠我們了。”鳳雨珊看向柳市原,露出了非常自信的臉,看上去讓人非常地信服。

安然忽然就鬆了一口氣,“那樣實在是太好了,這樣子我們就不用擔心之後的事情了。不過,我們之前說過的,你們還沒有給答覆呢。”

鳳雨珊笑了笑,整張臉看上去非常地吸引人,“你們呀果然是沒有出社會的小丫頭,我們的意思還用我們重複麼?剛剛不是已經說好了?”要是她們不打算繼續做下去,還在這裏說這麼多做什麼,是覺得時間特別特別多是麼?

真是的啊。

安然這才反應過來,“那接下來的事情就拜託你們了。”

能夠這麼快地解決掉她們覺得最棘手的問題,這是非常好的不錯。

“那麼就預祝我們的‘新生’有一個非常好的未來吧!”幾個人佔了起來,互相擊掌!

一旦確定了工作的重心,接下來,安然和婁秋語便在學校辦理了實習的申請,暫時和學校的生活說了再見。

婁秋語此時也徹底地和自己的哥哥分離開了,原因麼,主要是她自己一旦工作起來,自然沒有太多固定的時間,爲了不讓自己的哥哥等着自己,她便說服了自己的哥哥。

說也奇怪,似乎從之前她打算真正地自己去創造之後,她哥哥竟然真的放開了手。

“然然,我們現在的任務是儘快地趕出來一些成品才行。”婁秋語看着那些設計圖,挑選了一些比較適合普通人穿着的衣服,開始設計起來。

安然點點頭,看着自己的那些設計圖,還是有些鬱悶的,只因爲她之前的設計重心都在t臺上,更多是一種服裝的展示,而對於普通人的衣服穿着,根本沒有太多的考慮。

這一點,婁秋語相對她來說,卻做得很好。

至少在五天之後,她才搞定三張設計圖,而婁秋語卻從自己之前的設計圖中加上之後的設計,已經組成了近十張設計了。

“然然,我們這裏的設計圖應該都可以拿出去弄成品了吧。”將一些需要注意的數據都記錄了下來之後,婁秋語將兩個人的設計圖都整理好了,交給了柳市原,做出了一些價格的報表。

這樣的數據能夠讓他們以非常適合的價格製作出成品。

“好的,這些東西我都會去處理。”柳市原接過設計圖,說道。

婁秋語點點頭,看着安然,“然然,你覺得我們這一次應該會很好吧。 壹看書 ·1k要a ns看hu·”

安然倒是很開心,“嗯,我們都會成功的。”

鳳雨珊則跟在柳市原的身邊,開始看着他演算那些數據,看着他,“這些數據都給我解釋解釋。”

柳市原看着她,想了想,也沒有說什麼,一項一項地解釋了起來。

安然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們的互動,碰了碰旁邊的秋語,“她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安然,我這麼做的原因麼,當然是便於那那些加工廠討價還價了啊。”鳳雨珊很明白地說道。

安然這才瞭解,對於那些數據,當然是要有着非常非常熟悉的瞭解,才能夠掌握話語權。

婁秋語很開心地看着她們,說道:“我已經能夠看到成功在向我們招手了。”

“恩啦。”安然握住了她的手,越加有動力起來。

一旦她們的宣傳開始啓動,接下來便是大規模地銷售,雖然她們的規模不夠大,但是,肯定能夠贏得一些人的支持!

柳市原算好之後,便交給了鳳雨珊。

鳳雨珊揮了揮手,衝着幾人示意,“等着我的好消息!”說完,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安然也禁不住露出了一個會心的笑容,如此具體的工作,真的讓她非常地激動。

“好了,趁着我們在等待時,可一定不能夠忘記繼續設計哦,不然,我們可就錯過雨珊姐的期待了。”婁秋語幹勁十足,握緊了畫筆,不斷地在腦子中描繪着那些東西,也許太過快,但是她卻也能夠從這些不停歇的東西里面得到很多的聯繫。

安然點點頭,埋下頭,繼續努力。

很快,那邊的工廠傳來了好消息,之前的那些設計圖都製成了成品。

大愛晚成:許你竹馬情深 柳市原將那些從運送的車子上面拿了過來,將所有的成品都搬到了工作室。

看着那些衣服,安然一時間百感交集,似乎真的難以相信,自己竟然真的會得到這些東西。

“怎樣,我不客氣地拿一件去試了。”鳳雨珊看着那些衣服,不禁拿出了一件,拆開。

安然點點頭,“可以,你隨便試,我們宣傳的那天可以自己穿上衣服去試試啊。”這也是一種效應,要是自己穿上很好看的話,自然也會有人去買。

加上她們的衣服此次也都是限量的,每一種類型,只有二十件,而且鳳雨珊還建議,當天只帶出去五件,基本上都是每個尺寸一件的樣子。

其他人也都明白這樣子處理的原因,物以稀爲貴,要是那些人都看到這些衣服都是限量的,應該會有更多的人上前來把那些衣服都搶回去。

當然,因爲是第一次,她們的價格基本上是所有的成本加上了其他三人的工資的一部分,出的價錢。

安然和婁秋語根本就沒有把自己的設計費算上。

不過作爲第一次,她的要求也不高。

預定宣傳的那天,鳳雨珊叫了幾個人,在一個廣場上搭了一個貨架,然後開始宣傳起來。

優美的音樂率先引起了衆人的注意,一回頭,發現竟然有幾個美女,男人們當然是圍了上來,伴隨着鳳雨珊的歌聲,更是讓圍觀的人多了起來。

鳳雨珊停下了歌聲,看着圍上來的幾十口人,喊道:“今天是我們新生第一次進駐本市,喜歡這些衣服的美女們都可以上前看看。”說完,還擺出了一個pose,露出最美的身段,當然,那一身漂亮的衣服也顯露了出來。

“你身上的衣服是你們這個品牌的?”一個女人看上了她身上的衣服,立刻問道。

鳳雨珊露出了一個微笑,並不太過刻意地去討好,而是用非常平易的語氣,“當然是了,我們這裏的衣服都是限量版,今天每一個尺寸都只有一套,要是有您喜歡的,一定要先下手才行。”

那個女人一定,立刻走進了旁邊的展示臺的地方,開始對那些衣服進行挑選了起來。

“你們這些衣服不會很貴吧。”女人這話一說,自然也不會是普通的人,從那些衣服的面料就猜出了一個大概。

婁秋語立刻搖搖頭,“我們這些衣服雖然是選用的最好的料子,但是因爲是第一次入駐這個城市,所以今天的價格特別便宜。”說着,將價碼漏了出來。

“這麼便宜?”看着上面標註的衣服,不過是五百多,女人立刻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安然微笑着說道:“是啊,這基本上都是成本價了,我們也不賺一點錢的。”

旁邊圍觀的人聽到女人的驚訝聲音,立刻問道:“怎麼便宜了?五百多呢,都抵得上我好幾天的工資了。”

“那是你們不識貨,知道這件衣服,要是換個牌子,值多少錢麼?至少是這個價。”說着,女人露出了六個手指。

“六百?”一個人問道。

“當然不是,是六千,你都不知道那些地方的東西有多貴。”女人看着旁邊那些人不相信的眼神,說道:“你們不信也就算了。這些衣服,都給我拿一個s號的。”說完,女人算了算價格,拿出了一張卡。

安然看着她迅速地拿出了卡,馬上開心起來,“您等一等,我們馬上給你包起來。”這是她賣出的第一件東西。

其他人都非常驚訝地看着她,不相信她竟然能夠那麼大手筆地將東西買走。

不過女人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帶着東西,在那些人驚訝的神情下,邁着高貴的步子離開。

鳳雨珊趁着空隙從臺上走了下來,看向那個女人,“這個女人非常地聰明。”

婁秋語不解地看着她,“怎麼?”

“你都不知道,曾經我也是做過這些事情的啊。”想當初她纔是真的將那些好產品拿走的人啊,現在卻把好東西都送給別人,實在是太難受了。

安然笑笑,沒有說話,有了第一筆的聲音,她的心裏更加地充滿了開心。

帝妃嫁到:皇叔,速接駕! 隨着時間的過去,也慢慢有了更多人上前來購買。

“這件衣服我要了。”

“這件衣服是我先看上的。”隨着人越來越多,竟然出現了爭搶的事件,倒是讓她們都沒有料到的。

這件衣服不是別的,當然是鳳雨珊身上穿着的那件,貼身的設計,能夠將人的身材完美的體現,再加上那貴氣的設計,不管是出席什麼場合,都會很適合。

這樣一件百搭的衣服,女人們怎麼可能放過。

安然看着這樣子,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處理了。

“你們也不用爭搶了,要是真正想要的話,可以明天來,未來三天我們都會在這裏舉辦宣傳活動。”鳳雨珊倒是得體地回答。

不過這些話卻讓人有了懷疑,一個女人滿是警惕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這些衣服根本不是限量版的?”

“當然不是,我們這些衣服確實是限量的,每套衣服不超過二十套,而且在這個城市裏,不超過十五套。”鳳雨珊繼續解釋了起來。

其他人這才稍稍滿意了。

姐妹奪愛 “這件衣服給我包起來,另外一件也要。”之前質疑的女人立刻爽快的拿出了卡。

安然原本有些緊張的眼神忽然就放鬆了下來,拿出了袋子,將衣服放了進去,“謝謝喜歡。”

作爲一個設計師,她當然是希望自己的設計能夠得到更多的人喜歡,現在能夠有這樣的一種效果,她開心得不得了。

修真高手都市縱橫 從心裏露出的笑容,讓婁秋語終於鬆了一口氣。

紀峻,你看,沒有你,我也一樣獲得很精彩。安然看着那些不斷詢問着的人羣,心裏說道,一種釋然的情緒在心裏蔓延開來。

事情如此地成功,讓安然和婁秋語都有種雲裏霧裏的感覺,還沒有到六點,她們的所有服裝都賣了出去。

看着特別開通裏面賬號漲起來的數字,兩人都有種很虛的感覺,似乎這種成功來的太輕鬆了一點。

此時柳市原已經把之前要訂下明天衣服的名單清理出來了,看向衆人,“我手裏的訂購名單一共是十五個人,也就是說,明天帶去的衣服,已經有三套被搶購一空了。”

這樣一個消息,所有人都激動了,光是這樣子,就已經離成功沒有多少差距了。

“也就是說,明天我們估計上午就能夠將所有的衣服都銷售出去!”婁秋語忍不住驚呼出聲。

安然也抑制不住的激動,“太好了,我們要是真的能夠這麼快搞定,那麼接下來,品牌打出來了,後面就能夠很快發展起來。”

不過,隨着那些事情發展,她能夠預計她們肯定會非常地累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