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們看,那是什麼東西?”

侯小飛突然指着走廊盡頭說了一聲。

我們幾個循聲望去,看見走廊盡頭有一個足球般大小的黑球,在那裏一蹦一蹦的,似乎有個看不見的東西在拍着。

那東西在原地蹦了幾下之後,突然朝我們這邊滾了過來。

“大家小心,捂住

鼻子!”

上官塵突然大喝一聲,與此同時,那個黑球已經蹦到了我們面前,並噗的一聲炸開,頓時,整個走廊裏充斥着一片黑色霧氣。

旁邊的一些綠化植物,碰見那陣黑色霧氣,頓時瞬間枯萎,周圍的地板和牆面也瞬間變成了死灰色。

上官塵的這聲提醒雖然很及時,但我們幾個還是或多或少的吸入了一些黑氣。

這些黑氣一到我的體內,我就感覺身上的力氣一下減少了許多,而玄力也弱了不少。

“屏住呼吸,衝上樓去!”

上官塵大吼一聲,我們幾個剛往前衝了幾步,突然從四周的房門裏衝出十來個身着灰色斗篷蒙着面的人,前胸上還用金線繡着一個“唐”字。

這些人二話不說,就朝着我們攻了過來。

只是一個照面,我便得知這羣人個個身上不凡,至少都在三階以上。

他們出手的方式非常怪異,迅疾而又陰狠,我們幾個由於剛纔不小心吸進了一些黑氣,現在又是屏着呼吸和他們戰鬥,所以顯得力不從心。

特別是我,我是我們幾個當中實力最弱的一個,加之剛纔吸了一點兒黑氣,體內的玄力損耗不少,就連一個灰衣人我都對付不了。

而耳機哥他們幾個也被灰衣人纏着,醜奴也脫不開身,沒人有機會過來救我。

我僅僅在五招之內,就被面前的兩個灰衣人逼到一個角落,眼看着就要遭殃。

一柄銀灰色的匕首狠狠朝我胸膛刺了過來,而我此時已經無力去格擋這一擊,所幸將牙一咬,完全不管這一刺,抱着必死的決心,將幽冥戟狠狠朝着那人揮去。

那灰衣人可能沒有料到我會捨棄自己的性命和他同歸於盡,所以稍微遲疑了一下,就是這一遲疑,就被我的幽冥戟把腦袋給削掉了,

與此同時,他的匕首也刺狠狠刺中了我的胸膛。

我幾乎已經放棄了,這一刀又快又狠,而且是直接衝着我心臟來的。

但是卻聽見鐺的一聲,我全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卻感覺我胸口一點疼痛感都沒有。

低頭一看,頓時驚訝的發現,我身上的那副玄黑色的盔甲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長了出來!

另一名灰衣人也將匕首朝我狠狠刺了過來,同樣被我身上的盔甲擋住,那柄匕首碰到我的盔甲身上,竟然生生斷裂開來。

趁着對方吃驚的間隙,我再次揮起幽冥戟將其擊殺。

做完這一切後,我沒有停下,緊接着朝耳機哥他們衝去,並在背後偷襲了那些個纏着耳機哥他們的灰衣人。

形勢瞬間逆轉,我們幾個很快就將所有灰衣人悉數解決乾淨,然後迅速衝上了樓,這才長長的喘上一口氣。

與此同時,我又驚訝的發現,我身上那層堅不可摧的盔甲又縮了回去。

只不過現在我可沒心思去想那麼多,連忙向走廊盡頭的總裁辦公室衝了進去。

志剛飛起一腳狠狠將門踹開。

當看見眼前的一幕時,我鼻子一酸,眼淚唰一下就淌了下來。

那個嘻嘻哈哈的安小天,那個成天打打鬧鬧的安小天,那個滿腦子餿主意的安小天



此時他竟然穿着一聲破破爛爛的衣服,跪在地面上替那個被喚作圓圓的大胖子錘着腿,眼神空洞,表情木納。

“小天!”

我流着眼淚喊了他一聲,可是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那瘦高男人坐在辦公桌後邊哈哈大笑道,“被費力氣了,天天被我們餵了藥,現在他是我們最忠誠的奴僕。”

說着,他側着臉對着安小天道,“天天,有客人來了,你還不快和客人打招呼。”

安小天這才緩緩從地上站起來,機械般的轉過身,面色木納,看着我們的眼神空洞無比,就像壓根兒不認識我們一樣,木木的說出兩個字,“你好。”

“天天,還不快給客人跪下磕頭!”瘦高男人一面說着,一面扔了一根雞腿過去。

安小天一看見那雞腿,頓時兩眼放光,口水順着嘴角一下就淌了下來,連忙噗通一聲跪在我們面前,朝着我們砰砰磕着響頭,然後貪婪的從地上抓起那根雞腿啃了起來。

“不——”

我看見這一幕,感覺心臟像是被無數根鋼針扎一樣難過。

“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我瞪着那瘦高男人,心頭怒火中燒。

瘦高男人哈哈笑道,“沒想到你們還挺有本事的,那些個妖兵和我們唐家的高手竟然沒有能夠攔住你們,還是讓你們衝了上來。”

“少廢話,拿命來!”

我二話不說,握着幽冥戟就朝那瘦高男人衝了過去。

“天天!”瘦高男人喚了一聲。

就在我的幽冥戟剛要刺中那瘦高男人時,安小天突然如同瘋了一般衝過來擋在瘦高男人面前,怒視着我,一字一句道,“不許傷害我的主人!”

“安小天你瘋了,你不認識我了嗎!”

“不許傷害我的主人!”安小天還是機械的重複着這句話。

“你讓開,讓我宰了這個王八蛋!”

我伸出手準備將安小天撥開,安小天卻突然一拳打在我的臉上,隨後一腳把我蹬得倒飛了出去,看着我面無表情,還是重複着那句相同的話,“不許傷害我的主人。”

安小天這一拳一腳,用勁了全力,我在毫無防範之下,幾乎被他打的快要散架。

但我更感覺,這一拳一腳像是狠狠砸在我的心臟上一樣。

看着我昔日的兄弟,如今變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我心裏邊就像被一隻大手用力揉搓一樣。

“安小天,你真的不認識我們了嗎?”

侯小飛淌着眼淚走過去,“你往我身上打吧,我想看看,你到底是真不認識,還是假不認識。”

安小天絲毫不客氣的同樣把侯小飛一腳踹飛,伸出兩手將瘦高男護在身後,道,“放心吧主人,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的!”

瘦高男哈哈大笑,“天天,你轉過身來。”

“是,主人。”

安小天轉過身去。

啪!

瘦高男狠狠在他臉上抽了一耳光,“主人賞你一耳光,你高不高興啊?”

安小天機械般的點頭道,“高興,主人賞我什麼,我都高興。”

(本章完) “我操尼瑪!”

此時,我感覺心臟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難受,握着幽冥戟就朝那瘦高男狠狠捅去。

“天天,殺死他們!”

瘦高男一聲令下,安小天立刻如同發瘋一般瞪紅着雙眼,手持燒火棍只是三個回合就將我打退。

而且招招兇狠,完全是衝着要我命來的,一旁的耳機哥他們連忙出手,可安小天卻全然不顧,對誰都是瘋了一般發起致命的攻擊。

我們害怕傷者安小天,只能招招避讓,這個時候,上官塵突然喊了一聲,“醜奴,快打暈他!”

醜奴立刻出手,一個閃身就重重擊打在安小天的後背上,侯小飛和耳機哥立刻上前將快要倒地的安小天扶着。

我怒視着瘦高男,一字一句道,“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不必了。”

突然間,那個一直坐在一旁打盹的大胖子懶洋洋的說了一句,看着瘦高男,用他那軟糯得讓人感覺渾身不自在的聲音溫柔道,“小強,你犯了一個錯誤。”

這句話,在我們聽來,像是這大胖子在衝那瘦高男撒嬌。

可是瘦高男一聽這話,臉色突然唰一下變得煞白,渾身如同篩糠一般顫抖了起來,“圓圓,我……”

換做圓圓的大胖子看着瘦高男,語氣還是娘娘腔的軟糯,“天天是我的心肝寶貝,現在卻落到了別人手裏,你怎麼能犯這種錯誤呢?你太讓我失望了。”

“圓圓,饒命,求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再讓我好好留在你身邊伺候你……”

瘦高男竟然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像是怕極了一樣,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饒。

我們在旁邊都看得懵了,全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小強,我也捨不得殺你,但是你知道的,犯了錯就應該得到懲罰,我想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對麼?”

大胖子說話依舊那麼溫柔軟糯,而那個瘦高男,卻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緊接着,他突然從地上蹦起來就像是發瘋一般朝門口衝去,可他剛跑了幾步,突然一頭栽倒在地,五官扭曲在一起,皮膚立刻變成一種詭異的死灰色,沒有發出任何聲響,氣孔裏汨汨淌出黑紫色的汁液,看上去,應該是斷了氣。

“他已經死了,所以你們不必將他碎屍萬段了。”

叫做圓圓的大胖子笑眯眯的看着我們,那副模樣,一點也不像是剛殺了人,而是像做了一件好人好事一樣。

看着大胖子笑眯眯的表情,我開始覺得後背漸漸發涼,剛纔我們甚至沒有看清他是怎樣出手的。

我這才知道,原來這個叫做圓圓的大胖子,纔是正主。

“你是什麼人!”上官塵警惕的問道。

大胖子笑眯眯道,“你們可以叫我圓圓,不過我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只是那個名字我不大喜歡,所以我希望你們也不要叫我的那個名字。”

頓了一頓之後,大胖子柔聲吐出兩個字,“唐元。”

唐元!

我心頭猛得一驚,原

來這大胖子就是唐七的二哥,那個在傳聞中是個傻子的唐家二公子,唐元!

反應過來之後,我們幾個連忙將他圍了起來,我擡起幽冥戟指着唐元道,“唐元,你對我兄弟做了什麼,立刻交出解藥,我饒你不死!”

唐元挪了挪他那臃腫的身體,卻依舊笑眯眯的道,“哎呀呀,我也相幫你們,可是這種解藥我實在是沒有啊,要不這樣吧,你們把天天交給我,我很喜歡他呢,你們放心,我以後肯定會好好疼他的。”

“少他媽廢話,你這個傻子,再不乖乖交出解藥,老子就把這身肥肉剁碎了喂狗!”侯小飛惡狠狠道。

“傻子?”

唐元笑眯眯的看着侯小飛,然後突然哈哈笑了起來,笑得竭嘶底裏,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哈哈哈哈,傻子,我最喜歡聽見別人叫我傻子了,你們知道爲什麼嗎?”

“因爲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其實就是傻子了,任何人都不會跟一個傻子過不去,也不會把一個傻子放在眼裏,所以傻子的命一向很長。”

“我那個唐七弟弟,是我們三兄弟當中最聰明的一個,但我卻知道,其實並不是,他纔是我們三兄弟當中最傻的那個,知道爲什麼嗎?因爲他太聰明瞭。”

“我早就知道,我那個聰明的弟弟肯定活不長,爲這事兒,我還和別人打了賭,果然,他最後還是死在了你們手裏,所以我還得謝謝你們,讓我贏了這盤賭局。”

“少他媽廢話,老子對你這些破事兒不敢興趣,解藥呢!”

志剛瞪着銅鈴般大小的眼珠子,惡狠狠道,“如果你還想活下去,就乖乖交出解藥!”

“哎呀呀,你這個醜八怪,我可不想和你說話。”

唐元一臉嫌棄的把頭扭到一邊,像是自言自語道,“一個二階,四個三階,一個天階,我的確打不過你們,但是我卻不怕你們,因爲我剛纔說過了,傻子的命,一向會活得很久的。”

“媽的,老子現在就把你這身肥肉扒拉了!”

侯小飛說着,擡起雙刀就朝着朝着唐元的身體剁了過去,可是雙刀還未刺道唐元的身體,就看見唐元貌似漫不經心的揮了一下他那隻肥膩膩的手臂,接着侯小飛整個人便一下倒飛出去,啪一聲重重摔在地上。

接着我和耳機哥一左一右的朝其攻去,卻依舊被他毫不費力,在一招之內就將我們打飛。

絕品神相 上官塵和志剛也是同樣的境遇,在唐元的手裏完全走不過一招。

整個過程,唐元都坐在一把寬大的椅子上,一直保持着一個笑眯眯的表情,看着醜奴慢條斯理道,“他們都太弱了,你是天階高手,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我去你媽的!”

醜奴掄起巨錘就朝着唐元狠狠砸去。

醜奴乃是天階高手,實力非同小可,只是那唐元卻依然紋絲未動,待那巨錘快要砸在他頭頂的時候,他才稍稍歪了一下腦袋,然後同樣一揮手,竟然同樣在一招之內將醜奴擊飛了出去!

我一下就給震了!

醜奴的實力我再清楚

不過,能夠將他一招之內擊敗的,我想就算是教主也做不到,甚至在這個星球上,估計也找不到第二人。

那麼唐元的修爲,到底是到了一個什麼恐怖的境界?

“哈哈哈,我知道,你們肯定在猜想,我有多厲害。”

唐元似乎看穿了我們的心思,哈哈笑道,“但是我知道你們一定都猜錯了,從小我就是個傻子,成天好吃懶做,所以我自然不會把時間浪費在無聊的修煉上,只是在家裏的逼迫下,我還是學了那麼一點點,現在也就是三階的修爲而已,比起我那個聰明的唐七弟弟,還是差了一些。”

緊接着,他又繼續道,“我一直認爲,玄術這種東西,是聰明人才會使用的辦法,但我也覺得那是個最笨的辦法。我沒天賦,又不肯努力,但是到現在爲止,三階及以下的人死在我手裏的我已經數不過來了,至於天階,也有三個人死在我手裏。”

說着,他看餓了一眼醜奴道,“噢,馬上就會有第四個了。”

“老子和你拼了!”

醜奴掙扎着從地上站起來,可是還沒來得及往前衝,突然便一下癱軟在地。

唐元看了哈哈大笑道,“別費力氣了,我並沒有騙你們,我的修爲真的只是剛好道了三階,我知道我打不過你們,所以知道你們要來之後,我就在這裏屋子裏放了一點小小的禮物迎接你們。”

“放心吧,這種毒煙無色無味,不過卻要不了你們的命,只是能讓你們在一個小時裏,一點點損耗你們的玄力,而且你們越用力,玄力損耗的就越快,你們現在的修爲,恐怕連一階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所以面對我這個三階高手,就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

我嘗試着運起玄力,突然發現唐元說的是真的,我越是運氣,就感覺越是無力。

“既然你能夠不動聲色的給我們下毒,爲什麼不直接毒死我們!”我問。

唐元聽後嘆氣道,“我也想這樣做,因爲我很不喜歡親手殺人,但是我知道你們都是高手,若是用了猛烈的毒,你們肯定一進來就能感受到,所以,我只能用這個最笨的辦法了,哎,誰讓我是個傻子呢?想着待會兒我還要費勁兒的一個個把你們都殺了,我就難過,我最討厭做體力活兒了,我最近瘦了太多,待會兒一活動,肯定又要瘦了,哎……”

說着,他憐憫的看着地上已經完全變成死灰色的瘦高男人屍體,用一種同情的語氣道,“以前這種事都是小強幫我做的,可是他剛纔犯了一個錯誤,天天是我的心肝寶貝,他卻拱手把天天送給了你們,他必須死啊,其實我殺他,我自己也很傷心呢……”

唐元說着,竟然哭泣了起來,哽咽道,“小強在我身邊好幾年了,一直對我很好,我也很疼他,可是,他爲什麼要犯這個錯誤呢?他難道不知道,我很疼他,我殺了他,會很難過嗎?”

“唐元,你他媽到底想怎樣!”侯小飛怒吼了一聲。

唐元掏出一塊手絹,在眼角擦拭了一下,哽咽道,“小強一個人去那邊肯定會很寂寞的,我現在就送你們過去陪他。”

(本章完) 唐元說着,將手帕小心翼翼的裝好,然後慢慢從椅子上站起來。

他的動作看起來非常吃力,先用一隻手扶着桌子,然後另一隻手扶在椅把上,齜牙咧嘴的站起來,還一面抱怨,“真累啊,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做體力活兒了。”

然後他緩緩從身上掏出一個拳頭般大小的小葫蘆,從裏邊倒出一顆黑灰色的丹藥,衝我們笑眯眯道,“你們一人一顆,放心吧,這種東西吃下去,你們的五臟六腑立刻會慢慢腐爛,最多痛苦一個多小時而已。”

說着,走到醜奴面前,“從你開始吧,你將是我殺死的第四個天階高手。”

醜奴此時已經癱軟得像是一攤爛泥,絲毫沒有還手之力,只是用一雙瞪紅了的眼睛怒視着唐元。

“哎呀呀,你不要這樣看着我啊,會嚇着我的。”

唐元此時的動作和表情,就像是在用糖果餵養一隻小動物似的,動作輕柔而平緩,將醜奴的下巴捏起,然後將那顆黑灰色的丹藥慢慢往裏放。

“等一下!”

我用盡全身力氣喊了一聲,“都說你們唐家的毒藥舉世無雙,我想第一個領教,他們都是我的兄弟,我不想看着他們先死在我面前。”

“哎呀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