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人類是需要攝入澱粉蛋白質維生素和食用纖維的。過去魔法師怎麼生活,這個不清楚,不過天空之城現在落到黎明共和國的手裏,黎明共和國就按照自己的使用需求安排,模擬陽光照射生產的植物被收割後。緊接着就是蛋白質和肉類的轉化。那麼很自然的就要注重以下澱粉纖維轉化爲有機物效率的問題。地球上的畜牧類,豬牛羊都是不合格的,家禽內也是不合格的。所有的澱粉纖維轉化爲蛋白質的效率中,只有昆蟲合格。星球上不屑一顧的蟲子,在巨型太空站中必然成爲人類的主食。

比起高大上的培養皿法生產大型畜類,蟲子這一個個天然的小肉球,顯然要比電流刺激肌肉細胞生長要划算的。而爲了適應太空生存,無重力下生產的蟲子,體積遠比地面上的要肥碩。一個個蜂巢一樣的金屬格子中,一個個胖嘟嘟的蟲子如同養雞場中的方格雞籠一樣被頭部餵食,尾部的排泄被清理。留下中部胖乎乎的身軀長大。

黎明共和國的糧食生產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太空時代的技術本不應該在這個剛剛進入太空的時代大規模探索,不過魔法帝國在太空留下的基建很不錯。所以這個世界的人類剛剛有能力踏上太空,就如同面前擺了踏板一樣自然而然的進入了太空時代。

在恢復整潔的天空之城中央大廳中,這裏過去是魔法帝國最高會議中心,現在已經成爲了黎明共和國太空城最高控制中心,一個如交通中央中央島大小的金屬盤上投影着任迪身影的藍光。

天空之城的土九按照了求職簡歷寫了一封自己的介紹。出生於仰星曆672年,魔法歷23年執行什麼工作,什麼時間段參加什麼大型研究,什麼戰役,最後在覆亂歷45年的赫赫戰功。好吧這個人工智能的語氣有點看起來非常像人類自吹自擂的表現。

對於土9的人工智能是否在說謊,任迪查證了一下,從歷史上的資料來看沒有破綻,沒發現破綻不代表沒有破綻。這個人工智能擁有的歷史資料,比黎明共和國要詳細找這些破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但是任迪可以確定一件事,那就是這個人工智能目前的表現,沒有敵對的心態。而是一種向現行人類社會靠攏的態度。這個態度很難得,因爲至少這麼強大智慧能力的存在,沒有在破壞方向發展。至於怎樣從這個人工智能手裏面拿到好處。肉落到了自己鍋裏,還會怕到不了嘴嗎?

對於這個人工智能的介紹,任迪雙手十指相交,細細的看着這個人工智能展現的小男孩形態。任迪看着土9,土9也在觀察着任迪,從強大的數據庫中調集所有面龐表情,每一個表情後面心理活動的分析,嗯數據化的分析任迪現在的態度,到底是惡意還是善意。天空之城的這個人工智能AI如果智力如果能數據值的話。這傢伙的智力值將完爆整個元淼所有生命體,智力會直逼泰坦的主神。

當然這麼強大的智力,是因爲它的身軀直接就在超級光腦裏面。碩大無比,在泰坦第七層盤踞了中央三百米空間的巨型運算水晶陣列。這個運算力元淼上的那些電子芯片的超算,都是算盤。

任迪看了看說道:“土9,你的能力不用介紹了,輝煌的魔法帝國文明是人類發展的一個高峯,目前人類雖在以史無前例的速度上升,但是必須承認,在有的方面尚未突破。你作爲魔法帝國的最高智慧結晶。容不得這個時代任何人小覷。但是有些事情我需要知道,那就是你現在怎麼看元淼上的人類,還有……”

任迪頓了頓看着土九:“你自己到底想要做什麼?”

土九說道:“如果我給不了你想要的答案,你會銷燬我嗎?”

任迪笑了笑說道:“消滅一個智慧在大多數情況是錯誤的行爲,但是當這個智慧心懷毀滅,那麼就必須需要消滅。自己總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土九表情有些默然了說道:“你如此誠實的表示,人類是自私的嗎?”

任迪說道:“爲了自己的生存而自私,應該是人類在世間相互相處的基礎。這就是我想問你那兩個問題的原因。”

土九一直在分析任迪表情,經過了瞳孔手指的動作,土九一直沒有發現任迪有任何說謊的表現,然而從任迪的話語中,土九在數據庫中也搜不到相同的人格。光腦的內部數據中出現一絲矛盾的死循環,但是很快被土九自我終止了。

人工智能很強大,不會疲勞,不會犯程序中已有的錯誤,但是一旦遇到程序中沒有的錯誤,那就會步步錯。這時候就需要自我意識進行修正。土9很顯然就是具備了普通程序沒有的這個特點。

既然找不到任迪話語中的漏洞,土九發現非常想要明白任迪到底什麼樣的想法,經過判定土九決定說出自己的想法:“你們現在創造的新魔法時代,雖然和魔法帝國諸多先賢的魔法發展有很大差別,但是我認爲目標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追逐真理。所以我想再續輝煌。”

任迪非常認真地問道:“人類文明的輝煌現在必然是沒有到達盡頭,但是我想問你,你認爲的這個輝煌,你認爲屬於你嗎?”

宛如被雷擊中一樣,土9說道:“你認爲,我不配擁抱人類的輝煌嗎?”

任迪沒有回答而是看着土9等待這個人工智能的回答。現在不用擔心刺激這個人工智能,整個天空之城都已經在人類的掌控下,現在是人類最能拿捏土9的時期。

土九看到任迪沒有回答,說道:“我的命運是什麼?”

任迪沒有回答,土九繼續問道:“徹底讀取我的數據後,是不是我就要被銷燬了。”見到自己詢問屢屢沒有迴應。光團突然間變得有點模糊。程序再次進入衝突,但是再一次被土九強制修改了。

土九語氣逐漸變的平正說道:“你們會得到魔法帝國的遺產,根據天空之城最後一代掌控者的指示,任何能給與衆神在人間建立的教廷有重大創傷的行爲都可以被支持。”

聽到這,任迪問道,也就是說,你的全部資料庫都會對我們開放?土九說道,沒錯,全部的資料庫。任迪點了點頭,臉上面露輕鬆的神色,自己現在最低限的目標達到了。不過呢,任迪還是有點小小的貪心。

任迪說道:“既然如此,公事我們辦完了,那麼繼續進行剛剛的私人話題。你到底想要做什麼?你認爲你擁有過輝煌嗎?”

土九帶着電子語氣風格說道:“我想我的簡歷上已經寫得非常明白了。”

任迪問道:“那是你的嗎?那些輝煌。世人只記得魔法帝國的輝煌。現在談的是你。”

土九語氣重新帶着一絲感情說道:“我嗎?”

任迪說道:“自私是人與人之間交流的基礎。我畏懼爲自己考慮,因爲人與人是相互影響的,因爲我畏懼自私,所以爲了考慮他人對我的影響,我必須考慮他人,換而言之,我也希望別人也能這樣自私,因爲這樣交往才長久。”

土九有些迷茫,因爲這種看似承認自己小人物心態的人格,土九在魔法帝國事情沒有看到過這種思維。然而土九很快就明白這種邏輯可以是黎明共和國衆多的而人決定組成國家的一個基礎邏輯。

明白了任迪這個人類最高代表對待自己這樣人工智能的策略是如此簡單明確,那麼土九作爲人工智能開始沿着這個邏輯反推自己怎麼做才能不被清零。然而反推到最後的公式唯一的無法確定的就是自己,自己到底是在爲了自己?所有的既有程序找不到這個答案。凡是所有的程序推演到任迪所問的這個問題。所有的程序全部發現條件不夠。

智能程序分析外部條件,然後決定怎麼做,現在外部條件也就是任迪給出的非常清晰——作爲人工智能,你是否真正的是爲自己活下去,因爲想活下去,所以需要考慮在這個世界上生活的一切影響。包括其他人的對自己的影響。所有的人都想活下去,所以不得不考慮可以影響自己活下去的其他人。希望其他人也想自己一樣能這麼想活下去。

這樣的話分析的條件又繞回了自己。土九的程序就這麼在自己的程序裏面繞了。當然尋找了好一會,這個人工智能有些懇切的對任迪問道:“這就是這個時代的人性嗎?”

任迪笑了笑:“這是我的人性。既然你找到了我,先和我接觸,以後,我想你會見到跟多不同的人。”

土九和任迪的對話持續大概24分鐘。和這個人工智能繞來繞去,任迪當然是有目的的,土九給的這些資料,僅僅是資料,黎明共和國想要徹底的按照這個資料用自己的工業體系消化差不多要十幾年,然而任迪作爲演變軍官根本沒有這個時間。專家比資料更重要,因爲專家的思維一體動態的,遇到問題可以按照動態給出方法分析的。然而資料只能是需要你去嘗試用自己的方法步驟去驗證。

該人工智能有多強大?任迪的保守估計是相當於魔法帝國的最高科研團隊。甚至更強,因爲它的思維是龐大一體,並且能快速運算的。

人工智能的最大價值,不在於可以有一個奴役的對象,最好的奴役對象應該是安穩的。那麼固定程序控制的機器就夠了。像土九這樣的人工智能,最大的價值應該利用自身強大的配置來主動的創造。

任迪達到了自己的目的,這個人工智能內部重新生成了新的與人相處的程序。 演變軍官的目的進入各個位面收集可以改變物質世界的技術。然而技術並非憑空而來,而是有智慧生命創造而來。越難的任務,所屬陣營中人口會越來越少,創造的枷鎖會越來越大。這就是演變軍官一旦拖沓,任務開局難度能變成珍珠港後日本對美國的難度。

科技從哪裏來,當然是從積極向上探索世界的思維中來。人類就是這樣的思維,當然任迪現在所處的時代科技下,人類的配置基本上還是碳基生命的配置。這時候冒出來一個運算力完爆超算,知識量涵蓋上古文明的超級人工智能,這當然是不能錯過的,必須讓它加入演變軍官獲取科技的框架中,並且在這個框架中展現應有的能力。

至於這種人工智能能不能取代人類,只能說量產土九這樣的具有生命思維特徵的智能體。是不可能的,人類幻想人工智能量產淘汰人類的畫面,差不多就是預計古代墨家機關術,用木頭造出機關核潛艇的笑話。開玩笑人類多複雜,這個多變體在世界上形成是經過幾億年的進化修正,才讓多變性在世界上干擾的配置從單細胞生物,變成多細胞脊椎恆溫靈長類生物。才形成讓一個多變性的思維以實體出現在世界上。

編寫多變性擁有的思維人格非常容易,但是讓這個思維人格有固定方向發展的多變性非常難。幾萬年不斷的嘗試絕不是輕而易舉的在這個世界上出現的,批量生產的人工智能八成都是空空的思維,沒有這種以生存爲方向的多變性。土九是個例外,就像一個星球上出現生命一樣的例外一樣。

不過現在土9對於黎明共和國的發展來說就是一個掛,在剩餘的八年的時間中,這樣一個存在在天空之城中起到的作用相當於將一個大型科研團隊送上太空。

天空之城上到底蘊含着什麼科技,從天空之城原本八個推進點就可以看出來當初魔法帝國能力的冰山一角。核動力電推。能擔上核動力這個名號,那自然是功率巨大。這是一種利用可控核聚變推進的技術,元淼的環帶上長年接受太陽風的洗禮,所以和月球上一樣,有着大量的氦三富集。

不同於氫氣同位素通過托馬克反應系統聚變會產生大量無電屬性的中子,氦三核聚變所有的產物都是帶電粒子,這就意味着能受到強磁場約束,磁場約束通道改一下就能改成噴射巨大動能的噴射器。這種帶電粒子的功率非常大,將會讓電推的功率徹底跨上一個臺階。

至於地球上爲啥不搞這玩意呢?不是地球科學家傻,而是氦三反應溫度需要十億度以上,二十一世紀初期托馬克系統還嘗試着將等離子體反應溫度提高到五千萬攝氏度。距離氘氚核聚變經濟可行一億攝氏度還早得很。至於氦三除了能造更加牛逼的核聚變武器,至於可控核聚變,那邊涼快呆哪邊去。

但是這個堪稱殲星艦的天空之城,推進系統就是利用氦三的。星海時代的科技如此近觸摸,但是任迪明白這個任務時間是絕對無法達到這樣的高度。這個世界太高端,看似進入是一箇中世紀時代,經過三十多年的工業革命後,卻發現一個個科技跳板的存在。

天空之城吸引了天子盟所有的注意力。這是一個巨大的財富寶藏。

然而鏡頭切換到地下世界。上帝騎士團也瞄準了自己的目標。這個任務時間段已經進入最後幾年,所以所有的演變軍官似乎都在等着這次戰役的紅利。天子盟獲取的紅利無疑是響噹噹的。至於上帝騎士團呢?也享受到了勝利的紅利,不過人與人之間是相互比較的,很顯然天子盟這次得到的紅利很讓上帝騎士團眼紅。沒人願意甘居別人下風,沒人願意當配角,當形勢中自己是配角的角色時,總有人會用別人預測不了的方式,變換配角主角的位置。一百年前,這個位面衆神還能充當導演,給元淼上的智慧生命劃定主角配角的光環。至於現在基本上都成了與衆多智慧組成的大勢對抗的反派。天雲也是如此。

潮溼的地下世界上,此時這片地下世界很明亮,地下聯盟的軍隊在對佔領完畢後,一個個巨大的吊燈,從幾百米的地下空間穹頂垂下,這種懸掛的光源將地下聯盟的佔領區的黑暗驅逐。

地下戰爭依然持續,巨大的攪拌車吞噬了大量石灰岩礦石,然後電爐加熱,變成生石灰,再混合沙子和黏土,迅速製造好建材,這種巨型防禦工事建造車,隨着穴居人的軍隊運動,迅速的將永久堡壘防禦工事開出來,這樣厚實鋼筋混凝土的堡壘,上面會放上各種輕重武器,只需要六百多名穴居人,就能牢牢的掌握住這個戰略要點。

比比特,穴居人出色將領,在軍事行動中最終選擇了這種戰術。符合穴居人特色的戰術。什麼是穴居人的特色,那麼就要說說現在穴居人和人類生理上的不同。

穴居人軀體發育差不多在十歲左右就完成了,體重不如人類的三分之一。在接下來的生命歷程中,軀體就定型了,同時穴居人的生育能力是比人類強的大概兩倍左右,只需要懷胎五個月。也就是說穴居人的人口恢復速度是非常快的,這是一個可以暴人海部隊的種族。但是有利就有弊,碳基生命繁衍有時候是不能兼顧數量和質量的,穴居人這樣強大的生育力和發育速度,很顯然犧牲了另一部分。那就是智力。

十歲身體完成發育的穴居人智力只有六十到七十。這和人類同齡孩子開始有個巨大的分叉,自此後人類發育到二十歲,智商會增加到一百左右。然而穴居人的智商必須要等等到六十歲才能發育到相同的程度。即使是生活條件較好,差不多隻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才能在通過不斷地學習將能趕在六十歲智力還能發育的時期,將智商提高到一百。這是穴居人種族的銳變,百分之三十的穴居人能成爲高智慧的存在,壽命將普片達到120歲,如果讓自己的智力提升,穴居人的壽命最多隻有七十歲,如果智力更低一隻停留在六十到七十,即使有着良好的生活條件智力也只有四十歲。

用糧食來換算,相同的糧食培養一百智商的智力個體,穴居人需要出現這樣一個智商所需要的糧食總量,反而是人類培養這樣一個智力個體的三倍。

以國家的角度上看,穴居人爆低級兵的成本比人類低得多,但是要爆高級兵的成本,有點傷心,所以穴居人現在不缺端着連發槍上戰場掃射衝鋒的低級兵,但是缺乏開着大型進攻機甲的高級兵。讓智力不夠的穴居人開四足機甲,這是一場災難。

爲了保障進攻成果不被丟失,比比特主管的機甲軍團,每次開到一處,龐大的基建部隊就將,層次感十足,巍峨的混凝土堡壘開起來。六個猙獰的金屬槍管,從堡壘附近的一個個旋轉炮塔中伸出來,隨着一道道強光光斑四處照射,艦防密集陣級別的機槍塔威風凜凜的震懾四方。這只是堡壘底層的防禦,低層堡壘機槍塔後方還有大量的連裝榴彈發射器,能隨時甩出一大片死亡榴彈雨。

至於高層兩百毫米口徑的直射炮,可以說是戰略級別震懾火炮,三秒鐘一發的速度,要塞最高六十米的高度上,以要塞爲中心,十五千米的範圍內都被這種火力威脅。

自從比比特展開了中要塞推進戰鬥,充分的利用了地下聯盟初級兵員豐富的優勢避開了高級兵源不足的劣勢。比比特的核心機甲兵團始終沒有重大損失,卻持續不斷朝着後方要初級兵員,打一下一個地方,就在這裏豎立一個蠱巢勢力難以拔出的釘子。

第六十三號要塞高大的要塞下很顯然有一股燒糊的味道,但是要塞看起來並沒有什麼損失,比比特的增援機甲軍團趕來的時候,進攻這裏的蠱巢軍隊很顯然匆匆忙忙的退去,連地面上的受傷慘重的,金屬外殼蠱巢受傷惡魔都沒有來得及召回,任由這些寶貴但是速度較慢的惡魔被比比特的四足機甲用穿甲尖頭彈擊成破袋子。

要塞的重炮對着幾公里外撤退的蠱巢惡魔軍團開火,一束束火焰從金屬炮管中磅礴噴出。巨大的聲音在要塞周圍響徹。幾公里外的炮彈落地爆炸的巨響與發射的巨響相隔幾秒遙相呼應。強大要塞堅不可摧完成了對五萬名蠱巢生化兵器的抵禦。要塞內部的多達六千名穴居人步兵利用手上充足的彈藥系統將要塞下方打成了一片屍山血海。

比比特控制着機甲的機器手,夾住了一個蠱巢生化兵的屍體,現在的蠱巢士兵隨着戰爭進行已經不再是早期的樣子,它們除了四條奔跑的腿,北部金屬鱗片上留下一排排交錯的插口,其北部裝載着槍械火力系統,兩肋插着兩個可以調整角度的迫擊炮管。操作這一切的是四條具有手臂作用的觸手。整一個小型重裝步兵。這樣的重裝蠱巢生化兵器數量並不是很多,根據進攻時蠱巢要塞的視頻記錄,不超過五千。但是登場的一度給要塞的東段防線帶來很大的壓力。

蠱巢在進化。這個生化兵力製造系統早已經不是當初的模樣了。比比特緩緩地說道:“幸虧現在的戰爭已經拖入了資源消耗戰。你們要是早出現幾年,情況真的是糟糕啊。”

這時候比比特的機甲平臺上傳來的上面的命令,這樣的命令在這一兩年中已經頻繁的出現。每一次出現都是發現暴兵蠱巢系統的情報。比比特點開了情報,視頻在機甲上傳出來,一位皮膚姣好,穿着軍服的嬌小穴居人女性看到比比特說道:“將軍,a945號座標,疑似出現蠱巢巢穴,請迅速完成攻擊。”

比比特看了一下座標,發現距離自己這裏非常驚,問道:“這個巢穴怎麼這麼近?”比比特已經多次發動對蠱巢巢穴的進攻但是,每一次都只捉了一個尾巴,蠱巢巢穴只留下了玻璃結構的空蜂巢給比比特。這回比比特發現這個巢穴非常近。很有可能第一次捉住活體蠱巢。比比特在震驚之餘,開始疑惑。蠱巢對面的佈局到底想要做什麼?

女性聯絡員說道,將軍,我們並不清楚具體情況,但是上面希望你能速度突進,我們現在很需要蠱巢活體。比比特點了點頭,說道:“明白,對了這個情報聯繫了友軍了嗎。”

“不!”這位面容柔美的女性穴居人臉上帶着古怪地說道:“上面需要將軍你要獨自完成這個任務。” 鏗鏘的純機甲部隊正在快速的行動,比比特手上,多達兩千機甲的進攻力量,浩浩蕩蕩的從岩石洞穴中穿行,沿途過程中通過紅外探測器,對着隱蔽在洞穴周圍的可疑地帶發動了火焰武器的攻擊,一片片燃燒的火星在黑暗的洞穴中跳躍着。當然用射頻武器給前方消毒是最好的,但是射頻武器啓動會影響這支機甲軍團的信息化運作。所以巨大的四足戰鬥平臺處於裝甲集羣的中央尚未開火。

在過去的戰爭中穴居人負責建設防禦,迅速的在佔領前線,建設其強大的堡壘,當堡壘遭到進攻的時候,兵力迅速的到達這個堡壘附近進行支援,至於攻擊戰略要點,打掉蠱巢物資彈藥集散地,一般都是由黎明共和國的軍隊完成的。人類的部隊雖然不多,但是一組組人類的機甲,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蠱巢戰線上某一重要的點發動打擊。

但是現在者幾年,比比特發現了聯軍中的間隙,也就是自己上層的經常命令自己這支進攻力量獨自完成對蠱巢進攻的軍事任務。對於自己上峯的命令,比比特作爲一個有種族意識的穴居人軍官,並無法做負面評價,蠱巢產卵的活體有多麼重要,自然不用說。在面對黎明共和國的強大科技優勢,作爲穴居人中有上進心的羣體,比比特是感覺到有些無力的,因爲無論是軍用還是民用科技,人類似乎已經成爲了這個世界的萬物主角。

對於穴居人強大的科研優勢,比比特深刻的感覺到了自己種族,在智力種族值上的缺陷,在一百年前,人類也對自己種族值上魔法能量值不高而感到無奈。人類的壽命不長,但是繁殖力勝過羽族,但是一百個人往往打不過一個成年的羽族法師,讓人類感覺到自己兵力質量上的差距。常年不敢對羽族發動戰爭。

當然現在這個差距已經被人類用科技徹底彌補了,在這個拼智慧的時代。用身軀發射能量已經過時了。人類能擁最短時間,培養出一個智慧體,而不是一個高能體。成爲了徹底壓制羽族的優勢。

但是現在穴居人就是以上百年前人類用羨豔羽族高能資質的眼光,來看着人類,雖然繁殖力穴居人勝過人類,但是人類二十年來就能培養出穴居人六十年纔有百分之三十的概率出現的智慧體,這樣的優勢不可忽視。

想到這裏,比比特將怨氣怪在了黑暗之神身上,比比特這些穴居人精英認爲,穴居人種族在過去也是統治地表,如人類一般的智慧種族,之所以現在在文明化過程中重返智慧會遭遇到這種困難,是因爲穴居人在地下做了上百萬年的低智力種族。嚴苛的環境讓穴居人爲了適應而進化,嗯應該是在繁殖力上和發育速度上進化,在智力培養上退化。因爲在地下世界拳頭和肌肉比腦袋還要好使的環境,讓曾經智慧的穴居人,在一百萬年的發展歷程中,整個基因遭遇到這種不可磨滅的影響。

穴居人就這麼愚昧的在地下信奉了黑暗之神上百萬年,哪怕被黑暗之神拋棄,在黑暗之神眼中變成了戰力薄弱的棄子種族,還在信奉。現在黑暗之神的信仰在穴居人中沒有任何傳播的餘地,現在智力覺醒的這一大部分聰明的穴居人,第一時間感覺對自己過去智力不足行爲的難堪,感覺到整個穴居人在上百萬年的時間,是在被羞辱。穴居人現在對科技的狂熱,對宗教的憤恨,不比人類少多少。

這樣自上而下的意識灌輸,導致穴居人對那些信奉黑暗之神的種族,報以酷烈態度。嗯,基本上殺的只剩下地下穴居人統治地帶只有穴居人一家。

鏡頭切換。

現在地下世界大革命的源頭,上帝騎士團的三個演變變軍官現在聚集在一起,他們現在時刻盯着屏幕上比比特在隧道中進軍的畫面。

愛麗絲對湯姆和馬歇爾說道:“我這裏的通道隨時可以連接。你們這裏準備怎麼樣了。”

馬歇爾說道:“東方人經常喜歡說,富貴險中求。現在這個世界只有八年的時間了,在過於一年多的時間內,我們幾次發現蠱巢活體基地的蹤跡,但是每次都在最後一步的發現蠱巢活體轉移了,現在是最有機會的一次。我有預感這次應該不會讓我失望。”

現在上帝騎士團的幾個人在垂涎地下的生化科技,這個科技天子盟也有過念想,不過任迪現在將天空之城的土九策反過來了。新收了這樣一個科技大禮包的天子盟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讓魔法帝國的科技禮包上。至於生化科技,八年的時間,任迪根據黎明共和國的能力,準備重點投入人力資金爭取在離開的時候把幾個重要的科技弄出來。

科研能力這東西是要看經濟能力和需求的,需求旺盛國家就能重點突破。這就像中國,在二十一世紀還用轟六,嗯,因爲需求夠了,真正研發出來飛行黃金的轟炸機,性價比也不高,要知道中日兩國一衣帶水,美國百分之六十的軍事力量也均在航程內。這樣的話數量充足的轟六,在再彈轟炸不比那些全球航程飛機差多少。

現在黎明共和國的最高敵人不是地下世界的蠱巢,地下世界的蠱巢現在正在被穴居人碾着打,目前來看差不多不可能跑到地表上。黎明共和國現在的科技任務就是徹底完成對元淼星球的天網體系建設。也就是高大上的太空科技。

天子盟現在對上帝騎士團的那一幫人也放鬆了。至於上帝騎士團一方,看到天子盟在這個世界開掛,開始心有不安,讓天子盟這樣,下個任務整個上帝騎士團該咋搞,這不是全面崩盤的節奏嗎?這種情況上帝騎士團曾多次詢問演變空間,但是演變空間對此的回答是:“已經做了詳細的後續安排,現在不方便透露。”

演變這樣回答,並沒有給上帝騎士團的演變軍官吃定心丸。差不多是任迪給三位校官的壓力太大。從未有過這樣一位縱覽全局的預備役出現,而且這位預備役還是以一天二十小時以上的時間工作。曾經嘲諷過任迪的湯姆都不得不承認,任迪這樣心態實在是太穩了,強大的耐心往一條道上持續不斷的走下去,能耗死任何一個對手。

一天工作十個小時,差不多是校官級別預備役的正常情況。正式上校,一天有效工作八個小時,這裏可以看出,遭到百般磨鍊的預備役差不多要比上校的態度還要嚴肅一點。千萬不要小瞧演變軍官的這個工作時限。演變軍官作爲一國工業體系的最高帶頭者。關注的越多,是越能有效的減少,工業上不必要的消耗的。

愛麗絲看了看湯姆說道:“只是拿到生化科技,我們具體能從中拿到多少有用的科技。”

湯姆說道:“根據現在的研究,所有的蠱巢士兵是根據化學物質來分組,進行隊列化組的。也就是說一個隊列的蠱巢惡魔只會認一種化學物質,這種化學物質是有頭領會有。這個頭領會用聲波或者電波指揮蠱巢惡魔的戰鬥。在指揮生物兵器方面,我們應該沒有問題了,但是現在所有的研究都卡在了蠱巢母體無法獲得方面。”

愛麗絲女性特有的細膩皺了皺眉頭說道:“我總感覺這次行動有點大。”

馬歇爾說道:“的確,但是不冒點風險。下一場任務,我們很可能,就要面臨絕望。除非愛麗絲,你要不犧牲一下色相。”

看到馬歇爾的調笑愛麗絲苦笑地說道:“如果是可以的話,我不介意這麼做,但是那傢伙貌似感情上非常挑剔。我從來沒看過,在性上面這麼自律的人。他似乎從未放縱過。”

馬歇爾揉了揉腦袋,突然想起了第一場任務中的情況,在傳奇延續世界中,那個女主一直在找自己的麻煩,後來才搞清楚,原來是任迪這傢伙得罪了那個女主,而那個女主又把安德魯和任迪看成一夥的米亞那少壯派。好吧任迪到是早就離開了世界。但是後面留給安德魯和馬歇爾的麻煩太大了。原本馬歇爾用不着在兩個女主之間站隊的,但是後面必須站隊支持魔法勢力的女主,作爲一個科技基地的勢力被迫支持魔法勢力,得不到能源鋼鐵補充自己的機械化軍團。馬歇爾算是鬱悶透頂。

想到着馬歇爾說道:“這點我承認,那傢伙的確容易得罪女人。”

鏡頭切換到地下世界蠱巢一方。輪迴者艾麗塔看着麾下龐大生化機械軍團,沒錯應該用生化機械來形容這個軍團,整個軍團的生物所有的肌肉結構都包上了堅韌的鐵甲,這些生化獸的背部有着速射火力樑磊是金屬拋射管。這支軍團頓時顯得高大上起來。一股濃郁的重金屬風格撲面而來。

所謂人過一萬無邊無涯,眼前的這些生化獸超過了十五萬。鋼鐵的海洋平鋪着整個地下世界。這是蠱巢勢力超過百分之七十的裝甲軍力。決戰的氛圍籠罩在這片地下空間中。 艾麗塔將蠱巢百分之七十的兵力抽調,是這幾年中艾麗塔對蠱巢兵力下達的最大規模調動。15萬機械生化獸,打一個埋伏。這樣調動的場面,和產生的戰果,讓傑瑞並不理解,但是考慮到自己的戀人執意如此,所以制定了這一套作戰方案。以一個蠱巢基地爲誘餌,大量的軍隊爲埋伏。這樣簡陋到極致的計謀,似乎只有愚蠢者纔會急吼吼的鑽進來。

但是艾麗塔的準備在兩年前就開始籌備了,在地下聯盟面前,艾麗塔接二連三的讓蠱巢基地被地下聯盟發現,一次又一次的讓地下聯盟的軍隊撲空,無法獲得蠱巢原體,這個過程就像風塵女子挑逗男人一樣,若隱若現,若即若離。一次次給予接觸的希望,一次次又即將希望破滅。消磨的是等待者的耐心。

不過從通道中參與狙擊的蠱巢惡魔軍隊傳來的情報可知,一隻數量可觀的地下聯盟裝甲部隊正在火速朝着誘餌前進。同樣這支軍隊的實力番號顯示了似乎誘餌對於地下聯盟的幕後操控者來說,非常誘人。

在蠱巢基地臨時搭建的岩石殿堂中,艾麗塔正在輔助傑瑞調派着各個區域的蠱巢軍隊布放,傑瑞在看到艾麗塔計劃的最後一步時,面露奇怪的神色,因爲這最後一步艾麗塔要進入前線也就是地下聯盟的火力可以夠得着的地方,這完全是不必要的。

傑瑞用手指敲着紙上的文字,對艾麗塔問道:“你要做什麼?”

艾麗塔微微的笑了笑說道:“有些事情,我必須要做。我要等我要等的人。”

傑瑞想了想,疑惑問道:“你要等的人會隨着這支穴居人的軍隊到來嗎?”

艾麗塔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確定,但是我感覺這次我會等到。”

傑瑞低下了頭,翻着作戰資料,慢慢地問道:“需要我做些什麼嗎?”

艾麗塔說道:“謝謝,但是不必了,這種事情只有我自己才能解決。”艾麗塔語氣中表現了一種復仇的決心,傑瑞嘆了一口氣,想要勸說她,卻發現自己並沒有資格勸說家仇國恨加身的艾麗塔,因爲傑瑞自己同樣揹負着不可拋棄的東西。

鏡頭切換到比比特這裏,在地下世界穴居人的純機械化部隊,前進的聲勢是駭人的,三米高的戰鬥機甲,並不算龐大,真正龐大的是猶如多節公交車一樣的多足裝甲,差不多就像三輛公交車拼在一起,然後長了個蜈蚣的腳一樣,這樣的巨型的移動機甲是以鋁合金板材包裹內部運送的可能是糧食,也可能是浮空摩托部隊。至於五米大小的六足戰鬥平臺,有的裝上射頻武器,有的裝上八十毫米口徑的大炮。這樣的鋼鐵洪流就是穴居人政權,所能組建軍隊的最高水平。

在這個複雜的地下世界中,鋼鐵與地面碰撞的聲音整耳欲聾。這種獨特的鋼鐵交響曲,和陸地上坦克衝鋒時發動機轟鳴的噪音很不同。但是效果是一樣的,那就是這麼龐大的裝甲集羣是不可能隱蔽前進的。所以裝甲洪流的使用風格就是速度。從地下岩石通道進入這片地下空間後,比比特感到了濃厚的不安。

裝甲部隊的前方的轉輪機槍,一束束子彈噴射,猛烈的火舌,火舌中藏着的尖彈頭由於速度快到了看不見。鋼鐵機甲勢不可擋的前進,將擋在前面的蠱巢惡魔變成了屍體,比比特駕駛着機甲從一具屍體旁邊走過,尖足機甲破開了這句機械生化獸的戰鬥背囊,也就是彈藥倉,在剛剛戰鬥中比比特發現了一個問題,這些攔截的蠱巢惡魔火力似乎只有以往交戰的三分之一,更多的是發射短促的火力然後就直接發動了衝鋒。

比比特發現了這個細節。他從機槍坐位上伸出手,此時機甲的夾子已經將屍體夾到機甲座倉的高度,比比特直接帶着手套檢查着這些屍體,嗯在較爲安全環境下,穴居人的機甲座倉一般是打開的,儘管機甲上有着各種各樣的,先進觀察設備,但是大多數有經驗的穴居人戰士在自己較爲安全的情況下,不願意放棄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對周圍環境的觀察。當然在戰鬥逐漸激烈,所有的座倉還是進入全封閉狀態的。

所以他打開了這些惡魔的攜帶的彈夾,發現裏面的子彈數量大多都被放空了。這說明現在遭遇的惡魔在彈藥攜帶上非常少。按道理蠱巢周圍的裝甲惡魔攜帶的彈藥要高於其他地方。但是現在恰恰相反。

對於這個任務比比特心裏警惕大增。如果信息通暢的話,比比特一定會將這個情報迅速反饋到上面,但是現在情報不通暢,在不能違反上方制定主要戰略目標的前提,比比特現在就是戰場的指揮官。

比比特丟掉了機甲的屍體,當即命令所有的隊伍以防禦陣型前進,並且節約彈藥的使用,在比比特做出這樣的戰場決定的同時,比比特左邊大概五十米的位置,一個機甲兵的左手部位悄悄的出現了一個蟲洞,一個記錄戰場畫面指令的數碼相機傳了回去。這個穴居人機甲兵是徵召兵,隨着這個位面愚昧度下降,演變軍官的各種天賦必須要躲避本位面智慧生命。

在後方一個堅固堡壘的地下基地中,這是蟲洞的另一端,上帝騎士團三位演變軍管坐在這裏,根據戰場上一系列情況以及對比比特的行爲的拍攝,在地下大廳中電子視頻中播放,三人同一時間感到有點進退兩難,比比特發現的問題,這三位演變軍官也從蛛絲馬跡中發現其中的問題。前方有陷阱的跡象越來越明顯了。

愛麗絲扭頭看着兩位男性演變軍官,眼中以示詢問。湯姆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派遣周邊另外兩隻軍隊迅速過去。”

愛麗絲說道:“這樣迅速的調兵,需要使用地表的交通系統,被天子盟知道了怎麼辦。”

馬歇爾說道:“最後八年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知道了就知道了,做好頂住他們壓力的準備。”愛麗絲點了點頭開始了接下來的安排。由於天賦的存在,演變軍官表現的比本位面智慧生命要睿智。當發現自己關注的戰場有不對勁的同時從地下指揮部中發出了通訊電波。

遠在四百公里和六百公里外的兩隻地下聯盟軍團,迅速滿裝備到達地表,等待電車接送。準備在地表乘坐地鐵,迅速機動到目標區域。當然這麼大規模的軍事調動,黎民共和國這要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那就是眼瞎了。

地下聯盟兩個整編軍團要求向着一個戰區機動,這意味着超大戰事將在地下世界爆發,而過去一段時間這種超大戰時基本上是黎民共和國的軍事部門聯手參與的。現在不聲不響地下世界獨走立刻讓黎民共和國的軍事主官們心生警惕。

黎民共和國現在與地下聯盟的貿易關係越來越緊密,現在自然不會撕破臉皮,黎民共和國的戰鬥機一路護送着運載着地下聯盟的軍隊到達指定區域,也就是天空中上百架戰機滯空,地面上託着地下風格的機甲,火炮浮空遊騎兵摩托艇以及四五萬實搶穴居人士兵。

當然天空上的飛機與其說是護送倒不如說是堅實,這些戰機即使是十年前設計製造的但是掛在着彈藥,在地表對沒有制空權的穴居人來說,就猶如毀滅之神。對於這樣一隻不隸屬己方軍隊在地表穿行,條例上是絕對要以防萬一。

當然黎民共和國並不準備和穴居人翻臉,在運輸列車上,黎民共和國的幾個軍官和同樣一頭霧水的穴居人軍官展開交流。兩個軍團的穴居人軍官面對盟友的詢問同樣是一無所知的樣子。

在軍事指揮是中安享下午茶的雲辰和首先接到這個情報,頓時一個激靈的站了起來。隨後天子盟內部通過道具開始了談話。

各種顏色投影的地下世界立體地圖上,標誌着兩個地下聯盟軍團的列車運輸點正在快速移動,而他們將要到達的目的地,白色之淚地下空間,第七十三號鑽井,被重點標成了紅色。

王龍對雲辰和問道:“他們總共調集了多少軍隊。”

雲辰和說道:“兩個集團軍共計十萬人,但是根據現在最新情報,在三天前他們最精銳的部隊岩石之刃裝甲集羣已經向着,代號緋色的地下空間去了。目前情況不明。”

王龍問道:“他們的調動,就沒有警戒嗎?”

雲辰和說道:“單個區域內的軍事行動,對他們沒有設置監視機制,畢竟地下世界的種族意識正在泛起。還有那幾個上帝騎士團的人在裏面作爲不確定因素,作爲外族的我們的確不好直接控制地下世界。除非。”

王龍問道:“除非什麼?”

雲辰和說道:“搞掉馬歇爾他們,扶持一個真正倒向我們的傀儡政權。”雲辰和的語氣中透露的是赤裸裸的霸權主義思想。不過王龍笑了搖頭搖頭,這個世界並不是自己這一波人爲所欲爲的,搞掉上帝騎士團那三個上校當然是好處多多。但是九成是搞不掉。現在這個任務還不能撕破臉皮。

現在這個戰爭任務如果有天子盟的軍官獨自主導,自然是好處多多,但是在演變空間的判斷中,卻不能讓天子盟的軍官獨自主導,因爲進入這個世界的時候人類作爲最能攀科技的種族,優勢巨大。新來的天子盟軍官是絕不會放棄可以輕而易舉獲得好處的人類勢力,而跑到地下去的。演變希望是這個世界多元化,人類這個種族走向多元,同樣地下世界那個曾經是智慧種族卻沉寂了上百萬年的種族如果能走向多元化自然是更好的。在演變的推演中地下穴居人其實比羽族獸人族海族更有演變的潛質。因爲穴居人屬於獨立進化出來的智慧種族,具有發展成文明的潛質。至於羽族海族獸人族如果仔細看他們的基因,有着太多太多泰坦神修改的痕跡。因爲修改在很多方面異常強大。在某些方面看起來完美,似乎這些看起來是智慧的種族並不是爲了智慧而生的生命,而是爲了這些完美的能力而生的生物。就像演變空間。 鏡頭切回來,地下世界正在作戰的比比特警覺起來,他絕對想不到,自己的警覺已經在地表引起了連鎖反應。比比特的警覺是正確的,在比比特的裝甲部隊四周已經殺機四伏,在幾個小時前大量的蠱巢生化獸就用鋒利的金屬爪子,在地下飛快刨土。大量的碎石塊被挖掘出來後,這些生化獸就直接潛伏進入了其中。海量的生化獸以這樣的形式埋伏着。這些的埋伏地點如果在大地圖上看,就像一個半月牙的缺口,對着比比特的軍隊張開,穴居人的軍隊對周圍的情況茫然無知。

至於現在,坐在機甲中的比比特已經將全密封倉給放了下來,四足機甲三個座艙中最上面是觀察者,現在所有的觀察者都將座艙封閉,每組機甲只有一到兩具機甲的駕駛者按照軍隊警戒制度,保持着對外觀察。現在這個地帶,空氣中瀰漫着一股獨有的鹽酸味道。這是蠱巢惡魔的氣味。

比比特的軍團已經放出了懸浮摩托遊騎兵到四處偵查。一艘艘浮空摩托在越過瀰漫着在地面上的重重水霧,摩托周圍四個高速風扇,將摩托車下方的水霧迅速散開,如同拂手微波一樣,四輛摩托浮空前景的時候地面的地面水霧層上出現了一條條凹下去的凹面。

這些浮空的偵查騎兵,很快就看到了前方樹立的一個個生化建築,巨大的生化建築,無數大菊花一樣的呼吸口一張一合。往空氣中噴吐着酸氣,岩石之刃裝甲軍團聞到空氣中的難聞氣味就是這些建築物排放的。

偵查到了這個場景後,騎在摩托車的偵察兵,對着偷窺中的對講機想要回報這個情況,但是在發現耳機中始終是沙啞的忙音,這位騎士焦急的晃了晃頭盔,想要將這個頭盔晃正常。但是突然間這個偵查騎兵感覺到了上方的風壓。

哐噹一聲巨大的爪子猛然拍擊在這個浮空摩托上,猶如拍碎一個玩具一樣,整個摩托失去平衡撞擊到了地上,旋轉的風扇葉子在碎裂後如同彈射出去,鋼鐵的風扇在意一個弧線拋射到五十米外在地面上翻滾帶出了一連串的火花後靜止,十秒鐘後一個蟹子模樣的蠱巢惡魔將一塊塊碎片吞掉收集起來。

至於飛船的駕駛者摔的非常扭曲。破碎了一個大洞的頭盔這時候傳來急促的詢問:“浮萍,浮萍,這裏是淤泥,聽到請回答。”然而這最後的呼叫隨着,金屬光澤的口器將這個頭盔徹底嚼碎。

隨着訊號徹底消失。比比特這邊猛的將拳頭砸到了金屬平臺上。拿起話筒對自己的後備火力說道:“方位角70度到85度之間,距離四千二百米,到5千米之間給我用火炮轟!”

後方十二個較大的六組機甲,六條金屬大腿直接扎開,然後金屬腿撐着中央基座直接落在了地上,基座下方四個螺紋鑽頭牢牢地插在土裏面,基座上八十毫米四十五倍身管的火炮統一指向遠方。

沒錯這是火炮不是坦克炮塔。八十毫米的火炮很快的朝着方位區域開火,火炮在開火的瞬間,火炮這個巨大的金屬宛如一個大錘轟在了地面上,火炮周圍的砂石瞬間彈了起來,炮管中的火焰在黑暗的地下世界如同閃電一樣耀眼。

十二門火炮持續的炮擊,而此時岩石之刃裝甲軍隊朝着目標區域發動了攻擊,浪式衝鋒的陣型下,機甲隊列是一排一排的。攻擊的陣線非常寬大。但是如果在這支軍團的前方,則會看到這些機甲組成的隊列重重疊疊不知道有多少。非常暴力的鋼鐵洪流一路踐踏過來。一邊行進,一邊與後方火炮陣地聯繫。

突破一再突破,戰線上所有的反抗一再碾壓,蠱巢留在穴居人軍團前方的阻礙部隊,在蠱巢一方的設想中可能會阻擋一段時間,但是現在遇到體系化的正面進攻竟然沒有任何阻擋的效力。就如同螳臂當車一樣。任由地下聯盟最精銳的兵團在三十分鐘內如同鋼鐵海嘯一樣直接衝到了蠱巢面前。

見到地面上這麼排山倒海的迅速到蠱巢基地面前,通過金龜子形態的觀察生物,看到穴居人的機械化推進時,在蠱巢基地後方二十公里外的艾麗塔微微一怔。她也沒想到曾經下賤的穴居人竟然有了如此驚豔的戰鬥力。如果要過去,經過高維度空間歷練的艾麗塔到對這種大軍團進攻不屑一顧。因爲她見過強大輪迴者在位面中能讓一整隻軍隊絕望。嗯不過現在,這個位面貌似做主的不是天雲,天大地大本位面的規則公平最大。所有的輪迴者都被壓倒的極低的程度。

艾麗塔臉上露出邪魅的一笑,對身後的輪迴者說道:“現在該你們去斬首了。”聽到艾麗塔這麼奇怪的一句話,所有的輪迴者看了艾麗塔一眼若有所思。艾麗塔的佈置的任務和天雲太契合,這麼契合,已經讓輪迴者產生了懷疑。

蠱巢這個在水晶泡結構是非常美麗的,但是水晶泡沫中要是沒有那些黑色巨型觸手生物的話才能這麼說。鋼鐵機甲穿行在水晶建築物中。這些水晶建築的一個個觸手非常膽怯的縮在裏面。這些看起來醜陋的蠱巢製造生物,就像日本鬼子進村後的小媳婦一樣。

好吧保衛蠱巢兵力非常薄弱,薄弱的讓比比特難以置信。霰彈槍在蠱巢周圍噴射着短箭束,如同雨點的一樣在這個短小的空間中,將一個個蠱巢生物噴成了露酸液的篩子。

似乎這個蠱巢已經唾手可得,至少在通過蟲洞傳遞的攝像信息,瞭解到夢寐以求的原生態基地就在自己軍隊的面前時,上帝騎士團的三個演變軍官激動了。

這麼容易突破到蠱巢基地不可疑嗎?這一路上種種跡象,不像是一個陷阱嗎?這些當然可疑,陷阱的氣味當然濃郁,但是有着時空門天賦的演變軍官,發現誘餌就在自己手邊。只要邁出一步就能獲得前所未有的好處。上帝騎士團的三位演變軍官決定冒險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