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你剛纔爲什麼不動手,要跟我演這場無聊的戲?”柳煙問道。

“無聊嗎?不無聊啊,我覺得很有意思……”葉知秋看着四周,低聲說道:

“如果直接動手打進鬼窩,我沒有百分百的把握,甚至會陷在裏面。把鬼王引出來,我勝算大一些。萬一不行,至少還能師公上身,帶着你逃出樹林。”

“還沒打,就打算逃,不是你平時的風格。”柳煙翻白眼。

“我們面對的是鬼王啊,我的親老婆!”葉知秋又伸出手指,說道:“別說了,我幫你開眼。”

柳煙卻後退一步,一臉嫌棄:“你的手那麼髒,怎麼開眼?開個屁……”

忽然想到這句話十分不雅,柳煙急忙忍住,將後面的那個“眼”字嚥了下去。

正說話間,前方鬼窩方向,忽然亮起十幾盞紅燈籠,鑼鼓喧天,絲竹悠揚,一個迎親的隊伍,擡着大紅花轎,吹吹打打,向着葉知秋和柳煙走來!「1月22號,第二更」 “這就是百鬼擡棺,那個花轎子其實是個大棺材,可以把人困住,非常厲害。等一下看我的動作,一起出手,放過那些小鬼,重點攻擊花轎!打破花轎,他們沒得玩了。”葉知秋說道。

柳煙也緊張起來,點頭道:“好,我明白。”

迎親隊伍來得及快,眨眼之間,已經到了葉知秋和柳煙身前不遠處。

然後,隊伍放慢腳步,隨着鑼鼓絲竹的音樂,緩緩而來。

迎親隊伍一共有五六十個小鬼,但是卻都是人的模樣,穿着對襟短褂,腰間繫着紅腰帶,一個個喜氣洋洋……

那個花轎子特別大,上面蓋着紅幔,十六個小鬼擡着。

媒婆走在花轎子的前面,樂隊跟隨在轎子兩邊。

鑼鼓絲竹聲中,暗含蠱惑之聲,搖曳心神,使聞者興奮,覺得自己就是那幸福的新人。

葉知秋傻乎乎地一笑,裝作已經被迷惑的模樣,上前兩步,攔在迎親隊伍的前面。柳煙也扣着玄天無極符,和葉知秋並排而立,嚴陣以待。

花轎旁邊的媒婆,揮着紅手絹走上來,笑道:“這位小哥攔住花轎,莫非是討喜錢的嗎?”

“我要找新娘子討喜錢……”葉知秋點頭,嘿嘿一笑。

“那就跟我來吧,去花轎子前找新娘子。”媒婆扭着屁股向回走,一邊頻頻回頭向葉知秋和柳煙招手。

葉知秋裝出已經被迷惑的樣子,癡癡向前。

來到花轎子前,媒婆撩開門簾,笑道:“新娘子在裏面,來看看吧。”

門簾一掀開,一副白板棺材,赫然出現在花轎子裏!

“小爺不討喜錢,討你的鬼命!”葉知秋先發制人,赤元劍出鞘,一道劍芒向着棺材射去!

柳煙也不怠慢,一揮手,將玄天無極符祭了出來,隨後射潮弩連發,射向四周的小鬼!

砰地一聲響,赤元劍上的劍芒射在棺材大頭的橫板上,撞得花轎子一震!

但是葉知秋全力而發的一劍,也沒有打碎棺材。

“呀……”

小鬼們沒料到會遇上偷襲,各自一聲大叫,丟下花轎子,向四周散開。

那個鬼媒婆愣了一下,隨後齜牙撲向葉知秋:“臭小子,原來是法師!”

“找死!”柳煙急忙催動射潮弩,射向鬼媒婆。

葉知秋一揮手,奪命金丹向着花轎子撒去:“金丹瀉地,撒豆成兵!”

命中注定偏愛你 亮光一閃,花轎子擋不住奪命金丹的威力,砰地炸開,只留下一副棺材在當地。

“我破棺材,柳煙擋住那些小鬼!”葉知秋一轉身,赤元劍再次對準地上的大棺材:“赤元出鞘,劍化無極!”

柳煙也不說話,護在葉知秋的身邊,射潮弩和玄天無極符一起催動,逼得那些小鬼不敢近前。

“赤元出鞘,劍化無極!”葉知秋連續催動赤元劍,誓要打破地上的棺材。

第三次催動赤元劍後,地上的棺材終於一震,砰地分解開來,棺材板三長兩短,一起飛上了天空!

而鬼媒婆和四周的小鬼們,也在這一刻,忽然四散逃離,躲進樹林深處,消失不見。

剛纔的鑼鼓喧天,變成了此刻詭異的寂靜。

柳煙和葉知秋背靠着背,掃視四周,各自小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間,怪笑聲從四周傳來,狂風大作,黑霧瀰漫,四面八方,有無數鬼影在樹木中閃現,跳躍而來。

同時,有個威嚴的聲音,在頭頂上響起,喝道:“本王新婚大喜,是那個狂徒不長眼,竟然在這裏猖狂!?”

“茅山弟子葉知秋,奉太上老君之命,前來此地降妖捉鬼!”葉知秋也不畏懼,昂頭向天,凜然說道:“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你竟然搶奪孃家婦女,公然拘魂,眼裏還有正道王法嗎?到底是何方妖孽,報上名來!”

“小小茅山弟子,也跟跟我叫板?”頭頂上的聲音飄忽不定,笑道:“老鬼盤踞在這裏,已經上千年了。千年以來,還沒有哪個不長眼的,敢來老虎頭上搔癢……”

“少說屁話,報上名來,然後交出楊家新娘子的魂魄,我或許還能饒你鬼命!”

“想叫我放人?哈哈哈……小子,我不但不放人,還要把你身邊的小美人留下來!”天上的聲音狂笑,忽然喝道:“三千鬼將,給我拿下這個狂徒,搶了這個小美人,我今夜洞房,一箭雙鵰!”

三千鬼將?柳煙吃了一驚,這數量也太大了吧?

“桀桀……”

四周鬼笑之聲大作,身邊的樹頭上,忽然垂下無數條招魂幡,密密麻麻地懸掛在葉知秋和柳煙的四周,將他們的視線完全阻斷。

“殺出去!”柳煙一揮手,將玄天無極符放出,切割那些招魂幡。

葉知秋也從腰間抽出軟鞭,鞭梢繫住赤元劍的劍柄,在手中揮舞,指東打西擴大攻擊面積。

“殺……”

四周喊殺聲大震,無數鬼影藉着樹木和招魂幡的掩護,神出鬼沒地殺來。

鬼多,鬼氣就重,鬼氣越重,鬼魂的攻擊力,就會得到更大的加持。

葉知秋和柳煙向外突圍,也感覺到壓力山大,舉步維艱。

那些招魂幡從樹頭上不斷地垂下,數不勝數,切斷一批,又下來一批。

小鬼們躲在招魂幡的後面,忽隱忽現,行蹤不定,也很難對他們形成有效殺傷。

“柳煙,看來形勢不利,不宜戀戰,還是先出去吧。”葉知秋說道。

“能出去嗎?”柳煙問道。

“你護住我,我師公上身!”葉知秋說道。

“好!”柳煙點頭,收回玄天無極符,只護住身邊三尺範圍。

可是就在這時,忽然間招魂幡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四周都是鋪天蓋地、無邊無際的紅布,向着葉知秋和柳煙圍了過來。

擡頭看,頭頂上也是大片的紅布,正在緩緩鋪下……

“糟了,身外所有空間都被切斷,師公上身不行!”葉知秋吃驚,急忙收回赤元劍,向天一刺:“聽我敕令,赤元出鞘!”

錚——!

劍嘯聲中,一道劍芒沖天而去,直射上面的紅布。

柳煙也舉着射潮弩,和葉知秋一起攻擊。

嗤啦一下,頭上的紅布裂開,一塊棺材蓋藏在紅布後面,猛地壓來!「1月22號,第三更」

——很多書友要加我好友,無奈qq好友已滿。

不過,大家可以微我:nianxiang96878

暱稱:創世念響 “不好!”葉知秋大叫一聲,拉着柳煙就走。

可是四面八方的紅布也同時撤開,紅布後面露出棺材板來,從四周合圍,咔咔幾聲,已經拼湊在了一起,將葉知秋和柳煙侷限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裏!

剛纔已經被打散的棺材板,再一次組合拼裝成棺材,把葉知秋和柳煙裝了進去。

而那些紅布,只是爲了掩護棺材板的進攻。百鬼擡棺,葉知秋和柳煙終究還是沒躲開。

柳煙催動玄天無極符,發出淡淡的光芒,照看身邊,叫道:“這是棺材,知秋,我們被裝進棺材裏了!”

“我知道這是棺材,不是棺材,難道是婚牀?”葉知秋也扭頭看着四周,罵道:“這驢日的老鬼,終究還是把我們裝進來了!”

“怎麼辦,有沒有辦法出去?如果鬼王把我們擡進了鬼窩,恐怕更加麻煩!”柳煙焦急地問道。

“看我作法!”葉知秋咬破指尖,在棺材板上畫了一個五丁開山符,然後催動赤元劍的劍芒,射向符咒:“聽我敕令,赤元出鞘!五丁開山,破!”

劍芒射出,正中五丁開山符。

但是棺材只是一震,並沒有被打破。

柳煙也心急似焚,催動玄天無極符,在棺材板上切割。

可是玄天無極符只能在棺材板上留下淺淺的切痕,也無法破棺而出。

葉知秋冷靜下來,嘆氣道:“柳煙,百鬼擡棺兇險無比,我們是出不去了……坐下來吧,享受我們生命裏的最後時光。”

“不是吧葉知秋,你就這樣認輸,我們就這樣完了?”柳煙一怔。

葉知秋滿臉悲痛,抱住了柳煙:“是的,我們就這樣完了……不過,跟你死在一起,我死而無憾。”

柳煙看着葉知秋的臉色,也不像開玩笑,不由得悽然一笑:“對不起啊知秋,我不該貪財,接這筆生意的……結果連累了你。其實我不怕死,只是我們都死了,姐姐以後怎麼辦?”

“雪兒很快就會醒來的,她沒事。”葉知秋繼續抱着柳煙,說道:“柳煙,死之將至,我可以……再親你一口嗎?”

“知秋……”柳煙眼圈一紅,嘴巴已經湊了上來。

馬上就要死了,柳煙當然要滿足一下葉知秋的小小心願。而且,柳煙也早已深深地愛上了葉知秋,就算葉知秋不說,柳煙也不會吝嗇一個吻的。

葉知秋迎了上去,如願以償地親了柳煙一口,忽然叫道:“啊!我想到一個辦法脫身了!”

柳煙一愣,隨後大罵:“王八蛋,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藉機佔我便宜,回家以後,我騸了你!”

沒親嘴之前就沒辦法,親一口,辦法就來了,不是裝的是什麼?

葉知秋嘿嘿一笑,倒持赤元劍,在自己心頭上淺淺一刺,沾了一點心頭血,隨後向着身邊的棺材板亂扎,口中唸咒:“一白入貪狼,二白巨門傍,三白祿存位,四白文曲當,五白廉貞內,六白武曲鄉,七白破軍下,三魂同入藏……”

柳煙在一邊看着,只見葉知秋連每一劍紮下去,都有紅光一閃。

頃刻間,葉知秋連紮了七劍,在棺材板上,扎出了一個七星北斗的排局。

“惟有五星並五影,太清有命佩天罡——七星解厄,破!”葉知秋忽然收了赤元劍,擡手一道掌心雷,向着棺材板上七星圖劈去!

砰!

巨響聲中,棺材板被葉知秋一掌震開,四分五裂。

而葉知秋動作更是極快,一把抱住了柳煙的腰:“跟我走!”

柳煙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葉知秋帶着,衝出了小鬼們的包圍圈。

擡棺的小鬼們,被破棺的威力所衝散,齊聲驚呼,旋即四散開來,再一次圍捕葉知秋二人。

葉知秋衝出了十來丈遠,立定之後打量四方,發現自己就站在鬼窩前的小土山上。再往前百米左右,就是鬼窩。

因爲葉知秋二人被裝進棺材裏,又被小鬼們擡了一段路,所以此刻的位置相對先前來說,距離鬼窩更近。

柳煙亮出射潮弩,抵擋着那些小鬼們的進攻,一邊問道:“怎麼辦,是走,還是戰?”

“護法,等我師公上身!”葉知秋心裏也憋屈,不殺一場,難解心頭之恨。

柳煙振奮精神,催動射潮弩和玄天無極符,護住了葉知秋。

“翻天印,結掌心,弟子有請,師公上身。違道者死,順道者生!”葉知秋腳跺地手指天,口中大喝。

恰在此時,鬼窩裏奔來一道鬼影,正是先前的鬼媒婆,大叫道:“鬼王有令,別放走了這兩個狗男女!”

“狗男女先拿你開刀,去死吧!”葉知秋的狀態已經起了變化,手中的赤元劍上,閃現着三尺多長的劍芒,縱身向鬼媒婆劈來!

“呀……啊!”鬼媒婆避之不及,被葉知秋一劍劈開,分身的鬼影,還在發出慘叫。

“違道者死,順道者生!”葉知秋反手再一劍,將鬼媒婆揮成了四段。

四周的小鬼們一驚,不敢上前。

“殺!”葉知秋紅了眼,催動赤元劍,橫劈豎砍,直如切瓜砍菜。

那些小鬼們捱上葉知秋的劍芒,立刻鬼影肢解,顫抖不已。

每次師公上身,只能維持三個呼吸的時間。

葉知秋廝殺了一陣,感覺法力下降,叫道:“柳煙,跟着我殺出去!”

再不殺出去,等會兒師公上身的威力過了,要吃虧。而且,師公上身對自身有損耗,也不能連續使用。

柳煙急忙催動射潮弩,跟着葉知秋向外衝。

“哈哈哈……茅山派師公上身,聽說不能持久,對不對?”頭頂的樹梢上,又傳來鬼王的聲音,獰笑地:“臭小子,我看你怎麼走出這片樹林!”

這老鬼也奸詐,他知道茅山師公上身的短板,所以暫避其鋒,拖延時間。只要三息過後,葉知秋解除了師公上身的狀態,會變得比以前更虛弱。

“老鬼,有種就下來受死!赤元出鞘,劍化無極!”葉知秋的赤元劍向上指,劍氣如雨。

“哈哈哈,老子不上你的當,在前面等你……”大笑聲中,一個鬼影在樹頭上飄過。「1月23號,第一更」 柳煙一邊抵擋那些小鬼,一邊問道:“怎麼辦?”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朝着老鬼的方向突圍,他擋不住我!”葉知秋解除了師公上身的狀態,帶着柳煙向前衝。

那些小鬼們不知道葉知秋的狀態,還是畏畏縮縮不敢上前。

這樣的話,倒是對葉知秋非常有利,剛好可以藉此機會歇一口氣,調整一下內息。

兩人向前衝了百丈之遠,前方忽然傳來鬼王的怪笑,樹頭上,再一次垂下萬千招魂幡,在樹林裏隨風飄蕩。

“知秋,只怕百鬼擡棺又來了!”柳煙說道。

“哈哈哈……你說的沒錯,今晚一定要把你這個小美人裝進棺材,擡進洞房裏去!”鬼王的聲音在上空飄蕩。

“老鬼,那棺材還是留給你自己吧!”葉知秋單手抱住柳煙的腰,說道:“抱緊我,我帶你突圍!”

柳煙急忙伸出一隻手,勾住了葉知秋的脖子,問道:“行嗎?”

“行!”葉知秋忽然斜跳一步,又退後兩步,再向右側前方急衝:“三奇遊六儀,玉女守門扉,奇門飛宮,遁!”

柳煙只覺得眼前一黑,已經不知身在何處!

此刻不宜戀戰,葉知秋只能走爲上計。

先前的時候,葉知秋也可以利用柳雪所教的奇門遁形逃走,但是又想着百鬼擡棺較量一下,結果着了道,被裝進了棺材裏。

現在已經知道了鬼王的實力,葉知秋目前也沒有必勝的把握,只好先撤離,再徐徐圖之。

短暫的眩暈過後,柳煙發現自己和葉知秋已經站在了樹林之外,而自己,還在葉知秋的懷裏。

“咦,出來了?”柳煙大喜過望,扭頭查看四周。

這裏是大窯灣林場的正南邊緣,四處無人。

明月在天,風輕雲淡,正是凌晨三點。兩人進入樹林裏,竟然廝殺了兩三個小時。

“出來了,老婆。”葉知秋戀戀不捨地鬆開手,說道:“鬼王好厲害,要不是這一手奇門遁形,今晚就只能死戰到底了。那樣的話,估計我們要悲劇。”

“誰是你老婆啊,不要臉。”柳煙笑罵。

“都親嘴了,還不是老婆?”葉知秋嘿嘿地笑,輕輕按住柳煙的肩膀:“柳煙,你真的好美,我……也是真的喜歡你。今晚上……謝謝你。”

柳煙也看着葉知秋,眼神裏一片柔情,卻笑道:“謝我什麼?”

“謝你……沒有拒絕我,讓我送出了……自己的初吻。”葉知秋說道。

“鬼知道是不是你的初吻……”柳煙低頭,脣邊泛起笑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