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陳靈兒仰視着白小鳳,一臉憤怒,張口想要解釋的,白小鳳卻又笑道:“我皺眉的原因不是買不起,是覺得五瓶酒太少了,而且這麼個斗酒法,實在太低端了。”

“什麼?”

陳靈兒驚呆了。

宋楠楠和三個旁觀的妹紙也驚呆了。

秦昊他們五個也驚呆了。

緊跟着,他們所有人腦子裏都浮現出一個念頭,裝比,這傢伙實在太裝比了!

“這還低端?那你說怎麼喝?”秦昊強忍着怒火,你丫不是要裝比嗎?好啊,哥們今天陪你!

白小鳳想了想,道:“咱們混着喝吧,就是那種白酒洋酒葡萄酒一起混着喝,這樣口感也要好一點。”

聞言,秦昊他們五個臉色一變。

他們經常出入夜場,自然少不了喝酒,對於喝酒的事情也瞭解的很清楚。

這喝酒,一直喝一種酒反倒是能喝很多的,可一旦把幾種酒混在一起了,酒仙來了,也得認慫。

“好啊!你說要怎麼混酒?要多少?”秦昊皺着眉,不屑地看着白小鳳,彷彿是看一個傻子似的:“不過有言在先,出了事可不怪我們。”

五個喝一個,老子還怕喝不死你?

是你自己裝比找死的!

白小鳳摸着鼻子想了想,然後指了指剛纔出去叫酒的那個胖子,道:“這樣,你先出去叫一箱茅臺一箱紅酒進來,咱們先漱漱口。”

漱口?

秦昊他們五個同時目瞪口呆起來。

那胖子怒道:“哥們,這比裝大了吧?且不說是不是漱口,光是這一箱茅臺一箱紅酒加五瓶威士忌,這單,你買得起嗎?”

“買不起啊。”白小鳳依舊乾脆搖頭道:“但又不是我買單,不喝白不喝。” 蘇雯瀾喚住一個小宮女,對她說道:「給你們蘇管事說一聲,就說這段時間我會留在蘇家,讓她自己小心。」

小宮女認得蘇雯瀾。事實上,只要不是新來的,都認得蘇雯瀾蘇慕玉姐妹。

「是。」小宮女應道。「奴婢一定把話傳到。」

秦驍跟著蘇雯瀾來到綉織閣。

既然要離開一段時間,綉織閣的事情就必須有人打理。而皇上又沒有撤消她的職位,所以只有先交給汪綉娘。

安排好綉織閣的事情,就跟著秦驍出了宮。

秦驍沒有馬上帶她回府。而是帶她來到一個偏僻的府院。

「這裡是我平時想安靜的時候呆的地方。這裡的每個人都是信得對的。你要是有什麼事情需要人手,可以來這裡找管家,他會給你安排。時辰還早,要不留在這裡用膳吧?等用了膳,再休息一晚上,明天再送你回去。」

蘇雯瀾看著他:「既然時辰還早,為什麼要留在這裡用膳?不必了吧!」

「瀾兒……」秦驍捏著她的鼻子。「你真以為皇帝讓你出宮養病?你身子骨好著呢,哪裡有病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 情深至此 養病只是個借口。真正的原因是讓蘇雯瀾陪他一段時間。再段時間,他就要出京了。

皇帝打的好算盤,拿她做人情討好秦驍這個難纏的傢伙。

「既然知道皇上的意思,那就不要辜負他的好意。明天我送你回蘇家。今天晚上就住在這裡。」

蘇雯瀾沒有再拒絕他。

難道他還敢把她吃了不成?

既然不會,有什麼好怕的?

府院不是很大。

如果只是住幾口之家,這個府院非常適合。

其實她不是很喜歡太大的府院。像這樣的府院就非常符合她的喜好。

無論是裝飾,還是這裡的位置,佔地大小,以及這些園林的設計,幾乎都是根據她的喜好而定。

夜晚,秦驍將席面設在涼亭里,與蘇雯瀾在那裡把酒言歡。

蘇雯瀾與他喝了一杯又一杯。

剛開始兩人還說著現在的局勢。比如說皇帝是否是個明君,秦黎辰要是做了皇帝又會變成什麼樣子之類的。後來兩人越來越迷糊,乾脆就只喝酒,連話也說得不多了。

「喝……」

蘇雯瀾給秦驍倒上。

秦驍的酒量當然比蘇雯瀾強許多。

可是,那也應付不了蘇雯瀾的耍賴。

蘇雯瀾喝一杯,她非要秦驍喝兩杯。這樣喝下去,蘇雯瀾喝醉的時候,秦驍也差不多了。

「你出征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如果有什麼三長兩短的,我絕對不會為你守寡。你聽明白了嗎?」

如果是清醒中的蘇雯瀾,這種『關心』的話肯定說不出口。特別是這種關心的話里還帶著對他的撒嬌。

什麼叫『絕對不會為你守寡』,這是把自己當成他的妻子了。

「瀾兒,你絕對沒有機會嫁給別人。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我都纏定你了。」

秦驍抱住蘇雯瀾,將她的腦袋按在自己的胸膛前,撫摸著她的頭髮。 蘇雯瀾是被壓醒的。

胸前像是壓著沉甸甸的石頭似的,難受極了。這讓她怎麼睡得舒服?

她推開面前的『石頭』。

在碰到它的時候,發現這石頭居然長著毛髮,頓時低頭看過來。

「秦驍!」

蘇雯瀾見到了秦驍的腦袋,用力推開。

秦驍吃痛,睜開眼睛。

原本銳利的眸子在看見蘇雯瀾慍怒的眼神時,頓時變得溫馴下來。

「你喝醉了。」

「所以呢?」蘇雯瀾睨視他。「你就應該守在這裡嗎?」

「把你交給任何人都不放心,當然是我親自守著了。這麼緊張做什麼?難道還怕我對你不利?」秦驍失笑,彈了一下她的額頭。「既然醒了,我給你端一碗醒酒湯,免得明天你頭痛。」

「不用了。」蘇雯瀾掙著坐起來,將腳放下,準備下床。「我要回家。」

「這麼晚了……」秦驍蹙眉。「蘇家的人也不知道你已經出宮。沒有人知道你在這裡,自然不會有人說閑話。你給我躺著。」

「我可以在這裡休息。」蘇雯瀾不悅。「但是你要回房。」

「回房啊!」秦驍微笑。「好啊!」

蘇雯瀾見他答應得這樣爽快,鬆了口氣。

雖然以後多半是要嫁給他的,但是也不能這樣予求予取。

只是,他是不是太爽快了?

果然,下句話就暴露了他的心思。

「這裡就是我平時居住的正院。你躺的這張床也是我來的時候躺的。既然瀾兒讓我回房,這是邀請的意思?」

蘇雯瀾嗤了一聲:「你想多了。要是再胡鬧,我馬上走。」

「好啦!只是和你開個玩笑,要不要這麼狠心?」秦驍站起來。「我派個丫環給你送醒酒湯,記得喝了。」

蘇雯瀾看著秦驍離開。

沒過多久,一個清秀的小丫環送來醒酒湯。

蘇雯瀾喝了后,重新躺下來。然而這一躺,立即陷入了噩夢之中。

火焰……殺戮……滅族……

一個被刺穿胸口的男人倒在她的懷裡。

「雯兒……」

「下輩子……是我的。」

蘇雯瀾猛地驚醒。

汗水順著臉頰流淌下來。

男人的話清清楚楚地傳遞給了她。

他是誰?

為什麼這麼熟悉的感覺?

那些記憶是什麼?

「夢見什麼了?怎麼哭了?」擔憂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蘇雯瀾低頭,只見秦驍躺在她的身側。

「秦驍!!」

秦驍抓住她揮過來的手臂,無奈地說道:「下人說你做噩夢了,在裡面又叫又哭,我擔心你就來看看。」

「那你怎麼不叫醒我?」蘇雯瀾說道:「你就在旁邊看著我又喊又叫?」

「不是。」秦驍扶著她躺回來。「我喚過你,但是沒有喚醒。只有用我的方式讓你從噩夢中醒過來。」

「你的方式是……」蘇雯瀾的心裡有種不妙的預感。

秦驍摸了摸嘴唇。

蘇雯瀾臉色僵硬,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不知道是不是他暗示的意思給了她錯覺,她居然真的感覺到了他的溫度。

「出去。」

蘇雯瀾推他下床。

秦驍順從地摔到地下。

「瞧你嚇成這樣,想必一時半會兒也不想睡了。我陪你說說話吧!」他坐在地上看著她。 “槽!”胖子怒罵了一聲,扭頭對陳靈兒說:“陳大美女,不是我們不給你面子,是這鄉巴佬自己裝比找死的哈!”

秦昊他們四個臉色也陰沉了下來,白小鳳這口氣太大了,一個人喝五個人,這事還有懸念嗎?

他們出入夜場,裝比的見過不少,可還是第一次有人敢在他們面前這麼裝比的!

“哼!”秦昊冷哼了一聲,拍了拍胖子的肩膀:“缸子,既然白兄弟都這麼說了,那咱就也不要客氣了,你家可是辦酒廠的,要是喝不贏他,就是砸你家招牌了啊。”

“秦少放心吧。”胖子冷冷一笑。

他家是開酒廠的,釀造的酒在全國都很有名。

雖說他家的資產比不上秦昊宋楠楠陳靈兒他們三個,但是也絕對碾壓其他幾人了。

從小到大,他就跟着家裏人混跡酒廠學着品酒喝酒,如今已經練出了一身好酒量,平時聚會的時候,他都是一個喝秦昊他們四個的存在。

最後,還都是秦昊他們倒下。

偏偏,現在白小鳳還跑到他面前來裝比,這不是砸開了閻王爺的家門,自找死路嗎?

說完,胖子拿出手機撥了出去:“喂,20嗎?這裏有個酒精中毒的人,麻煩你們快趕過來,在皇家娛樂。”

“漂亮!”秦昊幾人同時對着胖子豎起大拇指,這裝比手段,厲害了啊!

掛掉電話後,胖子走到桌前,笑着說:“鄉巴佬,開始吧。”

“好啊,先一人整瓶茅臺漱漱口。”白小鳳笑着拿起兩瓶茅臺,遞給了胖子一瓶。

沒等旁邊的秦昊他們喊開始呢,他就打開了瓶蓋,仰頭咕咚咕咚喝了起來,同時擡起右手示意胖子喝。

這一幕直接把秦昊胖子他們幾個嚇愣住了,這傢伙到底是在喝水還是在喝酒啊?

喝白酒,有這麼牛吞水的嗎?

再說了,你特麼就算酒量好,也不至於這麼埋汰茅臺酒吧?

一千多的酒,直接往胃裏倒呢?

穿書後大家都成了我的檸檬精 胖子瞪圓了眼睛看着白小鳳,咕咚吞了一口口水,感覺有些口乾舌燥的。

我的008男友 他本以爲白小鳳這傢伙會先慢慢的喝,畢竟喝慢酒才能喝的更多,才能喝到最後。

可現在白小鳳的架勢,卻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

他縱橫酒場這麼多年,見過對瓶吹酒的人不少。

可一喝五還這麼虎比的,簡直就沒見過啊!

“胖子,你慫了?”一旁的秦昊見胖子沒動,低聲問道。

胖子回過神,嗤笑了一聲:“哼,這傢伙還在裝比,等下一瓶酒下去他就得認慫了,我會怕他?”

說着,他打開茅臺酒瓶也學着白小鳳的樣子,仰頭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好,漂亮!”秦昊登時鼓掌大笑了起來。

“胖子,牛比!”

“胖子加油,喝翻這小子!”

其餘三人也跟着歡呼起來。

沙發上,陳靈兒攥緊的拳頭擔心的看着白小鳳,她很想阻止,可白小鳳剛纔告誡過她,不知道爲什麼,她潛意識裏總是提不起勇氣站起來。

彷彿,白小鳳那一句話,對她是一種不可反駁的命令一般。

而宋楠楠和其餘三個女孩則坐在一旁,笑看着白小鳳,其中一個女孩嗤笑道:“這小子和胖子這麼喝,等下非出事不可。”

“怕什麼?”另一個女孩接話道:“胖子心也是夠好的,都提前幫這小子叫好救護車了,不會出事的。”

宋楠楠癟了癟嘴,呢喃道:“等下買單的時候,這癩蛤蟆就知道什麼叫差距了。”

很快,白小鳳就喝完了一整瓶茅臺,他把酒瓶倒着晃了兩下,示意喝完了。

然後,不給衆人半點反應時間,他又拿起桌上的一瓶威士忌,打開繼續仰頭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這一幕,讓秦昊他們全都呆愣住了。

目瞪口呆地看着白小鳳,這特麼牲口啊?

一瓶白酒下去,氣都不帶喘一下的嗎?

裝比也不帶這麼作死的啊!

等白小鳳把威士忌喝了一半的時候,胖子終於喝完了茅臺。

他放下酒瓶,本想擡頭嘲諷一番白小鳳的,可猛地看到白小鳳已經把威士忌喝掉一半了,登時一哆嗦,臉上的肥肉泛起了肉浪。

禽獸啊!

喪心病狂啊!

胖子確實酒量很好,可那是平時慢慢喝下去的,這種猛地一瓶白酒往肚子裏灌,饒是他,此時也感覺胃裏一陣火燒,直接順着食道燒到了喉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