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略微的思考了片刻,最後吐出了兩個字,“朋友!”

“好像,楚大師爲了幫那位小姑娘出頭,和田義還有汪如海對上了?”盧員外輕描淡寫的說道:“我剛纔查過,她是我們公司旗下的藝人,並沒有什麼名氣,也不在公司重點培養的範圍內,不過,既然她是楚先生的朋友,那楚先生的面子我就必須要給,我已經通知部門經理,將《都市陰陽師》這部戲的女一號換成她了!”

“客氣話我就不多說了,盧老的人情我楚風承下了!”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很隨意的回了盧員外一句。

“如果這件事讓楚大師欠盧某人的一個人情,恐怕楚大師還要再欠陸某人一個人情了!”盧員外不以爲然的笑了起來,彷彿在述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那般,“思維科技已經被環宇收購了,劉言也離開了西市,也許他去了海里,或者是某根水泥柱裏,又或者是某處荒郊野外……”

聽了盧員外的話,我不由的暗驚了起來,說實話,思維科技和劉言我早就給忘了,可盧員外還記得,並且幫我料理了劉言……貌似,這位思維科技的老闆現在已經……掛了!

當然,我最心驚的,還是盧員外縝密的思維和很辣的手段,當真是雷厲風行,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必是死手!

“那我還真的要再欠盧老一個人情了!”我笑了笑,又道:“算上盧老爲我搜集的資料,我應該欠盧老三個人情了!”

盧員外聞言,只是輕輕的揮了揮手,並沒有多說什麼

就在我和盧員外說話之際,我們二人也走到了銅門之外了,只見盧員外伸手推開了那扇銅門,旋即,盧員外那足有一百多平米的辦公室便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了我的面前……嗯,很乾淨,乾淨到只有一張大班臺,一把老闆椅,一套紅木桌椅,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我隨着盧員外走到了大班臺之前,隨後,盧員外便將一沓寫滿了文字的A4紙遞給了我,“這是我所掌握的食爲天,東海集團和蓮花集團所有的內部資料,也許這裏會有楚大師感興趣的事情……” 我沒有絲毫猶豫的從盧員外手上接過了那一沓A4紙,自顧自的坐到了一張紅木太師椅上,專心致志的翻閱起了盧員外爲我提供的資料。

我要查的線索,首當其衝便是這三大財團所聘請的陰陽先生,然而結果卻有些不盡人意……

食爲天的薛陽並沒有聘請任何和陰陽風水有關的人,如同衛旭所言那般,薛陽是無神論者。

而東海集團曾經的確有過專業的靈異顧問,只不過在一年前,汪東海辭去了東海集團的靈異顧問,一直到現在,東海集團都沒有再聘請靈異顧問。

至於最後的蓮花集團,從沈嵐創建蓮花集團的那天起,便有一位靈異顧問,巧合的是,這位靈異顧問不是什麼沒名氣的隱士,相反,蓮花集團的靈異顧問,竟然是西市四位最有名望的陰陽先生之一,魯大師!

我饒有興趣的翻閱着手上的資料,上面不僅有文字的記載,其中還穿插了一些照片,比如薛陽,比如東海集團上一任靈異大師,以及蓮花集團現任的靈異顧問,魯大師。

薛陽我見過,東海集團上一任的靈異大師我也沒什麼興趣,只不過,魯大師這位只聞其名,未見其人的靈異顧問,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乾脆,我放下了手中的資料,將魯大師的照片抽了出來,仔細的端詳了起來。

魯大師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濃眉國字臉,一臉的嚴肅,不過他的眉宇間,卻是透出了一股傲氣,當然,這傲氣可不是褒義詞,而是貶義詞,因爲這股傲氣,給我一種驕傲自大的感覺!

這倒是有些意思,貌似連嚴雷都不知道魯大師就是蓮花集團的靈異顧問吧?看來,我還要會一會這位魯大師了?

不過,一直到此時,我的線索貌似又斷了……

食爲天沒有靈異顧問,東海集團從一年前開始,也辭去了曾經的靈異顧問,這樣的話,那就只剩下最後一個嫌疑人魯大師了,可魯大師難道就是劉志的師父?

按照嚴雷的說法,魯大師在西市雖然名望相當高,手段也不錯,可魯大師照比智空大師,還是要差上不少,而據我所知,劉志的師父在邪術方面的造詣相當高,能夠控制鬼煞的人物,豈是小人物?

換句話說,雖然我沒見過魯大師,但我認爲,魯大師和劉志的師父,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我皺着眉頭繼續翻閱手中的資料,不過,我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逐漸的,我對手中的這一沓資料也漸漸的失去了信心,就在這時候,我卻這沓資料之中翻出了一張照片!

這張照片,是幾年前汪東海和沈嵐,以及他們的兩個孩子的合影,那時候汪東海和沈嵐還沒有離婚,這張照片,也算是一張全家福了。

如今的汪東海和沈嵐我見過,與照片上二人的模樣並沒有太大的出入,而只有十幾歲的汪如海,雖然與現在的汪如海在模樣上有些差異,可五官輪廓卻是沒有太大的變化,這三人我都能認出來,唯一那名看起來二十左右歲的青年,我卻是根本沒見過,這人,應該就是汪東海和沈嵐的長子,死於一年前,而且死因神祕的汪晉東!

沒錯,衛旭提過,汪晉東是死於一年前,而且汪晉東的後事,死因等等,都是汪東海一手操辦,對外的保密工作做的極好,就連警方那邊都沒有什麼線索……

等等!

念念難防:沈先生愛藏嬌 汪晉東死於一年前……東海集團的靈異顧問於一年前被解僱……智空大師說過,第一位擁有純陰命格的女子,也是死於一年前……

爲什麼都是一年前?難道是巧合?會不會,一年前真的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而且這件事情有可能還是破案的關鍵所在!

這三件事任何一件單拿出來,我都不會起疑,就算是兩件事發生於一年前,我也不會多想,可是,這三件事無巧不巧的,都是發生在一年前,如果我放開思維的想的話,很難不將一年前所發生的這三件事串聯起來……

想到了這裏,我便不由的想起了衛旭之前和我提及的事情,汪東海對汪晉東的關懷,可要遠遠多餘汪如海,甚至說,汪東海對於汪如海,就好像是陌生人一樣,而且在汪東海和沈嵐離婚之後,汪東海好像就沒見過汪如海……

看來,我意外發現的這條線索,倒是可以查下去!

順着這條線索,我很自然的將目光定格在了汪如海的身上,於是乎,我便盯着照片上的汪如海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還真是嚇一跳,想不到這張照片裏,竟然還隱藏着如此震撼的信息!

照片上的汪晉東和汪如海這兩兄弟站在一起,我竟然發現了一件詭異的事情,這兩兄弟的樣貌根本就沒有相似的地方!

同父同母的親生兄弟,就算模樣上再不相像,神韻,眼神,或者是氣質等等,也應該有相似的地方吧?可在照片上,我根本就沒有發現這二人之間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發現了這點之後,我立刻將視線跳轉到了汪東海身上,這下子,結果就更讓我驚訝了!

汪晉東和汪東海很像,甚至可以說,汪晉東就是年輕版的汪東海,可汪如海和汪東海,卻是根本就不像,不僅如此,汪如海的五官和輪廓,與沈嵐相似的地方也很少!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基因突變?

這種可能性並不是沒有,只是太小了!

忽的,我腦中靈光一閃,彷彿想通了一些事情……汪如海與汪晉東兩兄弟幾乎沒有想象之處,與生父汪東海亦是一樣,還有汪東海對汪如海不聞不問的態度,這些事如果串聯到一起,很難不讓我想到一件事……該不會,汪如海不是汪東海的孩子吧?

一想到這裏,我的內心中立刻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

如果我的分析正確,那就可以解釋汪如海,汪晉東和汪東海這三人的樣貌基因問題了,也能解釋爲什麼汪東海不喜歡汪如海,甚至是排斥汪如海了! 我承認,我的猜想太大膽了,但越大膽的猜想,所獲得的線索就越多!

可是,就算汪如海真的不是汪東海的親生兒子,是沈嵐和別人所生,那又能如何?最多,這條線索也就是能解釋沈嵐和汪東海離婚的原由而已,和劉志的師父,包括陰婚之術,純陰命格之女子,還有陰沉木,又有什麼關係呢?

是啊,有什麼關係呢?

有什麼關係……等等!

我猛的從紅木太師椅上坐了起來,眼中盡是震撼的神色!

沒有關係嗎?不!有關係,而且還是非常重要的關係!

“很簡單的一件事,我竟然越想越複雜,真是該死!”我忍不住的挑起了嘴角,“看來,凡事還真的不能想的太複雜!”

我一邊笑着,一邊將那張汪東海一家的全家福照片收進了懷中,旋即便轉過了頭,對盧員外淡笑道:“盧老,這次謝謝你了!”

“楚大師客氣了!”盧員外見我站了起來,他也從老闆椅上站了起來。

“我還有一件事需要你幫忙!”我不客氣的說道。

“楚大師請說!盧某必當竭盡全力!”

“一年前,汪晉東的死因,最好是能將整個事件的經過都查清楚……”

聽了我的話,盧員外先是一愣,然後表情也變得嚴肅了起來,“楚大師,汪家大少爺的死,可是一年前轟動西市的新聞,可以說是無人不知,但偏偏,所有人只知道汪家大少爺死了,具體的死因和經過,卻是一概不知,甚至連警局都沒有任何的資料記載,這件事……我只能盡力!”

盧員外說的沒錯,這麼大的一件事,連警局方面都沒有備案,由此可見,汪東海做的是多麼的隱祕,當然,我也是沒有辦法纔會找上盧員外,既然白道走不同,那就只能用地下勢力的消息渠道去查了!

“你盡力而爲,今天子時之前,最好能給我消息!”我朝着盧員外點了點頭,旋即便轉身,朝着辦公室外走了去。

剛剛走到那扇銅門之前,還不待我開門,小虎便推門走了進來。

“風爺!”小虎恭敬的朝着我喊了一句,隨後便對盧員外說道:“盧爺,老許辭職了!”

刀疤許辭職了?

當然,如果是在別的企業,所謂的辭職,就是單純的辭職,而在環宇,所爲的辭職,便是另外一種含義了,比如說,刀疤許脫離了盧員外的勢力!

“小許還真是沉不住氣!”盧員外聽了小虎的話,一邊敲擊着桌案,一邊眯起了雙眼,而且,我能從盧員外的眼中,清晰的捕捉到正在閃動的寒芒,“小許跟了我十幾年,爲環宇出了不少力,可惜,他的野心太大了……”

“盧爺,咱們環宇有野心的可不止老許一人!”小虎說完這句話,竟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才繼續開口說道:“咱們環宇在西市的勢力早就達到了瓶頸,這麼多年都在原地踏步,停滯不前,前些日子和張誠聯手收購趙瞎子的拳場,本來大家都以爲,這是我們開疆拓土的信號,誰知遇上了風爺……”

說到這裏,小虎難得的朝着我露出了歉意的微笑,貌似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小虎的表情有變化!

然後,小虎繼續說道:“西鎮的敗仗本就折損了我們環宇的氣勢,一直到現在,盧爺也沒有再謀劃向外擴張的事情,難免會讓那些不安分的人產生異心,尤其是,今天盧爺爲了風爺落了老許的面子,恐怕……”

“該走的,終究要走,趁此機會,我也好清除一下我們環宇內部的不穩定因素!”盧員外笑着對小虎說道:“如果環宇內部不團結的話,我們又有什麼資本向更大的舞臺擴張勢力呢?”

小虎好像早就知道了我和盧員外約定的內容似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但我從他的眼中,分明讀出了一抹興奮的神色!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自然不會太平,因爲江湖本就是一個腥風血雨的世界,而生活在腥風血雨中的江湖人,最嚮往的便是熱血沸騰的上位之路和勢力之爭!

就像我們陰陽先生,如果沒有陰魂邪物,我們存在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千年之愛:總裁的公主嬌妻 當然,環宇內部的事情,我倒是沒什麼興趣知道,不過從盧員外的話語之中,我倒是不難猜出,盧員外是想先清理了內部的不穩定因素,再跟着我去更大的舞臺大展拳腳!

攘外必先安內,這種謀略出於盧員外之手,我倒是一點也不意外!

“盧老,我先走了!”我對盧員外的手段沒什麼興趣,對清理環宇內部的不穩定因素更是沒什麼興趣。

言罷,我便離開了盧員外的辦公室,直接走進了電梯。

這部電梯是盧員外專用的電梯,貌似除了盧員外和小虎之外,好像沒有其他人會乘坐,所以我也是一路暢通無阻的下落到了環宇大廈的一樓。

“叮”的一聲之後,電梯的門被打開了,我也是緩步走出了電梯。

環宇大廳裏,已經沒有了之前人聲鼎沸的場面了,之前那些吃瓜羣衆們也都各自散了去,不過,當我的身影出現在大廳的一剎那,大廳內的前臺接待和保安紛紛側目,朝着我指指點點了起來。

當然,對於這種萬衆矚目的場面,哥們我早就習慣了,我幾乎是目不斜視的走向了環宇正門。

就在這時候,環宇的正門前,一條熟悉的倩影卻是落入了我的視線之內……修長高挑的身材,充滿了誘惑的女性職業西裝,滿是神祕的黑色連褲絲襪將那一雙修長的美腿完全曝光……林纖!

就在我看見了林纖的一剎那,林纖也見到了我。

悄然而立的林纖微微的側過了頭,一雙美目閃爍着異樣的光芒,一眨不眨的盯着我,忽的,一陣輕風吹過,拂起了林纖的幾縷秀髮,讓那張美到讓人心醉的俏臉遮擋住了分毫!

不過,這一遮擋,非但沒有影響到林纖的美,反倒是將我眼前的景象變成了一幅美人沐風,半遮半掩的絕美畫卷,當真是美人如畫!

不知不覺間,我竟然看呆了! 忽的,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將我帶回到了現實之中。

“哎呦!”一名環宇的男員工和我一樣,也被林纖的絕美的容顏和脫俗的氣質震撼住了,但與哥們不同的是,這傢伙的全部注意力都被林纖吸引了過去,竟然迷迷糊糊的撞到了玻璃門上!

那男員工也感覺很丟人,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林纖,簡單的說,這廝看的是林纖那兩條被黑絲完全包裹住的大長腿,這才急匆匆的鑽了進大廈。

男員工的尷尬倒是引來了林纖的一陣輕笑,不過,林纖似乎早就習慣了這種場面,笑過之後,臉色也恢復如常,這才輕聲的對我說道:“楚風,謝謝你!”

“那個……不用謝我,我其實也沒幫上什麼忙!”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下意識的也將目光移動到了林纖的美腿上……

長!

很長!

非常長!

林纖這一雙大長腿真是腿玩年的節奏!

不知不覺,我又將林纖和羅藝還有寧思思暗中的比較了起來……

警花羅藝的身材也相當出衆,但羅藝的腿沒有林纖長,只不過羅藝的身前……

再說寧思思,寧思思屬於身材比例均衡的類型,腿夠長,但沒林纖的腿美,身前夠大,但沒超過羅藝,算是林纖和羅藝的綜合版。

當然了,不論是羅藝,寧思思,還是林纖,三位美女都是各有味道,若真的要排出個一二三,我還真說不出誰好誰壞!

正當我沉浸在選美的思維中之時,林纖卻俏皮的朝着我眨了眨眼睛,言道:“如果不是你,恐怕我已經被環宇開除了,還有,剛剛經理已經通知我了,《都市陰陽師》這部戲的女一號也臨時換成了我,不管怎麼說,我都應該感謝你,一切都是你的功勞,我該怎麼感謝你?”

“感謝我?”我的思緒被拉回到了現實,緊接着,我幾乎是出於本能的說道:“那就請我吃飯吧!”

請我吃飯?

我略微的錯愕了一下,旋即便爲自己的機智豎起了大拇指,這個理由找的好,這可是我留在林纖身邊的好藉口!

現在是早晨,距離吃午飯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所以林纖想請我吃飯,那就只能是午飯,然後我可以打着回請她的旗號,請她吃晚飯,這樣一來,我這一整天幾乎都能名正言順的留在林纖身邊了!

林纖可是第五位擁有純陰命格的女子,我現在的線索和推斷還都不成熟,還得等着李東黃毛和胡老三這三方面的消息才行,所以我現在也沒什麼正事可辦,這也讓保護林纖成爲了我的頭號任務!

林纖想了想,又對我說道:“請你吃飯是應該的,只不過,我現在有個問題想問你……”

“你問吧!”我一邊說着,一邊走到了林纖身邊。

“昨夜的女孩,是你什麼人?”林纖說完這句話,俏臉上的表情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尤其是她的眼神,竟然隱隱的透出了一絲幽怨!

我知道,林纖說的是李靈兒,想不到,林纖還沒忘記這事呢?

“她是我一個朋友,也是一位陰陽大師,叫李靈兒,說實話,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她,嚴格的說,她爺爺和我爺爺是至交……”

我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林纖打斷了,“你們真的是第一次見面?她……真的是陰陽大師?”

我很光棍的雙手一攤,“我沒必要騙你!”

“好吧!我相信你了!”

林纖言罷,忽然朝着我邁出了一步,這時候,林纖距離我的距離,也只有十幾釐米了。

作爲一枚正常的宅男小屌絲,我幾乎是出於本能的微微低下了頭,然後將目光定格在了林纖身前……嗯,的確比羅藝小了那麼一點點,不過這也足以秒殺絕大多數女人了!

忽的,林纖不動聲色的向後退了一步,然後笑吟吟的對我說道:“看夠了嗎?”

“那個……”我尷尬的將眼神轉移到了林纖的俏臉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狡辯了起來,“我看你這件襯衫挺漂亮的……”

“是嗎?”林纖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你是看衣服還是看釦子?還是看……”

“我真是看衣服!”還不待林纖說完,我便立刻打斷了她的話。

“那就算你是在看衣服吧!” 緋聞天后:王牌總裁慢慢來 林纖笑了笑,忽然問我道:“楚風,別人看我的第一眼,都是在看腿,你呢?你看我的第一眼是看哪裏?”

“啊?” 重生之豪門天價妻 我被林纖這沒頭沒腦的問題給問愣了,一時間竟然忘記了回答,只是怔怔的看着她。

“好了,不逗你了,你還真是個不解風情的人!”林纖一邊說着,一邊用手將擋在眼前的一縷秀髮撩到了耳後,“我要工作了,中午我聯繫你!”

說完這句話,林纖便徑直走進了環宇大廈,仍舊愣在原地的我,只感覺一股香風飄過,然後,沒有然後了,因爲林纖已經乘上電梯了!

“我第一眼看的是哪?”我望着林纖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語的笑了起來,“我看的是腿,但我不能告訴你!”

言罷,我又苦笑着搖了搖頭,原因無他,只因爲林纖的心思,我真是無從琢磨……

從我見到林纖的那時候開始,一直到去林纖的家,再到林纖碰到了李靈兒莫名其妙的生氣,今天又莫名其妙的消氣了,我還真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難道說,因爲我把我和李靈兒的關係向她解釋清楚了,她才消氣的?這麼說的話,林纖該不會真的看上我了吧?還有那天晚上,林纖是不是真的喝多了?

七爺,寵妻請節制 一時間,我有些失神,可就在這時候,我口袋裏的電話卻突然響起了一陣短信提示音!

我倒是沒有多想,不急不緩的從口袋裏掏出了手機,可當我看到了發件人姓名的時候,卻是不由的愣在了原地……短信是黃毛髮來的!

黃毛已經很久沒有和我聯繫了,最近的一次,也只是單猛暴露之後,由單猛將一些它所看到的消息傳遞給了我,黃毛,倒是沒有正面向我傳達過任何消息! 按照上次單猛的說法,貌似黃毛和關海的隊伍,與收購陰沉木的華夏人和倭島國人的交易,在近期就會達成了,黃毛現在給我發短信,會不會是有什麼意外?或者是,關於陰沉木的交易,已經開始了?

我想都沒想,直接打開了手機信箱,首先跳入我眼簾的,便是一行信息量很大的文字……

“小風爺,今夜子時交易,地點未定,對方的華夏人叫白言恆,背後勢力未知,我只知道他的老闆是一名聲音聽起來很年輕的華夏男子,白言恆稱呼那人爲少主,還有倭島國的那人,叫大田拳二,背後的勢力是山口組的一個分部!”

看完了黃毛髮來的短信,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合上了手機。

提前佈下的棋,終於派上用場了,黃毛傳來的消息非常重要,最起碼我大概搞清楚了收購陰沉木的那羣傢伙的背景了!

山口組我聽說過,是倭島國最大的江湖勢力,其影響力在倭島國無比巨大,乃是倭島國當之無愧的第一大勢力,可是,收購陰沉木這種事情,山口組怎麼也參與進來了?

還有白言恆,從黃毛髮來的信息中,我能猜出這白言恆只是一個外圍角色,算不上骨幹,真正讓我在意的是白言恆背後的那位“少主”,既然是少主,那年紀就應該不太大,最起碼不太可能是劉志的師父,可如果“少主”不是劉志的師父,那又是什麼人?和劉志的師父又有什麼關係?

我下意識的將兩條眉毛擰到了一起,腦細胞也是瘋狂的燃燒了起來,就好像,無數零星的碎片散落分佈在我的腦中,而我卻無法將這些碎片拼湊到一起,因爲這些碎片之間,缺少了相對應的連接!

“胡老三啊胡老三,你他媽跑哪去了,怎麼還不回來?”我自言自語的低聲咒罵了起來,“小爺現在離謎底越來越近了,就差你的消息了,今天晚上之前你要是再趕不回來,小爺就弄死你這傢伙!”

我來西市不久,便將胡老三給外派了出去,可一直到今日,胡老三都沒有任何的消息傳回來,對於鬼魂來說,我交給胡老三的任務並不算太難,可這丫的就是不回來交差,是不是他媽死半路上了?

我不爽的在心中狠狠的將胡老三從頭罵到腳,旋即便翻開了電話,撥通了盧員外的手機號碼,不多時,電話被接通了,盧員外熟悉的聲音也傳入了我的耳中。

“楚大師,有事嗎?”

“幫我查一下,西市哪家大財團和倭島國的山口組有關係!”

“好!”

得到了盧員外的應承之後,我便掛斷了電話,自顧自的走到了環宇大廈正門對面的小廣場上,隨意的找了一處石凳便坐了上去。

林纖要工作,我也不可能陪着她一起工作,且不說會不會耽誤林纖的工作,單說哥們我,雖然哥們我現在算是林纖的貼身靈異顧問,可要讓我真“貼身”,我還真有幾分顧忌,與其說是顧忌,到不如說是不好意思,對於美女,哥們的臉皮還真挺薄的!

既然不能陪着林纖去工作,那我這一上午也就沒什麼事幹了,所有的線索幾乎都被斬斷了,我能做的,也只是等着李東和胡老三回來了,碰巧,哥們無所事事的時候,黃毛又爲我提供了新的線索!

而黃毛提供的這條新線索,我也只能找盧員外幫我查了,警方那邊根本不可能查到各大財團的生意夥伴,但盧員外不一樣,以盧員外的心思縝密,他不可能不關注他的那羣競爭對手,況且,江湖人的耳目都很廣泛,各種場所幾乎都有江湖人的耳目,所以查山口組這件事,我還真就只能讓盧員外來幫忙查!

我手裏握着手機,獨自一人坐在石凳上,茫然的盯着藍天上的白雲,忽的,一股陰冷至極的氣息彷彿從天而降那般,竟然在一眨眼的瞬間,將我全身都籠罩了起來!

陰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