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是鬼虎這個傢伙是一個死心眼,他跪在地上拼命的搖頭道:大哥這輩子的五弊三缺,本來是斷三指,可由於我這個心魔從中作梗,導致大哥直接沒了一條手臂這都是我的錯。

聽到鬼虎的話,我心中不由得一顫,手臂這件事一直是我心中的疙瘩,如今終於知道罪魁禍首了,但我還是壓下了心中的怨恨,故作輕鬆的說道:二弟不關你的事,這都是我的命。

鬼虎聽到我的話,淡淡的搖了搖頭,他彷彿下了什麼決定,眼神逐漸堅定了下來,猛然衝到我的身邊,抓住我的斷臂說:白虎,我不要欠你的,現在我用命來還! 鬼虎抓住我的斷壁處後,也不知使了什麼神通,我居然動彈分毫,而且能清晰的感覺到,我的斷臂處傳來極爲痛癢的感覺,就好像無數只螞蟻在上面撕咬一樣。

這種感覺讓我實在難以忍受,不由得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暗虎見狀非常的焦急,他身上的陰氣暴漲,想要阻止這一幕的發生。

神君有個小師妹 鬼虎瞬間回過頭吼道:暗虎,你千萬不要輕舉妄動,一旦打斷了我,白虎和我誰也活不下來,放心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想還債而已。

暗虎聞言臉色變得極爲複雜,他似乎知道了鬼虎想要幹什麼,咬着牙收回了暗虎刀,賭氣似的坐在地上,眼神中不斷閃爍着淚光。

可是我不知道啊!雖然我沒感覺到鬼虎的殺意,但我也明白,如果鬼虎這樣下去,絕對會有我不想看見的事情發生。

於是我嚴厲的訓斥道:鬼虎,你快給我鬆手,我不需要你還我什麼,暗虎你還在哪裏愣着幹嘛,幫忙啊!

暗虎出奇的沒有搭理我,只是在哪裏默默的流着眼淚,鬼虎卻笑着說道:我從來就不聽你的話,現在我依舊不想聽你的話,哈哈哈哈…..。

隨着鬼虎的笑聲,他身上的陰氣更盛了,同樣的我斷臂處又傳來了一陣劇痛,撥皮抽筋碎骨也不過如此了吧。

如果不是這些年經歷過不少苦痛,恐怕我現在已經昏了過去吧,即便我的意志力已經很堅強了,我的慘叫聲依舊絡繹不絕。

這時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我原本殘缺的手臂,居然正在慢慢的生長,沒過一會就長到了手肘的位置。

如此的神通,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原本我還以爲,鬼虎是想自盡而亡,用命來贖罪,可是我這才發現我想的太簡單了。

鬼虎這傢伙居然想逆天而行,他冒着魂飛魄散的危險,要破除我的五弊三缺,真是太他媽的胡鬧了,就算他能夠成功,天道的懲罰,他是妥妥的消失啊!

我想要掙扎他的束縛,可是我忘了,我現在根本無法調動一點靈力,我勉強回過頭對暗虎刀吼道:你不知道他要幹啥啊!還愣着幹什麼,你快點解開結界,在晚一點就來不及了。

我話音剛落,鬼虎同樣轉過頭吼道:你敢!老三你給我滾一邊去,這裏沒有你的事,要不然我倆就一起死!

暗虎徹底崩了,他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絕望的喊道:你們愛咋咋地,我不管了,你們愛死不死!

說完暗虎大手一揮,周圍的結界就消失了,他也一頭鑽進暗虎刀中,插在我們的面前,徹底沒有了動靜。

不過我體內的靈力也慢慢涌了出來,我勉強操縱着靈力,想要抵抗鬼虎的行爲,但是靈力轉動的非常緩慢,根本不足以抵抗。

鬼虎看到我的樣子,有些得意的說道:白虎你別白費力氣了,我在擒住你的瞬間就下了一道禁忌,現在你的靈力已經被我壓制住了,安靜一會吧。

這時那三個大佬,突然出現在我們的身邊,看到這樣的場景,第一反應就是我被劫持了,脾氣最爲暴躁的林中將喊道:賊子好膽!

林中將說罷,憑空出現一把大刀,朝着鬼虎砍了過來,看到這樣的場景,我心中不由得大喜,還是自己人靠譜啊!雖然這樣可能讓鬼虎重傷,但是總比魂飛魄散的要好。

鬼虎臉色狂變,可是他沒有絲毫閃躲的意思,反而加大了力度,身上的陰氣齊齊灌注進了我的體內。

眼看大刀就要落在暗虎的頭上,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鬼虎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頭巨龍,死死地咬住大刀,使其動彈不了分毫。

看到自己的攻擊被阻,林中將一下就火了,他回頭看着普智和尚吼道:禿驢你瘋了!你他孃的攔我幹嘛,沒看這個心魔正在害昊天麼?

普智和尚嘆口氣,頌了聲佛號說道:林中將切莫心急,這個心魔哪裏是在害小施主,他這是再幫他逆天改名啊!

鬼虎聞言感激的看了普智和尚一眼,然後繼續往我體內灌輸着陰氣,而我則截然相反,我咬牙切齒的看着普智和尚說道:大師,我求求你了,快別在這慈悲爲懷了,想辦法趕緊把他弄開,您也知道逆天改命的下場!

普智和尚搖了搖頭,並沒有說話,默默唸着佛經,見狀我剛要罵他,胡三太爺語氣沉重的說道:昊天,不是這禿驢見死不救,而是已經太晚了。

胡三太爺話音剛落,我就感覺自己的左手傳來一陣冰寒,緊接着經脈就傳來一陣漲痛,我忍不住一拳砸在了地上。

感受到這股力量發泄出去後,我頓時舒服了好多,地面卻慘了,出現了一個直徑大概二十米的大坑,不知道的還以爲這裏被隕石砸了呢。

可是我現在絲毫沒有喜悅的感覺,我連忙起身,四處查尋鬼虎的下落,結果發現他正靠在暗虎刀上面,身形不斷的顫抖。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又那裏不知道,這是即將魂飛魄散的前兆啊!我頓時就慌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是用力的抓住她的手。

不過很快我就想起了,身後還有三個大佬,我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說道:胡三太爺、普智大師、林中將,我求求你們,想辦法救救我弟弟吧,他要徹底消失了!

可是他們的反應卻讓我失望了,林中將和普智和尚,緊閉雙眼不停的搖頭,沒有多說半句話,胡三太爺卻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這時鬼虎卻艱難的開口說道:大哥,我鬼虎欠你的,今天拿命還上了,不再欠你的了!我好久沒有這麼輕鬆了,你看母親好像來接我了。

說完這些話後鬼虎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看到這一幕,劇烈的悲痛下,我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噴到了鬼虎的身上。

誰成想奇蹟發生了,鬼虎居然停止了消散,散去的魂魄居然慢慢的回來了,這時我纔想到,對啊!我是無常命啊!這下有救了!

總裁只歡不愛 可我不知道的是,胡三太爺卻搖了搖頭,嘆息道:時也!命也!希望昊天能挺過去吧。 當然胡三太爺的這些話,我根本就沒有聽到,因爲我一心都在鬼虎身上,結果他再次出現了狀況。

這個村長有點兒彪 本以爲這次會像之前一樣,鬼虎會被我直接超度輪迴,可現實去讓我摸不清了頭腦,他居然就保持了這樣,沒有絲毫的變化。

我甚至割開了手腕放在了他的身上,手腕上流出的鮮血,都快把他浸透了,可他還是那樣,靈魂不穩的顫抖,還不魂飛魄散,也沒有去輪迴的意思。

如果找這樣流下去,我恐怕就要和他一起去輪迴了,雖然修行的人身體素質好,但是也架不住留這麼多的血啊!我現在只感覺四肢冰涼,眼前一陣眩暈。

胡三太爺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咬了咬牙吼道:昊天,你的無常血僅僅能吊住他,想要幫他輪迴還得用超度之法!

聽到這話,我好像打了雞血一樣,精神大振,我心中暗想早說啊!我差點就失血過多而死了,真是的。

我把手上的傷口止住,深吸一口氣,盤腿坐在地上,念起了渡靈真經,一道道經文從我口中凝聚成形,圍繞在他的身上,鬼虎頓時顯露出祥和之色。

剛開始還好,渡靈真經唸的非常順利,可是後來就不行了,彷彿有什麼東西在阻礙我一樣,我每念一句經文都要耗費極大的力氣,而且靈力像流水一樣流淌出去。

現在渡靈真經已經唸了一大半,只要把剩下的那些唸完,再加上我的無常血,絕對可以讓鬼虎直接進入輪迴,可是就那一小點,我卻念不下去了。

雖然我知道我自己已經不行了,但我還是咬着牙硬撐,如果我現在就停止的話,那就前功盡棄了,鬼虎也徹底玩完了。

這時暗虎突然出現,把手搭在我身上,低聲怒吼道:大哥,你堅持住啊!我來助你,說罷一股精純的陰氣,從他的體內灌注到我的身體裏。

有了這股外來之力,我誦唸經文瞬間輕鬆了許多,即便我念的再慢,那也只需要五分鐘就可以結束了。

就在此時,我的面前突然閃過一道炸雷,把距離我不遠的小樹直接劈成兩節,我也被嚇了一大跳,腦海中一片空白。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口中的渡靈真經並沒有停下來,依舊不緊不慢的唸誦出來,不過現在我的心中極其不安,有種烏雲蓋頂的感覺。

胡三太爺的聲音傳來道:昊天,實在不行就放手吧,剛纔那道天雷,是天道對你的警告,這位幫你逆天改命,已經觸碰了規則,註定要魂飛魄散,如果你還不放手的話,下一道雷就是劈在你的頭上,而且我們還幫不了你,如果我們出手的話,降下來的懲罰恐怕會更加嚴重。

暗虎也沉聲說道:大哥,胡三太爺說的沒錯,實在不行就算了吧,如果天道降下刑罰,最差的咱也頂不住啊!

聽到這話我心中不由得一顫,不過我還是強壓住心中的恐懼,冷冷的瞪了暗虎一眼,意思你是不是貪生怕死?

暗虎與我心意相通,自然也能看明白我什麼意思,他連忙擺手說道:大哥,我可不是怕死,我只是擔心你,既然你心意已決,那咱們三兄弟,就和這賊老天拼一把。

我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誦唸着佛經,暗虎也是陰氣盡數激發,形成一個盾牌的形狀,擋在我們的頭頂。

林中將見狀也是大急,他大聲勸了我們一下,結果發現我們並沒有搭理他後,轉頭看向胡三太爺問道:太爺,昊天可是你們馬家的人啊!你不能見死不救吧,你多說兩句話能死啊!

胡三太爺聞言苦笑一下,有些無奈的回答道:昊天什麼性格我太瞭解了,如果剛纔我出手了他會恨我一輩子的,甚至有可能當場自盡,再者說已經來不及了,說着胡三太爺指了指天空。

護花高手在都市 林中將順着太爺的手指看去,臉色瞬間大變,他嚥了口唾沫,有些恐懼的說道:五.五色彩雲,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五雷轟頂?!

胡三太爺點了點頭,有長舒了一口氣,林中將頓時就急了,他連忙說道:太爺,禿驢快想點辦法啊!這狗日的五雷我也就能抗前三道,讓這小輩怎麼抗啊!

普智和尚搖了搖頭說道:此事無解!一切都要看小施主的造化了,只要他能扛住這五雷,自然就平安無事了,如果扛不住那就只有一個下場,阿彌陀佛。林中將喃喃自語道:魂飛魄散。

看着天空中絢麗的雲彩,我心中沒有絲毫的欣賞,在這美麗下蘊含的威壓,恐怕只有我和暗虎能親身感覺到,實在是太可怕了!

雖然我心驚膽戰,但是我的嘴沒有絲毫的停頓,我現在真是盡全力念渡靈真經了,我和暗虎都知道,勝敗就在此一舉了。

沒有任何的徵兆,第一道雷就劈了下來,我能清晰的看見,這道雷落在暗虎,形成的陰氣盾牌上,兩者僵持不下,沒過幾秒鐘,這第一道雷就消散了。

我心中暗暗鬆了口氣,但是我依舊沒有掉以輕心,因爲出馬百科全書上記載過五雷轟頂,裏面詳細的說過,五雷中的前三道雷都不算太強,最後的兩道雷纔是正餐,第四道雷稱之爲陽雷,有着毀滅一切的氣勢和威能。

第五道雷也就是最後一道雷,它代表的是陰雷,如果單輪威力來說,他甚至比不上前三道,他之所以最強,就是因爲他無視肉體,直接轟擊靈魂。

這時第二道雷落下來了,不過和之前的一樣,這道雷也被暗虎的陰氣抗住了,但是暗虎也不好過,單單是這兩道雷,就已經夠他受得了,他的陰氣已經損耗大半了。

可是天上的雲彩絲毫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轟隆一聲落下了第三道雷,暗虎一頭鑽進刀身裏,藉助暗虎刀頂住了這一雷擊。

不過還沒等第三道雷消失,毀滅一切的陽雷就落了下來,那閃爍的白光,刺傷了我的雙眼,但是我能清晰的聽到暗虎的慘叫聲。

我不由心中大急,當我勉強睜開眼睛的時候,發覺暗虎刀竟然攔腰被劈斷了,而暗虎則萎靡的躺在地上,不知生死。 我咬着牙轉過頭去,淚水不斷的從我雙目中流下,就剩下最後兩句經文了,我不能就此放棄,而且我堅信暗虎絕對不會死的!

天上的雷雲也詭異的安靜了下來,似乎變成了普通的雲彩,沒有半點的異動,可我知道這是暴風雨前的安靜。

最後兩句經文終於唸完了,而那些經文也化成了一個金色的蓮臺,託着鬼虎沉入地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到這個場景,我欣慰的笑了一下,不管怎麼樣,最終還是成功了,只不過付出的代價可能有點大、

我低下頭喃喃自語道:鬼虎,你欠我的,永遠都別想還清了,我要你生生世世都欠我的,哈哈。

說得好!這三個字傳入我的耳中,我猛然回過頭去,發現暗虎正託着斷刀,笑呵呵的看着我。

我心中好像揪着一樣的疼,現在的暗虎哪還有之前的神采,他就好像是風中的燭火,隨時都有可能消散。

暗虎看我這個樣子,搖搖晃晃的飄到我的身邊,特別不屑的說道:還是大哥呢,能不能有點出息,我不是還沒死呢麼,你哭個蛋!

聽到這話,我慌忙抹去眼淚,激動的說道:暗虎,你還有救是不是,你快告訴我,該怎麼幫你?

暗虎點了點頭,嚴肅的說道:我被煉成器靈,三魂七魄就剩下三魂了,今日之事對我來說,也是福禍相依,如果日後成功的話,我就能徹底的復活了。

暗虎說到這,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嚮往,好像提醒似的,天空之中突然發出一聲悶響,暗虎臉色一變。

他慌忙的說道:大哥,我的三魂會在你重塑的手臂中沉睡,等你有達到六竅後期,一定要找到極陰之地,並且集齊六中至陰之物,還有一種純陽之物,以北斗之陣擺列,然後把我的三魂放在陣列之上,七七四十九天之後,我就能復活了。

這時暗虎的身軀突然搖晃一下,彷彿達到了極限了一樣,不過他還是艱難的說道:暗虎刀雖然被毀了一半,靈性大失,但是經過陽雷的洗禮,堅固更勝以前,芥子之能也沒事,弟弟日後不能幫你了,剩下的就全靠你了,說完暗虎化作一團黑霧,落在我的左臂上,形成一個黑虎圖騰。

現在我的胸口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上了一樣,暗虎說得輕鬆,但是我心裏知道,他說的這種方法,有點類似於諸葛武侯的七星燈,而且成功的可能性不超過三成、

我滿是怨毒的望着天上的雲,勉強的站了起來,雖然我的體內空空如也,沒有一絲的靈力,但我還是急切的想要釋放,否則的話我感覺我都快瘋了,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朝着天空的彩雲,發出了一聲怒吼。

愛是蒼山覆雪 天道似乎也感到了我的挑釁,一道漆黑的閃電,慢悠悠的落了下來,雖然這道閃電很慢,但卻給我一種無法閃躲的感覺。

我心裏一橫,暗想大不了就是一死被,不過就算是死,我要死的響響亮亮,我把身上的殺勢全都釋放出來,朝着那道陰雷大吼一聲殺!

這時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本來我的腦海裏全都是殺意,但是恍惚之間,我的腦海裏浮現出一副白色老虎朝着天空怒吼的畫面。

而且我吼出的“殺”字,居然變成了老虎的吼叫聲,一道肉眼可見的音波從我嘴裏吼出去,那強大的威力,震得我滿口鮮血。

那三位大佬看到這一幕全都蒙了,林中將有些哆嗦的問道:如果我不是做夢的話,這招末不就是聖獸白虎的天賦神通,白虎嘯天!?

胡三太爺激動的滿臉通紅,他激動的說道:沒錯!這就是白虎嘯天,這小子真是給我太多驚喜了,這下有救了,只是不知道,他那裏學會的這招。

普智和尚卻搖了搖頭說道:還是差了一點,如果小施主是白虎真身的話,對付陰雷足矣,可是看他的樣子,應該是白虎嘯天命格,外加身上有一絲白虎真靈,纔會偶然釋放出白虎的天賦神通,雖然威力剛猛,但還是差了些神韻,空有其形,不足以滅這道陰雷。

果不其然,我這聲怒吼過後,腦袋就好像灌鉛了一樣,昏昏沉沉的,根本提不了一絲力氣,我無力的坐在地上,目光有些呆着的望着那縮小一半的陰雷,無奈的笑了笑,還是難逃一死麼?

胡三太爺看到這樣的場景,身體的靈力暴動起來,猛然去向那道陰雷衝了過去,他知道如果我捱了這一下,恐怕連輪迴的機會都沒有。

可是他剛飛到一半,就被林中將和普智和尚攔了下來,胡三太爺見狀激動的吼道:你們別擋路,如果我不去的話,這孩子就完了!

林中將同樣激動的吼道:胡三,你千年的修爲活到狗肚子裏了?你應該知道,現在過去不是救他,而是在害他!到時雷劫威力變強,七重雷劫你能扛得住?到時候不過是多一具屍體!

普智和尚嘆了口氣說道:太爺,林中將說的沒錯,只要小施主能挺住,現在還有一線生機,千萬不要衝動啊!

胡三太爺嘴脣蠕動兩下,最終還是鬆開了緊握的拳頭說道,不甘的低吼了一聲,然後轉過頭去,不忍在看我被雷劈。

那道陰雷最終還是落在了我的頭上,我只覺得頭頂一涼,緊接着就是來自靈魂的劇痛,我的靈魂瞬間飛出了體外。

黑色的雷電不停的在我身上閃耀,我能清晰的感覺到靈魂正不斷的消散,我的意志也在逐漸的消散,但是這劇痛的感覺,還是圍繞在我的身邊,彷彿永遠都不會消散一般。

我現在終於明白什麼叫死也是一種解脫,可是我根本做不到,我只能經歷的劇痛,外加昏沉的看着自己消散在這世界裏。

突然我麻木的頭頂,傳來一陣溫暖的感覺,身上的劇痛,遇見這股溫暖,就像耗子見到貓一樣,迅速的離開了我的體外。

我最後還是失去了意識,但是我知道,我還活着,我並沒有死。 一個月後,JL市的一傢俬人療養院裏,柔軟的草地上,躺着一個懶洋洋的年輕人,嘴裏叼着一顆雜草,看起來吊兒郎當的樣子,身邊的兩側,放着一柄斷刀還有一張機票。

沒錯這個年輕人就是我,五雷轟頂的陰雷,最後還是讓我抗了下來,當然能活下來,並不是我自身的實力,而是好人有好報,我體內的功德保護了我,要不然我現在魂都沒了。

即便是這樣,我也沒好到哪去,魂體受損,足足躺了三個星期,我才醒了過來,不過比起變成白癡來說,這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這些天的時間,我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的想了許多,關於白虎的一切,還有我的命格等等,最終我想通了,我就是我,什麼前世恩怨,跟我都沒什麼關係,到時候把暗虎復活,幫諸葛大爺報仇,再把常爺找回來,我就回到老家,開一家飯館,過着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

不過飯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憑藉我現在的實力,想要做成這些還是太過勉強,我首要的任務就是達到六竅。

現在我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四竅後期,至於爲什麼進步的這麼快,我想是鬼虎在幫我逆天改名的時候,把心魔原本的修爲也傳給了我,這纔有了質的飛躍。

這些都不重要,重點是我的體內居然也形成了一個太極,左半身運轉着陰氣,右半身運轉着陽氣,中間的太極就像個紐帶一樣,把兩者結合在一起、

剛開始我還不明白,爲什麼體內會有這樣的變化,但是想着想着也就想通了,我一直以來修煉的都是陽氣,而我體內卻有陰脈,心魔傳輸給我的力量,應該是激發了體內的陰脈,再加上心魔本身就是在我體內修煉的,所以他的力量和我並不衝突。

不管怎麼樣,這種情況的發生對於我來說都是好事,我嘗試了一下吸收陰氣,結果發現效果好的恐怖,要比我以前吸收陽氣的速度快了六七倍。

而且我現在完全可以陰陽互轉,但是陰氣只能從左手運轉,而陽氣要從右手運轉,在實力巨大的提升面前,這點小瑕疵完全可以忽略。

我現在很有自信,遇見五竅的高手,我不請仙上身都可以一戰,如果請仙上身的話,尋常的五竅後期絕對不在話下。

我捏了捏左手,看着手臂上的黑虎刺青,心中升起的喜悅,再次壓了下去,這麼多天了,暗虎依舊沒有半點動靜,我怎麼都找不到他在我的體內那沉睡了,好像真的變成了一個刺青。

而林中將那邊,已經爲我安排好了一切,我的母親和奶奶都被接到了,靈異調查局家屬居住的地方,而父親也掉到了SY軍區當紀委,這一切都是爲了防止日後的仇家報復,也算是幫我解決了後顧之憂。

同時送過來的還有一個入隊通知書和一張機票,對於我這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供奉,靈異調查局裏難免有些異議,所以準備叫我去BJ總部,給我來個當面考覈,至於時間嘛就在今天晚上。

看時間差不多了,我站起來舒服的伸了個懶腰,把暗虎刀和機票拿好後,慢慢悠悠的走出了療養院。

說實話,我還真捨不得這裏,吃的好住得好,幹啥都有人伺候,還有漂亮的護士小姐姐,就是檢查身體的時候麻煩點,否則的話堪稱完美。

不過在這裏呆一天,價格可不低,我這呆了一個月花了整整三萬多,平均下來每天至少一千多,要不是國家拿錢,估計我都得大罵黑店了。

林中將辦事真沒的說,我剛一出療養院的門,正想怎麼打車呢,結果一個兵哥哥小跑過來,敬個禮說道:首長您好,我是專門來接您的,現在距離飛機起飛還有三個小時,請您上車。

說完他小跑到一個軍用吉普前,幫我打開車門,看人家這麼細心,我也沒猶豫,快步上了車。

上車之後,那兵哥哥遞給了我一個檔案袋說道:首長,這是上面給您準備的資料,還有證件,請您過目。

我接過檔案袋,發現裏面就是幾張A4紙,還有一個小本本,紙上打印了一堆條例,比如說不能用神通術法什麼的謀取錢財等等,總而言之就是一堆警告。

我隨便掃了兩眼後,就把這些A4紙放在了一邊,拿起那個小本本,翻開第一頁,就是我的照片,這還是我當年照身份證時候的照片呢,看起來略微有一些稚嫩,下面寫着SY軍區參謀,級別上校後邊還加了個括號,特別行動員。

看到上面寫的字,我不由的笑了一下,我爹混了一輩子的職位,結果我這麼輕鬆的就當上了,真是太有意思了,不過這玩應就是個身份,沒什麼用,屬於那種有名無實,給外人看的東西。

這位兵哥哥車開得不錯,路上沒有半點顛簸,很快就來到了機場,下了車之後,那位兵哥哥衝我敬了個禮,轉身就離開了。

我也不想耽擱時間,就直接奔着登機處走去,結果還沒等進入大門,就被機場的安檢給攔下了,甚至還來了兩個持槍的武警,把槍口對着我,並且大聲喝道:舉起手來!

看他們一臉緊張的樣子,我不禁感到無比的尷尬,我忘了暗虎刀是違禁品,刀還在我的後腰彆着,難怪這些安保這麼緊張。

不過暗虎刀我可不能給他們,想到剛剛到手的證件,我故作威嚴的說道:把槍放下,找你的負責人跟我說話。

我本以爲這樣能嚇住他們,然後讓他們把槍發下,說實話這麼近距離面對槍,我心裏也害怕啊!

可是我忘了我的年齡問題,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這麼說話,這不是找收拾呢麼,兩個武警非但沒放下槍,還頂在了我的身上,再次吼道:舉起手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我乖乖的舉起手,並且對那些安保人員說道:你們不要誤會,我並不是匪徒,我的上衣兜裏有證件,可以證明我的身份。 那些安保聽到我的話,半信半疑的走了過來,從我的兜裏掏出來我剛剛到手的證件,他打開一看,臉色瞬間大變,慌忙敬個禮喊道:首長好!

其他人看到那個安保的樣子,全都蒙圈了,不過那兩個武警依舊沒有放下武器,安保見狀連忙把證件遞給了武警,武警看完後,立刻放下武器,大聲喊:首長好!

我長舒了一口氣,沒有生命威脅的感覺真好,這時我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我們這邊圍了一幫吃瓜羣衆,我不想張揚,就對那幫個安保使了個眼色,然後快步走進機場。

安保也是個明白人,他迅速的招呼其他人疏散人羣,然後把這裏的情況,報告給了上面。

我在機場內部,正找辦理窗口呢,就跑過來個胖子,這傢伙穿的人摸狗樣,來到我旁邊後,敬個禮說道:馬上校您好,我是機場負責人,也是安排您登機的人員,真是不好意思,沒有想到您這麼快就到了,請您跟我來。

看他緊張的樣子,我輕鬆的笑了笑,表示沒關係,然後跟着他後面走去,穿過機場大廳,來到一個小門,走進去後,不禁有些感慨,好傢伙,國家特殊部門的待遇就是不一樣,還有專機呢。

上了飛機之後我才發現,原來這飛機上不止我一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還有幾個少數民族,感受到她們身上的靈力後,心中暗暗吐槽,林中將他大爺的,這些應該都是新人吧,普遍二竅的實力,最高也不過三竅中期,合着我是順道帶去的。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我看了眼機票上的座位寫着1A,心想還算他識趣,這應該是頭等座了吧,我順着作爲找去,果不其然第一排就那一個位置,而且要跟其他人的不一樣,感覺應該挺舒服的。

我美滋滋的上前走去,結果發現我的位置讓人佔了,還是個年輕人,看樣子和我差不多大小,修爲也是隻幫人的前三,估計差不多三竅中期。

這麼好的位置,我可不想讓給別人,於是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兄弟你做錯位置了,這是我的座位。

年輕人擡頭看了我一眼,有些倨傲的說道:把你的爪子拿開,這個位置我要了,你去別的地方坐吧。

聽到這話我不禁眉頭一皺,這傢伙也太霸道了吧,怎麼着這飛機是他家開的啊,在這裝什麼大尾巴狼呢?

我冷聲說道;我不讓又怎麼樣,你誰啊!在這裝什麼犢子呢?

那個年輕人聞言,不屑的哼了一聲說道:不怕告訴你,我爺爺是調查局的供奉,我也是過去當隊長的,識相的就趕緊滾開,否則的話日後沒你好果子吃。

我心中暗想,現在的生死道都這麼腦殘了麼?就這點家底有啥好厲害的,不知道的你爺爺還是七竅的大佬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