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普通的光源,就以燈炮爲例,光是往四周散開的。

可是那個‘鬼’身上的光芒卻是聚在一起的,緊緊地貼在了那‘鬼’的表面,再加上光又並不強烈,很淡很淡,所以其實根本就看不清那‘鬼’的具體容貌。

而這,自然讓那往前移動之物,更像是個‘鬼’!

我頓了一下,連忙朝着瘦猴看了過去。

瘦猴眉一皺,輕呼一聲,“追!”

話語一落,瘦猴立馬往前跑去。

我哪裏還會猶豫,跟着瘦猴一起。

“喂!”小神婆的聲音突然傳出,在我們的身後大聲疾呼,“那是鬼啊,你們別衝動。”

鬼?鬼又怎麼樣?

反正離奇古怪的事情已經見過那麼多了,還不是照樣渡過了一次又一次劫難?

再說了,到現在爲止,我們雖然看到了許多鬼,也見到了殭屍,可是卻沒有一個是真的。

如今,我倒要見見眼前這‘鬼’的真實面目。

樓梯本就已經到了盡頭了,我和瘦猴跨出一步後便落到了平地,然後朝着眼前的那隻‘鬼’快速跑去。

那個‘鬼’好像也看到了我們,在怔了一下之後,速度猛地加快。

不過不是向我們跑過來,則是朝着他原本移動的方向快速跑去。

他在逃?

難道又是一個假的?

我的腦子裏剛冒出這個想法,又聽到一聲十分沉悶的響聲傳出。

這好像是有什麼沉重的東西被拖在地面前進的聲音。

“好像有個人!”我還只是剛在想這到底是什麼聲音的時候,一邊往前奔跑着的瘦猴,一邊伸手指着前方。

我趕緊定睛看去,還真是。

在那‘鬼’身後,還有一個人!只是實在是太暗了,鬼身上投到那人身上的綠光又少得可憐,所以隱約只能看一個人的輪廓而已。

不過即使是這樣,還是能夠看到那人是倒在地上的。應該是那‘鬼’在拖着他往前面走。

也不知道是因爲‘鬼’拖了一個人的關係,還是他就是故意爲之,速度倒是比我們慢了很多。

我和瘦猴使足了力氣,朝着那鬼跑着。沒有花多少秒,我們和那鬼就已經只有幾步之遙了。

可是太黑了,依然不能看清楚那綠光到底是何物,還是隻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形狀而已,也依然像是個鬼。

但是花不了多長時間,我就能把那鬼的真面目揭開了。

然而就當我的這個想法從腦子裏蹦出來之時,突然見到前面的鬼猛地拐了一個彎。

隨後便是‘嘭’的一聲重響!

這,是關門的聲音,那個鬼走進了一個房間裏。

眼前看不見,所以我只能努力的盯着那鬼轉進去的地方,可即使是這樣,由於太黑了,我覺得我的視線還是在不斷的改變着。

果然,我錯過了。

還是瘦猴猛地扯了我一下,“是在這裏!”

他說完之後,便猛地轉過了身,朝着轉身後面對的地方摸去,同時向我說道,“是一扇鐵門!”

我當即轉身。

“啊!鬼,鬼啊!”這時,驚恐的叫聲從屋裏傳了出來。這聲音我不認識!

“不要,不要殺我,不要啊!”緊接着,又有慘叫聲傳出,而這是周凱的!

怎麼可能?明明在最開始,我和瘦猴只見到一個倒在地面上的人形輪廓而已。

“爲什麼?”猛地,我不認識的聲音又傳了出發來,可是這三個字說出來之後,便是一聲無力的慘嚎!

“撞門!”我趕緊朝着瘦猴大吼。然後一起朝着我們摸到的門撞去。

可還只是剛動而已,一道光芒猛地一下,從我的眼前出現。

這光芒來得太過突然,而且也太亮了。以至於剛出現的時候,我立馬本能般的閉上雙眼。

然而,就在我閉上雙眼的那剎那,我竟然模糊的看到,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遠常超人的,白得像是紙一樣,五官流着黑色血液且扭曲得不像話的女人的臉! 這光芒來得很突然,也很刺眼。由暗轉明,我不由自主地閉上了雙眼。

可就在閉眼的時候,一張遠比別正常人大,而且也異常扭曲的臉憑空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很可怕,很突然,也很詭異。

這詭異人臉着實是把我嚇到了,但是我還是拼命的控制着自己,想要立刻把眼睛睜開了,也不管這光芒有多強烈。

“小心,有鬼!”與此同時,小神婆的聲音也在我們後方稍遠一些的地方傳出。

只是這聲音傳出的那剎那,我閉着的雙眼也感覺到了那強烈的光芒消失了,這裏又恢復了漆黑之狀。

於是趕緊睜開雙眼,果不其然,漆黑一片。

眼睛在強烈的光芒之下被刺激是眼淚直流。可我還是管不了那麼多,朝着四野裏看着。

但實在是太黑太黑了,什麼都看不到。

“啊!”猛地,又是一聲慘叫傳出。這是周凱的聲音!

周凱也是慕容潔的朋友,我哪裏還顧得上剛剛看到的那張鬼臉啊。

“猴子,撞!”我大叫了一聲,跟着瘦猴一起,重重地朝着門撞了過去。

撞了一下,我臉色大變。

運氣很好,這門沒有從裏面反鎖掉,而是被什麼給擋住了。

而且擋得也不是十分嚴,用不了幾下就能把門給撞開了。

沒有說話,我趕緊再一次朝着門撞了過去。

再一次,我和瘦猴一起撞到了門上。

又是一下!

比我想象的還要快,這一下撞到門之後,擋着門的東西被撞開了,門也順勢打了開來。

一開門,便有一股強烈的血腥味撲進了我的鼻子裏面。

“不好!”我忍不住大叫了一聲不好。

同時眉頭也狠狠地皺了起來,我們看到的那個渾身冒着綠光的鬼就站在不遠處,一動不動。

我情景略有些古怪,那綠光很慘,可又古怪,人形卻無頭。

我心裏略有些發涼,可還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偏要看看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咬着牙,我朝着那無頭鬼走去。

這無頭鬼是唯一的光源,並且光又沒有散開,除了它,這裏任何東西都看不到。我只能盯着那光源往前面走着。

寵寵欲動:老公別太壞 老實說,我的心裏其實還有些忐忑,但又迫不及待地想要揭開這無頭鬼的真面目,所以我走很急,同時腳步也十分輕浮。

就是以這樣的狀態,我往前走了數步之後,我猛地感覺到我的腳踢到了一個堅固無比的東西。

這東西我踢不動,自然反過來把我給絆到了。

猝不及防之下,我根本就來不及反應,撲通一聲重重地摔倒在地,摔了個狗啃屎。

“小遠!”瘦猴的聲音立馬傳出,我看不見他,但卻能夠感覺到他好像想要蹲下來扶我。

我哪敢讓他浪費時間啊,於是一邊大吼,一邊朝着前方的無頭鬼看去,“別管我,抓那隻鬼……!”

可我的話還只是說到一半,便怔住了,好像有一隻手扼住了我的喉嚨,讓我無論如何也沒有辦法出聲。

同時,我的背後也冒出一身冷汗,心臟更是止不住‘嘭嘭嘭’地直跳。

連瘦猴也在這個時候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輕啐聲,不可思議,也略帶着驚駭。

因爲就在這時,我們看到了極度詭異的一幕。眼前不遠處,那無頭鬼竟然由上往下快速消失,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

就好像是傳說中的遁地了一樣!

無頭鬼不見了,猴子便蹲下來扶起了我。

“誰,誰在那裏?”剛站起來,一聲驚呼傳出。

這是周凱的聲音,而傳出的地方是之前那個鬼所站之處,只不過在那隻鬼稍微側着的方位,有一些距離。

我還沒來得及應,周凱的聲音接着傳了出來,“不管是誰,救我,救我啊!那個鬼要殺我,他要砍我的頭!”

周凱被嚇得不輕,呼救的同時也已經帶起了一些哭腔。

“行了,別哭了!”瘦猴的聲音從我的身邊傳出,他略有些不耐煩,“鬼都已經走了,你死不了!”

說完之後,扶着我一起朝着周凱的聲音傳出的地方慢慢地摸去。

“等一下,等一下!”只不過剛擡腳,想要跨過把我絆倒的東西的時候,小神婆的聲音傳了出來。

她也摸索着走到了我和瘦猴的身後了,“我有火摺子,等我弄點光出來。”

她的聲音落下之後,便聽到她開始翻東西的聲音。

而後又聽到‘呼呼’的吹氣聲,每吹一下,便有一個不小的光團冒出來。

終於,在吹了四五下之後,光團變成了火。

火焰雖然不大,但是光芒散發開來之後,還是讓這黑暗的空間稍微亮了一些。

率先映入眼簾的是小神婆那張清秀的臉。然後光芒接着散開,瘦猴的臉也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到底還是太暗了,這火光所照亮的範圍也就只有這麼大了。往一米開外的地方,還是什麼都看不清。

但還是足夠了。

小神婆拿着火摺子快速的走到了我和瘦猴的身邊,她張開了嘴,想要說話。

可她的目光猛地越過了我,落到了我的身後。然後雙眼越睜越大,臉色越變越驚恐。一秒鐘不到,她猛地大叫着。

“啊!死人了,死人了啊!”小神婆嚇得快要跳起來了,連火摺子都嚇得快要從她的手裏扔走了。

我翻了一下白眼,連忙把手伸到了她的肩膀上,用力按住了她。

瘦猴也跟我一樣,伸手按住了小神婆,不過是按在了小神婆的另一個肩膀上。

“冷靜點,冷靜點!”我和瘦猴同時開口。

只不過我說完之後,瘦猴又接着道,“你這人怎麼這麼奇怪?看到鬼了跟我們一起追了過來,這會兒看到屍體倒是嚇得魂不附體了。你怎麼跟普通人反着來啊?”

“我,我,我!”小神婆一連說了三個我字,其他的卻連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了。她真是被嚇得完全沒魂了。

“猴子,你看着點她!”我無奈的笑了笑,伸手把火摺子從小神婆的手裏接了過來。囑咐了瘦猴一聲後,我拿着從摺子轉過了身。

一個人,就躺在我的腳下。而剛剛把我絆倒的,就是這個人的腳。

之前太過關心站在我們不遠處的那個無頭鬼了,所以直到這時我才注意到,我們撞開門之後,那撲鼻的血腥味現在更加濃烈了!

我緩緩地移動着手裏的火摺子,往這人的上半身移去。

沒移多遠,我眉頭狠皺。

地面上這人的頭,已經沒有了 除了不見的人頭,還能隱約看到頸脖處噴濺而出的鮮血。

我的思緒瞬間被吸引,想要蹲下去仔細檢查這具屍體。

“你幹嘛呀,明擺着是砍頭死掉的,你還要檢查什麼屍體呀!”

“救我,先救我啊!”

只是我纔剛做出往下蹲的動作而已,小神婆和周凱的聲音一同傳了出來。

我的思緒也在這一刻被打亂了,無奈的搖了搖頭,看向了周凱的聲音所傳出來的地方。

“瘦猴,你看好小神婆,我過去看看人有沒有事!”我向瘦猴說道。

剛說完,小神婆的聲音便傳了出來,“我們出去吧,這地方我呆不了,真呆不了。”

“出去,你不怕外面有鬼啊!”瘦猴不爽地呢喃着,但還是能夠聽得出來,他已經扶着小神婆往外走了。

“鬼我不怕,可這死人我真的受不了!”小神婆小聲地呢喃着。

我沒有管他們了,藉着火光,快速的向周凱走去。

沒走多遠,周凱便出現在了火光之中。我這纔看到,他正躺在地上,面露驚恐。

之前對於他而言,也肯定發生了不好的事。身上的外套凌亂不堪,而且還有一種似乎是被人拽得快要從他的身上脫掉的樣子。

除此之外,他的身上也有血。

是在他的脖子上,只不過只有一條血線而已。應該只是皮外傷。

“救我,救我啊!”他應該早就看到我了,一直伸着手向我求救。

我雖然不太喜歡他,但還是走到了他的身邊,蹲了下去。

他的手立刻朝着我伸了過來。

“等一下!”我不耐煩的向他吼道,“我看一下你的傷!”

也沒有管他同沒有同意,我朝着他的脖子把手伸了過去。

輕輕地在血線上壓了一下,周凱的眉頭一皺,但卻沒有發出聲音。

見到他的樣子,我更加可以肯定他是沒有受什麼傷了。

於是又伸手一抹,把那血線給抹掉了。的的確確只有一個淺得不能再淺的口子。

眼見如此,我又掃了他一眼,也沒有看到其他地方還有傷口了。於是站了起來,不爽地瞪着他,“行了,自己起來吧,你沒受傷。”

周凱愣了一下,最後還是吃力的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

“你看到沒有,剛剛那個鬼!”一站起來,他就哆哆嗦嗦地向我說道。

我轉過身去,想要朝着那屍體走去,同時也不客氣地向周凱說道,“你不是說這些是迷信嗎?”

“我信了,我信了!”周凱連忙哆嗦地向說道,“那個鬼就在我旁邊啊,而且差點把我的頭砍下來,我怎麼可能還不信?”

“就在你身邊?”這話聽起來明明沒有什麼問題,可我卻不自覺的皺了下眉頭。

可也僅此而已,我也沒有多想,又趕緊向他說道,“既然那鬼剛剛就在你的身邊,那他是怎麼消失的?你看清楚了沒有?”

“看到了!” 顧少甜寵:國民男神是女生 周凱連忙點頭,“他鑽進地裏了,一眨眼的時間都沒有它就消失了。”

“這真的是鬼啊!”周凱嚥了口唾沫,深吸着氣向我說道。

“樣子看清楚了嗎?”我沒有管他是不是被嚇壞了,只是淡淡的問道。

周凱停了一下,不過只有一秒鐘而已,他就急切地向我說道,“看不清,看不清。除了只知道他沒有頭之外,其他的都看不清。太嚇人了,我根本就不敢看啊!”

我無奈的搖了下頭,轉頭看了他一眼。只見他的臉色還是白得不像話。

估計也問不出什麼了,我也懶得再問了。

正好就在這個時候,我又已經走到了那具無頭屍體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