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然而——

靠!

那股鑽心的疼痛,毫無預兆的,再次襲卷而來。

夜冰依:老子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身體頓時蔫了下來,軟綿綿的。

「……」

「依依!」一道驚喜,憤怒,狂暴,震耳欲聾的聲音,猶如平地驚雷,狠狠地擲下! 攝政王他叫我小祖宗 矮人族的老者撐着木杖:“我建議先放他走!要叫別人知道,我們現在是華夏人,把他殺了,或是留下,將來沒人敢闖我們的家怎麼辦?”

老者白色的鬚髮在風裏翻飛:“我們拯救之城第一個谷規是,擅闖者,死!那誰,你去告訴想要來此抓我們的人,我們等着他們!”

原本準備伸手把瘦高男人抓住的異能者,全都安靜了下來,老人的話沒有錯,要是這個人死了,他們將來就要一遍遍的給別人解釋,叫第一個擅闖的人作爲傳話筒,比殺了他的用處要大。

仇恨的盯着瘦高男人的異能者默默的站在了一邊。

瘦高男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冷笑一聲:“就知道你們不敢,哼,暫時給你們考慮……”

“考慮尼瑪!”卡洛斯茶壺大的拳頭一拳砸在了瘦高男人的臉上:“我們是說放你離開,但是沒說不能揍你,小子,我現在看見你就是極度的不爽,你自己找揍,不是我的脾氣不好!”說着,卡洛斯一下下的揮動拳頭,把一個瘦高的男人揍的肥了一大圈!

把瘦高男人揍得鬼哭狼嚎,卡洛斯才住了手。

那些死在實驗室裏的同伴,現在變成了沒有意識的殭屍,他每每想起都覺得是心痛,在聽這個瘦高男人說犧牲他們這一小羣,方便一大羣的時候,他憤怒的恨不得將對方直接殺死!

瘦高男人跑出足夠遠的距離才色厲內荏的指着山谷內:“你們等着瞧!”

聽見他的話。幾乎是所有的異能者都朝着瘦高男人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曼徹斯特揚聲對瘦高的男人說道:“記住,擅闖者,死!”

“死!”

“死!”

幾乎所有的異能者異口同聲!

一個死字被他們說出了無比的威勢!

看見沒有一個人流露出要棄惡向善的想法,瘦高男人指着衆人:“你們,你們等着瞧!”

卡洛斯逼近男人:“我們等着!”

瘦高男人轉身就跑,他一個人就算是有槍也無法對付這麼多的異能者。他這次來華夏的目的就是將這些叛逃的異能者帶回去,現在看來,他的這個任務是完不成了。

他接受的另一個任務是,活的帶不回去,帶回去屍體也是可以的!

因此他敢對着異能者毫無忌憚的拔槍!

殊不知就是他的拔槍動作,令這些異能者知曉了所謂祖國的意思,身爲智者的老人撫着鬍子意味深長的說道:“他們想要我們的屍體,我們的屍體就是留給華夏做研究,也不給這些所謂的nd。”

“就是,就是!”

就是屍體也不給那些人!

異能者的屍體同樣具有研究的價值,華夏人之所以不需要活體解剖,是因爲他們深知異能者的身體其實也是普通人,屍體不如活的有用!

因此華夏沒有殘忍的人體試驗!

人體能發出各種各樣能力,在華夏的修真者身上就能見到!

葉南疆對陳志凡所說的華夏異能者,其實就是修真者!

重生之大叔我不愛你了 華夏自古就有各種功法能叫普通人像是西方異能者一樣具有不同的能力,研究修真者和所謂的西方異能者,還不如找一個功法自己修煉!

對於華夏的神奇,西方國家難以想象,這可能也是他們膽敢抓華夏修真者的原因。

陳志凡到山谷的時候就聽見他們羣情激揚的說把屍體給華夏,他出聲道:“華夏不需要你們的屍體,都給我好好的活着,一切向前看,只要你們足夠團結,我相信拯救之城肯定是固若金湯!那些想打你們主意的人,必定主意落空,在閒暇之餘,將你們的實力盡量提升起來,等你們修爲足夠高了,還有誰敢打你們的主意?!”

所有的異能者都是認同的點頭,矮人老者對陳志凡說道:“城主大人,您是不是覺得我放走那個人錯了?”

陳志凡搖頭:“放走是對的,需要有人將你們的態度帶回去!繼續建設工作吧,我自己轉轉,不用管我!”

他現在是這裏的城主,這地盤就是他的,他的話一出口,所有的人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陳志凡慢慢的走到山谷之外,開始佈置符陣,他試驗了很久終於叫他研究出了一個立體符陣的方式,佈下這個符陣之後,山谷纔是真正的固若金湯!

陳志凡用了三天才將這個陣法佈置完全!

固若金湯的異能者之谷的雛形初現了!

沒有順利離開本國的異能者,都將去那美麗神祕的東方當成了夢想,那裏沒有出賣,沒有來自祖國的傷害!

不過這些事情,陳志凡並不知道,佈置完他的立體符陣之後,他總覺得還有些缺憾,狼人曼徹斯特說道:“陳,山谷之外要是有個市場就好了,這樣我們不用出谷都能買東西!”

聞言,陳志凡恍然,隨即笑道:“會有的,你們先搞建設,按着你們喜歡的自己搞,我放東西的地方不要碰到就行!”

陳志凡本身並沒有想到這個山谷來居住,這些異能者,給他建造了一座屬於陳志凡的城主府!

狼人曼徹斯特看似粗心,其實粗中有細,他說的事情,陳志凡之前還沒有考慮過,他之前總覺得缺少點什麼,原來是缺少基礎建設。

陳志凡出聲道:“現在要是有人擅闖山谷的話,就會有警示,我佈置的地方也不是那麼容易擅闖的,就算是如此,你們也不要掉以輕心,安全是你們的,我想你們明白我的意思!”、

“是,城主!”狼人曼徹斯特大聲的說道:“我們都明白!”

陳志凡離開山谷,他打算是葉詩瑜的宿舍找葉老爺子。

醫國高手 “老爺子!”陳志凡站在葉南疆的面前:“山谷是撥給他們了,好缺少一些基礎建設,山谷及山谷周圍的土地,我想作爲我私人購買下來!您同意嗎?”

葉南疆目光威嚴,淡淡的哦了一聲:“理由!”

葉詩瑜不滿的嘟起嘴:“爺爺,志凡哥不是你的下屬,你不要板着臉!那塊地那麼偏僻,也不值錢,又沒人開發,你放着幹嘛?” 「啊——」

姬雪慘叫一聲,還沒來得及發現發生了什麼事,身體便瞬間被狠狠地掀飛了出去!

狼狽的趴在地上,看向將夜冰依攬入懷中的黃衣女子,惡狠狠道,「你……是什麼人?!」

然而,當接觸到那雙瀲灧的紫眸之時,姬雪眼眸倏然瞪大!「胤……胤?!」

眼中飛快的閃過一抹欣喜,姬雪不可置信,「胤!真的是你?」下一刻,她的身體,便要朝著他撲過來。

然而,她才剛從地上爬起來,一隻冰涼的大手,便已經狠狠的掐上她的脖子。

瀲灧的紫眸中,翻滾著暗涌和無盡的殺意!帝玄胤一隻手狠狠掐著姬雪的脖子,讓她不能夠說出一句話來。

冰冷的紅唇綻放出彼岸花般妖嬈的色彩,冰寒徹骨,猶如萬年玄鐵,冷得可以掉出冰渣子的聲音,自妖艷的紅唇中,緩緩溢出,「你找死!」

衣袂飛揚,面色冷峻,另一隻手托住陷入昏迷當中的夜冰依,大手猛然翻轉,來到姬雪的頭頂之上,微微用力。

「啊——」

姬雪瞬間凄厲的慘叫出聲,美眸充滿了恐懼,絕美的小臉一瞬間變得慘白無色,紅唇抖動著……

眼眸痴迷的望著眼前心心念念的男子,望著眼前俊美如斯的男子!

沒想到,他居然如此絕情!絕望的淚水從臉龐劃過,直到這一刻,姬雪才真正的醒悟過來……原來,她在他的眼中,根本連一絲塵埃,都算不上!

連夜冰依的一根腳趾頭,都比不上!

這個男人!根本就沒有心!

姬雪驚恐的瞪大美眸,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力飛快的消失,意識到男人在做什麼,她恐懼,瘋狂的搖了搖頭,「不要!噗……」

一縷幽煙從姬雪的頭頂和身體四處飛快的冒出來,不多時,她就變成了一個廢人,身上再沒有一絲靈力。

帝玄胤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瀲灧的紫眸深邃無垠,猶如大海,大手微微用力。

任何對她不利之人,都不能留。

很快便捏爆姬雪的頭——

正在這時,「咳咳……」

懷中的女子輕咳一聲。

「依依?」帝玄胤的注意力瞬間轉移到了夜冰依身上。

「刷!」一道白色的光芒閃過,姬雪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

夜冰依靠在帝玄胤的懷裡,身體的疼痛來的快去的也快,察覺到熟悉的氣息……

睜開眼睛,抬眸,便對上了一雙瀲灧妖魅的紫眸。

紫眸中,含滿了欣喜,擔憂,心疼,和許多複雜的情愫。

看到他,夜冰依的心,彷彿瞬間安然了下來,找到歸宿一般的感覺。

一聲『帝玄胤』張嘴便要脫口而出——

隨即又急忙打住,扯了扯紅唇,「采兒……」

帝玄胤身體微僵,抱著她坐下,擔憂的問道,「依依! 頂級閃婚:帝少的心尖寵 你有沒有哪裡受傷。」

不等夜冰依回答,他便已經開始在她的身上摸索,檢查著她的身體。

確定她完好無損,甚至連一點點擦傷都沒有,帝玄胤眼中閃過一抹詫異,然後狠狠地鬆了口氣。

夜冰依倏然想起了什麼,仰起雪白巴掌大的小臉看向他,「那女人呢?」

「……」 「……」

「跑了。」

帝玄胤淡淡的道,不想再多聊這個話題,然後拉著她的手,「依依,我們走。」

「別碰我!」夜冰依突然憤怒的大吼一聲,用力甩開他的手。

紅著眼睛,氣呼呼的瞪著他。

「依依?」帝玄胤皺了皺眉,看著眼前莫名其妙,突然發火的小女人,有些不解。

「滾!不用你管。」

夜冰依紅著眼睛,站起身就走。

呵呵!

走了?在他的手底下,姬雪能跑得掉?

看來,那個賤人之前說的是真的了!

他們之間,果然存在著不正當的關係!

「主人等等我!」火火眨了眨眼,不明所以,一溜煙的跟了上去,跳到了夜冰依的肩膀上。

帝玄胤:「……」

身形一閃,很快便擋在她的身前,「依依,你,怎麼了?」

「……」

夜冰依倏然停下腳步。抬眼看向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中含著嘲諷,上上下下打量著他。

她的這種眼神,看得帝玄胤很不自在,彷彿被她看穿了一樣……

帝玄胤心中一驚。

夜冰依突然冷冷的勾了勾唇,語氣陰森,嘲諷道,「帝尊大人,男扮女裝,很好玩?」

「……!」

「裝,你接著裝,最好,永遠都別換回來了!」

冷冷的丟下一句話,抬步離開。

帝玄胤愣在原地,整個人猶如晴天霹靂。

原來依依早就知道了?

頭疼的撫了撫額,是啊,依依這麼聰明,又怎麼會……

轉眼間,便看到夜冰依只剩下一個背影給他,帝玄胤微微蹙眉,心中慌亂,急忙追了上去,「依依,對不起!」

夜冰依冷冷一笑,「呵呵,不需要!滾!找你的姬雪仙子去吧!」

帝玄胤聞言,微微一怔,驚訝的看了她一眼,她,並不是因為他騙了她,而生氣的么?

突然低低一笑,「依依,莫非,你是在吃醋?」

「……」

「放屁!」夜冰依大怒,抬腳狠狠踹了他一下。

帝玄胤不躲不避,伸開長而有力的臂膀,將她柔軟的嬌軀,擁入懷裡,颳了刮她的小鼻子道,「依依,聽我解釋。」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本來是要殺了她的,但是突然看到你醒來,轉移了我的注意力,然後讓她逃了。」

「……」

「誰要聽你解釋了?騙子!」夜冰依眼眸微閃,沒好氣的推開他。

但聽了他的這番話,心中卻是好受了不少。

「依依,我……」

「你什麼你,你敢說你不是騙子?!」

「……」

「你不僅騙了我身體,如今又裝扮成女人來騙我,你究竟把我夜冰依當成什麼了?難道我就是被你當成猴子耍的嗎?」

本來是想發泄一番,但是,夜冰依越說越覺得委屈,眼睛不自覺的微微發紅,胸前上下起伏,惡狠狠的盯著他。

帝玄胤看到她微紅的眼睛,心中一驚,急忙上前抱住她,「是,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依依不生氣了,好不好?」

「……」

「你要氣,就打我,罵我。」

「……」

「氣壞了身體,我會心疼。」

「……」

夜冰依本來是氣不過,有些小委屈,但是聽到他的這番話,她的眼眸中,飛快地閃過一抹濕潤。 聽見孫女的話,葉南疆板着的臉有些繃不住了:“你這個丫頭,不要搗亂,我們是在說正事!”

他的語氣帶着些許寵與無奈。

葉詩瑜一聽爺爺的語氣有鬆動,立刻走到他的身邊,蹲了下來:“爺爺,您想啊,志凡哥帶回來那麼多異能者,又替咱們華夏立了國際名望,以後別的國家的異能者都知道華夏纔是最適合異能者居住的地方,這難道不是志凡哥的功勞?”

老頭兒的嘴角有些抽搐:“你知道不知道,你爺爺頂住了多大的壓力纔將國際輿論頂下來,這小子就是一個麻煩精,你自己問問他,我叫他救人,他捅了什麼簍子?”

陳志凡道:“老爺子,我捅的是簍子,也是好處,您老人家就別繃着了,那些地皮,您老就按市價給我都沒關係,年限是永久,”

聽見永久兩個字,葉南疆的手都不禁顫了一下:“小子,小子,你可真是心大,永久地皮,你怎麼想的出來?”

聞言,陳志凡說道:“您也知道,我不是爲自己,將來,您有什麼值得保護的重要人等,也可以送到這裏,我這個人都是國家的,地皮雖然是在我的名下,可實際上還是屬於國家,我僅能保證,我不用地皮盈私利!”

葉詩瑜扯着爺爺的袖子搖了搖:“地皮還是國家的,只是掛着志凡哥的名字,他又把地皮裝不進口袋,人家都保證了不盈私利,您還要怎麼樣啊?地皮掛着志凡哥的名字,他方便管理,您也知道,有很多人就是不願意別人有點好!況且還是這樣一個敏感的地方,那裏面住的都是什麼人啊,爺爺,您說,換別人,那些人難免重蹈被送實驗室的覆轍。”

她強調似得說道:“志凡哥絕對不一樣!”

老頭兒的威嚴再也堅持不住:“你這個孩子,一點不幫你爺爺就算了,怎麼竟是幫這個小子?你知道那個地方的面積多大嗎?和z市的面積都快差不多了,那小子有了那塊地,自己就能當城主去了!”

陳志凡實在是無語,那些異能者只是建設山谷的時候,就已經將他奉爲了城主:“老爺子,您就給我一個利索話,到底批不批,現在建設在即,刻不容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