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什麼,這傢伙結婚了?

在我的意識裏,這傢伙分明就是個單身啊!

我難以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腦袋,謊稱最近經常頭痛,記憶力不好。折了個話茬,就把這事給遮了過去。

在公司裏忙了一天,總算把二十多天放下的業務都撿了起來,趙總也是挺滿意,臨下班的時候鼓勵我好好幹,照這個勁頭幹下去,年底給我提幹。

我自然是千恩萬謝,在中國的公司文化中,老闆那真是比親爹還親的角色。

我打了輛出租車,往我媽家趕。車子剛行駛了兩三公里,就接到了我媽的電話。她說大個醒過來了,而且精神頭不錯,和醫生商量,可以回家靜養了。

一聽大個沒事,我更加的高興,一個勁的說去醫院門口接他們,然後就讓出租車掉了頭。

很快我來到醫院大門口。

掛了個電話,我媽說他們收拾東西馬上就下來了,我也就沒有再上樓,只是在門口等他們。

就在這時,我看到旁邊牆角處,有個黃頭髮算命老頭,手裏捧着一桶竹籤,正吆喝着什麼半仙附體,百卦百靈什麼的。

之所以說這老頭是黃頭髮,其實不是他染的黃毛,而是那種缺乏營養的黃。

我好奇的走進一瞧,這老頭十六來歲,一身舊衣服,骯髒不堪,看上去活像一個乞丐。

“老先生,你是算卦的?”我今天心情不錯,所以說起話來也比較客氣。

老頭看了我一眼,點頭道:“算卦,算卦,吉凶禍福,竊破天機。”

“老先生,恕我直言,您這個樣子,就算天天蹲在這,也少有人來關顧。”我等着也是等,心說跟他閒扯兩句,我媽和大個就下來了。

“萬事萬物皆有緣,緣到了,主顧就來了。”

“話不能這麼說,老先生,聽我一句。您換一套古風的衣服,把頭髮收拾一下,最好插一個玉質髮簪。然後準備一個蒲團,往上面筆直一坐,我保你生意火的不行。”

“哈哈哈……”

老頭仰天大笑,一雙精目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將他手中放滿了竹籤的筒子擡了起來,示意我取一根。

“小兄弟此言甚是,既然如此,老夫送你一卦。”

說實話,算卦這種東西,我真的是打心眼裏抗拒。也不能說是反感,畢竟大家都是混口飯吃,人家風裏雨裏也不容易。但是這玩意我不信,大多都是油嘴滑舌的江湖騙子。大多數只會說好聽話,反正人家高興了,給了錢,就算是大功告成。而另外一些人,就更加的精明,他們碰到一些看起來顧慮重重,有心事的人,會巧妙的說一些嚇人的事。比如馬上有大難,誰誰誰得罪了鬼神什麼的,並且還有化解的法子,無非是讓人家害怕,然後再多敲一筆竹槓。

我隨手在那竹筒裏抽出了一根竹籤,然後遞給了老者。 舊愛,請自重! 老者接到手中,仔細看了一眼,他眼睛裏光芒一閃,然後乾笑了兩聲,對我道:“小夥子福氣不小,最近好事連連,喜從天降,真是一順百順啊。”

我心說來了吧,都是這一套東西,無非就是說好聽話騙錢嗎,這跟要飯的性質也差不多。

就在這時,我看到我媽和大個從醫院正門走了出來,當即心中一喜,從口袋裏掏出十塊錢,扔在了老者面前。

“我還有事,先走了。”

我打了聲招呼,跑到我媽他們身邊,叫了輛車,我們陸續上車。

在汽車拐彎的時候,透過車窗,我看到那老頭依舊在拿着那根竹籤,面無表情,直勾勾的發愣,就連我送給他的十塊錢,都沒有去碰。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我很快就忘了。

回到家,我媽先是燒香拜佛,嘴裏唸的保佑我們平安。

之後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說是慶祝我擺脫劫難,同時也歡迎大個出院。

我們大吃特吃,場面好不快樂。

吃完飯,我媽在廚房洗碗,我陪大個在他的房間坐着聊天。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身上的傷不疼了吧?”我關切的問他。

“俺沒事,就俺這體格,棒棒的,二哥你別擔心。”大個說完,看了我一眼,又道:“二哥,俺聽姨說,你那邊的事情都解決完嘍,就連那真兇都抓住嘍,是嗎?”

這問題問的我有些難以回答。雖說徐德順抓到了,兩起命案宣告審破。但那謝先生是何目的,另一個‘我’還存不存在,都是我不知道的。

不過現在一切都好,再想這些也是無用,索性我就撒了個謊,跟大個說一切都結束了,現在咱們要爲了生計而努力了。

(本章完) 大個聽我這麼一說,有點不好意思,他跟着我們來城裏,也有段時間了。不僅每天吃住都在我家,而且住院這些時日,花了不少錢。 聊齋之因果 從農村出來的他,對錢看的很重,總是覺得有些對不住我們。

“二哥,俺也該找份工作了,要不然成天混吃混喝,也有點不好意思。”

我正兒八經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大個你說的什麼話,你都救過我的命,難道我還能跟你談錢不成。你以後就是我的好兄弟,有我一口飯吃,就有你一半。”

大個聽了很感動,但還是倔強的說道:“二哥,不管怎麼說,俺大個也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你拿我當親弟弟,我也拿你當親哥哥。明個我就出去看看,能不能找份工作,刷盤子洗碗,就是去工地板磚,俺大個也行。等俺賺了錢,請二哥和姨吃大龍蝦,大海蔘。”

雖然大個話說的有點土,但我還是深受感動,在金錢當道的社會裏,能認識這麼一個好兄弟,真的是我的幸運。

“大個,你今天多大了?實在不行,我在我公司幫你找個職務。”

“俺是98年3月的生日。”

我掐指算了算,然後直搖頭,苦笑道:“原來你這小子還沒滿18歲啊,這還有半年呢,我看你還是好好在家休養吧。城裏不比農村,企業公司要求都嚴,沒滿18歲,是肯定不會用的。”

大個聽我說話,顯得有些頹廢,支支吾吾的說道:“那俺天天吃喝拉撒,啥也不幹,多丟臉啊。”

“誰說你啥也不幹了,明天晚上跟我走,咱們去看房子,到時候有需要裝修的地方,還需要你幫忙呢。”

“二哥你買房子嘍?”

“沒買,租的。以前那個不是死過人嗎,住的不吉利,這回新租了一個。還是兩室一廳的,據說衛生間挺大,等我晚上下班,咱倆去看看。要是不錯的話,你也搬過去一起住。”

“那感情好,就這麼說定了。”

大個很高興,他畢竟是個大小夥子,天天住在我媽家,多有不便。他跟我關係更近一些,年輕人,無話不談,巴不得住到我那邊去。

我們倆又閒聊了一會,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就是那天我去看他,他在我耳邊輕聲說的什麼東西。當時我沒有聽清,他就又暈了過去。

“大個,你還記不記得在你昏迷的時候,我去看你,你特意要跟我說的事?你口裏說什麼林……林……園林……上面的?”

大個冷靜的想了想,半晌後,否道:“不記得了,從我昏迷到我醒來,中間沒有任何記憶。二哥你該不會是聽錯了吧,可能是我疼得哼唧,你想多了。”

我琢磨了一下,心說可能真是這樣,大個昏迷了這麼多天,又怎麼可能在半途醒來呢。 體育推廣系統 可能是當時我神經過於緊張,自己亂想出來的。

一夜無話,第二天準時上班。

當我來到公司的時候,發現很多同事圍在一起嘰嘰喳喳。最能咋呼的就是白奇,一看到我來,白奇伸手示意了一下趙總辦公室,示意我去看看



此時趙總辦公室的門口,堆了兩三個同事,我走過去,順着輕微開啓的門縫往裏一瞧。驚豔的看到,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女孩,正坐在沙發上玩手機。

這女孩一身職業裝,配了一件粉色的襯衫。前面是齊劉海,後面紮了個馬尾。瓜子臉,細柳眉,雙眼皮,薄嘴脣。皮膚不是貼別白,但卻顯得非常健康。

說來慚愧,剛看她一眼的時候,我就被她吸引住了。這就是我喜歡的類型,溫文爾雅,樸實又不失氣質,美麗又不傲慢,絕對是典型的鄰家姑娘。

我看的發呆,誰承想身後有人做壞,故意用力擠了我一下。我身體向前一衝,直接衝進了無奈,伸手抓門沒抓住,差點摔個狗啃屎。

身後傳來白奇等人的竊笑,我剛想發飆,猛的擡頭,就看到了那女孩白皙的手臂朝我伸了過來。

“呵呵,你沒事吧,快起來。”

簡單的幾個字,仿若九天仙音,我如癡如醉,忍不住伸手握住她的手。那手是那麼潤滑,彷彿上好的新疆羊脂白玉。我想狠狠的摸,又有點捨不得摸,內心特別的焦慮和慌亂,平生第一次在女孩面前顯得手足無措。

“你……你好,我叫凌志澤,你叫我志澤就好。”

“恩,我叫王詩琪,小名叫琪琪。是你們公司新來的會計,不過剛出校門,工作經驗不足,以後還要多多關照。”

“一定一定,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就到工作區找我。”

我們倆剛聊了兩句,身後突然傳來咳嗽聲,原來趙總來了。

我衝王詩琪點了點頭,然後又對趙總道了聲早,就灰溜溜的出去了。

一出門,我就去逮白奇,心說你這小子差點沒害得我當衆出醜,今天非扒了你的皮。

白奇哈哈大笑,他一邊躲我一邊說道:“志澤你別不識好人心啊,我可是在幫你。你看,那女孩咱公司有多少小夥子惦記,要不是我剛剛推你一把,你能和她搭訕嗎?我在門外都聽到了,人家把自己的小名都告訴你了,看你對你挺有意思。抓緊追吧,將來真成了,別忘了請我喝酒。”

我被白奇這麼一說,內心還真有那麼一絲竊喜,也許這一次歪打正着,能讓我比其他人先吸引她的注意。

王詩琪順利的被錄用,在我們隔壁的會計室工作。

我在大廳的工作臺工作,時不時的就瞄上兩眼。這種近在咫尺,卻又說不上話的感覺,令我抓心撓肝。心裏一直期盼着午休的到來,在吃飯的時候,我可以去好好的搭訕一下。

第一次對一個女孩這麼動心,我將工作的事情拋於腦後,導致到了吃飯的點,我的業務還沒按時完成。

望着王詩琪跟同事們走去食堂,我真是急的直跺腳。用了十幾分鐘的時間,把上午的工作都安排妥當,我飛也似的衝進了食堂。

我們公司的食堂在三樓,雖然公司不算很大,但都加起來,也有個百十來號。

而且我們是IT公司,大多數員工都是白領,收入不低。像王詩琪這樣

的初入職場的可愛女孩,必然是會引來一羣狼的爭搶。

當我踏進食堂的時候,我一眼就看到了王詩琪。如小貓一般的王詩琪,正和會計部的甄姐,坐在一張大桌上吃飯。而在她們的身邊,五六個年輕男子將那張桌子圍了個水泄不通,甚至連餐盤都沒地方放了。

我苦笑一下,暗道自己來晚了。這羣傢伙也太不要臉了,至於這樣嗎?

共進午餐的機會沒有了,我有些鬱悶,拿着餐盤也不知道吃什麼好,隨便的夾了幾樣。

忽然間,我看到旁邊有精緻的餐後甜點,在偷眼去看王詩琪,她並沒有拿。我心說機會來了,特意選了個粉色草莓冰點,徑直的朝她走了過去。

“琪琪,嚐嚐這個冰點,味道很不錯的。”

我將冰點遞到了王詩琪面前,王詩琪美麗的大眼睛看了看我,然後伸手接過去,笑道:“謝謝你志澤。”

我道了聲不客氣,然後就瀟灑的走去一邊的空桌獨自吃飯。

雖說沒跟王詩琪坐在一起,但我剛剛看那幾個小子的表情,心頭就是一陣大爽。心說你們幾個小混蛋擠破了腦袋,人家都不愛搭理你們。我瀟灑的一招後來居上,就讓美女對我好感大增。

心裏爽,吃飯也香。

不大一會,王詩琪和甄姐吃完了,兩人有說有笑的走出了食堂。我由於來的晚,所以遲遲還沒吃完。

就在我狼吞虎嚥一個勁吃飯的時候,一個面生的傢伙大大咧咧坐到了我的對面。

“你是哪個部門的?”那傢伙很有架子,說話的語氣咄咄逼人,一看就不是個善茬。

“業務部,凌志澤,你又是誰?”

我不甘示弱,這畢竟是在公司裏,我倒是不相信他敢亂來。況且就算真打起來,我們倆單挑,我也未必會輸。

“銷售部,沈天佑。大夥都叫我天哥。”

那傢伙說話間,從懷裏拿出一盒鐵盒中華煙,抽出一根點燃,吧唧吧唧抽了起來。

我們公司要求還是比較嚴的,在食堂和工作區域,是不准許吸菸的。要吸菸的,都有專門的吸菸區。像這種情況,被抓到是要罰款的。

我側目看了看,趙總已經走了,食堂裏剩下的人不多。當然他們都看到了沈天佑吸菸,但一個個視若無睹,想來這傢伙還真有點門道。

“你找我有事?”我穩了穩情緒,正色問道。

“沒啥大事。只是想告訴你,以後離王詩琪遠點。這小妞老子相中了,你們都給我放老實點,否則的話……”

“否則怎樣?”

我不等他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

原來這小子是從王詩琪來的。要是別的事,我也就讓他一步了,可王詩琪是我難得看上的女孩,要我放手,肯定沒有那麼容易。

沈天佑被我噎了一下,面色陰冷了下來,他掐掉煙,站起身來,嘴角冷哼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我以爲他要放下什麼狠話,但他卻一句話沒說,這反而讓我警惕了起來。

(本章完) 一下午又是很快過去了,五點準時下班。

現在是九月份,天氣涼爽,五點多鐘,日落黃昏。天際遠端,夕陽和雲彩彷彿火焰一般,燃燒着整座城市。

楓葉紅,梧桐翠,走在大理石小路上,頗有詩情畫意。

這回我長了個心眼,早早的做完了工作,換上我的休閒裝,第一時間在樓下等王詩琪。

不大一會,我看到王詩琪,她也換了身衣服,小碎花裙子,乾淨的肉色絲襪,腳下一雙阿迪鞋,上身穿了一套牛仔外套。既休閒又顯得那麼有青春活力。

“琪琪,你家哪邊啊?”我迎上去很紳士的問道。

“在文慧路那邊。”

“太巧了,我家也在那邊,咱們一起走吧。”

我做出了個吃驚的表情,實則我新租的房子和她家剛相反。就連我媽家,也不是那個方向的。不過爲了和她搭訕,多走一點路,對我來說又算得了什麼呢。

“好啊。”

王詩琪很隨和,並沒有過多的猶豫,就答應了我。

我們肩並肩,頂着夕陽的光輝,真好似一對情侶似的,朝文慧路方向走去。

我感覺到背後有無數道凌厲的目光在盯着我,那種感覺,就好像我是過街的老鼠似的,人人喊打。

雖說不是很爽,但看看身邊的女孩,內心就很快平衡了下來。

“等我追到她,跟她確立了關係,你們就是打我罵我,我也微笑置之。”

我腦子裏真是萬朵桃花開,以前覺得自己不適合泡妞,原來是沒遇到心儀的。現在看來,我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我們倆邊走邊聊,聊的非常開心。

隨着瞭解的增多,我對她的愛更是難以自拔。特別奇怪的是,我們聊天的話題非常一致,看什麼類型的書,穿什麼樣的衣服,熱愛什麼,嚮往什麼,可以說就是一拍即合。

聊的投緣,走路就顯得沒那麼枯燥了,轉眼間我們已經來到了187街,走了大概有兩裏地,我絲毫不覺得累。

187街是本市的一個標誌性地方,之所以叫187,是因爲這裏曾是工業區,1987年的時候很輝煌。後來隨着經濟浪潮的到來,老工業都搬到了郊外,這裏也就閒置了下來,成爲了一些小混混的出沒地。

在187街,到處可以看到迪吧酒吧,什麼夜總會,小旅館,燈紅酒綠。尤其是到了晚上,喝酒的,打架的,約炮的,可以說雜亂無章。

187街緊挨着文慧街,要是走大路的話,很繞遠。其中倒是有幾條衚衕,從衚衕傳過去,會少走不少冤枉路。

我們倆自然是走衚衕,也沒想太多,我甚至沒有注意到,身後有人暗自跟蹤。

我們倆進了衚衕,面對着兩面都是塗鴉的牆壁,感覺怪怪的。我甚至一度以爲機會來了,在這種僻靜的地方表白,一旦她同意了,我可以肆無忌憚的強吻她。

當然,這都是我心裏想的,我可沒有那麼猴急,第一次送她回家就表白,那樣會顯得我很浮躁,很可能令女神產生反感。

反正來日方長,我又不急於這一時



我們走着走着,忽然看到前方有兩個小混混打扮的男子迎面走來。他們穿着皮夾克,牛仔褲,頭髮染得花花綠綠,一個就是不良分子。

糯米糰子有點拽 這衚衕不大,周圍還有垃圾桶什麼的,能走路的地方橫向也就七八米。這兩個傢伙並肩走在路中間,眼看和我們相遇,卻也沒有任何讓路的動作。

我們無奈停下來,給他們讓開了一塊距離。

這時候我發現不對了,在我們身後,也跟來了四個小子。這幾個傢伙的眼神裏充滿了殺氣,虎視眈眈的望着我,顯然是衝我來的。

我腦子裏電光一閃,忽然想到了沈天佑,心說怕是這傢伙找人來報復了。 悶騷總裁霸道愛 真沒想到,同在一個公司的同事,竟然給我玩這一手。六對一,看來今天我要吃大虧了。

心中雖然有些慌亂,但女神就在旁邊,我說什麼也不能向他們服軟,否則的話,我男子漢的骨氣就沒了。

我拉住王詩琪嬌嫩的小手,邁步就想遠離他們,迎面的兩個男子把手一身,將我攔了下來。

“兄弟,最近哥們們手頭不寬裕,救濟一下唄。”其中一個混混皮笑肉不笑的對我說道。

我掃了他一眼,這傢伙脖子上帶着大金鍊子,胳膊上帶着浪琴錶,怎麼看都不像缺錢的主。

“沒錢回家找你媽要。”

我語氣強硬,心說這些傢伙要是沈天佑派來的,給他們錢也解決不了問題。今天保不齊要見點血了,橫豎都是一戰,死也要死的爺們一點。

“呦呵,兄弟可以啊。看來今天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是不知道誰是大小王了。”那傢伙說罷,從口袋裏拿出一個指虎,套在了拳頭上。

“你是大王!”我伸手點指那小子,然後又指向他旁邊的小子。“你是小王!”

“老子他媽是炸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