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末葉道長更是一臉驚駭,語氣顫抖的開口道:“我的媽丫!這麼多金子,一人搬一塊都發了!” 看着眼前不知道有多長的通道,而且周圍黃橙橙的全是金子。

我雖然不怎麼愛錢,可不代表着金子對我沒有吸引力。此時此刻,我還真和末葉道長想的一樣,直接搬一塊金磚回去。

不過這種想法也就在一瞬之間,畢竟找到仙寶,纔有機會讓如花好轉,遠離病痛的折磨。

所以,在短暫的驚訝之後,我便扭頭對着衆人開口道:“諸位,我們現在就進入神宮吧!也許神宮中的寶物,也可以幫助到孫哥!”

此刻趙武和買買提扶着孫海旺,趙武一聽我這般說道,臉色當場便露出驚喜之色。

我們來這是尋找什麼東西,他不知道。他們也都沒問,畢竟我們是僱主,他們只需要完成自己的職責便可。

可是順着時間的推移,趙武和買買提等,心裏都隱隱的猜測到,我們定然在找一種絕世瑰寶。

至於是何物,他們卻不得知曉。這會兒突然聽說我神宮中有什麼寶物可以幫助到他的大哥,趙武怎麼不驚喜?

“李、李隊長,真、真的?”趙武激動不已,嘴裏顫抖的開口。

聽到這兒,我也再次附喝一聲:“我不能確定,但有可能!”

趙武見我不敢確定,又有一點失落。不過轉念一想,又釋然了。在這麼下去,他的大哥定然不可能活着走出沙漠。現在有機會總比沒機會好。

趙武當場便點了點頭:“那我們快走吧!我怕、我怕我大哥堅持不了那麼久!”

我“嗯”了一聲,然後便揮手示意衆人,便第一個塔上了這黃金通道。

不一會兒,我們所有人都進入了通道之中。不過說也奇怪,當我們在通道上走出約五米之後,只聽我們身後突然傳來“砰”的一聲悶響。

所有人都會黃金通道好奇,這會兒聽到這異樣的聲音,全都被嚇了一跳。

同時齊刷刷的回頭望去,可這不回頭還好。

這一回頭,我們所有人只感覺後背發涼,額頭直冒冷汗,我們身後的青銅大門,此刻竟然離奇消失了。

不僅如此,本來我們才走出幾米,身後的門消失了,我們也應該在某處通道口。

可是我們卻發現身後卻出現了又一條望不到頭的黃金通道。此時的我們,就在在兩頭不知道有多遠的通道中間。

我當場倒吸一口涼氣,這是怎麼回事兒?我們明明通過的是青銅大門,而我我還用手摸過,那種實質的感覺,絕對不可能是幻覺。

心中驚駭不已,罕古麗更是被嚇得面如死灰。

好端端的我們,就這麼無憑無故的身處在兩頭望不到邊的黃金通道之中。

這、這是在是太過匪夷所思。

“炎子、你看我們是不是中了某種幻術?或者陷入了某種陣法?”姬無雙開口詢問,此刻他也是摸不着頭腦。

見姬無雙詢問,我也是搖頭不知。用手去感覺這黃金牆壁和用黃金澆築的石板,那種實質性的感覺,讓我很難相信,我們身處幻境之中。

因爲身後的大門消失,大家的好奇感也都跟着消失,都有些驚恐這地方。

千雲香此刻也開口問道:“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打量了兩個方向一眼然後深吸一口氣兒,最後開口道:“如今沒有別的辦法,我們只能向前!”

衆人見我做出決定,也都沒有反駁。至此,我們便紛紛開始上路。

走在無邊無際的黃金大道之上會有什麼感覺?很多人可能會說,好爽的樣子、這麼叼什麼的。

可我會說,一點也不安逸,即使周圍被金子圍繞,每一步下去,心裏都不會感覺到踏實。

那種感覺原至內心,甚至還伴隨着恐懼。如今我們不斷往前,可是就是走不到頭。

我已經詢問了好幾次上官仙,說我們是不是陷入了某種幻境之中。可是仙兒也無法分辨,說這裏根本就沒有道力的波動,或者說她道行不過,還無法感應。

就這般,一步、一步,大約我們走了三個小時,衆人終於感覺到累了。

便紛紛停了下來,此刻出了累,還有一種恐懼。

周圍全是是相同的黃金通道,可環抱黃金,卻難以看到道路的盡頭。這種無限的壓抑,真TM比對付紅兇還煩躁。

衆人都坐下,我檢查了一下孫海旺的傷勢,見他三火雖然弱,但卻不會在短時間熄滅。

所以說,他還可以活一段時間。我們都靠在黃金通道的牆壁之上,便開始討論我們到底是進入了怎樣的一種地方。

走三個小時的路,我們走了多長的路程?怎麼說也有二十公里路,就算帶着孫海旺拖慢了速度。三小時十五公里路總有吧?

十五公里路全是用黃金鑄就,而且還圍了牆。 傾國不傾城 並且不是什麼金漆,我們檢查過,全都是那種實質性的黃金。

這麼長的路,得用多少黃金?我想就算傳說中的孔雀王朝在有錢,也不可能鑄造出如此長的黃金大道吧?

還有,那青銅門是怎麼回事兒?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不爲人知的原因。

三個小時算是白走了,因爲我發現前方依舊看不到頭,還是無邊無際。

如果弄清楚青銅門爲何小時,這到底是一處什麼樣的存在。我想我們就有可能這般無休止的走下去,永遠也別想出去,最後就這麼死在這裏。

如今腦海之中突然想到這些,我直接便對着在場的人開口道:“諸位,我們肯定是陷入了某種幻境之中,就算我們的感覺再過真實。所有驗證幻術的道術都失效,但我認爲,這一定是一種幻術,而且還很厲害。”

“此話怎講?”末葉道長開口道。

寵妻攻略:狼性首席夜夜歡 夜涼船影浸諳離 “前輩,你可以試想一下,孔雀王朝在富有,也不能建造出這麼長的黃金通道。我認爲,我們的的確確在黃金通道之中,但通道肯定沒那麼長,而我們也很有可能在踏步或者轉圈!”

“鬼打牆?李隊長,你是說我們遇到了鬼打牆嗎?”趙武突然開口。

趙武雖不是道士,這鬼打牆卻也聽說過。而且在部隊的時候,也遇到過,不過他們當兵的殺氣重,一般的孤魂野鬼時不敢爲難的。

所有趙武也沒當回事兒,自從相信了鬼神之說。現在聽我說原地踏步之類的話,他直接就想到了鬼打牆。

聽趙武開口,我扭頭對着他開口道:“差不多吧!不過我們遇到的,可能比鬼打牆還有厲害。”

“比鬼打牆還有厲害?”

“沒錯,鬼打牆也就可以迷惑普通人,凡是可以開天眼的,幾乎都不會被矇騙!”千雲香在一旁附喝一聲。

千雲香說得沒錯,鬼打牆一般都是一些遊魂野鬼捉弄人的,就算陽火重一些。都不可被鬼打牆迷惑。

這種陰魂的最低等級妖術,根本就不可能迷惑我們。可是話又說回來,我們不止遇到了鬼打牆,那又是遇到了什麼?

陣法?一種罕見的強大陣法?想到這裏,我再次開口道:“雞哥,也許我們落入了某種陣法之中,你快看看,我們是不是落入了陣法裏!”

雖然仙兒已經告訴我,她根本就沒有感覺到道氣的流動。也就是說,我們可能沒有遇到陣法。

但現在的形勢,我也得問問所有人得意見不是?姬無雙聽我這般問,卻直接搖了搖頭,說出了與仙兒一般的話。

隨後,我們所有人都一籌莫展,可就在此時。千雲香卻突然開口道:“諸位,也許我們真的是遇見了鬼打牆!”

“不可能,這般低等的妖術,不可能迷惑我們!”就是反駁道。

不過我卻感覺千雲香話裏有話,我急忙制止了姬無雙:“雞哥,你聽千雲香把話說完!”

千雲香對着姬無雙翻了一個白眼兒,氣的雞哥差點又暴走。不過最後還是忍了下來,接下來千雲香接着說道:“也許涉及這條黃金通道的人,正是利用了我們這樣的心裏,你想啊?這裏是黑塔三十六層。不說孔雀王朝還沒覆滅的時候,就是現在,我們來到這裏就已經是艱難重重,經歷了多少的危險……”

千雲香剛說到這裏,末葉道長卻突然插話道:“丫頭,這和我們被捆在這裏有關係嗎?”

甜愛鮮妻:帝少別太猛 千雲香的話被打斷,並沒有生氣,而且再次開口道:“有,前面那麼多兇險我們都過來了。也就說明,能來到這裏的人,各個都強大厲害。這前往神宮的通道,理應說是最難的關卡!可是再離開的防禦,也都會被突破。”

說到此處,衆人都還不怎麼了解,依舊疑惑的望着千雲香。

千雲香停頓了一下,微微一笑:“也許這正是設計者厲害之處,這通往神宮的黃金通道之中,本來應該設計當時最厲害的陣法和妖物,可是誰也不敢保證這些東西可以永久的保存。所以,設計者或許真的就設計了一個最爲簡單的,簡單的普通道術都可以破解的防禦措施,鬼打牆!”

“鬼打牆,不會吧?我怎麼在開啓天眼後,並看不透這裏呢!”姬無雙與千雲香再次針尖對麥芒。

不過千雲香卻對着雞哥輕蔑的一笑:“我知道你笨,可你別表現出來啊!”

“你!”姬無雙被氣得七竅生煙,準備反駁。可被我拉住,同時我示意千雲香繼續說。

千雲香也不怠慢,然後繼續開口道:“但這種鬼打牆卻又不是普通的鬼打牆,一定得到過某種昇華。可是鬼打牆不管怎麼昇華,都有破解之法!”

此言一出,衆人都好似看到了希望。末葉道長再次放聲大笑:“哈哈哈,童子尿、這東西定然可破鬼打牆!” 童子尿,在民間傳說裏,那可是了不得的東西。

不僅有驅邪避兇的效果,甚至在偏遠的農村,至今都認爲這東西可以治病,甚至食用。

最爲出名的就是浙江金華的東陽,那裏至今都還在延續世代傳下來的規矩,甚至還當選了非物質文化遺產。每每到開春的時候,村裏的老人就會用童子尿煮雞蛋。

如今一聽到末葉道長提到童子尿,我當場就想到了關於這東西的說有信息。

可是話又說回來,我們這裏全都是成年人,有屁個童子。這童子處男身,到還有一個。

我臉上抽搐爲了幾下,然後扭頭對着末葉道長開口道:“前輩,我們這裏可沒有童子,都是成年人!”

末葉道長一聽我這般開口道,就和吃癟了一般。當場便掃視了四周一圈,然後結巴的開口道:“是、是啊!”

見末葉道長那尷尬的模樣,我翻了一個白眼兒。不過就在此刻,千雲香卻突然開口道:“雖然大家都是成年人,沒有童子尿,但只有沒破身子,我想還是有一定的效果的!”

聽到此言,我當場點了點頭。這會兒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在野外遇見了鬼打牆,要麼大罵,要麼灑尿破解。剛想到這裏,一旁的千雲香便對着姬無雙大聲的開口道:“姬無雙,你快點!”

以爲你千雲香的聲音比較大,所有人都被她吸引,所以全都望向了她。

姬無雙聽千雲香對自己這般說道,眉頭微皺。當場便開口道:“什麼快點?”

“裝傻啊?快脫褲子?”千雲香一點也不害羞,直接開口道。

可是姬無雙一聽這話,當場便往後退了一步:“千雲香,你想幹嘛?”

見姬無雙露出有些害怕和警惕的模樣,我當時竟然感覺有些好笑,畢竟這小子平日裏看起來都比較高冷。

現在竟然被一個女人喊着脫褲子,我感受實在是好笑。

此刻千雲香翻了一個白眼兒:“幹嘛?用你的童子尿啊?”

千雲香大大咧咧的開口,讓一旁的罕古麗很不好意思。畢竟人家才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孩兒。

看着千雲香那大大咧咧的模樣,我不由的想到了凌傷雪,感覺有時候千雲香和凌傷雪很像。

不過正當我想着的時候,姬無雙卻突然開口:“我這把年紀了,你看我還像是童子嗎?”

雞哥反駁道,不過千雲香卻在此時秀眉一挑,直接追問道:“你當然不是童子,是處男也可以!”

姬無雙此刻也沒多想,直接回答:“我早就不是處男了!”

“什麼?什麼時候的事兒?”千雲香好似有些怒意,再次追問。

姬無雙本想回答,可是剛一張嘴,便突然想到了什麼:“嘿,關你什麼事兒?”

雞哥不說這話還好,結果剛一出口,二人再次槓上了。

尼瑪!看着這兩人,我真是有些無語。我此時掃視了周圍一眼,見就買買提和末葉道長以及趙武和昏迷的孫海旺,他們都這麼大把年紀了,肯定不是處男。

其餘的千雲香和罕古麗有是女子,至於他們是不是處子,此刻也不好問。但也不可能讓她兩在這裏脫褲子把?

所以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你們別吵了,我有!”

衆人聽我這般開口,全都齊刷刷的望向了我。都露出驚訝之色?就連姬無雙也不可置信的對我說道:“炎、炎子,竟然、你,你還是處男?”

我笑了笑,點了點頭。

同時,罕古麗更是用着有些羞澀的語氣問道:“炎哥,你不是說你結婚了嗎?”

見罕古麗這般詢問,我笑了笑:“我妻子死後,我才和她結婚的!”

我說的都是實話,而且一點也不假。仙兒也就在我身旁,可是罕古麗聽了,卻用着一種異樣的目光注視着我。

最後,我喝了兩口水,醞釀了一會兒。也就用買買提撿到的一件爛古董罐子裝了一點。

接下來,我對着末葉道長開口道:“末葉前輩,不知道接下來的破解方法如何?”

“接下來就交給我把,成與不成,那就看天命吧!”

說完,末葉道長已經拿出了三株短香,並且將其點燃。

最終對着通道兩頭擺了擺,最後嘴裏“吱吱嗚嗚”的唸叨一些什麼,但我們都聽不懂。

除了這些,末葉道長好似還拜了四方。最終纔拿起我那不多的童子尿,最後往地上一灑。同時他雙手迅速結印,嘴裏當即喝道:“急急如律令,開!”

此言一出,我們眼前所見的黃金通道,還真的出現了一些變化。

我們四周開始變得模糊了起來,就好處出現了霧氣一般。漸漸的,漸漸的無邊無際的黃金通道開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黑乎乎的岩石。

這種模糊的變化大約持續了幾分鐘,當週圍徹底變得清晰的時候,我們四周已經徹底便了一個模樣。

只見我們身處一個奇異的山洞之中,周圍的漆黑的山壁之上,竟然長滿了水晶。

扭頭向後望去,發現蒼古的青銅大門還在。就在山壁之上,至於那黃金通道,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我們坐在的地面,則是黑色的岩石。同時地上還有一些尿液。

“出來了,我們出來了!”趙武興奮的大叫。

而我此刻卻在思考一個問題,我們到底是怎麼中了鬼打牆的?

可這個問題好似沒有人可以回答,但這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們已經離開了那裏,現在走上了真正前往神宮的通道。

我轉身來到蒼古的青銅大門前,用手將其拉開。發現門後是白色的光幕,霧濛濛的。

看到這裏,我深吸了一口空氣。看來這裏還真的埋藏了不少的祕密。這種光幕,我也就在地府見到過。

印象最爲深刻的,便是出陰山時,遇到的那座傳送陣。

此時此刻,我已然知道。這裏事一座傳送陣。至於入口,就是黑塔三十六層的通天柱上。

那些甲殼蟲就是開啓傳送陣的鑰匙,這也是爲何,在黑塔之中餵養了那麼多的甲殼蟲。

至於那些殭屍,這會兒我依舊沒有找到答案。不知道它們爲何突然詐屍,突然就成爲兇猛的殭屍。

而且我們遇見的三具詐屍的屍體,明顯是凌傷雪的同伴。

如今確定這裏既是入口也是出口之後,我們便開始向着前方走去。我們都打量着四周的請。

發現這裏是一處山洞,山洞如同峽谷,周圍有很多天然水晶,而且在山洞的頂端,還有很多夜明珠。

這些東西全都被鑲嵌在了山洞的頂端,漆黑的山洞之中,這些夜明珠如同星辰。

加上週邊有很多的水晶,讓光芒得到了反射。即使沒有一點點陽光,周圍也都有一些明亮。

就這麼,我們在這如同峽谷的山洞之中走着,大約走了半個小時。周圍的事物再次發生了變化,周圍開始出現了雕像,水晶也越來越多。

此刻山洞的兩側出現了兩隻水晶雕刻的孔雀,這雕塑很大,每一尊少說有十米高。孔雀的雙眼都有夜明珠,在漆黑的環境中,放出點點的綠光。顯得很是詭異,但這些並不能讓我們止步。

我們繼續現在,前方的事物依舊在不斷變化。又過了半個小時,我們四周再也沒有了黑色的岩石,取而代之的是們全都是水晶。

衆人驚呼,沒想死亡沙漠中,見到了這麼多的水晶。

而且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在黑塔之下,羽城地底不知多少米的深處。

周圍的水晶並不雜亂無章,明顯被認爲雕琢過。地面的水晶也都是一塊一塊的,呈現出水晶大道。

這女孩兒都喜歡漂亮美麗,這罕古麗和千雲香很是被吸引……

這一路上,我們幾個男的相互照看孫海旺。希望他可以堅持久一點,但他的生命特徵卻在急速下降。

至此,又過了一個小時。我們走進了一處更大的山洞之中。

這山洞有多大?可能就和現在的國家鳥巢體育場差不多吧!

如今走進這麼大的地底山洞之中,我們所有人都被震撼了。可這山洞大算得了什麼?最爲神奇得是,山洞頂上不僅用寶石夜明珠裝飾上了日夜星辰。在山洞的正中間,竟然有一座高約十米的高臺。

在高臺之上,竟還有一座用水晶建造的水晶宮殿。 封少追妻計劃:請妻入甕 在宮殿四周,各式各樣的水晶雕塑,走廊、孔雀、石獅子等等。

宮殿正對我們,而我們也開着天眼。正好看到水晶宮殿上的牌匾,上面赫然寫着兩個黑色大字。當姬無雙看到這兩個黑體大字的之後,當場便驚呼出聲:“神宮!”

衆人一聽神宮,全都身體一震。到了,我們終於來到了神宮。

“到了,大哥我們到了!”趙武激動。

買買提也是不斷的念道:“胡大保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