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張國生笑臉盈盈的走到我面前,“小朋友,知道爲什麼你沒有掉下去嗎?”

(本章完) 「是啊,第一次!」墨九狸說道。

「你……怎麼可能?為什麼會這樣?這……」葯神聞言更加無語的說道。

「你跟我說,你為什麼把藥材一起放進去煉化?難道就不怕藥性衝突炸爐嗎?」葯神想到墨九狸煉丹的過程,再次問道。

「師公,煉丹的事情,不如我們之後再說,你難道帶我來這裡,只是為了跟我討論煉丹的?」墨九狸無語的問道。

葯神想了想覺得也是,先解決完這裡的事情,煉丹的事情他之後再仔細的問九狸就好了!葯神轉身看向對面的山洞,神色有些不太好……

葯神沒有直接帶著墨九狸走進去,而是看著山洞輕嘆一聲的說道:「唉……九狸,之前南風跟你說了十大神葯,你應該也都聽說了吧!」

「嗯嗯,聽師父提起了!」墨九狸點頭道。

「那你覺得神葯應該是什麼樣子的?」葯神看向墨九狸問道。

「神葯?神級藥材吧!」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你說的那只是一般的神級藥材,並非是神葯!而真正算得上神葯的,應該就在這山洞裡面了!世間傳聞我葯神手裡有十大神葯,可以生死人肉白骨,讓人起死回生,所有的神都覬覦這十大神葯,只是他們都沒有得逞罷了,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就算我也無法得到十大神葯,我也只是能夠看到它們而已……」葯神看著洞內有些傷感的說道。

「師公,你為什麼?」墨九狸不解的問道,在她看起來就算葯神得不到十大神葯,但是起碼能看到,知道在何處,這應該也是開心的事情吧!

畢竟天材地寶珍貴無價,但是也正因為很多天才地寶珍貴且無價,往往被人得到后,就會格外珍惜,捨不得用,最後都變成用來觀賞的寶貝了……

所以說神葯就算不能得到,這樣擁有也是一件開心的事情,因此墨九狸不懂葯神提起神葯的傷感從何而來……

「因為我討厭神葯!」葯神說道。

「為什麼?」墨九狸驚訝的問道。

「因為它們害死我的故人,如果不是神葯,她也不會死!」葯神淡淡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詫異,沒有說話,葯神接著說道:「這座葯神山,原本只有你之前跟南風見過的兩層,是我早年開採出來存放藥材的,因為這山中我種植的藥材多,久而久之,這裡遍地都是靈力濃郁,特別是山心裏面,靈力更是終年不散,十分適合存放藥材,因此我多年下來開採了兩層藥材庫,一切也都無事!而師公年輕的時候,有一個故人名叫宮瀾,宮瀾跟我算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但是後來她嫁了人,我們也就多年沒有聯繫了,直到許多年後,我偶然間救了中毒的她,才知道她嫁人沒多久,夫家就因為得罪人而被滅門了,她也是好不容易逃了出來,卻沒有想到自己身中劇毒,撐著身體來找我,卻沒等到葯神山就昏死在不遠處了,還好我發現及時,否則她就危險了……」 他見我並不理會,繼續說,“因爲你昨晚上誤打誤撞來到了這裏,張立身體裏的小鬼覺得你的宿體更適合它,所以它拜託我讓你過來,小鬼進入你的身體,我兒子就平安了,你不是道士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難道你要眼睜睜的看着我兒子被小鬼整死嗎?”

他的話句句杵我,江離不在身邊,我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我後退了兩步,搖搖頭告訴自己,這個張國生一定是在騙人,他肯定還有其他的目的。

名門寵婚:陸少的掌上嬌妻 就在我後退的時候,突然身後一隻手緊緊的抓着我,我轉過頭一看,是躺在牀上的張立,不過他的力氣極大,猶如五個壯漢的力量,我知道這個抓我的是張立身體裏的小鬼,他嘴裏發出嘿嘿笑聲,十分貪婪的看着我,恨不得將我吞入口中。

當時我畢竟還是個小孩子,哪裏經得起這麼用力的拉扯,直接一個踉蹌,沒站穩腳跟,噗通一下摔在了張立身上。

摔的不偏不倚,正好碰到張立的嘴巴。

一股強大的邪氣從張立嘴巴中飛了出來,咕咚一下,迅速竄進了我的喉嚨裏,只覺得腹部一陣極其難受,疼痛的要命,我直接疼到在地上打滾,渾身冒着冷汗。

張國生朝我走了過來,帶着一臉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着我,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小朋友,只好讓你受點委屈了,不過這小鬼挺喜歡你這個皮囊,陰氣十足,又是個小道士,又安全又營養,別怪叔叔狠,只怪老天不公平。”

我渾身疼的厲害,根本站不起身子來,我奮力揮拳打在他左臉上,只見他的臉色大變,鐵青着臉,伸出一拳狠狠錘在我的肚子上,差點沒被他把內臟給我打破。

這下我壓根就疼的起不來,躺再地上,使勁捂着肚子,嘴裏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敢碰我徒兒!”江離從大窟窿中一躍而上,渾身散發着一股陰沉,眼神陰暗不帶一點人性,直勾勾的看着張國生。

江離一步一步走向張國生,張國生原本一臉得意的模樣,瞬間變的有些緊張,江離的越發靠近,他的臉色越發慘白。

江離一旦發狠起來的氣場,猶如人間地獄。

江離伸手抓着張國生的脖子,眼裏透着一股冰冷的殺意,奮力朝地上一摔,疼的張國生大叫救命。

江離蹲下身子,望着張國生,“你記住,今生今世沒有人可以動我徒兒,誰讓陳蕭難受,我就讓誰生不如死!”

江離眼神一驟,奮力將張國生從地上提了起來,狠狠朝一樓摔了下去,‘轟——’的一聲,直接將一樓的樓梯砸碎了。

這時遊屍王突然變成一身火紅狐狸帶着林永夜從窟窿裏飛了出來,放下林永夜,遊屍王迅速衝到一樓奮力朝張國生身上撲去。

“別看。”江離說。

可是我已經看到了,遊屍王一口咬斷了張國生的胳膊,“殺人償命,你這種人就算是死一萬次也不足惜!”

只聽見張國生痛苦的嘶吼叫聲,響徹整個房子。

江離走到我身

邊,對着我掐印唸咒,“靈寶天尊,安慰身形。四方魂魄,五臟玄冥。青龍白虎,隊仗紛紜。朱雀玄武,侍衛身形,急急如律令。”

唸完法咒我的肚子才終於不痛了,我緩緩站起身子,江離告訴我,這小鬼現在到了我的身體裏,也不知道這小鬼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拿不出來,如果用蠻力除掉它,等於毀了宿體,我也會活不成。

而這個小鬼會因爲我的生長,而成長。

三國美人異傳 相當於,同根生,我生它亦生,我死它亦死。

遊屍王並沒有殺了張國生,而是斷了他一隻胳膊。

張立被我們帶回了鬼谷洞,回到鬼谷派,張立一語不發,一個人坐在角落裏,時不時發呆,有時候還一個人偷偷的抹眼淚。

男兒有淚不輕彈,他自是不願意讓我們看見,所以總是偷偷的一人躲在角落裏。

張立也不跟我們說話,我也清楚,他打從心眼裏是恨我們的,因爲我們斷了他父親的一隻手,還去村子裏舉報了他父親的事情,現在他的父親不再是村長,而且還被村子裏的人趕了出去,不讓他繼續待在那裏。

晚上,張立一個人坐在山頂上,鬱郁歡歡。

我揹着江離他們,偷偷跑了上來,找張立,我坐在他的身邊,輕聲說了聲,“關於你爹的事情,對不起。”

張立忽然轉過頭看着我,苦澀一笑,“有酒嗎?”

我愣了一下,好像閣樓裏有幾瓶酒,不過那都是鬼谷子那個年代的東西了,怕是喝不得了,可是一想到這是張立第一次開口跟我說話,又不想讓他失望,我點點頭,告訴他我這就去拿。

我從鬼谷子的閣樓裏拿了一壺罈子裝的酒遞給張立,張立看了一眼酒瓶,“造型挺仿真的。”

他拔開酒塞子,看了我一眼,又將酒罈子遞給了我,“陪我喝。”

我嚇得整個人呆住了,雖然道士不吃肉不喝酒,我已經吃過肉了,但是,喝酒這種東西,我還是個孩子,哪裏敢碰,以前在老家的時候,每逢過年,爺爺都要喝酒,我好奇說也要喝,爺爺挑起棍子就是往我身上打,打的我雙腳直蹦。

辣娘子 但是看着張立這麼不爽,我乾脆悶着頭接過酒瓶咕嚕往嘴裏一灌,差點沒把我嗆個半死。

張立突然嘆了口氣,一臉難受的說,“我爹雖然生活在農村裏,可是這十年都是過着富裕的生活,現在他什麼都沒有了,被趕出了村子,沒有住的地方,也沒有田地,他怎麼活下去,他斷了手臂,就連幹活的資格都沒有了。”

張立的眼眶紅潤,一直仰着頭,生怕眼淚流了出來。

我雖然只喝了一口,可是腦子突然天旋地轉,張立後面說的什麼話我就都聽不清楚了,只覺得頭重腳輕,渾身還發冷的厲害。

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我腦海裏,我看不清楚它的臉,只聽到它罵罵咧咧的說,“你個小孩子喝什麼酒,我住在你身體裏是有影響的好嗎!我特麼也醉了,你大爺!”

後來迷迷糊糊的,我也不

知道它在說什麼。

我踉踉蹌蹌的爬回屋裏,兩眼一抹黑,啥也都不知了。

到了白天,被陽光強烈的照射給弄醒了。

我醒來的時候,覺得身上冷颼颼的,低頭一看自己只穿了條褲衩躺在牀上,身旁坐着的是江離,江離見我醒來,臉色的表情極爲嚴肅,一直沒有說話,氣氛顯得格外沉重,約莫隔了三分鐘,江離一臉呵斥,“誰讓你喝酒了!”

後來江離告訴我,昨天晚上我喝多了跑到他房間裏,吐了十幾次,所有的被單都被我毀的一塌糊塗,就連身上衣服上,全是我吐的東西,他這一晚上都沒睡覺,全給我洗衣服鋪蓋去了。

還說我喝多了以後,還不停的要江離揹我去找雯雯玩,最後因爲我太吵了,遊屍王氣的睡不着覺,推開門,一巴掌朝我打了過來,給我打暈了過去,這才安分的睡覺了。

我把自己從閣樓裏拿酒的事情告訴了江離。

江離陰沉着臉告訴我,這些酒好說都有上千年的時間,一口酒威力無比,鬼谷子的酒也與普通酒不同。

不過具體會怎樣,江離並沒有說。

張立比我喝的多,整個人醉了整整三天,才醒了過來。

張立突然跑到殿內,一臉嚴肅的找到江離,臉色十分慘白,直接噗通一聲跪在江離的面前,“江道祖,我想起來了。”

“你想起什麼來了?”江離問。

“我想起來,我曾經是鬼谷派的人,我叫張儀,我經歷了數道輪迴,我好想還看到了鬼谷師父,所有的事情,我全部都想起來了。”張立情緒激動的望着江離。

這番話讓我們都震驚了。

張立昏迷了三天三夜,醒來以後竟然將前世的所有事情都記了起來,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難道是因爲鬼谷子的酒?

因爲那是鬼谷子的東西,所以張立碰了關於鬼谷子的東西以後,就全部想起來了。

這有這種解釋才能說的通。

蘇一世站在一旁,愣了一會,呆呆的望着江離問,“我是不是也要喝點酒?”

我的極品女帝 江離認爲,鬼谷子的酒具有讓人恢復前世記憶的功效。

這不免讓我有些好奇,爲什麼他們喝了都能想起前世的東西,可是我喝了卻一點反應也沒有,好像這酒對我一點也不起作用。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了江離,江離低着頭沉思了一會,卻沒有給我一個回覆,只是輕描淡寫的說了句,“還差孫臏、龐涓、商鞅三人,就可以讓鬼谷子的弟子們集聚在這裏,重振鬼谷派,指日可待。”

爲了更加方便找到剩下的幾個弟子,江離讓我帶着鬼谷子的酒上路,如果遇到這幾個弟子,就可以節約時間,先讓他們喝下酒恢復記憶。

而江離也再三叮囑我,不準再偷喝這個酒,否則我體內的小鬼也會跟着受牽連,它不舒服了,就讓會我也不舒服,目前還沒又找到破解這個小鬼的辦法,所以要求我,做每一件事情的時候,想想我身體裏還有一隻小鬼。

(本章完) 「我救了宮瀾之後,她就一直留在葯神山跟我為伴,那段日子也是我最開心的時光,那個時候我還沒有收徒,整個葯神山只有我自己,以前沒覺得一個人孤單,可是宮瀾來了之後,卻發現兩個人真好!我們一起在葯神山研究丹藥,種植藥材,偶爾我帶著她出去歷練,有時我一閉關就是百年千年的,葯神山的藥材也都是宮瀾幫我打理著,日子一晃宮瀾伴我也有十萬年之久,我一直想開口跟她說,讓她嫁給我,但是她總覺得自己曾經嫁給了別人,配不上我,一直不肯答應,我也不想勉強她,所以一直等著,畢竟我們的壽命無邊,成親不過是個形式,兩個人朝夕相伴,有沒有成親也沒那麼重要……

直到那一年,葯神山忽然在那天夜裡一陣的顫動,別說宮瀾了,就連我都嚇了一跳,可是那晚無星無月,我們出來也只是看到葯神山不斷的搖晃著,似乎隨時都有坍塌的可能,我跟宮瀾在空中看了許久,都沒有看到任何東西,整個葯神山搖搖晃晃差不多到天亮,才算恢復了平靜,天亮之後我們仔細檢查過,發現什麼變化都沒有,對於半夜晃動的情況也就怎麼都沒查明白!從前的葯神山也不是禁空的……

這件事讓我們兩個小心翼翼一段時間,但是經過反覆檢查,確定葯神山沒有任何的不對勁,我們也就把這件事情忘記了!又過了兩萬多年,那一次宮瀾外出歷練,我本來想陪她去的,但是感覺自己似乎要突破了我就沒去,於是在山上等她,卻沒有想到葯神山晃動的事情再次出現了,因為當時我就在藥材庫裡面,挑選藥材煉丹,所以在感覺到葯神山晃動時,我第一時間就是想著出去,可是卻偶然間發現發現腳下似乎有聲音,也是在那時我的腳邊出現了這枚玉佩,我撿起來時,就被帶到了這裡,當我來到這裡時,就感覺不到葯神山的晃動了,當時這裡除了這個山洞之外,一片的空曠,但是這裡的靈力卻十分濃郁,我想進去這個山洞卻發現怎麼都進不去,但是這麼好的地方我自然不會放過,於是我試著研究玉佩,找到了進出這裡的方法,我邊開始在這裡種植藥材,你應該看到了,這裡種植的都是毒藥,因為這裡無法種植別的藥材,相反的,種植有毒的藥材,生長速度卻是極快的……

宮瀾回來之後,我也把她帶來了這裡,就這樣我們又多了一處種植毒藥的地方,原本一切都好好的,可是三萬年後,我在閉關的時候,宮瀾還在這裡種植她最喜歡的白靈,可是等我出關的時候,卻只看到宮瀾的屍體,躺在這裡……

也是那個時候我才知道,這個山洞裡面存在著十大神葯,而它們殺死了宮瀾!九狸你知道嗎?那一次我閉關的時候,宮瀾跟我說,等我出關,她就嫁給我! 「如果不是馬上就要突破,我也不會那麼急著閉關!為了跟宮瀾成親,我本來以為需要幾千年才能出關,卻在三百年後我就突破出關了,我出關后發現宮瀾沒在外面,就想到她可能在這裡種植白靈,我滿心歡喜的來這裡找宮瀾,想給她一個驚喜,結果卻是看到宮瀾的屍體躺在這裡……」葯神悲傷的說道。

墨九狸沒有想到葯神還有這樣一段感情經歷……

「師公的意思,是裡面的神葯殺了宮前輩?」墨九狸想了想問道。

「沒錯,你跟我來吧!」葯神說到這裡,看了眼洞內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跟著葯神走了進去,一邊走墨九狸一邊察覺這山洞很黑,而且能見度極低,只能看清前方一點的距離,這是她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地方……

墨九狸能感受到葯神身上的氣息,越發的冰冷,看起來那位宮瀾的死,即便到現在過去了無數年,依舊讓師公十分的介懷!墨九狸跟這葯神,大概走了三個多時辰,眼前終於一亮……

這才看清楚山洞內的景象,這洞內並不大,大概也就三是平米左右,中間有一個冒著霧氣的池子,四周是乾淨的大理石地面,讓墨九狸微微有些驚訝,這看起來有點像是一個泳池,怎麼會有神葯呢……

「哼……怎麼不敢出來了?」葯神看著白色霧氣的池子冷哼說道。

墨九狸聞言也看向對面滿是白霧的池子裡面,沒過多久,裡面慢慢浮現出幾株藥材,墨九狸看到時眼神一亮,這些藥材簡直逆天啊……

而這時靈王直接從空間鑽了出來,看著池子裡面的幾株藥材驚訝的問道:「你們幾個怎麼在這裡?」

「很快我們就不會在這裡了,因為你出現了!」其中哪株紫色七葉草看著靈王,十分氣餒的說道。

它們沒有想到墨九狸真的是尊品煉丹師,並且真的煉製出來了亡靈丹,既然亡靈丹成,那麼它們也註定必須離開這裡了……

「你認識它們?」伸手抓過靈王問道。

「認識啊,但是它們不應該生長在這裡的!」靈王十分自然的說道。

至於為什麼它也說不好,就是覺得它們不該在這裡!

「哦?那應該在那裡?」墨九狸挑眉問道。

「應該在……我也忘記了,反正不是這裡!」靈王說道。

墨九狸聞言有些無語,看向池子裡面的藥材,她很想要怎麼辦啊!小書已經瘋狂了,一直催自己把這幾個傢伙帶回空間種起來啊……

「咳咳,師公,你之前說這些不是你的,是什麼意思?」無視小書的叫囂,看著葯神問道。

「因為……」

「老頭兒,看在我們認識你這麼久了,有件事我們在臨走之前,必須跟你說清楚。」紫色七葉草打斷葯神的話說道。

「哼,我跟你們無話可說,如果可以我一定會滅了你們為宮瀾報仇!」葯神聞言怒道。

「你個老傢伙兒,我們都說過很多次了,我們沒有殺那個女人,是她自己死的!」裡面哪株白色的藥材不滿的說道。 江離認爲,重振鬼谷派對於對抗周武王的勝算就會更大一步,現在的陰司和妖盟、陰山派勾結,陰長生什麼時候能復活,這些事情都還不清楚,一旦周武王成功復活,加上陰司、妖盟、陰山派,這樣的對手,對陰長生造成的威脅也不小。

我說,不是還有老瞎子嗎?

江離笑了笑,摸着我的頭告訴我,“如果鬼谷派和老瞎子都在陰長生這邊,加上天地人三皇的出現,陰長生的勝算就比周武王大的多了。”

我似乎明白了,爲什麼鬼谷派的重振是那麼的至關重要,這直接關乎到陰長生是否可以抗衡周武王,周武王是個聰明人,知道集結各方勢力,來壯大他的隊伍,所以江離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然而老瞎子一直不露面,讓王彪偷偷跟着我們,盯着我們的一舉一動,雖然有時候我也懷疑過老瞎子是不是監視我們然後彙報給陰司,但江離總是認爲,老瞎子選擇我們,應該是有自己的原因。

也許老瞎子對周武王的做事方法並不認同,更加青睞於陰長生的處事風格。

江離也說,一旦陰司那邊知道了鬼谷派重振的事情,也會更加加大力度去阻礙陰長生復活,或者作出其他的計劃。

江離帶着我和遊屍王,還有林永夜,剛從鬼谷洞出來,眼前赫然站着兩個人,將我們堵在門口。

一個是雯雯,一個是我親手扎的紙人,小晴。

她們倆個人的出現,我驚訝的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雯雯看到我,並沒理會我,而是轉頭看向江離,一臉急匆匆的樣子,“江離,出事了,突然來了一羣人把西玄女妖帶走了,聽帶頭的人說,要把西玄女妖帶到西玄山放火燒死,那些人是陰司的人,穿着黑色的衣服,看不清楚臉,臉上都畫了東西,肯定是楊玄乾的。”

一時之間還沒找到其他幾個弟子,西玄女妖卻又出了事情。

江離皺着眉,“不管是不是楊玄乾的,先跟楊玄說一聲吧。”

江離拿出傳信符紙,一面寫上內容,一面寫上楊玄的名字,唸咒掐印,火焰熊熊燃燒,將符紙瞬間化爲灰燼。

這是一種需要道法極高的人,才能施展出來的,可以迅速讓對方收到自己的信息。

江離認爲,不管這件事情和楊玄有沒有關係,他也只能賭一把了,雖然遊屍王和雯雯可以化爲狐身以最快的速度帶着我們趕回西玄山,但是未必能趕得上,要是這件事情和楊玄沒有關係,楊玄說不定會來。

雯雯說,要是這件事就是楊玄乾的呢?

江離低着頭,沉默了一會說,“那也是命,我們只能抓緊時間。”

雯雯和遊屍王化爲狐身,揹着我和江離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去,紙人和林永夜坐在豹子身上。

趕回西玄山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西玄山上火光四濺,隱隱約約還能聽見載歌載舞。

順着聲音過去,只見一羣人將西玄女妖圍着,西玄女妖被捆綁在木架子上,腳下是一堆柴木堆,一個穿着黑色衣服的人不停的往柴木堆上拋灑液體,周圍的人都十分興奮的手舞足蹈,吆喝興奮。

西玄山附近應該沒有土著人生活,可這些人的打扮,神神祕祕,臉上都畫着白紅色的圖案,跟爺爺以前講到的土著人極其相似。

這些人野蠻無禮,還很兇殘。

江離靜靜的看着對面的人,說了句,“不是陰司的人。”

不是陰司的人,那就意味着這件事情並不是楊玄所做的。

我心裏突然鬆了口氣,只要不是楊玄乾的,西玄女妖就不會太過於難過。

突然一個黑衣人從人羣之中走了出來,站在西玄女妖的面前,一副極其邪惡的臉嘴看着她,呵呵的笑了一聲說,“這是誰呀,怎麼長的這麼臉熟,我們是不是在哪裏見過呀,大美女,小爺我今天特別無聊,抓你來找找樂子。”

西玄女妖一臉虛弱的看着他,問了句,“你是誰。”

我這時才清楚看見,西玄女妖被他們捆綁在木架上,雙手手腕被一個鐵釘子狠狠插進皮肉中,這樣下去,就算還沒等他們放火燒死她,也會因爲流血過多而死。

黑衣人伸手摘下頭上的帽子,一臉得意的看着西玄女妖,“你仔細看看我是誰。”

西玄女妖一臉震驚,“是你!”

黑衣人揚起嘴角,冷冷的笑了一聲,“你還記得我,真是讓我感到無比的榮幸。你怎麼會對我有印象呢,我在你的眼裏不是一個孽嗎?你不是希望我去死嗎?怎麼了,很驚訝,我爲什麼會還活着,還出現在你面前,當年你可是親手把我丟在山谷之中。”

“這不可能……”西玄女妖喘着虛弱的聲音。

“我當然不會死,人類不是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們都是妖,我還是你親手生下來的孽種,我怎麼可能會死呢?我還要謝謝你,讓我有機會和你一樣,成爲千年不死的妖怪。”他手握西玄女妖的下巴,發出森森的笑聲。

西玄女妖閉着嘴,一句話也不說。

這個人繼續說,“我可以讓你活着,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西玄女妖冷冷的看着他,“我要是不答應呢?”

那人指着木柴堆,“油已經澆好了,我只需要一點火星,就可以活活的燒死你。當然,你要是答應加入妖盟,我可以放過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