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不敢說,不敢說……龍虎山的人,不知道我父輩是土匪強盜……”杜大陽說道。

葉知秋苦笑:“你相信有地獄?”

杜大陽一愣:“怎麼沒有?師尊都這麼說的!”

“算有地獄,難道不能超度嗎?”葉知秋問道。

杜大陽搖頭:“罪孽太重,無可超度……”

葉知秋嘆了一口氣,說道:“前輩,你這是心理毛病,一直放不下那個女子,所以纔會這樣……累。道法自然,你完全可以放下的。你覺得對不起那個女子,又擔心你的父輩下地獄,這又何必呢?”

葉知秋已經搞明白了,杜大陽這是心理問題!

雖然他一把年紀,又有道法在身,卻走不出那個女子被殺的陰影。

他內心的恐懼,支配着他。

“放下?我放不下,到死也放不下。”杜大陽連連搖頭。

葉知秋也頭大,將抓來的幾個鬼全部放出,任由他們進入杜大陽的招魂幡,說道:“前輩,你活着的時候,自然可以控制這些鬼魂,可是你死了以後,他們……一定會作亂的。那個時候,你情何以堪?”

杜大陽搖頭:“我不知道。”

葉知秋走了幾步,說道:“不如這樣吧,我消去他們的鬼力,保留他們的鬼靈,然後,將他們送給地藏王菩薩,感化,皈依,不讓他們下地獄受苦,你看行不行?”

“地藏王?大願地藏王菩薩?你能通靈地藏王菩薩?”杜大陽的眼神一亮!

“何止是通靈?我和地藏王菩薩經常見面。”葉知秋笑道。

杜大陽大喜過望,撲通一聲跪在葉知秋的身前!

葉知秋急忙閃身躲開,然後拉起杜大陽:“前輩萬萬不可,請起!”

杜大陽卻很固執,說道:“你受我一拜,我放心地把所有的鬼魂交給你。否則,我不放心!”

“前輩不放心的話,我可以發誓,但是絕不能接受你的大禮。”葉知秋搖頭一笑,舉手向天,發了一個重誓。

“葉掌門,大恩不言謝,來生做牛做馬,杜大陽絕無怨言!”杜大陽這才站起來,哈哈大笑道:“我心願已了,可以放心去了,哈哈!哈哈、哈哈!”

葉知秋一愣,怎麼杜大陽的笑聲這麼古怪?

正在納悶的時候,只見杜大陽忽然直挺挺地向後倒去!

葉知秋吃驚,急忙扶住。

可是葉知秋髮現,杜大陽已經氣絕身亡了!

“臥槽,這可不能開玩笑啊,你死了,我怎麼交代?”葉知秋頭大,急忙封住杜大陽的三交五會,阻止他魂魄離體,又衝着遠處吼道:“小太歲,小太歲!”

蔡光輝帶着小太歲狂奔而來,問道:“怎麼了師父?”(8.29日,第三更。)

b 小太歲也問:“怎麼回事,老大把老傢伙解決了?”

葉知秋苦笑,搖頭道:“不是我乾的,是他自己油盡燈枯,死了!小太歲,你趕緊割一點肉,把老傢伙救回來。”

“死了就死了唄,救他幹什麼?”小太歲瞪眼大叫,揮手道:

“你以爲我的肉是長江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啊!我活了幾千歲,長這麼一點點肉,容易嗎?割肉給你們吃就算了,還叫我割肉給這老傢伙?沒門!”

小太歲向來吝嗇,讓他割肉給陌生人,的確沒門。

蔡光輝也不瞭解,說道:“是啊師父,老傢伙死了就算了,何必救他?”

葉知秋嘆氣:

“他是龍虎山的弟子,本性不壞。 我有一顆龍珠 他現在死了,雖然不是我乾的,但也是因我而起。如果我不管不問,交代不過去。就算是動手把他埋了,也得費上半天的力氣。所以,讓他活過來最好。哪怕只讓他活一天,我們也就利索了。”

蔡光輝聳聳肩:“反正我沒有這個本事讓老傢伙活過來。”

“所以,只能指望小太歲幫忙了。”葉知秋看着小太歲說道。

小太歲是天地靈物,如果捨得割肉相救,杜大陽再活一兩年肯定沒問題。

他的肉補氣益血,比千年老人蔘的效果,要好一百倍。

小太歲卻不幹,說道:“你們怕麻煩,我不怕,我挖個坑把老傢伙埋了就是!秦毛人,開始挖坑!”

葉知秋噗地一笑:“叫秦毛人動手挖坑,你當然不怕麻煩了。小太歲,這次算是我求你。你要是捨不得割肉,就對着老傢伙的嘴裏吹幾口氣,這個行吧?”

“吹氣?不行不行,這個太噁心了,還不如割肉!”

“好,這可是你說的,割吧。”葉知秋說道。

“你這是陷害我!”小太歲跳了起來。

葉知秋沒撤,只得好言好語地慢慢哄,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磨了半天,小太歲終於割下黃豆那麼大的一塊肉,氣呼呼地塞進杜大陽的嘴裏!

真是立竿見影。

杜大陽吃了那麼一點太歲肉,不到兩分鐘,喉頭咕嚕一聲響,醒了過來。

葉知秋鬆了一口氣,將杜大陽扶坐起來。

杜大陽左看右看,迷迷糊糊地問道:“我沒死?”

“陽壽沒到,閻王爺不收。”葉知秋說道。

杜大陽忽然醒悟:“那一定是葉掌門的手段了……唉,其實我一把年紀,也可以死了,葉掌門何必救我?”813

“我不救你,別人會以爲是我殺了你。所以啊,前輩可以死,但是不能死在我的面前。”葉知秋一笑,將杜大陽的招魂幡拿在手裏,說道:

“前輩,這裏的鬼魂我就帶走了,你也回家去吧,好生養老。他日如有機會,我再來拜訪你。”

杜大陽也站了起來,深深一揖:“我所拜託的事,就麻煩葉掌門了。”

“絕不失信,前輩放心。”葉知秋還禮。

然後,葉知秋用收鬼符,將招魂幡上面的鬼魂全部收了,辭別杜大陽而去。

折騰了一夜,也算有所收穫。

遠離杜大陽的村子,葉知秋找了個無人曠野,就地練功。

那些鬼魂被鎖在結界中,鬼影被肢解,鬼力被葉知秋吸收了七八成。

但是葉知秋沒有做絕,還保留了老鬼們的一部分鬼力,這樣便於他們鬼靈重新凝結。

老鬼們被吸收了七八成的鬼力,都已經奄奄一息。

葉知秋重新取出符咒,一一收好,放進揹包裏。

天色漸亮。

葉知秋運轉真氣,審視自己的丹田,發現修爲已經有所突破,即將進入谷衣心法第九層的境界。

但是,真氣中依舊陽盛陰衰,極不平衡,還需要捉鬼補充陰性靈力。

蔡光輝問道:“師父,這一帶應該是沒有什麼鬼魂了,我們去哪裏?”

葉知秋看了看位置,說道:“休息一下,下午向西南方向出發,一路走,一路捉鬼。”

蔡光輝和小太歲都連連點頭,結伴玩耍去了。

葉知秋隨便找了個山窩,原地休息。

午後,衆人繼續出發。

……

天色黑盡以後,葉知秋已經帶着蔡光輝等人,遠離了野馬嶺一帶,進入平原地帶。

四周都是茫茫無際的田野,零落的村莊。

葉知秋觀風辯氣,選定了一塊荒地,以一座破廟爲中心,對蔡光輝說道:“老蔡,佈置搜魂大陣吧,你自己實習,我指點你。”

老蔡大喜過望,立刻開壇做法,準備捉鬼。

葉知秋在一邊指點,確保效果。

陣法漸漸啓動,破廟四周雷電交加,風雨大作。

小太歲鼓掌笑道:“好好好,把廟裏的小鬼小神們,嚇得屁滾尿流!”

說話間,一道黑氣從破廟裏沖天而起,向着正西滾滾而去。

“有妖物,想逃跑!”葉知秋冷笑,急忙加了一張符咒,口中唸咒:“西方太妙,追風大神。虛無至極,渺渺玄冥。能驅魑魅,斬絕妖精。神符到處,邪鬼斷形——急急如律令!”

咒語聲中,西方狂風大作,攔住了那股黑氣。

黑氣折回頭,試圖從南方逃跑。

葉知秋再加一張紙符,唸咒道:“南方玄真,閃電大神。千變萬化,出入如雲。身披金甲,手執火輪。神符到處,百妖現形——急急如律令!”

咒語念罷,南方天際中,一道驚電劈來,正劈在那股黑氣上!

黑氣被驚電劈散,隨即重新凝聚,現出一個高大的身影,衝着葉知秋法壇方向大吼:“是誰在與我爲敵?我是本地土地,你們不得無禮!”

“又是鬼佔神廟,冒出土地!”葉知秋冷笑,說道:“大洞天師,茅山掌門葉知秋在此,識相的,速速來我壇前,束手就擒!”

妖物大怒:“好,等我挑了你的法壇!”

說罷,妖物再次化作一道黑風,向着葉知秋壇前衝來!

小太歲鼓掌大笑:“打起來了,打起來了!”

葉知秋冷笑,閃身退在一邊,道:“老蔡,這個東西交給你。拿不下他,你提頭來見我!”

“師父放心,我一定讓他服服帖帖跪在壇前!”蔡光輝精神一振,抄起桃木劍,嚴陣以待。(8.30日,第一更。)g 葉知秋退在一邊,冷眼相看。

蔡光輝現在也是宗師級別的道行了,葉知秋對他有信心。

不過眼前的妖物,葉知秋還沒看出本相來。

眨眼間,那道黑風捲來。

蔡光輝桃木劍一指,陰陽之氣對衝,黑風猛地頓住,一個鬼影似人非人,似獸非獸,現出形來。

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 葉知秋一愣,這是什麼玩藝?

眼前的鬼影四肢落地,渾身漆黑,跟大狼狗差不多,也長着尾巴,可是脖子偏偏頂着人的腦袋!

“我擦,這是什麼傢伙,人模狗樣的?好玩,好玩!”小太歲又驚又喜,雙眼發亮。

“原來是個人頭大狗?”蔡光輝也吃了一驚,跳過法壇,揮起桃木劍劈!

對付鬼靈的話,桃木劍和新亭侯刀的威力差不多。

因爲輕便,所以蔡光輝選擇了桃木劍。

鬼靈很靈便,鬼影忽聚忽散,縹緲無定。

蔡光輝的桃木劍數次劈了鬼影,卻沒有多大效果。

“這是靈體,物理攻擊無效,換其他法術試試。”葉知秋說道。

“好嘞,看我的掌心雷!” 掬進眼裡的暖陽 蔡光輝咬破手指,在掌心畫了一道血符,劈向鬼影。

嘭地一聲響,鬼影被掌心雷震開,不敢再鬥,轉身奔向破廟!

畢竟蔡光輝也是道門高手,手底下是有真功夫的。

看見鬼靈逃走,蔡光輝拔腿追。

葉知秋喝道:“切莫管它,繼續搜魂!”

蔡光輝收住腳步,回到法壇前繼續施法。

隨着搜魂大陣的不斷髮威,陣法範圍內的孤魂野鬼,全部無所藏形,驚慌逃竄。

但是它們被陣法限定,逃不出去,只能在破廟四周打轉。

葉知秋看了看,這回圈定的野鬼不多,只有一二十個。

“收陣,向破廟方向壓縮,一打盡。”葉知秋說道。

蔡光輝領命,開始收。

漸漸地,陣法以破廟爲心,面積收縮到十丈方圓左右。

葉知秋嘿嘿一笑,走進陣法範圍內,先把那些野鬼收了,然後冷眼看着破廟,喝道:“剛纔人模狗樣的孽障,出來吧!”

“滾出來,要不我打爆你的狗頭!”小太歲也狗仗人勢地大喝。

蔡光輝控制着陣法,暫停逼迫。

廟裏忽然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陰冷地說道:“鬼不犯人,人不犯鬼,是什麼人在外面大呼小叫?”

葉知秋一喜,原來裏面還藏着一個老鬼呀!

“裝神弄鬼的,滾出來吧你!”小太歲捲起袖子,直衝廟門而去!

破廟無門,那麼敞開着。

可是小太歲剛剛衝到門裏,卻看見一隻鬼手憑空出現!

啪啪!

鬼手非常利索,重重地抽了小太歲兩個耳光!

“哎呀臥槽!”小太歲措手不及,被打得轉了個圈子,撲出廟門摔倒在地。

葉知秋忍不住一笑:“小太歲,出師不利啊!”

小太歲從地爬起來,怒道:“剛纔是我沒準備!媽蛋,敢打我,等我拆了你的破廟!秦毛人,給我!給我拆了這個破茅坑,否則,我罰你去修一輩子的長城!”

“吼——!”一聲咆哮,秦毛人衝進了破廟裏!

現在的秦毛人,幾乎是小太歲的狗腿子了,對小太歲言聽計從。

葉知秋也不着急,在一邊看着。

秦毛人銅皮鐵骨,小太歲抗打。

只聽見破廟裏劈啪作響,夾雜着狗叫和秦毛人的怒吼,一片嘈雜。

兩分鐘過去,秦毛人嗷地一聲大叫,從破廟裏跌了出來!

看來廟裏的老鬼很厲害,秦毛人也不是對手。

“真是個沒用的東西!”小太歲瞪了秦毛人一眼,轉頭對葉知秋說道:“老大,該你出手了!”

葉知秋點點頭,緩步走向廟門,擡手一道掌心雷劈出。

砰地一聲響,葉知秋的掌心雷和廟裏的鬼氣相遇而爆開,震得葉知秋向後退了一步!

“師父,讓我來吧?”蔡光輝說道。

蔡光輝看出來了,葉知秋現在的掌心雷,威力大不如從前,自己還要弱一點。

“不用,一個野鬼而已,不信我收拾不了她,給我桃木劍!”葉知秋大怒。

蔡光輝急忙前,奉桃木劍。

葉知秋接劍在手,咬破舌尖,一口鮮血噴了去,然後倒踏七星,斗折蛇行,劍指破廟,口唸咒:

“吾是洞太一君,頭戴七星步四靈。手執神劍震立,歷巽巡離直至坤。坎子恆山頂過,直下艮宮封鬼門。敢有不順吾道者,驅來劍下化爲塵——茅山敕劍咒,急急如律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