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也有一些僅此於這五大超級世家的人護道者來了,他們或潛伏,或依附某一個家族,如今看着五大家族同出現,也只能搖搖頭不敢去爭搶,人只有一個,而獵人卻有五個,到底他身上的寶貝會落到哪一家都未可知,自己等人還是不摻和了爲妙。

上千人圍着一個大圈,全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五大家族的角逐,又要一次擺在明面上了,哪怕古家是冀州之王,但其他家族並不輸於對方,真的很難說。

“小子,你是不很好奇,到底是怎麼被發現的?不過說實話,你膽子倒是挺大的,竟然敢明目張膽的出現在司徒家的茶花會上,但不得不承認,如果不是黑龍寶鏡的碎片,就連我這活了幾十年的人,對你的這般易容術都沒有絲毫察覺。”炎武峯盯着蘇言,眼中閃過一抹貪婪,說實話,對於蘇言這種以假亂真的術法,他真的很想要。

“碎片?”蘇言皺着眉頭喃喃道。

“就這個!”說話之人卻是那司徒寒,只見他翻手間,一個不規則的棱形鏡片出現在掌心上空,緩緩旋轉,很快,鏡面上泛起漣漪,漸漸出現了蘇言的樣子,而蘇言也感應到系統倉庫中的黑龍寶鏡竟然受到了牽引一般,開始與之共鳴。

黑龍寶鏡竟然有碎片,難道之前碎過一次?這無生老人也太坑人了吧,爲什麼不早說,還有,在司徒家,他們感應到了自己,爲什麼自己卻沒絲毫髮覺?

“看樣子你也沒想到,當年無生老人去挑戰老皇主,皇主可是曾經擊碎過黑龍寶鏡,不過這鏡子有自愈能力,但這些碎片,卻被皇族保留了下來,而這次,爲了找你,我們每家族都分了一塊碎片,用作感應,原本以爲你早已死了,想要找這無主之物而已,但沒想到,昨天參加茶花會,鏡子竟然有反應,千算萬算,你能自投羅網,這點倒是絲毫沒想到。”

江家來人江紅衣也是一翻手,看着掌心的碎片掩嘴輕笑道。 看着五人穩操勝券的樣子,看着周圍那一個個對自己指指點點的人,蘇言不知道是否還有其他強者隱藏,然後準備漁翁得利。

蘇言還有急事要辦,他還要返回青州,進入遠古戰場找不老泉乳,不知道是否能找到,曾經的無生老人爲了找不老泉乳,殺入皇族,又歷盡上千年,那不老泉乳纔出現,讓自己給碰上,這次它成型遠遁,是否還在遠古戰場未可知。

就算找到了,光是這來回就是十幾天的時間,而且,這是司徒劍南給蘇言的保守估計一年,如果此次失敗了,海清,可是隻有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啊。

所以,時間對如今的蘇言來說,是珍惜萬分,司徒前輩層說過,他今天就要帶着海清離開,估計已經前往那個能暫時穩住海清生機的地方了,可自己卻在這裏被圍住,近乎沒有生機可言。

因爲黑龍寶鏡,讓的他進入遠古戰場,險象環生,如今又把海清害成這樣,就這樣交出去,蘇言怎能心甘,還有那噬心蠱,多次救自己的性命,蘇言已然將它當做小白小黑這樣的夥伴了,而且,它還能不斷提純自己的魂力,使得魂星指數跟生利息一樣,一直在無形增加。

還有,這次返回遠古戰場,不知道會遇到哪些危險,而大白就是自己的依靠,中毒等等之類的全靠它呢,如果自己現在交出去,這跟徹底放棄海清的性命有什麼區別。

蘇言從這些人眼中,看的都只有貪婪,他不覺得自己就算交出這兩樣東西,自己還能完好無損的進入青州地界。

十死無生!

蘇言心寒的厲害,光是出現的這些人,蘇言哪怕用幾十萬魂星將那位給召喚出來,以一敵五,他倒覺得沒什麼問題,但是,這黑壓壓的一片其他人,都在盯着自己,他已經沒有了多餘的魂星可以兌換其他的了,這下,真的是絕境了。

怎麼辦怎麼辦?

蘇言站在場中,內心一片焦慮,卻偏偏直播間發來無數彈幕從眼前飄過,讓他小心,更是煩躁,直接關了直播,難道,真的只有自己死了,這件事纔算翻篇嗎?

蘇言沉默不語,腦海中無數個辦法而過,但終究免不了一死,就算今天脫困了,逃走了,但是,他們只要想查,順着封玄奕和江雨霏這條線,就能查到青州去,青州也是皇族的管轄範圍,到時候,大笨有了危險,丹華峯那邊估計也是麻煩不斷,而且只要他們拿着這黑龍鏡碎片,也能慢慢找到自己,他想進入遠古戰場找不老泉乳,也是阻礙不斷。

只有他們自己放棄了,他才能暗度陳倉似的,在暗處去找那不老泉乳,看了看身上僅有的幾十萬魂星,蘇言唯有置之死地而後生了,成了,他還能活着,如果失敗了,他將永無超生。

如果沒有海清這檔子事,蘇言此刻絕對的認慫,好似還不如賴活着呢,咱可以先委曲求全,然後慢慢找生路,反正這是自己的拿手菜,可是,海清危在旦夕,他必須去承擔起這份責任來。

算了,賭一把吧,存活就看老天爺了。

“你們是想要它們嗎?”蘇言說着,直接取出黑龍寶鏡以及有些慵懶打着哈哈的大白,衆人一看,頓時譁然,尤其是五大家族的眼睛,都差點冒光了。

不說別的,就那能提純人體內元力雜質的噬心蠱,只要設置一個陣法,將噬心蠱放在裏面,一些有望突破的人進去,經過噬心蠱一提純,那再次晉升的潛力就不用說了,基礎在那放着,這些斑駁雜質,對噬心蠱而言,是美食般的存在。

要不然,你以爲皇族那邊爲什麼強者一直高於諸多家族嗎,就是因爲上一世的噬心蠱被他們充分利用起來,雖然經過這麼多年了,人家的強者底子在那放着,誰敢摸其虎鬚。

“原來這就是黑龍寶鏡啊,看着挺霸氣的。”

“傳聞那是無生老人用祖龍的逆鱗煉製的,也不知道真假。”

“這東西,當年可是連老皇主都困在了自己的心境了,你說厲害不。”

“落到這麼個小蝦米身上,算是明珠暗投了,也不知道他哪兒來的運氣,竟然能直接得到兩樣寶貝。”

“是呀是呀,你們可能不知道,當時上官家年輕一輩子的角逐我就在現場,說出來你可能不信,他用這黑龍寶鏡給自己做飯呢。”

“真的假的,太扯了吧。”

“這哪還有假,那麼多人都看見了,不光如此,他還將十大靈蟲,排行第五的噬心蠱,就是那隻,放在鏡子上,下面用火烤着準備吃呢,所以說,如此逆天的寶貝放在他手裏,根本可惜了。”

“你可能不知道,當初他在無生祕境裏,也只有靈元境七重天的修爲,你看看現在,才幾個月不見,人家都快到靈魄境了,這一定是那噬心蠱的緣故。”

…………

衆人竊竊私語不斷,蘇言卻又慢吞吞收了黑龍寶鏡和噬心蠱,他之所以當着如此多的人拿出來,就是爲了證明一件事,你們一直苦苦所追求的寶貝還在我身上,並沒有給其他人,他們既然從司徒家就發現了自己,未免不會懷疑,自己會將它們交給司徒劍南的可能。

換做平常,這驅虎吞狼,禍水東引蘇言還真可能幹,但是,現在他決不可能給司徒前輩招來麻煩,到時候,幾大家族找晦氣,他是去解決族中紛擾還是救海清?

而就在剛纔拿出黑龍寶鏡和噬心蠱時,有一道極爲陰惻的目光瞬間就鎖定住了他,而這道目光,不在場中任何一人。

你們可真擡舉我蘇言啊,以前連演講會都有些害羞的他,今天會成爲這麼多人眼中的主角,臨死前,也算是風光了一把。

“好,好,非常好。”拍手之人是上官家族的上官瓊,只要確定了東西在他身上,一切就好說了。

“諸位,我有一個提議,反正他跑不了了,而如果我們動手,未免會落下個以大欺小的名聲,爲了不失和氣,我們這次又是陪着各自家族優秀的晚輩來此,不如每一家出一人,誰最後抓住他,那麼,這次前往大周皇族,加入御龍衛的名額就是誰的,你們覺得呢?”上官瓊打着哈哈,看向在場的其他四大家族。

四人各自思考了一下,便點點頭,那就這麼辦。

見到幾人點頭同意後,上官瓊將目光看向人羣中的上官蘭,一招手。

上官蘭一愣。 “叔父,我,我不行。”上官蘭直接開口拒絕。

“你不行,那誰可行,此地咱們上官家就你一人而來,其他的都還遠着,而且你天賦使然,如今已是靈魄境五重天,上官家難道要丟臉不成?”上官瓊道。

“我……”

“上官家就由我的侄女上官蘭參一參這爭奪吧,”不等上官蘭再次拒絕,上官瓊看向其他四人報上了名號。

“既然上官姐姐都能參加,那我炎武芯又怎能落於其後。”炎武家族慢悠悠走出來了一個少女,看着對面的上官蘭,一臉的戰意。

“司徒家,司徒聖!” 奪取基因 一個器宇軒昂的少年摩拳擦掌走出來。

古家古影看了一眼古婧,什麼也沒說,而後向着古婧身後一少年點點頭,一個穿着一身黑衣的古明龍走出來。

而江家的,是一個在靈元境六重天的名叫江小春的白臉少年。

“非常不錯,看着他們的樣子,想必非常喜歡玩這個遊戲了,”古影笑着臉道,其餘衆人都點點頭,嘴裏傳音給此次參與爭奪的自家後輩安排着。

蘇言看着他們如此的樣子,根本沒把老子當回事,問過我意見沒?

蘇言還沒說什麼,那白臉少年江小春突然向着蘇言疾馳而來,其他三人見狀,也是撲了過來,上官蘭看着上官瓊,見着他不悅的臉色後,一咬銀牙,也是腳下一動,去爭奪了去。

“你妹呀,老子不是繡花球,至於嗎!”蘇言尖叫一聲,身後的雷靈翼迅速的閃動,在加上《葵花寶典》中的逃命手段,速度奇快,一下子躲開了伸手向着自己抓來的江小春。

那江小春撲了一個空,眼中似乎有些意外,沒想到蘇言的速度這般快,他素來以速度聞名年輕一輩,更不用說這個修爲比他弱很多的少年了,一定是那雙翅膀的緣故,那是何物,上面竟然有雷弧閃動。

但這時候可不是思考這些東西的時候了,身子猛地一傾斜,險而又險的躲過了古明龍的一擊。

“江兄,何必這麼快呢,小弟早就想和你較量一番,但是一直沒有機會,如今剛剛好,不過,今天可是爲了能有機會得到進入御龍衛的名額,堂堂正正的就算了,我說司徒兄,女孩子有女孩子的打法,不如咱們聯手,先讓江兄出局後,咱們再一分高下如何?”

古明龍看了一眼正攔住上官蘭,不知說着什麼的炎武芯,然後看向司徒聖建議道。

江小春的臉色頓時不對了,他承認原本想要靠着自己的速度第一時間取勝,但沒想到,他們說聯手就聯手。

司徒聖停了下來,看着兩人,然後向着古明龍點點頭,這也不失爲一個好辦法,況且,古家可是冀州的王牌家族,能和其聯手,哪怕最後失敗了,最起碼人家還欠着自己一個人情呢。

“江兄,對不起了,你既然講速度,那就看看,你和那邊那兩個女孩子相比,看誰的速度快,先被淘汰出局,”司徒聖說完,向着古明龍一點頭,便直接與江小春戰在了一起,而上官蘭和炎武芯兩個女子也是在此時戰鬥在了一起。

逃離至上空的蘇言看着人家這麼快就互相撕咬起來,原本想要趁機溜走的,但身上卻是被數十道強橫的神識鎖着,根本沒有絲毫逃走的可能。

看着下方戰成一團的五人,蘇言內心在欣喜時,不停的看地面,他需要一個機會。

蘇言在不停尋找一個機會,而下方的戰鬥也是越加激烈起來,周圍越來越多的人趕了過來,看着五大超級世家此次來參加茶花會的年輕一輩的角逐,評頭論足。

就在這時,因爲司徒聖的牽扯,古明龍腳下一轉,速度飛快的落在了江小春身後,一拳轟出,雄渾的元力傳來陣陣呼嘯聲,隱隱間彷彿是化爲了巨虎虛影,虎煞氣逼人。

江小春被兩名同階給逼得已經氣息紊亂了許多,如今見此,慌忙轉身與之對掌起來,沉悶的聲音響起,兩者元力碰撞,一股肉眼可見的衝擊波炸裂開來,沒有絲毫懸念,江小春的身體瞬間倒飛了出去,猶如滾地葫蘆一般,轟轟的撞擊在地面上,帶起漫天的煙塵。

江紅衣嘆了一口氣,飛身下去,從儲物袋內取出丹藥給自家後背喂進去,太急功近利了,否則,也不會被人聯手打壓,此次,就當吸取點教訓吧。

而上面一方,上官蘭看了一眼蘇言,給炎武芯賣了一個破綻,然後被打了一掌,連連後退,嘴角溢出一絲血跡。

“你耍……”

“許久未見,炎武妹妹的戰鬥技巧越發的精煉了,倒是姐姐一直待在家中不曾有絲毫機會,像妹妹那樣四處遠遊,這次輸的心服口服。”上官蘭不等炎武芯氣憤的話說完,便趕緊道,然後捂着胸口走出戰場,古婧連忙一臉擔憂的上來攙扶。

上官瓊哼了一聲,不滿的看向自家侄女。

炎武芯一臉的氣惱,分明雙方都沒施出彼此間真正的戰鬥力,她怎麼能輕易就敗了?

而在另一邊,短暫的盟友後,古明龍和司徒聖此刻又戰在了一起,一頭紅髮,沒有打爽的炎武芯二話不說,直接衝了下去,三者膠着在一團。

“打吧打吧,狗咬狗一嘴毛,”蘇言此刻沒有絲毫的驚恐,反倒揮舞着一對偌大的雷靈翼打着哈欠輕聲道。

但好巧不巧,底下三人一個個氣喘吁吁的分開來,全都聽到了這句話,擡起頭來,面色不善的看向蘇言。

蘇言一把捂住嘴巴:“那個,我什麼也沒說,你們繼續。”

“敢罵我,老子先把你這隻鳥打下來再說。”司徒聖怒吼一聲,直接放棄兩人,腳下往虛空一踩,體內的元力猛然運轉,只見得右胳膊上突然有水霧形成,轉眼間就彷彿燒開的水一般沸騰起來,一道極端狂暴的波動,散發出來,然後化爲無數水劍,直接向着蘇言暴刺而來。

蘇言大驚,連忙躲閃,但是實在是那水劍太多,其中一個一下子打在了蘇言胸膛上,讓的他臉一白,直接向下方倒了去。

“你爺爺的,劍(賤)人吧。”蘇言彷彿折翼的老鷹一般倒飛下去,嘴裏還指着司徒聖罵道。

司徒聖眼睛頓時一紅,腳下速度瞬間挪移到蘇言上空,一腳給踩了下去。

轟!

蘇言直接撞擊在了地面,塵土四濺…… 隨着蘇言直接被司徒聖一腳踩在了地面,衆人一個個搖頭,已經是甕中捉鱉,偏偏要學着嘴賤,能有什麼辦法,就連空中的古明龍和炎武芯也是搖搖頭。

塵土還未散開,下一刻蘇言的身形猛地一動,手中攥着一張傳送符,這還是當初在千符峯時,其峯主所煉製並贈與蘇言的。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蘇言笑話,但沒想到,人家在這一刻竟然開啓了傳送模式,而且這個傳送符的速度之快,讓的很多人沒反應的時間。

“不好,快阻止他!”上官瓊焦急喊道,事實上,其餘四人已經飛快向着蘇言而去。

嗡!

可是下一刻,蘇言的身形幾乎九成九都模糊了,他的眼前卻是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彷彿能隔斷空間一般,一把伸進虛空,掐着蘇言的喉嚨,一下子就給跩出來。

蘇言眼中充滿了不可置信,呼吸艱難的看着眼前的人,遠處的墨清玄一拍額頭,被蠍老抓住,你也是命背,根本沒有逃走的可能。

五大家族的人趕來,看着眼前的背影,眼中閃過一抹不甘,但也是沒辦法,他們也知道這蠍老在此地,但讓人家動手抓住了這蘇言,自家允諾的御龍衛的名額算是沒了,而且,當着這麼多人得面,竟然差點讓着小子給跑了。

這小子身上的祕密可真多,無論是黑龍寶鏡、噬心蠱,以及之前所見到的那個似傀儡一般的人影,還有這羽翼,鬼神莫測的傳送符,誰都知道,只要抓住他,這些東西說不定自己也能分一杯羹,可現在……

蠍老掐着蘇言的脖子,指甲上冒出一縷縷黑色的氣體,蘇言頓時感覺腦海一片空白,而後眼前一黑,便是無力的耷拉了下來,起身後的雷靈翼也在此刻緩緩散去。

蠍老緩緩轉過身來,看着五大家族的人,伸出另一隻手,五人嘆息一下,便將手中的黑龍寶鏡碎片全都交了上去。

這寶鏡碎片,本來就是眼前這神祕莫測的蠍老所暫時借予的,爲的就是找到蘇言,或者說,感引到完整的黑龍寶鏡位置。

“諸位,這黑龍寶鏡千年前讓的老皇主負傷,所以便給後代下了命令,無論如何也要找到,以報昔日顏面,而這噬心蠱,本就是皇朝之物,只不過這一世的轉世有些偏遠,所以,這兩樣東西,無論熱後也要帶回皇族那邊的。”

蠍老語氣猶如公鴨一般陰惻惻道,衆人全都不語,但也明白,誰敢和皇族搶東西,不想活了,況且,眼前這個人,誰又能打得過,除非五大家族所隱藏的太上長老,或許有一戰的可能。

和皇族翻臉,四大州都是大周統管着,五大家族也是其中一州的某一個家族而已,蠍老語氣說是解釋,不如說這是通知,讓衆人絕了其他心思,看着手掌裏的蘇言,蠍老暗舒一口氣,這件事,總算是了了。

而後便將目光看向五大家族的人:“放心,這件事五大家族也是出了力的,我會稟告皇族,給五大家族每一個御龍衛的名額,至於誰去,到時候等聖旨下來,你們自行決定吧。”

五人聽完,頓時雙眼放光,齊齊向着繡衣使者蠍老行禮:“那就勞煩大人了。”

蠍老一點頭,然後神識直接進入蘇言的百寶囊,可是,裏面除了一小堆元石,其餘什麼都沒有,臉色不由一變,然後在他全身都搜了一遍,仍然什麼都沒有。

怎麼可能,從始至終,當蘇言將黑龍寶鏡和噬心蠱拿出來時,他就隱藏在虛空全程關注,本打算貓戲老鼠的,也想看看五大家族年輕一輩是怎樣的,也好皇主彙報,一直見到他突然耍小聰明,準備強行挪移傳送離去,纔不得已出手,但是,黑龍寶鏡和噬心蠱去哪了?

蠍老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一翻手,之前的黑龍鏡碎片全都出來,但感應中,確實還在蘇言身上,可是,爲什麼找不到。

他神念全部侵入蘇言的體內,剛遊走一圈,不由一驚。

鬼差!

眼前這個小小的少年,竟然是一鬼差,他體內的陰陽之氣極爲明顯,在大周,他也見過很多鬼差,就連陰司那邊的幾位殿主也是有幸見過,但沒想到,讓冀州紛紛揚揚的核心之人,竟然是一小小鬼差。

可是,黑龍寶鏡和噬心蠱他到底藏在哪裏了?

“怎麼了大人?”古影看見這位蠍老突然沉默下來,不由疑惑道。

“沒事,古影,古家既是冀州的王,那就請準備前往大周的域級傳送陣吧,估計得兩天,這兩天,我就住在古王府了,”蠍老道。

古影大喜,連連點頭:“大人放心,我這就通知家兄安排此事。”

其餘幾大家族,一個個眼熱的看着人家離去,說不定那蘇言身上套出來的寶貝還能獎賞他們呢。

冀州鬧了多半年的追捕找尋,終於算是在今天落下了帷幕,衆人全都搖頭慢慢離開,總覺得意猶未盡,但好在的一點是,冀州,算是太平了,迴歸了正常的日子了,要不然一出去就有人對着你指指點點,說你像誰像誰,然後很快就有人趕來比對,煩死了。

封玄奕和江雨霏終於趕了過來,看着此地的戰場,一問別人,那蘇言被抓走了,根本無路可逃,有很大的可能會被帶回大周那邊,又或者人家爲了省事,直接帶回黑龍寶鏡和噬心蠱便是,至於人,嘖嘖……

封玄奕看着地面的人形坑以及一些血跡,眼睛發紅,江雨霏更是咬着嘴脣,不讓自己哭出聲來,是她,害了蘇言,這是他第二次害了蘇言。

江紅衣見着兩人趕來,走了上去:“雨菲,別怪我,我都是爲你們好,其他家族之所以晚一天動手,就是爲了顧及江家和青州封家的顏面,也好讓所有人知道,你們是被他矇騙了的,並沒有包庇……”

“玄奕哥,我們什麼時候完婚,我不想待在這裏了,我們回青州吧。”江雨霏突然看向封玄奕道。

封玄奕什麼也沒說,卻是重重一點頭。

衆人一個個散去,這件事算是徹底完結了,但是誰都沒注意到,在蘇言之前被司徒聖一腳踩在地面的塵土裏,有一枚黑色的種子,散發着淡淡的幽芒,慢慢鑽入地下…… 陰暗的地牢裏,此刻牆上的火把獵獵作響,偶遇一兩隻油光的老鼠順着牢房內的枯草爬去,陰溼而安靜,而在牢房外面,此刻至少有二十位實力達到道宮境的護衛密切守護着身後之間牢籠。

此間牢籠也不同於尋常,上面不斷閃過一個個複雜繁奧的金色符文,如果有陣法大師在此,一定認得,這些符文,是專門針對陰鬼的,往深裏說,就是克鬼差的。

牢籠外面,是兩步一個崗哨的道宮境,堪比鬼使層次的強者至少二十位,至於隱藏暗處的,更不用說了,而地牢之上,便是冀州整個古家的主族了。

如此嚴密的佈置,可想所關之人的重要性了。

蘇言一個人被關在牢房,呆呆的看着外面一動不動的守衛,那麼多鬼使層次的人,只爲了監督他,可真看得起他。

他是在一個時辰前醒來的,再查探了一下黑龍寶鏡和噬心蠱全都在時,就知道,那突然出現的恐怖人,並沒有從自己身上搜尋出它們。

這可是系統的倉庫,當初就連無生雖能察覺到自己體內有這麼一個古怪的地方,都取不出來裏面的東西,更不用說這些人了,想都別想,這也是蘇言的依仗。

現在好了,自己被抓了,所有的人恐怕都以爲,這兩樣寶貝被皇族那邊的人拿走了吧,也不會再整天搜查自己了。

而他之所以還活着,恐怕就是他們還沒真正拿到它們,那麼接下來,只要能逃出生天,冀州這塊,就再也沒人能找到他,也不會壞他事了。

“參見九皇子!”就在這時,外面的衆多道宮境的守衛全都單膝跪地恭敬道。

“九皇子?”蘇言一愣,直至看見拐角處慢慢走出來了一位一身錦袍,面容清秀,步伐中散發着王霸之氣的少年。

“很眼熟!”蘇言道,不過,很快就想起了某個人。

這還真是扮豬吃老虎,這個被自己抱了兩抱,自稱小玄子的人,竟然是一位皇族,古婧是冀州古河的女兒,爲郡主,而這九皇子,想來都是大周那邊的,他曾經聽說江雨霏說過,冀州這邊除了五大家族以及數不勝數的門派在找他外,皇族那邊也派人來了,但沒想到,主事之人會是他。

此刻的墨清玄揹着手,擡着下巴一點頭,然後隔着牢籠看着籠內的蘇言,乾咳一聲:“小黑子?”

看着他試探的樣子,蘇言不知道這位九皇子又要玩什麼花樣,哼了一聲。

“別這樣啊兄弟,我一直到你昨天戰場露出原形,我才知道你就是蘇言,但不得不說,你可真厲害,幻化他人的樣子根本分不出來,如果不是黑龍寶鏡的碎片,誰能知道你就是這麼多人苦苦追尋的移動寶藏。”墨清玄看了看牢籠上的禁制符文,還是決定放棄觸碰的打算,很疼的。

“我也沒想到,跑來和我打招呼的,竟然會是一位皇子,真是受寵若驚。”蘇言語氣淡淡道。

“哈哈,咱們兩個也算是不打不相識,雖然沒打,只是抱了抱。”墨清玄打着哈哈道:“不過我很好奇,你將黑龍寶鏡和噬心蠱蟲到底藏哪裏了,老蠍子竟然沒找到?”

“老蠍子?”

“就是昨日抓住你的那老頭,蘇兄,咱倆年歲我看也差不多,小弟給您一句忠告,你還是把那兩樣東西交給蠍老吧,他現在對你可是充滿了好奇,我的意思是說,他逼供人的手段,很可怕的,再者,你這根本跑不了。”墨清玄看了看四周的守衛之人勸誡道。

蘇言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那個什麼老蠍子不是看起來挺厲害的嗎,從我這隻小雜魚身上找東西,還能有找不到的道理?”

“怪就怪在,還真的找不到,蘇兄,奇人呀。”墨清玄由衷的讚歎道,當那老蠍子對着他說,明明感知那東西就在蘇言身上,可愣是一點頭緒都找不到,彷彿隔了一層薄膜一般,讓的他也無可奈何時,他就想笑,最後實在耐不住好奇偷偷溜下來的。

蘇言在檢查了一下身體的狀況以及感知了,那枚從系統花費了全身上下將近四十萬魂星,所兌換的往生種已經開始發芽了後,眼睛一眯,這倒是個好機會,當着這位九皇子的面做戲,想必就沒人會懷疑他了,而外界所有的人都已知道,他已經被皇族所抓去了。

蘇言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你說的是它們吧。”

蘇言一翻身,便是將黑龍寶鏡和噬心蠱召喚了出來,果然,墨清玄眼睛頓時一亮,還在他身上,可是,他是怎麼藏的?

而此刻他脖子上的玉佩也是散發着光芒,直接從衣領內漂浮出來,而正懶洋洋的大白速度之快,連着蘇言都沒看清楚,頃刻間就飛出了牢籠,而墨清玄也感覺脖子一鬆,再低頭一看,那枚鑲嵌着上一世噬心蠱蟲九分之一截的屍骨玉佩已經不見了。

一擡頭,此刻蘇言掌心的黑龍寶鏡鏡面上,那隻胖嘟嘟的幼蟲噬心蠱正抱着玉佩,一臉的迷醉。

蘇言也愣了,這傢伙難道想像母雞產蛋似的,產下來然後再吃掉蛋殼?這可是你自己的肉身,你也下得去嘴。

無生老人曾說過,天下十大靈蟲都只有一隻,除非一隻死,才能誕生另一隻,更不用說排在第五的噬心蠱了。

啪啪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