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青銅小刀扎進心臟中,楊修大概停了一分鐘左右,他動作乾脆利落的拔出刀。

就在這個過程中,龍少軒不知不覺的就失去了呼吸,他死了。

楊修拔出刀,他把白衣琉璃碗放在心臟上的傷口之下,鮮豔的血源源不斷的往外冒。

所有從楊修體內流出的血液,都無比準確的滴落進白玉琉璃碗中。

與皇上同居:特工皇后 楊修的心頭血,一滴都不能浪費!

白玉琉璃碗對楊修的血似乎有種一種詭異的吸引力,就算楊修託着碗的手放歪了,血還是拐彎抹角的朝琉璃碗跑過去。

傑森站在楊修身邊,他擔憂的看着還在放血的楊修,

不管楊修的能力到底有多麼的強大,他現在年齡確實是大了,照這樣放血下去,楊修的身體必定手受到眼中釘損傷。

楊修的身體受損,是所有鬼怪們都期待看到的事情。

正因爲如此,傑森纔不能讓楊修透支自己的生命力,卻拯救龍少軒。

人就是這麼的虛弱、虛假!

楊修這個人的一生都充滿了傳奇的色彩,可不管他的人生有多麼的傳奇,他也是始終是人,只要是人都會經歷生老病死!

“師傅,夠了,血已經夠多了。”傑森忍不住的想要制止楊修。

楊修低頭看了一眼白玉琉璃碗中的血液,鮮紅的血已經盛了大半碗了。

楊修說:“這是我這輩子的最後一次放心頭血了,這次就給這個小子一個大便宜吃,我沒有下一次了,她也沒有下一次了。”

楊修口中的她,指的是楊暖暖。

傑森說:“師傅不必如此感傷,世事無常,人間變化千萬種,你說的沒有下一次在命面前什麼都不是。”

五分鐘過後,白衣琉璃碗中盛着整整一大碗血。

楊修把碗遞給傑森:“快來端着,餵給他喝了。”

傑森伸出雙手捧住了白玉琉璃碗,這碗血的價格堪比鑽石黃金,楊修的血實在是太珍貴了,傑森不允許這碗血在他的手中被浪費一滴。

傑森接過楊修手中的碗之後,楊修雙腿一軟,年邁的他,差點跪在地上。

“師傅!”看到楊修要摔倒,傑森情急的高喊了道。

楊修穩住身體,他勉強的站穩。站穩之後的楊修對着傑森擺手,他毫不介懷地笑着道:“老了,老了,我真的老了,不行咯。”

傑森雙手捧着盛滿血的白玉琉璃碗,隔着碗璧傑森的手都能清晰的感知到這碗鮮血中所蘊含的無限生命力。

傑森說:“師傅,我先扶你去隔壁休息吧。”

楊修回頭,他怒目瞪着遲遲不把血餵給龍少軒喝的傑森。

楊修怒氣衝衝第地道:“糊塗,我讓你把血餵給龍少軒喝,你雙手捧着碗在那裏站的像個菩薩一樣是做什麼?

你真想讓龍少軒喪命在此地嗎?他若死了,對你對我對世界都百害而無一利。

我雖然老了,但我還不是老不死的,你這麼擔心我做什麼,你就放寬心不,我一時還死不了。”

傑森被楊修訓得說不出話,他默不吭聲端着血走到牀邊。

楊修****着上身,他又走到了牆角,拿起那個陰陽袋。

也不知道楊修從陰陽袋中掏出了什麼東西,他拿着那東西,又拿起一件開襟馬褂。

楊修拿着衣服和神祕的小東西走出了房間。

傑森小心翼翼的把白玉琉璃碗放在牀頭櫃上,他坐在牀邊,扶起已經失去呼吸和心跳的龍少軒。

“你這個人還真是走運,這碗血下肚,你的心臟病此生都不會發作了。”傑森看着龍少軒喃喃自語道。

又過了五分鐘,傑森把一整碗心頭血都餵給龍少軒喝了。

傑森拿着潔淨如新的白玉琉璃瓦走出房間,楊修恰巧從共用的衛生間中走出來。

楊修問:“都喝完了?”

傑森回答道:“是,都喝完了,一滴都沒浪費。”

楊修說:“那你現在去收拾收拾,我們別再這裏住宿了,立馬離開。”

傑森說:“這麼着急,師傅發現了什麼異常了嗎?”

楊修道:“我先去車上等你,你快去收拾東西,等會在車上我們在細說。”

傑森點頭答應:“好的,師傅你慢慢走,我五分鐘之內就會收拾好東西,到車裏找你。”

楊修慢慢地離開了,傑森走進房間中。

傑森的動作很快,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傑森就身揹着一個布袋,手裏提着一個包從房間中走出來。

傑森出門之後,他順手輕輕地帶上房門。

就在傑森剛剛去收拾東西的短短的時間中,他查看了一下龍少軒。

龍少軒才喝完楊修的血不到十分鐘,他的呼吸就已經恢復了正常,但他的心跳跳動的頻率依舊快的驚人。

傑森拿着他和楊修全部的家當快步離開,很快楊修就來到了招待所外的空地上。

傑森放好東西,他坐進駕駛座中。

傑森發動車子,一輛經過改裝,外表看起來很破舊的麪包車,趁着夜色緩緩地駛遠。

空蕩蕩的房間中,龍少軒平躺在牀上,他呼吸勻稱,表情祥和。

時間在死一般的寂靜中緩緩流逝,在深夜中,周圍的一切物品都像是睡着了一樣。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兩個小時之後,凌晨三點45分,天還沒亮,已經有公雞的打鳴聲溜進龍少軒的房間中。

龍少軒指尖微顫,他的手指動了動,睫毛也隨之顫抖。

龍少軒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是要甦醒了一樣。

龍少軒眼皮一眨一眨的,他緩緩地睜開眼睛。

從殺豬開始的逆襲 龍少軒比琉璃還要漂亮的眼眸中蒙上了一層薄薄地霧氣,他眼神恍惚的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燈。

在龍少軒睜開眼睛的一分鐘之內,他原本快速的跳動的心臟,在很短的時間之內他的心跳便恢復了正常。

睜開眼睛的龍少軒神情恍惚,眼神茫然。

龍少軒不知道在過去的三個小時之內發生了什麼,再看到眼前陳舊的場景,他竟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龍少軒心中很是疑惑,我怎麼了,我應該是暈過去了吧。

不就是短暫的昏迷過去了嗎,爲什麼再次睜開眼睛的我對眼前的一切都是這麼的陌生?

甚至……甚至……甚至我竟然有種想要嚎啕大哭的衝動?

到底是暈倒,還是死過一次,在這龍少軒的心中是個很大很大的問題。

龍少軒醒來之後,他的思緒一直在處於混沌的飄忽狀態。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天漸漸地亮了,

龍少軒手撐在牀上,他慢慢用力,龍少軒坐了起來。

龍少軒四處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這不是我的房間!

昨天晚上他和楊修的交談緩慢的重新回到龍少軒的腦海中,龍少軒突然跳下牀。

楊這是楊大師楊修的房間,我在這裏睡,他們現在會在哪?

龍少軒光-着-腳衝出房間,他的房間門是虛掩着的,龍少軒站在門前敲了兩聲門。

“咚咚。”龍少軒擡起手敲門,敲門之後,龍少軒安靜的站在門口等了一會,房間中沒有發出一點動靜。

龍少軒推門走進自己的房間中,這個房間的一切都沒有發生改變,一切都和龍少軒昨夜離開時一模一樣。

龍少軒那個放滿人民幣的公文包放在桌上,包口沒有拉實,一沓沓的通紅的人民幣裸-露在外。

自己的房間中沒有人,龍少軒轉身走出房間。

龍少軒到了一樓,他諮詢了一下開-房的中年婦女,沒有得到確定的答案,龍少軒又上了二樓。

龍少軒知道楊修可能已經離開了,龍少軒看了一眼時間,他拿了一身換洗的衣服走進了浴-室。

龍少軒洗了一個澡,,換了一干淨的衣服,他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退房離開。

龍少軒踩着清晨的第一縷陽光,他毫不留戀這秋日的初晨美景。

龍少軒默默無聲的開車離開了這座看起來很熱鬧的小鎮,他現在距離清水鎮還有不到五個小時的車程。

上司惹不起 就快到了,龍少軒就快到了。

不知道爲什麼,距離越近,龍少軒越敢篤定楊暖暖現在就在清水鎮。

“等我。”龍少軒穩穩地開着車,他望着前方,喃喃低語。

橘黃-色的陽光透過車窗灑在龍少軒的臉上,他面容俊美雋秀,氣質出塵淡漠的如同神祗。

清水鎮西邊的大別墅中,那間臨窗的臥室裏。

顧栩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隨着時間的流逝,他的心跳漸漸開始恢復。

顧栩正在靠着自體修復力來完成療傷,因爲沒有外力相助,也沒有外界的刺激,顧栩的恢復非常非常非常慢。

另一邊的大牀上,灰撲撲的棉被上覆蓋了一層厚實的冰霜。

杯子裏裹着的楊暖暖,身體已經差不多被凍住了,楊暖暖身體劇烈的顫抖,因爲太過寒冷,她的牙齒不斷的在打顫。

好冷,好冷,好餓,好餓,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我不要死,我不能死,我絕對不要死!我纔剛結婚,他還在家等着我,我怎麼能就這樣死去呢?

楊暖暖已經咬牙堅持了兩天三夜了,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忍多久,她不願意死,可是她好冷,隨着時間的流逝,她好餓。

又冷又餓的楊暖暖使勁的抱住自己的身體,她不敢輕易的閉上眼睛,她也不敢放空自己的心緒一刻。

因爲楊暖暖害怕,她害怕自己的一閉上眼睛,就醒不來了。

現在的楊暖暖還知道冷,還知道餓,還會發抖。

現在楊暖暖裹在身體上的被子都開始結冰了,她還能堅持多長時間呢?

“砰。”的一聲巨響,臥室的大門被人一腳踢開。

臥室的門一開,一直縈繞在這間房間中的黑暗,就像是見到了惡鬼一般,漆黑一片的黑暗四處亂竄。

如墨一般的黑色,四處亂竄,沿着每一條細小的縫隙拼命地往外擠。

阿king渾身是傷,他的臉上染上了五顏六色的污跡。

阿king最珍惜的頭髮此時亂糟糟的,看起來就像是被雞爪子撓過一樣。

阿king踢開了房門,他爲這間臥室帶來了光明。

當熟悉的光亮灑進這間臥室之後,一直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顧栩,似乎被踢門的動靜吵醒了。

阿king四處張望,他在找楊暖暖。

看到牀上那個看起來像是巨大的蠶寶寶一樣的被子,阿king蔚藍蔚藍的眼眸中閃過一道疑惑。

那個看起來像是巨大蠶寶寶的被子上覆蓋着一層厚厚地冰霜,被子在微微顫動。

阿king走近牀邊,他彎腰伸手,阿king捏住被子,他用力一扯,沒有扯開被子。

楊暖暖的把被子全部都纏繞在她的身體上,她死死的壓住被子。

楊暖暖把這牀灰撲撲的被子當成她最後的救命稻草。

阿king使用屬於鬼的異樣能力,他的手在空中亂劈了兩下。

被子在阿king的手刀中碎成了好幾瓣,被子碎了,渾身上下都結了一層薄冰的楊暖暖出現在阿king藍色眼睛中。

阿king盯着牀上的楊暖暖,他能看出來,楊暖暖還活着,她沒死。

“哈哈哈……”看到依舊活着的楊暖暖,阿king突然仰頭大笑。

在阿king的笑聲中,顧栩睜開了眼睛。

阿king立馬上前,他抱起了楊暖暖,轉身離開。

顧栩睜開眼睛,他眼睛半閉着,看到阿king的身影,顧栩猛地瞪大眼睛。

顧栩吃力的伸手,他想要攔住阿king,他想看看楊暖暖是死是活,我想要問清楚阿king要把楊暖暖帶到哪裏去。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沒人知道阿king是如何搶佔先機從楊修親手設定的法陣中衝出來的。

但是阿king的那一身傷足以很直觀的說明阿king在用性命博先機,很顯然他成功了。

阿king找到了那間漆黑一片的臥室,他一腳踢開了破舊的房門

原本聚攏在一間小小房間的中的黑暗,在阿king踢開房門之後如墨一般黑暗的四處逃散。

在不到三秒鐘的時間中,臥室恢復了正常的光度。

阿king使用了一些他爲鬼的特殊能力,他用手刀割開了大牀上灰撲撲的棉被。

棉被中的楊暖暖全身上下都結上了一層厚厚地冰塊,阿king看到尚有一絲氣息的楊暖暖,他失控的仰頭大笑。

在三年前那場他和龍少決之間的爭奪當中,阿king因爲懶散的態度,錯失了擁有楊暖暖的機會。

三年後的今天,他阿king順利的搶佔了先機,他搶在龍少決之前找到了楊暖暖。

阿king彎腰小心翼翼的抱起身體結冰的楊暖暖。

阿king的身體很冰,但此時楊暖暖已經結冰的身體,現在寒冷的如同冰塊。

兩者相比,阿king涼薄的體溫在楊暖暖的感覺中熱的就像是火爐一般。

一被阿king抱起來,楊暖暖幾乎是在一瞬間緊緊地抱着了阿king。

楊暖暖用盡全身的力氣,使勁的讓自己的身體貼着阿king的身體。

楊暖暖好冷,她好冷好冷好冷。

食道升仙 阿king抱着楊暖暖大步離開。

不久之前阿king踢門的動靜吵醒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顧栩,剛剛睜開眼睛的顧栩,身體就像是被凍住了一樣。

顧栩不能說話,全身上下只有頭部可以微微動彈。

顧栩艱難的移動視線,當他看到阿king時,看到被阿king抱在懷裏的楊暖暖時,顧栩咬牙伸出了自己的一隻手。

別走,別走,你要把楊暖暖帶到哪裏去?

顧栩想要喊停阿king,想要看一看阿king懷中的楊暖暖。

但是現在的顧栩一不能說話,而不能動彈。

除了眼睜睜的看着阿king抱着楊暖暖離開,顧栩似乎沒有變得選擇。

阿king抱着楊暖暖很快的就消失了。

當抱着楊暖暖的阿king從顧栩的眼睛中徹底消失,顧栩高舉着的手,重重地摔在地上。

平躺在地上的顧栩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他閉着眼神,沉思不語。

十分鐘之後,顧栩從地上坐起來,他捂着自己隱隱作痛的胸口不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