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藥爐旁已經佈置好了足夠的藥材,用以煉妖。每一樣的藥材都擺放的很整齊,旁邊還放着藥材的名牌。

林寒看到這些藥牌所寫的字時那叫一個心驚肉跳,倒不是他認出了多少,是他體內的神農認出了不少。在他體內尖聲尖叫的,這麼咋咋呼呼的他認不出來纔有鬼了。

“我的乖乖啊!太老君果然是咱們華夏史最豪的煉丹師啊!這麼多的天才地寶啊!”對方驚呼連連,恨不得此時飛出自己的身體好好的鑽研一下這些草藥。

“這是丹方,本君想讓你們突破一下自己的極限,煉製一顆你們修爲能力所能接受的最高級別的丹藥。這需要很強大的魂識才能做到,我看你們兩人的魂識都不低,來試試看。”話音落下,一張紙憑空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

面寫了煉製此丹藥的仙藥配方,還有一些必備的注意事項,甚至這顆丹藥適用於哪一級別的神仙吃都有提醒。

孟濤拿到的丹方跟林寒的不同,老君給他設下的極限是煉出下神修爲能夠服用的丹方。而林寒則是煉製出仙級別能夠服用的丹方。

林寒審視一下這丹方的功效,竟然是專門給那些在修煉過程筋脈受損的仙使用的。

林寒看的熱血沸騰,想到了師兄阿戰,他將丹方牢牢的記在腦子裏之後,尋思着等到回到自己的寢殿後,他可以嘗試着煉製一顆功效稍微強大一些能夠讓神食用的復元丹。 不像次那樣老君刻意寫錯丹方,這次的丹方沒有任何的問題。

林寒在記住丹方之後,便開始煉起丹來。起林寒的悠然自若,孟濤則顯得有些吃力爲難。遲遲沒有動手,還時不時看看林寒。發現林寒竟然已經煉了,眼底閃過一抹驚愕,很快反應了過來。也開始嘗試煉丹。

要煉製自己修爲等級高一點的丹藥,不僅需要強大的魂識,還需要更加強大的精神力。林寒的修爲方式跟別人不同,所以在承受晉升天劫的時候都別人所要承受的多一倍。在這一過程,他鍛造了極其強大的魂識和精神力,所以越級修煉藥物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孟濤的冷汗直下,在凝丹的這一環節,有着轟然崩塌的趨勢。

咬緊牙關,臉色慘白,控制火勢的雙手都在微微的顫抖着。

起孟濤,林寒淡定從容許多,動作也是從容優雅,大約過了半個多時辰。伴隨着一聲輕微的聲響響起,一顆丹藥從林寒的煉丹爐飛出,落到了林寒的手。

“不錯!竟然煉會了!”老君打量了一下林寒,發現他遊刃有餘的樣子,不免心裏有些癢癢,想試探試探他的極限在哪兒。他又拿出了一張丹方放到了林寒的面前,“試試煉制一下這顆丹藥。”

林寒看了一下丹方,發現面所寫的是下神級別之食用的復元丹。藥材幾乎是跟之前的那張仙級別的復元丹相差不多。只是在年份和數量有所區別。

林寒記住了這個丹方,想要從面相差的年份時間和數量來煉製出一顆神階品能夠食用的復元丹。

思及此,他也忍不住蠢蠢欲動,首先要煉製出下神階品能夠服用的復元丹來,纔有可能煉製出神階品服用的復元丹。

想到這兒,林寒馬不停蹄的開始嘗試起了煉製這顆復元丹。

其難度係數果然大了一倍不止,林寒開始覺得有些吃力,但是還能夠熬得住。

咬牙苦撐了一番之後,在丹藥凝丹的那一刻,他有種快要虛脫的感覺。

不過一想到阿戰師兄因自己而受重傷,他必須要撐過煉製下神級別的復元丹才行。林寒想到這兒,開始全神貫注的凝丹。

伴隨着pong的一聲巨響響起,一團黑煙從分丹爐冒了出來。不過不是林寒這裏,而是孟濤那裏。

孟濤被這黑煙弄得烏煙瘴氣的,臉也佈滿了黑灰,好不狼狽的樣子。

老君看了他一眼,暗歎了一口氣。

有的事情,煉丹之事不是光靠勤快能有所成的,更多的是天賦。在天賦這一點,林寒絕對孟濤厲害。

“bong~”的悶響聲響起,跟孟濤煉製失敗的聲音不同,林寒這裏再次成丹了。

一枚金色的丹藥從丹爐裏飛了出來,開始在煉丹房亂竄起來。

“下神階品的丹藥竟然已經具備自己的意識了嗎!”林寒大吃一驚,自己也沒有想到能夠煉製出一枚活的丹藥出來。

“黃階復元丹!”老君的眼底閃過一抹驚喜,“普通的下神階品丹藥是不具備自己的意識的,但是黃階的丹藥完全不同了,它趨向了神界別的丹藥,擁有了自己的意識!”老君激動的描訴一番之後,食指和指合併成劍狀,衝着那胡亂衝撞的復元丹說了一聲定字。

那丹藥安靜了停了下來,乖乖的從本空落下,飛到了老君的手裏。

如此截然不同的結果,這讓孟濤的心裏無的難受。

擡眼看着林寒,眼底有些複雜的神色。

“好好!爲師招了一個好弟子,下仙修爲竟然能夠煉製出黃階品質的下神丹藥。不錯不錯!”老君激動不已,從手變幻出了兩個裝丹藥的葫蘆,那個稍微小一點的放到了孟濤手裏,另一個稍微大一點的放到了林寒的手裏。

“你們兩個還需要提升自己的精神力,尤其是你孟濤,你快要被你的師弟趕過去了。”其實孟濤也是有天分的,只是不如林寒。不過幸好他很刻苦,這也是老君願意一起招收他爲弟子的原因。

“謹遵師傅法旨。”林寒和孟濤同時鞠躬,對老君的心裏充滿了感謝。

最後老君還拓印了兩塊玉簡遞給了林寒和孟濤,面有着修煉精神力的功法,是他臨時爲他們量身定製的。

雖然林寒的修爲不如孟濤,但是精神力遠孟濤高許多。不然也不可能煉製出黃階下神丹藥。所以給他的玉簡跟孟濤的是不同的。

林寒如獲珍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修煉的**。

起林寒,孟濤的表情有些凝重。

“林寒你日後煉丹需要仙藥的話,直接去藥方領。這是爲師的玉牌。”林寒跟孟濤一同離開老君的煉丹房前,老君拿出了一枚玉牌放到了林寒的手裏。

林寒眼底充滿了感激,連忙道謝之後,拿着這些東西離開了。

“知道我爲何對林寒這麼好麼?”孟濤有些傻傻的站在原地,臉滿是落寞的色澤。

老君不免有些心疼,“你知道我爲何對林寒這麼好麼?”

“弟子不知。”孟濤腦子一根筋,實在想不通爲什麼師傅對林寒這麼好。

“他的天賦很好,至少你好,他現在的修爲便能修煉出如此厲害的丹藥,這說明他是個可造之材。天界太需要再出現一個強大的煉丹師來振興我們煉丹一脈的威望,不然他們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原生天人還以爲我們這些從下界修行來的仙人一無是處。”天界看似和平的面罩下實則產生了兩極化,原生態的天人看不起他們這些苦修來的仙人,明裏暗裏都在爭鋒相對,而他太老君所代表的是從下界修煉來的仙人。而他也看出了林寒也是從下界修煉來的。而且修煉的方式極其詭祕。所以他才賜他特製過丹藥,洗去他之前修煉時所遺留在體內的雜質。

“弟子知道了。”孟濤聽到老君的話也明白了老君的良苦用心,原本心裏還有些不舒服的,現在的心裏好很多了。 林寒回到寢殿之後開始苦修起了精神力,因爲他明白,依照自己現在的修爲想要給阿戰師兄煉製出能夠服用的復元丹是不現實的。 那顆黃階的下神丹藥都是勉強煉製出來的,還差點因爲耗損精神力過大變成白癡……苦撐着自己的身體回到了寢殿之後,他拿出了老君給的玉簡貼在額頭實驗了一下。

可沒有想到的是,纔剛剛貼額頭他感覺大腦一陣刺痛,隨後便直接暈了過去。

等到他再次醒過來時,已經是日曬三竿了,他也不知道到底自己沉睡了多久,因爲也沒有人來叫醒自己。到了後面林寒才知道,原來老君對他採用了散養的方式,也不給他加特訓了。林寒用實力贏得了老君的另眼相看,林寒也感激老君對自己的教育方式。

所以開始用更加刻苦的修煉來回報對方,整整將自己關在了房間裏半個月多月的時間,隨着他精神力產生了質的飛躍後,老君還斷斷續續給他送了不少的丹藥作爲輔助。因爲精神力想要真正的變強大,那必須修爲也得到鞏固。林寒的修爲也得到了質的飛躍。從原有的下仙二階,晉升到了下仙三階。

果然,煉丹師是一個無與倫的存在,要想修爲高,嗑藥不能少。

林寒一邊往嘴裏嗑藥,一邊在開始嘗試着去修煉說神級別的復元丹。

第一次,嘗試以失敗告終,差點沒將神農鼎給炸了,林寒心有餘悸的安分了幾天,幾天過後,又開始嘗試。

第二次,還是失敗了。 狼性總裁狠狠愛 不過還沒有到炸爐那麼慘烈的程度,只是那些珍貴的藥材都成了藥渣。

第三次嘗試,老君有些肉疼自己的仙藥,告知藥房日後林寒過來取藥,一日只許給一份。林寒苦笑着領了一份回自己的寢殿裏嘗試。這一下,較不錯,成功的煉製出了天階的神丹藥。通體呈現灰黑色,沒有丹紋。

“雖然不最好的,不過也不錯了。”林寒縱身將這枚丹藥抓過來放到了玉佩之後,繼續修煉精神力吞服老君給自己的丹藥。

除去出門領藥林寒會出去一趟,基本林寒二十四小時都待在寢殿裏度過。

這樣,時間飛逝,一晃眼,一個多月過去了。林寒的修爲也隨着修煉再次升了一個等階,已經是下仙四階的修爲,距離下仙五階只有一階之差了。

再一次感嘆了煉丹師修煉如此之快之後,他又開始搗鼓起了自己第四次實驗。這一次,他發誓自己一定要煉出好階品的復元丹。

而神農鼎經過這段時間仙藥的滋潤明顯也變得更加有質地許多。身爲神農鼎器靈的神農修爲也得到了質的飛躍,竟然直接晉升到了鬼神修爲不說。而且看樣子煉丹的能力也遠在了自己之。

林寒倒是想過讓神農幫自己煉丹,但是事後一想這事情有些不妥,畢竟神農是神農,自己是自己。日後出了什麼事情,凡事還是隻能靠自己的。

想到這兒他放棄了求救的想法,開始了刻苦的煉丹之旅。

“不對不對!放多了,依照這兩張丹方的藥材對,數量有些多了。相第一張的丹方多兩倍好了。火候也要掌握的及時,不要一下子給太多。”每次自己煉丹,神農都會在一旁加以輔導,畢竟在煉丹這件事情,連太老君都未必能夠得他。

畢竟老君不過千年的修爲,而神農則有着萬年的修爲。要論煉丹鼻祖的話,那還是要數神農爲前。而神農因爲束縛在了冥界,所以有些英雄無用武之地,資源也不如太老君好,所以修爲差他一大截。

“你家火不要靈力啊!給多了欸!”林寒催動自身的鳳凰之火開始淬鍊神農鼎內的藥材,纔剛剛給出去,神農給了他一記暴慄。手的火苗瞬間蔫了,林寒滿頭黑線,“君子動口不動手啊!”

“嘿嘿,我個頭小,是小人,沒聽過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神農狡詐的一笑,回答到。

……

林寒滿頭黑線無言以對,只能按照神農跟自己說的方法去做。伴隨着一陣陣香味撩人的丹香從神農鼎飄出,隨即砰的一聲,一顆通體呈現暗金色的丹藥從神農鼎飛了出來,大有要逃走的趨勢。

林寒見狀直接追了去,這階品肯定跟第三次修煉的失敗品不同,這逃走的速度簡直快到令人髮指了。林寒都有些追不的感覺,只見那丹藥破窗而出,以非常快速的速度消失在了林寒的面前。

林寒順着那一絲丹香追了去,一人一丹這麼一前一後在大赤宮內展開了角逐。

最終,伴隨着一道白色身影的出現攔截,成功的將那丹藥給收納進了隨身攜帶的小葫蘆。

“師傅!”林寒驚喜的開口。

“原來你小子一直沒有離開房間實在搗鼓丹藥,不錯不錯!很是刻苦。”老君滿意的點點頭,身下落下,回到了地面。葫蘆裏的丹藥倒了出來。

丹藥一出來作勢要逃走,被一條無形的金色小鏈子給死死的束縛住了動彈不得,沒過一會兒幻化成了一個小小的人兒模樣,氣急敗壞的瞪着林寒和太老君。

“丹靈!尊階神丹藥!林寒,你這兒是哪兒來的!”普天之下,能夠煉製出尊階的丹藥的煉丹師少之又少。他畢身也只煉製過兩三枚的尊階丹藥。

尊階丹藥可以幻化出丹靈,有了丹靈便等於這顆丹藥可能脫離煉藥者的控制。

“額……師傅,這是我煉製的。”小老頭有點本事啊!看着丹藥再聽到太老君的話語,林寒撓了撓頭,發現神農的煉丹水準真的是自己不的。有了他的知道,煉丹出現的差錯少了很多。

【注意注意,雞蛋這本書的丹藥品階是按照天地玄黃依次排列的,可能跟別的書不同,最高等階的是尊階,大家不要弄錯啦!額,醬,雞蛋可能這兩天又要回老家……天知道我多討厭回老家。不能加更,還不能開直播……】 這怎麼感覺都有些搶功勞的嫌疑,不過林寒也不能讓別人知道神農的存在,況且這丹藥的確是在神農的指導下自己的操作下煉製成功的。 消耗的除了自己的精神力是自己的靈力。因爲催動自身的鳳凰之火是需要靈力的。要不怎麼煉製出這個丹藥之後自己連追它的力氣都沒有。更重要的是,神農也不介意,他全程都在享受煉丹的過程。對他來說能夠煉製出好的丹藥是最重要的。“真的是你煉製的?”老君的眼底還是寫滿了不敢相信,要知道,這可是神級別的尊階丹藥,連自己也沒有全部的把握煉製出來。但是如今林寒卻煉製出來了。這便意味着這弟子自己想象的要強大許多啊!“恩。”林寒點點頭,想來也是,自己再強也不過是下仙四階的修爲,說這個是他煉製的的確有些勉強。 億萬新娘:總裁的囚愛玩偶 “快來告訴爲師,你是怎麼煉出來的!據我所知你連這丹藥的丹方都沒有啊!”老君的眼底閃過一抹狐疑,算他擁有了修煉這個丹藥的能力,但是丹方是怎麼修煉出來的?要知道丹藥的等級越往,調配的程度要越精細。他連丹方都沒有,到底是怎麼準確無誤的煉製出來,甚至還煉製出了尊階的丹藥。“師傅你忘了,你之前給過我下神階品和仙階品兩種丹方,這兩種丹方只是在數量和年份有所不同。”林寒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開口說道。單單從兩張不同的丹方揣摩出了神階品丹藥的區別,而且還煉製出了尊階丹藥,他的悟性的確很高啊。老君面色複雜的打量了一下林寒,“林寒啊!看來爲師也教不了你什麼了。你本身的悟性很高,是我衆多弟子悟性最高的一個。這是我多年來煉丹的心血祕籍,你收着,去外面闖闖吧!也許會有更大的機遇。”這徒弟出師的速度未免有些太快了,老君雖然捨不得放手,但是更加明白自己已經教不了林寒什麼了。拿出一個玉簡放到了林寒手裏,林寒大吃一驚,接過玉簡,臉色有種說不來的滋味。“我現在的階品,最多隻能修煉到仙尊階品的丹藥。仙尊往的丹藥,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去煉製了,所以教不了你什麼。玉簡有記載一些尊階的丹方,但願對你的修煉有用。師傅對你沒有別的要求,只求你不能忘本,好好記得自己是爲師的徒弟。”能夠擁有這樣一個弟子,對他來說,是無的榮幸。老君語重心長的說着,林寒的心頭涌一抹感動。手捏緊了玉簡,發誓這個師傅,自己窮一身都不會忘掉。儘管他教自己的不多,只是不斷的用藥物來滋養自己,但是對林寒來說,已經足夠了。“好了,見這玉簡吸收了,這裏頭的東西不能外泄,你記在腦子裏好。”簡而言之,看完直接銷燬,不要留下來。林寒拿過玉簡,貼在額頭將玉簡裏的內容過渡到腦海裏。但是因爲這玉簡裏的內容有些太過強大,強大到讓他有些接受不過來。眉頭一皺,臉色變得異常蒼白。老君見狀連忙拿出了葫蘆從葫蘆倒出了丹藥送到了林寒的嘴裏。一顆丹藥落肚,林寒的臉色緩和了許多。“這是,增強精神力的丹藥。”林寒一吃嚐出了這是何丹藥,一定原因是因爲他最近這種藥吃的有些多了。“你煉製出了尊階丹藥太耗精神力了,所以讓你有些接受不了這玉簡的強大信息量。所以只要給你補足一點精神力好了。”老君解釋了一句。林寒點了點頭,原來如此。““明日跟爲師去一個地方,去了那個地方之後,你再出去歷練吧!”老君看出了林寒志不在此,也沒有多做挽留,但是這樣一個人才,算沒有在自己的身邊。他也總是想留下一些什麼,以此來證明他曾經是自己的徒兒。“好的師傅。”林寒點頭,對他的話自然是言聽計從。到了隔日林寒才知道原來老君是帶着自己去天界的煉丹聯盟裏登記成爲一名正式的煉丹師。太老君是煉丹聯盟的掌門人,但是他還是不能直接給林寒過關,需要讓林寒在煉丹聯盟的長老們面前煉製一枚他所能煉製的最高等階的丹藥才行。丹方還是由他們做選擇的,當他們看到年少有爲的林寒時,眼底閃過一一抹錯愕。經過老君的介紹之後,更是吃驚,因爲他們看出了林寒的修爲不高。爲了避免引起轟動,所以老君稱林寒只能煉製下神級別的丹藥。但是光這一點也已經是煉丹聯盟長老級別的存在了。那一衆長老聽到老君的說法更是不相信,因爲他們無法相信一個下仙修爲的仙人可以連越兩級修煉出他自身修爲高那麼多的丹藥。實踐是證明自己最好的方式,又其的一個長老提供一張丹方,讓林寒根據這丹方來煉製藥物。林寒粗略的看了一下這個丹方,是下神階品的丹藥,不過有些問題,丹方看起來並不完整。這一點是神農發現了偷偷告訴自己的。林寒問神農可否有辦法,這擺明是長老會爲難自己。因爲天界老君是煉丹界最有威望的,但是許多人的心理還是不怎麼服氣。而林寒是老君的弟子,受老君的引薦的過來審覈煉丹師的資格。一些跟老君本不怎麼交好的長老故意刁難了。老君但是一臉淡然,因爲他相信林寒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恩……問題不太大,是數量有些殘缺,是故意爲之的。你自己改改好了。反正人家看的是結果。”神農幫林寒一一解決了這丹方的殘缺,林寒感激不已,連忙開始煉製丹藥。現在距離那三月之期已經所剩無幾了他還有一階修爲沒有提來,而且答應給師兄的丹藥也還沒有給。老君答應了自己,只要自己過了這次測試,他將那顆尊階復元丹還給他。所以當務之急,他需要儘快過關。【雞蛋今天坐了一天的車子,累成了狗。回來看看大家那麼熱情的要雞蛋加更,儘管累趴了。還是加了。有些遲了,希望見諒。】 在萬衆矚目的眼神,林寒開始煉製丹藥。 當然,這些人當除了老君是對林寒報以十分的自信,其餘的那些長老都是抱着看戲的態度來看林寒煉丹藥的。因爲他們完全不相信一個下仙階品的仙人能有多厲害,可以煉製出下神階品的丹藥來。但是伴隨着時間的流逝,那些長老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妙,甚至有人漲成了豬肝色,直呼不可能。一聲悶響響起,一顆丹藥從爐子裏飛了出來,這是一枚黃階得下神丹藥,早已具備了自己的意識。但是還沒有能力做到進化出丹靈的那種程度。只是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之後落入了林寒的手裏。“各位長老請過目。”林寒拿起這顆丹藥,送至了那些長老面前。“不可能!你是不是作弊了!你一個下階小仙怎麼可能煉製出下神階品的丹藥,是不是老君提前給了你丹藥!”這打臉來的太突然,林寒不僅將丹藥煉製出來了,還煉製出了最高的黃階丹藥,這簡直讓人覺得分分鐘有種窒息的感覺。那長老不願相信自己落於人後了,拉着林寒說了一通。“夠了,自己不行別怨別人太厲害。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年少有爲啊!”那個大長老則釋懷了許多,這過程他們都看在眼裏。這少年的修爲雖然很低,但是架不住他的精神力無的強大,甚至他們這些下神階品的神仙還要強大。所以能夠煉製出下神階品的丹藥也並非純屬偶然。要知道精神力如此強大,要麼是靠後期修煉的,要麼是天生的。而看林寒的樣子,應該是後期修煉的。大長老說完,除了那個長老之外的一衆長老紛紛點頭,祝賀老君找了一個好徒弟。並且將煉丹聯盟的最高級別公章發給了林寒。能夠煉製出下神階品的丹藥,已經是他們煉丹聯盟最高級別的存在了。 纏綿蝕骨:總裁的失憶嬌妻 手裏拿着有些不容易獲得的徽章,林寒總算一展笑顏,跟那些前輩紛紛說了感謝之後。將徽章雙手奉到了老君面前。“師傅!徒兒做到了。”林寒微微一笑,開口說道。老君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拿過徽章,將徽章掛在了林寒的衣服,“煉丹聯盟高級煉丹師的徽章可以保你在天界任何地方暢通無阻,包括那魚龍混雜的閻羅修煉場也是一樣的。”天界一共分爲兩大區域,一個是天宮這裏,另一個則是什麼仙都有的閻羅修煉場。不過對這兩個區域的仙來說,煉丹師都是崇高的一個職業。“爲了你的安全着想,小寒,離開天宮之後將這徽章摘下來吧!畢竟你的修爲太低,讓別人知道了你非凡煉丹的能力,怕是會被人抓起來的。”抓起來專門幫他煉丹,那自己辛辛苦苦消耗了那麼多丹藥纔出師的徒弟有些可惜了。“謹遵師傅法旨。”林寒點點頭,老君拿出了一個小葫蘆放到了林寒的手,“這個送與你,將煉製好的丹藥存入其,能夠保持丹藥的新鮮度。”丹藥也是有保質期的,不在保質期內吃掉是會流失藥效的。除非是尊階丹藥,否則的話,普通的丹藥還是需要很好的器皿來裝它的。老君的乾坤葫蘆是天界每個煉丹師都渴望得到的存在,但是偏偏老君摳門的緊,擁有不計其數的乾坤葫蘆,但是沒有一個願意拿出來送人的。而此時卻這麼大方的送給了自己的徒弟,還真是叫他們瞠目結舌的厲害。“謝師傅。”林寒自然知道這葫蘆可不是空的,立馬還裝着自己煉製的那顆尊階的神丹藥。不動聲色的將葫蘆接過來放到了口袋裏之後,林寒跟老君一起離開了煉丹聯盟。到了外面之後,林寒拜別了老君,重新踏了回閻羅修煉場的天車車站。因爲天車少則需要半個月多的時間才能抵達,林寒還,林寒拜別了老君,重新踏了回閻羅修煉場的天車。因爲天車少則需要半個月多的時間才能抵達,林寒還有些頭疼這樣的話自己修煉的時間怕是會少很多。畢竟丹藥有限,自己離開大赤天宮後丹藥和藥材也並沒有來的那麼輕鬆方便了。所以林寒還需要依靠自己的能力手段來提升修爲。只是讓林寒沒有想到的是,會在車站碰到了熟人。“林寒!”一道高呼聲傳來,林寒順眼望去,發現是龍傲天,他好像也是準備來坐車的。“前輩。”林寒鞠躬,畢恭畢敬的叫了一句。“我聽人說你過了煉丹聯盟的測試成爲了一名正式的煉丹師?此事可是真的?”若是如此,那老君怎麼會捨得放人。要知道那老君是出了名的愛才惜才,怎麼捨得讓林寒離開他那大赤天宮。“是真的。”林寒沒有否認,點了點頭。“不錯啊小子!你拿到幾階的煉藥師徽章了?初階?”龍傲天眼睛一涼,要知道這煉藥師在天界的地位非同尋常,畢竟他們所煉製的藥物是他們這些修仙者晉升和修煉的寶貝。所以他們的地位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擬的。“是這個。”林寒打算出發去天車站的時候拿下了徽章,如今龍傲天想看,林寒也不吝嗇,掏出了那枚徽章給龍傲天看了一下。“恩……這是什麼級別的徽章……”看着不像是初階和階的徽章。龍傲天思忖了一下,臉色大變,“我的天!該不會是超低階的徽章吧!”聽到龍傲天的話,林寒的臉色簡直黑到不能再黑了。他滿眼無奈的看着龍傲天,將徽章收回到了玉佩,湊到龍傲天的耳邊開口說了兩個字。這一下,龍傲天徹底的蒙了。“你現在能煉製出下神階品的丹藥了!”我的天,這小子是有多鬼才?要知道這偌大的煉丹聯盟,也只有那些長老才擁有高階的徽章。而那些長老都是赤手可熱的對象,受到許多的修仙者追捧。而他的身邊居然出現了一個這麼厲害的煉丹師,這怎麼不叫人匪夷所思。“其實我可以煉製的極限神階品的丹藥。師傅怕引起轟動,所以叫我壓低了一個水準。”林寒的這句話猶如一記重磅炸藥。 “你說你可以煉製神階品的丹藥了,那破階丹你會嗎?”神級別的破階丹非同小可,其威力堪仙尊級別的丹藥,許多尊階的煉丹師都煉不出來,只是現在龍傲天十分需要這枚丹藥來衝破自己的瓶頸。他曾經去找老君商量過讓他來幫自己煉製這顆丹藥。無奈的是老君跟自家爹爹的關係素來不好,他委婉的拒絕了,說自己的資質太低了,煉製不出這顆丹藥。“我找找看,師傅給我的玉簡有沒有這個丹藥的丹方。”有丹方之後還需要收集藥材,有些珍貴的丹藥藥材是十分罕見的,算師傅的煉丹房裏都未必有。林寒在腦海裏過濾了一遍師傅給自己的玉簡所記載的信息,結果苦尋幾番都沒有找到所謂的破階丹丹藥丹方。倒是看到了一種名爲尊液的淬鍊體質讓**晉升成尊階大能的藥液藥方。“有嗎?”龍傲天滿臉激動的問道。“抱歉前輩,沒有。”林寒無奈的搖搖頭。“那老頭是私藏了沒有給你,還是真的如他所說並沒有破階丹的丹方。”龍傲天的想法更偏向後者。“那個沒有,但是有一個叫尊液的藥液,前輩如果需要,到了閻羅修煉場我去收集這些藥材再給你煉製出來。”林寒以爲對方應該等得住這些時間纔對。“尊液?額,雖然藥效不如破階丹,但是也不錯了。”有總好過沒有,龍傲天長嘆一口氣,心想也只能如此了。兩人不再言語,了天車之後,一個去了低階車廂一個去了高階車廂。不過每逢餐的時間都會去餐車一起吃飯。然後的時間林寒在修煉度過了。自己的身還殘餘了一些之前修煉用的丹藥,依靠着半個月的車程時間,林寒將自己的修爲晉升到了四階巔峯修爲,大有突破的趨勢。不過想要衝破巔峯瓶頸還需要更多的丹藥加以輔助。但是此刻他已經不在大赤天宮了,這丹藥自然不是他想吃能吃個隨心所欲的。所以他打算自己去找藥材來煉丹提升自己的修爲,達到師傅所要的預期值。畢竟距離那個時間僅剩下了半個月不到的時間。纔剛剛回到了閻羅修煉場,林寒才發現這閻羅修煉場的入門處有一絲異樣的靈力波動。再然後,龍傲天前一把將他擋在了自己的身後。“強者拼,擔心點。”依照這靈力波動的氣息來看,是強者無疑。一個是仙尊階品的大能,一個則是神巔峯階品的大神。只是這兩者之間那神的氣息有些微弱,看起來應該是有很重的內傷纔對。“龍戰!你別太狂了!”一道咆哮聲進入耳,林寒大驚。龍戰,那不是阿戰師兄的全名嗎?他現在可是舊疾未愈啊!怎麼去跟仙尊級別的大能打鬥!林寒心驚肉跳,連忙繞過了龍傲天迅速的走向了打鬥的位置。發現還是一樣地方,有些類似的場景。只是有些不同的是,那仙尊換成了一個男人。模樣什麼都認不大出來究竟是誰。“爺有狂的資本,你有麼?手下敗將!”龍戰冷笑一聲,輕蔑的語氣不言而喻。林寒一陣頭疼,身體都受過傷怎麼還逞能啊!“那是阿戰?”龍傲天的眼底閃過一抹精光,犀利的眼神在對方的身掃視了一拳。最終確信了眼前的這個龍戰正是自己丹龍一族的後裔。“師兄身有傷,不能和他打的。”林寒心急如焚,師兄性格禁不起挑釁。若被人乘人之危給傷害了,那黑龍師傅豈不是要傷心難過死?“交給我吧!”龍傲天眼色一沉,龍戰,他必須要保護。話音落下,龍傲天飛身而出,擋在了龍戰的面前。“恩?你是何人?”對方審視着龍傲天,感覺對方身有股深不可測的實力。“你祖宗。”龍傲天咧嘴一笑,他可不是這些天人的祖宗,這話倒是說的一點都沒錯。不過這些話到了對方的口卻是極大的羞辱,被龍傲天簡短的三個字給惹毛了。纔想要發飆不過這些話到了對方的口卻是極大的羞辱,被龍傲天簡短的三個字給惹毛了。纔想要發飆,但是感覺到對方身強大過神階品的靈力波動,愣是不敢動手。“這位道友是誰?”龍戰也是一臉懵逼,這傢伙的保護欲不言而喻,但是對方是誰,爲何要保護自己。“龍傲天。”用心語將這三個字傳達到了龍戰的耳。龍戰的身子猛地一個激靈,一臉驚愕的看着眼前這個高大的背影。隱隱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在他的小時候,丹龍老祖便總是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族人的面前保護着族人,沒想到,若干年後,他依舊是以強者的姿態出現,來保護他們這些人。“師兄!”林寒擔心着龍戰的身體,連忙跑了來。“小寒。”聽到林寒的聲音,龍戰才明白龍傲天是誰帶來的,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轉頭打量了一下林寒,發現林寒竟然真的做到了。從下仙一階晉升到了下仙四階,有種要突破的趨勢。他的天啊!這師弟是怎麼做到的,修煉的速度竟然如此的詭異恐怖!“師兄,趕緊吃下這個。”林寒將葫蘆拿了出來,從葫蘆裏取出了那枚尊階的神復元丹送到了林寒的面前。“這是什麼鬼!”龍戰滿頭黑線,來讓自己吃人,看着林寒手裏捏着的小人兒,龍戰那裏下得去口。尤其是那小人兒還一臉可憐巴巴的盯着自己。“這是復元丹,因爲是尊階,有了靈性,所以纔會幻化出丹靈的。你快些吃了。”林寒起初也不忍心將這丹藥師兄吃,但是轉念一想,師兄不吃,怎麼能好起來呢。所以咬牙還是逼着師兄吃了。“別吃我……我還有別的辦法讓他康復起來。”那丹靈瑟瑟發抖,一副要哭來的模樣。“恩?什麼辦法?”竟然還會說話!林寒也有些被驚到了。小人兒不語,脫離了林寒的掌心,朝着龍戰的身體飛了過去。繞着龍戰的身體飛了一圈。 一股強大的靈力沒入了龍戰的體內,龍戰感覺身體裏那些破損的筋脈正迅速的癒合康復,再不斷的脹大,自身的力量也突破到了一定的程度和境界。 面對着一非凡的感覺,龍戰欣喜若狂,在原地做下開始調息自己的內息,消化這帶有癒合性仙力。“你看,不吃了我,我最少能供你用好幾次,但是你吃了我,只能用一次。所以,別吃我……以後你受傷了,我可以幫你療傷的。”小人兒睜着一雙迷濛的大眼看着對方,那眼神看的林寒和龍戰都無言以對。“那你若跑了,我哪兒找你去?”龍戰雖然捨不得吃掉它,但是還是想着逗逗它。“你滴一滴精血在我身,我便認你爲主了,不會逃走的。”原來收服丹靈的方法和收服那些鬼寵是一個套路,林寒連忙拉着龍戰到了一旁,讓他催動靈力將精血滴到這丹靈身。龍戰自然也體會到了這尊階丹藥的好處,心裏琢磨着可能是師弟直接從老君那裏給偷來的。不能辜負師弟的一片苦心,所以連忙催出靈力,凝聚精血,將一滴精血滴入了這丹靈之。丹靈得到了龍戰的精血滋養,身體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至少快頭不是那麼小小隻了,而是變成了一個剛剛學會走路的模樣的小娃娃,呆在了龍戰的身邊。它的周身圓圓胖胖的,還穿着一個非常喜慶的紅肚兜,怎麼看都有種讓人很是消魂的感覺。“這太扎眼了……你能變回之前的樣子嗎?”龍戰看到這丹靈吸收了自己精血之後竟然成了這幅模樣,大吃一驚,抽搐了一下嘴角,讓對方換個形象。若是丹靈用這樣的形象呆在自己的身邊,怕是別人會以爲這是自己和哪個女仙生下的私生子吧!不過他龍戰不近女色是在整個閻羅修煉場出了名的,憑空冒出了這麼一隻丹靈,的確會有玷污自己名聲的感覺。“額……行吧……”那丹靈面對龍戰的反應有些受傷,不過很快反應過來了。砰的一聲,一團煙霧在原地乍現,等到煙霧散去,那小人已經恢復了那只有一顆仙丹般的大小。如此一看,順眼多了。“你們這是不將本尊放在眼裏!找死嗎!”跟他打鬥還能分心聊天,那仙尊感覺受到了恥大辱,嘶吼一聲朝着林寒他們所在的方向撲了過來。可結果還沒有碰到他們的衣角被一記靈力的掃堂腿一腳掃了出去。“啊~~”伴隨着一聲慘叫,那仙尊化爲了一點星光,消失在了他們三人眼。面對如此一幕,不僅是林寒驚呆了,龍戰也是瞠目結舌。他算有越級戰鬥的能力,那也是需要費好大一段時間才能戰勝對方的。但是老祖竟然直接一腳將對方給踢飛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真的只是神修爲嗎?他確定自己這神修爲沒有摻雜了任何別的能力?“我的天!”那些觀戰的人看到這一幕也是紛紛發出了感嘆。“都解決了,咱們進去吧!”龍傲天連看都不看那個被自己踢飛出去的仙尊,跟龍戰和林寒說道。龍戰的眼底出現了狂熱的眼神,那叫一個激動。對於真正的強者,天界的人還是報以絕對的崇拜的。在一個師兄面前林寒已經覺得自己被秒的連渣都不剩了,被龍傲天前輩這麼一折騰,林寒簡直覺得自己一無是處了……他怕是他們一行人最廢物的存在了。“師弟,你到了天界到底遇到了何等機遇,不僅修爲來了,還偷到了一顆尊階的丹藥送給我。”不過身爲丹龍老祖,有這樣的能力也並不稀。要知道曾經的丹龍老祖,可是帶領他們整個丹龍一族走向輝煌。成爲了這天地的共主,收起了那副驚愕的眼神。龍戰更好的是林寒到底有什麼機遇,竟然弄到了如此厲害的丹藥不說,還晉級的這麼快!“……你怎麼認爲這東西是我偷的?”林寒滿頭黑線的問道。““不然呢?別告訴我這是太老君送你的。”太老君是出了名的摳門,會這麼大方送給他尊階的丹藥?據他所知,太老君所煉製出來的尊階丹藥加起來不過才兩三顆。他怕是沒有那麼大方直接送給林寒一顆。“這自然不是太老君送的,這是我煉製的。”林寒說前門那句話時一臉的無奈,說道後面那句話則是有些傲嬌。咧嘴一笑指了指自己,而龍戰則一副看二百五的眼神盯着林寒。“師弟,吹牛也要找個靠譜的吹,你什麼仙階,怎麼可能煉製出尊階的神丹藥。”此話一出,林寒這下是無言以對了。自己這修爲都讓他看不起了……“這些人怎麼都不動啊!”太久沒有來這閻羅修煉場了,龍傲天都忘了這閻羅修煉場的入口處是有禁制的,跟林寒和龍戰進入之後才發現除了他們三個走起來很是輕鬆,身後的那些仙簡直用步履艱難這四個字可以形容。“不對!你之前還是用慢慢的挪挪進來的,怎麼現在可以做到跟我的速度差不多了。”龍戰的關心點則在爲何這次林寒進入閻羅修煉場的速度可以跟自己媲美了。“我都說了我進步很大,你不信,怪我嘍~”林寒聳聳肩,滿眼無辜。龍戰沉默,“你進步再大,但是能夠煉製出尊階的神丹藥也太扯了!”除非是尊階煉丹師,否則打死他也不信這丹藥是師弟煉製的。唉……事實總是來的讓人難以接受,林寒知道以後有的是機會讓自己證明,他也不跟師兄在這裏爭論什麼了。龍傲天是看過林寒的高階煉丹師的徽章的,但是也沒有想過林寒竟然能夠煉製出尊階的神丹藥了。眼底有些吃驚,但是更多的是相信。畢竟這小子帶給他的驚喜已經太多太多了,他完全有理由相信林寒的煉丹能力。畢竟,能夠從老君的手裏離開,沒有一定的水平,老君的性格是不會放人離開的。【坑啊……雞蛋回了老家,碼字異常的辛苦,還帶了兩個熊孩子,沒了我老孃的幫忙,根本看不住兩孩子,只能一大早的起來碼個三章。加更可能真的做不到了,等我回了自己家再給大家加更。謝謝大家的理解。最後端午快樂,多吃點糉子,甜的蜜棗糉很不錯。】 “單靠丹藥來提升的靈力不太穩固,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那地方是閻羅修煉場內最典型的競技場,通過實戰來提升戰力才能鞏固自身的修爲。 ”最終的爭論沒有多大的結果,龍戰還是不相信林寒擁有能夠煉製出尊階神丹藥的能力。林寒也懶得去爭論了,畢竟事實是事實。

兩人的爭論纔剛剛結束,龍傲天的聲音傳進了兩人的耳。

“老祖的意思是……”知曉對方的身份後,龍戰都尊稱對方爲老祖。

“前輩現在是青龍太子的身份,你叫他培好。雖然這是在閻羅修煉場,但是青龍一族的眼線也不少。”林寒對龍戰這個稱呼有些敏感,這不是變相的將龍傲天的身份暴露給了外人嗎?

“你看看我,修煉越久記性越差。不過不愧是老祖,竟然將青龍太子的肉身給奪了。”龍戰撓了撓頭,一副馬大哈的樣子。

龍傲天劃了一個手勢,讓他們安靜下來。

跟次和黑龍老祖一起進入閻羅修煉場不同,他們出現在了一個異常熱鬧的城邦城門口。門口站着人高馬大的天兵在站崗,當發現龍傲天出現在城門口時眼底閃過了一抹吃驚。

隨後反應過來之後,連忙迎了來,“太子殿下。”他們畢恭畢敬得對龍傲天鞠躬行禮。

龍傲天擺了擺手,一副不在意的模樣,“本城的競技場在何處?”此競技場不像外頭的那些競技場,閻羅修煉場內的競技場,殺伐不受限制,每一次的挑戰都是以犧牲性命爲前提的。只有將性命拿出來做賭注,才能激發內心深處最強烈的戰鬥欲。這也是爲什麼龍戰能夠積累如此豐厚的戰鬥經驗原因。

“在城南的位置太子。”其一個天兵連忙開口回答,可當他們發現站在龍傲天身後的林寒和龍戰時,眼底閃過一抹驚愕。

尤其是龍戰,龍戰的威名和模樣都在這閻羅修煉場是出了名的。但是最爲出名的時,他們頭有人懷疑龍戰是丹龍一族的餘孽,如今青龍太子竟然跟疑似丹龍的餘孽在一起!天兵的眼底閃過一抹困惑,不過很快反應了過來。太子素來喜歡結交好友,莫不是被這個龍戰給騙了?

想到這兒,天兵偷偷的用心語叫龍傲天到一邊去。

龍傲天驚訝與對方怎麼好像有事情要跟自己說的樣子,帶着困惑,跟着對方離開了原地。

等到龍傲天再回來,那個天兵已經不見了蹤影。

“太子殿下,阿峯呢!”另一個天兵不見了那個天兵的身影,不解的看着龍傲天。

“他在那裏等你過去,說是有事情跟你商量。”幸虧的是今日守門的士兵並不多,只有他們兩個人。

剛纔那個天兵跟龍傲天說的話讓他十分震驚,原來龍戰因爲不斷的對那些強者宣戰已經引起了青龍一族的注意。甚至青龍神已經下令讓人徹查龍戰的身份。一旦讓這些天兵知道自己跟龍戰走到了一起,那麻煩會接踵而至,所以龍傲天在那個天兵提醒完自己之後直接下了殺手。不過自然不是用青龍一族的功法,而是用丹龍一族的功法。並且寫下了青龍老頭,老子回來了的字樣。

他這麼做的目的是爲了吸引青龍一族的注意力,從而分散他們對龍戰的注意力。

這個天兵聽言不疑有他,乖乖的走向了龍傲天所說的那個位置。

天兵前腳剛走,後腳龍傲天跟了去。

林寒和龍戰困惑的對視一眼,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走吧!”等到龍傲天再回來時,手裏沾了一些血漬,但是面色還是從容淡定。城門口此時的人也很少,所以沒有人注意到他們這裏的異樣。

龍傲天領着他們兩人離開了城門口,因爲龍戰的大名實在在閻羅修煉場太大了,而且許多人都見過他,爲了安全考慮,龍傲天直接幫龍戰易容了。

轉眼之間,龍戰從一個陽剛少年變成了彪悍大漢,滿臉的絡腮鬍配那高大的身形,給人一種極其強烈的壓迫感。

滿意的看着龍戰的轉換,龍傲天點了點頭。

三人一起到了競技場,尋到了登記處之後,索要了一個下仙階品的競技賽資格。本着試試林寒的水平究竟如何,這次的競技並沒有籤死竟,而是選擇活競。顧名思義,不是以死爲目的的競技,而是點到即止。

因爲他們對林寒還是有些不放心,這小子雖然煉丹造詣高,但是修爲畢竟還太低。

在這閻羅修煉場內,下仙階品的仙本不多,大約等了將近一個多時辰,才排了。

根據屏幕的報幕,林寒踏了征途,消失在了龍傲天和龍戰的眼裏。

“前輩,你說他能贏嗎?”龍戰的眼底充滿了擔憂,在他眼裏,林寒是沒有任何的戰鬥能力的。

“你以爲,一個從鬼修修煉來的人,會缺乏戰鬥力嗎?雖然他們之間相差三四個小階,但是林寒絕對有實力打敗對方。”龍傲天對林寒是充滿了自信,不相信他會給他們丟臉。

“其實輸了也沒事,畢竟不是死競。”只要不是死競,算輸了,林寒還是能夠全身而退的。

龍戰慶幸自己給林寒留了後路,兩人密切的關注着競技臺的動向。

伴隨着兩道絢爛的煙火出現在競技場的空,兩個參加競技的仙人都場了。

因爲是下仙階品的戰鬥,觀衆席的人顯得興致缺缺。

林寒的對手是一個看起來肌肉發達,力量型的選手。而對方再對林寒略顯瘦弱的身子骨時,眼底閃過一抹精光,舉手打斷了接下來的競技。

“有什麼事?”剛開局選手是有權利改變競技模式的,只要根據舉手的動作可以了。

“我想將此次的競技改成死競。”對方說完,眼底閃過一抹喋血的光芒。

下仙四階的螻蟻也敢來找死,那怨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哦?”那主持人愣了愣,反應過來之後,將目光投向了林寒。 “你呢?你願意將此次的競技改成死競嗎?”競技雙方必須是兩者都同意才行的。 畢竟競技場尊崇的宗旨是絕對的公平,不能罔顧另一方的意願。

“死競麼?”林寒頓了頓,死競倒是有好處,如果戰勝對方的,可以得到對方身所有的東西。林寒雖然不知道對方是否是空間攜帶者,但是修仙之人,總是有自己的底牌,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這胖小子找死!”龍戰大怒,拍案而起。氣那個肌肉男出爾反爾竟然改變競技性質。

跟龍戰的反應不同,競技場的觀衆一聽竟然要改成死競,各個都顯得熱情高漲起來。這是閻羅修煉場,將人性一詞擴大到了極致。

霸道首席俏萌妻 “你這麼不相信林寒能夠打過對方嗎?興許他和你一樣,同階無敵呢?”若是這個胖小子是下仙巔峯修爲的話,林寒對付起來可能會有些吃力。不過這小子還未到巔峯的狀態,充其量也是個下仙八階。四小階之差,對林寒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也是,師傅是個不是怪物不收的老怪物,林寒應該有過人之處吧!”龍戰聽言,決定相信自己的師弟一次。

“我若是殺了他,是否能夠得到他身的東西?”林寒必須確信,弄死他之後是否能夠得到他身的東西。

“你憑本事殺的人,自然可以得到他身的東西。”多少的修行者都是踏着別人的屍體走來的,不僅是殺掉那些阻攔他修行之路的阻礙者,更是要得到對方身的修行資源。死競的方式便是如此,殺掉對手,得到對手的東西。

“那好!我答應。”林寒心動了,儘管知道對方一個下仙修爲可能沒有多少的寶貝,但是再小的肉沫也是肉不是,所以林寒在思考了一番之後答應了。

這些日子他待在大赤天宮可不單單是修煉煉丹那麼簡單。他還專門去去研究了之前所學的龍獅吟。發現這初階的龍獅吟功法可不單單是聲音變得好聽那麼簡單,更是有着蠱惑對方的能力。他可以用龍獅吟的初階功法迷惑對方的神智。配對方笨拙的身體,動作會遲緩很多。然後再用迷蹤步連牽制對方,最後再用鳳凰之火去攻擊對方。世間萬物,都懼火,更何況自己這個是連萬物都能吞噬的鳳凰之火。

“不自量力的臭小子!”對方顯然沒有想到林寒竟然直接答應了。而且還妄圖殺死自己,得到自己身的東西。

不由惱怒不已,率先對林寒出手了。

他高舉雙拳,嘶吼一聲,雙拳重重的砸在地面。地面迅速的出現了一行蜿蜒曲折的巨石突刺朝着林寒襲來。

林寒迅速採用迷蹤步躲開了對方致命的一擊。

竟然有辦法躲開自己的攻擊,那壯漢有些吃驚。他本想要一招解決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沒想到竟然被他躲過了。

懊惱的再次尋找對方的蹤跡時,忽然發現對方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他的雙目似有着一股強烈的吸引力一般,穿透人心。

壯漢下意識的擡手一拳打在了林寒的腹部,林寒飛了出去,砸在了地。

壯漢有些心有餘悸的看着林寒,剛纔對林寒雙眼的一剎那,他差點有種被對方蠱惑的感覺!

天啊!這種感覺實在太過恐怖了!

“我去!”在觀衆席的龍戰看到林寒直接被打飛了出去,直接驚得站了起來。

剛纔躲開這壯漢第一下攻擊的時候龍戰還想林寒還有點水準。但是接下來是怎麼回事,竟然直接被對方一拳擊飛了出去!

時候到了……

林寒擦去嘴角的血漬,邪肆一笑,“嘿!傻大個!來抓我啊!”林寒說完,衝着那壯漢辦了一個鬼臉。

氣的那壯漢哇哇大叫,捶打着自己的胸口,朝着林寒撲了過去。

可很快,他發現自己的動作不利索了,變得非常非常的遲緩。

“怎麼回事!”壯漢大吃一驚,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試圖用靈力破開牽制,但是發現這是一門功法,若是不知道這功法的底細,是破不開這牽制的。

“喲!兄弟,不砍我啦?那輪到我嘍!”林寒瞬移到對方的身後,凝聚出火球,當巨大的火球出現在林寒的手時。全場都驚動了,衆人皆震驚的看着林寒。

“天火!竟然是天火!他是煉丹師!”擁有天火的,不是煉丹師都不可能。

完了,這壯漢怕是死的連身子都不甚了。要知道,煉丹師手段很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