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回公子,敬淮今日有幸,在巷子裏碰巧看到公子贏了一個金玄期巔峯的人,出於震驚,敬淮纔會一直盯着少主看,不敬之處還請公子見諒?”

敬淮沒想到,他今天看到的居然是聖主的兒子。

沐雲軒一聽,好看的眉頭聳了聳,難道是齊兒。

“你看到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弟弟蘇齊。”

蘇櫟難得解釋一下。

“在什麼地方看到的?”蘇紫陌有些擔心得坐不住了。

“回夫人,在三家巷裏,當時有七個金玄期五階以上的人,被二公子用劍射死,二公子好像大大小小救了十多個人,至於人是從什麼地方救下的,這個敬淮便不得而知。”

敬淮如實相告。

沐雲軒一聽,眼眸微眯着,心裏直爲兒子擔心,齊兒闖禍了,又要被罰了。

“孃親,那便不用在擔心,齊兒救了人以後,應該會送去默宅交給默奶奶,默奶奶今晚也會回莊裏,齊兒應該和默奶奶一起回來。”

蘇櫟這下到是放心了不少,以目前的消息看來,風月樓的事情一定是齊兒做的,但是他不會和孃親說,說了只會讓孃親心裏擔心。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別人的死活跟她沒有半毛錢關係,她只要她兒子平平安安的。

“陌陌,齊兒還沒有回來嗎?”

慕容邵峯走了進來,出去一趟回來了,還是沒有看到蘇齊的身影,他也有想擔心了。

沐雲軒一看到慕容邵峯,臉上瞬間不悅,這個陰魂不散的傢伙,居然搬到了明月山莊裏來住着,他想要近水樓臺先得月嗎?做夢去吧!

“邵峯,已經有齊兒的消息了,你不用擔心。”

蘇紫陌輕聲解釋道。

“有消息便好!”慕容邵峯自己找了一個位置坐下,“陌陌,我剛纔出去,聽大街上的人說風月樓的後院被一個孩子給砸了,風月樓的人正在四處尋找那個孩子的下落,我原本還擔心是齊兒呢?”

蘇櫟看了一眼慕容邵峯,心裏暗忖,大街上已經傳開了嗎?

“風月樓?”蘇紫陌面具下的眉頭緊蹙着,“風月樓離三家巷有多遠?”

-本章完結- “娘子,你的意思是……?”

沐雲軒沒有問出來,難道風月樓的事情是齊兒做的,那齊兒可太彪悍了,那風月樓可是姬煜開的,以姬煜的性格,可是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的。

“孃親,齊兒不會無緣無故的去砸風月樓,應該會另有隱情。”

蘇櫟解釋道,這樣一來,幾乎可以肯定就是齊兒了。

“這個臭小子,真皮癢癢了。”

“孃親,齊兒回來了。”

蘇齊還沒有進門就大聲喊道。

隨即,默娘和蘇齊,還有梳洗乾淨的黎小暖一起走了進來。

“你還知道回來?”蘇紫陌一聲凌厲的怒吼。

蘇齊小臉上的笑容一僵,朝着蘇紫陌邁去的小短腿瞬間停了下來。

黎小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場面和這麼漂亮的家,被嚇得瑟瑟發抖,躲在蘇齊的身後。

蘇齊心裏暗忖,以他對他老孃的瞭解,他孃親生氣了,難道事情敗露了?

看哥哥,哥哥是不會告訴他的,看慕容邵峯,那一臉溫和笑容的人不會在孃親面前撒謊,那爹爹呢?

蘇齊心思百轉,把賊兮兮的大眼轉向沐雲軒,詢問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點了點頭,意思很明顯了,蘇齊腦海裏快速的想着對策。

猛的,那雙笑米米的眼眸裏閃過一絲精光。

瞬間埋怨的看着蘇紫陌,那雙水晶般的大眼眸了,充滿了水霧,有要哭的趨勢。

衆人被他這表情整的一愣一愣的。

“齊兒,誰欺負你的?告訴爹爹,爹爹幫你教訓他去。”

沐雲軒哪會不知道兒子的心裏打的什麼小九九啊!可他偏又見不得兒子這副受了委屈的模樣。

“沐雲軒,你給老孃閉嘴。”

蘇紫陌怒吼一聲。

沐雲軒很識相的閉上了嘴巴。

敬淮皺了皺眉頭,他從來沒有見過那哪個人或者是女人這般對聖主不敬過,不過聖主這麼聽話的閉了嘴,到叫他差點坐到地上去了,要不是愛到了骨子裏,以他了解的聖主,哪會容得別人在他面前這樣的放肆。

“嗚嗚……!”

哇的一聲,蘇齊大聲哭了起來,嚇壞了一屋子的人。

“孃親,齊兒今天爲了救這個小妹妹,差點被人賣了不說,還差點就死掉了,孃親不問齊兒齊兒原因就吼齊兒,孃親不疼齊兒了。”

某小孩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沒辦法啊!爲了逃避懲罰,他蘇齊就算是把面子丟光了,他也不要去小黑屋裏。

蘇紫陌:“……”

沐雲軒聳動着肩膀,悶笑着。

慕容邵峯別開臉,顯然也是俊臉上噬着笑意。

蘇櫟直接面無表情。

“夫人,請你相信公子說的話,公子的確是爲了救小暖,纔會被人追殺的。”

小暖跪到地上,鼓起勇氣說道,小小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着。

“莊主,這是真的,齊兒救了十多個孩子,現在已經安置在默宅了。”

默娘也站出來爲蘇齊說話,不過她說的也是事實。

“孃親,你就不肯……。”

“閉嘴,我有說要把你怎麼樣嗎?搞得老孃好像是母老虎似的。”

蘇紫陌狠狠的瞪着裝模作樣的兒子,兒子是自己養的,她哪能不知道兒子的那點心思。

“回去休息,準備明天的煉丹大賽,至於這個女孩,既然是你帶回來的,你就自己安排。”

“謝謝孃親!”一聽,蘇齊瞬間破涕爲笑,心裏就知道孃親不在罰他了,心之所願,無所不成,這戲演的差不多也就行了。

額……!

衆人一看,汗顏。

這轉變得也太快了一點吧!

就連一向雷打不動的青楓臉上也聳動着眉頭。

“孃親,她叫黎小暖,無父無母的,硬是要跟着齊兒,齊兒就把她留在身邊當使喚丫鬟吧!”

蘇齊今天報完名以後回到默宅,這黎小暖一個勁的纏着他,硬是要跟在他身邊做使喚丫鬟,被纏得沒辦法,在加上看這黎小暖還算是機靈,他就把黎小暖帶回明月山莊了。

“這事你自己做主。”

蘇紫陌看了看,其實她這明月山莊就是一個收容所,莊裏的人大多數都是無家可歸的人。

“多謝夫人!”黎小暖激動得想哭,以後她是不是就能住在這麼漂亮的房子裏了?

“陌陌,姬煜來了。”

赫雲霆顯然是才從外邊回來,看起來風塵僕僕的。

“不見,讓他給我滾,要是他敢硬闖,就殺了他。”

蘇紫陌此刻心情不好,誰惹到她倒黴。

“好!”赫雲霆轉身對着門外的吳江和鴻翔低語了幾句。

吳江和鴻翔快速的走了出去。

赫雲霆一看,這個沐雲軒怎麼又來了,還有這突然冒出來的男子又是誰?赫雲霆微微打量着敬淮。

“陌陌,除了明月紙業,所有商鋪的貨品都已經上齊了,就等開業了,我段時時間可是忙得夠嗆的。”

赫雲霆找了一個椅子,坐了下來。

“辛苦你了。”蘇紫陌起身,打算去休息。

“咦!齊兒,你又撿了一個小丫頭回來了?”赫雲霆突然看到蘇齊身邊的黎小暖,一看就知道是齊兒帶回來的。

“呵呵!順便帶回來的。”

蘇齊的笑容有些將就,心裏卻在想着大門外邊的姬煜。

“砰!”外邊傳來打鬥的聲音。

蘇齊直接鬱悶得想殺人,怎麼想什麼就來什麼呢?

沐雲軒陰沉着臉,走了出去。

蘇紫陌微微蹙起黛眉,臉色淡漠中透着冷冽,也跟在沐雲軒的身後。

隨即,全部人都走了出去。

姬煜和吳江,鴻翔正在交鋒。

看到蘇紫陌出來,幾人也停下來。

姬煜和姬芮一看到沐雲軒,兄妹兩人快速的相視一眼,着沐雲軒難道是住在明月山莊裏嗎?怎麼這個時候還在明月山莊?

“公子,就是那個孩子。”

顯然,姬煜帶來的人認出了蘇齊。

“哼!是小爺又怎麼樣?今晚就是你們找上門來,小爺也不怕,皓月國律法規定,不得販賣人口,可是你們風月樓做的就是販賣人口的勾當,今晚上你姬家要是想要討一個說法,那我們就進宮去和皇上說去。”

蘇齊走上前去,他並不是一個膽小鬼,一人做事一人當,他不會做縮頭烏龜,在說今天的事情,姬家也不敢搬到檯面上講。

“你以爲搬出皇上來本公子就會怕嗎?”

姬煜一臉陰沉,今日他風月樓損失慘重,那些姑娘全跑了,風月場所沒有姑娘怎麼做生意?

“你當然不會怕,皓月皇可是你的姐夫,但是天子犯法,以庶民同罪,更何況,你只是一個鎮國公府的公子,小爺有證據在,皓月皇難道會自己違抗自己定下的律法嗎?”

蘇齊軟軟的聲音算不上擲地有聲,但是卻蘊含着一股威脅的氣勢。

他身後的衆人看着那帶着冷冽氣勢的人兒,和剛纔嚎啕大哭的人兒根本就是兩個級別的。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小兒,明月莊主,你就是這樣教導你的兒子的嗎?我風月樓歷經四年之久,纔有了今天的成就,瞬間就被你兒子給毀了,本公子無論如何都要像你們明月山莊討一個說法。”

姬煜好不容易抓住明月山莊的把柄,不趁機報仇,就是不他姬煜了。

而一向能忍,有分寸的他,遇到今天這樣的事情,也忍不下去了,更可恨的是志和也已經死了,自己手中沒有證據,要說是蘇齊殺的,又沒有人會相信,這悶頭虧,他只能自己往肚子裏咽。

“就如我兒所說,姬公子想要討回公道,咱們可以去皇上面前說。”

蘇紫陌輕蔑的看着姬煜,他是存心想要報復明月山莊,她要是退讓,便會被姬煜一腳踏在腳底下,像姬煜這樣的人,只能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

只見姬芮擡起下頜,緩緩走上前,那副模樣高高在上,畫得精緻的妝容之上,流露出一抹輕蔑的色彩,輕蔑的看着蘇紫陌,這個女人不過是小小的螻蟻罷了。

“莊主,你自己本是就囂張,難怪教出來的兒子也是跋扈自恣,你們左一句皇上,又一句皇上的壓上來,還真以爲有了那一張紙,我們就怕你們不成。”

這次,姬芮學聰明瞭很多,眼前的這個女人不像她之前對付的那些白蓮花,這個女人必須和她慢慢玩,才能抓住她的七寸,還有,她就不信這個女人敢在這個時候爲了這點小事去驚動皇上。

只是可恨的是,這雲城聖主爲什麼會一直在明月山莊,她們派出去查這個女人的人都沒有回來,有人在阻止他們查明月山莊的莊主,這樣看來,這個明月莊主絕對有不可告人的祕密。

-本章完結- “那就請吧!”

蘇紫陌爽快的答應道。

那風輕雲淡的語氣,一點都不在乎。

姬芮瞬間覺得就像是一個巴掌般狠狠地甩在了她的臉上,想不到她會這麼爽快的答應。

“莊主這是想把事情鬧大嗎?”姬芮勾脣一笑,分明仍是漂亮的容顏,卻因爲那陰沉的眼眸而面目猙獰。

皓月皇的脾氣她是很瞭解的,這個時辰,指不定在那個女人房間裏逍魂蕩魄呢?

至於幫理不幫親,那還要看那個親戚是誰?

“想要把事情鬧大的是你們,不是本莊主。”

蘇紫陌冷視着姬芮,“要麼就進宮去說,要麼就給本莊主滾出去。”

蘇紫陌聲音越來越冷,已經失去了耐心。

就這姬家兄妹兩人,她蘇紫陌還不放在眼裏。

“滾!踐人,你可知道,整個皓月國京城的人,從來沒有對我們兄妹說過這個……啊!”

緊接着,姬芮話還沒有說完,瞬間感受着胸口傳來一股巨力之痛,讓她的胸口上頓時如刀割般痛,臉色愈發難看,猛的擡眸一看,只見沐雲軒冷冷的看着她,她從未如此真切地感受到死神的逼近,命懸一線的痛苦讓她忍不住想要求饒。

而她口裏的踐人,讓在場的所有人臉色都變了變。

“別在讓本座從你的狗嘴裏聽到這兩個字,否則,死!”

沐雲軒一字一句冷徹寒骨,那雙如虎豹的眼眸,讓人連眼角都不敢擡一下,冰冷的氣氛壓得大家喘不過氣來。

姬芮低着頭的臉上瘋狂地掠過一抹惡毒,但是胸口上的痛,恍若有千斤重,讓她幾度張嘴,都難以發出聲音,她頓時驚慌失措起來,這沐雲軒是想殺了她嗎?

“聖主,你我兩家可是算得上是皓月國京城裏最大的世家了,我們兩家的關係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在說芮兒已經心儀你多年,你又何必爲難芮兒呢?”

姬煜看着姬芮着實難受,索性說出來,想以姬芮喜歡他的心而讓沐雲軒憐香惜玉。

可是他太不瞭解沐雲軒了,沐雲軒可不是一個因爲對方是女人又喜歡自己而手下留情的人。

“哇!”

蘇齊很誇張的叫了一聲。

讓衆人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蘇齊那雙賊兮兮的眼眸別有深意的在姬煜和姬芮身上轉,那大眼忽閃忽閃的,好不萌人,他下的可是雲中歡啊!這兩人要是沒有在一起,還能平平安安站在這裏,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他的小心思雖然邪惡了一點點,可是沒辦法,他身上當時就有那種要。

跑到沐雲軒身邊,小聲的把事情告訴沐雲軒。

沐雲軒一聽,好看的眉毛緊蹙到了一塊,脣角抽了抽,齊兒這小小年紀也太邪惡了一點了吧!

目光不由自主的往蘇紫陌看去。

只見蘇紫陌冷冷的看了着他,沐雲軒眉心一跳,心裏暗道不好!他的娘子又生氣了。

一次爭吵,一個心結,內心的疏遠比外表的冷漠更可怕,今天早上他剛剛嚐到了一點甜頭,可不能因爲一個姬芮給毀了。

“哼!”蘇紫陌冷哼了一聲,又是這丫的桃花眼惹的禍,真是個禍害,只要和他在一起,她身上什麼事情都會發生。

“既然人家是衝着你來的,你就自己解決。”

蘇紫陌冷冷的道,一句話,便把麻煩甩給沐雲軒。

而蘇紫陌那微微冷笑的嘴角上揚,卻美的讓人移不開眼。

“雲霆,要是他們再鬧,就把他們一起扔出去。”

蘇紫陌說完,抱起蘇櫟,打算回房休息!

沐雲軒猛的放開被施壓得姬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