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噢,好。”穿着西裝的司機,渾身一抖,他道。

跟着車泡的楊暖暖,看到車子停下來,她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太好了,顧栩看到她了!

“不能讓她上車!”

路邊黑色的跑車裏,龍少決看着臉上帶着笑容,激動的像打了雞血一樣的楊暖暖。

他眉頭緊皺,憂心的道。

“你想幹什麼,她是我的助理!”

顧栩隨意的說。

“不想幹什麼啊,我都已經幾十年沒收過徒弟了。”

嚴錫說。

“原來如此,你餓了,還想收徒弟是嗎?”顧栩問。

“呵呵,是的啊。”嚴錫笑着回答。

“你可沒有那個能做她師傅的能力。”顧栩語重心長的道。

長相思 “有沒有能力,嘴上說的不算,得靠真才實學。”嚴錫說。 顧栩擡眼,他看了一下眼神貪婪的嚴錫。

“呵呵。”顧栩輕笑。

早在楊暖暖斤公司第一天,她就已經把楊暖暖摸透了。

所以,即使現在嚴錫暴露出寫吃了楊暖暖的意圖,顧栩也絲毫不爲她擔心。

因爲楊暖暖有能力,與嚴錫對抗!

龍少決看着楊暖暖離顧栩的商務車越來越近,他眉頭皺的越發深。

他轉頭看了一下車外的烈日,這樣的太陽真的很讓人討厭!

“楊暖暖,不許過去!”

坐在車裏的龍少決,對着車外的楊暖暖大聲呼喊。

龍少決只是白費力氣,若楊暖暖現在就在他們的車輛旁邊,那還有一絲能聽到他花的希望。

胭脂扣 但是現在他與楊暖暖相隔數十米,龍少決鞭長莫及啊!

“嘖,這就是你的小老婆?”

一個一身黑衣,相貌柔美的男人坐在龍少決身邊,他狹長勾人的漂亮眼睛往外一掃,他看着楊暖暖問。

“……”龍少決斜睨了金俊一眼。

什麼小老婆,楊暖暖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大老婆好嗎?

“你眼光不錯啊,這妹子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而且還是過處!”

金俊嫵媚多情的眼眸,從上到下一寸一寸的掃描着楊暖暖。

最後他得出以上的結論。

金俊從小就會撩妹子,十幾歲就知道睡妹子了。

從一個女人走路的姿勢來判斷她是否是處/女,對金俊來說就是小菜一碟。

且金俊目測的準確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

PS:十幾歲就知道睡妹子的金俊,是真的睡妹子,就是和她睡在一張牀上。

“她不能到那輛車裏。” 穿越之道士王妃 龍少決的眼眸一直密切的關注着楊暖暖,他說。

“我知道啊,那又怎麼樣?”

金俊輕鬆的斜靠在座位上,輕飄飄的問。

“我去把她帶過來。”

龍少決一着急,他的大手搭在車門上。

“你瘋了啊,現在是正午!”

在龍少決準備開車門的時候,金俊一把拉過他的手說。

“那又怎麼樣?”龍少決轉頭問金俊。

就算現在是正午,那又怎麼樣呢!

“你會被討厭的陽光一寸一寸的吞噬,最後化作一捧青灰,風一吹,就煙消雲散。”

金俊輕飄飄的說。

金俊說話的時候,眼角彎彎的,恰如天上的彎月,漂亮的像妖精一樣。

“化作灰也要去把她帶過來,她是我女人,我不能不管!”

龍少決鐵了心要下車。

“呦嗬,咱們的隆少爺是遇到真愛了。”

金俊坐直了身體,打趣的說。

“我現在沒有時間和你瞎扯。”龍少決看了滿臉不正經的金俊說。

“女人是一孕傻三年,男人是一真心傻一輩子!”金君道。

“……”龍少決不再理會金俊,他再次作勢要開車門。

“啪。”龍少決的手,又一次被金君打落。

“你最近真的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龍少決轉頭,眼神裏帶着不耐煩的殺氣,直勾勾的盯着金俊。

“別,別,別,您老人家別這麼看着我,寶寶害怕。”

金俊嘴巴一憋,看起來很委屈的說。

“你要是再得寸進尺,我不會對你客氣的,更不會手下留情。”

龍少決嚴詞威脅金俊。

“現在是正文時分,雖然那些人不懼怕陽光,但是這裏可是市中心,到處都是人,你覺得那個人會對你的小老婆做什麼?”

金俊收起自己的不正經,他認真的看着龍少決說。

不認真的男人並一定很醜,但認真的男人一定是帥得。

像金俊這種絕色美男一認真起來,他整個人都會發光。

“言之有理。”龍少決放棄了下車,她認同的點頭道。

“還有啊,那輛車裏並不是只有嚴錫那個老怪物一個人,你有啥好擔心的。”

金俊又說。

“……”龍少決沉默不語。

“還有啊,你看看那些熱情洋溢的粉絲,她們每個人身上迸發出的熱情折算成陽氣,足夠那個老怪物喝一壺了。”

金俊再說。

“還有啊,你的小老婆一看就和尋常人不同,她能是好欺負的,我表示質疑。”

金俊再次說。

“最重要的一點,你的小老婆是去參加你家的酒會,而且我們馬上也能進去了,你有啥還着急的。”

金俊還說。

“你有完沒完了?”龍少決不耐煩的問。

金俊就像只大號蒼蠅一樣,一直巴拉巴拉的在龍少決耳朵旁邊嘮叨。

龍少決無心理會金俊,他一直在關注着楊暖暖。

本以爲不理金俊,他說兩句也就完了,卻沒想到他的話竟然如此多。

“切,自己腦子轉不了彎,還不許別人聰明瞭。”

金俊不屑的撇嘴道,說完他便拿出自己的手機,繼續王者榮譽。

“顧大影帝你終於來了,我等了你好久。”

楊暖暖跑到商務車邊,她把後車門拉開一道縫說。

顧栩看着額頭上佈滿汗水的楊暖暖,因爲跑步,她臉頰微微發紅。

白皙的皮膚,映着微紅的臉頰,精緻的五官,這樣的楊暖暖看起來很誘人,很動人,很美麗!

“恩,快上車吧。”顧栩點頭說。

“啊!!!是顧栩的車,我之前親眼見到顧栩坐上這輛車!”

楊暖暖的腦袋後面又出現了震耳欲聾的粉絲尖叫聲。

楊暖暖沒有多想,她拉開車門就上了車。

她一上車,司機一腳油門踩下去,立馬開着車子揚長而去。

還沒有坐好的楊暖暖,因爲車子啓動,她重心一歪,楊暖暖就倒進了顧栩寬闊的懷抱裏。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楊暖暖才落進顧栩的懷裏,從顧栩身上傳來的迷人體香還沒完全佔據楊暖暖的鼻腔。

楊暖暖騰的一下彈了起來,她低垂着腦袋,止不住的向顧栩道歉。

“你爲什麼要道歉?”

顧栩不爽的看着楊暖暖問。

他總覺得楊暖暖對他太生分太見外了,但是一直獨身一人的顧栩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和人拉進距離……

話說回來,楊暖暖和顧栩本來也就不熟,楊暖暖只知道顧栩叫顧栩,其他的一無所知。

“我撞到你了,所以對不起你。”

楊暖暖有些懵的解釋道。 從楊暖暖上車的那一秒開始,坐在副駕駛位上的嚴錫,就一直默默的關注着楊暖暖。

“極品啊,極品啊,極品啊。”

嚴錫貪婪的舔了舔自己紅潤的嘴脣,他心裏想。

“不用道歉,你又沒把我撞碎。”顧栩說。

楊暖暖吃驚的看着顧栩,開什麼玩笑,顧栩他又不是豆腐做的,怎麼可能一撞就碎。

楊暖暖的腦海裏不由自主的再次出現許久之前的那場夢境,夢裏的顧栩臉上都肉一塊一塊的脫落……

楊暖暖看着顧栩乾淨帥氣的面孔,她越看越覺得顧栩的身體周圍是飄浮着一道說不明看不清的陰冷恐怖之氣。

“你爲什麼這樣看着我?”

顧栩表情突變,他苦澀的看着楊暖暖,不爽的問。

“恩?什麼,我怎麼看你了?”

回過神的楊暖暖反問顧栩。

“……”顧栩沉默不語。

楊暖暖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鬼一樣……

“哎喲,我盯着你看,還不是因爲你帥,顧大影帝您大人又大量,就不要和我這個小女子爭論輸贏了。”

楊暖暖看出他的不開心,她笑着隊顧栩道。

語氣表情盡是討好的意思。

“呵!”顧栩不陰不陽的冷笑一聲,他閉上雙目不再看楊暖暖。

楊暖暖看了看休閒的顧栩,她精靈古怪的對顧栩做了一連串的可愛怪表情。

楊暖暖天天就像伺候祖宗一樣,小心翼翼的供奉着顧栩。

她生怕自己哪一點做錯了,惹惱了這位爺,自己的小飯碗就不保了。

司機緩慢的將車開進昏暗的地下車庫裏,顧栩一靜下來,楊暖暖就看向了車窗外。

她一直沒有注意到前方有一雙虎視眈眈的眼睛,一直默默都注視着她……

周圍的環境一暗,嚴錫貪婪的舔了舔嘴巴,他放在身體兩側的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頭。

他視線一刻也未從楊暖暖身上移開,他修剪的整整齊齊的雙手,指甲正以飛快的速度增長着。

嚴錫的雙手長出了大約十釐米的指甲,他慢慢的鬆開自己的拳頭,指甲的顏色漸漸變深。

從淡青色變成了墨綠色,顏色還做改變……

嚴錫架在鼻樑上的墨鏡滑落,兩隻眼睛露在外面,血紅色的瞳孔讓人心驚。

車廂裏的溫度忽然降至冰點,楊暖暖渾身一抖,一股怪異的感覺從她的心裏翻涌出來。

爲什麼會覺得有人在看着我呢?

楊暖暖心裏疑惑。

正在閉目養神的顧栩,感受到嚴錫身上爆發出來的陰森屍氣,他忽然睜開眼睛。

嚴錫看到顧栩,他勾了勾嘴角。

顧栩冷冷的看着嚴錫,他不語,眼盡是威脅,顧栩看了嚴錫兩秒,他同樣勾脣輕笑。

“暖暖。”顧栩想着喊。

“啊,有事嗎?”楊暖暖聞聲轉頭問。

嚴錫在楊暖暖轉頭的一剎那恢復了正常的模樣。

“這是嚴錫,江湖中的高人。”顧栩介紹道。

“嚴哥,這是楊暖暖,我的助理。”顧栩介紹道。

“你好你好你好,我是楊暖暖。”

楊暖暖看到嚴錫,她熱情的打招呼。

活了這麼多年了,楊暖暖對什麼都沒興趣,就是對高人有興趣。

非常幸孕:首席的萌寵甜妻 “你好,小楊。”嚴錫柔和的笑着說。

“暖暖啊,我這位嚴哥可不是江湖騙子,他是有真材實料的高人噢。”顧栩說。

“是嗎,這麼厲害呢?”楊暖暖驚喜的問。

“呵呵,客氣了,我哪裏是什麼高人,只是會一點雕蟲小技而已。”嚴錫笑着說。

“會一點雕蟲小技也很厲害的。”楊暖暖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